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氣氛凝固起來,火藥味越來越濃。

「是不是昨天沒罵夠,今天還想接著來是不?啊,狗比!」

方銘擼起袖子,準備大幹一場。

但這時,大作死系統卻是慫了!

「咱們別吵了,先停戰好不好,你現在的作死值只剩下了十點,一旦消耗完,你就會魂飛魄散,而我也會自動解除智能,我們兩個現在是一根繩上的螞蚱,生命息息相關啊!」

「我們應該攜手共進,在這異界闖出一條花樣作死之路,怎麼能夠自相殘殺!」

「我們來簽一份停戰協議吧!為我們友誼的做個見證!」

滾你丫的友誼見證,罵我的時候怎麼不說友誼啊!

方銘面色古怪,原本以為要跟系統幹上一場,但它竟然慫了!

不過這內容卻是讓方銘心中一驚。

魂飛魄散,那豈不是回不到地球上了。

好吧!既來之則安之,就先跟這狗比簽一份停戰協議,自己要回去,還得靠它!

方銘臉上陰沉不定,過了好一會兒才穩定情緒,心中考慮一番,覺得大作死系統的提議不錯。

養個權相做夫君 「好吧!就依你所言!」

不過畢竟是狗比系統慫了,自己可不能掉價,於是裝著高冷說道。

「哼!」

大作死系統悶哼一聲,氣不打一處來,但為了能夠活著,也只能壓下心中情緒。

心想:日後一定要找個機會陰這辣雞一把!

大作死系統瞬間擬好了一份協議傳輸到秦明大腦之中。

方銘只覺目光一閃,眼中就出現一份電子光幕,上面寫著幾行文字。

「吆喝,狗比,這是你弄得,還挺厲害的嗎?快告訴我是怎麼做到的!」

方銘看了一眼,頓感新奇,地球上可沒有這玩意?

話鋒一轉,就想讓大作死系統教給他。

但等了好一會兒,也沒見大作死系統迴音。

這差點讓方銘以為狗比系統死了!

殊不知大作死系統正躲在方銘腦海角落,狠狠的罵著方銘。

「你才死了!你才死了……」

方銘又等了一會,系統依舊沒有回答,為了保持自己的面子,方銘也不便問。

只能無奈的看起了協議!

……

關於大作死系統與其宿主和睦相處協議!

第一條:今後宿主不得欺負系統大人,要和顏悅色的面對系統大人。

第二條:宿主與系統大人生命鏈接在一起,任何一方死亡都會引起雙殺,所以從今日起,宿主要與系統大人攜手共進,不得懈怠!

第三條:若是宿主同意以上條例,系統大人將全力輔佐宿主成為異界作死之王(此處簡稱為作王,又名逼王!)

宿主_______

方銘:「……」

卧槽,這他娘的簡直就是霸王條款啊!

方銘心中一陣無語,這狗比系統竟然如此自戀,還敢自稱系統大人。

不行,必須讓他改過來,若是這次讓他開了先例,日後豈不是要上天。

不能給他蹬鼻子上臉的機會!

方銘臉色一變,生氣無比! 「啊!」

一陣尖叫響起,星舞猛地睜開雙眼,瞳孔驟然一縮。

一個巴掌離她的臉僅有0.01厘米,力量5,速度10,角度3。

區區一個凡人也敢扇她耳光?

星舞心中冷笑,她堂堂修真界第一女妖孽天才,身兼九品煉藥師,和九品煉器師,區區一個弱到掉渣的巴掌,又怎會閃不掉?

開玩笑!

她現在去洗個澡,吃個面,剔個牙回來都能輕鬆躲開。

「我……」

閃字還沒說,啪的一聲,全場安靜。

星舞O著嘴,瞪大雙眼,保持一個甩頭的動作,左臉漸漸浮起了一個五指印。

「娘娘腔,下次再讓我看見你親近我們的夜少,就不是一巴掌的事情了。」樣子秀麗,卻此刻猙獰的李艷紅叉著腰,一臉的鄙夷。

她們的校草男神夜少,是多麼的聖潔不可侵犯,怎能被一個娘娘腔給玷污。

此時,星舞已經顧不上這突如其來的數落,內心是一片凌亂。

真是嗶了狗!

我的身體怎麼變得這麼弱,我不是金剛不壞之身嗎?怎麼動作完全跟不上思維,還有……

星舞僵硬地回過頭來,掃了眼四周,這些都是什麼人?

一個個不僅穿著同樣的奇怪服裝,還都一臉稚嫩啊!

哦,對了!

