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爲什麼不能看懂商王手記上的文字?”倩女幽魂淡淡一笑,“現在,不是你追究這個問題的時候,我能不能看懂商王手記上的文字,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從商王手記中,找到了一些關於白玉牌的祕密……”

倩女幽魂說的對,它能不能看懂商王手記上的文字,它又是如何與白天虹和陳泰打的那一戰,這些對我而言,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倩女幽魂解開了白玉牌之中,所隱藏的祕密!

倩女幽魂似乎並不打算給我繼續發問的機會,而是繼續說道:“你已經知道了,白玉牌和楚家的鬼脈之力,有着很直接的聯繫,楚家先祖正是因爲吸收了白玉牌的力量,纔會擁有鬼脈之力,而我所窺探到的祕密,便是讓楚家人,能夠繼續吸收白玉牌之中的力量的祕密!”

繼續吸收白玉牌之中的力量……

簡單的一句話,其中隱藏的信息量,卻是極其巨大!

比如說,楚家人,也就是我,可以繼續吸收白玉牌之中的力量,那麼,我的力量也就得到了一個絕佳的提升機會,不論是鬼脈之力,或者是靈魂之力,身體力量,甚至是內勁,都有希望恢復,變強!

我瞪起了雙眼,茫然,震撼,驚愕,好奇,不解,無數種情緒,幾乎是在一瞬間,從我的心中浮現,然後在腦中閃現,最後,由雙眼,表露了出來……

“白玉牌之中所隱藏的力量,到底是什麼力量?”我強壓下了心中的震撼,情不自禁的對倩女幽魂問道:“我的內勁,是否能因爲白玉牌之中的力量,而恢復?”

倩女幽魂淡淡的笑了笑,隨後,它緩緩的搖了搖頭,道:“我也不清楚,那白玉牌之中,到底隱藏着什麼樣的力量,更不知道它能否幫助你恢復內勁,我只知道,你現在,需要它,哪怕不能恢復你的內勁,幫助你提升鬼脈之力,也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助力,對吧?”

我毫不掩飾內心的狂喜,連連點頭道:“你說的不錯,我的確很需要隱藏在白玉牌之中的力量,恰好,當初陳泰給我的那塊白玉牌,我始終都隨身攜帶……快告訴我,如何吸收白玉牌之中的力量?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嘗試一下,幫助楚家變成渡鬼一脈的白玉牌之力了!”

自從單猛給我的那塊白玉牌,被我莫名其妙搞丟了之後,我對於白玉牌的看管,可謂是十分小心,陳泰給我的,和楚家流下來的那兩塊白玉牌,我始終貼身收藏,哪怕是來港島,我也始終帶在身上……想不到,在港島,倩女幽魂竟然幫我解開了白玉牌的祕密,這還真是意外的收穫! “我來這裏,就是爲了告訴你吸收白玉牌的方法,只不過,楚風,你要有心裏準備,吸收了白玉牌之後,我也不知道你的身上,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倩女幽魂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了起來,如實對我說道:“根據商王手記的記載,吸收了白玉牌中所隱藏的力量時候,會產生一種超越極限的痛覺,甚至是其他異樣,堅持住,便會打開一扇通往新天地的大門,若是堅持不住,那等待你的……便是,死亡!”

“死亡嗎?”我情不自禁的笑出了聲,“我經歷過的死亡經歷,少嗎?如果只需要一次面對死亡的經歷,便能吸收掉白玉牌之中所隱藏的力量,那麼,我願用命,去搏契機!”

我的這番話,說的無比堅決,不容置疑……

誠然,從我剛出道開始,所面對的死亡經歷,已經數不過來了,尤其是祖乙大墓一行,更是三番兩次的與死神擦肩而過,面對死亡,經歷死亡,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已經不算什麼了,如果只需要一次經歷死亡的代價,便能換來吸收白玉牌的結局,我是千萬個願意……哪怕真的會死,我也不會退縮,因爲,這是我唯一的機會!

一旦我成功的吸收了身上的第二塊白玉牌,那麼,其他的白玉牌,也同樣能夠被我吸收,只要不斷的吸收白玉牌之中的力量,那我便會不斷的變強,且不說能否再擁有內勁,單單提升鬼脈之力或者是道行,也是好的,最起碼,多吸收幾塊白玉牌之後,我便有了和張道一掰手腕的資格了,而現在,我還沒有資格去和張道一一戰!

