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嶽桐梓起身,什麼都沒有問,衝着夜輕寒點了點頭,快速的離開。

“夜叔叔。”

蘇櫟起身走向夜輕寒。

“櫟兒,月影宮的人已經出巫族了,而且還是玄武階以上的屍蠱,這一波又一波的,只怕難以抵擋了。”

“看來,在紫桑國被收入囊腫以後,他們想趁熱打鐵,收服黎夏國和星月國了。”

蘇櫟沉着臉,冷冷的開口道:“只要他們不對明月山莊下手,隨他們怎麼做。”

“不,櫟兒,你想錯了,月影宮一但出現,那就說明庚樂羽有足夠的把握能統一天下了,還有一點,他不動明月山莊是不可能的,因爲八大玄氣中的四樣都在你們母子手中,“庚樂羽已經下達命令,全力尋找八大玄器的下落。”

“所以,月影宮的人出現,也會對明月山莊下手嗎?”

蘇櫟滿不在乎的問道,一雙小手卻下意識的緊握在一起。

“櫟兒,你要做好各種準備,這件事情是避免不了的,八大玄器,庚樂羽勢在必得。”

“夜叔叔,櫟兒有些想不通,她爲什麼一定要找到八大玄器,你不是說一百年前,世界會變成這樣,全都是因爲巫族,可是你不覺得奇怪嗎!她當年到底是用什麼把世界變成這樣的,如果她手中沒有厲害的玄器,是不可能做到的。”

“所以她纔要聚齊八大玄器嘛,這八大玄器可是你外婆的,據說有非同尋常的力量,也許這就是她尋找八大玄器的原因。要說巫族最厲害的玄器是生死魔圖,只是除了老族長以外,沒有誰見過生死魔圖,而且巫族裏也禁止提這件事情。”

“生死魔圖?”

勢力皺眉,他也是第一次聽說。

“不錯,當年她就是利用生死魔圖戰勝天下的,不過現在想別管那麼多,先把齊兒找回來,那月影宮的人可比天女宮的人厲害多了。”

夜輕寒有些擔心蘇齊,畢竟齊兒身上有窺鏡和幻寂,他們現在會不擇手段的把齊兒找出來,搶窺鏡和幻寂的。

“以齊兒的性格,他是不可能回頭的。”

蘇櫟側身看向窗外,齊兒的性格他太瞭解了。

“那也要想辦法讓他回來才行,這次的事情可不是開玩笑的,如果齊兒往巫族的方向去,會和月影宮的人相遇也說不一定。” ♂!

“夜叔叔,櫟兒知道了。

怕他們擔心,蘇櫟只能應下,至於齊兒,會不會回來?他心裏很清楚。

“那好吧,我去找念飛雲,看看他對巫族的事情瞭解多少。”

夜輕寒一臉凝重的轉身。

心裏卻想着蘇櫟剛剛說的話。

巫族有比八大玄器還要厲害的生死魔圖,那庚樂羽,爲什麼還要想盡辦法去奪八大玄器呢?

晚膳時間,君臨天如約而至。

庚桑瑤一見君臨天過來了鳳儀宮,滿心歡喜,剎那間,笑得風華絕代。

“吾皇,快坐,這些都是吾皇最愛吃的膳食。”

庚桑瑤扶着君臨天坐下。

庚桑瑤擺手,逐夢帶着宮女走了出去。

君臨天見狀,也沒有說什麼?

“吾皇日理萬機,這些菜都是吾皇最喜歡吃的,得多吃一點,補補身子纔是。”

重生之人不爲己 庚桑瑤笑得一臉的柔媚,手中優雅的給君臨天布着菜。

君臨天靜靜的看了她一眼,眼眸裏神色疑惑。

“瑤兒有心了。”

“能這次伺候吾皇吃飯,是瑤兒的福分,要不是吾皇,瑤兒哪能有這般清閒自在的生活呢?”

抬棺匠 君臨天沒有說話,靜靜的吃着庚桑瑤夾給他的菜。

吃了幾口,確實挺合自己胃口的,他忍不住多吃了一點。

庚桑瑤一看,微斂着的美眸之下,閃過一抹詭異的光芒。

“吾皇,喝點湯吧!”

庚桑瑤快速的給君臨天盛了一碗湯,只是把這湯端到君臨天身邊時,她只覺得自己花費了很大的力氣,要就在這碗湯裏,只要君臨天吃下去,就真的能徹底忘記蘇紫陌了,從此君臨天的心裏就只有她庚桑瑤一個。

“瑤兒也吃吧,朕會自己吃的。”

君臨天難得的淡淡的一笑,看着庚桑瑤的眸子裏微微閃爍着柔光,作爲男人,誰不喜歡又漂亮又溫柔的女人呢?

