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琳娜,你先鬆開,我有事情要問你!」聶凡急忙道,他怕在抱下去,自己會出洋相。

「恩!」琳娜點點頭,鬆開了手,退後一步,就站在聶凡的身前,笑道:「我是該叫你聶凡呢,還是叫你李知秋?」

聶凡摸了摸鼻子,感覺有些尷尬,回答道:「你還是叫我聶凡吧。」

琳娜嘴角揚起,笑容滿面,她也不是曾經的普通人了,經過這場生化危機,她也明白了許多以前不曾了解的事情!比如黑暗世界,比如那些異能者!

知道的多了,琳娜才發現聶凡的身份是多麼的嚇人,黃金十二品第八品的強者,那可是在黑暗世界都是少有的存在。琳娜一直擔心聶凡公布了自己李知秋的身份后,就不會再理自己,畢竟他和聶凡是兩個世界的人!

她只是一個偽異能者,而聶凡不但是貨真價實的異能者,而且還站在了異能者的頂峰!聶凡註定是她仰望的存在!

但當她聽到聶凡依然讓她如以前那樣叫他的時候,她也瞬間明白了,聶凡不會不理自己,他還是那個和她一起並肩作戰的聶凡。

「生化危機的源頭,被我找到,這件事果然是人為的,那個人也已經死了,以後應該在也不會有喪屍進化了,只要我們將所有的喪屍掃蕩乾淨,萬維市要不了多久就會回到以往!」聶凡首先將這個自己能想到的最好的消息告訴了琳娜,希望琳娜也能高興一下。

誰料琳娜只是搖了搖頭,聶凡頓時感覺到一陣不妙,問道:「難道又出了什麼事情了嗎?」

「沒有。」琳娜笑著說道:「自從你昨天殺死那隻四級異變體喪屍后,所有喪屍都死掉了!一瞬間,全部死掉了!」

聶凡吃驚長大了嘴巴,搞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後來轉念一想,應該就是自己被趙夢華弄到夢境中后,趙夢華又做了什麼手腳,所以才使得所有喪屍在同時一時間死掉。但是由此看來,這趙夢華不知道用什麼東西操控的喪屍,居然可以讓這麼多喪屍,一瞬間全部死掉。

「對了,那約翰呢?」聶凡忽然想到了這個問題,如果全部喪屍都死掉的話,約翰難道也要死嗎?通過上次約翰幫助他解決了那隻四級的異變體喪屍后,聶凡就徹底的相信了約翰!

琳娜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不知道,約翰消失了,我們找過了方圓幾千米的地方,都沒有發現約翰,約翰畢竟與別的喪屍不同,可能沒有死!」

「唉19036/”漢宮之毒醫王后;!」聶凡嘆了口氣,約翰這件事,誰也說不準,趙夢華之前曾經說過約翰能保留神智應該是他的傑作,所以約翰也有可能沒有死,但是現在趙夢華已死,有關這場生化危機的具體情況,他也沒有完全搞明白。

「那尤里他們呢?瑞貝剋死了沒有?」聶凡又問道,如果喪屍全部死掉,生化危機解除,尤里他們應該也都算是完成了任務吧,至於瑞貝克,怎麼說也是並肩作戰過的夥伴,而且最後瑞貝克被四級異變體喪屍打了一拳,最後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尤里他們去了萬維市的邊緣,據說應該是和守在那裡的軍方和異能者們報告萬維市的情況,至於瑞貝克,他沒有死,不過受了重傷,被他們的人接走了!」琳娜回答完畢,忽然開口問道:「這兩天你去哪裡了?那些喪屍忽然死後,我們就來找你們,最終只是在這體育館找你重傷昏迷的瑞貝克,而沒有找到你,你去了哪裡?」

時光回到那天,那時候琳娜與尤里他們正在死守著那棟小樓,眾人的的力量都消耗的太過劇烈,原本預計能夠支持一個半小時的時間,結果一小時剛到,眾人便開始感覺乏力,身體里的能量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眾人也都開始急躁起來!

也就在那時,原本正在瘋狂攻擊眾人的所有喪屍,忽然間就集體倒在了地上,眾人剛開始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沒敢下來查看,一直等了半個小時,才有琳娜帶頭檢查了這些喪屍。這才發現,所有的喪屍居然都死了!

