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件事一宣布,大家就不再是感到突然了,簡直是炸開了鍋了!

眾徒弟臉色紛紛大變,有高興的,有不服氣的,但一個個不敢彼此討論。

畢竟,關門弟子之事,非同小可,必定是師父鄭重其事之下做出的決定。

此刻,張偉不動聲色地坐在座位上,靜靜地觀察著眾人。

張偉發現,現在的總教習朝風,表情略有訝異,隨即又消失了!

看來他的內心裡是起了一些波瀾的。

張偉猜測,這朝風的心裡肯定很奇怪,這老七一介人族,為何能夠得師父如此抬愛,竟然能夠成為關門弟子?

幾秒鐘之後,老六文不凡第一個舉起了酒杯,高興地向張偉敬酒。

作為張偉的好兄弟,他今天是為張偉真心感到高興。

但並不感到十分奇怪,因為平陽道一役,張偉能夠消滅賈章煒部一百五十多小刀盟人,又能夠滅了萬獸王那個武聖級的強大高手,足見張偉是一個有著大智慧的武者,戰鬥經驗肯定非常豐富,而且必定有許多神奇殺招。

文不凡雖然沒有親眼看到張偉是怎麼解決那些人的,但是他從結果上,完全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

如此一個高人,能夠成為帝師的關門弟子,文不凡覺得,這不是偶然!

因為別人看不出張偉的高強,帝師慧眼如炬,還能不識英才嗎?

文不凡向張偉敬酒道:「七師弟,恭喜你成為師父的關門弟子!以後戰龍堂再收弟子……」

他說完看了一眼現任總教習朝風——因為只有教習才可以收徒。

文不凡然後接著說道:「那就是戰龍堂的徒子了,而我們就都成了新弟子的師叔了,是你讓我們這麼快就都長了一個輩分了,哈哈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呵……文師兄見笑了!」張偉回酒道。

……

後面,老二渡梟子也開始敬酒了。

他跟張偉也有過一次交流,感覺還不錯。

「真沒想到,師父居然收你做關門弟子了,哎呀,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看來我以前還是低估你的能力了,今後要對這小師弟刮目相看、重新審視啦,哈哈哈哈哈……」

「過獎,過獎!」張偉敬酒道。

……

總教習瘋子朝風現在也站了起來,舉起了酒杯。

雖然,他前面還並不以為張偉有多大能耐,但是現在既然師父都把張偉立為了關門弟子,朝風覺得也應該對張偉多多留意一下了。用渡梟子的話說,就是「刮目相看,重新審視」了。

究竟是這七師弟智慧過人?還是師父出於政治資源上的考量?

朝風暫未可知。

因為這第三件事情,在昨晚的時候,帝師龍在天可並沒有透露半個字。

「恭喜你成為師父的關門弟子!希望你勤加修鍊,用功練武,不負師父厚望!」瘋子朝風說道。

這大師兄現在升任了總教習,這說話風格就是不一樣,真是一秒就變領導了。

「多謝總教習的諄諄教誨,師弟定當謹記在心!」

張偉說罷,仰頭喝乾,心中對於這個一閉關就是十年的大師兄、現在的總教習,還是充滿了敬佩之情的!

……

「師父!弟子斗膽,想請您收回成命!」

此時,老三葉落無塵站了起來,突然發難道。

這真是一語驚四座!

全場頓時都鴉雀無聲了!

只見老三葉落無塵根本就不屑看一眼張偉,直接面向了帝師龍在天,拱手拜了拜,然後開始講解他的道理。

「師父啊,您是奪命變九重高手,文治武功都是巔峰,勇猛雄壯,威武剛強,在目前帝師學堂仍在發展之期,各諸侯國其他武林豪強門派紛爭不斷,並時刻環伺覬覦我帝都的帝師學堂一派。在此危機四伏之際,您實在不應該就此止步、停止收徒啊!……萬望師父三思!萬望師父您收回成命!」