“好!”倩女幽魂讚賞的點了點頭,旋即,它便緩緩的朝着祕密基地的深處飄了過去,“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我幫你吸收白玉牌之中的力量,這段時間內,不能有任何人和任何事驚動你,不然的話,我敢肯定,你一定會暴斃而亡!”

“去裏面吧!”我無所謂的揚了揚頭,因爲,有李靈兒等人在這守衛,而且祕密基地的隱蔽性又非常好,我相信,不會有仇家上門尋仇的,也就是說,吸收白玉牌的環境,大家在冥冥之中,已經爲了創造出來了!

言罷,我便快步追上了倩女幽魂的鬼體,沒有理會呆若木雞的李靈兒等人,我便與倩女幽魂自顧自的走進了長廊,進入了我的房間。

將房門關緊之後,我便回身,一邊望向倩女幽魂,一邊掏出了貼身收藏的白玉牌,朝着倩女幽魂晃了晃,道:“我該怎麼做?”

“盤膝坐到牀上,伸出你的雙手,我要用你的十指血,誘出白玉牌之中所隱藏的力量!”倩女幽魂也不廢話,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其實,應該取你的心頭血爲引,誘導出白玉牌內的力量,可是,心頭血乃是術人最重要的生命特徵,心頭血一出,不死也會半殘,最輕的結局,也是道行全廢,所以,我決定,改用你的十指血代替心頭血,正所謂,十指連心,或多或少,十指血之中,都會夾雜着一些心頭血的氣息……當然了,這是我單方面的臆斷,如果不成,我們也只能改用心頭血了!”

“好!那就先用十指血,如果十指血無法誘出白玉牌之中的力量,那麼,我們就用心頭血!”我猙獰一笑,道:“只要能夠吸收白玉牌之中的力量,我不在乎用心頭血賭一賭!”

“那我們開始吧!”這一刻,倩女幽魂那張絕美俏臉,竟然變得無比嚴肅,莊重,彷彿,它也和我一樣,再做一件至關重要的事情那般……

見到倩女幽魂如此模樣,我不由的出言說道:“等一下……” 表情肅穆的倩女幽魂,被我突如其來的一問給問住了,只是一臉茫然的望着我。

“你還有什麼事?”倩女幽魂似乎有些不太滿意我打斷了儀式的進行,頗爲不爽的反問了我一句。

“我倒是沒什麼重要的事情,我就是想問問你,你這辦法,靠譜嗎?”我一邊嘿嘿的笑了起來,一邊將白玉牌放到了牀上。

說實話,我和倩女幽魂雖然只見過幾次面,但我對它的信任程度,還是很高的,我完全不用擔心,它會害我,因爲,如果它想害我,我估計我早就死了,而我這一問,無非就是想拋磚引玉,多瞭解一下倩女幽魂而已,畢竟,它太過神祕……

“我的辦法當然可行!”倩女幽魂微微的皺起了秀眉,下一刻,它彷彿猜到了我心中所想那般,蒼白的俏臉上,也頓時露出了一抹輕笑,“你是不是想問一些,有關於我的事情?比如說,我爲什麼能看懂大虞王朝的文字?對吧?”

“我確有此意!”我見倩女幽魂的態度好轉了不少,心中頓時一喜,看來,我真的有可能借助這個機會,多瞭解一下倩女幽魂的祕密了,“如果你對大虞王朝文字的理解,有那麼些許的偏差,我可能會不明不白的死去,也許會被白玉牌反噬,也許會直接斃命,我只是想把風險降到最低而已!”

“楚風,你可不是一個怕死的人,你之所以會說出這麼多借口,完全就是想了解我,對吧?”倩女幽魂眯起了美目,笑吟吟的望着我,“我可以保證,吸收白玉牌力量的內容,我絕對不會有任何理解上的偏差,楚家先祖,應該也是用這種方法吸收的,只不過,是在機緣巧合的情況下完成的,至於你……我不敢保證你吸收白玉牌之後的下場,但是,在此之前,我可以回答你一個問題……”

說完,倩女幽魂還愜意的朝着我豎起了一根手指,笑吟吟的說道:“我這次,只回答你一個問題,你可要想好了,再來問我……”

“你到底是誰?”倩女幽魂的話音還未落地,我便直接問出了我心中最好奇的事情,倩女幽魂,到底是誰?

