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自鳴得意的凝視著蘇紋兒寵溺的笑笑。

蘇紋兒無奈的丟他一個白眼,「拿我當小白鼠…也只有你做得出來。」

雖然佯裝不高興,但她心裡還是心花怒放,興奮不已的,陳壘這個榆木疙瘩,總算是願意試著為她改變自己了!

兩人認識這麼多年,就算是結婚了,蘇紋兒都不敢肯定自己是否真的了解他。

他對待感情總是冷冷淡淡的,彷彿她只是一件附屬品而已,可以輕易的分離,不會流露出一絲的挂念和不舍。

她已經習慣了陳壘的來去匆匆,悄無聲息的離開,猝不及防的出現在她的面前。

可以毫不吝嗇的給她幸福的瞬間,也可以無情的把她推入地獄,不管不顧,讓她自生自滅。

蘇紋兒是非常厭惡這樣的感覺,感覺自己很卑微的祈求了陳壘的愛情。

然而她卻像是中了陳壘的毒,明知是一條不歸路,還是心甘情願的跟隨了他的腳步。

陳壘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髮絲,深情款款的說:「除了你也沒有別人了…」

他想用自己所有的精力去疼惜蘇紋兒,並且寸步不離的陪在她的身邊,然而如此簡單的事情他都沒辦法做到。

每次看到陳同和她並肩而行,相聊甚歡的時候,他的心裡充滿了羨慕之情,很希望那人是自己,可以見證她的喜怒哀樂…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第858章血洗上

楊浪子手上的是一部dv機,而歐陽幸月見到楊浪子手上那台dv機時,不由臉色劇變,用腳趾去猜也能猜楊浪子做什麼。

「知道這是什麼嗎?相信你應該不會陌生吧?」楊浪子很得意的搖晃著手中的機器,「這是最新高清版,拍出來的效果絕對不用擔心,效果一流,歐陽幸月,你說如果讓我那葉兄弟看到你跟別的男人做那事,他會怎樣?會不會很生氣?我開始好奇啊!想看看葉兄弟生氣的時候會是怎樣的。」

歐陽幸月強裝鎮定道:「他生氣,後果很嚴重,而你,楊浪子,下場肯定比你想象中要慘。」

「是嗎?我倒真的很好奇,想看看他生氣時候的表情,要不你配合我一下?讓我拍個好片子出來?長這麼大,都還沒正式做過導演,還別說,我挺高興的,第一做導演,女主角就是你這種大牌。」

歐陽幸月想走,只是她現在根本不可能離開,楊浪子豈會讓她走?正如楊浪子剛才所說,敢將她留下,就說明他已經作好了準備。

要怪,就怪她自己,今天不該來,楊浪子已準備魚死網破。

「來人,把咱們的女主角按住。」楊浪子對他身邊的助手發出命令。

歐陽幸月急忙退後兩步,「楊浪子,你就沒考慮過後果?」

「後果?後果會是什麼?我現在來告訴你,後果就是我第一次導演的片子將會一炮而紅,而你這個女主角同樣不會差,也會紅得發紫,雙贏,這就是後果,現在你明白了嗎?」

「你紅了,楊氏集團呢?還有你的騰龍幫呢?它們又該怎麼辦?」歐陽幸月試圖讓楊浪子放棄。

「那不是你應該操心的事,作為女主角,你應該操心怎樣才能將演技發揮得更出色,那才是你應該想的。」

與此同時,京城某別墅里,歐陽政仁父子坐在那,歐陽豪一臉擔心,猶豫好久,似有話要說。

而坐在旁邊的歐陽政仁則是一支接一支的抽著煙,父子二人心事重重,各有所想。

「爸,咱們真的不管嗎?那樣會不會不太好?」終於,歐陽豪開口。

歐陽政仁捻滅手中的煙頭,長吐口氣:「無毒不丈夫,小豪,這麼簡單的道理你不懂?」

道理歐陽豪自然懂,只是無論如何,那個都是他的家人,將來事件事傳出去,作為歐陽家一員,同樣丟臉。

「別猶豫,我們沒做什麼。」歐陽政仁說道。

被父親一說,歐陽豪也就沒再說什麼,想到自己將來可以坐上歐陽集團董事長之位,歐陽豪的內心就是一陣激動,腦子裡僅的那點良知也被他拋到腦後,整個腦子裡只想著董事長那個位置。

父親說得對,無毒不丈夫,何況自己並沒什麼錯,主謀又不是自己,自己只是通過內線得知這事罷了,裝不知,沒人會拿他們怎樣。

嬌妻嫁到之訓夫有道 天助也!

