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別苑突然間的動靜,頓時吸引了凌婭的注意,在侍女們的陪同下,凌婭快步從前廳飛奔而來,當看到一塌糊塗的後院時,所有人都是吃驚不已!

「咳咳咳…!」

一陣熟悉的咳嗽聲,從滿是灰塵的房間中傳來,搖搖晃得一道身影,從房間裡面走了出來!

看著衣服上儘是灰塵的阿修羅,一股難言的氣質籠罩著他,似霸道又或是神聖,總之非常的難以用言語形容出來,一時之間,竟然讓凌婭不敢上前相認了!

「凌婭姐姐!額,對不起啊凌婭姐姐,我一不小心就把這裡弄得這麼亂,呵呵呵!」

聽到這一聲熟悉的凌婭姐姐,再看到阿修羅那讓人如沐春風的微笑,凌婭這才微微一笑,快速的走上前去,親切的說道:「真是不讓人省心的小傢伙,終於是出來了,這都四天時間了,我還以為你死裡邊了呢!」

我必將加冕為王 聽到凌婭親切的笑罵聲,阿修羅習慣性的笑了笑,忽然笑容凝固,失聲說道:「什麼?姐姐你是說我已經在房間裡面待了四天了?」

「是啊!曽愴前輩四天前就已經離開了,要不是他臨行前特意囑咐不能打擾你,我早就讓人把你從裡面揪出來了,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阿修羅聞言后,一臉發苦的說道:「這麼說來我明天就該回宗門了,好不容易才出來的呢!」

聽到阿修羅的抱怨,凌婭也是不禁微微笑了起來! ?原本阿修羅想趁著這次外放的時間,好好的陪陪凌婭,然而卻落得了這麼個下場,如此匆匆就結束了這次難得的假期,阿修羅不僅感覺有些失望。

傍晚的時候,已經換洗一新的阿修羅,正坐在臨近湖面的岸邊,看著波光粼粼的水面,阿修羅一陣失神。

忽然,一陣香風襲來,阿修羅回頭看去,只見凌婭帶著自己的兩名侍女,微笑著走了過來,身後的侍女手裡端著托盤,上面放著誘人之極的食物,看的阿修羅一陣食指大動。

「想什麼呢修羅這麼出神?」

看著坐在湖邊的阿修羅,凌婭招呼著將食物擺放到桌子上,而見到凌婭之後,阿修羅便走了過來說道:「沒想什麼,就是突然感覺這半年以來,發生的事情太多了,讓我有種不真實的感覺,恍然隔世一般。」

半年前初出山林的小男孩,純潔如玉一般,誰又能想的到,半年之後,小男孩已經成長為了一名二階火師的操炎術士,這身份的轉變之快,的確有些讓人目不暇接!

聽完了阿修羅的訴說,凌婭輕輕地撫摸了一下阿修羅的頭髮,說道:「說到心裡有不真實的感覺,我想我才是有這種體會的,半年不見面,猛地出現在我面前你,就長成現在這副大孩子的樣子,這恍然隔世還是我用比較恰當。」

聽完凌婭的說后,阿修羅呵呵的笑了起來,被凌婭輕輕領到桌子旁邊坐下,細心地為阿修羅準備碗碟,而阿修羅看了看後面疑聲問道:「凌婭姐,雪萊呢?她沒有跟你一起過來嗎?」

將碗碟布置好后,凌婭輕輕的坐下來,說道:「小傢伙太喜歡睡覺了,我來的時候,她正在我房間睡的香呢,我們先吃吧,不用等她了。」

雖然雪萊只是只妖獸,但是可愛的樣子極為討人喜愛,短短的幾天時間,就已經和凌婭十分熟絡了。

「本來我想趁此時機,把她留在您這裡,可是最近雪萊進階的徵兆越來越明顯,我想我還是把她帶走,等以後有機會了再把她留在您這裡。」

一邊吃著凌婭親自做的佳肴,一邊和凌婭說著話,這種溫馨的感覺,讓阿修羅感覺十分的受用。

將一些菜夾到阿修羅的碗碟中后,凌婭放下碗筷,用絲巾優雅的一抿嘴角說道:「這個你來決定就行了,我現在也不去工作了,一個人守著這麼大一片房子,有雪萊陪伴倒也解悶,倒是你讓我不放心。」

