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些從小接受高等教育的貴族,在今天突然被王小天將世界觀給碎的連渣都沒了,看著王小天面帶微笑的走過來,一個個驚恐萬分。

「別過來,你別過來……」

「你這個惡魔……離我遠點!」

……

一個個風度翩翩的貴族狼狽的開始朝外面逃竄,彷彿王小天是一個微笑著收取靈魂的魔鬼一樣。而剩下的一些貴族,看著王小天準備張口解釋的樣子,一個個也捂著耳朵。

「我不聽,我不聽……」這些居然被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王小天嚇的落荒而逃。

一場好好的宴會,眼看就以這樣滑稽的方式收場了。 ?兩天的時間過去了。

五彩大殿的宴會影響還在蔓延,儘管造成了很多的人生反思,但是對於整個紫羅蘭目前的影響還是微薄的,畢竟這是一個劍與魔法的世界。魔法和鬥氣是這裡的主流,當科技萌芽之時,也只有少數的學者和貴族才有閒情逸緻去研究這個。更多的平民,他們追求的是物資的改變和人生的幸福,在這樣的世界只有魔法和鬥氣才能改變他們的人生。

這幾天王小天很忙。

忙碌的理由很簡單。

整個紫羅蘭乃至整個西北大陸都有大事件發生。

雖然這些事件還沒有在廣泛的平民階層傳開,但是作為一個已經有一定根基的貴族,帕特里齊的家族很快就得知了周圍發生的一切消息。

其中最大的消息讓整個紫羅蘭的貴族階層都不由停止了內鬥。

——「維坦戰爭結束了」。

席捲整個西北大陸的龐大戰役結束了,維坦公國以一國之力迎戰東部十三個國家,或許十三個西北國家聯盟內部存在鬥爭,政客間的博弈或許削弱了聯盟的戰鬥力,但是不可否認,維坦,這個大陸最北邊的貧瘠國度正式崛起了。

十三個國家同時進攻維坦,在不久前,正式宣告西北聯盟解體,維坦和其中七個國家締結和平條約,條約包括雙方開設邊市,互通商品等多項貿易條約,對於另外六個國家,維坦要求他們割地賠款等一系列的戰爭後續。

政治是戰爭的另一種延續,當血與火的戰爭結束后,諸國再度看到維坦的強硬,軍事決定話語權,沒有實力就沒有話語權,維坦對另外六個主要戰敗國提出的條件沒有公之於眾,但是肯定是讓這幾個國家傷筋動骨的。

「西北國家聯盟敗了!」

這個消息給紫羅蘭帶來的影響遠超出許多國內貴族的想象。

紫羅蘭作為大陸西北地區的老牌國家,不僅僅在人文方面有著悠久的歷史,在軍事和政治方面更是西北的大國。這一次戰役之所以沒有捲入紫羅蘭,這就已經是對紫羅蘭國力的一種肯定,或者說是忌憚。

當這個戰爭結束的消息傳來時,紫羅蘭的貴族階層開始忙碌起來了。

「西北國家聯盟敗了!但是我們紫羅蘭勝利了,我們應該獲得戰勝國的待遇!」

「維坦入侵我們的北方行省,對我國商業造成嚴重破壞,很多北地的商品和訂單停滯,這都造成了其他貴族的損失!我們要求以戰勝國的名義獲得賠償!」

「……」

紫羅蘭的貴族們正在準備慶祝勝利,而西北國家聯盟的戰敗無疑是給了他們一個沉重的打擊。

在北方邊境和維坦簽訂的戰爭條約徹底的作廢了。

本來,當維坦和西北國家聯盟還陷在漫長的戰爭漩渦的時候,結束了國家戰爭的紫羅蘭應該以戰勝國的姿態要求維坦賠償。

確實。

維坦拖不起,他被西北十三個國家打的十分疲憊,維坦人也很想結束一個戰場,於是,他們妥協了。

具體的戰爭賠款王小天並不知道,但是他用腳趾頭也可以想象到,能讓紫羅蘭王室舉行國宴慶祝的勝利,這背後一定有足夠的利益。

許多參戰的貴族們興高采烈的慶祝著。

能讓這些貴族如此高興,這背後肯定是巨大的利益,比如,他們戰死一個士兵,或許維坦就要付出三個到五個士兵的賠款,而沒有參戰的貴族,他們在背後支援的物資和後勤都可以得到回報。

如今,一切似乎都成為了泡影。

維坦打贏了!一個迎戰十三國聯盟的國家打贏了戰爭!

