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哇,校長,你真是人民好教師,我現在對鈴蘭一中充滿了信心,也相信在這樣的條件之上,可以考上華夏最高學府,上清大學。」星舞的雙眸一亮,驚喜地說道。

此時,星悅已經是一愣一愣的,想不到這一來一回,星舞竟然從出了名鐵公雞的校長口中,扣出了六萬獎學金,還有一個只有教師才有的獨立宿舍。

「呵呵,星舞,以後你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啊。」王林的臉是笑的,但心是奔潰的,他忽然感嘆,估計自己走過最長的路,就是星舞的套路了。

送走王林之後,星悅一本正經地對星舞說道:「小舞,你為什麼要申請獨立宿舍?難道家裡住得不舒服嗎?」

「媽~~」這裡沒有外人,星舞展現小女人的姿態,給星悅一個擁抱,軟糯地說道:「其實,你在外面已經夠辛苦了,下班還要回來做飯給我吃,人家看著心疼嘛。如果我住宿,你也就不用操心,可以吃工餐了。最重要的是,我可以好好備戰高考啊。」

星悅皺眉,深深地看了眼星舞,見這個女兒眼睛清澈,毫無破綻,心裡不禁一暖,感覺這個讓自己操心了許多年的孩子,終於是長大了。

「好吧。不過,你之前都沒有住宿的經驗,會不會住不慣啊?」星悅又擔心道。

「安啦。」星舞揉捏著星悅的肩膀,柔聲道:「我現在都成年了,不學習獨立,以後上了大學該怎麼辦?」

聽到這裡,星悅的雙眸微微濕潤,輕輕地拍了拍星舞的手,一切盡在不言中。

其實,星舞申請獨立宿舍的最大原因,是為了可以安心地修鍊。

在自個家裡,始終有些不方便。

陪著星悅又吃了點東西,星舞回到了房間,盤腿而坐,練了一會九天玄功,讓體內的靈力更加深厚了一些。

當她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已經來到十一點,想必星悅應該睡下去了。

她的雙眸一轉,迅速跳下床,來到一樓,將星悅的清潔工服取了過來,利索地穿上。

「諸葛先生是嗎?我今晚就來會一會你,看你有何能耐?」星舞勾了勾唇角,內心卻是有些期待。

——

寶寶,你不投票嗎? 星舞疾行無聲,如一道黑色閃電,劃破黑夜,來到了一座古典宅子跟前。

看到這一座宅子,她有一瞬間恍惚,皆因這宅子的裝修風格和修真界的很像。

她心裡疑惑了。

難不成這個世界和修真界有什麼聯繫不成?

當然,這僅僅是一閃而過的想法,畢竟修真界和這個世界完全是兩碼事,或許是偶然撞風格罷了。

「咦,住在這裡的人不簡單嘛。」星舞眯著雙眸,透過靈感,可以感受到這座宅子里的靈氣,竟然比外面的要濃郁許多。

同時,她也感受到一股渴望已久的氣息。

星落草!

只要得到星落草,她就能完善經脈再生丹,從而徹底修復經脈,完成築基。

以她目前的積累,或許在築基之後能夠直接衝擊練氣層次。

星舞在這個宅子轉了一圈,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語,「這宅子的布局很巧妙啊。如果貿貿然闖入的話,恐怕會被困住。」