「爸,你有沒有覺得三叔似乎很不正常?」歐陽豪把自己心中的疑惑說出來。

歐陽政仁早就看出,三弟歐陽貢根是不太正常,特別對待他女兒方面不正常,沒任何父親會如此對待自己的女兒,就像這次,三弟也知他女兒落入狼窩,卻不去救,這樣一個父親,很讓人懷疑。

很多時候,歐陽政仁都在懷疑歐陽幸月是否是的三弟的骨肉,虎毒不食子,三弟卻是例外。

「多留心一下。」歐陽政仁說道,自己內心卻尋思著要找個機會好好試探三弟才行。

葉無天已經被帶到這個陰暗得不見天日的地方好久,他已呆在這裡近十個小時,然而在過去的近十個小時里並沒任何人過來幫他,其實這個時候他是真的希望有人能幫他一把。

吱!

重厚的鐵門被打開,葉無天如同抓到救命草般站起來,希望能出去,他再也不想做什麼測試,試下去,只會讓他更鬱悶,也會更失望。

進來之人葉無天並不認識,冷著張臉。

對方那表情讓葉大爺意識到,這個多半不可能來帶他出去。

果然,那人進來后一聲不吭的朝葉無天遞過一部平板電腦,望向葉無天的眼神充滿著同情。

滿頭霧水的葉大爺接過平板電腦,點開裡面的內容后,楊浪子首先出場,一臉微笑的對葉無天說道:「葉兄弟,好久不見,聽說你被抓走了,呵呵,作為兄弟,我今天想送你一件禮物,牢里肯定很悶,我拍了段視頻給你解解悶。」

楊浪子出現在視頻里,葉無天就已經感到不妙,當他看到歐陽幸月出現在楊浪子身邊時,他馬上印證自己的猜測。

楊浪子有模有樣的喊一聲開始,馬上有兩個男人朝歐陽幸月走過去,面對兩個男人,歐陽幸月很想避開,奈何辦公室就那麼大,歐陽幸月根本避無可避。

被抓住的歐陽幸月在兩個男人的對付之下,身上的衣服越來越少,三幾下功夫就被脫得只剩一套黑色性感內衣,將她那妙曼嬌軀露出來。

視頻里的幾個男人不時壞笑著,露出一事貪婪的表情,那模樣像是想要將歐陽幸月吞進肚子里。

葉無天看得眼火爆起,雙手指關節處啪啪作響,用力過大,連平板電腦都被他捏得變形,屏幕更是『啪』一聲,多了條裂縫。

楊浪子!

頭狼 看著視頻,葉無天有種想殺人的衝動,他都捨不得那樣對待歐陽幸月。

葉無天看到歐陽幸月那種絕望的眼神,當她的衣服被剝開一剎,她情緒波伏很大,那絕望的眼神讓葉無天看著心痛。

「哈哈,葉兄弟,怎樣?這樣視頻應該能幫你解悶吧?你也用不著怎樣謝我,誰讓咱們是兄弟?這事你知我知就行,兄弟是講心的,不是講金的,能幫到你,我很開心,接下來,你還想怎樣看?要不我拍一段小鬼子的國粹給你看看?如此如花似玉的美人,還別說,我很有興趣。」說到這,楊浪子話題一轉,笑容也隨之消失:「葉無天,你知我想要什麼,爽快點吧,半個小時我得不到我想要的結果,我再送一段視頻給你看看,保證讓你滿意,對了,忘了告訴你,我這兩個手下已經好幾個月沒碰過女人。」

