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臉上露出溫和的微笑之色,對著記者的攝像機鏡頭說道:「當總理先生得知內閣府門前廣場上有大量民眾集會的時候,特意打電話到氣象部門詢問過今天的天氣情況,氣象部門的負責人告訴總理先生,今天晚上會有一股強冷空氣影響到伊斯蘭堡,為了保證民眾的生命安全,總理先生再強調無論如何也要保證在場民眾的安全。」

「但他們現在是在抗議執政黨的不作為,換而言之,他們是在針對克里夫總理先生……」

「是的,因為一些目前還無法解決的矛盾,導致他們誤會了總理先生,但無論怎樣,他們都是巴基斯鉭的公民,而根據我國憲法的規定,凡我國公民,都有和平遊行抗議的權力,總理先生說,既然只是誤會,那麼,想辦法解開誤會就好了。」這名官員一臉微笑地做出了解釋。

然而,就在內閣府門前廣場上的局面漸漸得到控制的時候,夜幕降臨,塊豎立在廣場之上的大屏幕忽然間閃爍了一下,隨即大屏幕上便出現了一大段密密麻麻的字,上面寫道:「執政黨克里夫派自上位以來,在總理克里夫的帶領下與日系車企建立了廣泛的合作關係,相關的日系車企每年都會以各種名目向克里夫派政客提供數額驚人的政治經費,背後存在著諸多令人觸目驚心的黑暗交易!」

「眾所周知,自日系車企進入巴基斯鉭以來,便壟斷了巴基斯鉭國內汽車銷售市場的絕大部分市場份額,其中2003年,豐田公司向我國多家進口貿易代理商發出私密郵件,強調豐田全系車型都應該遵從豐田公司制定的,所謂的最低售價,否則就將面臨罰款的威脅。」

「豐田公司的這一舉動很快引起了連鎖反應,以豐田、本田、鈴木、五十鈴等多家日系大型車企為,在我國掀起了新一輪的漲價狂潮,導致一輛生產成本不超過六十萬盧比的普通a級轎車的市場售價直接衝破了兩萬盧比的關卡,其利潤達到了驚人的分之!」

「這封郵件被有關的內部人士曝光於媒體之後,立刻引起了國民的高關注,對於豐田、本田、鈴木、五十鈴在內的多家日系車企是否存在操縱市場價格,存在壟斷行為的質疑,也開始全面爆發……世界上任何一個民主的國家,在這種情況下恐怕都會立刻啟動反壟斷調查,以緩解民眾憤怒的情緒。」

「但時任巴基斯鉭總理的克里夫卻對此沒有絲毫的表示,甚至通過行政命令等手段,來強迫各大媒體淡化此事……在這裡,我們只想問一句,克里夫總理先生,如果您真的問心無愧的話,能否當著現場五萬多名懷著憤怒情緒的民眾,親自解釋一下當初為何不啟動反壟斷調查的原因?」

「我只給您一分鐘的考慮時間,如果一分鐘后你依然因為心中有鬼,而不選擇站出來直面質疑的話,我想,我只能很抱歉的告訴您,我會當著五萬多公民的面,當著世界各國媒體記者的攝影機鏡頭,在這塊大屏幕上一一公布這些年來克里夫派在暗中干過的那些令人憤怒的事情!」

「如果您認為我不可能拿出證據來證明您根本不是個合格的總理的話……您盡可一笑了之,但請不要後悔自己現在的決定!」

然後,塊大屏幕同時閃了一下,左右兩邊的大屏幕繼續保留著這段密密麻麻的通牒內容,而中間的那塊大屏幕上卻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倒計時畫面,上面清楚地寫著兩位數的阿拉伯數字,從六十開始,一個數一個數地開始跳動起來……

60595857——

消息很快傳到了克里夫的耳中,他憤怒的咆哮道:「大屏幕是誰管的?!」

「是……是宣傳部管的……」

「通知他們,十秒鐘之內若是不能解決這個問題,就讓他們全部滾蛋!!」

克里夫的咆哮也迅速傳到了宣傳部的一間辦公室內,而這個時候,這間辦公室當中的幾名工作人員正滿臉錯愕的看著台電腦屏幕上突然出現的,只憨態可掬的小狐狸,看著它們時而搖尾乞憐、時而打滾撒潑的樣,腦已經蒙掉了。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黑客……對,我們遭遇黑客入侵了!!