「我不收直傳弟子,不代表我不可以收再傳弟子啊!你們幫我多收徒孫,不正好能發揮你們的光芒嗎?」龍在天微笑著說道,並沒有因為葉落無塵的犯言直諫而憤怒。

老三依舊固執己見道:「可是,師父,這老七……哼,區區人族而已!師父您怎麼把他收為關門弟子?」 龍在天有點不悅了,臉上泛出了些許寒冷之色。

他嘴角微微一撇,反問道:「人族怎麼了?問天堂的黃教習也是人族,人家現在不也照樣是奪命變的高手?」

「師父,可是——」

老三依舊強辯道:「您是我們獸族人啊,您收一個人族做關門弟子,這事要是傳出去,豈不是讓其他武堂笑話?我戰龍堂的榮耀勢必將毀於一旦,我帝師學堂的榮耀也將不復存在……」

老三越說越激動了!

這下,龍在天是真不高興了!

「榮耀?難道說整個戰龍堂的榮耀,帝師學堂的榮耀,就因為我收了一個人族關門弟子而就此崩塌?難道你們就都支撐不起這榮耀了?那我還要你們有何用?!」

帝師怒了!

「弟子有罪!弟子萬死!」

老三葉落無塵嚇得當即跪倒!

再也不敢有任何怨言!

……

這自始至終整個過程,總教習朝風沒插一句嘴,其實,他原本是可以插上一句來打斷喝止老三的,但是他沒有。

因為他不知道張偉究竟有多大能耐,所以,他要察言觀色,他要看看帝師對張偉的態度究竟是怎樣的。

現在,他看清楚了。

師父龍在天的態度已經完全說明了,師父是有多疼愛這個關門弟子!真是護犢心切,誰都無法更改啊!

「啪!」

總教習猛拍了一下桌子,斥責葉落無塵道:「葉師弟,你好大的膽子!竟敢質疑師父的決定!關門弟子的確定,必然是慎之又慎的,何須你來提醒師父?何須你來對師父指手畫腳?!自即日起,罰你回你的園子,閉門思過一年!不得出園門半步!若有違背,即刻給我滾出帝師學堂,滾出飛龍山!」