“我到底是誰?咯咯……”倩女幽魂發出了一陣滲人,但卻動聽的矛盾笑聲,笑夠之後,倩女幽魂陡然直視起了我的雙目,語氣也變得莊重了起來,彷彿要宣讀聖旨那般,“我是大虞王朝最後的遺孤,你可以稱呼我爲……虞姬!”

虞姬!

我瞪大了雙眼,怔怔的望着倩女幽魂,不對,現在,應該叫做虞姬纔對!

只不過,我眼前的虞姬,是不是歷史上那位虞姬,我就不知道了……

“好了!我的身份你已經知道了,現在,我們可以開始了!”

虞姬說完,眼中突然閃過了一抹狡黠,便見其蓮藕玉臂輕輕一揮,一道烏黑色的光芒頓時從我眼前劃過,霎時間,一股疼痛感,便從我的十根手指之上,傳入了我的腦中……

而此時,我仍舊沒有從虞姬身份所帶給我的震撼中清醒過來,我只是下意識的,茫然望向了我的手掌,只見,我的十根手指上,彷彿被利刃劃破那般,一滴滴鮮紅色的血液,順着我的手指向下流淌……

直到這時候,震撼的一幕出現了,從我的十根手指中流淌出來的血液,雖然是在以自由落體的姿態,向牀上滴落而去,但是,那些血液,卻彷彿有靈識那般,在半空中劃出了數到彎曲的弧線,最後,全部滴落到了我事先放在身前的白玉牌之上! 血液自行在空中運轉,彷彿被一條條無形的扯線,拉扯到白玉牌上那般,這種場面,當真是詭異無比!

可是,這就完了嗎?

當然沒有!

更加詭異的,還在後面呢!

當我的十指血滴落到白玉牌上的時候,頃刻間,那塊看似平凡的白玉牌,卻閃爍起了一陣陣奪目的金色光華,猶如探照燈那般,將整個房間照的通亮!

我呆滯的望着那塊散發着奪目光華的白玉牌,我怎麼也想不到,只要將十指血滴落到白玉牌上,竟然會產生如此奇觀……

可是,白玉牌只是散發金光,我便能將其中的力量吸入體內嗎?

答案很顯然,是否定的!

如果這種奇遇,能夠如此輕易的便被我撞上,那可真就有些違背大自然的平衡了!

正如我心中所想那般,這時候,虞姬突然開口說道:“楚風,我現在開始佈陣,幫助你吸收白玉牌之內的力量,陣法一成,你的命,就只能看老天想不想收了……我之前說過,楚家人的十指血,只能誘導出白玉牌內部隱藏的力量而已,真正想要吸收白玉牌,還需要大虞王朝的祕術輔助,才行!”

“來!”我咬着牙,無比堅決的低吼一聲道:“我的命,老天未必能輕易的收去!”

“好!”虞姬朝着我讚賞的點了點頭。

下一刻,虞姬的鬼體緩緩飄起,一陣陣詭異而強勁的陰風,猶如開閘洪水那般,以虞姬爲中心點,瘋狂的在整個房間內肆虐了起來,甚至,吹的我都有些睜不開雙眼了!

然而,透過眼縫,我還是勉強的能夠看到,懸浮於半空中的虞姬,恍若長袖善舞的絕世舞者,鬼體輕盈的在房間四周飄來飄去……當然,虞姬可不是真的在跳舞,它應該是在用某種特殊的手段,在房間內刻畫陣紋……

符咒有符紋,當符籙開啓的那一刻,符紋便會爆出恐怖的力量,相對應的,陣法有陣紋,當陣法開啓的那一刻,陣紋之力也會展現而出,催動整個大陣,發出意想不到的威力,如今的虞姬,便是在刻畫陣紋!

沒多久,整個房間內,便被一股恐怖的氣息包裹在了其中,而我,也是目瞪口呆的望着仍舊在房間內刻畫陣紋的虞姬……

當然,陣法的氣息雖強,但卻並沒有達到那種讓我震撼的地步,我真正震撼的是,虞姬刻畫出的陣紋,以及無數陣紋組成的陣法……竟然,隱約透出一股至剛至陽的道氣!