視頻放完了,葉無天將平板電腦重重砸到地上,待完全砸碎后,葉無天找到那張內存卡,小心的放進口袋裡。

與此同時,剛才進來的那人朝葉無天遞來一部手機,接過手機的葉無天突然動了,動作快如閃電。

對方雖有所防備,卻還是慢了一步,不待他反應過來,葉無天就用力猛一拉,讓對方狠狠撞向鋼枝之上。

偷襲成功之後,葉無天並沒閑著,不待對方反抗,另一隻手伸到對方脖部一拉,讓對方的腦袋撞向鋼枝。

一聲悶聲之下,對方整個人暈了過去。

望著慢慢向地上倒下的對方,葉無天神情冷漠,絲毫不在乎對方的死活。

拿起地上那部手機的葉無天正待找幫手,外面再次進來幾個人,而這次進來之人是葉無天所認識。

一進門,朱劍就忍不住揮身顫抖幾下,這裡面瀰漫著一股陰森剌骨的氣息,而那股氣息似乎還是從葉無天身上所散發出來。

朱劍沒殺過人,不知這種氣息就是殺氣,此時葉無天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正是殺氣。

葉無天想殺人!

朱劍來了,姍姍來遲,不過遲來好過不來,對方的來到讓葉無天心裡一暖。

「我可以走了嗎?」葉無天直接開口,現在不是聊家常的時候。

朱劍麻木的點頭。

葉無天沒再說話,待鐵柵門被打開后,他走出去,在朱劍面前停下,伸手拍拍朱劍的肩膀。

朱劍本有很多話想說,但真到葉無天身影消失不見,他都愣是一個字都沒說出來。

望著葉無天離去的背影,還有剛剛那種恐怖氣息,讓朱劍意識到,肯定會有事發生,而且是大事。

他認識葉無天那麼久,從沒看過葉無天流露出這種表情,太恐怖了。

朱劍追了出去,外面早已失去葉無天的身影,停在門口的車也少了一輛,不用問也知是被葉無天開走。

找不到葉無天,朱劍連忙將這裡的事情向家裡彙報,憑葉無天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天知道他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

葉無天怒了,怒得失去理智,怒得只想殺人,此時此刻,他只有一個念頭,幹掉楊浪子,不管對方是誰,幹掉!

一直以來都最為討厭別人打他身邊人的主意,偏偏那些該死的人就是如此讓人討厭。

朱家接到朱劍的彙報后也意識到不妙,據朱劍講,葉無天當時是帶著怨怒離開,他自由后第一件事會做什麼?又會去找誰?

打葉無天的電話,處於關機狀態,無奈之下,朱老爺子只能另想它法,想辦法讓葉無天冷靜下來。

只是,現在的葉無天能冷靜嗎?他心愛的女人被那樣折磨,作為男人,他無法冷靜。

騰龍幫總部,楊浪子不時看著時間,他所想要得到的消息仍未來,讓他漸漸失去耐性。

「看來你喜歡的男人不怎樣,捨不得為你們付出,會失望嗎?」楊浪子看向那渾身上下只穿著套性感內衣的歐陽幸月。

歐陽幸月沒說話,也不知她在想什麼。

楊浪子說道:「準備一下,看來咱們還要接著拍。」&% 古鎮書店

蘇紋兒和陳壘話聊一半,管理員小姑娘神色慌張,急匆匆的上樓,告訴她倆楊萍朝書店過來了!

