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且最為關鍵的是,如果去營救的話,一旦不能一次成功,反而會打草驚蛇,讓太一門更加警惕,會轉移杏兒,也許還會對杏兒的安全造成不利,倒不如暫時靜觀其變,等到有了合適的時機,在出手也不遲。

想到這裡,葉青羽心中已經有了計較。

他蹲下來,又取出一碗神級原液,讓呆狗喝了,揉了揉它的腦袋,幫它撓了撓肚皮,這才笑著道:「小九,你這段時間辛苦一下,多去杏兒哪裡去幾次,好好盯著,要是有什麼變化,記得第一時間來告訴我。」

得到了主人如此優厚的撓肚皮待遇的小九,歡快地搖著尾巴,毛茸茸的臉,蹭了蹭葉青羽,然後轉身走了。

……

……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裡,一切看起來風平浪靜。

但暗中涌動的潛流,卻並沒有減弱絲毫。

劉殺雞似乎是恢復到了以前那种放誕不羈的狀態,整天里和胡不歸、老魚精等人到處亂逛,基本上都是在偷偷地禍害太一門,雖然沒有弄出什麼大事情來,但也將太一峰上攪得雞飛狗跳不得安寧。

南鐵衣跟這三個禍害一起幹壞事的次數較少,但大部分時間也會和三人在一起。

唯有葉青羽,深居簡出,一直都在為即將到來的論劍大會做準備。

到時候鬧個底朝天,才能找到機會,救出杏兒,將太一門聯合各大超級勢力入侵天荒界的計劃打破毀滅。

劉殺雞等人,還以為葉青羽是在為到時候風雲台上與陳少華的第二戰做準備,所以也不怎麼來騷擾他。

葉青羽也算是樂得清靜。

不過其他人可不會像是劉殺雞這幾個貨這樣『懂事』。

武道茶園一戰,葉青羽強勢擊敗了太一門太華峰傳人陳少華,當時氣勢無雙的表現,無數人都看在眼裡,雖然當時因為恪於太一門的面子,並未向葉青羽表達好感,但事情結束,暗地裡卻有許多的宗門,悄悄地向葉青羽拋出了橄欖枝。

武道世界,強者為尊。

而能夠成為強者的只有武道天才。

如葉青羽這般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戰力的年輕人,足以排進整個天荒界年青一代的前二十,自然會引起各大宗門的注意,也會引來一些人的拉攏,尤其是在雷電宗籍籍無名的前提下,許多大宗門,都想著把這樣一個年輕人,拉攏到自己的門中——就算是不能拉攏過來,先表達善意,結下一個善緣,也許日後用得到。

福鼎宗送來了十塊寒仙鐵。

有靈派承諾如果葉青羽加入他們宗門,會將葉青羽當成是嫡傳核心弟子……

青藍道場願意將葉青羽當成是掌門接班人來培養。

甚至連南宮世家也派人傳話,如果葉青羽願意為南宮世家效力的話,那可以將當代南宮家主最疼愛的小女兒,南宮家的明珠南宮鳳嫁給葉青羽……

天妖宮更是派了一位長老過來,直言可以為葉青羽在天妖宮開闢第十三宮,葉青羽可以成為天妖宮的第四位人族宮主,不受其他十二宮的節制,只聽命於宮主一人,而且葉青羽若是有其他條件的話,也可以提出來,條件不可謂不豐厚。

還有一個女性弟子為主的宗門,甚至直接送了兩名國色天香的女弟子過來,想要使用美人計。

其他諸如星辰派、魔皇宗、天機谷等等宗門,都允諾出了極為優厚的條件。

最可笑的是妙語樓,直接表示如果葉青羽願意加入的話,那妙語樓樓主,百年之前的清姜界十大美人之一的風吹墨願意放棄輩分的差別,直接下嫁葉青羽。

重重千奇百怪的好處和允諾,簡直讓葉青羽目不暇接哭笑不得。

鐵路子弟 最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連太一門也暗中向葉青羽傳達善意,表明了只要葉青羽願意加入太一門,那之前的一切,都可以既往不咎,且會化解他與陳少華之間的仇怨,同時葉青羽也可以得到與陳少華一樣的地位和待遇。

