• 嗨起來吧
  • 0

諸多名號在陡峭的山石上留下堅毅或飄逸的字跡,環繞著屬於歷史與大意的氣息,這是一名名在魂洲真正闖出自身名號的強大存在故地留名,令這厲朴慧山生髮光彩,因為對他們來說這一座智慧山實在太重要,可以說將其啟發才有之後的走上傳奇歷程,他們自然要到此還願留名,也貢獻自身一分心力,令傳說得以延續,從洪荒至今未曾斷絕。

葉天目不轉睛地盯著這一座山峰隱隱崩開的山體內部那猶如紅瑪瑙般的瑰麗,愈看卻是夢幻透明,又像是虛幻存在,單單是見到這種『色』彩都令人有一種衝上去將其挖掘甚至吞吃的衝動,這不只是食『色』之『性』,更是一種發自魂魄深處的渴望,牽涉到的是令所有生靈不斷蛻變的本質智慧,這種存在的構成與靈氣極為相似,事實上就是靈氣的某種提煉聚集,那正是洪荒時代由噬魂妖王創出的某種大智慧之法,以這種靈氣結晶為核心建成的智慧山有著無窮奧妙,令登山者啟發靈智,大有所悟,也能令生長在此次的植物與所有生靈都大有所獲,若要修妖自然是水到渠成。而在那山頂處更是「靈氣噴泉」所在,那山巔的智慧天池可謂是真正點化之地,即便是妖神登臨都可明悟,為此震撼不盡。

這便是智慧山,一種化腐朽為神奇之地,這厲朴慧山的創造者就是厲朴,據稱乃是噬魂妖王同族晚八世的一名族人,當初就是噬魂妖王派遣一名名妖族開創智慧山,啟發古老妖民,這等大功令太多後世者稱頌,怕是連覺心妖王也得讚嘆不已,那些初代妖王做出的貢獻都是絕大而不可替代的,這也只是噬魂妖王功勛的一角而已。

「聖遣使大駕光臨,還請在我山多坐。」一道蒼老的聲音在山體嗡鳴間傳出,山體之內的紅瑪瑙也微微一顫像是發生什麼變動,對此葉天只是神『色』平靜地依舊注視那鮮『艷』靈氣晶,越看卻愈是頭疼,這種靈氣晶在神聖宇宙也有,但當初噬魂妖王所做無疑是創舉,而且時隔久遠當初的技藝已經發生極大變動,如今來看這智慧山中的奧妙足可令身為聖者的葉天都驚嘆,但若要了解其中最深結構卻是越看越『花』,就好像平面水面漸成漩渦,原本倒映的月影也是破『亂』,想要窺探其中的撲朔『迷』離實在是太難,這可是一種文明自藏的大奧妙,對葉天這聖遣使再怎麼客氣也不會真正分享,那守護機制也會完全將葉天的探索拒之於外。

「縱然聖者,也是貪得。」一名『女』子坐於半山腰的亭上望著這一幕『露』出有所思『色』,竟是將堂堂通天戰聖作為思考素材,其容文靜,卻是不曾應見到神界聖遣使而義憤填膺。

這不愧為智慧山,葉天望著從山腳到巔峰的多少生靈建築都能看出一種別緻的靈慧意,他沒有在乎尋常妖族的議論與目光,也依舊注視智慧山本體,駐足千年後下山,再朝著遠處有著一隻只鷗鳥環繞的巨湖走去。

「竟是與洪荒雷鷗如此相像。」湖畔,看著天空中飛行構成圈圈層層的白鷗葉天也唯有驚『色』,那洪荒宇宙的雷鷗乃是智慧之鳥,就算不比鳳凰孔雀等也極為著名,而在這湖上生存著類似的鳥類群體,它們的飛行是一種陣法與舞蹈,一聲聲鳴叫更成為自然樂章,這魂洲智慧也愈發得顯。

當然,那一座座妖城之內的氣氛才是最為濃烈,葉天親眼見到那足足佔據巨城八成面積的藏經閣竟是一方法則界,比起那城池本身都更為強大,藏經閣長老的地位遠在城主之上,招待一名名慕名而來的客人觀摩經典,於藏經閣內閱覽冥想有大悟,那種場面實不多見,倒是令葉天回想到當初連闖靈尊塔的場面,那時候的靈界半神們對待靈尊塔便是那般崇敬與趨之若鶩,最大的原因就是靈尊塔內大量的神聖力量乃至外界不可想象的玄奧符文,那皆是文明『精』華,是大智慧傳承!

「幽毒族地,閑人禁近!」手持著長戟,穿著綠『色』甲鎧的守衛居高臨下微微眯眼,方才看清來人。

儘管眼中迅速地閃過了一抹悸動『色』,但這守衛還是降落地面凜然道:「原是聖遣使,請進!」

「居然還有玄妖為巡守『侍』衛,妖族倒是對這初代妖王家族頗重。」葉天暗思,微微頜首走入這方土地,論面積不算大,但靈氣卻異常充沛,飛禽走獸極具智慧,實力不過凡階的半妖也在伸手作揖,牙牙學語,也能見到高大通天的靈氣塔,無數靈氣環繞聚集,簡直是在整個魂洲皆冠絕。

「歡迎聖遣使。」帶著幾分冰冷,渾身沒有一根『毛』發,穿戴綠『色』長袍與冠冕的男子與眉目狹長,灰綠緊身衣的修長『女』子來到葉天面前,他們眼眸皆是極為深邃,其中若有通往神秘領域的通道,這是兩位聖者。

「不愧是噬魂妖王後裔,果真承有噬魂之意。」葉天看著這一位鴻『蒙』聖者,一位太古聖者『露』出微笑,聽到這話光頭男子冷哼一聲,很直接地表『露』著自己的敵意。

葉天哪需要從他們身上感受噬魂之意?他更清晰震撼地感受過,那就是在那位重現噬魂菠菜血脈的世界級天才身上。

這『女』子也眸光冰冷,但相對而言言語溫和得多:「聖遣使來我族地,想必『欲』瞻我族先祖威風,請隨我們來。」

態度好是不可能的,他們厲家為噬魂妖王後裔,直至今日在妖之宇宙也享有特殊地位,然而即便當初噬魂妖王實力再強,功績再大,也是已經隕落,他的血脈雖強但想要延續卻極難,後裔代代傳承往往令血脈愈發稀薄,有天資者越來越少,所幸如今還有數尊聖者,而且擁有鴻『蒙』聖者存在足可繼續延續噬魂妖王一脈榮光,但他們也希望能夠更強,若可走出一位玄虛聖者,甚至一位新的妖王該多好?太遙遠的他們不敢想象,但厲古智是這個時代的世界級天才,天賦絕倫更在陣法方面有著不可思議的領悟能力,但他因葉天而獲刑!最終這名有著成聖之資的後起之秀隕落在了葉天的刀下,這無疑是厲家的慘重損失!

