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暗室打開的瞬間,雪蘿玥就已經感受到了濃郁的靈氣,心中忍不住猜測,難道這族長要帶他們看什麼寶物,用這個寶物下海?。

等到下方的時候,雪蘿玥卻愣了,她看著地上那些單獨飄蕩著的靈氣,嘴角微抽。

這不是靈氣,而是靈力!還是一個個單獨的人的靈力,因為每一個單獨的靈力都說一個人,栩栩如生,飄蕩在這方空間內。

而有一道透明的力量將這些力量包圍起來,他們就像是氣球一樣飄蕩在空中,察覺到雪蘿玥的時候,紛紛湊過來,有些激動。

莫名的,雪蘿玥感覺到一陣熟悉,眼眶有點發熱,有些哽咽的開口:「他們………」。

族長看著雪蘿玥的模樣,輕輕嘆了口氣:「沒錯,他們便是先輩們,那些長老和我爺爺還有父親,以及之前的長老們先輩們,在知道自己大限將至的時候,散出了所有的修為在這裡,為的就是等神女你歸來」。

「等我么……」,雪蘿玥咽了下口水,鼻子胃酸,手握成拳頭道。

「是的,神女消散了自己的力量和神魂多次,即便是五千年一輪迴,萬年也不足以養好靈魂,靈魂不全,自行修鍊無法達到巔峰,所以這是大家為你準備的,也是你應該得到的」。

雪蘿玥後退一步,狠狠的搖頭:「不行!我辦不到!」,這些靈力形成的是不是一般傳承下來的靈力,幾乎是那些神女後裔人的全部實力,所以,靈力才會形成他們的模樣,跟一個人似的。

讓她吸收這些靈氣,跟讓她殺人有什麼區別,在她的眼中這些人的臉上,眼中,還保留著或者時候的神色,那麼逼真!。

而且,她雪蘿玥不過是神女轉世而已,何德何能受這麼大的恩惠!。 雪蘿玥的態度很堅決,臉上帶著隱隱的怒氣,就要轉身離開,她真的無法說服自己去接受這麼大的恩情,無法。

但是族長一下子單膝跪在她的面前,在那個保護罩里形成人形的力量也眼巴巴的看著雪蘿玥的方向,很害怕她離開一樣。

「你這是做什麼,起來」,雪蘿玥皺眉,就要錯過族長的跪著的地方往外走,可惜他早就看透雪蘿玥的做法,移動了跪著的動作,再次堵住她。

瞬間,雪蘿玥的臉色陰沉,微微捏了拳頭,但還是出了不手,她大可用力量掀開族長,一走了之。

但似乎這麼做,感覺她真的得很不近人情。

族長抬眸,認真的看著雪蘿玥:「神女不要覺得有壓力,這是先輩們願意的,也料到了神女你會拒絕,因為你害怕接受這些力量,依舊不能阻止混沌濁氣突破封印,對吧」。

雪蘿玥的嘴唇動了動,想要說些什麼,但喉嚨堵著,說不出來。

她的確是這樣的想法,接受了這些力量,就代表她扛起了神女的責任,到時候,她需要庇護的就不止是自己的朋友家人,而是大半的天下。

她只是一個弱女子,心胸也沒有那麼寬廣,她只想自己關心和關心自己的人平平安安,要是站在神女這個位置,需要像前兩世一樣,耗盡自己的靈力修為和生命去封印混沌濁氣,她辦不到。

雪蘿玥雖然擁有幾世的記憶,但是她承認自己只是一個弱女子,救國平天下拯救世界這樣的事情,她從來沒想過,也不想去做。

說她自私也好,冷漠也罷,這就是她,人怎麼可能有那麼完美的,犧牲自己為別人好,她不屑,也不會這麼去做。

她不說話,族長就當她默認了:「神女,幾萬年了,我們知道你做的夠了,整個天下也應該知道,所以這一次,我們不會逼你,接過怎樣都好,我們沒想過要你犧牲」。

這話說的異常的真誠,讓雪蘿玥狠下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輕輕的撞了依稀,柔柔的情感不禁露出。

