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大家點了點頭,經過元素位面法陣后,他們對於這種屬性球的顏色基本有了了解,他們優先攻擊空中的白色球體,這是伊萊和路法拉爾最拿手的,他們瞬間解決了空氣的雪白色球體,然後夏晉程和韓劍廣也迅速的幹掉了碧藍色球體,雖然以成亡靈法師,但拉瑟娜的氣屬性魔法和她的暗屬性魔法一樣犀利,只是這個赤紅色的球體有些麻煩,它對於火屬性魔法抗性很強,而且這裡沒有一個人是以水屬性為主修的魔法師。

大家沉靜了一下后,由幾個雖然不是水屬性,但依靠著魔法師能力元素屬性能力,擁有不錯水屬性的魔法師來一起動手。由於這個大廳的地板就是由赤紅色的大理石構成,所以在地上映射的火屬性不是很容易找。

拉瑟娜的感知能力比雪莉差了不少,但是在伊萊和路法拉爾的配合下,還是很快就找到了地上應對前面的元素球體,啪的一聲,最後的兩個火元素法球也被搞定了。

此時夏晉程也發現了在遠處角落裡的法陣核心,一個四面呈現四種不同顏色的法球球體,夏晉程指著地上「不能再前進了,這有在這裡瞄準了攻擊」

大家順著夏晉程手指的地上仔細一看,幾道和絲線差不多粗細的光線映射在地上,果然再進一步就可能被發現了。

夏晉程又叫了起來「不好,沒時間了」

元素警戒法陣的核心因為感覺不到被消滅的球體,顏色開始有些變了,一看沒時間了大家就同時用影響力不大,但破壞力強的魔法直接攻擊它,又是啪的一聲,這個核心也被擊毀了。

嬌妻入懷 這些大功告成,應該可以進入巨人的圖書館了,就在大家興奮的時候,外面傳來了轟鳴聲,這明顯就是警報的聲音。

「什麼?我們動作慢了嗎?被發現了?」夏晉程開始埋怨自己動作慢了。

後面卡里斯通跑了進來「真對不起,我大意讓那個女巨人跑了,她身邊的那個小巨人並不是巨人,而且她自己創造出來的魔法傀儡,是我太大意了」卡里斯通幾乎跪倒在了大家面前。 伊萊過去一把扶起了卡里斯通「卡里斯通大哥,你這是幹嘛?既然被發現了,那就先走吧,巨人們都圍上來可就不秒了」

等他們跑出去時,剛才那個黃銅色皮膚的女巨人已經使用魔法在外面高呼了「有人類入侵,有人類入侵~~~」

此時的伊萊也有些後悔,剛才真應該聽路法拉爾和古斯特的話,殺了那個女巨人,巨人的話果然都不能相信,前輩說的沒錯,是自己太愚蠢了。

伊萊他們奪路而走,順便在巨人的城裡放了一把大火,他們出城后直接朝著哀嚎瀑布的方向跑去,哪知道巨人的通訊的能力很強,他們出城還沒多久,在哀嚎瀑布方向的巨人已經回來堵截他們了。

這下伊萊他們可有些亂了,他們先往地圖上說比較荒涼的巨人高原西部跑去,一路上他們飛行術還算不錯,總算暫時脫離了巨人們的圍捕。

連續飛了一天,有飢有累的他們隨便找了一處洞穴就休息了下來。等他們回復了片刻后,他們發現在這靠近巨人高原西部盡頭的地方,竟然還有一處巨人村莊,他們走進一看這座巨人村莊有些特別,各種建築物比起之前的巨人村莊都要明顯小一號。

在門口伊萊驚奇的發現了肉色的巨人,而且這巨人的個頭竟然沒比他們高多少,正常的巨人至少三米出頭,而這個村莊的巨人們都只有兩米出頭,明顯比普通巨人們矮了一大截,最關鍵的是剛才遠看肉色的皮膚,走近后伊萊他們發現,這些巨人竟然和普通巨人完全不一樣,巨人們應該都是由岩石等金屬堅硬物質構成的,而這些巨人竟然擁有者和人類一樣的皮膚,而且以現在的目測情況來說,這些都是血肉巨人。

竟然有這樣的巨人?大家都想不明白了,夏晉程也撓著頭皮百思不得其解,從來沒在魔法書中看見過啊!