但戰爭已經過去,如今更不可掃了大宙顏面,這兩位厲家聖者還是領著葉天來到族地深處,分明來到那最高的靈塔之下駐足,兩名聖者眼中深邃漸漸化為虔誠,他們在塔下一齊雙掌合一,念動咒語,傳承自古的力量漸漸湧現,靈塔震顫,光芒通天,頓時有一股極度恐怖的氣息從洪荒時代遙遙傳來,為王之氣!

葉天眉『毛』一挑,此時如同身處漩渦,更落入深淵,無敵聖體被詭異至極的力量不斷拉扯,任有再強力量也無法使出也被活活磨滅,聖魂更是如同出竅要被徹底扭曲,眼前一切都化作『迷』幻怪離,那模糊漆黑的怪影難不成是最終的墓冢?來到妖之宇宙連敗妖雄,甚至敢直面妖皇威勢的通天戰聖竟是感知死亡危機!

「你——」『欲』要出言,卻是被強行扯得支離怪『亂』,這更令像是身軀不全的葉天目光冷厲,暗金『色』的光不知從何處閃起,在這種神秘『混』『亂』內生生逆流而上,直擊漩渦源頭,太狂的戰意在一股王者威壓中爆發,經歷了燃燒、爆炸、湮滅、閃耀、破碎、創造、撕裂等諸多階段,終有一股熾烈之意環繞在葉天身邊,此時萬神道宇袍閃耀,葉天已是望見這『混』『亂』領域內核心的深淵,之中正站著一道身影,背對著葉天將一頭綠『色』長發披散得如同無盡江河,這是一名極恐怖者,單單是身上那股悠遠滄桑的意境已然不可想象。

「就是噬魂妖王?」葉天將先前未說全的話語說出,目光毫不轉移地盯著這恐怖領域內的存在,難以確定他的身材裝束更見不到容貌,唯一的印象就是這一頭綠『色』長發無窮無盡披散在所有方向,每一根髮絲都不是分離在外的,而是無邊無際的整體,這種長發本身就是一種恐怖意境,經妖之宇宙多少傳誦,哪怕將其中一根髮絲化作聖器也不為過。

在噬魂族地,由至尊靈氣塔而顯,更有這像是吸攝聖魂的可怕意境,他還能是誰?除卻噬魂妖王之外不會有他,這尊妖王早已隕落,如今留存的不過一道影念,然而他的氣勢依舊顯得如此強大,比之尋常玄虛聖者更強,甚至能與真正的當世妖王一較高下!

「後世者,你有疑么?」這尊存在未曾轉身,只是背對著淡淡開口,「你為傳說而『惑』?為我妖族文明而懼?為世間之道巔峰而惘?」

「有何『惑』?有何懼?又何須惘?」葉天渾身戰光爆發,帶著一股霸意反駁,他感覺這道身影格外高深莫測,他不是噬魂妖王,但他是妖族歷代對噬魂妖王無數信仰傳說聚集化作的可怕身姿,是整個魂洲的王靈,是開創妖族文化的先驅者,故而執大智慧,恐怕就算是玄虛的聖魂在此處都會顫動,是以葉天不得不以這爆發大道之威的姿態與其對話,不然就會被糾纏入噬魂意境內,頓時無存。

「你倒是有勇。」噬魂妖王依舊不回頭:「你『欲』行開創?『欲』引族而輝煌?」

「是,又如何?」葉天未曾否認,卻目光灼灼地望著這一道身影,一柄刀斬斷了扭曲在他身邊的『亂』影,烈焰燃起,焚那一世綠華! ?第二千三百九十三章:天揚之洲

「你以為可弒王者?於一隅無敵,卻敢言逆殺傳說,一族之興豈起此狂,文明之山乃歲月壘成,唯無敵大志可塑,寄人籬下者,談何輝煌,眼前繁華不過煙雲,皆將如火,明明而湮。.最快更新訪問:щщщ.79XS.сОΜ。」那朝著無盡延伸的綠『色』長發被烈焰不斷燃燒也沒使他有半點悸動,那話語像是生出層層『波』瀾,帶有無盡『迷』『惑』『性』卻若世間至理,而在這個時候遠超之前的可怕吸扯力也猛然爆發,葉天以戰道勉強穩定的聖魂也在這個時候劇顫而動,墮入深淵的恐怖感令他連思考都無比艱難,卻猶如本能般連續爆發出數招殺威。

刀光帶著諸多『混』『亂』斬過,火焰成龍成宙咆哮,星辰輝閃,妖戮為終,這些逆天戰技征伐可有方向?或許沒有,但葉天便是竭力抵抗著這不可思議的噬魂殺意,無盡綠『色』長發綿延『波』濤般也似要將他吞噬,這個時候葉天毫不留情,層層火焰焚燒得那覆蓋著傳說晶瑩的綠髮被燃燒得愈發虛幻。

「你非王也敢以王稱言,如此文明何足掛齒,妄稱無敵是要令今世恥笑不成?」似是有什麼焱光悍然而出,葉天冷笑著嘲諷這虛偽的身影,毫不猶豫爆發暗金『色』的洶湧,那宙海最洶湧澎湃中將這片領域葬下,一直燃燒的火焰也終於在這最強悍的助燃中包裹那看似處在絕高處而不可企及的身軀,只留給背影的意志無言,卻像是發出了什麼孤傲的嘲諷,卻有更多撕裂與扭曲,一切都將消失。

