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當然,只要有一種可能,白洛奇都會全力嘗試,但眼下因為這森林十分危險,而想要完成靈力聯通,又需要時間和精力,所以,白洛奇也只能先將藍靈玄石收起,再作打算。

休息了一個時辰后,白洛奇和三獸繼續上路,繼續穿越森林,慢慢接近萬獸葬地的外圍。

之後的路程,也愈加兇險,而越接近萬獸葬地,這遇上的野生御靈獸也越來越強,三星三級的御靈獸也變得十分普遍,甚至偶爾還能見到接近四星級實力的野生御靈獸,相當駭人!

所以,白洛奇也基本上都是小心翼翼的前進,避免遇上成群的野生御靈獸,或是接近四星級的野生御靈獸。

一天之後,白洛奇終於見到眼前的林木變得逐漸稀疏起來,而且原本黯淡的光線也逐漸恢復,頭頂上甚至有隱約的光束射下,似乎馬上就要達到森林的盡頭。

轟隆隆!

驀地,白洛奇聽到左側傳來十分強烈的震地聲,這時,圍在他身邊的三獸似乎如臨大敵般,全部發出警惕的叫聲。

白洛奇目光一凝,這一路過來,能讓三獸如此聞風變色的情況還沒有過,哪怕是遇上那些接近四星級的野生御靈獸,也都沒有如此過。

但還沒等白洛奇反應過來,突然,一道巨影就從林木之間穿行而來,看似笨重的三四米高的巨大身形,好似坦克般讓地面隆隆震動,同時,強烈的氣息也令方圓百米內的那些三星三級野生御靈獸聞風變色,以最快的速度四竄而逃。

白洛奇定睛一看,也是頓時神色驚變,因為眼前這巨影,赫然是一隻四星三級的野生御靈獸,長著三頭四臂,體形看起來有點像熊,但身前身後有一層厚厚的甲殼,就猶如穿著龜殼的巨熊。

「天甲龜熊!」白洛奇立刻從鑒獸訣中找到了這隻四星三級的野生御靈獸的資料。

這天甲龜熊和巨像人很像,都屬於不常見的野生御靈獸,而且最高星級資質也有五星級,長居在茂密隱蔽的森林之中。但比脾氣暴躁,橫行霸道的巨像人,這天甲龜熊可就溫順的多,而且還是食草類,通常情況下,只要不被激怒的話,這天甲龜熊是不會主動襲擊。

當然,以天甲龜熊這四星級的資質,在這森林中也沒有什麼野生御靈獸敢招惹它的,哪怕是同星同級的巨像人都未必願意和天甲龜熊交手。因為天甲龜熊可是以出色的防禦力而得名,攻擊再兇猛的野生御靈獸,都難以攻破它的那身可謂是無堅不摧,水火難侵的甲殼。

儘管知道這天甲龜熊十分溫順,沒有攻擊性,但白洛奇也不敢多待片刻,免得夜長夢多。因為之前他唯一遇到過的四星級野生御靈獸,就是那次被七霞麒麟王陷害,險些成了其腹中食的靈噬魔蟒,所以,他也知道這四星級的野生御靈獸,都絕非善類。

畢竟,這三星三級與四星三級的一星級差距,那可就是天壤之別!

這三星三級的野生御靈獸,最強就不過相當於天宗初階的御靈者實力,但四星三級的野生御靈獸,至少都相當於天宗級三四級的御靈者實力,這差距可是不一般的大。

由此可見,這四星三級的野生御靈獸,哪怕對天宗級的御靈者來說,都是非常難以對付的,更何況白洛奇現在離天宗級還有點距離! 白洛奇非常明智的迅速帶著三獸繼續繞行前進,由於森林無邊無際,就算帝尊、霸聖級別的人物都沒有走穿過,他更加不可能,以他最早定下的計劃,就是穿過面前的那一片林木后,就準備回去。不過穿過樹林之後,終於猶如重見天日一般,但眼前所出現的景象卻又令他感到十分震驚。

只見眼前目及之處,一片荒涼,各種各樣,大大小小的御靈獸的殘屍斷骨,隨地可見,這場面只能用驚駭來形容,而一些形似烏鴉,但稍微大一點的御靈獸,正在享受著似乎剛死不久的一隻野生御靈獸的屍體,四周散落著一些血淋淋的殘肉與內臟,令人作嘔!

