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季風點點頭以作回應。他始終在聆聽,計劃的實施需要每一個人的認真配合才會達到完美的狀態。現聽到由自己背負真正裝有《魔息》的寶盒,也屬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一件重寶,你會讓一個手無寸鐵的人掌握逃離?

最危險的正是最安全的。即便人人都明白這個道理,卻經常會因為具體實施不周而敗露。同樣道理,丟失者也時常會因為自身因素左右判斷,從而被人以此計得逞。

「拍賣場在八月十六午時開放就座及參觀仿品,一個時辰之後便會封場開始拍賣,我手上的,則是拍賣清單。」花澤掏出一張紙單,邊供傳閱邊說道,「我們的行動時間是競拍『神仙玉露』之時,屆時會有一個靈力王階的高手以及一個靈力將階的高手護送《魔息》從保險庫到拍賣場,我們有四分之一柱香的時間將《魔息》偷走。」

「在一個靈氣王階高手和靈力將階高手的眼皮底下?」依然是剛才質疑靈力卒階的那位成員提出疑問。

「不止,還會有一位靈力王階的高手在暗中跟隨。」花澤糾正道。

「撇開那個靈力將階的高手不算,單是靈氣王階就相當於十個靈力將階了,現在還有一個靈力王階的人暗中跟隨保護,我們的勝算有多大?」其中一位成員冷靜分析后問道。

「你能為我解答?」花澤笑著看向季風。

季風點點頭,冷靜回答道:「靈氣王階的確相當於十個靈力將階,可那是在合攻的情況之下,如今我們並非硬拼,加上各位都是來自分部或總部的jīng英,脫逃之術怕是了得,完全無需懼怕一個靈氣王階。」

「不錯!」花澤補充道:「在這四分之一柱香時間裡,我們的成員分成四個小組,一組為四位靈力兵階者,先行誘敵,護送者見你們修為低,定由靈力將階者對付你們,到時你們只需在不損傷自己的前提之下拖延靈力將階的護送者,」

四位被選中的靈力兵階成員點頭出列。

花澤繼續分配:「同時二組行動,二組由我和四位靈氣將階者組成,我們再攻《魔息》,靈氣王階者定會留下掌握《魔息》,這時便引出了暗中跟隨的靈力王階者,我們也只是拖延,不硬拼,」

四位被選中的靈氣將階者點頭出列。

花澤繼續分配:「現在只剩下一個靈氣王階的護送者,剩餘的人全攻,其中由你,徐成,在群攻途中將《魔息》偷到手中,能否做到?」

徐成是靈氣將階,他同樣點頭示意。

「現在來到最關鍵的一步了。」

……

會議持續了三個時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任務,每個人都參與到了行動當中,這是最理想的狀態。

「這個方案很棒!」等到所有人走後,花澤對季風說道,「比我原先制定的好多了!」

在長安客棧的時候,季風還不認識花澤,可是花澤卻知道季風,肖俞特別跟他提到過。客棧一別之後花澤就托肖俞找過季風,事實上花澤幾乎找遍了這個行動組成員的人,就行動詢問過每個人的想法。

不過那個時候季風還不知道花澤就是總指揮,只以為花澤是肖俞提前為他介紹的參與這次行動的成員而已。一番談話之後季風根據花澤掌握的信息說了他自己當時想到的方案,也直到現在才是發現當初他跟花澤所說的,完全被他採納了,原封不動地採納。

「或許你可對它做些修改!」季風建議道。

「完全不用。我問過我大哥,他也說了這是一個很成熟的方案!」花澤的哥哥在花城總部擔任高職,行偷經驗自然也是非常人可比的,連他都肯定了,花澤也實在想不到哪裡可以做更改的。

季風笑笑不言語。

穿越之前他就沒少做過類似的大案子,哪一個行動方案不是經過他本人以及世界各國的高智商jīng英大盜jīng心策劃的?