重新出現在那至尊的靈氣塔下,那澎湃的靈光已是落斂,兩名厲家聖者皆是冷漠地望著葉天。

「深淵沉淪?有趣。」葉天自言自語般直接開口,在這兩尊聖者帶有驅逐之意的目光中卻是繼續在這遺留有初代妖王氣息的族地行走,昔日的草木早已經葬下,哪怕是堅固的金石也敵不過漫長歲月中的無數災難被摧毀覆滅,或有曾經的樓閣,所留之字,隱含著令後世無數次歌頌卻難以真知的意義,葉天皆走過,對兩位聖者道謝,終是離開了這噬魂妖王的後裔之地。

他在魂洲的土地上行走,更大程度上地感受著古老意蘊,難道可探尋的只有一座座智慧山、古遺迹嗎?葉天對妖侯登『門』拜訪,也行走在尋常妖族都不屑於前往的貧瘠土地,望見從古至今流傳的史詩,也讀著隨著歲月不斷變化的自然意律,於一城樓閣內小憩讀書,也來到那茫茫大漠,卻在無盡的風沙中同樣見到了座座豐碑,更聽得見那不知由誰的聲音傳誦的詩篇。

他終於再踏滄海,御『浪』而前,眼前雲濤並涌,在魂洲所見又是不同。

「金將島,落剮神將殘翼所化。」葉天在一處停留,懸浮於空中肅穆望著一座半月狀,邊緣生出一股股鋒銳之氣的漆黑島嶼,一片片『浪』『潮』『欲』要接近這座島都被其邊斬出的銳氣切斷碎落,這也是妖族航海者素知的禁地。因為這是牽涉到太古時代一位神將隕落的遺留,當初還在第三次聖戰之前,當時神聖宇宙在太古時代整個歷史階段可謂極盛,曾敗魔帝令之瀕死,與妖族開戰更使神軍大舉伐入妖之宇宙,那落剮神將便是軍中第一強者!他可是一尊『混』沌聖者,在那個時代已是非常了得,憑手中長鞭與聖翼斬殺一尊妖王,重創兩尊妖王,更殺貪婪妖侯三十一!可以說將那個時代的妖族打得近乎滅亡。

只可惜那一場大戰最終落敗,落剮神將雖勇,神軍孤軍深入卻在妖之宇宙的全力抵抗下陷入絕境,最終落剮神將被妖皇親手斬殺,臨死前還將妖皇聖體從中斬裂,盡顯悍將之威,他的聖體聖魂還有聖器兵刃都被徹底毀滅,唯有那聖翼尚有一段殘翼落下便成這半月島嶼,對妖族來講這是恥辱象徵,為了將其銘記他們卻也在妖海上保留此島,甚至也將落剮神將當初身姿模擬,作為妖族挑戰歷史中的危險遐想敵。

「請前輩安息。」踏上漆黑島嶼,令那股近乎凌厲之道的鋒銳從戰靴處一層層襲殺本身,葉天帶著敬意低頭抱拳祭拜,忽然眸光一閃,卻像是隱見到了一道金『色』身影,饒是他也有一分恍惚,可是那一位神將再現?能想象昔日殺落妖族半宙的英勇,他是太古時代劃過的一顆璀璨流星,『欲』雪蓋世之恥,對他來講他成功了,太古是屬於野心的時代,但他的鐵血與豪情不可否認。

祭拜金將島自然會被妖族看在眼中,這無疑又是具有挑釁『性』的舉動,已有妖族冷語,這通天戰聖難不成想要效仿落剮神將再立戰勛,率領神軍殺至妖之宇宙內部,滅妖侯,斬妖王,以妖血奠定萬世威名?比起一般的聖者他還真已有一定基礎,妖侯他殺了,宇宙戰場的妖族大據點他也攻陷了,他而今成聖,自將虎視更高處!

葉天則不管那麼多,離開金將島,繼續飛向更遠處的龐大陸地,卻終於見到一塊赫然漂浮在海面上空,周圍層雲簇擁,天弓虹繞,瑞霞無限的大陸,這便是與地洲相對應的天洲。

比起妖洲孤高凌於尋常洲上,這天洲事實上不在更高處,但它生生壓得周圍的海域都下沉,以此烘托出高差,不過即便是妖洲也可謂漂浮海上,然而這天洲真的可稱天,它是完全脫離妖海而懸浮的,偶有驚宙巨『浪』拍上天洲,這一洲反倒會飄上更高,比起妖洲之傲顯出的是一種飄渺凌然,全洲氣勢也確實如此,展現出的是與地洲截然相反的輕靈。

但要單純歸納為輕靈似是太簡單了分,當葉天漂浮到與這一洲土地相同的高度時分明望見了一道洲中的不朽聖影,那是一對張開齊天的翼,便像是無窮『色』幻彩流溢,難以想象的晶瑩中透出的卻是一種霸氣,這是一種要令蒼穹臣服於我的霸道桀驁,無盡信仰環繞那方,中極處顯出的正是真正支柱,天洲之秘超出了輕靈,它要表現的卻是那突破所有桎梏束縛的桀驁張揚!

這座洲是逐天者的領域,選擇從其他洲來到此處的妖族皆是不甘落寞而選擇探險與追逐的輕狂勇者,他們選擇的是不是地洲那般厚重安穩,他們就要拼,要向天辰蒼穹衝擊,這便是天洲的真諦!

每一洲都有自己的規矩,比起妖洲那需要獲得資格方能進入,想要進入天洲的要求便是憑自己的能力飛上懸浮凌海的這方大陸,於是便能見到無數展翼的身姿,所謂龍騰九霄也不過如此,葉天能見到一道道衝擊蒼穹的痕迹,便像是舉世流星,那是絲毫不下於星空的絢爛。

於是葉天便踏上這一洲,如同騰雲般在這一洲之地前行,可以說天洲是接近神界九十九天的,地面之上便涌著雲霧,環繞光霞之美。但又並不相同,彷彿將大洲全面割裂的一條條裂縫唯有飛可逾越,對那些憑自身能力飛上天洲的存在自可跨過,但那些天生於天洲生靈該如何是好?

