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此時連熊君都應對不了這些射線攻擊,這是要強悍到怎樣程度的遠程攻擊啊!

熊君的身體幾乎像是被戳破了的氣球似的,瞬間縮小。身為絕世凶獸,他的智慧可是絲毫不遜色於人類的,被這些魂導射線打疼,他首先想到的就是縮小身體,身體縮小之後,目標總不會是那麼明顯了。至少能夠避開一些攻擊。

甚至顧不得再去直接攻擊唐舞麟,熊君搖身一晃,直撲那個帶給他最大傷害的龍雨雪。

仔細看就能發現,此時從熊君口中,竟然在向外流淌鮮血,而這能讓他吐血的傷勢,就是龍雨雪那巨大的魂導器造成的。

突如其來的變化,雖然讓唐舞麟吃驚,但他反應過來的速度也是非常之快。

「昂——」一聲激昂的龍吟聲從唐舞麟口中迸發而出,黃金龍吼!

與此同時,唐舞麟的雙眸突然變得無比閃亮,瞳孔豎起。一股無形的威嚴,驟然從他身上迸發而出。

龍威!

這是他在突破了七環修為,擁有了武魂真身能力之後,第一次釋放金龍王本身所具有的天賦能力。

龍威綻放,周圍的空間彷彿都在一瞬間化為了淡淡的金色,而在他身後出現的金龍虛影也驟然變得凝實起來,那一雙金光燦燦的眼眸突然化為血紅色,瞪視熊君。

熊君因為受傷,正處於極度暴怒之中,可就算是在這樣的狀態下,當那一雙血眸瞪視向他的時候,他卻依舊忍不住全身一顫。

那種感覺,就像是當初主上剛剛從地底深處出關時的感受。讓他險些要拜伏在面前。再加上不久前彷彿出現過的龍神氣息,一時間,熊君不禁有些膽戰心驚,心中的狂怒居然消失了幾分,動作自然也就慢了。

「轟!」赤金色的身影猛地從側面撞擊在了熊君身上。

阿如恆和司馬金馳有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好戰!好戰的人,也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實戰經驗豐富。

雖然他們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情況讓熊君出現變化,但這樣的機會顯然是不可能放過的。

唐舞麟以龍威威懾,阿如恆直接就撞擊在了熊君身上,此時他自己也已經覆蓋上了斗鎧。

論修為,阿如恆已經極為接近封號斗羅層次了,加上一身斗鎧和他自身的本體宗先天秘法,就算面對超級斗羅,都能硬撼一番。這一下撞擊極為狂暴,以熊君的修為,都被他撞開十幾米。

璀璨的刀芒也就在這時從天而降,直接就到了他頭頂上方。

熊君此時才反應過來,右手一抬,直接抓向那巨大的斬龍刀。

「鏗!」斬龍刀發出一聲刺耳的龍吟悲鳴,熊君只覺得一股蒼涼感沖入自己心神之中。彷彿有無數巨龍在他面前隕落一般,而所有隕落巨龍的怨恨,都在這一瞬集中在他身上。

也就在這時,龍威驟然增強,一道金光瞬間鋪就,那彷彿是一條金色的大道,當它從熊君身上經過時,熊君只覺得一股難以形容的王者威壓驟然出現,令他自身氣勢狂瀉。甚至連身體都出現了片刻的僵持。

然後他就看到了一身金盔金甲,背後龍翼張開,臉上金色面具遮蓋住俊朗面容的唐舞麟。

此時的唐舞麟,身形彷彿已經被無限的放大了似的,那黃金龍槍上,一個個銘文金光大盛,所有在斬龍刀上悲鳴的巨龍,在感受到這份氣息后,竟然全都向他做出頂禮膜拜的動作。

———————–

歡迎大家加入我們唐門的微信平台,微信,右上角加號,添加朋友,查找公眾號,搜索唐家三少,帶V認證的就是我們的家哦。 ?剎那間,斬龍刀居然也變成了金色,刀身上,九條巨龍騰飛而起,把狂風刀魔司馬金馳的身體也渲染成了同色。熊君原本穩穩抓住斬龍刀的手,竟然有些要抓握不住了。

一圈金色光環也隨之從唐舞麟身上迸發而出,那濃烈的血脈氣息,華麗的光環,瞬間籠罩戰場。

金龍狂暴領域!

