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柳如媚懶得理他,史鶯鶯一個萬福后說道:「回前輩的話,我們是跟著公子來看看外國修鍊者勢力的情況的,不想在這裡碰見了前輩,幸會呀。」

虛鶴急忙再次稽首道:「幸會幸會。你家公子是?」

史鶯鶯一指雲升說道:「喏,就是那位了。」

此時的雲升已經來到了萬寒山和崔鈞垣的面前。正在詢問情況呢。

當知道那是峨眉的大師時,雲升不由得一陣無語。明明不想結下因果的人,他往往會送上門來。

雲升走過去伸手一拳就將那巨大的掌印給震散了,這時,虛鶴走過來說道:「這位小夥子,很眼生啊,怎麼稱呼啊?」

雲升老早就已經看到他了,也認識他,只是對他盯著自己所帶三個美女看心裡不怎麼舒服,所以就沒有過去打招呼。

癡心總裁千尋愛 這下見人家主動問起,不得已抱拳道:「前輩好,小可鄭雲升,入不得前輩尊耳。」

虛鶴還沒來得及開口說什麼,渡真一蹦就來到了雲升的面前,一把抓住雲升的衣襟吼道:「你小子就是鄭雲升啊,你對我那徒孫廣魂動了什麼手腳?說。」

雲升右手輕揮,雲淡風輕的就用一股柔和的氣勁將他拋到了三十多米外,一邊拍打著自己的衣襟一邊嘀咕道:「什麼玩意兒,弄髒了我的衣服,你賠得起嗎?」

遠處本就氣得不輕的渡真「哇」的一口鮮血吐在了塵埃。

雲升也沒有多看他一眼,微笑著對虛鶴點點頭后,轉身對萬寒山和崔鈞垣說道:「你們怎麼會在這裡來落腳呢?我們走吧。」

還不待崔鈞垣和萬寒山答應,「阿彌陀佛!」

一聲佛號在不遠處響起,就見一個大和尚大步走了出來,來到雲升面前後說道:「這位施主,貧僧五台宏德,你們把我佛門的人傷成那樣,就這樣想要走嗎?」

雲升神念微微的波動了一下后,就知道了這個宏德的實力—煉精化氣中層。

雲升微笑著抱拳道:「大師有禮了,我們幾人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是想走就走,想留就留,還沒人敢對我們指手畫腳的,大師請自重。」

宏德控制著即將爆發的衝動后說道:「小子,不要給臉不要臉,我看誰敢走?」

雲升緩緩的轉身:「老禿驢,叫你一聲大師,那是對佛門前輩的尊重,你以為你就真的擔得起我這一聲稱呼嗎?」

然後指向崔鈞垣和萬寒山繼續說道:「是你們的那個老禿驢不知道好歹先對我的朋友下手,沒有直接廢掉他,那也是因為上天有好生之德,而我們也不欲和你們結下太多的因果,而不是