手忙腳亂的幾個工作人員開始噼噼啪啪地在鍵盤上面胡亂的敲擊,但電腦根本不為所動。

這時候,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風風火火地闖入了辦公室,看著亂作一團的工作人員,臉色已經黑地可以擠出水來了。

「一群蠢貨,關電腦啊!!!」

「是了……關電腦,趕緊關電腦啊!!!」 、、、、、、、、、、

宣傳部的辦公室里頓時雞飛狗跳,以為關電腦成了唯一救命稻草的工作人員飛撲向電腦主機,開始用手拼了命地往開關鍵上沒命地按,但過了一會兒,這些人才錯愕地發現,電腦開關鍵貌似失靈了,無論他們怎麼按,電腦主機就是沒有半點反應,依舊處於運行的狀態。

終於,這時候又有人回過神來了,他高喊道:「別按了,趕緊拔掉插頭,切斷電源!!」

是啊,這麼簡單的辦法,為什麼這麼久了才有人反應過來呢?台電腦的插頭都被幾個工作人員從插板上拔了下來,搞的他們幾乎崩潰的電腦,也終於因為斷電而強行關機了,那幾個工作人員直接就癱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過了一會兒,才有人心有餘悸地問道:「電腦……都關完了吧?」

「是的,都關完了……」邊上有人扭頭檢查了一遍,這才肯定地點了點頭,后怕地笑了,「沒了電,我看黑客還能怎麼辦!」

「但……為什麼廣場上的大屏幕都還亮著呢?」正當所有人都以為擺平了這件事情的時候,辦公室里又有人弱弱地發問了,他說道:「電腦是關了……可大屏幕上的內容還在變化啊,你們確定問題已經解決了嗎?」

「呃……」剛剛才鬆了一口氣的人們被這句話驚得嘴巴都張大了,他們紛紛扭頭望向了廣場上的大屏幕,果然……辦公室里的電腦雖然已經關完了,但廣場上那塊原本是用來展示宣傳內容的大屏幕,卻都還安然無恙地亮著,屏幕上的內容也已經發生了改變。

直到這個時候才有人想起了一件事情,他說道:「好像大屏幕是今年七月份剛剛換上去的新款機吧?我好像記得大屏幕本身就有上網功能來著……」

於是,辦公室里開始變得落針可聞,剛剛才興奮起來的人們全都傻眼了。

而與此同時,在內閣府門前廣場上集會的抗議者們也都已經瞪大了自己的雙眼,因為大屏幕上的內容已經徹底變了。

在倒計時結束的時候,塊大屏幕都同時閃爍了一下,然後,顯示在上面的字內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張張有些發黃的賬目,播放這些內容的黑客顯然是用相機拍下了這些賬目的內容,再通過圖片展示的方式,將這些涉及到數宗陰暗交易的賬目內容曝光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某年某月某日,卡拉皮特汽車集團向馬克道夫無償捐獻十億美金……某年某月某日,內拉貝羅汽車集團向提姆無償捐獻六億美金……某年某月某日,塔貝拉汽車集團向馬克道夫無償捐獻七億美金……

賬本上記載的內容都比較全面,時間甚至精確到了幾點鐘,而頻繁出現在這些賬目上的馬克道夫又是何許人也?他是克里夫派的副主席,有克里夫左膀右臂之稱的巴基斯鉭參議院現任院長!如果這些賬目都是真的,那麼,克里夫派涉嫌收取日系車企業好處,為日系車企業保駕護航的罪名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偏偏不知道躲在哪裡的黑客根本沒有停手的意思,他繼續曝光各種證據,從賬目到照片,從照片到錄音,從錄音到影像……該有的證據應有盡有!

當廣場上的民眾們聽到大屏幕音響當中傳出熟悉的,克里夫的聲音時,幾乎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巴,用耳朵去傾聽這段錄音的內容。

克里夫的聲音很有特點,幾乎每一個聽他講過幾次話的人都能輕易地記住他的聲音,這種略帶沙啞,卻偏偏有種鏗鏘之感的聲音,曾經還被一些八卦的新聞媒體封為巴基斯鉭最感人、最富有特色的十大聲音之一!