實力就是話語權,本來紫羅蘭國內還在叫囂著反攻維坦的貴族徹底熄火了,而其他滿心歡喜的等著戰爭賠款的貴族們也啞火了。

面對這樣一個戰爭怪物,這些紫羅蘭的貴族心裡已經開始在擔心維坦翻臉不認人了。

確實,有小道消息慢慢傳到了王小天耳朵里。

「維坦人翻臉了,維坦的使者已經在前往馬格諾利亞的路上了!」

一個早已經確定戰敗的國家,如今又重新派遣使者來紫羅蘭的首都,這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王小天摸著下巴,表情很玩味,「哎呀,這下有好戲看了。」

「這個維坦的潛台詞很明顯嘛。」

「這場遊戲,維坦翻盤了,所以,這個規則改重新制定了。」

「勝利者不受指責。」

對於這場戰役,王小天的感官並不直接,畢竟維坦的兵鋒不曾席捲紫羅蘭的其他地區,對於這場戰役背後那些交易和陰謀,他也不感興趣。

王小天如今頭疼的是另一件事。

「——綠野城騷亂。」

總裁,借我生個娃 這是帕特里齊在一個清晨帶來的消息。據說綠野城因為北邊山脈里出現的怪物騷亂,在磨蹭了這麼多天後,終於打算出動領地軍隊去清剿源頭了。

對於綠野城的辦事效率王小天早就想吐槽了。

一個城市北邊出現的騷亂,沒有在第一時間及時處理,直到怪物越來越多,已經徹底佔據了要道,堵塞的商道嚴重損害了貴族的利益,因此,綠野城的貴族老爺們才開始重視這件事,在這期間不知道有多少商人損失慘重,綠野城不知道損失了多少潛在利益。

當王小天得知這個消息后,本來還想著這群貴族要是在他的管轄範圍早就讓人吊起來抽打了,但是旋即帕特里齊的話,讓他心神震動。

「綠野城失敗了,出動的軍隊全軍覆沒,一位供奉在軍隊里的黃金強者都折進去了。」

這個消息引起了王小天的重視,他仔細了解了事情的經過。

綠野城辦事效率雖然低,但是真正動起手來也不含糊。二千名全副武裝的職業戰爭,三千名徵召的武裝戰士,以及雇傭的大量冒險者,組成了北邊山脈的討伐軍。

「這個陣容以及可以攻略一座城市了吧!」王小天暗暗咂舌。

二千名職業戰士,這裡的職業戰士是綠野城培養的特種士兵,裝備著綠野城軍隊特製的裝備,放在西部這怎麼也是一個精銳軍團的兩千號人,而剩下的三千徵召戰士,也不是那種稍微訓練的百姓,而是經常性訓練的民兵,是起碼配置了皮甲、短劍和鑲鐵盾牌的精壯漢子。

而且這裡面還有很多職業冒險者擔任斥候等危險任務。

這樣的陣容居然被團滅了。 ?「據說是綠野的北邊山脈出來一個死亡巨人,正面將綠野城的軍隊給打散了,」帕特里齊搖著頭說著。

「死亡巨人!」

王小天臉色很凝重,這種生物,他有所了解。

死亡巨人。

超大型生物。死亡巨人是一種極為邪惡的種族,他們曾經有著輝煌的文明歷史,有著不遜色人類的智慧。當文明衰亡后,他們從不知名的地方獲取了強大的力量(或許他們就是因為這種力量而衰亡的)。這種力量讓他們成為了強大的近戰職業者,同時也賦予了他們強大施法能力。

死亡巨人有著接近黑色的暗黑色皮膚和橘黃色的雙眼,和石巨人相似,他們沒有頭髮,但是與其他巨人不同的是他們的耳朵帶著尖端,他們髒亂的指甲形成了尖銳的手爪,他們的牙齒也有可怕的咬合力。

「出現在綠野城附近的死亡巨人,包裹在重裝護甲之中,卻看起來瘦骨嶙峋的。它有著長長的尖耳和暗灰的膚色。在它的周身環繞著一層由煙霧形成的薄霧,當注視它時你會發現這層雲霧形成了無數張在恐懼與痛苦中尖叫的人臉。」帕特里齊神色凝重的說著。

