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的確不是你的龍哥,但是我很好奇,之前你為什麼會將我認作是你的龍哥呢,難不成是因為長的相似嗎?」陸楓問道。

要知道現在他的這個容顏可是戴上人皮面具后的,所以如果是因為容顏的話,那應該就有頭緒了。

既然有人能將這個人皮面具做出來,那肯定是有見過這個人的,因此抓住這個線索的話,那還是有希望找到的。

「不是,一個人的容顏是隨時可以發生改變的,你的身上有龍哥特有的氣息,所以我才會把你誤認成他!」女子解釋道。

「特有的氣息?」

陸楓嘴裡喃喃嘀咕了一聲,旋即他雙手一攤,接著左手散發著時間之力,右手散發著生命之力。

「是哪一種氣息!」陸楓攤開雙手問道。

「不是這兩種氣息!」女子搖了搖頭道。

「不是這兩種氣息?」

面對女子的否定,陸楓頓時露出了疑惑之色,自己的身上也就這兩種氣息是特殊的,所以如果不是這兩種的話,那還會是什麼呢?

「陸楓,要不你將體內的陰陽之力分別調出來看看!」牧逍再次提醒道。

「陰陽之力?」

陸楓眉頭微皺,不過試試看又不會損失什麼,所以他自然是照做了。

「就是這股氣息,我的龍哥也有這樣的氣息!」然而就當陸楓將陰陽之力分別呈現在自己的左右手時,只見女子原本迷茫的眼神迅速恢復了神采。

「你和我的龍哥是什麼關係,為什麼你的身上也會有這樣的氣息!」女子迅速的來到了陸楓的面前一臉激動的問道。

自己已經在這個地方等了許久了,可到今天也沒有把人等來,不過來了一個擁有同樣氣息的人,那她自然抱有一絲希望了。

「前輩,這是陰陽之力的氣息,看來你的龍哥體內也有陰陽之力!」陸楓解釋道。

「陰陽之力,這是陰陽之力的氣息嗎!」女子喃喃道。

雖說陸楓的身上有這熟悉的氣息,可這女子很清楚,面前的男子並不是她的龍哥。

「前輩,不知道你在這個地方等了多久了?」陸楓忍不住問道。

「多久?」

女子抬頭望著蔚藍的天空,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只知道她的龍哥沒有來的話,那她就會一直等下去。

「前輩,我是在地下數十米的地方將你挖掘出來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已經等了上萬年都不止了!」陸楓猜測道。

「上…上萬年!」

聽到這話,女子的眼中泛起了一絲漣漪,她因為陷入了沉睡之中,所以時間對她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尤其是她自己本身就是掌控著時間之力,因此她完全可以將自己四周的時間靜止,這樣一來她的人生也就靜止了。

為了等一個人,將自己封存上萬年,這種毅力讓陸楓佩服不已。

可如果真的已經等了上萬年的話,那再等下去恐怕也沒什麼意義,因為上萬年時間能改變許多,如果她的龍哥記得這裡的話,那怎麼也應該回來了。

「前輩,如果真的已經上萬年過去了,那再等下去恐怕也毫無意義。」陸楓勸說道。

因為他看對方的樣子好像要再次將自己陷入沉睡之中,可這麼久時間過去了,就算再等十萬年,這個龍哥恐怕也不會出現的。

「不,我的龍哥絕對不會騙我的,他說過會來接我的,那就一定會來的!」然而陸楓的勸說並沒有什麼用,只見下一秒女子再次躺進了水晶棺材之中。

「哎!」

見到這女子如此執著,陸楓只能無奈的暗探了一口氣,隨後他親自將這個水晶棺材再次進行了掩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如今這個女子既然選擇繼續等待,那陸楓自然不好多說什麼,所以他唯一的方式就是將她放回到原處。

「牧楓,你怎麼又將她給掩埋起來了呢?」當陸楓將這個洞重新填滿時,紅纓問道。

「執著的人在沒有等到答案前,是不會有任何改變的,所以我自然是選擇將她放回到原處了!」陸楓解釋道。

「她到底是誰啊,看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紅雪這時候喃喃道。

而對於紅雪的這個問題,陸楓搖了搖頭,雖然他也好奇這個女子究竟是誰,可他始終沒有詢問對方的名字和身世。

有些事情如果只是擦肩而過的話,那就不需要深究什麼。

會計十年 不過有一點紅雪說對了,這個女子絕對是強者中的強者,畢竟時間之力是非常厲害的能量,這個女子能掌握時間之力,那就算修為不是很高,實力也絕對不容小視的。

「走吧,咱們去西面看看,這裡不適合大戰!」陸楓輕嘆了一口氣道。

說著話,一行人就朝小島的西面而去,而當他們到了西面看了看環境后,陸楓就在一個空地上設下了一個靈陣。

「紅纓,這一個靈陣在發動前是沒有任何波動的,所以你大可以放心,不過你記住了,一旦靈陣發動起來的話,你得迅速離開,否則肯定會被波及的!」陸楓提醒道。

血殺莫絕可不是一個好對付的角色,因此陸楓布置的這個靈陣自然也非同小可。

「我知道了!」

紅纓輕點了點頭,旋即下一秒她跟紅雪說了一聲后就迅速離開了這個小島。

「牧楓,這裡好像也沒我什麼事情了,再說了,我要是在這裡的話,也容易暴露,不如你就先放我走吧,反正有你的精神力威脅,我肯定跑不了的!」在紅纓離開后,白斬客眼珠子微微一轉道。