葉天見到背後生長出燃燒羽翼的青鷹妖青年帶著倔強飛向那看不見到盡頭的深處,乘風騰雲行,一次次振翅爆發出自身的所有力量,將吞納日月天辰輝的一切貯藏爆發,卻終究不敵,帶著黯然的神『色』落下深處,又是一個滿懷希望的失敗者。

也能見到一群帶著狂喜神『色』的妖族乘坐著通體白金的飛舟從狹小石地上起飛,此時一個個喜悅笑著,他們本以為會永久留在那雲中孤島上,卻想不到竟尋到了遺迹中的飛舟,他們自是無比興奮地以此作為載具以求出路,這一艘飛舟也確實可靠,憑藉著數百代積累的能量穿越雲霧,載著這批妖族穿梭前進,但在他們欣喜之時卻有舟旁最機警者猛地瞪大了眼,他望見的是從下方來襲的『陰』影,還有那像是吞噬天日般的巨大裂縫!

這是冒險之洲,沒有飛行之力的生靈往往只能永久停留在一隅之地,想要前進是何等困難?以飛鳥、飛蟲修成的妖族天生能飛,但他們要飛過的不是百丈,千丈,甚至不是億萬里,有可能是以星、辰甚至宇為單位的漫長之遠!這種路甚至沒有目標,雲團『迷』霧將真相掩蓋,他們只能在『迷』茫中前行,一旦自身力量耗盡了就將永墜入那不可測的深處,誰知道那是妖海,是深淵,又或者是什麼樣的可怕領域?哪怕自身有飛渡的能力也不代表能在這天洲自由穿行,長期飛行中更有可能遭遇雲中雷電,滅生碎日,隕落風暴、天洲怪物等種種危險,而且飛行速度越快越容易遭遇,即便是一些真正以天稱的天妖都不敢說在天妖可肆意而行,這一洲稱天,有聖禍!

但冒險代表的不只是亡隕,更有機遇,暗金『色』的流光在雲中穿行,揮手間渾身揚鰭的黑樹般多口怪物血濺著粉碎,從中抓握得雨點般落下的一塊塊蜂窩狀黑石,卻都是極為珍貴的妖源,足以供一名戰妖修鍊千代之久。

又踏過雲團,閃爍著漆黑雷團的雲層內隱藏著的則是黑曜石般的匕首,葉天也將其隨手取下端詳一陣,這是一件真妖器,倘若遇到就可取得,足可見這天洲之天到底隱藏著多少機遇,但這並不是誰都能取得的。

將匕首放回原處,一息之氣將雲團捲走,葉天也見到了在這天空中飛行著的妖族們,他們有的平穩飛行,有的神出鬼沒般詭魅穿梭,時不時進行短距離空間瞬移以免被尋到氣息,也有的極為霸道地釋放出自身狂野氣息攪動風雲至,主動與那『迷』霧中猛地伸出爪牙的巨怪悍然搏鬥,血濺長空為常,他們有身死者凄然化作蒼穹無情的養料,他們有勝利者擊殺怪異,沐浴一身血咀嚼勝果,連本相都『露』出了也不在意地笑,這是勝的欣然,更是一種生死後對生可貴的詮釋。

也有尋寶者在雷雲中發現了珍貴的雷劍心而喜悅不已,有拍打翅翼竭力掙扎想要擺脫空間裂縫的逃生者與死亡『交』臂,還有終於從雲霧間下落到一方陸地的冒險者大口喘氣,毫無形象地坐下慶幸。

這就是天洲,只是在這天洲中同樣有著秩序,有著真正超然於這諸多兇險與『混』『亂』上的存在,穿行在天雲間的葉天忽地望向前方,那是一道彩芒,彷彿桀驁的笑。

「霸空……」葉天將這兩個字,輕輕念出。 ?第二千三百九十四章:霸空之考

彩『色』的光芒就像是長虹,應是亘立於這天洲穹上的天理存在,但那一片彩『色』卻也如虛幻般立即消失,留給少數瞥見這種光芒的妖族一種愕然,前方似乎出現了什麼值得他們以生命去追隨的偉大,然而那種念頭也隨著光芒一起消失了,只有葉天將那始間之輝銘記於心,兩個字念出,似是要掀起這天洲的狂『浪』。,最新章節訪問:ШШШ.79xs.СоМ。

霸空妖王,初代六大妖王之一,也是這天洲的第一代王者,他的『性』格能力已經在這個名號中有所體現,霸空,竟是要將天空稱霸,他自信為古往今來的天上王者,不只是天洲,整個妖之宇宙的天空都由其駕馭,試問古來英雄豪傑無數,能發將大宙天穹掌控之志的豪魄者又有多少?他正是其中的起源與翹楚,相比起幽毒妖王,他經歷漫長歲月依舊保留著那張揚的傲氣,在天妖殿上葉天已經有所見,但在此時卻又一次感受。

好強的霸道!哪怕是葉天都必須正視這一點,那一片彩正是他賴以馳騁天空彩翼的『色』,正如葉天的暗金般直接能代表那氣息威嚴,這位天洲最初的統治者對闖入他領地的異族發起了挑釁,難不成是要較行天之能,還是要把這不敬王者的後世人族從這方天空生生打落?葉天認為這王者只怕什麼都做得出來。

「這就是閣下的見面禮嗎?」葉天伸手向前一探,卻是撈出了一片朦朧幻彩的奇異光芒,這光芒便在葉天掌中流動若風,也像是正不斷翻動的彩紗,這時若要離手而去,追逐這無盡無垠的大空領域,接著這道光卻是消散,像是最細密粉末騰起直至蒸發又是一變,葉天凝視著這光華消滅輕語,這話他肯定聽得到,但作為一名在妖之宇宙最尊貴也最桀驁的存在要想使對方回答絕不是這麼簡單。

那道光華突顯代表著何意?葉天在地洲、魂洲見過了王者的身姿,但那皆是已故的亡者,即便所謂虛影事實上也是結合如今妖之宇宙信仰『精』神聚集成的存在,故而葉天斥之非王,只是將其氣貌繼承的另一種存在,然而這霸空妖王可是實實在在從那古老時代存活至今的王者,他要做什麼都透著歷史之意,葉天眼前好像又有那一片彩芒耀起,如若見到比蟬翼更薄的翅翼輕輕拍下,引發連鎖反應卻成傾宙大風暴,他便像是陷入了那風暴的狂『潮』中不可擺脫,也像是見到有一對對朦朧的彩翼在自己面前不斷扑打,那最怪異的軌跡乃至不可思議的拍打頻率簡直要將葉天『逼』瘋,這已經算得上是衝擊『精』神的狂『亂』。