就在他們覺得奇怪想一探究竟時,一個聲音從他們背後傳了過來,一個血肉女巨人站在了他們身後。

看見有巨人在他們身後,伊萊和同伴們立即警覺起來,巴列斯等人還擺出了作戰姿態。

原本一向對巨人沒有好感的路法拉爾,這次則一反常態,阻止了同伴先發制人「別急,要是換其他巨人,肯定會率先攻擊我們的吧?」

女巨人微笑了一下「你很聰明,我們和其他巨人有些區別,村裡的長老在等你們」說完這個女巨人慢慢走向了村莊。

大家互相看了一眼,好像在徵求大家的意見,在猶豫了一會後,伊萊和路法拉爾率先邁開了腳步。

跟在後面的巴列斯有些鬱悶,他心裡一直嘀咕著「不是不要相信巨人嗎?」

伊萊他們走進這個巨人村莊,在中間最大的一間房間里,房間里一個有些年紀的巨人正等待著他們。

看見伊萊他們來了,老巨人邀請他們坐了下來,這個老巨人兩隻眼睛冒著金光,聲音則有些顫抖「哎~~~我已經見過了無數黑魔法師了,而你們可能是最好一批了吧? 重生之鬥魔腐女傷不起 我感覺我已經看不見巨人的未來了,那些愚蠢的巨人還是依照著老路,繼續著牢籠的生活」

伊萊和朋友互相看了看「巨人不是因為背叛了光與暗之神,所以被放逐了嗎?不過光暗兩位神明對待你們也真算仁慈,竟然不像對待黑魔法師那樣趕盡殺絕」

老巨人苦笑了一下「真正的歷史,現在這個世界的在巨人高原上,恐怕只有我們這個村莊還保留了一二吧!」

一說道真正的歷史,夏晉程興奮了,他馬上站了起來迎了上去「前輩,您說的真正的歷史,是什麼意思?歷史被篡改過了嗎?」

老巨人探了一口氣,難過的說道「為尊者諱,為聖者隱。那些神明也是如此,一味的篡改歷史,把他們所有的污點全部抹去,只留下讓世人傳頌的佳話。據我所知,光與暗之神並不是最初的造物主,他們只是接替造物主來統治這個世界的被創造神而已。巨人們根本就沒有背叛他們,只是教授了人類魔法,才會被他們驅逐了,由於巨人是造物主在世界創造最具有智慧的生物,也是他最青睞的生物,所以光與暗兩位神明沒有將巨人們趕盡殺絕,萬一以後哪天造物主回來了,可能會不好交代」

聽完老巨人的這段話后,驚訝的大家脖子已經伸的和鴨子一樣長了。

老巨人繼續告訴人類「起初,巨人只是依靠元素來創造出來的,後面的人類和魔族都是在此基礎上,加入了光與暗兩種屬性創造出來了,光與暗也可以看出陰與陽,所以人類和魔族也具有了柔軟的特點,不像我們巨人天生僵硬的皮膚和內臟,一旦硬碰硬很容易受重傷」

夏晉程馬上問道「那這裡除了您以外的巨人們,怎麼和其他巨人們不一樣?他們和人類差不多都擁有血肉」

「是啊,他們都是上古巨人和人類雜交的後代,當然這也是違背了神明的意思,不是當時的酋長大人特意保存這一部分,這些血肉巨人早就被抹殺乾淨了,現在為了安全我們也是生活在巨人高原的邊緣」

夏晉程在往外看去,確實這裡的血肉巨人相比正常巨人弱小點,但和人類比明星要強壯不少。

路法拉爾好像沒心情聽這些廢話「您叫我們來,不會只是為了給我們講故事吧?」

「呵呵~~~」老巨人笑了,他指著路法拉爾和伊萊說道「當然,在你們中間,你和這個帶頭的人類,是最具有魔法能力的人,我今天要和你們說的是,你們必須放棄在人間的一切,因為再過千年,你們所愛的人便不再會愛你們,在魔法部和嗜魔部的同伴們也會漸漸的遺忘你們,我曾經和安德米斯說過,但他不相信,我希望你們能相信,安德米爾遲早會變成和卡梅隆特一樣的狂熱崇拜者的,就好比黑魔法師們在修行到一定的階段后,如果不能以正常的心情和自己的實際情況來繼續修鍊,很可能就會暴走,變成完全失控的殺人狂。而魔法部和嗜魔部的人則會變成崇拜光與暗之神的極端狂熱者,這一切都取決於他們信仰所帶來的那股力量」

「什麼?」伊萊和路法拉爾跳了起來「不止是黑魔法師,暗魔法師和魔法師們也會因為他們信仰的力量發生改變?」如果按照這個老巨人所說的,那麼等到若千年後,雪莉和莉莉姆拉絲也會變成和卡梅隆特類似的人,到那個時候,他們希望的那段感情還會存在嗎?

