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就遠古戰場嗎?滿地殘骸的,需要什麼守護者?

守護什麼? 錦冠天下 一地的殘骸?一地武器變成就破銅爛鐵?

「你還別不信,曾經我也試圖橫穿遠古戰場,只是到達中心地帶的時候,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

「如果不是本大爺機智,恐怕得交代在那裡……」

彷彿陷入了某種回憶中,血色骷髏語氣有點哀傷地緩緩說道。

唐樂額頭升起了無數黑線,怎麼無論怎麼聽起來,這小骷髏都有著裝逼的嫌疑呢?

突然之間,唐樂開始有點明白小骷髏為什麼會被遍地追殺,去到哪被追殺到哪了。

因為這傢伙實在太喜歡裝逼了,而且嘴也很賤,偏偏實力不咋滴。

這樣一個傢伙,能活到現在可以說是一個奇迹了。

說起來,恐怕得多虧它那變態而又詭異得如同神跡的恢復能力。

「咳咳,好吧!遠古戰場中央地帶有著五個變態的傢伙,其中四個便是遠古戰場的守護者,而剩下那個,則是它們的主人,自稱骷髏領主……」

「他姥姥的!如果不是本大爺未曾見過它,一定會廢了它,居然敢在本帥骷髏面前自稱骷髏領主……」

「打住!」有點頭疼地揮了揮手,唐樂忍住暴走的衝動哼了一聲。

「好吧!」血色骷髏訕訕地閉上了頜骨。

「它們也是骷髏?」唐樂沉吟道。

「沒錯!四具丑到爆的晶瑩透明骷髏……」

血色骷髏點了點骷髏腦袋,語氣酸溜溜道。

後面這句話,直接被唐樂給無視掉了。

「那麼它們的主人呢?」

「沒見過,本大爺也不是很清楚,大概應該也是骷髏吧……」血色骷髏有點不確定地回答道。

「……」無奈地搖了搖頭,唐樂繼續前行著。

見唐樂興緻不高,血色骷髏果斷地選擇了閉嘴。

一人一骷髏,在夜色下,身影拉得老長老長。

人,是正常的人。

只是,骷髏,卻不一定是正常的骷髏。

好大一會兒,耐不住寂寞的骷髏,再次開口了。

「老大!」

「說!」

「你覺得本大爺帥嗎?你以前有沒有見過這麼帥的骷髏?」

「滾!」

沉默,又是沉默。

……

「老大!」

「有事說事,沒事小心揍你!」

「老大,我突然在想,離開遠古戰場,如果跟你離開惡魔秘境,憑藉本大爺帥氣的外表,是否會迷倒萬千少女呢?真讓人頭疼……唉……」

「給本少爺閉嘴,靠!」

不多時,滿臉黑線的唐樂,手中多出了一把血色長劍,不善地看向了身邊有點煩人的血色骷髏。

……

過了不知多久,血色骷髏再次開口了,小心翼翼地開口了。

「老大,你說,是我帥一點,還是你帥一點呢?我覺得,好像還是我帥一點……」

二話不說,唐樂手中的長劍直接落到了血色骷髏身上。

並且,唐樂沒有停止的意思。

直到半個時辰過去,唐樂才收起了手中的長劍。

唐樂開始有點懷疑,收下這欠揍的骷髏小弟,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大概是被打怕了,接下來,一路上血色骷髏都安安分分地走這路。

「老大!」

「嗯?」

觸及唐樂那不善的眼神,血色骷髏訕訕地選擇了閉嘴。

又是一會兒時間過去。

「老大……」

「幹嘛?有完沒完?」唐樂滿臉黑線望向了血色骷髏,手中長劍已經架在了它脖子上。

「好吧!」無奈地嘆了口氣,血色骷髏再次閉嘴。

……

又是一會兒過去,血色骷髏再次開口了。

「老大,我想我們進入了那四個守護者勢力範圍腹地了!」

「怎麼不早說?」

「是你讓我閉嘴的,人家怕怕……」

深呼了一口氣,瞥了血色骷髏一眼,唐樂雙手緊握著手中的血色長劍,警惕地打量著四周。 見唐樂沒有理會自己,血色骷髏不自覺鬆了口氣,同時暗暗有點得意,眼眶深處的血色光芒跳動了幾下。

如果老大幹掉那四個守護者,那自己是不是?

只不過,現實卻沒有給血色骷髏的機會。

因為很快,兩人便被包圍了,被水泄不通的骷髏大軍包圍了。

四周的骷髏,清一色的成人大小,並且都是白皙得如同陶瓷般的存在,爪子里不是有著骨刺便是有著武器的存在。

放眼望過去,初步估算一下,四周最少不下上萬具骷髏。

並且,這些骷髏的實力,比之之前碰到那些骷髏要強悍得多,實力最少媲美聚氣境甚至凝神境。

「裝神弄鬼!」不屑地撇了撇嘴,唐樂手中的血色長劍隔空輕輕一劃。

一道血色劍芒往不遠處斬了過去,擊向了最前面一排骷髏。

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頃刻間,十多具骷髏炸裂開來,變成一堆骨骼碎片。

「靠!老大就是老大,幾近實質的煞氣?這得殺多少人啊?」張大了頜骨,血色骷髏喃喃道。

隨著那些骷髏的陣亡,數股若有若無的血色能量飛向就唐樂,沒入了他的經脈之中。

唐樂手握長劍沖了出去,殺進了骷髏大軍中。

只能說,屠殺!這是單方面的屠殺!

