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連同極光在一起,八人一起皺眉,最後還是極光伸出一根手指指指上天。

君千洛心裡咯噔一下。

「風絕塵為什麼會在天上的天界里,還是在天帝的雲凰之巔?」

八人搖頭,沒有飛升,那地方他們誰都去不了。

君千洛轉過身看著滔滔滾動的江水,心裡久久不能平靜。風絕塵天生一身王者出塵的尊貴之風,俊美冷絕,天賦異於常人,可是她從來沒有想過他是天之驕子。 天與地的差別,讓她如何能追上他的腳步,並肩而行?

修為達到靈神和玄神才能飛升,飛升自然要渡劫,渡劫成龍必須經歷九九八一道大小雷電的交替淬鍊,九死一生。

午後的夏天炎熱難當,可是君千洛站在江邊,風掀起她的裙擺,背影看起來卻是那麼的凄涼。

極光和逸風七人並排站在她的身後,安靜的看著她的背影,體會著她的難過,她的苦。

每個人心裡都在猜測,風絕塵這麼久沒有回來,難道知道了自己真正的身份后,嫌棄君小姐了嗎?他們之間的山盟海誓,這一年多來的感情就這麼付諸東流了嗎?

站了一刻鐘之後,君千洛轉過身看著面前的八人,臉上沒有任何情緒,無悲無喜,無欲無求,空前的平淡。

「姐姐?」

極光張嘴想安慰她,卻被君千洛抬手制止。

「我沒事,我相信風絕塵,不管他在天界是什麼身份,哪怕是未來的天帝,哪怕是我配不上他,他早晚會回來給我一個交代,一個解釋。回去吧,接著找千夜。」

君千洛笑著轉身,可是沒有人看到她轉身之後眼底擒著的眼淚。

她不是非要扒著風絕塵不放,不是這一輩子非他不可,是她不想在僅有的親人中又失去一個。

一個未曾謀面的弟弟生死未卜,下落不明;另一個相識相知相愛,並立誓一輩子相守,或許正在理她而去。

前方長路漫漫,卻步步殺機,非流也間接的因為她而死,身邊這八個一心守護她的人,都是大好年華,她不能保證在一次次敵人的圍殺中每個人都能全身而退。

以後該何去何從?

隱姓埋名不是她的個性,現在的她就算是躲恐怕都躲不了吧?

呵呵……

天上,雲霧繚繞的天界,矗立著一座偌大奢侈的城池,那就是世人皆期盼登高一呼的地方,三界的主宰,天帝獨尊的地方——雲凰之巔!

此時的巔頂立著一對紫衣飄袂,絕世傾城的神仙眷侶。

「第七世了,看著塵兒一次次的身死輪迴,我這個做娘的心像被剜了一樣疼,非要愛到萬箭穿心才罷休嗎?

不知道塵兒從離天境里出來後會不會責怪我們?以後知道真相後會不會不認我們?我只希望這一世里塵兒能如願以償,唉!」

傾國傾城的女子斜倚在絕世無雙的男子懷裡嘆息。

「會的,一切都是他自願的。雖然塵兒經歷六次身死輪迴,受盡人間苦楚,換取那女子的化身成人,六世幸福;但是塵兒的魂魄從未輪迴,他還是我們的兒子,天帝的兒子,他會理解的。」丰神絕世的男人緊緊的摟住懷中的女子,輕聲安穩著。

「真的嗎?這是他第七世輪迴了,如果再不能修成正果,就意味著再無輪迴了,可是你卻……」女子眼裡溢滿了淚水。

「本帝是他爹,這麼做也是為了他好。要怪就怪這是他們的孽緣,他們擺脫不了的情劫。」

「唉,希望吧,塵兒的脾氣還是那麼倔。」天後嘆息一聲,凄苦一笑,絕世凄美。

天帝攬住天後暗自思索。 遠處站著四大天王,四人聽著兩人的對話,表情痛苦不堪。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到主子身邊,還像三千年前那樣,縱橫天界。

三千芳華彈指一揮間,七世輪迴,七世守護,主子他始終都沒有變,即使肉體凡胎,即使茫茫人海,即使人妖殊途,他們還是遇到了對方。

緣分天註定,但是劫難也跟著註定。

「稟天帝和天後,那藍神尊來了。」

「嗯。」

天帝放開懷中的天後,變為拉著她的手並肩消失在雲霧中。

「快走,那藍神尊一定有主上的最新消息。」

四大天王一聽那藍神尊四個字,爭先恐後的往天宮裡飛。他們記得從凡間看到主上的那一刻時,複雜難過的心情難以言明,當主上一個月前從昏迷中醒來時,那種冷漠疏離的冰冷眼神,銘記於心。