「是!多謝總教習責罰!多謝師父寬宥!」葉落無塵現在也只能認栽。

……

過了些許時間,大家都閑下來了,精神也放鬆了。

反正師父要介紹的人也介紹了,要宣布的事也宣布了,正事都結束了,所以這個時候實際上已經處於了一個自由交流的環節——

老二離朝風最近,正在攛掇著想讓朝風露兩手給大家看看。

老三一個人在那靜靜地聽著朝風跟老二說話,再不敢高調地支持這個、反對那個了。

老六文不凡則興緻勃勃地一會兒附和著老二的話,一會兒又向張偉敬酒。

帝師則坐在席上閉目養神,任由下面眾弟子閑談交流。

張偉見這時機不錯,決定著手處理個人的小私事兒了——

即與那手掌印跡有關之事。

之前小白獻計了,也挺靠譜,但是,計策的方向不錯,可是處理上有點難度。

而自己在用盡了包括敷金瘡葯、運氣療傷等各種方法之後,都沒能抹掉印跡,之後自己終於想到了一個可以實施的方法。

本來是正要跟小白和小太歲說的。

結果,師父這邊的鐘聲響了,被打斷了,所以沒有說。

現在,說是不用說了,直接付諸行動就行了。

於是,張偉借著向文不凡敬酒並交流武功的由頭,很自然地走到了文不凡的席案前。

「來,六師兄,我來親自給你倒酒!小弟初來乍到不久,學藝不精,天資駑鈍,以後還望你們各位師兄多多關照啊!」張偉說著,就要拿起文不凡的酒壺。

「關照不敢當,互相學習,共同進步吧!」文不凡客氣地笑道。

原本他還想自己倒酒,但是在張偉堅持要親自倒酒的情況下,只得恭敬不如從命了。

張偉便一手倒酒,另一隻手似有意若無意地攤在了文不凡的席案之下。

文不凡低頭瞥了一眼,看到張偉攤開的那個手掌上紅色的印跡,眉頭稍稍那麼一皺,隨即舒緩,似乎已經意識張偉有話要說,且與這紅色印跡有關了。

畢竟文不凡也知道張偉的這個紅色印跡是個不小的隱患,必須儘快消除,否則這幾日,也許就在今天,就有可能遭遇裂天堂干天龍過來查問。

「小弟是人族,不曉你們獸族武功,尤其是你這神龍後人的功夫。我有個提議,喝完這杯,讓我來領教一下你的高招如何?」說完,張偉低聲含糊地提示了一句「划花了它」,然後接著以正常音調道:「比劃比劃吧!懇請賜教,不要推卸哦!」

說完,張偉便兩眼有神地看著文不凡。

文不凡微笑著點了點頭,伸手在席案下將張偉的那隻帶有紅色印跡的手掌合上,又輕輕地按了一下,算是給了一個回應,然後說道:「賜教不敢當,應該是切磋!哈哈哈哈哈哈……」

「好,先同飲此杯!」張偉仰脖子一口氣喝乾。

文不凡這時候站了起來,向總教習朝風和帝師學堂掌門人龍在天請示了一下要與張偉在席上切磋之要求。

龍在天和朝風都欣然同意。

張偉於是拿起了一個文不凡席案上的一個陶瓷茶杯,說道:「在這個杯子落地之前,咱倆就來定勝負,如何?」

「好!」文不凡隨即會意道。

於是,張偉和文不凡相對而立,張偉在二人中間將茶杯高高拋起。

隨後兩人立即站到了一起,叭叭叭,迅速比劃了幾招,但都未使出全力,只是意思意思,醉翁之意不在酒。

茶杯落地,不過是一兩秒的時間。

但雖然如此,在這滿堂都是武帝道起步的高手之中,就這一兩秒,也足以看出二人的功夫孰強孰劣了。

就在那茶杯落在二人面前的時候,張偉眼睛神光電轉,精光大熾,猛地一掌將這茶杯推向文不凡。

而文不凡也緊皺眉頭,兩眼精光暴射,抓住這短暫而寶貴的時刻,及時地一拳轟向這個茶杯。

「啪!」

茶杯應聲而碎,被文不凡的拳頭和張偉的手掌轟碎,而兩人正好是拳掌相抵!

在這拳掌之間,正好夾了茶杯的碎片。

此時,剩下的那些茶杯碎片方才落地。

兩人一個收拳,一個收掌,彼此拱手抱拳,互道:「承讓承讓!」

然後各自回席就座。

這一場切磋,可以說是打了個平手!

在場所有人看著都微笑鼓掌。

至此,張偉內心終於放下了一個大石頭!

因為手掌已經被碎片划傷了,劃出了血…… 不過,雖然受傷,但是張偉表現得依舊淡定從容,好像個沒事人似的。

但是在場所有人畢竟都是高手,誰都看出了他們二人的手其實都受了點皮外傷。

一個是拳面,一個是掌心。

只是,此等小傷,不值一提!

大家都是練武中人,平時破個皮,留點血,算不得什麼。

雖說比武切磋一般都是點到為止,但是點到為止不可能一點傷都不會出現。

只不過都是無傷大礙的小傷罷了。

這一點,張偉和文不凡心裡自然是十分清楚。

所以並未就此誇張地說什麼「哎呀,我的手」啥的,若真要是那樣,反倒顯得太過嬌氣!太過做作!甚至會被懷疑是有意而為之了。

反正,只要讓大家知道,今天這二人手上受了傷,就行了。

大家心知肚明,只是懶得說。

……

過了一會,瘋子朝風終於架不住渡梟子的盛情,在席間一人即興展現一套拳法。

「好吧,我就隨便打幾拳吧,見笑了!」 早安,錦鯉菇涼 他說道。

說著,他也以拋杯時間為準。

只不過,他沒有像張偉那樣拋一個好瓷杯,而是將就著張偉和文不凡轟碎的那個瓷杯碎片。

但見他猛地一跺腳!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