所以,民眾們一聽到這個聲音,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克里夫。

在錄音當中,克里夫似乎顯得有些疲憊,他說道:「該死的馬姆努薩,他已經徹底瘋了!再這樣下去的話,我們黨派就將永遠處於被領袖派打壓的狀態,無論如何,這一屆選舉我們都該全力以赴,只有奪回政權,我們才有翻身的希望!」

「但是……克里夫主席先生,您已經離開這個國家近七年時間了,七年來,我們黨派在議會當中的席位經歷了兩次削減,經費嚴重不足的問題,已經成了困擾我們的主要原因,如果我們不想辦法爭取到經費的來源,這一屆選舉恐怕也只能以失敗而告終……」

「經費么……馬克道夫,我記得你跟我說過,馬姆努薩這個瘋對國內的汽車銷售市場一直存有整頓的野心是嗎?」

「是的……馬姆努薩曾多次在媒體鏡頭前公開表示,日系車牌在國內的市場地位存有諸多的弊端,如果有機會的話,他會想辦法解決這一問題。」

「那為什麼我們不能給他創造機會呢?呵呵……適當的在這個問題上做出讓步,讓馬姆努薩放心地去做吧。」

「主席先生的意思是……」

「日系車企向來都是我們黨派選舉經費的主要來源,這幾年因為我們的失落,日系車企開始變得有些不乖巧了,你能聽明白嗎?」

「是的,我應該聽懂了……主席先生的意思是,讓馬姆努薩出面重啟對日系車企的反壟斷調查……」

「不不不……不是重啟,而是放出風聲!重啟反壟斷調查對我們沒有好處,只需一點點風聲,就能讓這些貪婪的日系車企緊張起來,他們應該非常清楚,一旦壟斷罪名成立,他們將面臨多麼巨額的損失……他們一定會做出正確的選擇的!」

「然後我們在關鍵時候出面,給他們一些希望?」

「是的……馬克道夫,放手去做吧,只要尺拿捏地恰到好處,這一屆選舉的經費根本不成問題!」

惡魔總裁惹不得 錄音播放到這裡就結束了,但馬克道夫和克里夫之間交流的內容,卻在廣場上掀起了軒然大波!這就是我們的總理……流亡七年後突然強勢回到國內政壇,並通過修改憲法的方式大權獨攬的總理先生!

在接下去的十多分鐘時間裡,各種證據開始充斥在塊大屏幕上,直到有人對著塊大屏幕連開了十幾槍,將屏幕打碎之後,這一證據的曝光過程才算是最終落幕。

在場的民眾出奇的憤怒了,他們感覺自己被耍了,讓克里夫贏得上一屆選舉簡直是對他們的一種侮辱!這樣的人,就應該永遠流亡在外,而不是讓他衣著光鮮地回到這個國家,用他那骯髒的雙手,在這個原本就千瘡孔的國家身上再撕開幾道深可見骨的大口!

廣場的局勢最終還是失控了,在部分有心人的煽動下,聚集於此的五萬多名姓開始歇斯底里地怒吼了起來……

「克里夫,下台!你不配當巴基斯鉭的總理!克里夫,下台!克里夫,下台!克里夫,下台!!!」

聲音一浪蓋過一浪,浩大的聲勢幾乎傳遍了方圓數公里的土地,五萬多人齊聲吶喊的場面,哪怕是見慣了大場面的政客們也都紛紛變了臉色。

原本一團和氣的遊行示威突然間就變成了一出逼宮的戲碼,這倒樂壞了在場的各國新聞媒體,他們想要的素材就是這些……黑客公布了證據,齊聚於此的姓,憤怒的聲音幾乎撕破了黑夜本該有的寧靜,廣場上震耳欲聾的吶喊,成了克里夫執政生涯當中難以抹除的一大污點!

在這之前幾乎沒有什麼大動作的領袖派成員們隨著大量證據的曝光,而挺直了腰桿,走上了街頭,他們帶領著各城各縣憤怒的人群出現在這個國家的每一個角落,瘋狂的吶喊聲幾乎成了這個國家唯一的旋律!

他們喊著「克里夫下台」的口號,出現在每一座城市的街頭巷尾。

第二天一大早,西北邊境省省議會的所有議員聯名發表了一篇征討克里夫的章,西北邊境省各大軍團的將領們也都紛紛做出了表態。

最要命的是,到了中午的時候,除了西北邊境省的軍政兩界都出現一面倒的征討聲之外,連旁遮普省、俾支省等等省份的議會、軍隊當中也都傳出了反對的聲音,尤其是俾支省的各軍閥,不知道承受了維娜許給他們的多少好處,反正除了兩家沒有吱聲之外,剩下的全都加入到了逼宮的行列。