面對眼前這很可能是極限斗羅層次的強者,他絕不敢有半點的放鬆和實力隱藏。

金龍狂暴領域令所有戰友實力暴增,進入金龍狂暴狀態,其中,獲益最大的就是狂風刀魔司馬金馳了。

他手中那斬龍刀發出一聲無比愉悅的刀鳴之聲,司馬金馳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吸力從刀身中傳出,竟然瞬間將他吸攝入內,再次進入到武魂真身的狀態。但這一次,卻不再是他自己控制的,而是自行產生的。

斬龍刀猛地一震,一股無與倫比的凶厲之氣驟然從刀身上爆發開來。以熊君的修為,竟然都無法再將它抓握。

斬龍刀扶搖直上,直入半空。刀身上金光大放,一個個銘文就像是解開封印一般飛速出現。

唐舞麟心有所感,手中黃金龍槍化為王者之路,全力沖向熊君的同時。他身上的第七魂環也是亮了起來。

武魂真身!

沒有出現巨大的藍銀皇真身,他那一身斗鎧突然液化,緊接著,他身體表面的金色鱗片驟然變得厚重起來。整個人搖身一晃,就已經化為了一條金龍。

金龍不大,只有身長五米,但當它出現的剎那,熊君卻已是臉色大變。

那金龍左前爪一探,半空中的斬龍刀從天而降,瞬間落入它的左前爪抓握之中。

虛空中,只是輕輕一劃。一道金線就出現在了王者之路上,延著那條燦爛的金色王者之路,直奔熊君而去。

熊君瞳孔劇烈收縮,他猛然仰天怒吼。身上的暗金色毛髮根根豎立。一股無與倫比的澎湃氣息從它身上爆發開來。

身邊的王者之路驟然崩碎,熊君一雙暗金恐爪同時揮出,雖然沒有之前巨大化時看上去那麼煊赫,但暗金恐爪卻依舊帶著撕裂天地的威勢。

「叮——」

脆響聲中,斬龍刀劈出的金線和熊君的一雙暗金恐爪碰撞在一起。

金線崩解,但熊君卻如遭雷擊一般,身體劇烈的震顫了一下,然後就化為一道暗金色流星般,朝著遠方飛遁而去。轉眼間消失不見。

男主的惡毒前妻 以唐舞麟紫極魔瞳的視力,清楚的看到,熊君那一雙無比鋒銳的暗金恐爪表面上,被自己劈出的金線碰撞出了一個米粒大的缺口。缺口不大,但那可是真正的暗金恐爪啊!

至於為什麼熊君反應那麼大,他就不得而知了。

金龍搖身一晃,背後雙翼張開,重新化為人形。這是唐舞麟第一次動用自己的武魂真身狀態,那種感覺確實是美妙的。只是他有些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沒有刻意的去控制,出現的武魂真身直接就是金龍王的形態,而並非是藍銀皇。

長出口氣,唐舞麟看向阿如恆,「大師兄,你沒事吧?」

阿如恆像唐舞麟晃了晃自己先前被熊君捏碎的拳頭,居然已經癒合如初了,「沒事,咱這身體,就是耐造。」

唐舞麟手腕一震,手中金色斬龍刀飛出,金光收斂,司馬金馳也重新出現了。只是,此時的他,表情卻變得異常古怪,看著唐舞麟的眼神,就像是見了鬼似的。

唐舞麟看向他,也同樣是十分不解,他也不清楚,為什麼會出現先前那樣的情況啊!

意氣風發的從血神軍團出來,這還沒走多久,竟然就遇到了一位如此強大的存在。唐舞麟並沒有因為他們擊退熊君而沾沾自喜,正相反的是,他心中充滿了警惕。

毫無疑問,熊君是絕對擁有覆滅他們這些人力量的。之所以吃虧敗退,最大的原因是不了解他們。唐舞麟、阿如恆和司馬金馳已經用出了渾身解數,甚至最後還出現了司馬金馳斬龍刀異變的情況,可實際上,卻依舊無法真正的傷害到熊君。