「這就是萬獸葬地嗎?」白洛奇舉目遠眺,放眼看去,就見這獸骨地帶之後,同樣能看到一處處的茂密叢林,以及谷地,河流,還有山丘等等,整個地貌顯得十分奇特。

遠方的天空中能隱約見到一些正在飛行的野生御靈獸,但看起來都極為危險。

不過,白洛奇知道眼前所看到的恐怕還是這萬獸葬地的冰山一角,據說這萬獸葬地非常的大,神秘莫測。

但是這隨處可見的野生御靈獸的屍骨,就足以見到這萬獸葬地的恐怖,而且現在他所在的位置,還只是在萬獸葬地的邊緣地帶。

這時,白洛奇已經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某些角落傳來的危險氣息,比在森林時所感受到的還要更加強烈。

儘管白洛奇已經有心裡準備,但是,此刻的他都不免打起了退堂鼓,因為這萬獸葬地可能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危險很多。

驀地,突然間一陣震吼響起,白洛奇忽然就覺得一道矯捷的身影竄到了他與三獸的面前,定睛一看,就見一隻半人多高的鴨嘴獸鼠,呲牙咧嘴地瞪著它們,身上的氣息並不強,頂多也就是三星二級。

白洛奇見狀,也並沒有太在意,在他看來這隻野生御靈獸可能是從森林裡跑到這裡來的,所以,就對龍不像和龍赤示意了一下。

龍不像和龍赤馬上一躍上前,準備好好蹂躪一下這隻鴨嘴獸鼠的時候,最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但見那隻鴨嘴獸鼠,突然變得極為面目猙獰起來,緊接著,整個身體就猶如吹氣球般鼓脹起來,原本短小的四肢,一下子變得修長起來,健壯有力,原本三星二級的氣息一下子就變成了四星三級,直接進化成了鴨嘴暴走鼠。

「這萬獸葬地的野生御靈居然還會扮豬吃老虎?」白洛奇雙目一瞪,就在此時,他見到不遠處似乎又有幾道身影奔襲而來。

白洛奇立刻明白這可能是個陷阱,見勢不妙之下,他立刻叫回龍不像和龍赤,這三十六計走為上計,立刻帶著三獸急忙朝一個方向撤離。

本來白洛奇是打算帶著三獸撤回森林的,但是,那隻鴨嘴暴走鼠似乎早就有所預料,提前堵截住了他們的路線。

這時,果然又有幾隻鴨嘴暴走鼠追了上來。

白洛奇逼不得已之下,只能帶著三獸往其他方向撤去。

那些鴨嘴暴走鼠自然不會讓自己的獵物就這麼溜走,所以,在後面一路疾追。

就這樣,白洛奇和三獸沿著萬獸葬地的邊緣,玩命狂奔,而幾隻鴨嘴暴走鼠則在後面全力追趕。

整整跑了半個時辰,直到白洛奇帶著三獸衝進一片棕樹林后,這追來的幾隻鴨嘴暴走獸突然就在棕樹林外頭停了下來,隨後,在棕樹林外徘徊了一會,才紛紛轉身離去。

白洛奇見鴨嘴暴走獸居然就這麼離開了,立刻鬆了一口氣,同時心裡也覺得十分奇怪,為什麼那幾隻鴨嘴暴走鼠突然追到這棕樹林后,就不再追進來了,像是在顧及什麼似的!

