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便是蘇泠風一直很信任她的最主要原因。

許諾出去之後,蘇泠風上前,伸手提起一個看起來恢復最快的地精,問道:「怎麼樣?」

「有……有點暈……」小地精弱弱地說。

這個小地精的外表看起來只有十**歲的樣子,其實已經三百多歲了,不過在地精族裡算是非常年輕的。

蘇泠風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一個藥瓶,倒出一粒藥丸,塞進小地精的嘴裡,讓他吞下去。

過了片刻,蘇泠風又問:「現在呢?」

「好多了……」小地精長出了口氣,覺得自己終於又活過來了。

蘇泠風暗暗點頭,對這葯的藥效很滿意。

這是易水珏煉製的鎮靜丸,功效就是穩定情緒和清腦,現在這些地精的情況,給他們吃正合適。

蘇泠風將手中的藥瓶塞到那個恢復過來的地精手裡,對他說:「去,給你族人們服下,一人一粒。」

小地精聽話的開始分發藥丸。

那個小便失禁的地精年紀也不大,跟剛剛那個地精差不多年齡,是地精族裡重點培養的後起之秀。

吃了藥丸,情緒穩定下來之後,發現自己尿褲子了,夾著雙腿,又羞又急,捂著臉,「嗚嗚」的就哭開了,他死了算了,丟人都丟到東臨大陸來了,不要活了「好了,叉子,你不要哭了,我們不會笑話你的。」給大家發葯的那個小地精安穩哭泣的地精。 「嗚嗚嗚丟、丟人的又不是你……」

蘇泠風被哭得心煩,皺眉道:「別哭了,去房間里,把衣服換了。」

地精們最不缺的就是空間戒指,她相信他的空間戒指里,肯定有備用衣物。

小地精聞言,「哧溜」的鑽進房間里,再不肯出來了。

司徒蕭山過來的時候,看到一院子的地精,也驚了一跳!

「泠風、問塵,你們怎麼帶了這麼多地精回來?」

蘇泠風、墨問塵跟司徒蕭山解釋一番這兩天在地精族的情況,司徒蕭山也鬆了口氣。

不是地精族出事那就好,聖維光手裡有傳送寶器,現在基本已經是可以肯定的事情了。

如果地精族出了什麼意外,讓空間傳送門的研究成果、圖紙,以及魔偶智腦的開發落到聖維光的手裡,那他們可就更被動了。

現在確定地精族沒被聖維光盯上,蘇泠風和墨問塵又帶會這些全部有著煉金大師以上水平的地精們回來,這可是他們的一大助力!

蘇泠風、墨問塵和司徒蕭山商量之後,決定,留下十名地精在城主府,煉製空間傳送門和戰鬥魔偶。

剩下的五名地精,隨他們前往永昌前線,讓這幾名隨時煉製各種極品裝備,供應給前線有實力的強者們,提升他們的整體武力值。

現在英雄令已經從城主府發出去了,相信很快就會有大批東臨大陸的強者前往戰地前線的,他們將是東臨大陸的主要戰力,提升這些強者的裝備水平很重要!

不過,極品裝備不是白送給他們的,是需要他們簽訂歸還契約的,當然,如果戰力值夠高,最後送他們做獎勵,也沒問題。

染婚撩愛,權少霸寵契約小妻 在來到東臨大陸之前,金錘已經交代過這些地精了,讓他們到了東臨大陸,一切都要聽蘇泠風和墨問塵的吩咐。

而且地精們又天生膽小怕事,到了陌生環境,別人的地盤,自然不敢不聽擺布,儘管他們心裡很鬱悶,很不情願,也不敢出言反對。

兩個年紀最大的、資格最老、煉金水平最高的煉金宗師,小聲嘀嘀咕咕,以表示自己的不滿。

蘇泠風等人聽在耳里,也只當沒聽見。

最後蘇泠風點名讓隨他們一起離開凌雲城、前往永昌國的地精,都是幾個年齡較小的地精。

包括那個之前給大家發藥丸的,叫瓶子的地精,還有那個因為尿了褲子,躲著不肯見人的,叫叉子的地精。

司徒蕭山命許諾換來管家穆達,讓穆達給這些地精安排住處以及煉金師實驗室。

對於這些忽然出現在城主府里的地精們,穆達自然也是吃驚不小!