她此時此刻像是有點明白,為何臨淵宗是那種態度,來到這裡也是一樣,原來,原來他們是這麼想的。

想著,雪蘿玥有一瞬間的愧疚,這些人啊,身為神女後裔,將神女轉世這期間的責任擔起來不說,陪轉世出生入死,努力的尋找,沒有怨言不說,現在還為她考慮。

「我………」,話到嘴邊,雪蘿玥卻不知道說些什麼,安慰么,太虛偽了,她幾千年轉世,在這期間,神女後裔一直等著,發展著,在自己要死之際,還卸下了所有的靈力給她。

有的感情,恩情,超脫了親情愛情友情之外,神女後裔這幫人真是超脫了這些,真心的為了這個天下著想。

現在,她總算是知道為何這些人住在這裡,即使什麼也不做,也能消磨和凈化從封印里飄散出來的混沌濁氣了,而混沌濁氣之所以不惜一切代價要衝破封印。

恐怕是他知道也看清楚了自己的力量正在被這些人,還有神女的力量凈化,所以,才會有這一系列的事情。 比起神女,雪蘿玥覺得,這些神女後裔之人更像神吧,心懷天下,柔情也有傲骨,更有天下大義,這種道義不是盲目的那種道義。

他們懂得分析著其中的道義,有自己的原則,而不是堅守那些庸俗的道義。

見雪蘿玥臉色有些鬆動,這族長眼中略微一喜,再接再厲道:「所以,神女你就接受吧,為了我們大家,也為了你」。

萬年前,神女耗盡自己的靈力修為和神魂,只和自己的器靈去戰鬥,神女後裔其實一點都沒有參戰,除了五千年發生意外。

因此,總的來說,神女後裔,除了在這裡住著,繁衍生息修鍊以外,就只負責戰鬥之後將這裡恢復原樣,而神女庇護了他們幾萬年。

萬年前吧,一位族長提出了這樣的建議,也是為了以防不時之需,因為他看到了神女和混沌濁氣相殺之後,轉世實力進步被限制,所以便想出了這個辦法。

現在看來,這辦法的確不錯,神女轉世雖然回歸了,但力量還是不夠強大,雖然在外界,已經是獨擋一面的強者,但面對混沌濁氣還是不夠。

所以,借著雪蘿玥想要下海的機會,他將她帶來這裡,融合了這些力量之後,能夠快速的幫她突破,對戰混沌濁氣,也能多點勝算。

「我可以拒絕么?」,雪蘿玥臉色複雜的看著族長,她現在好像沒得選擇了,混沌濁氣有多強,她不知道,但是,一個活了幾萬年,她的那麼多轉世都栽了,肯定不簡單。

族長玩味一笑:「可以,但是我和大家是非常不願意看到的」,說完,餘光看向那些人形靈力。

他們看著雪蘿玥的眼神柔和,好似一個長輩看自己的後輩,這其中又帶著一種仰慕和崇拜之色,深埋在骨子裡,他們一直很敬仰神女。

看到雪蘿玥的時候,靈力中殘存的本能也會有點感情。

雪蘿玥眼神微斂,說不感動,那是假的,神女後裔么,他們擔著這個身份,真的是實至名歸。

「謝謝,謝謝你們」,雪蘿玥那雙清潤通透的眸子認認真真的看著那些飄蕩的靈力人形。

他們看著雪蘿玥,不會說話,但是雙眸那麼亮,臉上的表情那麼開心,能為他們的神女做出一點貢獻,他們是非常榮幸的。

這句話肯定了雪蘿玥會接受這些靈力,這族長很淡定的起身,輕輕拍了下灰塵。

他將視線落在雪蘿玥的臉上,緩緩開口:「如此,那神女事不宜遲開始煉化這些靈力吧,若是時間快的話,很快便能突破的」。

緊跟著,他掃了一眼雲絕殤,想到了什麼,看著他道:「恕我多此一問,公子是否要和神女一起面對混沌濁氣,我的意思是參與對戰,幫她」。

雲絕殤淡漠的眸子掃了一眼這族長:「我的女人,上刀山下火海,我雲絕殤必定生死相隨」。

這句話帶著一種鄭重的承諾,以及身為一個男人守候自己女人的真摯承諾。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族長發現雲絕殤那雙深邃宛若無底黑洞的眸中閃過一道紫光,等他想要細看的時候,卻只能隱約看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紫色之氣。 紫色乃尊貴之氣,天地開啟,除開神所用有的有的紫金之氣外,剩下的就是紫氣,也稱作帝王之氣,身為帝王,一國皇帝,或者是一個宗門最強大的那個。