如果這計劃成功也罷,萬一失敗的話,莫絕肯定會報復的,而到時候他在這裡肯定會受到牽連的。

所以為了以防萬一,白斬客自然是想先離開這個地方了。

「也罷,你離開也好,反正這裡也不需要你。」陸楓點了點頭道。

「謝謝,謝謝!」

聽到陸楓竟然同意自己離開時,白斬客連忙道謝了起來,旋即他就準備離開。

「等一下,我還有任務要交給你完成呢!」看到白斬客火急火燎的準備離開,陸楓連忙叫住道。

「還有什麼事情嗎?」白斬客連忙詢問道。

「這樣,你去聯繫一下殺手榜上其他殺手,盡量越多越好,如果有你搞不定的殺手,你告訴我,我幫你搞定!」陸楓道。

對於撤銷自己任務的事情,陸楓是非常認真的,而如果誰不從並且還想要他那些賞金的話,那就別怪他心狠手辣了。

俗話說的好,對敵人的仁慈,那就是對自己的殘忍,所以該殺的時候絕對不能有任何的含糊。 「好,好的!」

白斬客雖然一臉的不情願,可這時候的他也只能從命。

「走吧!」

見到白斬客同意后,陸楓擺了擺手道。

「是!」

白斬客應了一聲,然後就見到他一個閃身迅速消失在了原地。

「紅雪,你進入我那空間去,等一下恐怕會有一番大戰,以你的修為不適合站在這裡!」陸楓道。

雖然紅雪的修為不弱了,可血殺莫絕有著靈帝後期頂峰的修為,因此她這點實力還是不夠看的。

「好的!」

紅雪輕點了點頭道,她知道這事情對陸楓的重要性,所以也就沒有任性。

見到紅雪同意后,陸楓意念一動就將她給收了起來,而接下來他就開始布置起了靈陣。

因為血殺莫絕的實力不弱,所以陸楓自然也布置了一個強大的殺陣。

當然,布置的殺陣盡量能夠在控制的範圍內,畢竟像血殺莫絕這樣的人,如果能利用起來的話,那自然是最好的。

而如果無法利用,陸楓自然也會毫不猶豫的將其擊殺,因為實力越強,留著也越有隱患。

半個多時辰后,一個強大的靈陣成型了,當然,這時候的靈陣還沒有啟動,所以是么一一點氣息流露出來的。

不過就算這樣,陸楓的消耗也是很大的,所以下一秒他也進入了通天塔。

而當陸楓進入第三區域恢復消耗的精神力時,紅纓已經聯繫上了莫絕。

「我的小美人,多日不見想不到你又漂亮了許多!」當莫絕見到紅纓的那一刻時,那雙眼睛直勾勾的停留在了後者的身上。

「多謝莫大哥誇獎!」

紅纓微微一笑道:「莫大哥,最近都沒有看到你來絕命閣,不知道你都在忙些什麼呢?」

「呵呵,之前一段時間都在閉關,想不到修為剛剛穩定好就收到了你的信息,怎麼?小美人想我了嗎?」莫絕輕輕一笑道。

「突破?」

紅纓先是一愣,旋即連忙笑道:「恭喜莫大哥,想不到莫大哥你這麼快就突破了,那現在應該有靈帝巔峰的修為了吧!」

「嗯嗯,修鍊了這麼多年,總算是看到了希望了,小美人,如今我也算是修為有成了,怎麼樣,願意做我的女人嗎?」莫絕嘿嘿笑道。

「莫大哥說笑了,以你的相貌和容顏,要什麼女人沒有呢,而我的修為只有符王境界而已,怕是配不上大哥您!」紅纓道。

聽到紅纓這話,莫絕臉色微微一凝道:「怎麼?莫不是你看不上我,所以不願意做我的女人?」

「哪能呢,莫大哥可是我心中崇拜的對象,怎麼可能看不上呢!」看到莫絕的臉色有些不正常時,紅纓連忙笑道。

說著話,紅纓還主動走到了莫絕的身邊,旋即就被後者一把揉住了腰。

「好香!」

當紅纓整個人坐在莫絕的大腿上時,後者深吸了一口氣露出了一臉享受。

如此尤物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這讓莫絕有種要正地就法的衝動。

「莫大哥,我有一個買賣想要做,只是我怕自己的能力不夠,所以不知道大哥能不能幫我!」感覺到莫絕產生了生理反應,紅纓連忙切入正題。

因為她很清楚,如果自己不進入主題的話,那等一下恐怕就沒那麼容易脫身了。

別看紅纓整個人看起來有些放蕩,可她還是一個未經人事的小女人呢。

「哦?什麼買賣?」雖然生理已經產生了反應,可莫絕見到紅纓主動投懷送抱時,他自然也不會霸王硬上弓了。

「不知道莫大哥有沒有注意到殺手任務榜上的一個十億賞金的任務,我想做這個任務!」紅纓問道。