「破!」葉天依舊輕呼,在無盡彩光中像是不忍壞了這天洲飄渺的平靜,然而一聲破在彩幻中卻破碎層層鏡面般引發這些虛幻的全面崩塌,頓時也在天洲的另一個層面掀起了狂瀾大暴,這等氣勢之強烈簡直就是覆海『波』瀾,所幸所處領域太高,卻對尋常飛行的妖族沒有任何影響。

「傳聞中霸空妖王桀驁張揚,想不到也成了這等玩『弄』『陰』詭之輩。」葉天嗤笑聲,『欲』要繼續前行卻見到一條條光流似慧尾般從上方落下,數萬條上百宇的光條粉紅『色』明媚美麗,在中間正站著一名以鮮紅布袍包裹全身的黃膚黃髮青年,此時饒有趣味地望著葉天。

「在下紅禍妖侯。」他笑眯眯地說道,眼睛微眨,那長得勝過『女』『性』的睫『毛』倒像是裹著『迷』眼的沙暴,一種可怕聖威伴著威脅感沖至葉天面前,這顯然是『混』沌聖者,還是其中善戰的。

「聞霸空殿下氣息而至此,能與聖遣使會面倒是有緣。」紅禍妖侯顯得非常自來熟般走到葉天面前笑道,接著隨手從一旁的潔白雲團上拈下一片『花』瓣放在鼻尖一嗅,神『色』陶醉。

「有緣歸有緣,霸空殿下可是我天洲聖主,聖遣使雖為客也詆毀不得。」他說話很快,卻是不間斷地將語氣轉為了警告,葉天像是根本沒有聽到這警告般注視著在紅禍妖侯身後拖出的一道道光尾,這一條條光尾在後倒使其看上去類似九尾狐般妖獸,在這天洲如此穿行實在張揚至極,當然他是絲毫不必擔憂這天洲中諸多危險的。

「見過紅禍妖侯,也見過……紙張妖侯。」葉天對紅禍妖侯開口,同時也眯起了眼,望向那比紅禍妖侯晚一分出現的妖族,這名妖族同樣青年模樣,卻雙眼狹長,嘴『唇』極薄,耳朵尖翹,穿著一件綉有錢幣的金袍看上去自有凌厲感,不過他比紅禍妖侯禮貌得多,對葉天拱手施禮,回應聖遣使。

「紅禍行得急倒是將我撇下,能在天洲拜見聖遣使,實在榮幸可敬。」紙張妖侯文質彬彬,此時也『露』出一份笑容。

可聖者『欲』行,紅禍妖侯哪有本事將紙張妖侯甩開?一前一後來到葉天面前的原因怕是紙張妖侯『性』子獨靜,或是為凸顯自身而特意慢上一分,這一點葉天很清楚,此時眸子卻緊盯著這紙張妖侯,像是要將他從頭到腳都看個清楚,哪怕金袍上所綉錢幣的任何細節都彷彿具有大奧妙值得葉天探尋。

葉天可以確定,這個紙張妖侯,極不簡單。

紙張之名實在簡單更顯得有些可笑,然而只怕真正面對這位妖侯威勢的對手都將笑不出來,相比之下一旁的紅禍妖侯實力更強,氣勢也更突出耀眼,然而葉天卻始終將最大的注意停留在紙張妖侯身上,這名妖侯也洪荒聖者實力,始終這般文質彬彬地笑著,或許真的將妖之宇宙所有紙張之禮讀得透徹,而在這禮貌之下隱藏的或許便是不可匹敵的力量,葉天心底有一種寒意,他明白這紙張妖侯比先前他戰聖的妲修末將珺更危險!

像是對其失去了興趣,葉天收回目光卻詢問道:「先前霸空妖王以幻光『惑』我,可是這天洲古約?若是,還請告知。」

「聖遣使極有悟『性』,此事怕是只有我天洲聖者知曉。」紅禍妖侯咧嘴笑道,眼睫『毛』上冒出陣陣紅煙卻像是要『亂』天。他隨意凌空坐下,抓一道彩霞握於手中漫不經心地將其『揉』捏成團拋起,彩團上升百里高,卻猛地兩側辟開彩『色』羽翼,接著就化作了一隻七彩孔雀朝遠處翱翔。

顯然他是要表『露』一種意思,連紙張妖侯也『露』出若有所思之『色』,顯然他先前也是不知的。

「何意?」葉天望著孔雀飛往遠處,食指微動像是表『露』著興趣,倒直接問道。

「聖遣使想必已知,何必明言?」紅禍妖侯微微搖頭,卻還是解釋道:「天洲乃蒼天之域,霸空殿下卻是蒼天之王,天之萬物皆將受檢,更要受天王考驗,聖遣使已是被選中為考,實得殿下眷顧。」

「哦?」葉天淡笑:「這倒實在是榮幸。」

但他未將霸空妖王放在眼中,那位初代妖王的確兼具地位與權力,更是被無數妖族推崇的妖天王者,掌御穹蒼分明為無敵存在,他居高臨下地要對某一天靈進行考驗磨礪反倒會令後者無限榮幸,這種考驗只要參加就是榮耀,哪怕是死都能隕落在初代妖王注視中,單單是這個前提就能令太多忠誠狂熱的妖族前仆後繼了,只是他們再渴望也沒有被選中的機會。

而如今葉天被選中卻更有些諷刺意味,畢竟葉天身為聖遣使,代表的是神聖宇宙,此時卻被霸空妖王進行考驗,這豈不是說神界使者不成氣候還需要他來考驗?完全是挑釁神聖宇宙威嚴!一般除非魘冥妖王這種與葉天有仇者都不會直接做出如此行為,然而霸空妖王桀驁不羈,他就是這麼做了,又能如何?