身上多多少少會有絲絲的紫氣,也代表著今後的前途無量,這個男人身上的紫氣竟然這麼濃郁,他到底什麼來頭。

在世俗界中,能有這等天賦之人,為何他會一點消息都沒有收到。

聽完雲絕殤溫柔而帶著承諾的話語,雪蘿玥的內心無比的鎮定,更多的是感動,這個男人,總是這麼令人窩心。

隨後,雪蘿玥看著族長:「族長該不會就只想要問這個問題吧,你是不是想要說什麼?」,他不會無頭無腦的就問這種問題。

族長微微頷首,看著雲絕殤的視線從一開始不怎麼上心,到現在的客氣,足以證明他是欣賞或者驚嘆於他的天賦的。

「的確,我的意思是,這裡面的這些靈力狂暴且巨大,而你們一旦開啟,剩下的用不完的靈力將會消散,那也就浪費了」。

雪蘿玥挑眉:「所以說,族長決定讓絕跟我一起煉化吸收這些靈力?」。

「沒錯,這力量本就是留給神女你提升實力對付混沌濁氣的,雲公子身為您的夫君,自然可以一起使用,我們沒這麼迂腐,能解決事情,我們不在乎過程」。

不在乎么,並不是的,之所以讓雲絕殤和雪蘿玥一起吸收這些靈力,那是因為他看到了他的天賦,若能往上增強,對付混沌濁氣,勝算也就大了幾分,再者,他是神女的男人,不會眼睜睜看著陷入危險。

就當他是破例一回,讓神女後裔以外的人使用這些靈力,原本,他們的打算是雪蘿玥使用不完的靈力,他們會召集神女後裔內的部分有天賦有實力的人,一起將這些力量煉化,不浪費。

畢竟,這是他們先輩留下的,得用在刀刃上,現在看來,有這兩人在,這些靈力不會存在浪費的現象。

「如此,謝謝」,雪蘿玥感動的看著族長,除了說謝謝,她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說才好,她從弱小走到現在,所遇到的,很多都是算計,第一次面對神女後裔,得到的卻是他們無條件的信任和付出,她能不感動么。

族長微微一笑,將一枚玉牌遞給她:「進去吧,煉化完成之後拿著玉牌再次出來就成」,到時候,也將是這個密室里靈力消散的時候吧,這密室的任務也算是到頭了。

接過這玉牌,雪蘿玥感覺到了一道暖意,這是族長貼身珍藏著的,而拿在她手中,卻似乎像幾座山那麼沉重。

隨後,這族長也不去看雪蘿玥和雲絕殤,轉身便離開了密室。

兩人牽著彼此的手,看著靈力罩中那些溫柔和藹看著他們的靈力,雪蘿玥拿起玉牌,放在了靈力罩的上方,頓時,那裡盪起水文,好似一層薄薄的膜,一戳就破。

兩人相攜著,踏入了靈力罩中,而順手的,雪蘿玥將玉牌給收起來。

「開始吧」,拿出軟墊,兩人面對著面坐下,緩緩閉上了眼睛。 閉上眼睛,雲絕殤和雪蘿玥兩人開始運轉,吸收著周圍的靈氣,本身這裡就被設下了聚靈陣,用來溫養這裡面的靈力,不讓其消散,同時形成一個保護罩,防止靈氣泄露。

