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對於空空兒的陣法,韓易再熟悉不過了,他可是得到了空空兒的真傳啊!

韓易輕輕的繞過一些陣眼,慢慢的在整個祭壇走了一遍。

韓易能看得出來,空空兒在布置這個陣法的時候並沒有太過用心,或許是他太過自信的緣故,根本不會想到會有一個懂得他陣法的人來到這裡,甚至是破解了他的陣法。

韓易微微一笑,也多虧是他沒有將這個陣法設計的太過嚴密,不然自己也不可能從中走出來。

可是,為什麼是空空兒設計這個陣法呢?

空空兒與這個祭壇又有什麼關聯呢?

韓易搞不清楚,不過此時,他卻猜出了一個秘密。

這個地方,或許才是真正的天界!

他雖然現在還不明白是什麼目的,但是這個地方的靈氣顯然要比自己在疆域所在的區域感受到的靈氣濃郁很多。

那個所謂的疆域,很明顯就是有人故意將靈氣灌注進去,就像是自己將靈氣注入九鼎天綱圖之中是一個道理。

這是一個偽造的大世界,那根本就不是天界。

這些人為了自己,竟然動了如此大手筆,偽裝出一個大世界,讓自己深陷其中,竟然誤認為那就是天界,從而安心留下來,等待他們來宰割。

他們的計劃真的是天衣無縫!

只是,他們自己都沒有想到,這個青雲老祖會壞了他們的事情。

可是,既然這個所謂的疆域不是真正的天界,那麼自己遇到的這些人,會不會也是假的呢?

韓易開始驚恐,這真的是太可怕了。

韓易沒想到算計自己的人竟然如此厲害,可是他們既然這麼厲害,直接殺了自己多好,為何要繞這麼大一圈,最終還是給自己機會逃走了呢?

韓易現在想不通,也不敢繼續往下想象。

不過,現在無數的靈氣開始湧入他的身體之中,他要將自己的身體重新洗滌,與此同時,無數的靈氣也湧入九鼎天綱圖之中。

既然有這麼多免費的靈氣,不要白不要。

如果真的推測沒有錯誤的話,這裡就是傳說中的天界。

但是,韓易並不能直接進入其中。

他還得回去,返回那個所謂的疆域。

因為還有一些事情他沒有搞清楚,他不能將水星之主與焚天焱炎火留在那裡。

韓易開始慢慢調整自己的狀態,他的境界遲遲不能前進讓他非常苦惱。

但是經過這一次的洗滌,他的戰鬥力明顯再次有了提升。 甚至天魔刀與封仙劍的品質也有了質的飛躍,這也是一大喜事。

韓易要找到自己的最佳狀態,調整到最強的戰鬥力,然後重新返回疆域。

那個所謂的青雲老祖很明顯就是別人派來殺自己的,雖然是一個強橫的玄仙高手,只是這一環他也出現了背叛。

如果按照這個陣法的擺設,疆域的陣法應該與這邊天界的陣法是相同的。

這個青雲老祖好像也在覬覦這個所謂的煉丹爐,他也在想辦法想要將這個煉丹爐據為己有。

殊不知,這個煉丹爐就是天界與疆域的連接點。

或許這是某一個大人物故意擺設在這裡的。

韓易緩緩的點著頭,這裡竟然出現了天外天!

天上竟然還有天!

自己明明飛升來到了天界,為何卻進入了這個所謂的疆域?

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難道天界的這些大人物竟然可以任意擺布天界規則了?

天界規則乃是整個天界的象徵,即使那些神秘的神君級別的強者都無法改變天界規則。

因為這是整個諸天之中最為強大的神君級別的強者天君創造的規則,這種規則是永遠都無法更改的。

除非你的境界已經達到了天君級別,甚至已經超越了天君,否則這個規則就是宇宙之中最強大的規則。

可是,自己明明已經飛升,卻來到了這個不屬於天界的地方,這已經很說明問題了。

這裡的規則或許真的已經被改變了。

韓易靜氣凝神,他的狀態也在慢慢的達到了極點。

既然出現了一個天外天,或許這就是天界規則的一個漏洞,自己要好好把握。

只是,不知道出現的那些人會不會也是假的。

韓易直接沒入丹爐之中。

他要回去,重新回去找到水星之主,找到焚天焱炎火,一起斬殺這個所謂的青雲老祖。

這個青雲老祖一定還知道其他的事情。

轟!轟!轟!

韓易能夠感覺到,外面的青雲老祖還是沒有放棄轟擊丹爐。

「這難道真的是太上老君的八卦丹爐?」韓易好奇的說道。

其實,他也是在嘲笑,自己怎麼可能有那麼好的運氣,竟然遇到了太上老君的八卦爐?

韓易直接沖丹爐之中沖了出來。

現在的他,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就在他衝出來的那一刻,無數的火焰直接在整個空間燃燒起來。

韓易既然已經在另一個祭壇之中將所有的陣法全部都摸清楚了,他的逃跑路線自然也就定好了。

所以,他要在最短的時間裡,逃出這個密閉的空間。

在青雲老祖來不及反應的時刻,逃離這裡。

轟!轟!轟!