沒錯,就是我熟悉無比的道氣!

衆所周知,道術與陰魂,乃是天生相剋的兩種存在,陰魂懼怕道術和道法,這是大自然的平衡規律,可是,我眼前的虞姬,卻是打破了這種平衡,因爲,身爲陰魂的它,所刻畫出的陣紋和陣法,竟然有道氣……

打個比方,就像是冰塊裏面存放的一縷熊熊燃燒的火苗,或者是火球之中,包裹着一捧清澈的冰水,這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矛盾場面,而如今的虞姬,便是如此!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先是一個擁有妖氣的術人霍東方,而後又來了一隻能夠刻畫出擁有道氣陣法的陰魂虞姬……

我現在是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我現在的複雜心情了!

我爺爺楚驚雷,因爲死後變成了鬼魂,所以它只能轉變成鬼修,開始修煉鬼法,而並非是道術,可我眼前的虞姬,卻是以陰魂之體,在施展道術陣法,我相信,如果讓李靈兒等人,甚至是我爺爺見到此景,也一定會震撼無比,甚至是驚爲天人,不對,驚爲天鬼! 此時的我,已經不能用目瞪口呆來形容了,簡直就是進入了石化狀態!

直白的說,虞姬此舉,當真是顛覆了我的世界觀,以及顛覆了大自然的平衡定律!

然而,就在這時候,我的震撼沒有絲毫的減弱,反而愈演愈烈之際,虞姬那略帶疲憊的聲音,卻是鑽入了我的耳中……

“楚風,陣法已成,準備吸收白玉牌之中,所隱藏的力量吧!”

虞姬的鬼音尚未消散,頃刻間,一股澎湃的力量,彷彿被幕後之手牽引那般,順着我的十指,鑽進了我的經絡血管,四肢百骸,五臟六腑之中!

頓時,一股難以用語言形容的痛覺,也在同一時間,佔據了我全身的每一寸皮膚,每一處毛孔,甚至是靈魂深處,都在承受着前所未有的痛楚!

“啊!”我吃疼的吼了一聲,可是,當我張開嘴,大吼出聲的時候,一口鮮血,也是直接從我的口中噴出!

這時候,我能清晰的感覺到,我的生命力正在不斷的流逝,我的五感正在不斷的消散,我的眼皮越來越重,我的心跳也越來越慢,甚至,我的呼吸,都開始變得緩慢,直至最後,已經演變成了窒息……

怎麼回事?

難道,我被白玉牌反噬了?

難道,我要死了嗎?

難道,賊老天打算收了我的命?

嫁春色 我不知道答案,也找不到謎底……

無法抗拒的窒息感,迫使我不得不閉上雙眼,而且,我的心中,隱隱產生了這樣一種錯覺……就好像,我這一閉眼,永遠都不會再睜開了似的……

恍惚間,我全身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激靈,這一瞬間,停留在我身上的所有負面因素,什麼窒息,什麼痛楚,全都消失了,而且,我還能感覺到,我的生命力,我的五感,有全都回到了我的身上!

這是怎麼回事?

我茫然的站起了身,可我卻發現,我用力過猛,直接從牀上跳了起來,就好像,身體完全沒有了重量,輕如羽毛似的……

當我茫然震撼之際,我突然發現,我,其實還盤膝坐在牀上,而且是緊閉雙眼,呼吸停止……

這又是怎麼回事?

我茫然的看了一眼仍舊坐在牀上的我,又看了一眼已經站起了身的我,忽的,我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坐在牀上的我,是我的身體,而站起身的我,卻是我的靈魂!

也就是說,我的靈魂,已經離開了我的身體!

這麼說,我死了?

我更加迷惑了!

當即,我環顧四周,虞姬的鬼體,就坐在我身體之前,那張蒼白如紙的俏臉上,寫滿了疲憊,而它,彷彿根本就沒有看到我的靈魂那般,只是在自顧自的調節它的呼吸……

我很想喊虞姬一聲,我想問問它,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究竟是什麼情況,可是,正當我準備開口去喊虞姬的時候,異變,再次發生!

