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女生文學)「可惡的蠻軍,竟然發動了受到詛咒的野蠻祖神之力,重傷了本座手下的十八~大統領,他們瘋了不成?」

看著委頓在地的十八尊君王,白怒勃然大怒,厲喝道:「來人,傳令,出動元晶炮,給我滅殺了這些蠻子。」

一聲令下,城牆上的彩光忽然顫抖起來,一個個數丈大小的洞口,從城牆上打開,露出了一尊尊黑漆漆的炮口。

足足三千尊炮口直徑達十餘丈的元晶炮,從洞口中緩緩伸了出來。

神念一直借著戰爭殺伐氣息,無聲無息籠罩整個大軍戰場的蕭尋,頓時大吃一驚。

在地底世界中,他就見到過雪嬋為了守護自己的城堡,出動了魔晶炮的威力,當真是毀滅一切。

可是,白家所打造的元晶炮,無論是大小,還是等級,都跟雪嬋的魔晶炮是天壤之別。跟白家的元晶炮一比,雪嬋的魔晶炮簡直就是繡花針般的可笑。

在蕭尋的感應中,每一尊元晶炮中,都有上萬枚極品元石燃燒起來,醞釀出了可怖的巨力。

甚至,在炮口的位置,虛空平面已經開始扭曲了起來,隱隱有了湮滅的跡象,這已經幾乎是可以媲美君王的力量。

三千尊堪比普通君王的元晶炮全力一擊,這是什麼概念?難怪白家能常年頂住蠻族進攻的,有如此龐大的力量做了支撐,只怕就是天神,都得暫避鋒芒。

蕭尋的神念,慌忙遠遠的離開了元晶炮的位置,開始全身心的吸收煉化戰爭殺伐氣息。

與此同時,跟蠻軍鏖戰的大批白家族人,都開始不要命的朝天難關內撤回。還有無數蠻軍的高手,都發出了驚駭的咆哮聲,紛紛朝後退去。

開什麼玩笑?三千尊君王全力一擊,誰敢在那裡停留?

嗡!

虛空里發出了沉悶的震蕩聲,三千尊元晶炮終於醞釀出了足夠的力量,同時發出了一擊。

三千道粗達十餘丈的黑光噴涌而出,整片虛空都似乎憑空爆炸開來,大片大片的虛空屏障被撕得粉碎。

方圓萬里內的空間,都混亂了起來,四下里都是空間屏障碎片亂飛,只見到三千道黑光筆直衝擊過去。在蕭尋的感應中,這黑光所過之處,一層層的空間被洞穿,甚至就連空間亂流都被摧毀。

黑光所過之處,大批蠻軍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就憑空化成了烏有,從肉身到靈魂,都被摧毀成了最基本的粒子狀態,沒有任何人能抵擋住。