「為了黑魔法師們,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就是去尋找可以與神明一戰的力量,你們的老師安德米斯就是去了那裡,去的人不少,但是目前為止確實沒有一個活著回來的,但我一直堅信,那個地方是確實存在的」

伊萊和路法拉爾問道老巨人「那按照您說的,不是只要把魔法部和嗜魔部消滅了即可嗎?就可以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老巨人眼裡充滿著無奈,緩緩的道出「光之翼只是光聯盟的一部分,你們確定有能力對付整個魔法部嗎?就算可以對付整個魔法部,那些神使呢?高階神使呢?還有…哎!你們現在只能去找到魔法師真正的力量,用他來對抗強大的光與暗的神族,但是…」

被老巨人這麼一說,伊萊和路法拉爾頓時覺得眼前一片黑暗,前面究竟有多長的路要走,仍是一個未知數。

「好了,我作為巨人的先知,看得到你們前面的路,我也不會讓你們空手來,其實這裡才是整個巨人高原,最重要的地方」說完老巨人打開了一個暗道,並且示意伊萊他們跟過來。

在暗道里走了半個小時后,他們來到了一間位於巨人高原地下的大殿。

老巨人告訴他們「現在的巨人其實根本不喜歡這些血肉巨人,所以血肉巨人就以強大的魔法來作為自己安全在巨人高原生存的條件」 「這裡存放的都是巨人魔法師們嚮往的禁咒」老巨人示意伊萊他們繼續跟著走,再又經過了一個暗道后,一間很小的房間里,老巨人手一揮,牆壁上出現了一個影子的東西,這個影子開始在牆壁上動了起來,並且施放出類似魔法的東西。

伊萊他們馬上反應了過來「這個影子是在模仿魔法啊!」

等影子模仿完,魔法的咒語和使用方法全部以影子的樣子,出現在了牆壁上,然後緊緊幾分鐘后,就散盡了。

老巨人告訴他們「這就是我們藏魔法的方法,雖然這個方法不好,但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

沒有問號,路法拉爾在看的時候就努力的在記住魔法,因為他知道那個影子掩飾的魔法是大禁咒,在深淵清剿戰中看見深淵超越者使用過的炎海焚天。

老巨人看伊萊等人看的出神便笑了,他又和其他幾個人說道「來,這裡是火魔法的大禁咒,旁邊還有其他魔法的大禁咒」

伊萊和同伴們在經過了一些時間的死記硬背後,基本把這些魔法的要領記錄了下來,伊萊走向前去答謝道「老前輩,真是太感謝了,竟然讓我們有機會學到大禁咒」

老巨人摸著鬍子笑著答覆道「哎!當年輝煌的巨人,現在僅有這麼幾個大禁咒可以撐市面的,而且還都不是完全版的」

伊萊他們似乎想起了陳雨軒當時在深淵大戰中告訴他們的話「魔法修鍊到一定的程度,都是會發生一些變化了,普通的魔法變化小,不容易被察覺,但是大禁咒就不一樣了,它還分成普通的樣子和完全成熟后的樣子,破壞力增加程度似乎換了一種魔法似的」

老巨人看了他們掂量了一會兒又說道「以你們現在的能力,恐怕還練不成,回去在提升一下自己的實力吧!至少要這些大禁咒的基本訣竅掌握了,你們才有資格去深淵下層,一探真正大禁咒的奧義」

這次來巨人高原的收穫,真的不是一般的多,大家都情不自禁的笑了。

伊萊也上前大招解釋道「真是對不起,我們還一直以為巨人們,都是高傲的,從不會幫助和相信人類,但是…」

老巨人一個手勢,馬上打斷了伊萊的講話「這句話是對的,你們還真的必須引以為戒,不要相信巨人,這個村莊的血肉巨人,其實已經算不上巨人了,目前其他的巨人的話,還真的不能信」老巨人一想好像又漏了什麼「不…還有一位在懺悔神殿的巨人,他的話,你們也可以相信,只是那裡的戒備不是一般的森嚴,除了殺進去別無他法」