不過穆達到底是跟了司徒蕭山幾十年的人,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有些事情即便心裡非常疑惑和好奇,他也清楚的明白,那些都不是他能夠探究的,所以,他什麼也沒問什麼也沒說,按著司徒蕭山的吩咐去辦事了。

這些地精忽然出現在城主府里,府里的人自然是瞞不了的,穆達便向那些護衛、家僕們下了封口令,不許他們亂說亂打聽。

不得不說,城主府里的人綜合素質還是很高的,而且他們對城主府都很有歸屬感,一些不可以說的事情,他們一般不會去外面亂嚼舌根子。

晚飯的時候,易水珏和月光來到餐廳,終於見到了那些地精們。

對於墨問塵、蘇泠風消失了一天多的時間,易水珏本是沒怎麼往心裡去的,蘇泠風、墨問塵這對年輕的夫妻太神秘了,身上奇怪的事情太多了,忽然失蹤了一天多時間而已,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但看到那些地精的時候,易水珏終於無法冷靜了,他覺得他好像還沒睡醒,還在做夢!

十多個地精啊!他們到底是從哪裡找來的!

別告訴他是從南祁大陸請來的,他不會信的!

那麼遠的距離,就算有騎乘巨龍飛過去,也無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在南祁大陸和東臨大陸之間來回吧!

而且,地精族天生膽小自閉,不喜與外族接觸,世代與精靈族在南祁大陸相鄰而居,一起避世,這樣一個封閉排外的種族,蘇泠風和墨問塵竟然請回了十五名地精!他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易水珏長張大了嘴巴,眼睛瞪著那些排排坐,等著吃晚飯的地精們,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相對於易水珏的傻帽表情,月光可就要淡定多了,看著那些地精,只目光微微閃爍了一下,就恢復正常了。

坐下來,毒舌道:「喲呀呀小風風你怎麼找來這麼些個丑傢伙呢,看著他們的醜臉,會影響食慾的……」

月光這話,可是讓地精們都怒了!

「你!你才丑傢伙呢!」一個地精瞪圓了豆子眼,怒視月光,回嘴道。

月光風騷的撩了一下頭髮,又扭扭腰,沖那地精放了個電眼,道:「難道你不覺得,你應該認清事實,接受事實么?」

那地精不擅長鬥嘴,瞪著月光,說不出話來了,不過看他那咬牙切齒的表情,是恨不得撲上來咬這個討厭的精靈一口的。

「哼!」另一個地精,用鼻子冷哼了一聲,說道:「想不到高貴的精靈族,也有這樣注重外貌的,膚淺的精靈!」

「我就是膚淺,就是比你們好看,怎麼樣?你們不在意外表,那我說了實話,說你們丑,你們幹嘛這麼生氣?」

「你你……」這個地精也被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蘇泠風和墨問塵在一旁看熱鬧,完全沒有插言勸說的意思,司徒蕭山有些看不過去了,皺眉,便想要喝止月光,不過還未等他開口,便又有地精說話了。

「月光,你真是越來越調皮了,地精族外貌上的遺傳特點,是不怎麼好看,你就不要取笑我們了……」

這回說話的,是地精中,兩位煉金宗師中的一位,也是這十幾個地精中,年紀最大,地位最高的一位,他是地精族長老中的一位,叫鐵斧。

月光眨眨眼,看向說話的這個老地精,問道:「你認識我?」

「嗯,我叫鐵斧,你可能不記得了,六百五十多年前,我去拜訪精靈女王,曾見過你一面,那時你還小……」

「哦,原來是鐵斧長老。」月光雖然性格叛逆,但對友族的長輩,他還是很尊敬的,客氣了一句,終於停止了毒舌。

蘇泠風、墨問塵等人又在凌雲城停留了三天的時間,才出發去的永昌城。

在這三天里,司徒蕭山為他們準備了很多東西,各種煉金器具、材料、寶石,還有各種藥材呢。 「嗚嗚嗚丟、丟人的又不是你……」

蘇泠風被哭得心煩,皺眉道:「別哭了,去房間里,把衣服換了。」

地精們最不缺的就是空間戒指,她相信他的空間戒指里,肯定有備用衣物。

小地精聞言,「哧溜」的鑽進房間里,再不肯出來了。

司徒蕭山過來的時候,看到一院子的地精,也驚了一跳!