唐樂所過之處,隨即便有一堆骷髏應聲倒下陣亡,它們手中迎向唐樂血色長劍的武器、骨刺,全都斷成數截。

唐樂的舉動似乎激怒了骷髏大軍,四周的骷髏如同流水一般湧向就他和血色骷髏。

唐樂那是無所畏懼,屠敵無數,手握巨斧的血色骷髏就有點悲劇了。

一開始,它還能殺掉數具骷髏,可是數量一多,它便被淹沒了,被砍成了一地骨骼。

「老大,救命!」一邊求救,血色骷髏一邊猥瑣地遲遲不肯恢復原狀,硬是一地血色殘骸灑落一地。

夫盡妻用 血色骷髏的求救,直接被唐樂無視掉了。

反正這傢伙一點也不靠譜,何況這些骷髏也肯定殺不死它。

既然這樣,何不讓它憋屈地待在地上一會呢?

一炷香、兩炷香……半個時辰……一個時辰……

一個時辰過去,四周沒有一具能站著的骷髏,剩下的唯有滿地骨骼碎片、破敗不堪的武器。

無數血色能量沒入唐樂體內經脈之中,他體內的經脈也多出了一道血色細流,緩緩循環著。

隨著骷髏大軍全軍覆沒不久,不多時血色骷髏便恢復了原狀。

「老大,我恨你!」血色骷髏語氣不無幽怨地說了句。

然後,這傢伙嘖嘖稱奇地繞著唐樂轉了幾圈。

直到唐樂快要不耐煩,它這才開口說話。

「還是老大牛逼,讓煞氣入體,取代真氣的存在……」

聽到血色骷髏的話,唐樂錯愕地看向了前者。

「你是說,那若有若無的血色能量是煞氣?」唐樂難以置信地問道。

煞氣他不是沒見過,甚至也擁有,可是為什麼跟體內那些經脈中的煞氣有著本質的區別呢?

「不然你以為呢?惡魔秘境這裡的煞氣可不是普通的煞氣,上萬年的蛻變,這裡的煞氣早就化為了能量實質,比之外界的所謂煞氣,絕對要強悍得太多太多……」晃了晃骷髏腦袋,血色骷髏說道。

唐樂狐疑地看了血色骷髏一眼,真的是這樣?

照它這麼一說,支撐惡魔秘境內那些生物、包括那些骷髏的核心能量,就是煞氣?早已蛻變成能量體的煞氣?

「可是,如果煞氣取代真氣,那麼萬一煞氣耗盡了,我豈不是要淪為廢物?」唐樂不無擔憂地皺眉道。

他也發現,隨著體內的煞氣增多,自身實力也變得強悍了不少。

可是一旦煞氣耗盡呢,自己會不會變成廢物?再次只能利用肉體力量戰鬥的廢物?

如果讓人知道唐樂的想法,估計會大罵出聲吧?

單是肉身力量就媲美渡劫境普通高手了,這還稱之為廢物?那天下間,就沒有不是廢物的修者了。

「老大大可放心!除非你以後不殺生,不然你體內的煞氣只會越來越多,絕對不會減少……」血色骷髏不知何時走到了唐樂身旁,血色呃骷髏爪子輕輕拍了拍唐樂肩膀。

「!」滿頭黑線看了血色骷髏一眼,唐樂一把拍掉了後者的骷髏爪子。

「不過我覺得,老大還是儘可能在惡魔秘境內進行無邊殺戮為好,這裡的煞氣能量,可要比絕大多數地方精純得多了……」

血色骷髏這話,直接說到了唐樂心坎上,內心裡他也是深以為然。

之前在那個秘境試煉殺了三萬多人,也沒有收集到多少煞氣。

可在這裡,幹掉一萬骷髏,匯聚到自身體內經脈的真氣要比之前多出了好幾倍。

要知道,唐樂如今體內經脈早就媲美渡劫境高手了。

煞氣能在他體內經脈形成細流,這意味著什麼?又得擁有多少煞氣才能這樣?

「有道理!」

對著血色骷髏點了點頭,唐樂身上爆發出一陣無邊的殺戮氣息,三色長發也無風自揚了起來。

雙眼,也漸漸變成血色。

花掉1000000億 跟之前被血色靈魂控制身體不同的是,唐樂如今腦袋清醒得很。

只是,身體卻進入了某種奇特的狀態。

唐樂稱之為,殺戮狀態!

只是,下一刻,唐樂便被血色骷髏打敗了。

因為這傢伙突然開始打掃戰場了,更準確點來說,是掃蕩著遍地的骷髏頭骨。

只見血色骷髏抓起一個又一個的骷髏頭骨,然後捏碎,時不時它能得到一朵暗淡的血色火焰,最後被它張開頜骨吞了下去。

見血色骷髏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唐樂乾脆收起血色長劍,一把坐到地上,看著血色骷髏的表演。

他實在有點好奇,這小骷髏收集那些火焰幹什麼?

時間悄悄溜走,不知不覺,數個時辰的時間過去了,血色骷髏也停止了行動。

唐樂,早就閉眼假寐了起來。

再次睜開雙眼,唐樂望向了血色骷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