“等吾皇喝了湯以後瑤兒在次,都吃了好些菜了,吾皇要喝點湯纔好。”

庚桑瑤笑得更加的柔情。

已經把湯遞到了君臨天的手中。

君臨天笑了笑,端起湯開始喝。

看着君臨天喝了只剩下半碗,庚桑瑤的懸着的心終於落下了。

而喝完半碗湯的君臨天,突然感覺到一陣眩暈,他不悅的皺了皺眉頭。

“這湯……。”

只是連一句完整的話都沒有說完,君臨天就暈了過去。

庚桑瑤起身,快速的拍了拍手。

水蓓巫師從暗處走了出來。

兩人和力把君臨天扶到牀榻上去。

水蓓巫師靜靜的看了君臨天一眼,如此沒有防備,這天下到了他的手中也不見得是安全的。

“瑤兒,我先出去了,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嗯!”

庚桑瑤點了點頭。

看了看外邊的天色,寬衣上了牀榻。

是夜,蘇齊來到了一個小鎮上落腳,在進鎮子之前,蘇齊在進鎮的路邊的石碑上看到,這裏叫鬼鎮。

一看鬼鎮兩個字,蘇齊起先打了退堂鼓,可是他趕走了一天的路了,就這個地方有一個鎮子,得歇歇腳才能上路,蘇齊也不管了,大着膽子進了小鎮。

小鎮並不算大,前後三條街,這裏的人,穿着都很樸素,只是個個表情木納,看到蘇齊這個外來人,她們都顯得非常的驚訝!看他的眼神都很奇怪。

可是蘇齊不了那麼多,他必須先解決肚子才行。

有了上次的經驗,這一次,他不敢再讓黎小暖出來,在大街上美美的吃了一頓後,蘇齊開始尋找客棧落腳。

蘇齊在大街上吃,一直安全,二是四處聽聽八卦,打探一些小道消息。

可是他看來看去,這個小鎮上的人,貌似不喜歡八卦,每個人只專注做自己手中的事情,偶爾聊上幾句,也是關於自己手中的事情,這讓蘇齊覺得非常的怪異。

只是蘇齊沒有發現的是,只要他一裝上,他身後的人都會停下手中的動作,看着他小小的身影。

蘇齊在一家名爲齋月樓的門口停下,看着進進出出的人,蘇齊又四處看了看,這裏可能是最好的客棧了吧。

他小短腿快速的邁了進去。

“老闆,給我來一間上房。”

蘇齊聲音清脆可人,那正在撥着算盤的老闆一聽,忍不住打了一個激靈,猛地看像蘇齊。

再看看蘇齊身後,有其他的人,只有蘇齊一個。

老闆的臉上爬上了一抹疑惑。

“就你一個人?”

蘇齊像身後看了看,他的確是一個人,難道這個老闆看不到嗎?

“老闆,就我一個人有什麼問題嗎?”

蘇齊不覺得一個小孩子住客棧有什麼稀奇的,他之前也是一個人在住啊!

只是這個老闆的眼神,爲什麼這麼奇怪?

蘇齊眯着大眼,不對,是整個鎮子上的人的眼神都很奇怪,特別是看向他的時候,帶着許多的恐懼與好奇。

“問題是沒有,不過這位小公子,你確定要住在這個小鎮上嗎?”

“什麼意思?”蘇齊聽出了弦外之音。

他就是爲了休息一晚,再走纔會落腳在這個小鎮上,這老闆這麼問不就是莫名其妙嗎?

“那我冒昧的問一句,小公子你是從什麼地方來的?我們這裏可是有好幾十年沒有陌生人進來過了,小公子不覺得他們看你的眼神很奇怪嗎?”

老闆似乎有些同情地看着蘇齊。

“幾十年都沒有見過陌生人,而小爺又長的這麼好看,他們不看才奇怪呢?”

其實在聽到老闆的那句話以後,蘇齊心裏已經打退堂鼓了,他似乎進入了不該進的地方,可是該死的他偏偏就進來了。

“呵呵!”蘇齊呵呵一笑,一臉討好的看向老闆。

“老闆,這裏爲什麼會叫鬼鎮?是有鬼嗎?”

其實,蘇齊比較好奇這一點。

“小公子,你先進來再說。”

老子是鯊魚辣椒 老闆警惕的看了看四周。

“我先帶你去房間裏面吧!”