他也調查了那裡的具體情況。

王小天揉了揉額頭,顯然也很糟心。

這並不是王小天對綠野城有什麼想法,或者並不是王小天心憂天下。而是綠野城出現的狀況打亂了他的一些布置。

「綠野城總不可能因為一個死亡巨人就團滅了吧?」王小天還是有些不死心的問道。

帕特里齊也苦笑著。

「當然不只是一個死亡巨人,現在的綠野城北邊山脈已經徹底了成了一個怪物大本營,各種湮滅在歷史里的怪物都跑出來了,什麼伏龍獸、戰地石楠等中型異獸大規模出現,更糟心的是那裡還出現了一些智慧生物部落,什麼亞龍人更是泛濫了。單單一個囈語之球就讓綠野城束手無策,據說他們已經在向王室請求支援了。」

王小天聽完帕特里齊的消息心裡也不由嘆息。

綠野城商道算是徹底完了,不止是怪物,那裡現在形勢複雜的讓人腦袋疼,據說一群大陸西北地區的冒險者們剛剛結束了維坦戰爭,閑的無事,又一群人抽風一樣的要來綠野城獵殺巨人。

獵殺巨人?

王小天可不會天真的以為那群剛剛結束戰爭雇傭的傭兵們能解決這樣一尊可怕巨人。

「小天,你也不用擔心,我已經讓大鬍子他們以後繞開綠野城商道了。」帕特里齊語氣低沉的說道。

聽到帕特里齊這樣說,王小天更是苦笑不已。

前不久,王小天經常跑到大鬍子那裡的碼頭去,你以為他是去旅遊的嗎。

馬格諾利亞的碼頭區,那可是整個馬格諾利亞最混亂,最擁擠的嘈雜地區,任何腦子沒壞的人都不會在這種地方去旅遊。王小天他頻繁出入碼頭區,為的就是和一些商人達成交易。

鬍子和刀酒館。

那個大鬍子看似如同魯莽的狂戰士一樣,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這個有著一臉絡腮鬍的壯漢,狡詐的如同一頭狐狸一樣。立於馬格諾利亞的碼頭區后,這個地下勢力的頭子,他搭了許多貴族的線。

雖然他沒有將手伸向馬格諾利亞其他街區,但是在紫羅蘭的多條商路上,這個大鬍子的走私船幾乎是遍布整個紫羅蘭,他的地下盟友如同一張攀枝錯節的蜘蛛網。

大鬍子,他可以說是紫羅蘭東部、南部行省赫赫有名的走私頭子。

帕特里齊的沙恩領由於某些關係,他們勉強算是大鬍子背後的貴族之一,因此,由他們搭線,王小天想灰石聯盟的商品賣到紫羅蘭的各地,本來事情都已經談妥了。

按照走私成本來算,走綠野城商道才是最符合商業利益的。綠野城地處西南行省的東邊,那裡官道暢通,又有綠野城這樣一個具有實力的城市作為中轉站,無論是運費還是沿途盜匪問題,綠野城都一個極佳的選擇。

但是偏偏這個時候,綠野城幾乎陷入了癱瘓,再走這條路簡直就是千里送人頭。

「我已經讓大鬍子他們繞開綠野城,走南方瑪利河水繫到西南行省的布尼安了。」帕特里齊安慰著王小天。

……

短短三天時間,整個馬格諾利亞的氣氛驟然陷入了緊張。

維坦的使者已經從維坦出發了,他們走的是水路,從東邊的阿曼德公國沿著瑪利河的支流進入馬格諾利亞。

當維坦使者來到紫羅蘭境內后。

紫羅蘭的北方行省一部分貴族憤然離開馬格諾利亞。這一部分是年輕的貴族領袖,以勞倫特家族為首,他們無法接受和入侵北方的罪人妥協,這些強硬派因為紫羅蘭貴族的行為而感到了一絲背叛感,在不久前就集體離開了馬格諾利亞。

剩下在馬格諾利亞的北方人都是一些老牌貴族,這些老傢伙,政治和利益已經浸透了他們的血液,哪怕是和殺死自己領民的敵人交易,這些老傢伙也絲毫不會覺得羞恥。

在維坦使者到達東部行省后,一些關於維坦戰爭的後續消息也慢慢傳來了。

「——維坦人之所以勝利,主要是一些東部國家受到了外力災禍!」

紫羅蘭貴族很關注維坦是如何戰勝敵人的,畢竟如果維坦是堂堂正正以一國之力擊敗了十三國,那這場談判也沒有必要了,一個如此可怕的國家,還談個屁,等維坦緩過神來,談判損失的越多,維坦報復的就越慘烈。