我原本是在煉製九品渡劫丹,最後關頭炸爐了,然後重新睜眼就出現在這裡……

一個可怕的猜想,如雷霆電閃,劃過心頭。

我,特么的穿越了。

「喂,說話!你別以為發獃就沒事啊。」李艷紅一手叉著腰,一手指著呆若木雞的星舞罵罵咧咧,「從現在開始,你必須和夜少保持兩百米的距離,聽到沒?」

對此,周圍的學生是見怪不怪,畢竟星舞像這樣被李艷紅欺負已經快要成為日常了,他們心有憐憫,也不敢多管閑事,否則只會成為下一個星舞。

星舞看著一臉猙獰的李艷紅,雙眸寒光一閃,剛想教訓這個膽敢冒犯自己的女人,忽然一股信息洪流在腦海中爆發,劇烈的疼痛讓她雙手捂住腦袋,疼得弓起了身體。

「哎呀,還敢無視我,姐妹們,給我教訓他!」

見星舞突然捂住頭,弓起了身,直接無視她,李艷紅頓時氣炸了。

作為鈴蘭一中,夜少粉絲後援會的會長,驕傲的她絕不允許這個廢物,兼娘娘腔無視自己的威嚴。

幾個女生上來,對著孱弱的星舞,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長生十萬年 哇靠!趁我病,要我命啊!

她現在的身體脆弱得像泡沫,一戳就破,再加上頭疼欲裂,根本就無法還擊。

還有,這些女生出手不分輕重,秉著打壞了找艷紅姐的宗旨,完全是不顧她的死活啊。

在修真界,穿越到另外的世界很正常。

但是,別人穿越威風八面,到了她穿越,一上來就挨了個耳光,又被圍毆,也是沒誰了!

哎哎,別打臉啊!

哇,別抓頭髮!

那個死胖妞,我知道你胸大,體型也大,但能別用小錘錘捶我胸口嗎?都要錘扁了都。

幾個女生的婆娘拳,一個接一個,不分輕重地錘過來,將星舞的怒火徹底引爆。

去你大爺的!

我是星舞!

是星魂大陸最傳奇的存在!

一群螻蟻也敢動我!

找死!

星舞強忍著頭疼,猛地抬起頭來,如刀芒般的目光,掃過這些毆打自己的女生。

頓時,她們的心咯噔了下,對上星舞的那一雙凌厲,猶如野獸般狠戾的眸子,內心莫名湧出一股寒意。 星舞眯著雙眸,緩緩地站了起來。

人,還是那個人,但眼神和氣勢在這一刻全變了。

她隨意地整理了下衣服,姿態從容地往教室門口走去。

「你,你不能走!」

「滾!」

星舞一個回首,伴隨一聲低喝,李艷紅渾身一顫,再次對上那雙可怕的眸子。

一時間,她竟然錯覺被來自地獄的惡鬼盯上,渾身止不住地顫抖起來。

緊接著,她們就這麼驚懼地看著星舞走出了教室。

「星舞同學是怎麼了?」

「不清楚,但你覺不覺得,剛才的他…好帥!」

「是啊!我也覺得!那眼神,簡直不要太犀利了。不過,他不是娘娘腔嗎?怎麼會有這樣犀利的眼神?」

回想那凌厲的眼神,挺直的腰桿,爆發出來的狂傲氣勢,震懾了李艷紅一行人,簡直帥炸了。

他們都以為這次星舞又要挨揍一頓,跪地求饒,誰知道最後發生了大逆轉。

曾經的懦弱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狂傲霸氣。

先不說女生,就連男生也被剛才霸氣的星舞帥了一臉。

「紅姐,要追嗎?」

「嘁,差不多要上課了,我,我們暫時放他一馬!」李艷紅嘴裡說著,心裡其實慌得要死。

剛才是見鬼了,還是怎麼著?

星舞就像變了一個人,尤其是那可怕的眼神,如惡魔降世,實在太可怕了。

不能慌!李艷紅咬了咬牙,相信這個傢伙也是被逼急了,才會爆發一下,實質上還是那個懦弱的娘娘腔。

……

從教室里出來,星舞循著腦海中散亂的記憶,鬼使神差地來到了…女廁。

她趴在洗手盤上,扭開水閥,往臉上潑了幾次水,腦袋似乎清醒了不少,也不那麼疼了。

星舞看著鏡子裡面,臉色蒼白,上面有幾塊淤青的自己,眸中閃爍著滲人的寒意。

在修真界,從來都是她欺負別人,沒人可以欺負她。

但穿越過來,竟然開了個史無前例的頭炮。

先是莫名其妙地挨了個耳光,再者是一頓毆打。

只是,誰讓她這個身體弱得像個泡沫,再加上突如其來的頭疼欲裂,否則那些對自己動手的女人,估計會被她揍得懷疑人生。

「這張臉長得倒是很妖孽。」

這是她唯一感到欣慰的地方,卻是和原來的自己不相上下。

微濕的發梢,隨意地貼著白皙的俏臉,有一種凌亂美,慵懶的雙眸,或許換了一個靈魂原因,竟透出一股逼人的英氣。

嘴角勾了勾,一抹邪魅的微笑綻放,讓人目眩神迷。

也難怪,她這個身體女扮男裝這麼多年都沒被發現。

這張臉,絕對是男女通殺的妖孽啊。

只可惜,這個身體本來的主人太懦弱,以一個男生的角度,自然就是個娘娘腔,讓很多人看她不順眼。

星舞下意識地抓了抓胸,難怪剛才覺著勒得難受,原來是束了胸,不過就算束了胸,還是挺有料的。

從那些信息洪流中,星舞繼承了原來身體主人的記憶。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