眾人劫後餘生,當然是大喜過望,不斷歡呼慶祝,但是眾人慶祝了半個小時,依然沒有見到聶凡與瑞貝克回來的身影。眾人便決定來到學校里尋找,最終跟著兩人留下的戰鬥痕迹,來到了體育館,發現了昏迷的瑞貝克。眾人七手八腳的開始照顧瑞貝克,然後又抓緊尋找聶凡,但是找了整整一天,都沒有找到。

不少人一直那時都相信聶凡的話,以為聶凡找到了源頭,去療傷了,於是眾人也就散了,他們根本不相信,李知秋堂堂黃金十二品第八品的強者會出現危險。

但琳娜卻不死心,時不時的就要來尋找聶凡一番,所以才會在聶凡剛出現,琳娜就發現了聶凡的蹤跡。

對於琳娜提出的問題,聶凡還真的不好回答,裡面牽扯的東西太多,所以聶凡只好說:「我就是去追那源頭了,然後徹底消滅之後,才回來的。」

琳娜不是傻瓜,對於聶凡這明顯是託詞的回答她根本不相信,琳娜很聰明,她知道聶凡不說,自然也有他的道理,所以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按你說的,我消失了兩天,那尤里他們應該與他們的組織已經碰頭,開始說明萬維市裡的狀況了?」聶凡忽然想到一個關鍵的問題,不由的感覺後背有一滴冷汗出現。

尤里他們這些人一旦接觸到自己組織的人,也一定會把有關自己的事情告訴組織,到時候,他會成為所有組織頭號感興趣的目標!

李知秋,黃金十二品第八品的強者,z國的傳奇人物,消失了兩年之久,忽然在這裡現身,聶凡完全可以想象此事引起的後果!那些對他有興趣的各大勢力,估計會瘋掉!

「應該是吧!」琳娜點了點頭,證實了聶凡的想法。

聶凡苦笑,這下真是玩大了,搞不好,他需要跑路了!現在還是要聯繫一下方寒,看看那個傢伙,現在想要怎麼做!

琳娜一直注意著聶凡的表情,所以看到聶凡的臉色一變,頓時關心的問道:「怎麼了?聶凡!發生什麼事情了嗎?」d;

複製本地址到瀏覽器看最新章節

… 12993702″>;「沒事,只是忽然想到還有些事情沒有處理,需要去處理一下。」聶凡依舊選擇敷衍,琳娜依舊看穿了。也依舊聰明的選擇不問。

兩人之間,一時氣氛有些尷尬,沒有一人在開口說話。

過了半響,聶凡忽然開口道:「對了琳娜,你以後打算怎麼辦?喪屍全部死光了。你也得不到結晶體了!你可要好好保護自己了!」聶凡表面笑著,心裡卻為琳娜暗自擔心,琳娜是偽異能者。而且實力強大,那些組織絕對也不可能輕易的放過琳娜。

琳娜很聰明,所以琳娜能夠看出聶凡是在關心自己,微微一笑,很是動人:「你不用擔心我,我已經和尤里說好了,我會加入他的組織,同時為他的組織提供一些我知道的情報,你不用擔心我的。」盡腸來技。

「哦!」聶凡點頭,兩人之間重新陷入尷尬的氛圍中,經過這麼多事,聶凡再也不是當初的感情白痴,也看出琳娜有點喜歡上自己了,但是他卻註定不會留在這!即使琳娜願意跟著自己也不行,他要走的路,很危險。很崎嶇!

更為關鍵的是,聶凡明白,自己頂多是對琳娜有一絲好感,並沒有喜歡上琳娜。更別說愛了。

雖然說聶凡不在是感情白痴,能夠分辨出誰喜歡自己,但是卻不代表他一下就能夠處理好這種事情,面對琳娜的喜歡,他第一的反應還是有些不知所措。

「我知道……」琳娜忽然開口,語氣難得輕柔,像一個小妻子一般,道:「我知道你不會為我停留,你有你自己的路要走,我不會拖累你,我只想告訴你,等到你哪天累了,要記得,我還在這裡……」

聶凡無言,一貫的保持沉默,琳娜說完也沒有說話。陪著聶凡走出學校,琳娜忽然開口道:「好了,你走吧,記住我說的話,再見!」

琳娜再次張開雙臂,抱住了聶凡,輕輕的在聶凡臉頰上留下一個吻,轉身離去。

看著琳娜有些孤獨的背影,聶凡嘆了一口氣,收拾了一下心情,轉身離去,他要先聯繫方寒,商量接下來的對策!