「哎呀凌婭姐你就別擔心了,我一個人在宗派挺好的,平常沒事的時候,有沐靈陪我說話,等我參加完大賽拿到好名次之後,我想那個時候我就能隨意出入宗派了,那時我就好好陪陪您還不行嘛!」

面對有時心思單純的阿修羅,凌婭總是能夠接受阿修羅的任何行為,看著日漸成熟的男孩,凌婭有的時候也是會出現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但總是被自己絲絲的壓制,不曾表露出一絲。

用完晚飯之後,凌婭為阿修羅安排了一處房間休息,一想到明天就要離開的阿修羅,凌婭的心中頓生一陣不舍!

第二天,早早起床的阿修羅,迎著朝陽快步來到湖邊,看著宛如撒了一層金箔的湖面,阿修羅盤膝坐下,吞霞練氣,將火焰典法運轉了幾遍,感受到體內充盈的火源力之後,便停下了功法的運轉,催動起神識海,源源不斷的精神力,宛如水紋一樣湧出體外,籠罩住了阿修羅的身體,在陽光的照射下,金光燦燦,宛如一尊金甲神明一樣。

經過精神力的運轉后,阿修羅這才發現了和以往的不同之處,不僅僅精神力變得渾厚,整個神識海比以往變得都要通透,隱隱有股向外擴張的趨勢,想來在這段時間裡,阿修羅的精神修為必將再次進入一個新的境界!

此時,阿修羅將全部的心神,投入了神識海中那股新生的力量中,初步凝聚的戰意,好像一團透明的光紋一樣,靜靜的躺在神識海的中央,經過阿修羅刻意的激發后,戰意在神識海中迅速擴張,一縷紅芒自阿修羅的眼底閃過,渾身的氣勢,頓時發生天翻地覆般的變化,一道無形的力量波動朝著湖面擊去!

轟!

水面突然炸出一道衝天的水幕,落下的水滴在陽光的作用下,一道彩虹在半空中出現!

「北冥戰意果然奧妙無窮,雖然這一擊差不多耗費了全部的戰意,但是總算是能夠運用到實戰了!」

要是曽愴在場,見到阿修羅剛才的行為後,定然會大吃一驚的,無論如何他也想不到,阿修羅竟然已經能夠將戰意用到實戰攻擊上了,這可是連曽愴自己都自問做不到的事情!

也許,這就是因為諸神血脈的奧妙吧!

神識海中的戰意雖然消耗殆盡,但是之前已經凝聚出了一枚戰意種子,只要阿修羅的精神力不衰竭,戰意種子在精神力的溫養下,就會源源不斷的產生出新的戰意!

收功之後,阿修羅回到自己的房間,簡單的收拾一下,將熟睡中的雪萊,又放進了帽兜裡面,走出房門,和凌婭簡單的說了幾句話后,便依依不捨的告別了,獨自來到城外等待著前來匯合的貝吉羽。

沒有多大會的功夫,貝吉羽便飛快趕來,二人有說有笑的返回宗派。

二人一進入大門,便朝著飛馬接待處趕去,但是此時接待處,卻守著幾名神情怪異的弟子,當他們看到阿修羅和貝吉羽后,其中一名弟子暗暗朝著同伴使了個眼色,不一會的功夫,先前出宗的時候,阿修羅出手教訓過的那名叫譚雲的弟子,此時帶著另一名男子,面色不善的朝著阿修羅走來。

「譚浩師兄,就是這小子,前日出宗的時候,他竟然幫著守門的那幾名武士給我難堪,無論如何今天師兄你得給小弟做主啊!」

沒有想到竟然把譚浩找來了,二人姓氏一樣,想來二者的關係定然不一般,看著阿修羅和貝吉羽,譚浩神色冷峻的走了過來! ?其實在宗派之中,關於譚雲和譚浩之間的關係,大家一直都是眾說紛紜,而譚浩在宗派之中,也許是性格使然的原因,他跟阿修羅的在宗派的行事作風極為相像,除了埋頭苦練之外,對於宗派中的一切事物,譚浩也是一直不作什麼理會。

可當折斷了一隻手臂的譚雲,樣子凄慘的找到譚浩之後,當譚浩得知是阿修羅下的手之後,一向對阿修羅這個嫡傳弟子身份頗有微詞的譚浩,這一下子,終於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

因為得知阿修羅趁著外放之際出宗而去,所以譚浩就吩咐了幾名一直跟隨自己的入門弟子,讓他們輪流守在出入宗派的必經之地,就是為了等待阿修羅回宗派的這一天!