青雲老祖或許也沒有想到韓易會突然從丹爐之中衝出來,他想要阻止的瞬間,無數火焰衝出來,他匆忙之間躲避,但是韓易的身影卻已經彈射出去。

韓易原本沒有摸清楚陣法的機關之前,無法在短時間內逃離,但是現在路線都已經定好了,都已經在他的心中,他現在想要逃離,只是需要一個機會。

機會都是自己創造出來的,所以韓易祭出焚天焱炎火留給他的所有火種。

這可是焚天焱炎火的本命火種,韓易直接將其全部祭出來。

他不能有任何保留,他不能讓這個青雲老祖抓住任何可以抓住自己的機會。

轟!轟!轟!

韓易直接從陣法之中逃了出來。

他的速度非常快,但是他知道,這些火種阻隔玄仙級別的高手,也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

幾個呼吸的時間已經足夠了。

「快走!」

就在他跑出來的那個瞬間,他能清晰的感覺到,現在水星之主並沒有離開。

他還在這裡等待韓易。

「怎麼了?」水星之主瞬間彈射出去。

韓易的話他不會有任何的質疑,他在逃走的時刻才去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

「不要問那麼多!有高手!」韓易激動的說道。

砰!砰!砰!

青雲老祖也追了出來。

那幾個呼吸的阻礙讓他非常惱火。

他算計了這麼長時間都沒有斬殺韓易,這已經讓他感覺自己的尊嚴受到了幾大的挑戰。

這可是那個大人物交給他的任務啊,他如果完不成,自己的生命恐怕也就不復存在了。

他必須殺掉韓易,這樣才能保住自己的生命。

水星之主聽了韓易的話之後,頓時,無數的火焰從他的身體之中衝出來。

這不僅僅是屏障的問題了,整個峽谷開始滿布著無數的潮水。

這裡真的成了一個大峽谷。

韓易與水星之主的身體直接沒入水中,消失不見。

水星之主的水龍珠之中可是蘊藏著一個水星大世界,蘊含著的是一個水的海洋。

充滿這個狹小的峽谷,只是九牛一毛罷了。

轟!轟!轟!

青雲老祖不停的開始轟擊這個水面,但是這裡的水越來越多,根本轟擊不完。

韓易與水星之主早就放棄了這些水,靜靜的在水中躲藏著,他們也在尋找機會逃離這裡,返回青雲門之中。

韓易現在正在溝通蓮花老祖以及青雲門門主青烈。

這個所謂的青雲老祖顯然有很多古怪,韓易急需要確認他的身份。

如果將青烈找來,他不認識青雲老祖,那個時候或許才能證明這些人的身份是否是假的。

轟!轟!轟!

青雲老祖還是在不停的攻擊。

韓易無奈的看著水星之主,兩個人根本不敢有任何交流,只能用眼神交流。

這個青雲老祖真的是一個非常執著的人,換做是韓易的話,他一定早就離開了。

他可沒有這麼好的耐心在這裡慢慢的尋找。

或者,韓易早就隱藏起來,等待敵人自己露出頭了。

可是,青雲老祖彷彿是個急性子,他根本無法隱藏,直接在水面不停的轟擊,沿著一個方向,一點也不放過。

總裁霸愛之媽咪快逃 韓易內心在想,如果一直到盡頭,青雲老祖的法力消耗也一定很多吧。

那個時候,自己與水星之主聯手,或許也能抗衡這個青雲老祖吧。

蓮花聖祖與青烈第一時間感受到了韓易的危險。 青烈不知道韓易為什麼會發出危險信號。

蓮花聖祖與青林也急忙沖了上來。

「你們也收到了?」青烈看著蓮花聖祖。

即使他非常想殺了青林,但是有蓮花聖祖在,他根本無法下手。

「是的!到底是怎麼回事?」蓮花聖祖有些不解的看著青烈。

「我也不清楚!他們好像是在後山的峽谷之中!」青烈急切的向著後山奔去。

青林的眼神非常迷離,這個峽谷乃是他誕生的地方。

他就是從峽谷之中誕生,然後被青雲老祖發現收為弟子的。

這就是他的誕生地,其中有些事情,他都無法言語。

反正,自從他被青雲老祖從這個地方帶走之後,他便沒有回去過。

青雲老祖也不允許自己的弟子再次來到這個地方。

「這裡可是禁地!」青烈冷冷的說道。

「這個地反處處透漏出神秘!」 農家嬌女每天都想鹹魚翻身 蓮花聖祖緩緩的說道。

「青雲老祖還活著嗎?」青林突然問道。

「你問這個幹什麼?」青烈謹慎的看著青林。

「我只是想問問,韓易遇到的敵人會不會是師父他老人家。」青林微微搖頭。

「當然不是!當年師父已經作古,我親自將他的屍骨封印起來的。」青烈非常堅定的說道。

「但願如此吧。」青林緩緩的說道。

青林乃是一個靈魂體,對氣息的敏感程度要比青烈強很多,他從中找到了青雲老祖的一些氣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