葉天此時也已經感到有奇異力量隱隱環繞幾道,像是一層層清風『欲』要攜卷戰道,也像是有一道道刺目光企圖進入聖魂中探出葉天底細,這都被葉天果斷地排斥了,紅禍妖侯與紙張妖侯也能見到葉天之身與某種存在產生莫名維繫,紅禍妖侯『露』出了密切笑容。

「殿下的考驗,已經開始了。」他這麼說著,便是與葉天告別,與他同行的紙張妖侯也以更謙遜有禮的形式告別,兩大妖侯便在葉天面前消失冥冥,只是葉天眼中似還留著紙張妖侯的殘影,心中有極多衝撞抗衡,對紅禍妖侯那像是提示又像是施壓的話語則沒有太過在意。

考驗?他難不成就怕了嗎?即便是深瀾獄煉場或更強的手段他也無懼,在魘冥宮中直面幽毒妖王他都經歷過了,霸空妖王隱藏在後施展的伎倆有何威脅力?

依舊以原先的心情在這天洲飛行,望見一名名妖族在天與天間馳騁,他們無論是否願意都需要鍛鍊出更強的飛行手段與適應天洲環境,能見到那穿著銀衣的妖族正接著一道道風流旋轉著前行,他本身沒出多少力,卻琢磨出了一套借風的神奇飛法,在這天洲便是彌足珍貴的。

天洲上也自然孕育出各種奇異生靈,便如那漂浮永不停息的翠綠蒲公英以緩慢的速度漂浮前進,它們是飛行者的路標與慰藉,本身的『色』彩已經透出生命與希望。還有被包裹在紫『色』堅硬骨殼內的蟹獸翻滾在雲層上,有竭力的妖族見到卻會狂喜著將其抓獲,敲碎骨殼之後所能獲取的能量太大太大,有可能挽救本將失敗的飛行。

葉天不斷飛行著觀覽太多,也見到了雲巔的城堡,若虹橋上的城池,那才是真正繁華之地,而當他即將抵達這天際盡頭之時,有一股若有若無的力量卻將他前行之路阻擋。

「這便是考?」葉天神『色』淡然,轉身倚靠著無形之壁,再度望向先前飛過的天宇。

如今再看卻是發生了莫名變化,天洲,像是神秘起來。 ?第二千三百九十五章:天辰道境

此時此刻,葉天被困在了天洲。。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

以一尊妖王的手段要將洪荒聖者限制在一定區域內自然不是難事,哪怕天洲的主宰者早已經換過一代代,可霸空妖王始終是天洲的首任王尊,得萬妖瞻仰,甚至他這「霸空」之名是得到妖之宇宙本身認可的,在天洲掌控力自然絕強,如此一來葉天想要離開要麼強行以力破法,轟破霸空妖王設立的屏障,要麼等到霸空妖王將其主動撤去放神界聖遣使離開,要麼,就是依照紅禍妖侯所說,經歷霸空妖王所設的考驗了。

世間考驗有許多,凡間也有諸多科考,地位挑選文士需要考試,宗派招收弟子要入『門』考驗,天地間的種種危險本身也是對生命的考驗,但上升到聖者層次無疑就複雜了太多,有誰能對聖者進行考驗? 廣告界天王 那深瀾獄煉場就是為磨礪妖聖而生,但放眼一座大宇宙中那種聖器都是罕見的,因為針對聖魂聖心,乃至萬道本質,要進行考驗實是極難,而如今霸空妖王也對進入天洲的葉天降下這一宗考驗,他要怎麼做?葉天要經歷的是什麼極致危險,還是什麼玄奧到不可測算的難題?

這道考無疑難度極大,最直觀的表現就是此時葉天根本不知道考驗內容到底是什麼,正如他所說,霸空妖王此時是隱藏在詭秘當中的,卻在葉天選擇離開天洲時以屏障相攔,毫無徵兆地將葉天困在此洲,究竟要破解什麼才能離開?葉天不知,這般無方向卻要怎麼完成霸空妖王的考驗?

聖者凌然空間,自然無謂前後之差,望著身後眼前的天障,葉天手掌上焱光昭然,戰之道簡直可謂蠢蠢『欲』動,只待絲毫不給霸空妖王面子地轟出,將這天洲也捅出個天窟窿,宙界星炎的聲音也有些不岔像是將葉天催促,但葉天卻是將手放下,目光灼灼地望著眼前,這是天,這是雲,這是風,這是霞,整片飄渺浩『盪』,蒼蒼茫茫。

考,究竟考什麼? 最佳特攝時代 葉天眼中隱約有類似之前的幻彩閃耀,這是霸空妖王所釋放的氣機,他的聖眸此時肆無忌憚地展望這個天洲,穿透所有層雲霧,望見被天淵分隔的一塊塊陸地,見到一朵朵有特殊力量的塵雲,還有那釋放著極可怕氣勢的怪物,正在竭力飛行乃至闖『盪』長空的妖族,甚至有橫跨無數大陸虹橋連成的偉大城池,猶如海市蜃樓的幻象在葉天眼中悉數顯作真實,什麼樣的蹤跡都無法在這聖者注視中隱藏,即便是那一名名聖者也帶著愕然望來,顯然並不是誰都知曉先前霸空妖王布下一考。

葉天也再度見到了紅禍妖侯與紙張妖侯,他們也對葉天『露』出笑容,倒像是正等待看葉天要如何破解霸空妖王的難關,紙張妖侯與紅禍妖侯『私』語,後者卻顯然賣著關子,也可能他也不知道這霸空之考究竟是什麼內容。

聖念將萬物包裹,這一洲之地廣博都在影響著葉天。一洲何等之大?橫跨數千萬億宇,乃至妖之宇宙最大的空間聚合,比起神界的九十九天都更為龐大,對聖者來講時空概念是渺小的,但這天洲上卻有太多生靈,有諸多傳說文明念,更有一尊尊妖聖,聖陣、聖器聖物,只是那凌霄高懸的中央王殿就釋放出無與倫比的光氣,『欲』要立妖宙絕巔與大宇宙爭輝!這一座殿某種程度上也可稱為「天妖殿」,或許正如霸空妖王的意志般經歷諸多變化卻能維持自身不朽,始終貫徹的是一股張揚,齊天!