看到譚浩來者不善的樣子,貝吉羽走上前來,擋在了阿修羅和譚浩的中間,沖著譚浩解釋說道:「譚浩師兄,對於那日發生的事情,我想當時在場的弟子們,對於事情的緣由都是看的極為清楚,修羅他不過是說了幾句公道話而已,而譚雲之所以落得這幅下場,完全就是他咎由自取額!」

聽完貝吉羽的解釋后,譚浩眼神冷峻,不帶一絲感情波動的注視著貝吉羽,良久之後譚浩才說道:「關於譚雲的行事為人如何,我想我比你更加的清楚,他落得如此下場,就權當做是一個教訓。」

聽到譚浩如此一說后,身後手臂上幫著繃帶的譚雲,頓時心中一陣發苦,但是當著譚浩的面也不好發作,只能在心中暗自咒罵阿修羅罷了。

聽到譚浩居然會這麼說之後,貝吉羽心中當即一喜,暗道這譚浩也算是個明事理的人嘛,可還不待他再說什麼的時候,面前的譚浩忽然抬手阻止說道:「但是,身為譚雲的大哥,看到自己的弟弟被別人打成這幅模樣,我這個做大哥的不可能就這麼袖手旁觀,今天我只是來跟阿修羅師弟切磋一下,順便告訴別人,我譚浩的弟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出后隨意教訓的!」

說完之後,譚浩身後一扒拉,便將貝吉羽推到了一邊,走到阿修羅的面前,目光灼灼的盯著他看了起來!

同樣的,阿修羅也面不改色的看著譚浩,良久之後,阿修羅說道:「譚浩師兄的話沒有錯,在狼群裡面,任何一名成員,都不會眼看著自己的同伴受欺負而不管的,所以,師兄的你挑戰我接下了!」

聽到阿修羅作此回答之後,譚浩的嘴角,閃過一絲滿意的笑容,忽然,譚浩沖著阿修羅,就打出一記剛猛的推掌。

面對譚浩突然的出手,阿修羅雙掌向疊一起,掌心朝外的生生的接下了譚浩的攻擊,借著推掌襲來的強勁力道,阿修羅借力飛身後退開來!

而周圍的弟子們,見到二人突然出手后,頓時朝著四周散去,為二人切磋騰出一定的空間!

「我知道你在煉火塔十層一直鍛煉肉體力量,就你這份毅力來說,我譚浩自問不如,那今天趁此時機,就讓我見識一下,看看這煉火塔十層修鍊出的肉體,到底有多強!」

言罷,譚浩一聲低吼,雙臂猛然一震,一股灼熱凜然的氣息,從譚浩身上散發出來,上身的短衫頓時爆裂開來,化作片片碎片落在地面上,緊接著衣服碎片無火自燃,化作一片灰燼!

「好強!譚浩師兄身上的氣息斂而不發、動若脫兔,想來他的荒石靈炎變得更強了!」

周圍的弟子見狀,紛紛低聲議論起來。

說起譚浩當年融合火焰的時候,獨自一人待在火種源地三個月不曾出來,就在大家以為他失敗的時候,不料譚浩卻帶著一身傷痕走了出來,足足養了半年的時間才恢復過來。

事後大家才知道,原來譚浩在火種源地裡面,偶然發現了一塊巨大的荒石,裡面孕育著一道天地靈火,在經歷了九死一生,就連身體都是被摧殘的重傷后,才勉強將這火種融合,而這道天地靈火,正是靈火榜排名三十七位的荒石靈炎!