這一戰,實際上改變了戰局的並不是實力最強的他們三人,而是源自於龍雨雪那一槍。

所以,三人在面面相覷之後,最終目光卻都集中在了龍雨雪身上。她那攻擊,究竟是什麼?竟然能夠直接讓防禦力如此強大的熊君受傷。

「我們先降落,找個地方休整一下。」大家的狀態都需要調整,熊君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捲土重來。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殺自己,但總要做好準備才行。

唐舞麟帶著眾人降落到地面上,他知道,自己當務之急,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先了解身邊這些夥伴們才行。

原本他以為自己是了解的,阿如恆和司馬金馳都曾經是他的對手。真正打過,對於彼此能力自然了解的多一些,其他人更都是他在血神軍團的戰友。

可現在看起來,自己的了解似乎還遠遠不夠深刻,還應該了解的更多才行。

眾位血龍小隊成員迅速構築了一個陣地,各種探測裝備,小型雷達很快布置完畢。高素質、高速度的完成了一個小型營地的構建。

看著二十幾台黑級機甲有條不紊,只用了十分鐘就完成的陣地,阿如恆還好一些,他畢竟對軍隊了解不多。司馬金馳額頭上卻是青筋跳動。

他一直認為,南方軍團已經是聯邦最強悍的軍團了,可是,和眼前這些超級機甲相比,這差距可不是一點半點啊!

要知道,在任何軍隊之中,能夠駕駛超級機甲的機甲師,哪個不是眼高於頂?哪個不是中流砥柱?

能夠成為黑級機甲師,最低軍銜都是上校。至少也是一名團長。

可眼前這些呢?二十四台黑級機甲,感覺上這些機甲師就像是最普通的士兵,任勞任怨,沒有任何多言,完全執行著唐舞麟的命令。而且素質之高,決非普通軍團的黑級機甲師所能比擬。

先不說他們機甲本身的先進程度,單就是他們身上的武器,就讓司馬金馳這種從來不用機甲的人都看著眼饞。

不只是龍雨雪的暗藍色射線傷到了熊君,其他遠程機甲師的紅色射線也是一樣啊!

這究竟是怎樣的裝備啊!絕不是聯邦任何制式裝備。

唐舞麟看向司馬金馳,「咱們剛才那算是武魂融合技嗎?」

司馬金馳正眼饞著那些裝備,聽到唐舞麟的聲音,這才回過頭來,臉色卻有些不好看,「當然不算。你見過誰的武魂融合技是在非自願的情況下就能使用的?」

他這個鬱悶啊!就在剛剛,唐舞麟釋放了金龍狂暴領域之後,他自己就完全脫離了控制。儘管當斬龍刀進化,他自身與斬龍刀融合為一后,整個人的修為似乎都為之升華,找到了一絲突破的感覺。可是,任誰也不會願意自己苦修多年的修為無法控制,甚至被強行完成了武魂真身後變成別人手裡的武器啊! ?唐舞麟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看起來,你的武魂,和我的血脈有不小的關係。」

司馬金馳道:「上次在那裡面,我就感覺到了。和你碰撞之後,我好像要突破封號斗羅了。但出來之後,卻又恢復成了原樣。前來找你,本來就是希望能夠和你再次交手,嘗試一下能否有機會突破的。卻沒想到,遇到這麼多事兒。剛剛究竟是怎麼回事?你刻意控制的?」

唐舞麟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但當你的斬龍刀升華的時候,我下意識的就感覺自己應該進入武魂真身狀態,你那斬龍刀也就像是我身體的一部分似的。然後就自然而然的用它發起攻擊了。」

司馬金馳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用腳丫子思考,他現在也明白,自己一直以來都自認為是當世最頂尖武魂的斬龍刀,和唐舞麟的武魂有密切相關,但卻是那種從屬關係的密切相關啊!以他的高傲,著實是有些不能適應。但他卻又不得不承認,和唐舞麟在一起,他的修為有著明顯要突破的跡象。