老闆從櫃檯走走出來。

蘇齊一臉苦相,他能不能不住了?他去山上,也好過在這裏被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好過,他心裏滲得慌。

他自己也不知道離皓月國京城又多遠了,今天一直是火靈帶着他飛,以火靈的速度,應該離皓月國國京城很遠很遠了。 ♂!

“老闆,知道皓月國嗎?”

蘇齊,一邊跟着老闆上樓,一邊問道。%し

“不知道。”

老闆快速的回答道。

蘇齊猛地停下了腳步。

老闆一聽,快速地回過頭來看着蘇齊。

“老闆,我不住了,我先走了!”

蘇齊假嘻嘻的笑了笑,連皓月國都沒有聽說過,他的離皓月國真的是太遠,太遠了。

“小公子,這麼晚了,你走不了的,你就聽我的,今晚你就安安心心的在這裏住一夜,明天我再想辦法將你送出鬼鎮去。”

總裁老公難伺候 “爲什麼要你想辦法?我自己能出去。”

蘇齊,這下心裏更哆嗦了,他似乎真的到了不該到的地方。

“小公子,你是外來人,不知道我們這鬼鎮的規矩,我們這鬼鎮存在快一百年了,像小公子這樣來的外來人人很多,不過來的人,從來沒有一個是從鬼鎮活着出去的,先跟我上來再說。”

老闆說完自己往前走。

蘇齊猶豫着,要不要跟着上去,人心隔肚皮,她可不覺得這個老闆會是一個好人,管他呢,先上去再說,是龍潭還是虎穴,闖了才知道。

蘇齊深呼了一口氣,給自己壯了壯膽,跟着老闆走上二樓。

一上樓,一股黴味撲鼻而來。

蘇齊忍不住快速的用手擋住鼻子。

“你這地方多久沒有人住了?”

蘇齊一臉嫌棄的看了看四周,四處擦得乾乾淨淨的,這黴味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這木頭房子,常年沒人住,自然會有黴味。”

老闆,不以爲意的說道,隨意的打開一間房門,一股更濃烈的黴味撲鼻而來。

蘇齊實在是受不了,他忍不住退後幾步。

“這麼大的味道,我可沒辦法住。”

蘇齊轉身就要往樓下走。

哪知老闆眼眸一凜,快速的碰了一下門邊的機關。

一個鐵龍瞬間重重的落下。

蘇齊自從契約了窺鏡以後,耳力可不是一般的好,他連頭都沒有擡,快速的閃身下樓。

一樓,已經有幾個用頭巾抱着頭的,男子凶神惡煞的瞪着他。

老闆也下了一樓,用詭異的目光打量着蘇齊。

“其實你可以再裝一裝的,你再裝下去,小爺沒準會就相信你了。”

蘇齊雙手環胸,一臉諷刺地看着老闆。

老闆也不在裝好人,露出了自己的本性來。

“沒想到你小小年紀還挺謹慎的,這裏可不是人類隨便進來的地方,來了這裏,就只有死路一條。”

老闆的話讓蘇齊心頭一恍,這個老闆,難道不是人類嗎?

可是他沒有感應到他身上有其他的氣息。

“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

蘇齊失去了玩的心思。

他今天很累,不想和他們捉迷藏。

“鬼鎮,死人呆的地方,難道你沒有發現她們個個表情木納?眼眸毫無焦距嗎?”

老闆在次詭異的笑了笑。

“他們是死人?”

蘇齊有些不相信的看了看周圍的人,不錯,他們的表情是很木納。

“他們白天是活人,晚上死了,所以你今天晚上才能吃的好吃的東西,不過到這鬼鎮來的人,沒有人活着出去,包括你也包括我們,爲了我們自己能活,只能把你獻給鬼王了。”

“鬼王?”蘇齊皺了皺眉頭,難道這個世界真的有鬼?

“好啊!鬼王,是吧!他在哪裏?小爺去會會他,想吃小爺,也要他有那個福氣纔是。”

蘇齊一臉的無所畏懼。

老闆皺了皺眉頭,看着蘇齊一臉無所畏懼的表情,他臉色變了變。

這些年,他抓過無數闖入鬼鎮的人,沒有一個是不害怕的,而這個孩子是因爲不懂事,還是因爲膽子太大?居然敢提出要見鬼王的要求。

“愣着幹什麼?你們不是要把小夜獻給鬼王嗎?”

蘇齊一臉不耐地看了看老闆,看來問題是出在那個鬼王身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