但很快的,頭頂上空忽然出現的一道黑影給了白洛奇解釋。

白洛奇只見頭上一陣遮天蔽日,抬頭一看,登時嚇了一跳,因為就見一隻猶如蝙蝠般扇動著兩對肉翼,身軀猶如蜈蚣般細長的野生御靈獸,正慢慢掠過棕樹林的上空,面朝棕樹林的深處,竟然散發著四星四級的氣息,籠罩四野,也難怪那些鴨嘴暴走鼠會有所顧忌了。

「這應該是四翼斷足龍。」白洛奇從鑒獸訣中找出了相符的描述。

這四翼斷足龍乃是龍與戰獸雜交的後裔,但除了飛行能力,並沒有遺傳太多龍的基因,算是非常低等的混血兒。儘管如此,對於四星級以下的野生御靈獸來說,這四翼斷足龍就是個非常可怕的對手。

這時,白洛奇注意到這隻四翼斷足龍並沒有察覺到他和三獸的存在,所以,也不敢輕舉妄動,靜觀其變。

但就在此時,七霞麒麟王突然蠢蠢欲動起來,似乎是發現了什麼。驀地,忽然就隱身起來,往棕樹林裡面飛奔而去。

白洛奇見狀,臉色一變,想要阻止,但見七霞麒麟王卻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此刻,白洛奇發現飛在頭頂上的那隻四翼斷足龍,也開始朝棕樹林深處移動,也像是被什麼吸引似的,他眉宇不由一簇,雖然他知道這棕樹林裡頭一定十分危險,但是他總不可能撇下七霞麒麟王不管。

猶豫之下,白洛奇立刻就帶著龍不像和龍赤,也跟著小心翼翼的追了進去,跟著頭頂上的四翼斷足龍穿梭在棕樹林中。

沒過多久的功夫,白洛奇就發現它們進入了一處被棕樹林包圍起來的,怪石嶙峋的山谷之中。

白洛奇抬頭看了一眼那隻四翼斷足龍,就見起此刻也停了下來,他立刻帶著龍不像和龍赤躲到兩塊巨石的風險之間,而那四翼斷足龍正在半空中盤旋,像是在等待著什麼。

這時,白洛奇突然聽到一陣叫聲,順聲看去,就見七霞麒麟王突然現身在右側的一塊巨石上,緊接著,就往巨石的一側跳了下去。

「這個饞鬼到底在玩什麼?」白洛奇雙眉皺成川字,立刻對身旁兩獸示意了一下,讓它們藏好后,他便朝七霞麒麟王的方向,潛伏而去,同時,還要提防被頭頂上那隻四翼斷足龍發現。

因為要是被這隻四星四級的四翼斷足龍發現,那後果可想而知! 在一堆巨大的怪石之間潛伏前進之後,白洛奇總算到了七霞麒麟王跳下那個位置,但七霞麒麟王又不見蹤影了,但繞過巨石,探頭看去之後,眼前的景象著實讓他驚愣了一下。

但見眼前不遠處有一座幾米高的冰窟,結滿了閃爍著光澤的冰晶,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格外耀眼,不過冰窟並不深,可以見到冰窟裡面似乎有一道龐然的身影在晃動,就算隔著二三十米的距離,白洛奇都能清晰感覺受到的那龐大身影所散發出的驚人而強烈的氣息,比他頭頂上的那隻四星四級的四翼斷足龍有過之而無不及,看來應該是個極為厲害的野生御靈獸。

另外,白洛奇還感覺到冰窟裡面還傳來異常強烈的靈息,應該是由什麼奇珍異寶散發出來的,他唯一感受過如此靈息的一次,就是在靈秀谷中見到天羅九蓮花結出天羅籽的時候。

「莫非這冰窟裡面有和天羅籽差不多靈效的奇珍異寶?」白洛奇也是眼睛一亮,立刻猜測道。

這時,白洛奇突然感覺到身後有什麼拉扯他的衣角,回頭一看,只見一道獸影憑空顯現而出,正是七霞麒麟王。

「你這傢伙……」白洛奇拍了拍七霞麒麟王的頭,只見七霞麒麟王那雙鹿眼十分無辜地看著他,頓時,讓他有點哭笑不得。畢竟這七霞麒麟王不是人類,沒有什麼自制力,感應到有奇珍異寶后,肯定會蠢蠢欲動。不過,也多虧了七霞麒麟王,不然,他怎麼可能會發現這冰窟裡面有奇珍異寶存在呢!