看著司馬金馳臉色難看,唐舞麟無奈的聳聳肩,「也並不算是壞事吧。我們畢竟是朋友嘛。」

司馬金馳張了張嘴,他很想說,誰和你是朋友,誰和你是朋友啊?可這話,他還真說不出來。畢竟,人家可是剛剛救了他的命啊!這話要是說了,那也太傷人了。

阿如恆嘿嘿一笑,「認命吧。以後就老老實實的做我師弟的一把刀也不錯啊!反正已經這樣了。」

司馬金馳惡狠狠的看向他,「你少說風涼話,當初的賬還沒跟你算呢。小心我砍死你。」

「來啊、來啊!」阿如恆挑動眉毛,一臉挑釁的樣子。

「雨雪,你的槍械是?」唐舞麟卻假裝沒聽見似的,直接看向不遠處正在休息中的龍雨雪。

在唐舞麟的要求下,她已經從黑級機甲中出來了。

他這一問,頓時轉移了司馬金馳和阿如恆的注意力,他們的目光也不約而同的落在了龍雨雪的身上。

連熊君都擋不住的攻擊,他們就算再自負也不會認為自己能夠擋得住。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龍雨雪身上。現代科技,真的已經發展到這種程度了嗎?如果說連極限斗羅都能夠被現代武器輕易滅殺的話,那他們這些魂師修鍊起來還有什麼意義?

龍雨雪面無表情的道:「這是軍團研究院研究出的最新科技。我用的這種槍械,叫做重離子射線。」

「重離子射線?」這個名字他們都還是第一次聽到。

龍雨雪看了一眼阿如恆和司馬金馳,然後很淡然的道:「軍團機密,外人不能聽。」

司馬金馳和阿如恆的表情同時僵硬了。

唐舞麟看了他們一眼,道:「他們現在加入了血龍小隊,應該也算是咱們軍團的一份子了。如果不是絕密的話,是不是可以通融一下?」

「是啊是啊!美女,說吧。」阿如恆連連點頭。司馬金馳雖然一臉酷酷的樣子,但眼神中的希冀卻是掩飾不住的。

他們誰都不希望未來會碰到這種擋不住的恐怖攻擊啊!

龍雨雪想了想,道:「好吧,反正你們也不需要知道原理。戰友們用的紅色射線,叫做質子射線槍,質子線本身是一種非常特殊的射線,它具有極強的穿透性,幾乎可以穿透一切能量防禦和物理防禦。但本身質子線的威力並不是特別大,它就像是光線,落在人身上不會有危害。但經過我們進行武器開發和研製之後,在一定距離內,把質子線作為橋樑,當它穿透人體,進入人體一定深度之後,通過這個橋樑,將質子線直接在人體深處點燃,從而產生較強的破壞力。在人體內造成空腔。直接破壞內臟。這個技術目前在軍團內已經比較成熟了。但因為其破壞力太強,這項技術目前還是軍團所獨有的。」

「至於我用的重離子射線,這個還在實驗過程中,簡單來說,就是加強版的質子線。如果說質子線是射線點燃的話,那麼,重離子線在進入物體內部后,就相當於是在物體內部直接引爆一枚定裝魂導炮彈。重離子線和質子線的問題是攻擊距離比較短。以目前的科技,只能是在三百米內有效。超過三百米,就沒辦法精確控制在對手體內引爆了。」

龍雨雪的介紹有些複雜,聽的阿如恆和司馬金馳都有些懵懂,還是唐舞麟進行了簡單的總結,「也就是說,你們這種遠程攻擊武器具備無視防禦,內部引爆的特性?」

龍雨雪點了點頭,「簡單來說是這樣的,雖然實際上要複雜的多。所以你就這樣理解吧。」

無視防禦……

這個太狠了!

司馬金馳忍不住問道:「機甲、斗鎧也擋不住嗎?」

龍雨雪道:「質子線的話,三級以上的斗鎧或者是紅級機甲能擋住,但長時間命中也是有突破可能的。至於重離子射線,目前已知的防禦之中。只有四字斗鎧能擋住。當然,低級別的斗鎧也有削弱它的作用。可剛才那個傢伙,並沒有什麼防禦武器,自然是被直接作用在體內了。不過他的身體內部應該非常強大,否則的話,他被重離子線命中后,就應該內部爆破了。」

「咕嘟!」阿如恆吞咽了一口唾液,他此時只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最擅長的就是身體啊!本體宗未來的繼承者。平時甚至連斗鎧都不願意使用。可是,這重離子線簡直就像是為他量身定做的。虧他還認為本體秘法學會之後,已經是刀槍不入,想死都難。現在看來,好像也不是那麼安穩啊!