「現在萬維市的周圍應該還沒有完全解除封鎖,我一露面,肯定事情會變的更大,我應該怎麼聯絡方寒這個混蛋呢?」聶凡抬頭望天,忽然有些迷茫19044/”仙路靈源;。[t]

「想什麼呢?」一道令聶凡無比熟悉的聲音響起,聶凡笑了,方寒這個傢伙,真是無法以常理來推斷,自己正想著如何去找他,他忽然就出現了!

轉過身子,聶凡看著樹蔭下的方寒,取笑道:「你們吸血鬼不是不怕陽光的嗎,為什麼還要躲在樹蔭下。」

「那只是我這種極個別的吸血鬼才會有的本事,一些低級吸血鬼仍然害怕太陽,陽光會讓他們慢慢虛弱,然後死掉!即使是我,長時間暴露在陽光下,也會慢慢變的虛弱,最後說不定也會死掉!」方寒聳聳肩膀,道:「如果沒有必要,我還是很討厭暴露在陽光下的。」

「好了,別這麼多廢話了!」聶凡嚴肅的看著方寒,正色道:「你是怎麼進來找到我的?」

這是一個關鍵問題,聶凡現在正發愁該怎麼在不驚動別的勢力的情況下離開萬維市,如果方寒能夠悄無聲息的進來,那麼他也能悄無聲息的離去。

方寒舔了舔嘴巴,使得原本就鮮紅如血的雙唇,在這一刻更加殷紅如血,放佛喝了人血一般:「我藉助了約瑟翰大公的勢力,所以安全的進來了,你如果想要跟我一起走,也要通過約瑟翰大公。」

聶凡皺眉,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那個約瑟翰大公就是家裡掛著李知秋的畫像的那個傢伙,方寒這隻該死的吸血鬼什麼時候和約瑟翰大公勾搭在一起了!

「聶凡,你還記不記得,我們之前說過來歐洲需要得到的兩樣東西?」方寒開口問道。

聶凡點頭,他當然記得,當時所說的兩樣東西,一樣是一種神秘的藥劑,可以大幅度的提升人體的細胞活力!這藥劑在上次幫助女巫集會的時候,從女巫集會那裡得到了,聶凡直接服用了,效果還是不錯!

第二樣,是第二代吸血鬼的一滴精血,不用說,是方寒為自己準備的。聶凡有時候就會在想,和方寒來到歐洲,是不是自己又受了方寒的騙,自己主要是來幫助方寒的。

一想到這,聶凡就明白方寒為什麼會和約瑟翰大公勾搭在一起了,約瑟翰大公是吸血鬼親王之下最強的存在!黃金十二品的強者,他的手中應該會有第二代吸血鬼的精血!

方寒笑眯眯的看著聶凡,笑道:「怎麼樣,想明白了,所以現在無論如何我們都需要藉助這位約瑟翰大公的力量!」

「不止是從他那裡得到精血,更重要的是他能幫助現在的你!也不知道你哪根神經搭錯了,居然在這麼多異能者面前公開變身為李知秋,而且承認了!你知道不知道那些大組織已經要瘋了!你的事情遲早要曝光!如今之際,能幫助我們的,也只有約瑟翰大公了!」

聶凡無奈的聳了聳肩膀,暴露自己變身能力這件事,雖然說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但聶凡原本就已經打算在某個特殊的環境里暴露自己的這個能力!這個想法還是自從他從萬維市的這場生化危機里發現重重疑惑才開始的。

從約翰與琳娜身上,他似乎能看到自己以後的路,這也是他想要暴露出自己能力的原因!因為他看出自己的路已經被人安排好了,但是他不想按照別人給他規定的路走!所以他要打破現在的局面,選擇自己喜歡的路,如何才能擺脫絕組織給他定下的路,也就只有一個辦法!

攪亂絕組織的行動,如何攪亂,自然是將水攪渾,讓絕組織沒有時間顧的上他19045/”超級大豪;!而想要將絕組織捲入混水之中,就必須有足夠的力量,這種力量他沒有,但是李知秋有!有關李知秋力量的一切就是攪亂這水的關鍵!

所以,聶凡如此做了,在眾多異能者面前展露自己的能力!展露自己能夠變身為李知秋,還擁有李知秋的力量!

對於方寒所說的現在情況危急,聶凡也明白,但是聶凡不明白方寒為何最後又提到了約瑟翰大公這個人!約瑟翰大公不是普通人!他是吸血鬼中的大公,親王之下最強大的存在,黃金十二品的強者!

「你什麼時候又搭上了約瑟翰大公這條線?」有疑惑就問,聶凡相信,方寒會回答的,想要看絕組織捲入混水中的,可不是他一個人,最起碼方寒是十分樂意!