連續四五天,幾乎都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葉青羽一開始還會委婉拒絕,到后最後簡直是不厭其煩,直接閉門謝客,根本不接待。

……

第七日。

葉青羽盤膝坐在床上,正在苦心修鍊。

與陳少華的一戰,讓他意識到了混沌雷漿雷電之力的恐怖之處,所以這段時間裡,他要爭取再多融合一些混沌雷漿,這是目前葉青羽能夠想到的最快提升自己實力的方法。

此時,他**著上身,下身的長褲和戰靴,都是在地下月色仙宮那個儲藏室里得到的寶貝,刀劍不侵水火不傷,當日與陳少華一戰,白蓮仙劍也未能傷到這套衣袍絲毫,可惜就是沒有上半身,葉青羽每次打架,都得先脫掉外袍,只怕是時間長了會得到一個脫衣服狂魔的稱號。

紫色雷電繚繞,電弧流轉在全身,葉青羽一頭黑色濃密長發幾乎都被電的倒豎了起來。

融合混沌雷漿的過程,無比痛苦。

正在關鍵時刻,葉青羽突然睜開了眼睛,看向門外,精芒在星眸之中吞吐,周身雷光電弧也瞬間收斂消失。

「既然來了,為何不現身一見。」

葉青羽淡淡地道。

一道淺綠色的氤氳霧氣漸漸地浮現,最終幻化成為一個窈窕修長的身形,身穿宮裝長裙,卻是一個美麗動人的女子。

「妾身百靈宗沈夢華,見過天荒公子。」

女子微微行禮,姿態落落大方。

葉青羽目光落在她身上,微微皺眉,並沒有說話。

這個美麗女子,正是那日在悟道茶會之中見過的百靈宗大師姐。

大師姐沈夢華看到葉青羽的表情,就明白怎麼回事,連忙面帶歉意地解釋道:「天荒公子勿怪,妾身也是迫不得已,所以才行此下策,潛入到公子練功室。」

「迫不得已?」葉青羽淡淡地問道。

「正是。」沈夢華的臉上,流露出一絲無奈黯然之色,嘆息著道:「如果不是因為實在無計可施,妾身尚未出閣,哪裡有一個女子暗中潛入男子房間的道理,只是為了……」說到這裡,她又深深地行了一禮,咬牙道:「妾身今日前來,是懇請天荒公子能夠看在同為人族的份上,仗義援手,救一救我百靈宗數千女弟子的命,今日擅闖公子您練功室的罪過,夢華願意一個人承擔。」

葉青羽聽得雲里霧裡。

不過看她臉上的表情,那種悲憤哀傷之色,不似是偽作,心中原本對於她擅闖自己練功房的不滿,倒也消散了一些。

他長身而起,披上了放在一邊的長袍,指了指旁邊的石椅,道:「沈姑娘請坐,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如何能救百靈宗女弟子性命?說實話,你把我弄糊塗了。」

葉青羽這麼一說,沈夢華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是有一半落到了肚子里。

她確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測判斷,那個擂台上恣意狂傲技驚四座的天荒,在擂台下其實是一個很好說話的人——至少要比太一門如陳少華之流,要平易近人許多。

坐在石椅上之後,沈夢華開始講述自己的來意。

原來作為清姜界中有數千年歷史的百靈宗,原本因為醫術卓絕,曾經結了不少善緣,得到了一些超級勢力的庇護,與一些大宗門結為同盟,在界域之中也算得上是一個一流宗門,素有威望。

可是近年來,因為上代醫神突然失蹤,一些醫道絕學失傳,無法再為那些超級宗門提供醫術服務,且還因為誤診錯醫而鬧出過幾件事情,導致百靈宗清譽受損,地位驟降,風光一去不復返,逐漸失去了各大超級勢力的重視。