「你先回去找它們吧!」白洛奇對七霞麒麟王示意了一句。

七霞麒麟王聽懂之後,馬上就轉身消失而去。

突然,白洛奇感覺到頭頂上一陣遮天蔽日,抬頭一看,就見那隻四翼斷足龍竟然飛落下來,落在離他不遠,正對冰窟的一塊巨石上,然後對冰窟發出了一陣挑釁的嘶鳴聲。

很快的,白洛奇只覺得整個冰窟乃至腳下的地面都猛地一顫,緊接著,冰窟中的龐然身影慢慢地走了出來。

當白洛奇看清從冰窟中走出來的龐然身影,頓時目光一凝。就見那龐然身影一身雪白的絨毛,似狼像狐,身形魁梧,約有幾米高,兩顆碩大的頭顱,相當威猛,猙獰嚇人,身後還甩動著五條猶如柱子般粗長的尾巴,憑空揮擺,呼嘯生風,健壯的身軀透出一股凌冽而強勁的寒氣,隔著而三十米遠都依然能夠清晰的感覺到。

「五星的野生御靈獸!」白洛奇目光一睜,有些震驚的暗叫道。

白洛奇立刻在鑒獸訣中尋找相關的資料,很快的,就找到了符合的描述。他眼前這隻乃是極為罕見的極品戰獸,鬼狼冰狐,最強的星級資質可以達到六星級,擁有操縱冰屬性的能力,乃是已經滅絕的曾經荒涼大陸最強的戰獸之一的天帝鬼狼,與靈獸資質排行榜上排名十九天玄冰狐的後裔,而且繼承了極為優秀兩種種族的最好基因,在荒靈大陸的戰獸資質排行榜上排名第六,不過,因為鬼狼冰狐的繁衍能力不強,所以,整個荒靈大陸的鬼狼冰狐不多於十隻,也算是個要瀕臨滅絕的種族。

而白洛奇眼前這隻鬼狼冰狐的實力應該在五星四級左右,也就是相當於一個狂神中階的御靈者實力,已經算是相當可怕的。

但見鬼狼冰狐見到巨石上正對它挑釁的四翼斷足龍后,立刻就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似乎在警告那隻四翼斷足龍不要進入它的地盤。可四星四級的四翼斷足龍似乎並不懼怕比它高上一星的鬼狼冰狐,巨型肉翼一扇,頓時,捲起一陣猛烈的強風,掀起一陣沙浪,朝鬼狼冰狐衝擊而去,

鬼狼冰狐見狀,魁梧的身軀微微前傾,散發出驚人的氣勢,其中一顆頭顱猛地張嘴,就噴出一團冰光四射的冰球,比龍不像進化后的烈焰球還要大得多,威力也無法相提並論,但見那冰光球在陽光下閃爍過耀眼的殘影,頃刻間,就與那襲來的沙浪撞擊在一起。

轟得一聲,一陣余勁擴散開來,方圓十米之內,一下結起一層冰霜,冰光乍現間,兩股力量撞擊之處,瞬間凝結出一根晶瑩的幾米高的冰柱。

「這五星級的果然很強!」白洛奇見狀,心裡難免又是一陣驚駭,不過他曾經還見過六星級的御靈獸,也就是他無意中進入空靈界,見到慕乙女和木綾羅為了爭奪一個寶盒而大打出手時,看到過的那兩隻在空中大戰的御靈獸,那兩隻都是六星級以上資質的強大御靈獸。