從地下室出來后,伊萊他們一直感謝老巨人慷慨的幫助。

但老巨人也說出了自己的目的「雖然我看不見那天的來臨,但是我能感覺的到,經曆數千個世紀的放逐,巨人們要刑滿釋放了」

老巨人也叫來了一個他最得意的弟子,並且像大家介紹道「這個女孩叫娜露娜*艾拉斯,她可能是這個村莊第一個女長老,我感覺到她能帶領這個村莊走出巨人高原」

娜露娜看見爺爺這麼看中自己,驚喜中也伴隨著緊張「爺爺,我行嗎?」

「行的,我相信」老巨人又轉頭過來告訴伊萊等人「以後你們來,我不在了,就可以找她」

大家都點點頭,不過夏晉程有些不明白「巨人不是長壽不死的嗎?前輩,你這是」

聽見夏晉程的話老巨人哈哈的笑了起來「不,巨人們和你們血肉之軀不一樣,等到身體里的力量完全耗盡后,也會死亡,只有個別擁有輪迴能力的強大泰坦巨人能量擁耗不盡,可以不死,其他巨人都難以逃脫這個命運,或許血肉之軀代替岩石之軀是優勝劣汰」

說完老巨人,緩步朝前走了幾步「就讓我在做最後一件事吧!」說完老巨人兩隻眼睛冒出了金光,隨後在眉骨中間又睜開了第三隻眼睛,這隻眼睛射出一道光線直衝雲霄,他好像看見了什麼。

片刻之後,有些憔悴的老巨人告訴伊萊他們「我看見了安德米斯,他在追找魔法的奧義的路上,不停的與神使高階神使交戰,他…被神使們圍住了」

「什麼?」伊萊和路法拉爾急了,神使的力量他們知道,老師被圍住了,那不等於必死無疑嗎?

老巨人好像到了極限,魔法消失了,雙眼的金光也消失了,眉骨中間的眼睛則化為了一道光芒,消失的無影無蹤,他急喘了幾口氣后笑著告訴伊萊他們「放心吧,安德米斯沒事,他敢保證他還活著,只是…只是我的能力和時間都到了,…」老巨人張著嘴,還想說什麼但此時的他已經說話的力氣都沒了,最後這個老人只能帶著微笑看著伊萊等人合上了雙眼。

「謝謝」來自黑魔法師們最誠摯的謝意。

娜露娜告訴他們「我要去埋藏爺爺了,你們以後來,可以從這裡的懸崖一直飛回去,但是你們至少要有連續飛兩天的法力來維持你們的飛行術,下去后就是麻煩的詛咒之地邊緣,在那裡你們可能會遇到巫妖王手下的襲擊,所以在沒有確保自己有這能力之前,還是從你們原來偷偷上來的洞穴來往吧!」

在再次表達謝意后,伊萊他們心滿意足的開始返程,在返程路上,伊萊他們還特意的沿著巨人高原西部的千米懸崖走,果然就和娜露娜說的那樣,從比較安全的地方飛下去,只有大海,在往前面就是有巨人衛兵把守的地方,很容易被巨人發現。

為了安全,饒了一大圈子避開巨人下來的伊萊又來到了鏡子森林,進入森林沒多久后,他們就碰見了戰鬥,竟然是兩群黑魔法師在對打,一群黑魔法師里有個伊萊認識的人,正是在天隆山脈和伊萊他們說話的深淵者同僚。