一直以來對百靈宗虎視眈眈的天欲魔宗,趁此機會對百靈宗暴起發難。

一年時間裡,天欲魔宗先後劫掠強搶數百名百靈宗的女弟子,當做是修鍊魔功的爐鼎。

天欲魔宗本就是天荒界之中一個人人聞之變色的邪派,以男女歡欲入魔道,門中弟子,不論男女,都是好色殘暴邪惡之徒。

那些落入天欲魔宗的百靈宗女弟子,下場之凄慘,可想而知,不是被**破身,就是淪為器物,不少更是慘死。

百靈宗實力比之天欲魔宗遠遠不如,幾次大戰,反而更是損失慘重,門中弟子接二連三地被搶掠。

不得已,百靈宗只好向其他各大宗門求援。

一開始的確是有宗門伸出援手,局勢也得到一些改觀。

但後來,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那些支援的宗門先後撤走,局勢迅速惡化。

到了今天為止,百靈宗已經有三四百名弟子落入了天欲魔宗的魔爪,其中包括十名長老,還有四五名被百靈宗寄予厚望女天才弟子,也不幸罹難。

百靈宗各處求援,卻又各處碰壁。

直至今日,幾乎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這一次風雲論劍大會,是她們最後的機會。

自從來到太一門之後,百靈宗的掌門等數十名高層,就向與會的各大宗門求援,但不知道為什麼,始終碰壁,得不到任何回應,連太一門也始終表現出一種模稜兩可的態度,這讓百靈宗幾乎陷入絕境,人人都是一臉絕望之色,病急亂投醫,最後找到了葉青羽這裡來。 「還請天荒公子能夠伸出援手,救我百靈宗於水火之中。」 五零的平凡生活 說到最後,大師姐沈夢華面色凄涼,眼中帶著哀求之色。

葉青羽微微沉吟。

百靈宗的處境,的確是可憐可悲。

一群女子在這樣弱肉強食的世界里支撐起一個宗門,還能夠延續千多年,也的確是不容易,天欲魔宗這樣的邪派,以葉青羽的脾性,若是碰上,絕對會想辦法滅個乾乾淨淨才罷休,只是如今並非是在天荒界,清姜界中宗門武道實力,要比天荒界之中強太多,葉青羽並不了解這個天欲魔宗,但能夠令百靈宗的許多盟友宗門都退卻,只怕也不是什麼簡單的勢力,葉青羽縱然有心殺賊,但也未必就有力回天。

而且如今魚小杏失陷在太一門的手中,葉青羽自己也身背惡名,自顧不暇,眼前這段時間,他必須留在太一門。

看到葉青羽沉默,大師姐沈夢華心中不禁越發悲哀了起來。

竹馬纏青梅 像是這種沉默之中的拒絕,不僅僅是她,整個百靈宗中的人,不知道已經經歷了多少次,從最開始的委屈悲哀,到如今已經漸漸有點兒麻木了。

這一次來向葉青羽求援,實際上也真的是病急亂投醫,而且還是大師姐沈夢華自己的主意,來之前,並未向百靈宗的長輩們請示。

咬咬牙,大師姐狠下心,道:「如果天荒公子願意出手相助,協助我百靈宗急退天欲魔宗的話,那妾身蒲柳之姿,願追隨公子端茶倒水……」

葉青羽一聽,頓時哭笑不得,知道這位美麗的女弟子誤會自己的意思了,連忙擺擺手,道:「沈姑娘,並非是在下推辭不遠,懲惡揚善本就是我輩武者的天職,如天欲魔宗這般邪派,就該人人得而誅之,但問題是,姑娘為何篤定,我可以急退天欲魔宗呢?我猜這個天欲魔宗,只怕也是清姜界之中的超一流勢力吧,我單槍匹馬,縱然那日一戰擊敗了陳少華,但也未必就真的可以地域天欲魔宗啊。」

「這……」沈夢華不知道該怎麼說。

難道要說我也是病急亂投醫?

或者說我只是寄希望於雷電宗真的有無與倫比的底蘊和潛藏實力,希望通過你來說服雷電宗的力量相助?