就在白洛奇出神間,又一團冰光球從鬼狼冰狐的口中衝出,飛向四翼斷足龍,而四翼斷足龍馬上就騰空而起。

下一刻,四翼斷足龍腳下的那塊巨石,一下子就被完全擊碎成了粉末,同時原地之上,又凝結起了一層厚厚的薄冰。

白洛奇看得都一頭冷汗,心想,這若是換做實力差一點的御靈獸,恐怕眨眼間就變成冰雕了。

不過,白洛奇很快就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因為按理說,以這四翼斷足龍的實力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招惹,比它強出這麼多的鬼狼冰狐,因為這和自尋死路沒有什麼區別。

儘管這場面看起來就足夠危險的,但白洛奇已經盯上那冰窟中所藏的奇珍異寶,所以,他決定靜觀其變,尋找能隨時可以進入冰窟的機會。

就在此時,只見飛在空中的四翼斷足龍那細長的軀幹猛然一抖,忽然間,十幾條銀亮的絲線好似靈蛇出洞般,直射向鬼狼冰狐。而鬼狼冰狐見到那飛來的銀絲線,似乎也有些顧及,馬上就全力閃躲,但還是被其中兩條銀絲線纏住了一隻後腿。

只見鬼狼冰狐立刻發出一陣低吼,突然猛地扯了一下後腿,強大的力量竟然讓空中的四翼斷足龍龐大的身形都搖晃了起來,這時,兩團冰光球接連朝空中噴出,其中一團不偏不倚地擊中了四翼斷足龍的右翼…… 只見此時那四翼斷足龍在空中,劇烈的搖晃了幾下,馬上就是直接朝著左側傾斜墜落而去了。這時,鬼狼冰狐全身也是猛然噴起一股猛烈的寒氣,頃刻間就是將纏住它的銀絲線立刻凍住了,而他是用力的扯了一下,那銀絲線就這麼直接被掙斷了,然後,它似乎是打算趕盡殺絕地朝四翼斷足龍墜落的方向跑去。

「想不到這四翼斷足龍就這麼快就玩完了。」白洛奇眉宇微微一挑,這五星四級的鬼狼冰狐確實是相當強大的,但是這麼輕而易舉的就解決了一隻四星四級的野生御靈獸。

不過,白洛奇此時見那鬼狼冰狐,直接是追向墜落而下的四翼斷足龍,心知這就是一個機會,必須是趕在那鬼狼冰狐回來之前,找到冰窟裡面的那些奇珍異寶並且是將其帶走遠遁,此刻也是來不及猶豫,他立刻是從一側繞行,以自己最快的接近了冰窟,然後,看了一眼鬼狼冰狐的背影,馬上就直接沖了進去,打算是速戰速決,拿了寶貝自己就直接拍拍屁股走人。

不過當他一進冰窟,白洛奇就是愣了一下,因為冰窟裡面竟然還有一隻鬼狼冰狐,但如今不過還是幼崽,估計才是出生不到幾個月的時間,就連自身的毛都是還沒長起的,個子也不過只有一般小狗那麼大,此刻正顯得極為可憐蜷縮在冰窟的一角。

這小鬼狼冰狐一見到突然間進來的陌生的白洛奇,馬上就是發出驚懼的叫聲,聲音不小。

「噓!」白洛奇生怕這小鬼狼冰狐驚動了外面那隻鬼狼冰狐,馬上就是取出山寨龍涎的瓶子,滴了一滴在手中,然後,直接走到小鬼狼冰狐面前,猶如拿著糖哄小孩一樣。

這小鬼狼冰狐立刻就被山寨龍涎的味道所吸引,但是自己還是有些警惕地看了白洛奇幾眼,不過,最後還是忍不住地用小舌頭舔了一下那山寨龍涎,之後,又是連舔了幾下。

「吃了我的山寨龍涎,你可就不準叫了。」白洛奇見小鬼狼冰狐不再叫后,便立刻轉身在冰窟裡面目顧四周,很快就在冰窟左側的一塊凸起冰石上,發現了一塊巴掌大小,猶如水晶一樣的奇珍異寶,靈力丰韻,比他原來得到的天羅籽似乎還要強上不少。