一股強橫無比,讓我根本就無法抵抗的吸力,頓時從那塊被鮮血染紅的白玉牌中散發了出來,僅僅是一吸之間,我的靈魂,便被吸入了那塊白玉牌之中!

這一次,我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痛楚,只是,那股恐怖的吸力之中,還夾雜着無窮無盡的颶風,吹的我睜不開雙眼……

大概一分鐘之後,風停了,世界彷彿又恢復了往昔的寧靜,而我,則是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當我睜開雙眼的那一刻,我發現,我周遭的情景,全都變了!

祕密基地沒有了,我的身體沒有了,就連虞姬也消失了,而此時,映入我眼前的,卻是一座建築風格極其簡單,但卻異常繁瑣的石殿……

沒錯,那的確是一座用石頭堆砌而成的石殿!

這座石殿莊嚴,肅穆,雄偉,就像是某種象徵,或者是某種圖騰!

極其巨大的石殿下,數不盡的石階,將石殿與地面連接到了一起,而我,便站在石殿之下,石階之前!

仰頭望着上方的石殿,一時間,我竟然有一種熱血沸騰,想要忍不住去膜拜的衝動!

我的確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甚至連膝蓋,都忍不住的朝着石殿彎曲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一道響徹天際的吼叫聲,突然在我耳邊炸裂開來!

“嗷!”

這道聲音,絕對不是人類的聲音,而是某種動物,甚至是兇獸的聲音!

這道嚎叫聲,來的太過突兀,甚至嚇了我一跳,不過,也幸虧是這道嚎叫聲及時出現,這才避免了我跪拜石殿的尷尬。

當即,別那道嚎叫聲驚回到現實之中的我,立刻循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了過去……

只見,石階之上的石殿前,不知何時,突然多出了一條狀如蛇,首如虎,角頗短,眉生肉,頸露白,背映藍的龐然怪物!

那怪物四腳抓地,憤怒咆哮,其聲似牛非牛,響若洪鐘,彷彿在宣告着什麼……

我定睛望着石殿前的怪物,這東西,貌似,好像,我認識……應該是,蛟!

想不到,我竟然有幸,能夠見到傳說中的蛟,也就是蛟龍!

一時間,我的注意力,倒是全都被那條蛟龍吸引了過去!

忽的,一條人影,閃入了我的視線之中,便見那人影恍若天神一般,無雲自飄,竟然懸空立於蛟龍之前,就像是小說中的仙人那般,神祕,強大,未知!

當即,我的視線便被那條懸空的人影吸引了過去,可是,也不知是什麼原因,不論我如何努力去看,都無法看清楚那人的樣貌,只能勉強看清一絲輪廓,嗯,應該是個男人!

這時候,那懸空男子陡然暴喝一聲,“孽障,受死!”

話音剛落,那男子周身,精光大放,一道極其巨大,繁瑣,熟悉的金色符紋,便從男子的手掌心中,綻放而出,大有籠罩天地的威勢,那道金色符紋,直接把整座石殿,包括那條蛟龍,都給包裹了起來!

等等……

我呆滯的望着那道巨大的金色符紋,沒錯,那符紋很熟悉,甚至,我他媽也有!

是鬼脈之力!

重生之至尊仙帝 沒錯,就是鬼脈之力!

邪惡前夫,靠邊兒站! 那神祕男子的手掌心中,所綻放的金色符紋,竟然是我們楚家傳承下來的鬼脈之力!

這下子,我是徹底傻眼了!

在一個我不知道是什麼地方,什麼區域,什麼時代的空間內,先是見到了一條蛟龍,緊接着,又跑出了一個身懷鬼脈之力的神祕男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我發愣之際,那條蛟龍再次發出了一道震天怒吼!

“嗷!”

那條蛟龍好像被神祕男子激怒了,劇烈的聲浪,響徹九霄,與此同時,蛟龍周身,也是妖氣沸騰,翻滾不休!

如果非要用一種力量來衡量蛟龍周身沸騰的妖氣,那麼,我會選擇當初進入祖乙大墓,修爲深不可測的六尾胡墨!

此刻,蛟龍散發出的妖氣,只比當初的胡墨強,絕對不會比胡墨弱!

可是,面對如此強橫的蛟龍,那神祕男子非但沒有後退半步,反倒是迎着蛟龍滔天的妖氣,飛射而去! 便見那神祕男子,猛的一揮手,頓時,他的手掌心中,立刻激射出了一道代表着鬼脈之力的金色符紋!