她這一時踟躕,葉青羽心思細膩,也就猜到了她的心態。

微微一笑,葉青羽又問道:「姑娘這一次潛行而來,是擔心與我相會的事情,被太一門知道?」

沈夢華心中一震,略略猶豫之後,便無奈地點點頭。

這些日子以來,太一門雖然態度模稜兩可,但畢竟還是接待了百靈宗,也給予了一定的禮遇,在太一門沒有做最後的表態之前,百靈宗最大的希望,依舊是在太一門,所以絕對不能讓太一門知道,百靈宗竟然暗中和侮辱太一門弟子、擊傷了陳少華的雷電宗傳人有解除,否則一旦太一門震怒之下,只怕百靈宗最後的希望,也要斷絕。

但偏偏不知道為什麼,沈夢華的直覺告訴她,應該來找葉青羽。

所以悟道茶園一戰之後,猶豫權衡了五六天的沈夢華,最終還是鬼使神差地來到了太一峰后峰。

此時在葉青羽面前,面對著這個看起來比自己還小一些的少年,不知為為什麼,沈夢華有一種奇異的錯覺,好像自己全身上下所有的心思,都被他看穿了一樣。

葉青羽看她這種表情,大概也就印證了自己的判斷。

他正要猶豫著該怎麼和這個女孩子說,目光無意中掃過沈夢華腰間一塊瓔珞玉佩的時候,突然心中一震,目光就停了下來聚焦在了其上。

「那是……」

葉青羽驚訝無比地發現,那個拇指大小的瓔珞玉佩上一個奇異的紋絡圖案,似曾相識,給了他一種無比熟悉的感覺。

乍看起來,這個紋絡團,極為簡單,像是某種原始符文,又像是什麼簡化的花紋。

「好像是在哪裡見到過……啊,對了,那個地下河道月色仙公主之中,那個躺在石室石床上的神秘白髮人衣袍上的突然,分明和眼前玉佩上的這個圖案,根本就是一模一樣……」葉青羽的心中震驚。

電光石火間一道靈光在他腦海中閃過。

連老魚精都不知道那個白髮神秘人的來歷,但她卻分明長的和自己的母親一模一樣。

一直以來,這在葉青羽的心中,都是一個巨大的渴望解開的謎團。

可惜線索寥寥。

看到沈夢華腰間玉佩上的這個圖案,葉青羽不得不往就往白髮神秘人身上聯想。

稍微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了一點,葉青羽不動聲色地道:「沈姑娘腰間那塊玉佩看起來很精緻。」

「啊?」沈夢華下意識地一呆,完全沒有想到天荒公子的注意力,竟然會落在一隻小玉佩上,不過雖然心中疑惑,但她還是很快就反應了過來,道:「這是百靈宗弟子的身份銘牌,每個人的身上都有,玉質倒也是罕見的神玉,是我百靈山特有的百靈玉,公子若是喜歡,改日派人送幾塊表領域過來。」

葉青羽聞言點點頭,道:「的確是好玉,這玉佩上的紋絡,大巧若拙,質樸蘊道,應該是出自於名家手筆吧?」

沈夢華面色奇怪,但還是如實回答道:「玉佩上面的紋絡,乃是我百靈宗開派祖師留下的一副殘圖上的唯一一副完整圖案,我們稱其為【離殤絡】,也算是我百靈宗的宗門信物標誌之一吧。」

離殤絡?

葉青羽若有所思。

不知道為什麼,他想起了那塊蓋在神秘白髮人臉上的錦帕上的那首相思古辭。

相親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不相識。

那首相思古辭,道盡了離殤,而這個圖案又有被稱之為【離殤絡】,兩者之間,只怕是有著大大的聯繫。

半晌。

葉青羽點了點頭,道:「沈姑娘,我答應你,可以去百靈宗一行,但必須要等到這一次風雲論劍大會事了,因為我還有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去做,不論如何,雷電宗都會助百靈宗一臂之力的。」

沈夢華聞言,大喜過望。

她沒有想到,山重水複疑無路,突然卻柳暗花明又一村。

這個天荒岔開話題談玉佩紋絡的時候,她以為這是一種變向的拒絕,沒想到卻又突然答應了。

「多謝天荒公子。」

沈夢華還真的有點兒喜出望外。

一開始她就沒有想過讓葉青羽和雷電宗的人,現在就立刻追隨她回去百靈宗。

在風雲論劍大會這段時間裡,或許是因為各方勢力聚焦的原因,天欲魔宗意外地保持了一種相對的很奇異的安靜,從百靈宗傳來的消息來看,這段時間裡百靈宗的處境相對安全,但暗中涌動著的激流就不得而知了。

「不必客氣。」葉青羽淡淡地微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