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啪!」左臂整個被砍斷,直接掉到了地上。

這是握著星魂珠的那條手臂。

這條手臂掉了,朱凡就一點威脅都沒有了。

「呼!」而這個時候,老黑的狼牙棒也到了。

狼牙棒帶起一股狂風,這狂風揚起滿地煙塵,巨.棒對著朱凡當頭砸下。

朱凡大驚,他已顧不得手臂的傷勢。他緊緊盯著頭頂快速砸下來的狼牙棒,連忙再次向後退去。

但這個時候,夜風的刀卻又一次揮出。

刀光如血!

刀光濺血!

朱凡躲過了老黑的棒,朱凡卻沒有躲開夜風的刀。

刀太快!

這一刀,正砍在朱凡的脖子上。

這一刀,便砍掉了朱凡的人頭。

朱凡的人頭滾落在地上,鮮血從腔子里噴出來,直噴出半米多高!

人頭落地,塵埃落定。

朱凡死了。

死在他完全沒有想到的,兩個小人物的手上。

結束了。

夜風一屁股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他也已經到了強弩之末。他早已到了強弩之末。

朱凡在堅持,夜風又何嘗不是?

「接下來,我們要做什麼?」老黑收起了狼牙棒,看著夜風道:「要不要一把火,燒了這個院子?」

「朱凡已經死了,這院子燒不燒倒是不重要。」夜風喘息著說道。

「那什麼才重要?」老黑又問。

夜風四下看了看,道:「朱凡很有錢,聽說他家裡有很多寶貝,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寶貝?!」聽得夜風的提醒,老黑雙眼一亮,連忙道:「快!你快起來!我們現在就去找寶貝!」

夜風嘴角一陣抽動,道:「不坐半個時辰,我起不來。」

===============================

周末了,不知道明天還能不能呆在分類新書榜上,喜歡本書的友友,有紅票的明天都支持一下吧,有沒收藏的都點一下收藏吧,阿門 更新時間:2013-08-12

第二十五章豐厚的戰利品

白玉鎮。

朱篙滿頭大汗的跑進父親房間,還沒等看見父親的人,他便大聲喊道:「父親,不好了!」

「什麼事情如此慌張?!給我先退下去!」屋內的大床上,傳出朱篙父親朱嘯天威嚴的聲音。

「啊?」朱篙一愣,心中暗道:「父親怎麼這個態度?都一個月沒見到自己兒子了,怎麼一點也不想呢?何況自己現在這個樣子,一看就是有天大的事情發生了,父親怎麼一點也不關心?

朱篙一邊想,一邊抬頭看去。然後,他就看見父親在床上支楞起半個光著的身子,正橫眉怒目的瞪著自己。而床上的那條大被明顯突起一塊,顯然,還有另一個人藏在被子中。

看見床上的情形,朱篙立時便明白過來。他一句話也不說了,連忙轉身就向外走,一邊走一邊在心中暗道:」天大的事兒也得等會兒再說了,別把媽給捂壞了。也真是的,這大白天的,你們在幹什麼啊。」

朱篙走到門口,屋中又傳出朱嘯天的聲音:「在書房等我。」

「哎!好。」朱篙應了一聲,便向著書房走去。

朱家院落有三重,朱嘯天的住處在第三重,而書房則在第二重院落。

朱篙走到第二重院落,徑直走到書房前,卻見到自己的母親正從書房走出來。

「誒,媽,你怎麼在這?」朱篙驚訝的看著自己的母親,臉上滿是疑惑之色。

「兒子,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朱篙母親見到朱篙,臉上立時現出濃濃的笑意,她根本就沒有聽朱篙剛剛說了什麼。

「剛剛回來。」朱篙咽了一口唾沫,臉上也恢復了平靜。剛剛實在是太突然了,朱篙才沒控制住自己。

現在他一想便明白了,在父親床上的那個人並不是自己母親。

「好大的膽子。」朱篙在心中暗道:「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在自己家中和別人睡在一起,而且母親還在這裡。父親了不得啊。」

「快,跟媽回去,媽給你做好吃的。」朱篙母親拉起朱篙的手就要向第三重院落走。

「我不去了,父親讓我在這裡等他。」朱篙連忙說道。

「嗯,那也好,等你們談完事情,正好吃飯。」

「好。」朱篙看著母親滿臉幸福的離開了,心中暗道:「父親,你的動作可得快點兒,這要是被抓個正著,可不能怪我啊。」

朱篙的心裡,竟在想著這樣的問題。對於二叔朱凡,朱篙其實倒不是太過關心。他從小就在白玉鎮長大,和二叔見面的時間並不多,心裡其實也沒有什麼親情。

朱篙走進書房,等了大約兩刻鐘左右,朱嘯天才面沉似水的從外面走了進來。

朱篙一看父親的臉色,便猜出父親的動作沒怎麼利索,一定是被母親給發現了。

當然,朱篙也不會去問父親這個問題,他直接說道:「父親,二叔被人殺了。」

「什麼!」朱嘯天本來滿肚子氣,正想著找兒子發泄一下,卻不料竟然聽到了這樣一個噩耗。

朱篙和他的二叔沒有感情,但是朱嘯天有!他們是兩兄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兩兄弟!