那符紋很小,只有巴掌大,我也是勉強看清楚符紋的紋理,的確和楚家的鬼脈之力一模一樣……

再說那蛟龍,彷彿受到了驚嚇,竟然忘記了閃躲,任由那小小的符紋,轟進了它龐大的身軀之中,然而,最震撼的場面,出現了!

符紋沒入蛟龍的體內之後,蛟龍周身的妖氣,立刻潰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澎湃浩瀚的金色之氣,下一瞬間,蛟龍就像是吃進了一顆炸彈那般,它那龐大的身軀,竟然在一瞬間,爆裂開來!

轟!

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徹天際,震的我耳根發麻,就好像,我的耳朵都被刺穿了似的,逼迫我下意識的捂住了雙耳……

捂住了雙耳之後,那陣劇烈的爆炸之聲的確是減弱了不少,可是,我眼前的場景,卻是讓我長大嘴巴,瞪起雙眼……

我見過許多奇異的景象,包括人類眼中所謂的神蹟,我同樣見過,可是,我敢保證,此刻,映入我眼中的景象,遠要比那些所謂的神蹟,更加誇張,更加震撼!

那條蛟龍爆炸之後,並沒有產生鮮血橫飛,皮開肉綻的血腥場面,相反,從那條蛟龍的體內,竟然飛射出了無數道點點金芒,仔細一看,竟然全都是發動鬼脈之力所產生的奇異符紋!

再說那些奇異符紋,好像生了眼睛似的,筆直的朝着我飛射而來!

而此時,呆若木雞的我,好像喪失了所有力量一般,只能保持着捂耳的動作,怔怔的站在原地,等待着那無數道金色光芒的降臨……

嗖嗖嗖……

金色符紋穿梭於空間,所產生的刺耳聲音,彷彿能夠直接刺入我的靈魂深處那般,哪怕我捂住雙耳,依舊清晰可聞!

隨即,那無數道金色符紋,就像是子彈那般,瘋狂的衝入了我的體內……我的皮膚,我的四肢,甚至是我的髮絲和毛孔,都在這一瞬間,被那數不盡的金色符紋覆蓋住了!

火爆毒妃:君少,萌寶一送一 霎時間,一股前所未有的澎湃力量,立刻在我的體內沸騰了起來!

這一刻,我的整個身體,由內到外,彷彿都快要被這股力量撕扯成了碎片,尤其是內臟和筋絡,更是產生了一股難以言喻的痛楚,就像是……這股進入我體內的恐怖力量,要將我剝皮抽筋,挫骨揚灰那般!

我想大吼一聲,發泄一下身體和靈魂所遭受的雙重痛楚,可是,我卻意外的發現,我不僅動不了,更是無法吶喊出聲,甚至,我的五感在這雙重痛楚的打壓下,竟然還保持着極度活躍的狀態,換而言之,現在,就算我想暈過去都不行,只能瞪着眼,硬生生的體驗這種超越靈魂極限的痛楚!

我不知道這陣痛楚到底持續了多久,因爲,我大概的估算了一下,我僅僅堅持了幾分鐘的時間,我的全身,便已經徹底的麻木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的,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激靈,那種無法承受的痛楚,也在這一瞬間突然消失了,包括覆蓋在我周身的那層金色符紋,也隨之消散!

就在這時候,我彷彿一下子便墮入了無盡深淵,四周盡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寧靜,詭異,未知,孤獨,數不盡的負面情緒和氣氛,將我完完全全的包裹了起來……

在這片黑暗之中,我彷彿喪失了思考能力,時間觀念,以及對自己身體的掌控權力,我就想是一葉扁舟,隨波逐流的在這片無盡的黑暗海洋之中漂浮,遊蕩!

我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的,一縷光明,映入了我的眼中,緊接着,我的行動能力,思考能力,五官感知,又突然回到了我的身體之中,而此時,我卻發現,我又回到了祕密基地的房間之中! 我茫然的望着眼前的一切……

熟悉的房間,染血的白玉牌,盤膝而坐的我自己,一切的一切,彷彿都沒有發生任何的改變,唯一改變的,便是虞姬……它已經消失無蹤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