風絕塵被三大天王救回雲凰之巔時,因為心脈受損嚴重一連昏迷了半年,這半年天帝和天後寸步不離的日夜陪著他。等他醒來的時候,入眼金碧輝煌的奢華宮殿讓他咻然坐起身,卻看到了他仙游消失多年的師傅——那藍神尊。

「師傅?是您救了我?」風絕塵仔細的盯著面前的那藍神尊,他確定面前的這個英俊的中年男人就是他的師傅,臉還是那張笑眯眯的臉,可是年輕了很多,他知道修為越高越年輕。

那藍神尊沒有說話,抬手指向風絕塵的背後。

風絕塵警醒,轉身看去,天青色的眸子驟然一縮,因為那裡站著一對容顏絕世的男女,而他的容貌剛好是這兩人的合體。

「不是為師,是天帝和天後,也就是你真正的爹娘救了你。」那藍神尊的話給了風絕塵一記重擊。

「真正的爹娘?呵呵,把自己的親生兒子扔在下界不管不問的爹娘?」

風絕塵很快恢復了淡定,涼薄的話讓站在一邊的天帝和天後剛剛邁出去的腳,收了回來。這孩子怨念太深,恐怕一時半會難以接受他們了。

「洛兒和八大護衛呢?」風絕塵掃了宮殿一眼,沒有看到他想看到的人,看向那藍神尊。

「她······還在凡間,這裡是天界。」

「天界?洛兒同樣受了重傷,您們竟然沒有把她一起帶回來?」

風絕塵生平第一次對著他師傅發怒,他不好奇他為什麼會是天界天帝的兒子,他只想知道君千洛他們怎麼樣了。掀開身上的毯子赤腳下床,從空間里拿出一套錦袍直接往身上穿。

那藍神尊沒有生氣,反而攔住風絕塵,「塵兒,聽為師說,那丫頭只是強行突破損傷了五臟六腑,其他都沒事,反而是你自己怎麼不看看你現在的修為。

「嗯?」

風絕塵遲疑了一下,內視自己的身體。傷完全好了,可是心脈損傷導致他的修為從靈尊倒退到了靈帝境界。可是等他看完之後,繼續穿衣服。

這回天帝和天後,包括那藍神尊都急了。

天後終於鼓足勇氣走過來,站在風絕塵的面前,她伸出手想為風絕塵穿好衣服,可是被風絕塵躲過去了。 天後的眼睛一暗,依舊裝作沒事人似的說,「塵兒,她真的很好,凡間不是有你的八大護衛保護著嗎。不管你認不認我們,但是我們不是你的敵人,不會害你也不會害她。但是你要明白,以你現在的修為對上魔帝,那就是以卵擊石。」

「魔帝?」風絕塵詫異。

那藍神尊趕緊接話,「沒錯,千剎只是魔帝的一魂一魄加上半身精血的轉世而已,真正的魔帝聚集了散去的魂魄早已醒來,那隻黑手就是魔帝的,魔帝歸來了。」

「魔帝為什麼要追殺我和洛兒?」

「因為你殺了他,前世你和他同歸於盡,都魂飛魄散了。天帝為了你,耗費上千年的功力把你散開在天際的魂魄找回來,重聚輪迴再生。魔帝找到了你的轉世,當然要報仇了。至於那條靈蛇,就是他元神和肉體合二為一最好的寶物。」

「我不會讓他抓走洛兒的。」風絕塵這時候已經穿好了錦袍,作勢要離開。

可是眾人一個沒動,因為這裡是天界,沒有天帝的命令,誰敢帶他離開,他一個人根本出不去。

風絕塵這時候抬眼看向那藍神尊,天青色的眸子冷了幾分,在他的眼裡誰敢阻攔他去救君千洛,他就對誰不客氣。

那藍神尊接受到自己徒弟不善的眼神,嘴角一抽,「你小子想和為師動手嗎?就你現在這點修為?」

「那又如何?」風絕塵毫不在乎。

那藍神尊努力平息自己的怒火,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生氣,他為了那條小靈蛇連師傅都可以揍,白眼狼啊。

「如何?你自己看看你現在能打過這殿里的誰?你連四大天王都打不過。為師知道你擔心那條已經化人的靈蛇,可是她現在好的很。只要魔帝不死,千剎就不會死,而且會越來越強。放心,千剎被你半年前殺死不會那麼快好······」