當雪蘿玥和雲絕殤運轉靈氣,開始吸收煉化的時候,那些在周圍飄蕩看著兩人的靈力人形們忽然很靈性化的看了一眼彼此,唇角彎起一抹弧度。

隨後,在雪蘿玥看不到的時候,這些人形完全碎裂,形成實質性的,像霧氣一樣的靈力和著靈氣,將兩人包裹起來。

幾乎是瞬間的,雪蘿玥便感受到來自身體各個毛孔處鑽入的靈力,混雜著靈氣,給她一種徜徉在雲端,漫步的感覺。

柔軟但是腦海卻異常的清明,這些靈力雖說是神女後裔那些先輩被逼出來的靈力修為,但在這裡存在多年,摻雜了周圍的靈氣。

久而久之,它們形成了一種介於靈氣和靈力之間的東西,能夠很容易煉化不說,加之這些靈力被逼出的時候,原主是自願期盼的。

沒有戾氣,所以不會跟那個媚娘一樣,利用秘法攝取別人靈力那麼艱難,煉化也會痛苦。

雪蘿玥和雲絕殤兩人吸收這靈力的時候,只覺得水到渠成,好似吃飯喝水,或者呼吸一樣,他們只需要引導那些靈力就源源不斷的進入他們的身體。

稍加引導煉化,逼出那些不需要的靈氣,剩下的,完全是精純的靈力,很快的,他們便感受到了進階的衝動,這在他們平時修鍊,是不可能這麼快的。

一點點的填壓,進階就好像是雞蛋破殼一樣,簡單,輕鬆,由於此地是密室,加之神女後裔人用秘法建造了這裡,因此,雷罰探查不到這裡。

要不然,雪蘿玥和雲絕殤沒突破一階,就會有雷罰降下來。

很輕易的就突破了第一階,第二階第三階,破階的速度好像吃東西一樣,一份一份的,時間相差不遠。

很快的,雪蘿玥發現自己竟然從初級靈神一舉突破到了初級靈神七階,渾身感受到了無窮的力量。

她微微眨動睫毛,睜開眼睛一看,周圍的環境一片白茫茫的,之前那些人形的靈力全部散開,而對面的雲絕殤絕美的俊臉在霧氣中若隱若現,好似天神一樣。

感受到雪蘿玥的目光,雲絕殤的眼皮子微微動了動,那雙仿若收了整個星空的眸子緩緩睜開,寵溺的眸色從中散發,就這麼溫柔的落在雪蘿玥的身上。

沒有說話,他伸手手,拉著雪蘿玥的雙手,手掌往上一番,兩人對著掌心。

神色一動,雪蘿玥便知道雲絕殤想要做什麼,不由得皺起了眉頭:「絕,我自己來,不用你……..」。

「我現在已經是中級靈神七階,我等你一起突破高級靈神」,此話一出,雪蘿玥愣了好半會。

「高級靈神七階,什麼時候的事情,這麼厲害?」,空幽大陸的靈氣這麼厲害么,足足高了她十多個小階段,怪不得來到這裡,她都看不透他的修為了。

雲絕殤勾唇一笑,風華絕代的臉上露出了令天地黯然失色的笑容:「等我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候,我再悄悄告訴你」。 還悄悄的,還兩個人,他們現在不就是兩個人么,雪蘿玥忍不住翻白眼,卻想起了什麼,小臉微紅,狠狠的瞪了一眼雲絕殤。

「沒個正經!」,這個男神一樣的人,居然會說話調戲她了,可為什麼她覺得甜蜜到爆炸呢?,真的都,都怪他這張令人犯罪的臉。

雲絕殤挑眉:「正經是什麼,我聽不懂」,裝作很無辜的看著雪蘿玥,但那眼神那麼炙熱,溫柔,滿滿的都是愛,都是深情。

雪蘿玥正了正神,不去理會雲絕殤那醉人的笑容:「懶得跟你說」,說完就要收回手繼續煉化靈力,卻發現手收不回了。

緊跟著,她和雲絕殤雙掌相對的那個位置傳來溫熱的力量,無數的靈力朝著她身體湧來。

不止一次,兩人彼此給對方輸送過靈力,因此,似乎彼此都熟悉了對方身體里的靈力,當雲絕殤的靈力輸送過來的,想也不想的,雪蘿玥本身就自動的接收,引導,流淌向身體各個經脈,最後匯聚到丹田處。

無奈的搖頭,嬌嗔的瞪了一眼霸道溫柔的雲絕殤,雪蘿玥緩緩閉上眼睛,自行煉化靈力的同時,毫無防備的接收雲絕殤輸送過來的靈力。

而雲絕殤則是睜開眼睛,溫柔又寵溺的看著對面宛若仙女一樣的女人,神女啊,他的女人居然是神女,還真是不簡單的身份呢。

他作為神女的男人,也要努力了不是,想著,全神貫注的開始煉化靈力,並且輸送給雪蘿玥,即使一心兩用,他的臉還是那麼胸有成竹。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雪蘿玥砸雲絕殤的幫助下,僅僅只用了五個時辰不到的時間,修為再次達到中級靈神六階,還差雲絕殤說的一階。