「泠風、問塵,你們怎麼帶了這麼多地精回來?」

官少老公輕輕愛 蘇泠風、墨問塵跟司徒蕭山解釋一番這兩天在地精族的情況,司徒蕭山也鬆了口氣。

不是地精族出事那就好,聖維光手裡有傳送寶器,現在基本已經是可以肯定的事情了。

如果地精族出了什麼意外,讓空間傳送門的研究成果、圖紙,以及魔偶智腦的開發落到聖維光的手裡,那他們可就更被動了。

現在確定地精族沒被聖維光盯上,蘇泠風和墨問塵又帶會這些全部有著煉金大師以上水平的地精們回來,這可是他們的一大助力!

蘇泠風、墨問塵和司徒蕭山商量之後,決定,留下十名地精在城主府,煉製空間傳送門和戰鬥魔偶。

剩下的五名地精,隨他們前往永昌前線,讓這幾名隨時煉製各種極品裝備,供應給前線有實力的強者們,提升他們的整體武力值。

現在英雄令已經從城主府發出去了,相信很快就會有大批東臨大陸的強者前往戰地前線的,他們將是東臨大陸的主要戰力,提升這些強者的裝備水平很重要!

不過,極品裝備不是白送給他們的,是需要他們簽訂歸還契約的,當然,如果戰力值夠高,最後送他們做獎勵,也沒問題。

在來到東臨大陸之前,金錘已經交代過這些地精了,讓他們到了東臨大陸,一切都要聽蘇泠風和墨問塵的吩咐。

旋風百草2:心之萌 而且地精們又天生膽小怕事,到了陌生環境,別人的地盤,自然不敢不聽擺布,儘管他們心裡很鬱悶,很不情願,也不敢出言反對。

兩個年紀最大的、資格最老、煉金水平最高的煉金宗師,小聲嘀嘀咕咕,以表示自己的不滿。

蘇泠風等人聽在耳里,也只當沒聽見。

最後蘇泠風點名讓隨他們一起離開凌雲城、前往永昌國的地精,都是幾個年齡較小的地精。

包括那個之前給大家發藥丸的,叫瓶子的地精,還有那個因為尿了褲子,躲著不肯見人的,叫叉子的地精。

司徒蕭山命許諾換來管家穆達,讓穆達給這些地精安排住處以及煉金師實驗室。

對於這些忽然出現在城主府里的地精們,穆達自然也是吃驚不小!

不過穆達到底是跟了司徒蕭山幾十年的人,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有些事情即便心裡非常疑惑和好奇,他也清楚的明白,那些都不是他能夠探究的,所以,他什麼也沒問什麼也沒說,按著司徒蕭山的吩咐去辦事了。

這些地精忽然出現在城主府里,府里的人自然是瞞不了的,穆達便向那些護衛、家僕們下了封口令,不許他們亂說亂打聽。

不得不說,城主府里的人綜合素質還是很高的,而且他們對城主府都很有歸屬感,一些不可以說的事情,他們一般不會去外面亂嚼舌根子。

晚飯的時候,易水珏和月光來到餐廳,終於見到了那些地精們。

對於墨問塵、蘇泠風消失了一天多的時間,易水珏本是沒怎麼往心裡去的,蘇泠風、墨問塵這對年輕的夫妻太神秘了,身上奇怪的事情太多了,忽然失蹤了一天多時間而已,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但看到那些地精的時候,易水珏終於無法冷靜了,他覺得他好像還沒睡醒,還在做夢!