那藍神尊的話被風絕塵打斷,「半年前,我昏迷了半年?」

這回他更擔心君千洛了,半年都過去了,她根本不知道他去了哪裡,肯定已經急壞了。

「等等等······你小子什麼時候這麼沉不住氣了,唉!」

那藍神尊抓住風絕塵往外沖的胳膊,剋制住一巴掌拍過去的衝動,氣死他了。

天帝這回也走過來,站在天後的身邊,「塵兒,短時間內千剎不會出現在凡間,如果真的想救那······丫頭,就安心留下來修鍊。如果你能在禁地離天境閉關修鍊半年,修為突破神玄,本帝就放你離開。還有,不管你承不承認你都是天界唯一的殿下,你是神,她只是一條靈蛇,永遠都不可能在一起。」

(靈神之後的級別:神者、神玄、神聖、神王、神皇、神尊)

風絕塵眼眸危險一米,「呵呵,天帝真是好算計,半年內連續晉陞三級,試問天界誰能做得到,擺明了不放我離開天界吧?還有前世如何我不管,但是我和洛兒在凡間已經有了婚約,今生誰都阻止不了我們在一起。天帝又如何?既然我在人間出生,人間長大,就是我自己說了算。」

天帝和天後的心裡涼透了,這忤逆的話過去了無數個歲月,今天又一次聽見了。 那藍神尊這回火了,對著風絕塵張嘴就吼,「那前世的恩恩怨怨你也不管了嗎?你現在回到凡間又怎麼樣,等千剎傷勢已好,會帶更多的魔去殺你們,你一個人能保護的了誰?恐怕到時候最先倒下去的就是你自己。離天境是天界最好的修鍊境地,裡面靈氣濃郁,修鍊功法,丹藥,神器等全都有。

閉關半年不會長,前世你就是半年連續進階三級,今生就做不到了嗎?沒有神玄以上的修為,你以後拿什麼去保護那丫頭,以為師看神玄都低了,等你突破神尊了,魔帝見了你都得跑,哼!」

風絕塵被他師傅一吼反而冷靜了下來,他走到宮殿前,望著雲霧繚繞,連天碧波的遼闊天空,努力的壓制住心中的擔心和思念。

這時候天帝說道,「如果那個丫頭能渡劫成龍,飛升上來,本帝就親自為你們主婚,風風光光的把她娶回雲凰之巔。」

他不說還好一點,他一說風絕塵就怒了,「我和洛兒不需要你來主婚,如果不是因為一些事,我們早已經成親了。」

天帝握緊了拳頭,他真想一掌拍醒這個混小子。這在萬年前,他連考慮都不用考慮就直接拒絕了,現在做了最大讓步,這小子還不滿意。

那條靈蛇到底有哪點好,讓他執著了上萬年?天界要什麼樣的美人沒有,唉!

「塵兒,我們沒有別的意思。你可想過,你為什麼會身中鬼煞之毒,為什麼至今無解,又為什麼會重生在凡界?」天後想拉住兒子的胳膊,可是又不敢,伸出的手又收了回來。

「為什麼?」這個的確是他想知道的。

「因為人妖殊途,即便你們現在成親,也會遭受天譴,不會有好結果。他日如果她修鍊成神,而你依舊是凡人之軀還是不能在一起,但是如果你先褪去肉體凡胎,修鍊成神不僅可以更好的保護她,而且還能指導她快速修鍊,等她能渡劫飛升后,你們就可以理所當然的在一起,不是很好嗎?

塵兒,你一直都很聰明,應該早就想到了這些吧。再說你現在離靈神就差一級,半年對你來說真的不長。那丫頭的確很努力,現在已經突破靈尊了,你現在倒退後的修為還沒有她高,可別到時候讓她保護你。」

風絕塵突然彎唇,臉色好了很多。

眾人瞭然,一提到那條靈蛇他們的小祖宗就莫名好說話。

可是天帝卻更加生氣。

「好,我答應閉關修鍊,但是我要先確定洛兒他們真的都很好,否則我立刻離開天界。」

那藍神尊壓壓火,從袖子里拿出來一顆球,直接施法,裡面就現出君千洛坐在床上修鍊的一面。

「洛兒長大了。」風絕塵再次看到君千洛,天青色的眸子更加明亮,現在的君千洛是一個成年的大姑娘了。

天帝和天後這時候也看到了君千洛,兩人一愣,對視一眼什麼都沒有說。前世小丫頭沒有這麼漂亮啊,怎麼這麼快就蛻變成這麼美,而且現在的她應該才出生不久才對,竟然這麼厲害了,或許這一世她真的能渡劫成龍也說不定。 客棧內入定中的君千洛突然睜開眼看向頭頂的上方,雙手快速凝結一道靈力就射了出去。