就此之後,譚浩才從一名普通的入門弟子,一躍成為了一名嫡傳弟子,地位更加是凌駕眾嫡傳弟子之上,成為了嫡傳三弟子,而這些變化,都是因為譚浩融合一道靈火造成的!

注意到譚浩身上的隱隱變化之後,阿修羅運起全身肌肉力量,猛然一身大吼,腳掌猛然一踏地面,像一道利箭一樣沖向譚浩。

「嘭!」

一聲沉悶的肉體碰撞聲傳來,二人一觸即離,譚浩一記重拳擊出,阿修羅毫不示弱,迎著譚浩的重拳就迎擊了上去,二者相互各自承受了對方的一拳,紛紛朝著身後倒退開來!

阿修羅低頭一看,只見胸前的衣服,赫然被燒出了一個破洞,一絲絲詭異的荒蕪之力,帶著難耐的灼燒感,朝著阿修羅的皮肉下面鑽去。

阿修羅運起體內的火源力,耗費極大地力氣之後,才將侵入自己體內的荒蕪之力化解掉。

「不能小覷這譚浩,不然的話就著了他的道!」

此刻間,阿修羅不再有絲毫保留,神識海中的戰意頓時被調運出來,一股霸道的戰意頓時衝天而起,就連對面的譚浩感受到了之後,心中都一驚!

「詭異的小子!」

譚浩低聲沉喝一聲,雙掌向兩兩邊舒展而開,兩團枯黃色的火焰從掌中升起,化作兩顆渾圓的火球,飛速朝著阿修羅擊去!

再次關鍵之際,阿修羅為了不暴漏出自己已經修鍊出火源力的事情,藉助雙腿的力量,靈活的朝著兩邊閃躲起來。

火球轟擊在地面之上,沒有引起任何爆炸,但是被擊中的地方,綠草化作一片枯黃,連帶著地面都是一片枯黃乾裂,就像是被剝奪了生機一般!

「師弟小心了,我這荒石靈炎有著濃郁的荒蕪之力,能夠剝奪一切生機!」

看到阿修羅只顧閃躲之後,譚浩心中一陣得意!

譚浩說完之後,全身忽然升起一層濃郁的火焰,火焰飛至半空凝聚成球,數十顆荒炎火球帶著令人心悸的荒蕪波動,鋪天蓋地的朝著阿修羅飛去! ?「你的身手雖然敏捷,但是我以量攻擊,將你周身都封堵起來,這下子我看你如何閃躲!」

漫天的荒炎火球將空氣點燃,攜帶著熾熱的氣息,宛如下墜的流星雨一樣,朝著沒有任何地方可閃躲的阿修羅襲去!

見到此情景之後,阿修羅迅速寧心靜氣,神識海中的精神力漫天湧出,一層透明的光紋迅速從體內升起,在自己的身前快速的形成一道精神屏障。

漫天的荒炎火球,接二連三的撞擊在上面,產生出一陣陣肉眼可見的波瀾,雖然火球是撞擊在了精神屏障之上,但是隨著每一次的碰撞,阿修羅都不由的朝身後退出一步,精神力與自身相連接一起,精神力受創的話,阿修羅同樣也是會受傷的!

「真讓我吃驚,沒想到你的精神修為也是這麼出色,不過我很好奇,你還能承受我多少火球的攻擊呢?」

古代穿越日 譚浩雙掌微微一震,枯黃色的火焰再次升騰起來,在掌心的上空快速的凝聚,又是數十顆火球加入了戰團之中,透明的精神屏障,在經過了不斷撞擊之後,表面生出一道道如蛛網一般的裂縫,已經變得搖搖欲墜起來。

咬牙堅持的阿修羅深知,單單僅靠現在的精神修為,已經是抵擋不住譚浩的攻勢了,於是將神識海中全部的戰意,再次調運而出,整個人的氣勢,瞬間變得如一道擎天利劍一般逼人,一抹紅芒自眼底閃過,無形的力量衝擊瞬間攻出,在屏障剛剛破碎之時,戰意瞬間出擊,生生的將衝來的漫天火球轟爆!