「這塊冰晶應該不像是天煞而生的吧?」白洛奇摸著下巴好奇的想道,再次調出了鑒獸訣中鬼狼冰狐的相關記載。便發現原來這雌性的鬼狼冰狐和妖水靈蜥一樣,是可以在體內結成這種冰晶,但是與妖水靈蜥不同的時候,這個鬼狼冰狐只要在生崽的時候,才會將冰晶排出體外,所以,這冰晶所蘊藏的靈力,也更加的驚人。

將這塊冰晶收起后,白洛奇轉頭看了一眼那小鬼狼冰狐,因為這鬼狼冰狐十分罕見,這鬼狼冰狐的幼崽,自然更是極為難得的,如果把這小鬼狼冰狐帶回**的話,那麼假以時日他可就能培養成像龍赤一樣,認他為主的御靈獸,那樣自己的手上,估計又有了一個靈獸。

儘管是對小鬼狼冰狐十分心動,可是白洛奇一考慮到它的老媽,可是屬於一隻五星四級的鬼狼冰狐,要是被它老媽發現的話,他恐怕可就沒命活著離開萬獸葬地了。這得到一樣比天羅籽還好的冰晶,已經算是賺到了,做人可千萬不能太貪心,不然的話,肯定會遭報應的。

所以,白洛奇最後不舍地看了小鬼狼冰狐一眼,目光顯得冷凝,便打算離開冰窟。

可就在此時,冰窟外突然一道龐然的身影出現,一陣強風灌進,白洛奇見狀登時心頭一驚,還以為是鬼狼冰狐回來的,但是仔細一看,這出現在冰窟外面的,竟然是只四翼斷足龍,但並不像是之前被鬼狼冰狐擊中的那隻,而是另外一隻,因為散發出的氣息只有四星三級。

白洛奇見那四翼斷足龍似乎要進洞,馬上就是躲到了冰窟的死角中,探頭疑惑的注視著那四翼斷足龍的舉動,但見那四翼斷足龍進洞后,四處張望了一下,馬上就是將自己的頭,轉向了小鬼狼冰狐,緊接著,看似極為興奮地抖了一下軀幹,似乎這隻小鬼狼冰狐才是它的目標。

而那小鬼狼冰狐則像是被這隻四翼斷足龍,給被嚇住了,它那顯得極為嬌小的身軀,此刻立刻是顯得恐懼的顫抖起來,細小的眼睛里充滿了驚恐之色,此刻發生低泣般的害怕叫聲。

「莫非這兩隻四翼斷足龍之前是商量好的,一隻故意是引開鬼狼冰狐,而另一隻進洞抓鬼狼冰狐的幼崽?」白洛奇的神色一驚,突然是的猜測出了什麼道,也就明白了為何之前,那隻四翼斷足龍為什麼要挑釁鬼狼冰狐,原來這一切是兩個四翼斷足龍所布下的一個圈套。

眼看小鬼狼冰狐就要落入四翼斷足龍的魔爪,陷入危險之中時,白洛奇還是毫不猶豫的立刻抽出霜風,趁四翼斷足龍此刻正興奮的看著小鬼狼冰狐,處於興奮狀態,沒有注意到自己,防備不足的時候,身形快速一閃,已經是以極為迅速的速度,出現在其身後,將自己地斗九級的靈力直接是灌注到霜風之中,但見此刻霜風靈芒一漲,閃耀無比,隨後破空聲劈出,但見一道弧形靈刃是以極近的距離,直接是擊中四翼斷足龍的尾巴。