方寒咧嘴一笑,很是燦爛,很難讓人相信這是一隻吸血鬼的笑容:「有時候緣分這種事,真的很奇妙……」

聶凡皺眉,方寒乾笑兩聲,繼續道:「你應該記得你的那個經紀人吧?」

「瑟麗雅?!」聶凡的眉頭皺的更緊,對於瑟麗雅這個女吸血鬼,他一直覺得很神秘,她帶他們前往黑暗世界的入口,結果那入口確實在約瑟翰大公的一處房子里!聶凡也是在那第一次知道約瑟翰大公這個人,也是在那裡看到了李知秋的畫像!

「對,就是她,可能你一時難以接受,但是這個瑟麗雅是約瑟翰大公的後輩,約瑟翰大公是她的血親!」方寒笑道。聶凡不解,問道:「血親?那是什麼?瑟麗雅是約瑟翰的……女人?」

「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所謂血親,在吸血鬼世界里的意思是說兩隻吸血鬼有著血緣關係!你知道的吸血鬼不是生出來的,所以沒有兄弟姐妹,也不會有父母,所以想要血緣有關係,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吸血鬼將自己的血液輸到一個人身上,而那個人,自然就會變成吸血鬼!然後這兩隻吸血鬼就是血親!」方寒笑了笑,指了指自己,道:「就像我一樣!我也有著血親,也是那個人,把我變成了吸血鬼。」

聶凡點了點頭,明白了方寒所說的血親的意思,不就是被吸血鬼咬了的普通人,然後得到吸血鬼的血液,變成吸血鬼后與那隻讓他變成吸血鬼的吸血鬼的關係嗎!

似乎看出了聶凡的不以為意,方寒道:「吸血鬼的血親關係,可是很神聖的!就像父子一樣!」

聶凡笑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既然血親這種關係在吸血鬼眼裡如此的神聖,那麼把方寒這個傢伙變成吸血鬼的傢伙是誰呢,怎麼從來沒有聽方寒說過?

「你的血親是誰?從來沒聽你說過啊,或許我們還能得到他的幫助!」聶凡問道。方寒聳了聳肩膀,一副無奈的表情,回答道:「一個卑鄙的女人,已經被我殺掉了,所以她不會給我們什麼幫助!」

聶凡愕然,不是說吸血鬼的血親關係是很神聖的嗎,是父與子的關係!那把方寒變成吸血鬼的那個女人,不就可以說是方寒的母親嗎?方寒居然殺掉了她!

「不用這個樣子,雖然血親關係很神聖,但也並不是絕對!就像你們人類一樣,有壞的父母,也有叛逆的孩子……」方寒解釋著,卻別聶凡打斷:「在壞的父母,在叛逆的孩子,也不會互相殘殺!」

方寒挑了挑眉毛,似乎不想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主動將對話內容重新放在了瑟麗雅身上:「總之我得到了瑟麗雅的幫助,從而見到了約瑟翰大公,並且與他暫時達成了同盟吧,應該算的上同盟吧!起碼他會幫我們!」d;

複製本地址到瀏覽器看最新章節

… 12993703″>;聶凡也沒有想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下去,點點頭,道:「那麼接下來你準備怎麼帶我離開這裡呢!」

方寒不答話,從口袋裡忽然掏出一卷古老破舊的羊皮紙!

聶凡皺眉看著方寒手裡的羊皮紙。這種東西他也只是在和電視上看過,是歐洲古時用來記載的紙張,放在現在,那就是一件古物!雖然不明白方寒拿出這卷羊皮紙是什麼意思,但是聶凡知道。要想安全的離開萬維市,看樣子就要靠這張羊皮紙。

只是,這張羊皮紙怎麼看都是一件古物。它能帶他們離開這裡嗎。

「難道這紙上寫有什麼了不起的東西嗎?或者是代表了約瑟翰大公的身份?可就算是這樣,單憑這張紙,恐怕沒有希望帶我離開萬維市!」聶凡心裡想道。確實,他現在的身份很敏感,一個可以變身為李知秋的東方武者!對他身份感興趣的組織肯定不少!盡腸來弟。

約瑟翰大公雖然也是相當於黃金級十二品的異能者,但是他只是一品的實力,而李知秋可是黃金十二品第八品的實力,這樣的人,簡直就是神一樣的存在!由此就能看出李知秋對這些組織的誘惑力可不是約瑟翰大公能夠壓制住的。

「這張羊皮紙上畫有單一的傳送陣,可以讓我們通過傳送陣安全的離開萬維市!不會有任何人知道!」方寒笑著將羊皮紙打開。

傳送陣?!