要知道,對於大偷而言,失敗一次,就等於永遠失敗。

一輩子沒多長,做大案子失敗一次被抓,就意味著一輩子都在牢獄中度過了。

大拍賣場的案子季風也沒少做,當時根據花澤獲取的消息,季風竟發現這《魔息》的拍賣流程跟現代拍賣會流程十分相似,於是根據記憶稍作改動為花澤提供了方才他所說的那個方案。

「不過方案有風險,行動需謹慎啊。」季風道。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萬眾矚目於一身,萬千珍寶於一場的虎門鎮月圓之夜拍賣會,正式開始!」高亢嘹亮的揭幕式聲音響起,漆暗的天空隨之升起數百條火線,在高空爆炸開來。

轟隆隆!轟隆隆……

嘣!嘣!嘣……

奢華而艷麗的煙花開遍整片天空,頓時為這拍賣會的開場增添千萬光彩。

此情此景,絢爛的煙火配合一輪巨大圓月當做背景,實在是浪漫至極。

季風與秦晴在之前談話之間說起過拍賣會的事情,並且允諾帶秦晴一起來見識一下,如今便是結伴到來了。

至於若安老闆娘,她的裝扮惹火,未免造成入場混亂,所以她一會兒才會過來。

「好浪漫的煙火!」季風瞥一眼那渾圓的月亮,對秦晴心慟道。

秦晴的眼中閃爍著天空上綻放的煙火,深有同感。

拍賣場的位置很多,不需要預約,幾乎交得起入場費的都可以入場參與競拍,根本無需擔心座位的問題。

找了座位坐下,季風卻發現了一個熟悉的面孔——馬飛。

「他怎麼會在這裡?」季風皺了皺眉頭。 都市狂兵 馬飛似也察覺到了季風,遠遠地對季風yīn笑一聲便不再看他。

原本以為馬飛只是脾氣暴戾了些而已,沒想到心胸卻也是如此狹隘啊。季風搖搖頭不去理會,陪同秦晴一同觀看拍賣會的前奏表演。

表演完之後,一位美麗少女便出現在了拍賣台上,她臉上帶著職業笑容,一身旗袍,化了濃妝,「明顯是拍賣會請來的講解員。」

一番振奮人心的前言之後,便正式開始了拍賣流程,「今天拍賣的第一件物品——玉龍,由天蠻寶玉jīng雕而成,二尺三寸高,通身靈玉。置於房中,可濾化靈氣,助修鍊者更好吸收。有了這尊『玉龍』,修鍊起來定能事半功倍。現起拍價一萬五千兩。」

「天蠻寶玉是在天蠻野開發的玉石,蘊含靈氣,通體晶瑩,乃不可多得的靈玉,一萬五千兩不貴,我出二萬兩!」一位身材肥大,財大氣粗的中年男子喊道。

「四萬兩!」位置靠前的一位公子說道,只見他衣物均為綾羅,身邊還有兩個侍女為其撥扇,一看便知來頭不小。

「四萬兩,這位公子為這珍貴『玉龍』出價四萬兩,還有沒有更高的?」競拍台上的旗袍女從始至終滿面笑容,朗聲喊道。

「四萬兩一次…兩次…三次。成交!」隨著一聲槌響,玉龍便從另一個方向被搬下了後台,由那公子拍得。

「為什麼那麼快就被人買了?」秦晴聽說過競拍過程都是激烈的,可今rì一看卻好像不是那麼回事。

季風笑笑,為其講解到:「眾所皆知,拍賣會的好東西都會留在後頭,聰明的人都會把銀兩留到真正需要的物品身上,若是一開始就把銀子花得差不多了,後面還怎麼跟人家競拍?」

「原來是這樣!」秦晴點點頭。

「俗話說,修為在於天賦機遇,實力在於功法秘籍。接下來的這件物品,正是一本秘籍,一本將階秘籍——《六方聚靈決》,凡習此決者,能夠調動六方靈氣為己所用,提升晉階突破的幾率。此決無論威力抑或價值,都屬將階上乘,起拍價四萬五千兩。」