那個深淵者也認出了伊萊「這些傢伙不是深淵下屬的黑魔法師,而且還在這裡擺法陣埋伏我們」雖然沒有說出口,但伊萊看出了這個傢伙希望得到援助的眼神。

都是黑魔法師,伊萊上去也先說了一下「大家都是在壓迫下生活的人,黑魔法師生活的已經很不容易了,何必在為難同樣苦的人呢?」

「哈哈~~~~」聽完伊萊的話另一夥黑魔法師開始狂笑起來「不為難黑魔法師?黑魔法師不就是無惡不作的人嗎?黑吃黑也未必不可啊!你們真是剛剛進入黑魔法師這個群體嗎?」

在伊萊身後的路法拉爾聽見這群這樣說,他自然也明白了對手是什麼樣的黑魔法師了,而且既然不是深淵下屬的黑魔法師,可以直接開殺。

路法拉爾直接一個火焰衝擊波打向了敵人,強大的火焰將所經過的森林夷為平地,衝擊波過後火焰繼續在森林裡肆虐。

原先依靠法陣勉強偷襲深淵者的黑魔法師們,碰見這種突髮狀況也悶了,這些黑魔法師在路法拉爾一個強力的火焰衝擊波的攻擊下,傷亡進半,帶頭的人也只能大喊「撤退」

得救了,被救的深淵同僚們還是比較客氣的「非常感謝,下次碰見這些黑魔法師,一定要給他們點顏色看看」

進入鏡子森林后的第一個晚上,巴列斯躺著睡不著,他想著我們該做的已經做了,為什麼還要跑回去?直接用傳送捲軸不就好了嗎?他起身招呼大家「我說,我們為什麼不用回城捲軸直接回去啊?」

聽見巴列斯這樣問大家都笑了「看來你真是出來的少,在外面有些有魔法通訊有阻礙的地方,都是不能使用魔法捲軸的,不信你拿出來看看就知道了」

巴列斯從包裹里拿出一張回城捲軸來,發現出來時捲軸中心還閃著藍**法光芒的光都消失了,現在的回城捲軸只是一直白紙,在鏡子森林這種有魔法通訊阻礙的地方,回城捲軸根本沒用。巴列斯失望的把回城捲軸仍回了包裹中,無奈的躺下看著天上的星星。 望著天空,巴列斯也漸漸的進入了夢鄉,就在快睡著的時候,遠處再次傳來了轟鳴聲。

警覺的大家再起被轟鳴聲吵醒,亡靈和人類還是有區別的,拉瑟娜和古斯特那不叫睡覺,稱之為休眠,和人類的睡覺有些相似之處的是休眠可以大量恢復法力,在野外的亡靈法師完全可以不用休眠,只是躺下來靜靜的休息,但是法力恢復了要比人類的睡覺差了不少。

聽見爆炸聲后,休息的拉瑟娜和古斯特最先跳了起來,他們朝著發生爆炸的地方望去,略微的感知了一下前面的情況,他們馬上告訴周圍的同伴「前面又發生了戰鬥」

一聽有戰鬥,身為黑魔法師的大家也站了起來,一看究竟。

一個深淵者則繼續躺在地上有些不耐煩的告訴大家「肯定是剛才逃跑的深淵者,在前面又埋伏其他黑魔法師,搶劫他們的東西吧」

然而緊接的一陣光芒似乎狠狠打了這個深淵者一耳光,望著觀戰方向的大家都叫了起來「是光魔法?」

雖然他們不很清楚剛才那伙黑魔法師的能力,但感覺他們應該是使不出光魔法的。

大家都清楚,可能又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就在他們收拾了一下,準備繼續往北面走的時候,前面已經有不少黑魔法師潰敗了回到,他們一邊跑一邊急叫「不好了,魔法部的人來了,快跑啊」

「魔法部的人不是都放假了嗎?怎麼會在這裡出現的?」大家都有些想不通。

入潮水般有實力的魔力已經陸續打了過來,原本一片寂靜的鏡子森林瞬間變成火熱的戰場。而在很遠的另一邊,在視線之外的地方,似乎也發生著相同的情況。

大家都互相徵求了一下意見「怎麼辦?」

伊萊往四周看了一下「我們這裡離詛咒之地比較近,敵人這次大規模的來清剿必然是有準備的,而我們很多以公會行動的小隊原本就是零零散散的,根本不能夠和組織有序的部隊,和敵人大部隊交戰,所以我建議還是從詛咒之地繞行」

「詛咒之地?那裡是巫妖王的地盤,而且似乎最近巫妖王也不怎麼太平,我們跑過去萬一遭到兩面夾擊怎麼辦?」

對於這個問題,伊萊顯得比較有信心「那我們就躲,在詛咒之地的巫妖王大軍和魔法部的大軍,都是以數百上千的魔法師為準的,只要我們隱蔽工作做的到位,肯定是他們先打起來。」

「對啊,魔法部和嗜魔部在清剿黑魔法師的行動上,有光與暗兩位神明的授權,會聯合,但是魔法部是不可能和巫妖王的亡靈法師聯合的,畢竟亡靈法師也是黑魔法師,也是魔法部必須消滅的對象之一」