聶凡愕然,這種東西似乎只是在中能夠見到,這世間上真的有這種東西存在嗎?這種東西太過違背科學了吧!太不可思議了吧!

「怎麼?感覺驚訝不可思議嗎?」方寒看了聶凡一樣,笑道:「有什麼不可思議,這東西雖然稀有罕見,但是不代表沒有!空間傳送這種能力,很有異能者都有。何必大驚小怪,況且,這傳送陣只是將這種能力放在了羊皮紙上,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說的輕巧!」聶凡低聲嘟噥了一句。但是轉念一想,方寒說的確實很對!這個世界可不是自己以前認知到的世界,這個世界除了有表面的世界,也存在著黑暗世界!在黑暗世界里,在古怪的東西都是常見的!就像自己一樣,喚作任何一人,怎麼也不會想明白,一個人怎麼能夠變身成另一個人!

將羊皮紙全部打開,方寒將羊皮紙放在地上,低聲念叨了幾句19054/”假面少女和她們的戰爭;。-t羊皮紙忽然大量,一個巨大的圓形圖案從羊皮紙上蔓延出來,很快籠罩住了羊皮紙方圓十米的位置。

方寒站在羊皮紙的旁邊,對聶凡招招手,道:「走吧!」

聶凡點頭,沉默的走向方寒。

萬維市,這座充滿喪屍的城市。自己終於要離開了!只是,似乎有些過意不去,自己還沒有和別人道別,對於自己的不辭而別,尤里不要生氣才好!

當聶凡踏進那巨大的光圈之後,整個光圈猛地一亮,然後瞬間又黯淡了下去,整個場中,聶凡與方寒的身影消失不見,只留下一地破碎的羊皮紙。

聶凡只感覺一陣眩暈感忽然傳來,很不舒服,眼前的時間便變的不同起來,再不是萬維市,而是來到一個羊腸小道,周圍都是茂密的樹木與花朵,遠處,一座類似於古堡的建築物若隱若現!

眩暈感來的快也消失的快,只是一瞬間便又消失不見,望著那若隱若現的古堡,聶凡臉色一變,轉頭看著身旁平靜的方寒,冷聲道:「這裡是哪裡?不會是約瑟翰大公的家吧!」

方寒依然平靜,淡然的看了聶凡一眼,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說道:「當然,有什麼不對嗎?這傳送陣捲軸上約瑟翰大公給予的,傳送來的位置自然也就是約瑟翰大公這裡!」

聶凡沉默不語,但是心情極度不好,感覺自己似乎又被方寒耍了!

「放心,我們是同伴,我不會害你的!約瑟翰大公不是普通的吸血鬼,會給我們想要的幫助!不論是二代吸血鬼的血還是你心中的困惑,他都能幫助我們!相信我!」方寒安慰道,與聶凡順著小路走向古堡。

「方寒,我說真的,約瑟翰真的能給我們二代吸血鬼的血嗎?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知道有關李知秋的事情嗎?」聶凡眼中依舊有著擔憂,他身上的事情太過奇怪了,而且到了這種時候他急於知道真相。

「聶凡放心吧,據我所知約瑟翰手中確實有二代吸血鬼的血液的消息,而且有關李知秋的消息他也肯定知道!他是第三代吸血鬼中唯一和李知秋有所聯繫的人!只是此人的嘴及嚴不容易撬開,想用武力解決是不行的!而且我們也打不過他……」方寒有些奇怪,聶凡這個人和自己合作這麼久從未露出像今天這樣急切的神情,看來他也知道這次的事情麻煩了,現在急切的想要解決他身上出現的問題。

很快方寒和聶凡便來到了約瑟翰的府邸,這府邸外面和聶凡想象中的吸血鬼的府邸不太一樣,並不陰暗與冰冷,看起來就和電視里普通大公爵住的房子一樣,花園中種著紅色嬌艷的玫瑰花,一塊塊平整的青石鋪設的路面蜿蜒綿長,巨大的噴泉在花園的正中央,這噴泉中的雕像是一個女子,據說是約瑟翰公爵曾經初擁過的女子,約瑟翰公爵一直對這個女子念念不忘,只是不知為何這給女子最終沒有留在約瑟翰公爵的身邊。