如果她沒猜錯的話,這個宅子應該布置了一些陣法之類的陷阱,一旦誤闖,不得脫身法門,恐怕會被困住。

「以我現在的修為怕是破不了陣。」星舞雙眸凝重,嘆息道:「看來我有些小瞧這個世界的人。想不到在這個鬧市中,還有這等高手。」

現在星落草就在眼前,她心裡有兩個選擇,要麼硬闖,要麼回去從長計議。

「先試試吧。」星舞咬了咬牙,雙眸一凝,身影一動,向前方的高牆攀了上去。

就在她攀上高牆的一刻,一道寒光飛射過來。

星舞的瞳孔一縮,本能就往牆上一蹬,身形飛退,躲過了寒光,但一道身影迅速飛掠出來,抬手向她抓來。

「你會玩飛針,我也會!」星舞看得出,剛才的一道寒光,赫然就是一根飛針。

不管對方是誰,敢在她面前玩飛針,就像……這個世界有句什麼話來著,班門弄斧,孟婆面前熬湯。

頓時,星舞的手一抖,一道飛針飛射出來,直指對方的肩胛。

來人的瞳孔一縮,感受到這一道飛針的厲害,連忙回身躲避,但星舞的飛針來得太急,竟然直接撕裂了他肩部的衣服。

啪嗒。

星舞和來人站定,彼此一臉凝重地互相凝望。

她看得清楚,這是一個身穿中山裝的高大帥哥,站姿筆直,一絲不苟,剃著一個短寸,雙眼炯炯有神。

同時,對方也在打量她。

一身清潔工服,臉上蒙著一塊面巾,雌雄難辨。

「你是誰?為什麼要闖諸葛先生的宅子?」男人劍眉緊皺,冷冷地喝問道。

星舞咧嘴一笑,擺出一個掃地的動作,很霸氣地說道:「在下,正義清潔工,來給先生打掃衛生!」

正義清潔工?!還打掃衛生?!

男人看著星舞擺出一個滑稽的動作,喊出這個土到掉渣的外號,還有這個莫名其妙的解釋,難道……她是來逗比的嗎?

哼,不管你是不是來搞笑的,先抓起來再說。

「殺!」男人一頓腳,身影如雷霆,飛快地沖了過來。

星舞的雙眸一沉,不敢大意,以退為進,往後飛退的同時,手中已經捏住了一根繡花針。

飛針一出,必見紅。

她不想殺人,但刻意控制飛針的殺意,消耗的靈力更大。為此,在不殺人的前提下,她只能動手三次。

三次過後,後果不堪設想。 三招!

必須在三招之內,將這個傢伙逼退!

星舞的雙眸微凜,緊盯著這個男人的進攻軌跡。

嘖嘖!這個傢伙的身法利索,每一個動作都如同流水般連綿不斷,找不到破綻啊。

但是,不管多完美的身法,都會有破綻。

忽然,一個爪子抓來,卻是鎖定了她的肩膀,看來這個男人也不想下重手,而是想制住自己。

「兄弟,我就一個小清潔工,你這麼咄咄相逼,何苦呢?」星舞一個側身,差之毫厘地躲過了這一爪子,但男人反應極快,又轉了過來,往另一邊抓去。

「哼,不管你是清潔工,還是通水渠的,敢闖諸葛先生的宅子,就是郭顱的敵人。」

星舞又一個側身,躲避開來,她的身法玄妙,讓郭顱眉頭緊皺,心中暗驚。

如果這還是一個普通的清潔工,他二話不說,把頭塞菊花里。

「咳咳!我就是一路過的,見諸葛先生的宅子挺髒的,就想義務打掃下咯。」星舞心中鬱悶,她身法是玄妙,但以目前的修為驅使這個身法,也是相當吃力。

她可以躲過郭顱的攻擊,但卻擺脫不了這個傢伙啊。

「廢話少說,吃我一拳!」郭顱化爪為拳,倏然向星舞的胸口轟去,既然抓不住,那麼就打傷她。

星舞的瞳孔一縮,暗道這個傢伙還真會挑位置,這一拳下來,她原本束起來的胸估計要炸開了。

然而,當她剛想躲避的時候,卻不退反進,身子微微一頓,竟然用自己的肩膀生生地接住了這一拳。

郭顱料不到她會這麼做,一瞬間晃神,卻暴露出一個破綻。

破綻出現在剎那間,但對星舞來說,已然足夠。

重生嫡女另聘 她強忍著疼痛,右手猛地一抖,飛針射出,瞬間沒入郭顱的肩膀。

「你!」郭顱一驚,連忙飛退,當他想要舉起右臂的一刻,整條手臂卻是一麻,抬不起來了。

「你玩了這麼久,也是時候輪到我了。」星舞一陣獰笑,又一道飛針甩了出去。

飛針無影無蹤,讓人難以判斷其軌跡,哪怕郭顱也是一名飛針高手,但對上星舞的手法,也相形見絀,甘拜下風。

他避無可避,咬了咬牙,猛地一沉,一道氣勁蕩漾出來。

呲!

飛針現形,竟然在離郭顱另一個肩胛半寸的時候,停了下來。

「護體罡氣?!」星舞皺了皺眉,這是一種以靈氣凝聚,形成一道氣場,擋住外來攻擊的招式。但是,郭顱的罡氣質量要差很多,肯定不是靈氣形成的。

然而,這一絲罡氣,足夠擋住自己刻意控制威力的飛針。

「不過……」星舞的雙眸一凝,又一道飛針甩了出來。這一道飛針,沒有攻擊其他地方,而是直接撞上了上一根飛針。

驚人的準度,爆炸的鋒芒!