十多個地精啊!他們到底是從哪裡找來的!

別告訴他是從南祁大陸請來的,他不會信的!

那麼遠的距離,就算有騎乘巨龍飛過去,也無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在南祁大陸和東臨大陸之間來回吧!

而且,地精族天生膽小自閉,不喜與外族接觸,世代與精靈族在南祁大陸相鄰而居,一起避世,這樣一個封閉排外的種族,蘇泠風和墨問塵竟然請回了十五名地精!他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易水珏長張大了嘴巴,眼睛瞪著那些排排坐,等著吃晚飯的地精們,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相對於易水珏的傻帽表情,月光可就要淡定多了,看著那些地精,只目光微微閃爍了一下,就恢復正常了。

坐下來,毒舌道:「喲呀呀小風風你怎麼找來這麼些個丑傢伙呢,看著他們的醜臉,會影響食慾的……」

月光這話,可是讓地精們都怒了!

「你!你才丑傢伙呢!」一個地精瞪圓了豆子眼,怒視月光,回嘴道。

月光風騷的撩了一下頭髮,又扭扭腰,沖那地精放了個電眼,道:「難道你不覺得,你應該認清事實,接受事實么?」

那地精不擅長鬥嘴,瞪著月光,說不出話來了,不過看他那咬牙切齒的表情,是恨不得撲上來咬這個討厭的精靈一口的。

「哼!」另一個地精,用鼻子冷哼了一聲,說道:「想不到高貴的精靈族,也有這樣注重外貌的,膚淺的精靈!」

「我就是膚淺,就是比你們好看,怎麼樣?你們不在意外表,那我說了實話,說你們丑,你們幹嘛這麼生氣?」

「你你……」這個地精也被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蘇泠風和墨問塵在一旁看熱鬧,完全沒有插言勸說的意思,司徒蕭山有些看不過去了,皺眉,便想要喝止月光,不過還未等他開口,便又有地精說話了。

「月光,你真是越來越調皮了,地精族外貌上的遺傳特點,是不怎麼好看,你就不要取笑我們了……」

這回說話的,是地精中,兩位煉金宗師中的一位,也是這十幾個地精中,年紀最大,地位最高的一位,他是地精族長老中的一位,叫鐵斧。

月光眨眨眼,看向說話的這個老地精,問道:「你認識我?」

「嗯,我叫鐵斧,你可能不記得了,六百五十多年前,我去拜訪精靈女王,曾見過你一面,那時你還小……」

「哦,原來是鐵斧長老。」月光雖然性格叛逆,但對友族的長輩,他還是很尊敬的,客氣了一句,終於停止了毒舌。

蘇泠風、墨問塵等人又在凌雲城停留了三天的時間,才出發去的永昌城。

在這三天里,司徒蕭山為他們準備了很多東西,各種煉金器具、材料、寶石,還有各種藥材呢。 蘇泠風將這些東西,全部都塞進了隨身空間里。

當然,別人都以為,她是將那些東西都放進空間戒指了。

眾人看向蘇泠風的手上的空間戒指,一個個眼神都火辣辣的,比看到極品辣妹還要熱切。

特別是那些地精,看向蘇泠風的眼神更加的崇拜和敬畏了!

自從蘇泠風在地精族贏了魔偶大賽,又提供給他們魔力智腦和空間傳送門的研究資料,他們就從未懷疑過這為人族煉金大師的煉金實力,雖然她只是個看上去還不滿二十歲的小女孩。

司徒蕭山和月光卻有些奇怪了,因為他們清楚的知道,蘇泠風手上那隻毫不起眼的空間戒指,她已經戴了好幾年了,那時候她還只是一名初級煉金師而已!

那麼這個空間戒指肯定不是蘇泠風自己煉製的了。

應該是墨問塵送她的吧?

難道這個看上去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空間戒指,竟然是個內容量超大的極品空間戒指么?

司徒蕭山忽然想起墨問塵的身份,他的母親身為魔族公主,有一些極品裝備留給他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