要將這樣的天洲完全囊括在一念中是何等困難?這也等於在與一名名聖者挑釁,如紅禍妖侯、紙張妖侯倒是悠哉般任由葉天探查,但有一尊尊聖者聖器顯然無法忍受,自身道力哪怕只是一絲溢出反抗,舉萬聖之力豈不恐怖?能感覺到劍光森寒,也能感『混』沌深厚,再能感蒼天遼闊,一種種道力皆反抗葉天,這種痛苦自然不必多說,聖魂若綻裂。

更可怕的是在那最高的神秘殿堂上分明也傳出一聲冷哼,有一股浩浩『盪』『盪』的王意便像是橫掃宇宙的劍芒般將葉天探往那一方的聖念完全泯滅,這是那位王宮中的現任天洲王出手!可以說許多妖族也是給足了葉天面子,但有太多方面是不容挑釁的,此時葉天聖魂終是遭受無邊壓迫碎裂,眼中閃爍著冷光,任由嘴角鮮血流出,葉天閉上眼,細細地感受著一切。

聖念覆蓋可以說只是始間,但這已經足夠。

整個天洲的穹頂在葉天一覽中幾無遺漏,他居然見到了具有聖級實力的可怕生靈盤踞於雲端像是隨時要張開貪婪大口將玄妖都給吞噬,也發現一團不起眼的烏雲中竟是隱藏著諸多道之碎片紛舞起涌,產生簡直不可思議的大道境界,可以想象若是有誰有幸踏入這朵雲中將會獲得何等機緣,即便是一流玄妖怕都是得趨之若鶩!也能見到身上世界氣運涌動的鶴氅少年雲淡風輕地穿行在雲團之間,妖族世界級天才翟憶雀竟也是在此時來到了天洲,或許他也應當受一次霸空之考。

這一望,實在令葉天發現了不少秘密,只可惜也都是在妖族掌控內透出的「秘密」,葉天也不會如同未見過世面般趨之若鶩地沖向那幾處機緣之地佔取資源,他只是靜靜思考著這天洲的種種奧妙連接,更感受著整天,所謂飄渺、蒼茫,還有由一名名妖族迸發出的勇氣與張揚。

如此思考著葉天所穿的萬神道宇袍就舞動起來,像是一根根暗金絲線『交』織成繭將葉天包裹在內,此時終於在妖族面前展現一件玄虛聖器的可能威能,無數聖念都被反『射』挫斷,使幾多妖聖暗驚,而在這光罩中的葉天則閉目冥思,頭腦中有煙雲翻滾,有風光無限,望得到天涯海角,從深淵之底直到凌霄蒼穹,靈光不斷迸發,像是有一雙雙翅翼展開,那等飛翔實在是具有一種令聖者都深受感染的渲染力,因為這是一名名有志生靈為了自身的願望展翅,他們在生死間『交』錯,迸發出的光彩是美麗的,或許一名名聖者正是為欣賞這種美麗才在於此,更以此緬懷自身在艱難生死中穿行的歲月。

於是在葉天體表便有燦燦聖輝耀起,這都被萬神道宇袍遮蓋以免為妖聖探知,就算玄虛聖者此時也不方便強行破開萬神道宇袍的限制,也只是瞥見朦朧,而在這種碧落的極高處似乎也有一雙最高傲的眼注視著光繭中的葉天,那目光飄渺中透出堅定,萬神道宇袍的阻擋似有似無,那尊王者對此表『露』的是不屑。

但葉天已是不在乎外界情況,他此時所處的境界正是一種大思悟,像是探索著天洲的核心玄奧,宙界星炎帶著震懾依附於葉天體表感受那道『波』漣漪中所蘊含的奧妙,一次次為葉天的悟『性』與造化而驚嘆,從塵及空,以及所有生靈展現的氣質,這天洲催促著葉天迸發出全新的感悟,他也確實在這領悟過程中,一入悟境也不在乎外物,使自身處在光繭中卻於天洲隨意漂浮,任由風吹,使虹光推動,紅禍妖侯等聖者見狀微微咂舌,他這麼快就進入那種境界,是要開始闖霸空妖王之關?

這幾乎要使他們嘀咕霸空妖王放水,但那世界氣運的跳動似乎展現在他們面前,就像聖心之跳般令人震撼,同樣具有世界氣運的少年似乎心有靈犀地抬起了頭,望向東面,望向西面,明明不知其處於何卻像是恍然大悟般,神情極是滿足。

「那是什麼?」在寒意入骨的颶風中撐開骨板仍然極速前行的妖族愕然地看著猶如太陽的暗金輝煌地從一旁飄過,極寒的風流無法使光芒黯淡一分,也僅僅是令這暗金光團前進速度減緩一絲,這顯然是擁有絕高力量的存在,只是他不解,萬神道宇袍的庇護令此時的葉天甚至沒有宣洩神聖氣息,尋常妖族當然看不透,而這名妖族也根本沒有多想的時間,此時他正在生與死中闖『盪』,很快將所有心神繼續用於對抗寒颶。

「蠢貨!」不知多少遠處,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響起,頭部長滿『毛』發,形體如豚,一對對龍翼、鵬翼、鳳翼、蜂翼、蝶翼等翅翼密密麻麻地遮蔽長空,這是散發上古凶氣的可怕怪物,代表著探知的冰藍觸鬚晃動著,一聲咆哮就震『盪』萬地,它猙獰暴吼,沖向了光團中的葉天。

這是真正有著聖級實力的異靈,於妖之宇宙既非獸族也非妖族,或許是僅被容許在天洲存在的特異存在,如今無數翅翼席捲著蒼穹大道浩浩斬下,爆發無上聖威要將葉天鎮壓,原因便是先前葉天那不知天高地厚地窺探,它是來表『露』自身威嚴的,而葉天這幾乎毫無防備的狀態自然令它帶著猙獰直接發動襲擊。

接著便是熔灼,猙獰的巨怪發出不甘的咆哮聲,它扇動一對對翅翼飛過天宇使無數妖族駭然失『色』,只是在它背上卻有一團璀璨暗金,此時的它竟彷彿坐騎般馱著萬神道宇袍前行,這一幕落在妖聖們眼中便更顯複雜。

「居然還在悟境中就使這廝難當,通天戰聖威嚴到底何等恐怖?」紅禍妖侯微微感慨,也是轉頭望向一旁的好友。

「的確可怕,令我輩自愧弗如。」紙張妖侯的目光很平靜。

一名名聖者思慮,卻繼續注視著葉天。

一代代時間流逝,背負萬神道宇袍前行的怪物終於停下,在這個時候它的所有翅翼垂落,全體顫抖著似乎表『露』一種懼意,卻見那暗金光團消解,依舊威嚴璀璨的身影走出,正是葉天,只是他的眼中多了一分蒼茫。