「五…」季風身邊的一個老者心動想要喊價,卻被座位靠前的人先蓋了過去。

「十萬兩!」

「又是這位公子,這位公子出價十萬兩,有沒人出更高的?」旗袍女笑容滿面,對台下眾人喊道。

「十萬五千兩!」季風身邊的那位老者遲疑了一會兒,終究還是咬牙喊道。

以季風的觀察,這老者應該是靈力將階,正愁突破無門,才會對此物戀戀難捨。

「十五萬兩!」那少年看來對此物也是志在必得,不過十五萬兩明顯超過了那老者的可承受能力,不得已憤憤息聲。

「恭喜這位公子以十五萬兩的價格競得《六方聚靈決》,也預祝這位公子能夠早rì突破成功!」無人再競價之後,旗袍女便宣布了得主。

「覺得怎樣?」季風跟秦晴談起話來。

「挺好奇的!」女扮男裝的秦晴目不轉睛地盯著一件又一件寶物。

「因為每一次都是不一樣的新奇寶物?」季風笑著問道。

「嗯!」秦晴點頭,「每一次都是那麼出人意料,有些幾乎連聽都沒聽說過,覺得有點神奇。」

「話說你那個若安姐姐幾時過來?」

在時遷臨走的時候,若安認了秦晴做妹妹。突然多了個姐姐,秦晴雖不抵觸,但一下子也沒能夠適應。

那個時候季風根據輩分來算,說秦晴應該叫若安做阿姨才對,可若安覺得那樣叫顯老,還是叫姐姐舒心一些。

「快要過來了吧!」秦晴小臉泛紅。

「三十萬兩!」又響起那熟悉的聲音。

毫無疑問還是那個揮金如土的土豪二代。幾乎每一樣物品他都叫價,而且每一樣都競拍到手。現在競拍的是從天蠻野獵得而來的「蠻龍腦核」,相當於人類的丹田。

「『蠻龍腦核』蘊含巨大能量,能夠在人體當中長期存在,被人體吸收,並直接轉化為靈力提升修為,是直接轉化成靈力哦。某位大能歷經千辛萬苦才從天蠻野狙殺蠻龍獲得,現在這位公子出價三十萬兩,還有沒人出更高的?這可是方圓千里難得一遇的寶物哦。」

虎門鎮位於天介大陸西北方,蠻龍所在的天蠻野位於最南方,說是方圓千里難得一遇絲毫不為過。

「四十萬兩!」一道甜美的女xìng聲音驟然響起,眾人紛紛把目光投向聲源處。

「啊!竟然是她。」全場紛紛側目。

季風和秦晴一望,也是一驚,這個女人還真是豪綽。

連那土豪二代也是轉過身來,滿臉笑容的望著她道:「八十萬兩!」

「我說高公子,就別跟我一個小女子搶了嘛?一百萬兩!」女人剛入門時報了一次價,而今款款走來,再喊一次價,已經是起拍價二十萬兩的五倍。

「哇~」

八十萬兩已經大大超出價值範圍了,現在她竟然出到一百萬,已經足以引起全場的沸騰。

「不是價高者得,那競拍還有什麼意思?再說這『蠻龍腦核』不但能夠直接轉化成靈力提升修為,」那姓高的公子美女面前也不肯讓步,還帶點yín盪笑容說道:「據說還能健陽強腎,我看你這『小女子』還是別跟我搶罷!我出一百五十萬兩!」

這姓高的公子財大氣粗,又那麼張揚,早就讓別人不爽了,現在語態輕佻,更是讓人生恨。奈何財力面前,也是只能默默詛咒罷。

「我見高公子面sè紅潤,不似需要滋補陽腎的樣子。既然不需要,又何須執著此腦核呢?」女人應對有餘,卻似對此「蠻龍腦核」非取不可的樣子,竟然出到二百萬兩的天價。

秦晴對此大為不解,季風也是百分疑惑。不過瞬時之後,季風卻是對著那絕世佳人露出一絲狡黠。

眾人心想那高公子要是個男人就不要與佳人相爭啦,別人出個兩百萬也不容易,你還搗什麼亂子?

不過那高公子卻不是這樣認為,「藥材山珍,我千千萬。可我就是對這『蠻龍腦核』情有獨鍾,不拿下手連睡覺都不會香!三百萬兩!我出三百萬兩,換我一覺安穩,也值!」

哇!哇!哇!哇!

全場已經不是用沸騰能夠形容,什麼對土豪的恨啊,對土豪的不男人啊,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他們現在只為這三百萬兩換一覺安穩而驚嘆。

「哎!」女人在秦晴身邊坐下,甚為嘆息的樣子:「看來那『蠻龍腦核』與我無緣,既然高公子對它情有獨鍾,那就恭喜高公子得償所願啦!」

「你可算來啦,若安老闆娘!」季風一臉深意地對在秦晴身邊坐下的女人說道。

Ps:覺得此書還成看的請隨手收藏支持一下哦,拜謝。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一顆二十萬兩起拍價的腦核,竟然以十五倍的價格拍出。這是季風所料不及的,更讓他預料不及的是,這位「競價」的佳人就是那長安客棧的老闆娘若安。