「嘭」

一聲沉悶的爆炸聲,在天空中傳來,漫天的火浪自半空中席捲而來,灼熱的高溫,逼迫在地面的弟子們,一個個都是汗流浹背不已!

阿修羅雖然將火球抵擋了下來,但是神識海中的戰意,也僅僅只有少許一點,精神力也變得乾枯了,而對方似乎都還沒有怎麼出力,這可是阿修羅第一次在面對同職業者時,而變得如此無力!

「阿修羅師弟,看樣子你似乎沒多少力量了,是不是考慮一下認輸呢?」

面對譚浩的嘲諷,阿修羅骨子裡的那股血性,頓時被激發了出來,憤怒使得他的心神頓生明悟,唯一僅剩下的力量,就只有在丹田中不多的鬥氣了,而在這個時候,神識海中僅剩的一縷戰意,似乎和丹田中的鬥氣產生了某種共鳴,阿修羅沒有去刻意的阻止,任由這兩股力量相互交融在了一起,頃刻之間,丹田中的鬥氣產生了異變!

以往淡金色的鬥氣,經過戰意的交融之後,竟然衍變成為了類似曽愴那樣的鬥氣,充滿了不屈和霸道之感!

「譚浩師兄,接我最後一擊!」

感應到此刻的變化后,阿修羅也顧不得原因如何,快速的將丹田中的鬥氣,全部運於右拳之中,整個拳頭散發出一抹令人心悸的灰芒,阿修羅鼓起全身的力量,腳掌狠狠地一踏地面,像一顆出膛的炮彈一樣,化作一團碩大的灰色光球,朝著譚浩重重的打去。

「這是什麼鬥氣?」

雖然鬥氣力量不是很強大,但是卻散發著一種詭異的波動,令譚浩不敢有絲毫的怠慢,雙手連連揮動,在自己的身前,布下了層層火焰屏障,藉此阻擋阿修羅的衝擊!

然而在這變異鬥氣的作用下,阿修羅的攻勢勢如破竹一般,譚浩設下的層層火焰屏障,接二連三的被阿修羅衝破,使得譚浩一邊後退一邊布下火焰屏障,然而依然還是阻擋不了阿修羅的衝擊,那道灰色光影,依然速度不減的衝擊過來!

見此情景后,譚浩狠狠一咬牙,雙腳狠狠地一踏地面,生生的停下了自己的後退,雙掌相互合攏在一起,一團荒石模樣的櫻桃色火苗,自譚浩的眉心處顯露出來,三階大火師的波動散發而出!

荒石靈炎在譚浩的身前快速凝聚,火焰層層蔓延緩緩褪去,一面棕黃色的菱形盾牌,出現在譚浩的身前,而就在盾牌剛剛顯出的那一瞬間,一聲響亮的撞擊聲,震耳欲聾般的傳了出來!

「咣…當!」

金鐵相碰產生的聲音,格外的刺耳,伴隨著撞擊聲響起的同時,一股浩大的衝擊波,朝著四周披靡而出!

「快看啊!譚浩師兄居然用出了他的火焰武器!是荒火精盾!」

火焰武器是操炎術士專用的一種成長型武器,在融合之前只是武器胚胎,而經過了擁有者自身的火焰錘鍊后,最終才會形成能夠將火焰威力發揮到極致的奇異武器!

火焰武器分為凡靈地天四個等級,而譚浩的這面荒火精盾,在經過了他的靈火錘鍊之後,已經成長為了一件靈級低階火焰武器,相信隨著他的實力提升,日後他的這面盾牌等級必將再次提升!

而在譚浩召喚出來武器之後,阿修羅的拳頭上的鬥氣,全部擊打在了盾牌之上,超強的防禦力立刻將阿修羅彈開,渾身狼狽的摔倒在了地面上!