她來的如此突然,讓蘇紋兒猝不及防,頓時就慌了。

「不要緊張,你先下去坐著,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看看她有什麼目的。」

陳壘處理危機已經習慣了,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非常的冷靜。

他抿嘴快步走到窗前,慢慢的揭開窗帘窺探外面的一舉一動。

果然,從高處眺望,距離大約百十步的巷口位置,楊萍邁著輕~盈的步伐,一步步的朝書店的門口走去。

留給他們準備的時間不多,最多兩分鐘。

但是,讓蘇紋兒若無其事的下樓,還是綽綽有餘的,只是怕蘇紋兒太過緊張被楊萍瞧出端倪。

「你呢?你怎麼辦?假如她執意上樓,肯定會看到你藏在這裡…」蘇紋兒關心的只是陳壘的安危,她心裡很自責。

倘若不是她為了見陳壘,頻繁的出現在書店,楊萍也不會注意到這裡,歸根究底,陳壘如果因此暴露了,那麼一切都是她的錯。

「不會的…我會有辦法藏身的,相信我。」

已經不能再繼續耽擱了,陳壘催促著她趕緊下樓,他心裡有數,楊萍這次出現,不會是沖著他來的。

蘇紋兒無奈,躊躇了一會兒才蹬蹬的下樓了。

還是之前的位置,果汁也喝了一半,那本只翻了幾頁的書籍靜靜的躺在太陽底下曬太陽。

蘇紋兒坐在椅子上,腦袋微微的傾斜,用一隻胳膊支撐著太陽穴,臉對著窗戶,眼睛半眯著,佯裝一副半睡半醒的姿態。

「紋兒…」

楊萍面無表情的走進書店,佇立在門口,環顧四周,才終於在角落裡看到了蘇紋兒的背影。

她一聲不吭的朝蘇紋兒走過去。

蘇紋兒聽到耳邊傳來的腳步聲,她故意裝作沒聽到,保持原有的姿勢紋絲不動。

楊萍站在她的身旁,等了一會兒,瞧著蘇紋兒沒有反應,只好張嘴喊了她的名字和她打招呼。

蘇紋兒這才回頭,一臉意外的望著楊萍,「萍姐,你怎麼會在這裡?」

她特意扭頭瞥了門口一眼,只有楊萍一個人。

「我當然是特意過來找你的。」楊萍笑呵呵的說。

蘇紋兒指著對面的椅子說,「萍姐請坐。」

楊萍點點頭,從書桌下拉出椅子,徑直坐了下來。

蘇紋兒又問:「萍姐你大老遠的跑過來找我…是不是有什麼急事啊?」

楊萍認真的解釋說:「我剛才去了一趟你住的宅子,敲了半天門都沒有人回應,後來打了電話給孫嫂,才知道他們還在醫院辦事呢!」

「也是她告訴我,說你閑得無聊的時候,會來書店坐坐…所以我就尋思著過來碰碰運氣。」

「我的運氣還是不錯,一眼就看到你了。」

蘇紋兒聽到楊萍為了找她,饒了這麼一大圈,還如此的費勁兒,心裡有些過意不去,「不好意思啊萍姐,下次你如果找我有事,直接給我打電話就好,那樣也省的你如此辛苦了!」

楊萍呵呵一笑,「沒有你說的這麼誇張,我是奪走了幾步路,我就當是散步了!」

「咯咯…」楊萍自我打趣的樣子還是挺搞笑的,蘇紋兒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楊萍化解尷尬的手段是非常厲害的,酒吧有她坐鎮,客人之間再大的矛盾,會在她的調解下,轉眼間就握手言和,把酒言歡。

她的這種八面玲瓏,善於揣摩人心的性格,讓蘇紋兒隱隱有些心悸,總是要非常的努力剋制才能不被她給套話。

「是這樣的…這兩天鎮子上傳的沸沸揚揚的,說是有個有錢的大老闆,打算給我們鎮上的醫院捐一筆錢,還是不小的數目呢!」

「我一猜就知道是你,整個古鎮,像你這樣有財力並且有一顆善心的人可謂是鳳毛麟角。加上上次我們提起過這件事,聯繫起來一琢磨,答案就很明顯了!」

楊萍知道捐款的消息,蘇紋兒一點也不感覺奇怪,畢竟家裡裝了那麼多的竊聽器,裝作一無所知才叫人懷疑呢!

只是她納悶的是,楊萍不是這樣沉不住氣的人,怎麼會在這麼早的時候,迫不及待的找她當面說起這件事…

蘇紋兒佯裝尷尬的笑笑:「你是說鎮上的人都聽到了這個消息?因為一切只是初步的想法,還沒有真正的實施呢!所以我特意叮囑小陳和孫嫂要暫時保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