「嚯,小丫頭警惕心好高。」

那藍神尊欣喜,趕緊撤了法力。

風絕塵看向那顆球想據為己有,於是伸手就去奪,結果那藍神尊早就防著他,一晃眼球不見了。

「不給,這是為師的寶貝。」

「小氣。」風絕塵可惜的要命。

「臭小子,膽子肥了,敢罵為師。」

「我還想揍您呢,一消失就是很多年,誰讓您不救洛兒的,為老不尊。」

「氣死為師了······哎,幹嘛拉走本尊······」

那藍神尊被天帝拉走了,殿里剩下天後一人。

風絕塵走到宮殿門口,縱身飛上了殿頂。目及可見一座金碧輝煌的偌大宮殿,盤踞在天界東方,高聳威嚴,被其周圍數不清的小型宮殿和樓宇環繞,獨樹一幟。

「雲凰之巔?」他喃喃自語。

天後欣喜自己的兒子雖然不喜歡她,可是並沒有趕她走,於是吩咐仙娥去準備豐厚的午餐,把她親自縫製的軟袍都拿過來一一擺放好,這才看了一眼宮殿上的兒子,依依不捨的離去。

等她走了以後,風絕塵才下來,突然來的這一切他不知道該怎麼說,完全接受不了還有這樣一對父母。他自從那藍神尊第一次憑空出現時,他就知道自己的師傅不是凡人。

那藍神尊身上的氣息太純,不像是凡人的肉體所散發出來的,那時候他以為是他的運氣好,被一個過路神仙給看中了,現在看來顯然不是。

天後看他的炙熱眼神他知道,可是他現在還沒有辦法接受這一切,只想快點閉關修鍊,出來後去找他的洛兒。

天帝回到自己的宮殿以後,看著面前散發著色彩斑斕的琉璃球,皺眉沉思。

那藍神尊看著琉璃球說道,「還留著它有什麼用?」

「當然有用,至少執念不會繼續加深。」

「他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非要救那條靈蛇,執念還不夠深嗎?」那藍神尊嘀咕。

「神尊難道想把他前六世的記憶還給他嗎?」

「沒有了之前的記憶他同樣執著那條靈蛇,還不還有什麼區別,但是至少有了前六世的記憶,塵兒的修為就很快修鍊回來了。」

「不可,把這前六世的記憶還給他,他怨念就更深了,到時候說不定會不認我們。」天帝死活不同意。

「等他知道自己前六世的記憶被你這個親爹親自抽走了之後,都不一定是認不認的事。當初本尊就不同意你這麼做,說什麼沒有了前六世的輪迴轉世一定不會再苦戀那條靈蛇,現在好了,凡間那麼大他們還就出生在同一座城池裡。

天帝,你難道還不明白嗎?他們的孽緣是上天註定的,這就是劫,屬於他們自己的情劫,能不能修鍊出結果,在乎他們兩人,別人都無能為力。」

「可本帝抽走他的記憶就是不想讓他像前六世一樣為了保護那條靈蛇再慘死啊,這是第七世了。塵兒再不能修鍊成神,或許就是最後一世了。要不本帝派人去殺了那條靈蛇?」 那藍神尊突然臉色冷冷的瞪著天帝,「本尊看你是瘋了。不信天帝可以試試,只要你動了那條靈蛇一根汗毛,別說是殺了她,本尊敢保證塵兒一定一句話不說殺了你。

你是他親生的爹又如何,他照殺不誤。他不傻,知道自己的靈魂是你兒子,但肉體不是。他本來對你們就沒有感情,你再去作死的動他喜歡的人,你說他會不會放過你。

還有,你剛剛也看到了那條靈蛇,不覺得奇怪嗎?按理說她比塵兒小,怎麼會提前修鍊成人,還靈玄雙修達到了尊級,這在天界都沒有這樣的天賦。

七彩九尾靈蛇的確是萬年難見,但也不會逆天到這種地步,就從剛剛那丫頭極高的警覺和眼裡射出來的狠厲,她都是天界仙修女子中不具備的。

依據本尊看那丫頭當真不錯,不然你兒子能看上她嗎?聽塵兒的口氣就知道那丫頭肯定又一次蛻變了,十五年就能完成第二次蛻變,那離渡劫飛升就不遠了吧?本尊坐等她渡劫成龍的好消息。」

天帝被那藍神尊說的動搖了,眉頭緊鎖著。

「天帝,你還是趕緊派人到凡間查一下原因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