頓時,郭顱的護體罡氣破碎,瞬間沒入他的左肩。

郭顱渾身一顫,瞪大雙眼,身體竟然無法動彈了。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郭顱驚訝地看著星舞。

星舞整理了下衣服,還好沒破,否則就難向媽媽交代了。接著,她勾了勾唇角,一臉淡定地說道:「放心,只不過點了你的一個穴位,讓你沒辦法動彈,一個小時之後,就能…糟糕!」

話沒說完,她的心咯噔一下,體內的靈力一轉,撒腿就跑…… 「逃得挺快啊。」

一個身穿藍色中山裝的白髮老者,負手走了過來,炯炯有神的雙眸,閃過一絲炙熱神光,似有無盡智慧。

「諸葛先生,實在抱歉,讓他給逃了。」郭顱一陣羞愧,他想不到對方在飛針修為上,竟然遠超自己這麼多。

曾經,他一直以為,H市能夠在飛針上碾壓自己的人不存在。

今日,卻被狠狠打臉。

諸葛先生微微一笑,也不責怪,在郭顱的身上拍了一下,接著他的身體一松,竟然可以動彈了。

「對方的身法,還有飛針都很玄妙,你會敗,也是情有可原。」諸葛先生眯著雙眸,沉聲道:「而且,她似乎對穴位的拿捏也很准,H市什麼時候有這樣的奇人?」

要知道,郭顱被命中的穴位往右一寸,可就是死穴啊。

諸葛先生沉吟著,看來大千世界也有很多事情他不曾看透。就像他知道H市的眾多高人,偏偏就漏了這麼一個。

「不過,她剛才和你的交手給我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就像……一個成年人在揮舞著小孩子的玩具劍。」

郭顱皺眉,一臉茫然,回想起剛才和星舞交手的過程,對方似乎投鼠忌器,並沒有發揮出真正的實力。

這對於他這個武痴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他都使出全力,對方竟然還藏了一手,是在嘲笑他沒有資格讓對方使出全力嗎?

「郭顱,最近提高警惕,我相信這個人會再來。」諸葛先生轉過身來,往宅子里走去。「她可能是盯上我宅子里的某件東西了。」

他心裡有些擔憂。

前天風家的小姑娘送了那件東西過來,這件東西事關重大,一旦不小心流出去,恐怕會惹出大禍。

難道這個人是沖著它來的?

他搖了搖頭,縱然自己能夠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但還是有很多事情看得相當模糊,就像是前不久夜觀星象,看到不久的將來,妖孽降世,也不知是福,還是禍。

星舞跑了老遠,見沒有人追上來,才放心地停了下來。

「呼——好險。如果我不是反應夠快,估計會被那個老頭給逮住。」在和郭顱動手的期間,星舞始終分出一絲心神,關注宅子的情況。

她相信,像郭顱這樣的高手,在諸葛先生的宅子里肯定還有不少。

結果,她沒有猜錯,剛制住郭顱就殺出了一個白髮老頭,但她不知道的是,這個白髮老頭正是諸葛先生。

星舞鬱悶地撓了撓頭髮,「以我現在的實力,要殺潛入諸葛先生的宅子,恐怕還是差了點。」

只是,她現在十分渴望得到星落草,就差這麼一種靈草就能夠完善經脈再生丹啊。

「罷了罷了,見步行步吧。」星舞明白,現在急也急不來,只能先穩固根基,然後再找個時間繼續試探對方。

回到家裡,已經是凌晨,星悅依然安靜地睡著,並沒有醒過來。

她迅速換下清潔工服,然後修鍊了一會九天玄功,便準備睡覺。

「咦,有條微信。」星舞掃了眼桌子上的手機,上面顯示一條未讀的微信,這麼晚了,會是誰呢? 打開一看,是劉素素的。

【星殿下,我聽說你被恢復學籍了!真的太好了!明天我決定給你帶好多巧克力,給你慶祝慶祝。】

看到這裡,星舞勾了勾唇角,露出了一抹淺淺的笑意。

接著,她指尖微動,給劉素素回了一條微信。

【親愛的,我開始期待明天了。】

劉素素髮了那條微信之後,一直很忐忑地等待回復。

只是,星舞一直都沒有回復,這讓她心裡七上八下,心裡慌得很。

難道星殿下睡了?

手機沒電了?

又或者是手機被小偷偷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