僅僅只用了幾天時間,巴基斯鉭全國範圍內就出現了數以計的遊行示威活動,彷彿這個好不容易才安穩下來的國家,又一次進入到了動蕩不安的局勢當中。

每一個走上街頭的抗議者都在用自己最大的聲音喊出相同的一句話,那就是……

「克里夫,下台!!!」

出訪南非國家的總統馬姆努薩也在大洋彼岸發回了幾段講話的影像內容,馬姆努薩總統先生在電視上痛心疾地說道:「對於國內政壇發生如此影響惡劣的事件,作為巴基斯鉭的總統,我感到十分痛心……克里夫是一位非常能幹的總理,對於他被牽連到這起事件當中,我感到萬分震驚……」

全國上下都出現了一個統一的聲音,從民間到政壇,再到軍方,再到商界,彷彿一夜間克里夫就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潛伏了兩年多的領袖派,終究應了那句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的古話,在這一輪精心策劃的逼宮戲碼當中,領袖派所爆發出來的驚人影響力,和她之前表現出來的疲軟現象根本就不成正比!或許,這裡面有克里夫一意孤行帶來的影響,或許,這裡面有羅俊楠這個逆天的傢伙的推動造成的後果。

但不管怎麼說,克里夫派都已經不再適合擔任執政黨的角色了,迫於巨大的壓力,終於……

克里夫在這一年十二月一號這一天,正式向總統馬姆努薩遞交了自己的辭呈。

而馬姆努薩也表情很沉重的接受了克里夫遞交的辭呈,在象徵性的挽留了幾句后,便爽快地答應了克里夫的辭職請求……當時,馬姆努薩心裡其實笑得都快抽過去了 、、、、、、、、、、

克里夫主動請辭,似乎吸引走了民眾所有的憤怒,但實際上克里夫派的政客們依然穩坐釣魚台,看似辭職不幹了的克里夫,採取的是以退為進的方式,在主動辭去總理一職后,隱身到後台繼續操控巴基斯鉭的內閣政府。

畢竟距離下一屆大選還有一年多的時間,克里夫派依然佔據著參議院和國民議會五成以上的席位,內閣當中各大部長及省督都還留在原先的位置上。從這一點來看,克里夫派依舊掌握著執政的大權,而新總理的誕生,也必不可少地要經過參議院的投票表決!

克里夫深諳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的道理,以主動請辭的方式來緩解領袖派對克里夫派形成的逼宮局面,同時又牢牢把控著兩院及內閣,換而言之,克里夫就算辭職下台,這個國家的政權,其實依然被他緊緊地抓在手裡……

但克里夫絕對想不到,對於他這種自作聰明的做法,馬姆努薩早就已經預料到了政壇高層的對決,一旦拉開序幕,就不可能留給對手哪怕一丁點翻身的希望!馬姆努薩自然早就準備好了對付這一局面的殺手鐧。

按理說,一個國家的內閣政府不可一日無,這邊克里夫下台,那邊就應該立刻啟動新總理的選舉儀式。

但當克里夫派的議員們理所當然的提起這件事情的時候,總統馬姆努薩卻一口回絕了,回絕地乾脆利落,絲毫不拖泥帶水!

馬姆努薩當場表示,原內閣政府尚還有諸多問題沒有解決,只有先解決好了內閣政府的根本性問題,才能考慮新總理人選的選舉。

當這一消息傳到已經前往郊區落腳的克里夫耳中時,敏感的克里夫頓時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他緊鎖著眉頭,問道:「馬姆努薩具體怎麼說?」

「馬姆努薩這老東西根本閉口不談新總理選舉的事情……」

「但他是總統,如果不是他提名的話,參議院根本無法強行通過選舉!」

「得想辦法讓他儘快提名。」克里夫起身道:「這老東西不知道又在打什麼主意,現在的局面對我們非常不利,必須儘快將新總理的名額確定下來!」

馬姆努薩棱模兩可的表態,引起了克里夫派的高警戒,在克里夫居后指揮下,內閣成員及兩院議員迅速活動起來,通過各方各面來向馬姆努薩施加壓力。

可誰都沒有想到,馬姆努薩逼辭了克里夫,卻沒有半點收手的打算,他擺明了就是要對克里夫派的成員趕盡殺絕!

十二月七號下午四點多鐘,原政府內閣成員,包括農業部長尼克、國防部長雷契爾、鐵道部長霍雷提姆、信息部長卡伊侖、內政部長萊爾昆特等人在內的二十名部長級內閣成員忽然被總統府發言人公開證實已經被罷免了所任職務,目前已經移交最高法庭進入了公訴的程序!