白色的古歐式的建築出現在方寒和聶凡的眼中,大大的金漆鐵門緊閉著,方寒輕輕的敲了敲門,很快僕人便將門打開,一位身著燕尾服的金髮男子從屋內走了出來。

這男子十分恭敬的對方寒和聶凡行了禮,然後淡淡對他們道:「主人已經恭候二位多時,二位請!」

說著這位僕人便作了一個請的手勢,待方寒和聶凡走進府邸后,他一路引領這他們來到了客廳19055/”美女戰神;。

一進客廳復古式的傢具映入方寒和聶凡的眼中,大量的古董裝飾著整個客廳,奢靡的金器銀器一應俱全,這裡並不像是居住的閑宅,反而更像是中世紀國王的古堡!不過裡面還是擺脫不了有些陰森森的感覺,雖然外面隱藏的很好。

「兩位先生,主人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還望先生稍作等待!還有主人為兩位尊貴的客人準備了一份厚禮還望兩位先生笑納!」說完這位僕人便拍了一下手。

兩位金髮碧眼的女子走了出來,她們穿著很少很薄的布料,隱約中能模糊的看出兩位金髮美女那傲人的曲線,從這兩位美女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味可以判斷出他們並不是吸血鬼,而是兩個人族。

兩位金髮美女走了過來,她們各自坐在了方寒和聶凡的大腿上,方寒倒還好這種場面他見慣了,但是聶凡卻不經皺了皺眉。

這兩位女子的手十分的不老實,不停的在方寒和聶凡的身上遊走,方寒眼睛迷戀的看著那位金髮女子,手上也時不時的揉搓著女子碩大的胸脯,只是若是仔細觀察便可以看出方寒的眼中冰冷,沒有半分**的色彩。

聶凡有些不耐的看著不斷往自己身上靠近的女子,這種被人當做工具的女人,沒有主見沒有思想,他聶凡還看不上!他本來因為這座府邸讓他覺得這位約瑟翰公爵和那些迷亂的吸血鬼或許不同,但是如今看來他的想法想來是錯誤的的!

聶凡最後還是忍受不了直接將金髮美女推了出去,他對那位僕人道:「若是約瑟翰公爵有事情,那麼我們過段時間過來吧,我不想浪費時間!」聶凡對這種事本來就很抵觸,再加上心中急切,而約瑟翰大公久不出現,有些沉不住氣!

一旁方寒趕緊拉住聶凡,給聶凡遞了個眼色示意他不要衝動,聶凡今日極其不冷靜,因為他急於想要知道關於李知秋的消息,他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以及那第二代吸血鬼的血,只有將這些全部都集齊他才能絕決他的問題。

聶凡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心情,然後重新做回了自己的位置,但是臉色依舊有些難看!

方寒走到了僕人的面前,微笑道:「約瑟翰公爵還需要多久才能處理完事情,我想公爵送禮物的心我們非常感謝,這禮物我們已經品嘗過了不是嗎?」

「我這就去請主人,二位稍等!我想主人已經完成手頭上的事情了!」僕人嘴角掛著笑容,躬身退了出去,那兩位美女也識趣的退了下去!

不到半刻果真得到了僕人的回復,說約瑟夫大公爵馬上就到,聽到這裡方寒和聶凡都鬆了口氣。

方寒品著僕人剛剛送過來的飲品,他抿了一口,眼中瞬間紅光漫射,鋒銳的獠牙也漏了出來,很快他有恢復了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他對著僕人淡笑著:「約瑟翰公爵真是有心了!」

聶凡有些疑惑的看著眼前的方寒,不經問道:「方寒怎麼了?」

「約瑟翰公爵可是真的很懂得享受,我剛剛這一杯可是人間極品,乃是一百位十四歲之下的處子之血釀成的血酒,一瓶這樣的血酒可以讓所有的吸血鬼瘋狂!」

「可是!方寒先生你卻沒有為它瘋狂不是嗎?」說話的人穿著一身白色的西服,碧綠色的眼睛閃動著危險的光芒,金色的長發並未顯得來人女氣反而更增加了來人的俊美之色。d;

複製本地址到瀏覽器看最新章節

… 12996000″>;「多謝!約瑟翰公爵的誇獎,方寒只是對血的**不是那麼執著!方寒見過約瑟翰公爵!」方寒將手扶在胸口,躬身行禮道。(.網)

「方寒先生倒是謙虛了,您身上的變異果真不簡單。能如此抵禦充滿誘惑的鮮血,可以算是血族第一人了!」約瑟翰公爵恭維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