大家深吸了一口氣「好,就這樣定了,從旁邊繞,繞不過就把魔法部的大軍引過去」隨後大家在盡量剋制魔力的情況下,開始迅速的朝西邊的詛咒之地移動。

在較遠的地方,同級別中只有感知型魔法師可以找出遠處的敵人,而這裡魔法師不多。

隨著又兩個黑魔法師的參加聲后,戚世傑大叫道「很好,又幹掉兩個」

安德洛轉過身去問道雪莉「隊長,你在感知一下哪裡的敵人最近」

「恩」雪莉再次集中精神感知著周圍的魔力。

愛蘭爾指著遠處的一處樹林問道雪莉「我感覺到,哪裡有若隱若現的魔力啊」

「恩,距離很遠行動也非常隱蔽,但是他們這是打算去哪呢?」雪莉順著那股魔力移動的方向望去。

戚世傑則細數著雪莉指出魔力的方向「再往西邊走,不就走到詛咒之地去了嗎?」

雪莉好像明白了這股敵人的用意「對的,他們估計就是想從詛咒之地繞道逃跑」

「想跑?」說完戚世傑就追了上去

「等等,那裡人不少,而且有幾個敵人很有實力」說完雪莉追了上去,也許是這次戰鬥中沒碰見什麼強敵,讓戚世傑有些得意起來,碰見敵人就直接衝上去。

看見雪莉也追了過去,安德洛也馬上跟了上去,最年長的愛蘭爾比較穩妥,她放了一個信號后也跟了上去。

魔法部的其他同伴們看見了信號,立即組織人員趕了過來。

正在潛行的伊萊等人也漸漸的發覺了事態的變化,有很多敵人竟然開始往這裡靠了,伊萊馬上告訴大家「不行,我們被敵人的感知型魔法師發現了,大家加快速度往詛咒之地走」

「該死」大家不禁開始咒罵了起來,因為他們也知道,一旦被敵人的感知型魔法師盯住,就很難脫身了,這裡又不是深淵沒有阻隔感知型魔法師感知能力的黑幕。

雪莉很快就追上了戚世傑,對於隊員的這次行動,作為隊長有些不滿意「你別急啊!敵人人數不少,實力還不弱,你這樣會有危險的」

對於雪莉的抱怨,戚世傑並沒有在意「放心吧,我心裡有數,我現在過去就是想拖住他們,沒想到這些傢伙跑的還真快啊,看來實力確實不弱,連續飛行了一個小時都不需要休息」戚世傑一邊說一邊在猜想敵人的情況。 一夜廢妃:別惹狂傲魔妃 他又往後看了一眼,安德洛和愛蘭爾在連續的作戰和飛行后,法力已經明顯有些跟不上了,但是以這種速度都還不一定能在對手到達詛咒之地之前,阻截住敵人。戚世傑告訴後面的同伴「我先去拖住敵人,你們在後面引導援軍速度追上來啊」說完,戚世傑又加快的速度追了上去。

「敵人又加快了速度,看來他們使出全力來追趕我們了」路法拉爾叫道

「不行,我們也要使出全力跑了,被拖住就麻煩了,正在追上來的兩個敵人魔力不弱」一邊說拉瑟娜一邊也感受著敵人的情況。

雪莉看見戚世傑這樣努力了,自己也盡全力施展自己最拿手的氣魔法,在雪莉強大的魔力的驅動下,雪莉瞬間超過戚世傑,但剛剛接近敵人時,雪莉就刻意放慢了速度,他感覺到了前面的敵人是誰,在她腦海里一個個和魔力匹配的人名出現了「伊萊、路法拉爾、巴列斯,還有韓劍廣學長和拉瑟娜小姐,還有兩個暫時想不起來,但也是碰見過的魔力」

雪莉轉眼一想攔住了戚世傑「不要追了,我們這個速度即使追上也到詛咒之地了」

戚世傑不明白「即使到了詛咒之地也沒關係啊!這裡是詛咒之地的邊緣啊!巫妖王不會隨便把他的大軍派到這裡來的吧?」

看著雪莉尷尬的表情,在聯繫那股強大魔力,戚世傑猜到了前面的人是誰,他笑著問雪莉「原來是他們啊?那就回去去追殺敵人黑魔法師」說完戚世傑喘了幾口氣后就調頭跑去。

看見前面的戚世傑竟然跑回來了,安德洛有些愣住了「這…你不追敵人啦?」

戚世傑瞄了安德洛一眼,隨後一屁股坐下來開始休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