怕了你。」

早就氣得渾身發抖的宏德,就見他雙掌在胸前胡亂揮舞的同時嘴裡喝道:「看我『降龍無極斬』」

下一刻,就見數十道透明的龍形氣勁,直撲雲升而來。(未完待續) 看著那張牙舞爪,急撲而至的透明龍形氣勁,忽然間,雲升產生了一個瘋狂的想法。

就見他面上忽然間露出了微笑,本來準備有所動作的雙手也在一頓之後放到了背後。

站在不遠處的萬寒山和崔鈞垣,還有柳如媚、史家姐妹他們,對雲升的這個舉動大吃一驚的同時,就要開口提醒。

至於王嘉文他們那一批人,壓根兒就沒看出情況的緊急,他們只知道他們的老大準備要大展身手。

準備開口提醒的人很快就反應過來,雲升的實力不是他們可以想象的,也就很快的平靜了下來。

原本氣得面色猙獰的宏德,在看到雲升那託大的樣子之後,眼中閃過一絲喜色,緊接而來的是狠毒。

宏德在心裡暗罵:『讓你小子得意,待會兒就有你哭的了。』

他的內心話,雲升是無從得知了,可他那眼中神色的變化,早就處在雲升的神念監控之下了。

以上眾人的變化,只是那麼一瞬間的事情,就這麼一瞬間,那數道氣勁已經來到了雲升的胸前。

要說雲升一點防備都沒有,那是不可能的,畢竟對方的攻擊也是很凌厲的。

說時遲那時快,那數道龍形氣勁轟隆一聲就和雲升的前胸撞在了一起,緊接著,周圍觀戰的人們還聽到了大缸被撞擊后發出的『嗡嗡』聲,不過,比較輕微就是了。

雲升被這一下重擊之後,周圍一陣寂靜,好像挨打的是他們一樣,唯一的聲音,就是雲升緩步後退的聲音。

嚓、嚓、……

連著退出去了十多步之後。雲升站住了。

大家的眼神此時完全被他給吸引住了,即使是虛鶴,也在此時緊張的看著雲升。

因為他明白。宏德這一下,即使是他虛鶴。要想如雲升這般硬接下來,那也是要付出極大的代價的。

很快的,雲升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右手輕輕的在胸前一拂而過,整個胸前的衣物也化作飛灰,在海風的吹拂下,漸漸遠去。

看著周圍一眾佛道高手那吃驚的樣子,特別是宏德那再度脹成豬肝色的臉。雲升風輕雲淡的微笑道:「大師是不是還要出手?」

宏德一時間無言以對,他自問,剛剛那一式降龍無極斬,他是幾乎全力以赴了的。

可對手貌似直接背著手,僅憑*就給接了下來,這是什麼?

金剛之體嗎?

可道門的人怎麼就練成了佛門的絕技了呢?