只聽得轟得一聲劇烈的聲響,頓時那衝出的靈刃直接在四翼斷足龍的尾部炸開,靈芒還在不斷的閃爍,緊接著,就見那血光乍現,四翼斷足龍的尾部,卻已經是一片血肉模糊。

被偷襲的四翼斷足龍,立刻是發出刺耳的尖叫聲,細長的前軀馬上揚起,直接是撞到了冰窟的頂部,頓時,整個冰窟被這四翼斷足龍的一撞,而立刻顯得搖搖欲墜起來,冰石也是四散飛落。

白洛奇趁機是沖了上去,直接是拎起小鬼狼冰狐,渾身的靈力在這一霎那間全開,直接是化作一道光影就往冰窟外飛奔而去。

但見此刻那四翼斷足龍不由顯得極為憤怒的一叫,身軀頓時一抖,馬上就是有幾條銀絲線直接飛射而出追向白洛奇,那速度極快,不過眨眼之間,就出現在了白洛奇身後,隨後就是一陣群魔亂舞般的揮甩,那銀絲線直接是劃過白洛奇的身體,就猶如刀割一般,將衣物割碎留下猙獰的血痕。

白洛奇強忍著這陣陣刺痛,一路奔出了冰窟,但見那四翼斷足龍也是窮追不捨,直接是跟著白洛奇沖飛了出來,直接是將那冰窟的洞口撞塌,似乎像是被白洛奇那一箭而激怒到了,失去了自己的理智。

這時,白洛奇懷中的小鬼狼冰狐,則是因為這變故,而受到驚嚇,立刻是發出大叫聲,而聽到自己孩子叫聲的鬼狼冰狐,馬上就是急速返身而回,很快的就發現了此刻,正是被白洛奇抱在懷裡的小鬼狼冰狐,以及後面追在白洛奇後面的另一隻四翼斷足龍,登時,它是發出一陣震怒的吼聲,也是直接追了上去。

白洛奇回頭一看,見到自己這身後被追趕的陣勢,也是神色驚變,他這究竟是招誰惹誰了,他也只不過是突然想要發揮了一下見義勇為的精神而已,卻落是得了這般困境,要是隨便被其中一隻追上的話,估計自己都是沒有什麼好下場的! 很快的,白洛奇就是想到,這鬼狼冰狐追著自己,應該是沖著它的孩子而來的,只要自己是把它的小鬼狼冰狐送還回去的話,那麼應該就自己就是沒事了。可就是在他正打算將懷裡的小鬼狼冰狐,直接是丟回給它母親的時候,突然,之前那隻被擊落的那隻四星四級的四翼斷足龍,此刻竟然是從另外一側的巨石後面,直接飛竄而出,剛好是攔在了他的面前,那強大的軀幹猛抖,頓時十幾個條銀絲線,就猶如萬箭齊發般直接朝著自己飛射而出,

白洛奇此刻見那十幾條銀絲線來勢洶洶,心裡登時是咯噔了一下,心下暗道不好,自己若是這下,要是躲不過去的話,他那估計可就真就要玩完了!所以,他是接連揮動手中霜風,直接是破出幾道靈芒,同時,自己開始全力閃避。

轟轟轟!

幾道的靈芒與一些銀絲線,是撞擊在一起后,立刻是發出驚人的震響,但是還是有幾條繼續的朝著自己沖射而來,眨眼之間,就是到了白洛奇面前。

就在此時,因為擔心自己孩子危險的鬼狼冰狐,突然猛地就噴出一團冰光球,剛好是在白洛奇身前炸開,雖然將幾條銀絲線震開,但是也將毫無防備的白洛奇,直接給掀飛了起來,然後,重重摔落到地上。

「我靠!」白洛奇吃痛的破口大罵一聲,幸好他剛才及時用地斗九級的靈力護身,不然的話,這回,可不是摔一下這麼簡單了。

但是還沒等白洛奇反應爬起來,那隻四星三級的四翼斷足龍趁機飛撲了上來,隨之而來的,又是十幾條銀絲線飛射而來。

白洛奇見勢不妙,急忙就地連滾。

噗噗!