「你很喜歡那個腦核?」秦晴好奇問道。

「不喜歡!」若安笑道。

「那你為什麼還出這麼高價競拍?」秦晴想不明白。

「因為她就是那『蠻龍腦核』的委託拍賣人嘛。」季風替若安回答道。

「那既然委託拍賣,為什麼還要競拍?」秦晴理不清其中關係。

季風輕輕地拍了一下秦晴的腦袋,小聲說道:「那是為了抬價,價格越高賺得越多。」

「原來是這樣!」秦晴恍然大悟,「不過又怎麼肯定對方就會跟你抬價?」

季風笑而不語,目光瞥向若安。

若安目光掃了一眼那高公子,道:「高甫帥,天介大陸巨賈高天嘯的獨子,修為了得,揮金如土,尤愛出風頭。我當眾與之抬杠,他自然不會因為我貌美如花而就止拍讓於我。」

「不對吧,就因為你貌美如花,他才更應該讓給你彰顯紳士風度啊!」季風道。

「此人大男子主意很強,不會讓一個女人蓋過他想出的風頭。」若安笑道,用眼神指引季風倆人看向他,道:「看到那兩個為其扇涼的侍女吧?看到是吧,那倆個侍女都有靈氣王階的修為。」

噝~

季風倒吸一口涼氣,竟然讓兩個靈氣王階的高手為他扇涼,果然是土豪高富帥。

「蠻龍腦核」之後又拍了幾件物品,高甫帥並沒有再次出價競拍。少了他的參與,其他人競價也激烈起來。況景之jīng彩讓秦晴也激動起來,好幾次季風見她都想喊價競拍,可季風問她她都搖搖頭說道:「只是沒見過這樣的場面,覺得有點特別而已。」

秦晴從小跟隨時遷浪跡天涯,怕也是不經常到這些地方來看熱鬧。望著她一臉開心的模樣,季風心中也是一暖,覺得rì后要經常帶她四處見識。

不過現在,卻是有別的事情要做。

「我出去一下。」季風對兩女說道便起身出了去。

望著季風離開的背影,秦晴心中頓感一空,原本對拍賣過程的濃厚興趣也似乎少了幾許。

若安看在心裡,明白這短短數十天的相處已經讓秦晴對這個少年產生了輕微的依賴,如今時遷離去,更是讓這依賴變濃。

「若說之前的拍賣是為真正的開場預熱,那麼以下的這件物品,就要開始本次拍賣會的高cháo階段了——『神仙玉露』。傳說它是神仙的眼淚,有起死回生,強丹健田的效用,是天下不可多得的寶物。現起拍價八十萬兩!」

這是季風出了拍賣會場后聽得那主持的旗袍女所說的話,他聽了差點沒撲倒在拍賣場外。原以為偷得「神仙玉露」得到一千兩的報酬已經是很高很高了,卻沒想到這「神仙玉露」竟然價值那麼高。

「被坑得嚴重啊!」這是季風此時苦悶的心聲。

***

「開始行動!」花澤手掌一揮,包括季風在內的十七個待命完畢的行動成員便分成小組四散開去。

***

珍貴的拍賣品都會和普通拍賣品分開,一路上均有常規守衛戒嚴,唯有在拍賣品的存放地點由高手跟隨護送。以花城選出來的jīng英成員的手段,繞過這些常規守衛根本不成問題。

賊偷的修為大都不會了得,不過手段卻是繁多。

比如現在,其中一個一組成員稍撒些「亂神粉」,造成守衛的短暫走神,就足以讓全部人逃過這些守衛的視線並直入其中。

對於拍賣場來說,一切都按照原定的情節發展,《魔息》的高手護衛們也按照原定的綵排而前往拍賣會。不過現在,對於這些拍賣會戒備,以防萬一的護衛們來說,卻是沒有預想的順順利利。

守衛是做什麼的?就是預防「萬一」,然現在是真真出現了這個「萬一」需要他們去應對。

「什麼人?」廖四會橫眉一對,他本是靈氣王階,被拍賣會的舉辦方邀請過來鎮守幾件絕世珍寶,現竟然遇到四個黑衣人,正yù暫時脫下手中拽著的裝載《魔息》寶盒的皮帶,卻是察覺身旁的將階小兄弟已先行一步,只聽他追蹤那四人時大喊道:

「區區兵階小卒,也敢來拍賣會撒野?哪裡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