陸楓的這個任務已經驚動了所有的殺手,不過莫絕才從閉關中出來,所以不知道的可能性也很大。

「我知道,剛一進入絕命閣的大殿就聽說了,十億,也不知道這傢伙是什麼人,命竟然這麼值錢,本來我對這任務也很中意,不過既然小美人你看中了,那我自然不奪人所愛了!」莫絕道。

十億賞金雖然不少,可如果能換一個美女的芳心,那莫絕看來還是非常值得的。

「這麼說的話,莫大哥願意助我一臂之力了?」紅纓問道。

「當然,不過如今這傢伙恐怕是殺手界的香餑餑,就算我們有這實力,那找不到人也是白搭!」莫絕眉頭微皺。

這可是一個表現的好機會,如果這事情辦成的話,美人也就到手了,所以莫絕自然是十分上心的。

「莫大哥不用著急,這些天我已經打聽過了,這個牧楓好像逃到了恐怖漩渦附近的一座小島上,那裡非常偏僻,所以是一個躲藏的好地方!」紅纓回答道。

「哦?」

聽到這番話,莫絕嘴裡微微嘀咕了一聲,對於紅纓,他自然不會有任何懷疑的,畢竟對方可是殺手榜排名第二的殺手,這個成績可是一個任務一個任務積累起來的。

殺手榜是看殺手積分的,可不是看個人實力的,而紅纓能夠排第二名,那顯然她完成的任務量已經十分可觀了。

「既然你已經掌握了這牧楓的行蹤,那咱們現在就出發,免得夜長夢多被他人得手!」莫絕催促道。

和莫絕認識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了,因此紅纓很清楚他是一個急性子的人。

「好,我就喜歡和爽快的人交朋友!」紅纓嫵媚的低頭在莫絕的耳邊吹了一口氣,旋即趁後者的手摸上來之際,整個人迅速離開了。

而對於紅纓的閃躲,莫絕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感覺越來越有意思。

俗話說的好,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所以凡事還是等事情辦完之後,到時候莫絕諒對方也不敢不從了自己。

就這樣,在紅纓的帶領下,莫絕很快就離開了中域,只見眨眼的功夫,兩人就已經可以看到那座小島了。

「莫大哥,就在前面,牧楓應該就躲在這個小島上!」紅纓指著不遠處的小島提醒道。

「纓妹,這牧楓到底是什麼來路,為什麼有人花十億買他的命呢?」莫絕看著小島有些不太明白。

鬼醫本色:廢柴醜女要逆天 十億,雖說這錢對於一個大型勢力來說並不算什麼,但是如果是一個小門小派的話,那可是好幾年的利潤呢。

用幾年的利潤殺一個人,這其中肯定是有原因的。

腹黑老公的俏皮嬌妻 「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先是小天府的一個弟子,最近不知道怎麼回事,天府府主親自提拔他為天府長老,並且還揚言誰要是敢動他的話,那就是和整個天府為敵。」紅纓解釋道。

「還有這事情!」

莫絕眉頭微微一皺,這個消息他還真沒有聽過,一個能夠被天府府主提拔為長老的人,那肯定不是尋常之輩。

「難怪他這一條命這麼值錢,原來背景不淺啊。」莫絕在心中喃喃道。

不過就算這樣,那也嚇不倒莫絕的,他可是殺手榜排名第一的殺手,那死在他手上的人不計其數,而其中不少背景也不小,可還不是一樣死在了他的手中。

而到今天,他也不是好好的活著,所以天府府主的庇佑完全是一句空話而已,畢竟到時候人死了的話,誰還管曾經許下的承諾呢?

「莫大哥,牧楓畢竟是天府府主力保的人,如果你不想幫我的話,現在還來得及!」紅纓看到莫絕的臉色微微有些變化時,她主動出聲道。

「纓妹,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別說是天府府主力保的人,就算天府府主的兒子,如果有人出錢殺他的話,我都不會怕的,好了,你跟在我身後,咱們一同下去!」莫絕道。

都到了這一步,如果這時候退縮的話,那傳出去還不被其他殺手笑掉大牙啊,所以就算是為了面子,今天這事情也必須得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