幾條銀絲線險險地擦身而過,落在地上后,一下子直插地面,入地三寸。

說是遲,那是快!

只見趕上來的鬼狼冰狐一個縱躍,全身寒氣一漲,頓時,將剩下的銀絲線凍在了空中,總算是給白洛奇解圍了。

但是還沒等白洛奇,來得及鬆一口氣,白洛奇就見到那四星四級的那隻四翼斷足龍,又是再次撲了上來,帶著夾鉗的嘴,直接是朝他懷中的小鬼狼冰狐咬來。

「這還有完沒完了……」白洛奇見到這樣下去,恐怕不是辦法,立刻看了一下四周,就發現身後左側似乎是一片斜坡,那裡雜草叢生,林木荒長,也來不及多想,抱著小冰狐崽直接是朝斜坡方向沖了過去。

隨後,白洛奇就覺得身體一沉,整個人一下子就往陡峭的斜坡滾去。

而等那隻四翼斷足龍撲到斜坡邊緣時,就見白洛奇已經淹沒在斜坡下方茂密的草叢之中,已經是不知去向,立刻發出極為震怒的叫聲。

不久之後,就見一道渾身擦傷,灰頭土臉的身影,從一簇草叢中鑽了出來,四顧左右,見沒有什麼危險后,這才是緩緩的鬆了一口氣,回頭看了一眼遠處的斜坡上,似乎還在顫抖中的鬼狼冰狐與兩隻四翼斷足龍的身影,目光一凝,心裡不免有些心有餘悸。

剛才在那混戰之中,如果自己稍有不慎的話,他恐怕早就是沒命了,看來這回他的運氣還算是不錯的。

這時,白洛奇只覺得懷中什麼蠕動了一下,低頭一看,就見小鬼狼冰狐如今是安然無恙的在他懷裡,不斷的鑽動著,似乎還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此刻正用十分無辜的眼神看著他。

「小傢伙,為了救你,我可是差點就沒命了!不過,我可不會把你送回你母親那裡了,除非我是不想活了。以後你就跟著我吧,反正要不是我的話,你也早就被那四翼斷足龍給綁架了。」白洛奇撫摸了一下小冰狐的腦袋,看來這次自己也算是因禍得福,這次還是讓他得到了這隻十分罕有的小鬼狼冰狐。

不過,白洛奇很快的就是感覺到,在自己的四周傳來十分強烈的氣息,似乎有不少四星級的野生御靈獸,都是隱藏在附近的密林間,這萬獸葬地本來就是屬於越深入就越危險,剛才都是已經見到了五星級的御靈獸了,若是自己這要是再進去一點,也是不知道會不會冒出更強大的。

當然的,白洛奇也是絕對不會有再深入的打算,之前若不是因為被那些鴨嘴暴走鼠,一路追趕的話,他和三獸也是不會,就這麼誤入那棕樹林,更不會有剛才所發生的險象環生的一幕幕,白洛奇此刻向來仍是心中猶如餘悸。

隨後,白洛奇立刻是帶著這隻小冰狐崽,小心翼翼的開始尋找出路,但是因為這叢林太過過於茂密,也是讓他甚至連方向都是難以分清,不過,憑藉著他和龍不像之間的聯繫,依稀是能夠感覺到龍不像氣息所在的方向,所以他這一路也是順著龍不像的氣息,而不斷的去尋找。

可是還沒有等他,走了沒多久,白洛奇懷中的小鬼狼冰狐,也不知道是否是因為它自己的肚子餓了,還是什麼的,突然是發出猶如小貓般的輕叫聲,聲音雖然小,但是連續幾聲之後,白洛奇就能夠察覺到四周草木皆兵,他見勢不妙,立刻是將自己渾身的靈力一漲,全力往一個方向飛奔而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