「怎麼回事?你給我說!」朱嘯天顫抖著聲音說道。

於是,朱篙就把這次去白玉村發生的一切,都原原本本的告訴了自己的父親。不過最後逃跑的事情他卻隱瞞了一點,他並沒有把自己逃跑的事實說出來,而說成是二叔臨死前,讓自己回來報訊的。

聽得朱篙講完全部經過,朱嘯天額頭上的青筋根根跳起,他連一句話都沒有說,轉身就走出了書房。

朱嘯天用最快的速度,點齊了五十個精英手下,快馬加鞭向著白玉村趕去。

……

白玉村。

朱家大院。

夜風和老黑趕跑了所有人,只留下大管家朱得一。

老黑一手拎著大管家往前走,一邊厲聲喝道:「快說,寶貝都放在哪裡?」

朱得一渾身顫抖個不停,聽得老黑的問話,他連忙答道:「在家主卧室下面的密室中。」

「卧室在哪?!」老黑又道。

大管家連忙指向卧室的方向。

就這樣,老黑拎著大管家找到了朱凡的卧室,又在大管家的指點下,打開了地下的密室。

夜風和老黑從地面的洞口跳下去,就看見了一屋子的寶貝。

屋子裡沒有燈,卻亮的耀眼,那是碎星石散發出來的光芒。

「這麼多碎星石。」老黑咽了一口唾沫,看著牆角落那如同小山般的一堆,道:」這最起碼也有一萬吧?」

「差不多。」夜風點了點頭。

然後,兩個人同時撲了上去,大把大把的抓著碎星石就往夜風的乾坤袋子里裝。

只能往夜風的乾坤袋子里裝,老黑根本就沒有乾坤袋子。

但是,兩個人往一個袋子里裝東西,速度自然要慢上很多。

夜風四處一掃,發現在另一邊的牆壁上,掛著好幾個大小不一的袋子,夜風連忙指著牆壁道:「那裡,那裡有乾坤袋子!」

老黑順著夜風的手指一看,大喜,他兩步便邁到對面,大手一劃拉,便把牆上的五個袋子都抓了下來。

抓下袋子后,老黑返回身繼續抓碎星石。

老黑的大手,一把便能抓起數十塊碎星石。他面前的石堆,竟是已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縮小。

有了老黑的大手,前後不過是一刻鐘的時間,上萬塊碎星石便都被裝進乾坤袋子中。

「發財了發財了。」老黑眉開眼笑的站起來,一雙眼又向著旁邊踅摸過去。

那裡也有發光的東西。

一個敞開的箱子,裡面滿滿一箱魂幣。老黑大步走過去,低著頭觀看。

「一萬魂幣分成一份,一共是二十份,夜風,這是多少錢?」老黑激動的問道。

「呃……」夜風嘴角抽了抽,道:「這賬你也不會算?」

「我現在心情激動,那裡有心思算賬?!」老黑一邊說,大手一邊向著箱子摸去,不過是一會兒的功夫,二十萬魂幣便都被老黑收了起來。

「娘的,就這一趟買賣,得趕上我在魔森林打拚多少年啊。」老黑的聲音都有些顫抖,看得出來,他確實是激動了。

收了魂幣,兩個人的目光,便都落在了這間屋子的正中央。

那裡,有一個四四方方的木箱,箱子上面有蓋,蓋上還鎖著一把鎖。

這是屋子裡最後的一箱東西了。

「這裡面會是什麼?」老黑眯著眼睛走到箱子面前,舉起狼牙棒就要向著箱子上砸。

夜風嚇得連忙一把抱住老黑,道:「別砸,你這大棒子要是砸下去,裡面的東西都得砸壞不可。」

「沒事兒,我小點兒勁。這個時候你可別讓我撬鎖啊,我可等不及。」老黑急不可耐的說道。

「讓我來吧。」夜風把老黑拉到一邊,然後,他一刀就向著木箱劈去。

一刀下去,木箱蓋便被劈開。老黑連忙上前,一腳就把木箱蓋子給踢飛。

兩個人睜大了眼睛看向箱子裡面。

五個星魂咒石,靜靜的擺在箱子的一邊。而在箱子的另一邊,卻是一張捲軸。

這麼大的一個箱子,就只有這點東西。

看清箱子里的東西,老黑的臉上明顯露出失望之色。

但夜風卻是饒有興趣的挨個拿出幾塊咒石,興緻勃勃的觀賞了半天。

見夜風對這幾塊石頭如此感興趣,老黑雙眼也再次睜大,他可是知道,夜風對咒石有多了解。

「這都是什麼咒?」老黑問道。

「什麼咒看不出來,只能看出有四塊是八星星魂咒。」夜風說道。

「八星啊。」老黑臉上又現出失望:「可惜啊,我們用不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升到八星魂師。」

頓了頓,老黑又問道:「那剩下的一塊是什麼?」

「這一塊是咒語,八星咒語。」夜風極為鄭重的說道。

「什麼?!咒語?!有錢都難買到的咒語?朱凡竟然連這個都搞得到?!」老黑神色再次激動起來。

咒語,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這東西極為珍貴,便是有錢,都未必能買得到。

有很多八星以上的魂師,擁有能夠學習咒語的能力,可是他們卻一輩子都沒有得到過一個咒語。

而現在,在這小小的白玉村中,竟然出現了咒語,這咒語,現在就擺在自己的面前,老黑怎麼能不激動?

「這可得好好的存起來。」老黑說道。

「嗯,都存起來,以後用得著。」夜風把五塊石頭都丟給了老黑。

老黑也沒有客氣,直接就收進了乾坤袋子中。他和夜風之間,早已不分彼此。

他擁有的,也就是夜風擁有的。雖然這幾塊石頭暫時存在老黑這裡,但是!

一旦夜風能夠用上,老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拿出來。

夜風把箱子里最後一張捲軸也拿了出來。

「這是什麼?」看著夜風把捲軸打開,老黑再次問道。

「幻象捲軸。」夜風說道。

捲軸,是一種消耗性物品,高階魂師,可以把自己會的咒鐫刻在一張捲軸上。然後,任何人都可以憑藉著捲軸,釋放出捲軸上面鐫刻的咒。

一張捲軸只能使用一次,這看起來並沒有多大用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