唐舞麟不禁感嘆一聲,「現代科技真是發展的太快了。這些質子、重離子武器,本來是準備給深淵位面的?」

龍雨雪點了點頭,「質子線已經成熟,如果那天深淵生物真的衝出來,質子線攻擊就會針對它們發射了。質子線的能量消耗很大,而且對無金屬甲胄的生物破壞性最大。本來就是為了深淵生物才研製出來的。針對機甲的時候,除非是剛好命中機甲內部機甲師要害的位置,否則破壞性並沒有那麼強。直到重離子線研究出來,這個問題才開始解決。但現在重離子武器還不太成熟,能夠穩定發射使用,我拿著的這個,已經是最小的了。」

原來如此。聽了她的解釋之後,唐舞麟、阿如恆和司馬金馳,總算是好受一些了。

但無論怎麼說,人類既然已經研究出了這樣的武器,那麼,未來這些武器就早晚會列裝到軍隊手中。魂師這個職業未來的發展方向,似乎就只有更好的操控這些現代化裝備了。

這究竟算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對夥伴們的能力進行了充分了解,唐舞麟心中也更安定了幾分。雖說之前的情況很危險,但他們畢竟擋住了一名近似於沒有斗鎧的極限斗羅級彆強者啊!這就意味著,他們面對頂級強者,已經有一戰之力了。

「我們接下來去哪裡?」阿如恆問道。

唐舞麟打開電子地圖,先用定位系統查看了一下目前他們所在的位置,然後才指著一個方向,道:「我們先去明都。從明都乘坐魂導高速列車進入內陸。」

他們雖然有著血神軍團的身份,但血神軍團是駐紮在雪山上防禦深淵位面的,這麼多台黑級機甲如果天天飛在空中,一旦進入城市附近,必然會被雷達發現,從而出現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當然,在提到魂導高速列車這幾個字的時候,唐舞麟依舊不禁心有戚戚。他已經不知道多少次遇到魂導高速列車的事故了。似乎自己和這高速列車本身就有些犯沖似的。

明都,斗羅聯邦首都。史萊克城隕落之後,已經是大陸第一大城市。位於大陸西方,那是一座宛如鋼鐵森林一般的城市。

———————–

歡迎大家加入我們唐門的微信平台,微信,右上角加號,添加朋友,查找公眾號,搜索唐家三少,帶V認證的就是我們的家哦。 ?當初,唐舞麟曾經和夥伴們到過這座城市。

短暫的休息后,眾人再次上路。熊君沒有再出現在他們面前,不知道是去療傷了,還是怕了他們。

在進入到軍事雷達探測的範圍之前,眾人先脫下了黑級機甲,換上普通一些的裝束,在一座小鎮上租了幾輛越野車,這才向明都方向行進。

他們的身份問題,軍團早就給解決了。本來血神軍團每年就都有退伍的指標,解決一些身份再容易不過。而且除了唐舞麟之外,其他人的身份也都不需要掩飾什麼。唐舞麟現在的身份識別上的名字是:龍月!

坐在副駕駛,看著窗外不斷略過的景色,唐舞麟的大腦卻一直都在高速運轉著。離開了血神軍團,也相當於自己失去了最強的庇護。

唐舞麟相信,自己的能力還是十分明顯的,只要是有心人刻意去探察,就有發現自己身份的可能。幸好,當初史萊克學院被轟炸時,最後那一枚九級定裝魂導炮彈很好的掩護了自己。讓絕大多數人都認為自己已經被炸死了。再加上,他畢竟還沒有在大陸上太過顯山露水。

史萊克學院真正被關注的,還是海神閣的眾位。甚至他在星羅大陸的名頭,都要比在斗羅大陸上更大。尤其是當初他們還在魔鬼島學習了那段時間。

想要光復史萊克,只是依靠他們這些人的力量當然是遠遠不夠的,現在連唐門都還處於被打壓之中。首先自己要做的,就是先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當自己重新立下史萊克學院的大旗時,至少不至於瞬間傾覆。

一想起當初史萊克學院的眾位老師和同學們,他心中就不禁隱隱作痛。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