慘烈的氣息,充滿了虛空的每一個角落,數十萬蠻軍,被一擊轟殺成了齏粉,就連靈魂都被徹底摧毀,蠻軍中一片混亂。

甚至,就連某些倒霉的蠻軍君王,都被這可怕的力量所摧毀。

蕭尋的每一個細胞,似乎都顫抖了起來,在輪迴印中興奮的咆哮著,將這近乎無邊的戰爭殺伐之力吞噬進去。

大約三分之一的力量,通過輪迴印的轉化,湧進了蕭尋的神魂中,成為了他自己的力量。他對殺伐真理的領悟,終於到了某一個關口,堪堪到了神君期的門檻上。

借著這無邊的殺伐氣息,蕭尋的神念延伸到了一層層的平行空間中,五尊神魂同時聳立了起來,全無保留的發動了神念。

他就要發動自己的神念,自己的一切,窺視這天地虛空的奧秘,從天和地之間掠奪到屬於自己的真理法則,來成就自己的君王之境。

輪迴經全力發動,金,青,白,赤,黃,五尊神魂驟然膨脹到了千丈高下。

屬於金之一氣的神魂的腦後,聳立起了一桿似劍非劍,似槍非槍的奇形兵刃,帶著破碎一切的力量。

屬於木之一氣的神魂的腦後,聳立起了一尊高有千丈,青翠無比的參天大樹,散發著濃郁的生機力量。

屬於水之一氣的神魂的腦後,顯現出了一片汪洋大海,其中漂浮著無數的冰山,散發著森森的寒意,以及演化萬物的氣息。

屬於火之一氣的神魂的腦後,顯現出了一片紫色的火焰長河,無數火中精靈,火蛇,火龍,火虎,在長河中舉動火焰旗幟,咆哮吶喊,焚滅天地萬物。

屬於土之一氣的神魂的腦後,是一片蒼茫的大地,大地上聳立著一座座土黃色的山峰。在大地的最中央,是一尊數千丈高,帶著中央鎮守之意境的大山,那是中央鎮岳真土所化。

這五尊神魂,同時發動了自己一切的力量,延伸進了天地虛空,要生生從天地中掠奪到屬於自己的真理。

天地輪迴經,雖然只是最普通的元氣,可卻是天地萬物之根本,天地一切都從中演化。所以,蕭尋的五尊神魂,就是要從天地中掠奪到輪迴經的力量。

以這五尊神魂為中心,大片大片的五色霞光聚攏而來,湧進了五尊神魂之中,這是天和地之間的輪迴經真理法則,被蕭尋的神念強行掠奪而來的跡象。

借著這近乎無邊的殺伐之力,蕭尋的神念盡情的延伸進了空間之海,一眼看去,種種虛空奧秘在心裡顯現。

虛空中隱隱有雷聲響起,一個直徑達萬里的雷霆旋渦逐漸成型,高高的蒼穹上,似乎有一雙冷漠無情的眼睛,在高高的注視著蕭尋。

那是天和地感應到了蕭尋,想要從天和地之中掠奪真理,從而要對蕭尋降下懲罰,徹底憤怒的跡象。

誰敢冒犯上天,上天就要對誰降下無情的懲罰,將誰抹殺掉。

「無法無天,無日無月,天地之中,我即是聖,天欲阻我,我便反天。」

蕭尋的神念在虛空里發出了無聲的咆哮,這一刻,他似乎再也聽到不大軍戰場的任何聲音,甚至就連蠻軍之中的無上存在發出的憤怒意志都沒有感應到,有的只是反抗上天,要掠奪上天的信念。

「恩?到底是誰,竟然敢在此地晉陞君王之境?」

「沒錯,那是來自上天的懲罰,白怒大人,難道是你的後裔之中,有人晉陞君王了嗎?」

「嘖嘖!好強大的氣息,竟然能引動如此龐大的天地懲罰,這分明就是在掠奪天地真理,這到底是誰?本族中可沒有這樣強大的英才。」

「沒錯,竟然,他竟然掠奪的不是一種天地真理?這不可能,絕不可能,沒有人可以同時修鍊幾種不同的。不然,這些天地真理立刻就會發生衝突,最後的結果就是爆體而亡,永恆的隕落。」

蕭尋這一發動神念,立刻驚動了許多的白家高手,白怒等人臉色紛紛大變,無數神念在虛空里捲動起來。

可是,蕭尋的氣息,被輪迴印牢牢掩蓋,他們如何能尋找得到?

「就是此刻,就是此刻了。」

對白怒等人的神念窺視,蕭尋根本不管不顧,只是瘋狂的發動神念,對著上天發出了挑戰。

一旦上天降下懲罰,蕭尋就能從上天的懲罰中,掠奪到上天的真理,從而晉陞成為真正的人道君王。

正在此時,猛然間,一個形如長槍,帶著肅殺之氣的符文,悄然從蕭尋的眉心中浮現出來。

「不好,這,這莫非就是?」

蕭尋立刻心生感應,頓時大吃一驚,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這一枚符文中,就驟然發動了一絲肅殺鋒利的氣機。

這一絲氣機,不過頭髮絲大小,卻帶著一種滅絕一切的氣息,蕭尋的五尊神魂齊齊悶哼,腦後的霞光異相同時粉碎。

與此同時,蕭尋延伸進天地虛空中的神念猛地炸開,那一絲氣機延著神海,朝著五尊神魂刺去。

「不好,那白家老祖,果然給我留下了暗傷,趁我全力發動神念的時候發作了。」想都不要想,蕭尋就明白了怎麼回事,心中大駭。

可這一剎那間,蕭尋的心神就穩定了下來,他再也顧不得其他,急急催動了輪迴印,萬重金光籠罩了那一絲氣機。可是,那一絲氣機竟然一個閃爍,就赫然不見了蹤跡。

就是這一個瞬間,蕭尋的神念激蕩,輪迴印再也掩蓋不住他的氣息。

「蕭尋,你好大膽子,果然敢潛入本關,還不給本尊束手就擒?」

僅僅就是一絲氣息泄露,就被天難關虛空之中,那一座虛空最深處的國度中的某一尊存在就感應到了,一個憤怒的咆哮聲在蕭尋的神海中響起,將蕭尋震得幾乎昏了過去。

剛才發動的那一絲氣機,似乎就是這一尊存在給蕭尋留下的。

轟隆!