可雪蘿玥依舊發現自己看不懂雲絕殤的修為,一階之差,她不可能還是感覺不到:「絕你老實告訴我,你修為肯定不止中級七階靈神吧」。

雲絕殤挑眉:「嗯…….高級四階靈神,你也快趕上我了」,這一次,他真的沒有撒謊,但他不會告訴雪蘿玥額是,實力之所以提升這麼快。

那是因為他需要吞併那些小勢力,一招秒敵,威懾他們,讓他們心甘情願的臣服才行,還有,他想她難以入睡的時候,就修鍊。

他告訴自己,只有修鍊變強了,他才可以為她撐起一片天,或者,撕裂空間回去,而其中,他修鍊了饕餮給他的秘笈,實力提升飛速。

但他看過了,這種秘笈好似只適合他,所以便沒有拿給雪蘿玥。

雪蘿玥嘴角微抽,抽回了自己的手,看著周圍變得有些稀薄的靈力,瞪了一眼雲絕殤:「好了,剩下的一起煉化,你只管煉化你自己的,我的男人可是要比我強大才好」。

「好」,雲絕殤勾唇,溫柔一笑,深邃的眸中充滿著對雪蘿玥的寵溺,然後他閉上雙眸開始修鍊起來。

緊跟著,雪蘿玥收收心,兩人再次煉化周圍額靈力,因為修為提升,加之對這種靈力的煉化也有了經驗,兩人的速度變得奇快。

周圍的靈力好似旋風一樣,各自包圍著兩人,但卻安靜的,不會去影響到對方。 另一邊,那族長離開密室之後,便親自找到了在一座巨大院落里的楚墨和陌塵竹等人,解釋了雲絕殤和雪蘿玥現在做的事情。

「哦哦,原來是這樣,爹娘去修鍊提升修為了,大家別擔心,洗洗睡吧,對了,雪雪有點餓,我想吃東西,哥你呢?」。

小雪閃著那雙靈動的眸子,眨巴著看著那族長。

看著酷似他們神女的小雪,族長內心是複雜和驚訝的,更多的是對小雪的喜愛和尊敬,這顯然便是所謂的愛屋及烏吧。

「幾位稍等,我已經吩咐了其他人準備晚飯,等下就送過來了」,其實,今天給雪蘿玥他們安排好了住處之後,這些東西,他就已經派人著手準備了。

在他的話音落下之後,便有人來詢問,是否要開飯,簡直就是瞌睡送枕頭,貼心到不行,連楚墨等人都忍不住驚訝了。

這待遇,簡直就是貴賓以上級別的,而且,除去這些人陌生以外,待在這裡,氣氛還是不錯的,大家每個人的臉上都是善良溫和的笑容。

在外界看管了各種皮笑肉不笑的人,現在看著神女後裔的族人們,楚墨,凌漣晨和紫嫣等人只覺得好像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著族長親自帶領著大家,吩咐並且將飯菜放好之後,微笑的看著小雪小雲眾人:「幾位慢用,我這就不打擾你們了」。

身為族長,這些事情親力親為,不會讓人覺得掉身份,反而給楚墨等人很好的印象,覺得這族長是個平易近人,令人親近的存在。

「族長叔叔,不用急著走啊,我們大家一起吃吧,當然,你要是介意就算了」,小雪眼珠子轉了一下開口道。

話都這麼說,族長怎麼會拒絕一個小孩子,特別是這人還是他們神女的孩子,便大大方方的坐下來:「那我就不客氣了」。

幾口果酒吃下去,碰幾個杯,這族長就開始融入大家的氛圍中,而他們趁機打聽了許多關於雪蘿玥,哦不,關於神女和混沌濁氣的事情,而族長也毫無保留的告訴他。

很顯然的,小雪是故意的,給大家爭取機會,了解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

酒足飯飽,也得到了自己的消息,眾人樂呵呵的把心情大好的族長給送走,走到半路,這族長忽然有點頓悟的感覺。

「我這,是不是好像掉進那個小丫頭的陷阱里去了?」,嘀嘀咕咕的,族長無奈中微笑的嘆了口氣,離開了這裡。

今晚的海島黑熱鬧,但卻很安靜,神女回歸,他們每個人都安心的睡得很香甜,而此刻的雪蘿玥和雲絕殤還在密室中不停歇的靈花靈力。 甜妻每天都在作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