總統馬姆努薩的雷霆手段驚呆了國內外媒體,也在巴基斯鉭國內掀起了軒然大波克里夫派的國民議會議員、參議院議員集體來到總統府門前進行抗議,稱總統馬姆努薩根本沒有罷免內閣部長職務的權力。

但最後的結果,卻是前去抗議的兩院議員最後被趕到的檢察署警察帶離了現場,稱要他們配合調查。

當天晚上,巴基斯鉭九成以上的電視台都取消了原有的節目安排,而長達十幾個小時的通報會,也正式拉開了帷幕。

總統馬姆努薩親自主持了通報會,一樁樁、一件件驚天大案隨即浮出水面,克里夫派內閣成員、兩院議員在過去兩年多時間裡犯下的累累罪行隨即被公之於眾。

馬姆努薩痛心疾地說道:「這就是大選選出來的內閣、兩院,這就是總理克里夫一手編造的驚世謊言!!」

整個內閣都已經腐朽不堪,兩院議會也早已成了克里夫派議員們一手遮天的地方,在絕對的權力面前,這些參選時說得天花亂墜的政客們,早已在權勢、金錢、女色之間迷失了自我,他們把持著這個國家,並一點一點地將這個國家推向貧困、苦難的萬丈深淵!

馬姆努薩在媒體鏡頭前大聲疾呼,「這樣的內閣,這樣的兩院,難道就是我們所希望看到的新政府嗎?我已經按照憲法的條例規定,正式提交了是否解散當前政府重新選舉的相關件,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天後就將在全國範圍內進行一輪投票表決,若分之二以上的民眾都認為上一屆大選結果應當被判無效,那麼,新一屆大選就將在明年的一月五號正式啟動……」

「在這裡,我想大聲呼籲,作為這個國家的一份,值此緊要關頭,我希望大家都能夠做出正確的決定!!!」

遠在郊區的克里夫紅著眼看到這裡,已經絕望地閉上了雙眼……原來這才是真正的殺手鐧!馬姆努薩早已得到了克里夫派主要成員借用職權犯法的證據,但他一直沒有將其公布出來,而是留給了他一條看似可行的退,直到他做出決定,選擇主動請辭之後,才放出了這些證據,徹底掐斷了他的所有退!

馬姆努薩給克里夫留了一條看似通往光明的退,卻在克里夫滿心歡喜地以為,就算自己主動請辭,也依然可以控指揮全局的時候,在他腦門上狠狠的來了那麼一下……用鮮血和殘酷的現實告訴克里夫,從你決定對ysk汽車集團進行反傾銷調查的時候開始,一張無形的大網,就已經在你的前方張開了!

巴基斯鉭亂成了一鍋粥,勁爆的事件瞬間蓋過了ysk汽車集團傾銷案的風頭,沒有人再去關注這個已經過時的舊聞,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這起逼宮的事件上,國外有媒體猜測,這一系列事情都是馬姆努薩一手安排的結果,但沒有人會去關注這種問題。

頻繁曝出的貪污醜聞一下就把克里夫派的支持率拉到了冰點,而天後在巴基斯鉭全國舉行的一輪投票表決結果,也大大超出了許多人的猜測…一將近八成的選民都投了贊成票,克里夫派徹底失去了最後的本錢。

整個國家開始進入新一**選的籌備狀態,牛鬼蛇神粉墨登場,而其中用來調劑的事情,則是馬姆努薩總統先生強勢地重啟了對日系車企在巴基斯鉭國內涉嫌壟斷的調查,源源不斷的證據開始曝光在民眾們的視線當中,叫好聲連成了一片……

西北邊境省的克羅陣線聯盟第一次以全國性政黨的名義宣布了參選的消息,但西北邊境省依然是克羅陣線聯盟主要的票源地。

掌上辣妻,祕書你好甜 穆斯林聯盟克里夫派也有上名沒有受到波及的成員宣布了參選,而其中最引人矚目的,是穆斯林聯盟領袖派此次參選的陣容空前地強大,從地方議會到國家議會,幾乎能夠進去參一腳的地方,都被領袖派的政客們搶劫一空,而作為領袖派黨內最近兩年才開始露臉的新貴,維娜也宣布將參加這一屆的選舉。

克里夫派下台的事件最終還是被大選的火爆氣氛壓了下去,各個政黨都開始拉票的宣傳活動,這個國家無論哪個角落,幾乎都能看到一堆一堆的人擠在一起,在台上候選人慷慨激昂的演講當中爆發出一陣陣歡呼……