我能穿進語文書 偌大天洲,煙雲層層,但在此時葉天心『胸』之內卻像是化作渺小般,聖魂星空中卻多一片無盡長空,帶著自信握拳,葉天咧嘴一笑。

「天辰道境,原是如此,是考已過,霸空妖王,還不現身?」 ?第二千三百九十六章:霸空妖王

自信地可謂猖狂的話落在這天洲上似乎顯得再順理成章不過,風起雲湧中掌控的像是這一座天洲古來就有的真意,這一發言令不少注視著此幕的妖聖目光變冷,便像是舉世傳來的利棘刺意使被葉天踏著背脊的巨怪都不禁顫抖恐懼,它有時敢現身與一尊妖聖搏殺,而且往往都會被阻止,可它何曾感受到如此敵意過?它這時感覺自己一直以來的桀驁都像不值一提般,它自以為自身夠狂,那些所謂妖聖再怎麼強大也不過一群懦者,可這個時候它明白了,不是妖聖們怯懦,只是他們不屑於對自己施威,而他們真正的威壓要令天崩!

在這無數刺裂聖魂的殺意中葉天坦然望向天空,眸中蒼茫意境就像是大海波瀾般浩浩蕩蕩地朝著周圍湧出,幾乎是佔據了所有時空維度,簡直就是再現了之前令他吃盡苦頭的聖念窺探,而此時卻像是有什麼無形之物被葉天這股聖意消弭瓦解,他明白自己已經通過了那考,想要離開天洲隨時都能做到,不過現在他倒不打算就這麼離去了,眼望著天頂像是要把那設下考驗的王者揪出,他真打算再見見這尊初代妖王,看這號稱霸空的存在有多少桀驁張揚。

「你倒是有勇氣,也敢問天,欲尋殿下威嚴?」冷然聲響帶著殺伐意境,是一名張著鷹翼的甲胄妖聖呵責,他渾身涌動著鐵血之意,又配合這天洲氣氛的張揚,算得上是這天洲巡守者之一,對霸空妖王卻無疑極為敬重。

「你聒噪什麼?」葉天冷然望向這妖聖同樣斥道,妖聖眸中殺光冷然,鷹羽先動鋪天蓋地而來,赫然就是一招逆天戰技封鎖時空,不愧是一名妖將,妖之宇宙實在藏龍卧虎,戰聖豪雄無數!

一聲聲鏘然響,是鋒銳劃過空間的震懾,刀芒與鷹羽的真實碰撞則是齊齊湮滅,攪得獨立開闢的時空不斷塌陷,究竟是在天洲之上,雙方遠隔十萬億宇影響頗大,在沒有禍及妖族的情況下雙方皆是收手,而就在這時葉天若有所感地向前踏了一步,腳下自然顯現一座像是有波光不斷閃耀的虹橋,所指不正是天頂?天上沒有氣息與身影,但這指示已經再明顯不過。

「殿下真打算召見他?」紅禍妖侯見狀也露出驚色,霸空妖王的行為不是他們可揣度的,對葉天施以一考或許是要考量考量這通天戰聖的世界氣運到底有多厲害,也可能只是一意乍起,隨手為之,而這自稱天王,將天洲一塊塊陸地以天淵分隔的王者最是孤高,以天辰主宰居而在多少天峰神出鬼沒,就算是妖皇要召見他都不易,如今霸空妖王竟是同意了葉天的要求,來見葉天了?

這不會是別人所為,那種彩芒令天洲氣息簇擁環繞,虹橋並非平順,扭曲中顯猙獰若齒,這便是霸空妖王的猙獰體現,如此高深沒有多少聖者比得上,更沒有誰會冒充,這是對初代妖王的大不敬。

「這廝倒是幸運。」有霸空妖王的仰慕者也不禁皺眉,卻是一嘆,連他們想要見霸空妖王都是極難,葉天一介外來者,竟是在天洲悟出這天辰意境,此時還得到霸空妖王,實在是殊榮。但他身份為神界聖遣使,得此榮幸或也當然,還有極少數的妖族知曉葉天事實上也拜見過幽毒妖王,此時心緒便更複雜一分。

身後的異怪發出帶有慶幸的咆哮,而葉天則順著這虹橋縈繞的股股飄渺意境自身也動用聖力飄然飛上,這虹橋並沒有將他承起升天的能力,更有些像是瀑流,層層光華臨落要將企圖逆天而上的葉天給推下,這個時候葉天忽有一種從山峰上墜落之感,這是在世上無數生靈感受中極其震撼的一種,葉天早經歷了不知多少,但如今由一尊妖王的意境干擾卻在直接衝擊本心!他感受著自我聖血的澎湃,看著周圍風起雲湧,時空變幻而令自己以越來越快的速度登上虹橋,這一條天路顯然有極大複雜,層層玄妙如幻,若天羽掃蕩,雲魔襲殺,正不斷拷問著葉天本心,這時候葉天眼中一點寒星涌動蒼茫,就像是鑰匙般打開了天路之門,莫名的阻礙無形中粉碎,葉天繼續登上,居高俯瞰這片蒼穹不知有多少光彩。

「雖是妖宙,倒有大美。」葉天感慨,在這裡能望見天洲的每一朵雲,每一道淵,極清楚地望到無數妖族竭力飛行的場面,而在周圍強若法則的風流層層劃過,也令葉天都有一種生出翅翼盡情翱翔的願望,只要他放開限制,後背立即就能生出一對翅翼來,而且絕對獨一無二,彰顯出比之震宙天鵬都絲毫不差的輝榮,不過他沒有這麼做,依舊保持著自我聖體逆天行,眼中蒼茫愈盛,他聽見了一聲聲問,他只是淡淡道:「我怎需這妖天添翼?」

在更高處能望見的不只有天洲,更有無盡妖海,還有妖宙十洲在下皆若點煙,此處明明還在宙之內,卻帶給葉天一種登臨大宇宙外俯瞰宇宙自然的壯盛感,這就是霸空妖王一直以來的視角?葉天察覺到周圍氣氛的變化,是烈風旋繞,是槍意襲殺,是金戈鐵馬後腥烈的悲哀,這是狂暴而又蒼涼的意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