一隻形如長槍般的巨大手指,從虛空里重重的按了下來。

這一根手指,開始之時,只是普通人般大小,可是臨近到了蕭尋的頭上,竟然變化成了一根通天之槍。

蕭尋的神經徹底僵硬,他周圍的虛空同時粉碎,成了一個直徑數十里的黑洞,他就那樣孤零零的禁錮在黑洞中央,連根手指頭都動彈不了。

他的瞳孔中,再也容納不下其他的任何東西,只有這一根形如長槍的手指,充塞了他的瞳孔,越來越大,眼睜睜的看著這根手指按了下來。

天神一怒,翻天覆地,蕭尋連逃遁的機會都失去了。 ?(女生文學)「該死的白家,屠殺了本尊這麼多的後裔,本尊倒要看看,你白家到底有多麼強橫?」

正在此時,死傷慘重的蠻軍的深處,忽然響起了一個蒼老沙啞的聲音,一柄黑色小斧劃破虛空,朝著按向蕭尋的手指狠狠斬了下去。

被三千尊元晶炮一擊轟殺了那麼的族人,蠻軍中的某些無上存在,終於憤怒了。

這一柄黑色小斧,上面刻畫著一個陰森森的野獸骷髏,簡直有如一個黑洞,一路所過之處,虛空平面都朝著斧頭塌陷了下去。甚至,就連光線都被這斧頭所吞噬吸收。

「黑基,你到底是為了報複本尊滅你後裔之仇恨,還是為了蕭尋,竟然出動了你的本命靈器黑骷斧?你這個混蛋,壞了本尊大事。」

一指按向蕭尋的白家老祖惱怒的厲嘯起來,猛地縮回了手指,似乎極為忌憚。

「好機會,就是此刻。」

趁著這個機會,蕭尋頓時大喜,急急催動輪迴印,就似一滴水融進了大海,瞬間就消失了蹤跡。

下一刻,蕭尋就落到了天難關內,輪迴印完美的掩蓋了他的一切氣息,沒有任何人再能感應到了。

「氣煞本尊,氣煞本尊也。」

一夜貪歡:總裁別太猛! 白家老祖在虛空里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咆哮聲,龐大的神念覆蓋了整個天難關,一寸寸的搜索著每一寸空間。

可是,就像上次蕭尋從天金山脈逃走的一般,他再也找不到蕭尋的任何氣息,就似蕭尋從這天地中蒸發了。

「蕭尋,給本尊滾出來,你毀我白家重地,本族跟你不共戴天,你跑不掉的,跑不掉的,沒有誰可以救你。。。。。。。。」

白家老祖氣急敗壞的聲音,根據著蕭尋剛剛泄露出來的那一絲神念波動,依照著相同的頻率,在虛空里化成狂風捲動,籠罩了整個天難關。

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整個天難關,除了蕭尋之外,沒有誰可以感受得白家老祖的聲音。

白家老祖幾乎快氣得仆地吐血了,第一次從他眼皮子底下逃走,還能說是個偶然。

可第二次,蕭尋竟然還是那麼的膽大包天,竟然隱藏在天難關的城牆上,堂而皇之的準備晉陞君王之境,被他留在體內的符文發作后感應到,竟然又揚長而去。

這實在是太丟臉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讓蕭尋大模大樣的溜了。而且,更可惡的是,蕭尋明知白家不會放過他,竟然還大搖大擺的進了天難關。