調查后的事實也讓紫羅蘭貴族鬆了一口氣。

維坦之所以能打贏戰爭,主要原因是出在了十三國內部。

最開始是北邊沿海和維坦接壤的菲利普公國,他們國家遭到了來自大海種族的入侵,具體的情況還沒有傳來,但是似乎受到的創傷十分嚴重,整個國家都陷入了動亂。

據說,在十三國和維坦的大會戰里,菲利普公國的幾個軍團臨時被調了回去鎮壓國內動亂,導致防線出現漏洞。甚至在戰爭結束后,菲利普公國是第一個和維坦簽署和平條約的國家,隱隱讓人看出一絲迫不及待的感覺,貌似他們的國家內部出現了大問題。 ?帕特里齊的話王小天不是不懂,他看著帕特里齊激動的神情,樣子很淡定。

王小天輕輕的咳嗽了一聲,他問道:「我來馬格諾利亞是為了什麼?」

帕特里齊一愣,獃獃的回答著:「受大公邀請,參加國宴啊。」

「對啊,參加國宴,」王小天慢條斯理的解釋著,「如今這個情況,你覺得國宴還有舉辦的必要嗎?」

從某種意義來說,這邀請眾多貴族來馬格諾利亞的國宴是一種分蛋糕。

維坦入侵紫羅蘭戰敗,這其中涉及到的「戰爭后的賠償條款,北地被打殘的領土,以及其他的政治利益……」這些就像一座大蛋糕,讓眾多的貴族趨之若鶩。

藉助這些蛋糕,很多貴族都開始合縱連橫,比如,韋斯皇子大肆許諾拉攏,在這期間也拉起了一批利益聯盟體。

但如今,這蛋糕都怕是沒了。

維坦使者訪問馬格諾利亞,帶著大敗十三國的強勢,他們還會在乎一個紫羅蘭的聲音嗎?

「在留在這裡也沒有過多的意義了。」

王小天沒有過多的理會帕特里齊,他相信帕特里齊會明白這其中的利害關係。

像北地的勞倫特家族他們就是明白人,當維坦使者造訪的消息傳來時,他們二話不說就打道回府,一來避免了仇人見面的事端,二來也是為了應對接下來錯綜複雜的局勢提前做應對。

據說北方也不太平,也有一些不尋常的事件在引起騷亂。

看到王小天決定后,帕特里齊不由長嘆一聲,也匆匆離開了旅館。

等到帕特里齊走後,王小天又恢復了剛才的閑適,只不過在他的手上多了一顆水晶球。

黑道總裁別碰我! 「這些魔法有點意思,和符文的相似度十分之高啊,看起來布蘭德的符文法師之路還是有可能走通的,」王小天仔細把玩著手裡的水晶球,來自大發明家黑默丁格記憶里的符文技術和魔法漸漸重疊,一絲奇異的波動在王小天的身上開始蔓延。

……

清晨的馬格諾利亞顯得很祥和寧靜。

偌大的街道上零零散散的一些商販和行人開始出現了,他們是馬格諾利亞清晨里最勤勞的人,為了家庭和自己想要守護的人,這些市民往往都是起早貪黑賺取著微薄的利潤,城市街區的花木匠、集市的麵包店以及各式平凡的人們組成了馬格諾利亞的清晨。

在這樣的清晨里,王小天打著哈欠和自己的屬下們來到了碼頭區。

不同市區的祥和,碼頭區哪怕是清晨都很熱鬧,遠來的商船、繁忙的水手、為貴族辦事的下人們吆喝著開始了新的一天。

王小天讓人將從馬格諾利亞買來的眾多貨物都裝入箱子里,不斷的運到三艘商船上,那是三艘中型商船,船底裝有鐵板,這是為了防止瑪利河流域一些不安分的水系魔獸。雖然是商船,在它的甲板和船舷都有可以放置投石機和魔晶炮的地方。

不要以為魔晶炮這種東西很珍貴,商船就放置不起。實際上,異界的河流和海洋比起陸地要危險的多,來自水中的危機比起陸地的更加致命。但是比起陸地受制於地形天氣等因素的運輸,水運無疑是便利的,因此,在這個世界,強大的商人和貴族都會組建自己的水上商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