狂熱的氛圍蔓延到了巴基斯鉭的每一處角落,根據最新的民意調查顯示,克里夫派的支持率已經從上一屆的分之六十七跌到了不足分之十五的程,而上一屆選舉時慘遭克里夫派蹂躪,成為墊腳石的領袖派,民意支持率卻在節節攀升,到十二月底的時候,領袖派的支持率已經從原來的分之十飆升到了分之四十七。

到了一月一號這一天,新年的鐘聲敲響了,巴基斯鉭反壟斷調查小組也公開了調查結果,以及大量的證據。

在巴基斯鉭國內汽車銷售市場上一直處於霸主地位的豐田、本田、鈴木、五十鈴等多家日系車企接到了巨額的罰款通知單,其中,豐田公司被處罰款二十四點五億美金,本田公司被處罰款二十點億美金,鈴木公司被處罰款十七億美金,五十鈴公司被處罰款十四點八億美金……

這一消息一經傳出,立刻在巴基斯鉭國內掀起了一陣歡呼聲,第二天就有新的民意調查結果出爐了,領袖派的支持率已經上升到了分之五十八,將此**選宣布參選的其餘一多個政黨遠遠的甩在了身後,一騎絕塵!

到了一月號,巴基斯鉭政府發言人再次召開新聞發布會,表示,在總統馬姆努薩的高重視下,調查小組已經完成了對ysk汽車集團反傾銷調查時收集到的相關證據的檢查工作,但結果顯示,ysk汽車集團根本不符合國際貿易法當中對傾銷罪名的定義。

強行以股東當中有非本國國籍成員為由成立傾銷罪名,根本就是個天大的笑話!

因此,這位發言人在新聞發布會現場通報了總統先生對此事的決定,他宣布,正式撤消對ysk汽車集團開出的巨額罰單,撤消對ysk汽車集團制定的所謂最低指導價格,同時,他還宣布巴基斯鉭中央銀行將向ysk汽車集團提供一筆高達十七億美金的低息貸款,以幫助ysk汽車集團繼續壯大,以滿足國民的消費需求……

一月四號,更新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因為主動撤消對ysk汽車集團的處罰決定,領袖派的支持率已經飆升到了分之六十九,接近分之七十!

而明天就是大選的第一天了……有如此強悍的民意支持率,這一**選的結果,其實從開始就已經註定了結果。

當天晚上,羅俊楠接到了維娜打來的電話,而維娜在電話那頭所說的話,卻把羅俊楠驚得眼珠都要掉下來了……「什麼?要你退出大選,直接接任商務部長的職位?!,」哪怕以羅俊楠粗大的神經,也不免驚呼了出來 、、、、、、、、、、

事情貌似大條了,羅俊楠不得不連夜驅車趕到了伊斯蘭堡,見到了幾個小時前才從總統府回到酒店客房的維娜。

二人坐到了一起,羅俊楠問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你不是已經宣布參選了嗎?還有,如果你接任了商務部長,戴維斯特打算去哪?」

「其實我也沒想到事情會變得這麼快……」面對羅俊楠困惑的眼神,維娜不由苦笑了一聲,然後說道:「但黨內會議已經通過了這個決定,下午的時候,馬姆努薩主席先生就給我打電話了,我到現在都還有些迷糊呢……如果是我接任了商務部長的位置,戴維斯特先生自然要去擔任內閣的總理。」

萌寶媽咪:是狗仔隊隊長 「……但你的情況並不適合擔任商務部長。」羅俊楠說道:「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不說你本身就是伯爾集團的董事長,就單單是切爾斯軍團軍長的身份,能進入議會就已經是難能可貴了,再擔任商務部長的話,既不符合規矩,也會樹大招風啊!」

「是的,馬姆努薩主席先生也提到了這個問題。」維娜低頭道:「但如果有希望進入內閣的話,我會想辦法處理好這些事情的。」

「怎麼處理?」

「這就是我讓你過來的原因。」維娜深吸了口氣,抬頭問道:「親愛的,告訴我……你是不是真的愛我?」

「當然,這點毋庸置疑。」羅俊楠挺直了腰桿,萬分肯定地點了點頭。

「我想把伯爾集團交給你……」

「你說什麼?」

「我是說,我想把伯爾集團轉到你的名下,無論是收購還是什麼,伯爾集團從現在開始,就是你的了……」維娜一臉坦然地說道:「正如你自己說的那樣,我是你的女人,早晚都是要給你生孩的,集團也是你的,這隻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