這是侮辱,絕對的侮辱。

「來人,傳令下去,封鎖全關,任何人不得出入。」

足足在關內搜尋了上萬次,還沒有發現蕭尋后,白家老祖暴跳如雷的聲音,在白怒的腦海中響起,將白怒嚇了一大跳,他不知道他們家族的老祖為何如此憤怒。

可是,還沒等白怒下令,蠻軍之中就聳立起了一尊通體的黑影,手持一桿黑色權杖,發出了蒼老沙啞的聲音:「把蕭尋交出來,否則,白家滅亡,就在今日。」

說話之間,一股龐大的威壓肆無忌憚的散發出來,籠罩了整個大軍戰場,無數城牆上的白家族人紛紛爆體而亡。

一紙當婚,前夫入戲別太深 緊接著,一隻數百里大小的黑色巨掌,從天難關上空抓了下來,一把就抓住了籠罩全關的彩光。

就似放煙花那般,彩光中的無數禁制,虛空陷阱紛紛爆炸開來,天難關上空的虛空屏障就似一團麵粉,被這一尊大手生生抓得扭曲變形,活活朝上抓了起來。

如果有人從關內朝空中看去,就會駭然發現,他頭頂的虛空,已經有如一條橡皮筋那,被那一尊大手拉起來數千里高,堪堪就到了破碎的邊緣。

「黑基,你做死不成,你太目中無人了,難道欺我白家無人否?」

眼看籠罩全關的禁制就要被摧毀,虛空深處的國度中傳來了滅絕一切的氣息,一桿長槍閃現,一下就將大手刺得凌空爆炸。

「哼!不過如此。」

黑基冷笑連連,身體忽然消失。

下一刻,整個天難關的上空,就忽然劇烈震蕩起來,就似天都要翻了過來。

從下往上看去,大片大片的虛空屏障被粉碎,時不時可以聽到憤怒的咆哮聲從蒼穹上傳來,幾尊宏大的存在,似乎正在高高的蒼穹上進行大戰。

偶爾間,似乎是高天上的罡風雷火帶被擊穿,大顆大顆的虛空隕石被生生震落了下來,砸在了天難關上的彩光上,激起了萬道火光,龐大的天神威壓,將關內的每一個人都壓得瑟瑟發抖。

這一場大戰,足足持續了小半個時辰,關內的人只聽見虛空里發出了無奈而又惱怒的咆哮之後,那蠻族中的無上存在黑基就似退走了。

天神之間的爭鬥,除非是兩方境界相差太遠,否則就是一年都分不出高下來。

因為,天神擁有的力量實在是太龐大了。

到了天神這個層次,全身四萬八千個穴竅大開,一個念頭,就能號令數萬里元氣,力量幾乎是無窮無盡,幾乎不可能被耗盡。

所以,短時間內想分出勝負,實在是太難了。

大戰結束,兩方都是死傷慘重,關口外的峽谷里,幾乎是血流成河,空氣中充斥著刺鼻的血腥味道。

峽谷上空,累計起了一層厚達百里的灰色雲層,其中傳來了無數凄厲的嚎叫,那是死在大戰中的冤魂的不屈之聲。

「就這樣完結了嗎?」

天難關內,東面的一條小巷子內,一條身材雄偉的大漢,正在看著虛空中剛剛落下帷幕的大戰。

這一條大漢,身高丈二,雄偉無比,滿臉白須有如鋼針根根豎起。他的身上,散發著一股子睥睨天下,縱橫世間的氣息。

一眼看去,他的每一個細胞中,似乎都隱藏著可怕的巨力。

他微微眯著的眼睛中,時不時閃過一絲絲寒光,似乎隨時可以發起驚天動地的一擊,然後揮袖遠去。

巷子口走過的幾個行人,無意中看了這大漢一眼,無不臉色大變,有如見了鬼一般的匆匆走開,生怕觸及了這條大漢。

這般行頭,在修真者界中,只要是個人就能看得出來,這就是凶名赫赫,遊盪天下,天下間幾乎無處不在的武當派遊俠。

裂婚烈愛 跟武當派一比,白家只是地上的螞蟻而已。哪怕就是在天難關內,也沒有人願意招惹武當派的遊俠,怕招來無窮無盡的追殺。

「那蠻族天神黑基,到底是何用意?竟然找白家要我,而且還在關鍵時候出手相助,蠻族到底想幹什麼?晤!不管了,先想辦法煉化了那白家老祖給我留下的符文暗傷吧!」

大漢的嘴裡發出了只有他自己才能聽到的咕噥聲,邁動腳步走出了巷子。

任是誰都想不出,這條大漢,就是蕭尋所化。在地底世界中,蕭尋煉化了武當派的遊俠力震日,如今轉變形體,自然是惟妙惟肖。

而且,有武當派這個大帽子戴著,誰敢為難?

剛剛被白家老祖發現了行蹤,蕭尋知道,元家少主的這個身份已經不能再用了,他必須換一個別的身份才行。

雖然剛剛經歷了一場慘烈的大戰,可是,似乎是習慣了這樣的大戰一般,大戰才剛剛結束,天難關內就恢復了往日的繁榮,街上人流涌動。

似乎,剛才的大戰,只是一場幻覺而已。

不過,虛空里時不時的傳來了一些強橫的神念波動,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