而看到阿修羅倒地之後,譚浩沒有表現出任何喜悅,默默地將盾牌收入體內,一言不發的看著頑強站起身來的阿修羅,良久之後,譚浩才說道:「你很不錯,你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

說完,譚浩便扭頭跨上一匹飛馬,飛快的離開了這裡。

周圍的弟子們見到戰鬥落幕後,也都紛紛散去,貝吉羽則快步走上前去,攙扶住了阿修羅,一臉興奮地說道:「修羅你太厲害了,竟然逼迫譚浩用出了火焰武器,雖然他沒有傷到一絲,但是你雖敗猶榮,畢竟他可是一名三階大火師。」

聽著貝吉羽的寬慰,阿修羅無力的苦笑連連,搖著頭說道:「什麼雖敗猶榮,譚浩可是連絲毫實力都不曾動用,我跟他還差著很遠呢。」

貝吉羽對於阿修羅的不可置否,攙扶著走到一旁休息,這時候阿修羅的帽兜一陣蠕動,一顆雪白的腦袋露了出來,沒有想到一番大戰都結束了,這個小迷糊才悠悠醒來。

二人見到后都是一陣啞然失笑,想著待恢復了體力之後,然後再乘坐飛馬進宗派。 ?阿修羅和譚浩在宗派門前的一戰,不僅僅只是吸引了眾多弟子們的關注,而且就連宗派中的一些長老們,也是在暗中觀察了良久!

「掌教,派中弟子阿修羅,最近風頭很盛啊!」

在玄火門深處的一處石洞,一名渾身素白的老人,盤坐在地面上的蒲團上,和對面坐著的沐中澤說道。

「是嗎?那看起來我當初的眼光不錯,這孩子潛力無限啊!」

聞言,滿臉微笑的沐中澤,對於這段時間關於阿修羅的傳聞,沐中澤感到欣慰不已,弟子們之間的切磋挑戰,派中的長老高層們,一向是看做是一種磨練,從來都是放任不管的,只要是不出人命就行!

「可是掌教,雖然空靈體質的潛質不錯,但是,你不覺得最近阿修羅,表現的實在有些超常嗎?他連火焰都沒有融合,居然就能和譚浩相比拼,而且先前我以精神力窺測,發現阿修羅用的招式有些不同尋常。」

「怎麼?」

沐中澤聽到這疑問之後,頓時變得警覺起來。

「阿修羅在抵擋譚浩火球攻擊時,和最後爆發出的那一記衝擊,散發出的力量波動,讓我聯想到了北冥派的北冥戰氣,那種昂揚的戰意和鬥氣光芒,都是和北冥戰氣極為相似!」

聞言后,沐中澤不由得微微皺起了眉頭,操炎術士和法武聯盟之間,因為長久的矛盾積壓,彼此之間派些密探卧底什麼的,這些都已經屢見不鮮了,但是這些密探卧底的下場,往往是最凄慘的,沐中澤可不想自己的門派內也發生這種事情!

「派監察組的人暗中監視他,真的有什麼異動的話,立刻斬殺不用留情!」

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沐中澤的神情和眼神,都是變得格外的冰冷無情,和之前和藹的樣子完全不搭邊!

而在另一邊,阿修羅和貝吉羽二人進入宗派之後,貝吉羽便告別了阿修羅,獨自回到了自己的住處,而阿修羅則一人順著林間小道,朝著自己的住處走去,雖然和譚浩比拼沒有收到什麼傷害,但是體內的力量卻都消耗殆盡了,如今現在就連走起路來,腳步都感覺有些虛浮。

正在悶頭行走之時,忽然眼中出現一雙玲瓏精緻的玉足,阿修羅立即便停下了腳步,順著玉足朝上看去,只見一臉氣憤樣子的沐靈,正睜大著眼睛氣鼓鼓的看著他。

「額,靈兒你怎麼在這裡?」

狼性索愛:帝少的契約新娘 不知為何,見到沐靈看著自己的樣子,阿修羅心中生出一種如同做了虧心事一樣的感覺,就連說話聲音,阿修羅都覺得自己的底氣有些不足!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厲害?達到了別人都不及的煉火塔十層,就覺得自己已經超過很多人了吧?」

面對沐靈如此問題之時,阿修羅忽然覺得有些不適應,強打著笑容說道:「怎麼會呢,我…我…我做錯什麼事了嗎?」

一時間阿修羅都不知道怎麼回答了,到了最後只能弱弱的說了這麼一句話,因為眼前的沐靈的樣子,真的是好像是在興師問罪一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