即使在佛門,要想練成金剛不壞之體,那也是千難萬難的呀。

宏德的這個心思,其實,在場的大多數人都有這個疑惑。特別是渡真,他真有跳過來問問雲升的衝動。

可形勢比人強啊,現在雲升的實力。已經得到了在場諸人的一致認可,雖然只是在心裡。

他渡真再自大,可他和宏德之間的差距,他是很清楚的。

見沒人出手了,柳如媚和史家姐妹立刻就來到雲升的身旁,柳如媚關心的問道:「沒事兒吧,公子?」

史家姐妹也關切的注視著他。

雲升心裡一暖,微笑著看著三個如花似玉的美人兒,使勁兒的點了點頭。

本來是沒事兒了的。可她們一出來,事兒就來了。看來該來的,躲是躲不過的。

雲升的神念里。就見虛鶴眼神瞄向玄化,眼睛眨了眨,而玄化也在同時微微的點了點頭。

下一刻,玄化就走了過來,對著雲升一稽首道:「雲升道友,好俊的抗打功夫啊,你有如此實力,不如我們就一起去探探那礦脈的虛實吧。」

雲升對著玄化抱拳道:「前輩見諒,我們這次來是有任務的,我們在內地已經見到了血族的探路者,我們的任務是在這沿海一帶阻擊國外修鍊者。」

「你所說的礦脈,我們也很想去看看,可我們有任務在身,身不由己啊。」

一聽雲升這話,虛鶴沉默不下去了,快步走上前來,用審問的語氣說道:「誰給你的任務,我怎麼不知道?」

雲升在虛鶴即將開口的瞬間轉過身去,看向萬寒山和崔鈞垣。

在虛鶴說完話的同時,雲升開口道:「你們把他們都帶走吧,在那地方等我。」

那地方自然是事先約好的中奎島上。

雲升這個態度,很顯然的沒將那虛鶴放在眼裡。

就聽虛鶴厲聲道:「小子,貧道問你話呢,你耳朵聾了?」

雲升緩緩轉過身來,四面掃了一眼后,面帶疑惑的說道:「虛鶴前輩在問你們哪位的話,你們就答應一聲啊,看把前輩氣的。」

史燕燕在一邊忍不住『噗呲』一聲就笑了出來,一如在這清冷的初春綻放了百花。

很明顯的,虛鶴臉上騰地一紅,就要張嘴,雲升卻先一步喝道:「笑什麼?本公子說話,就好像是笑話嗎?小心回去我……我叫你姐姐打你屁股。」

柳如媚在一旁忍住笑,一把拉住史家姐妹就來到了崔鈞垣他們的面前,王嘉文他們已經先一步被崔鈞垣給招呼過去了。

遠處,史燕燕在那裡大紅著臉,惡狠狠的盯著雲升看。

看著雲升和那三個美人兒嬉笑怒罵,虛鶴心裡好像貓爪一樣難受。

他自從雲升他們落地,見到那三個美人兒開始,他就已經在心裡霸道的將她們看成是自己的女人了。

雲中歌(大漢情緣) 再一看雲升要讓人帶走,那怎麼可以,這一走,猴年馬月可以再見啊?

再說他一個鍊氣化神的大高手,雖然只是剛進化神的門檻,畢竟那也是化神啊,姑且不論他心性如何,高手的尊嚴還是容不得他忽視掉雲升對他的無禮。

就見他身形一晃,悠忽間就來到雲升的面前,右手五指成爪,抓向雲升的左肩。

自從虛鶴眼神看向玄化,雲升的神念就很徹底的注意上了虛鶴了。

對虛鶴的速度,雲升的神念還是能很容易的就跟上的,虛鶴身形晃動的同時,雲升就已經有了對策了。

雲升的對策成型的時候,虛鶴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並且已經將手掌伸到了他的左肩附近。

變化在瞬間完成,雲升身體一矮,一下就坐在了地上,躲過了虛鶴那勢在必得的一抓。

同時雲升大喊一聲:「呀!」

然後一邊緩緩在地上後退,一邊可憐的說道:「虛鶴前輩,你可把我嚇壞了,我從小就怕鬼,你這鬼魅一樣,悠忽間就出現在我面前,你想嚇死我是不是?」

虛鶴也是一陣發獃,他這志在必得的一抓,居然被一個煉精化氣初期的小子輕易躲過,他也沒有想到啊,也就呆在了那裡。(未完待續) 在場的畢竟都是高手,發獃不可能是永遠的,等倒虛鶴回過神來的時候,雲升也在十米多外站了起來。

虛鶴指著雲升說道:「你小子,還很滑溜啊,能躲過我那一抓,你小子不簡單啊。」

「要不,我們大家搭夥,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啊。」

雲升嬉笑道:「不是我不簡單,這得多謝你老人家手下留情啊,再說了,當時我是被你給嚇傻了,所以直接坐地上去了。」

「你們這裡這麼多大高手,也不缺我們這兩三個人,我們還是去繼續我們的任務吧。」

說完,也不看虛鶴那難看的臉色,直接對著四周一抱拳:「各位前輩,我們就此別過了。」

虛鶴快步走過來拉住雲升說道:「小夥子,我看我們還是在一起好些吧,要不然,我也不知道你們會不會泄露了我們的行蹤啊。」

「來,借一步說話,我們好好地聊聊。」

不得已,雲升只好跟著他,一老一少就往一邊走去了。

雲升雖然並不怕虛鶴,卻也不想在這還沒見到敵人之前,就先和自己同胞幹上一戰。

來到這個小島的邊緣,虛鶴看了看雲升后說道:「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不想讓你離開我們?」

雲升也不說話,只是搖了搖頭,等著虛鶴繼續說下去。

見雲升搖頭,虛鶴繼續說道:「我們崑崙一派,一直尊玉清寶錄為鎮山之絕學,可這個玉清功法的修鍊不僅條件極為苛刻,還進度緩慢。」

「後來隨著地球上先天元氣的日漸稀薄和生命能量的減少,這個修鍊進度是越來越慢。」

「後來就有崑崙老一輩人創出一套shuang修法訣,上清寶錄配合這套shuang修法決。那堪稱是天衣無縫啊,而且這法決對男女雙方都是有極大的好處的。」

看著陶醉在shuang修意境里的虛鶴,雲升心裡已經基本上知道了這個虛鶴絕對沒安什麼好心。

不過還是裝作很疑惑的問道:「前輩。 半歡半愛 這好像是你們門派里的內部事務,和我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虛鶴急忙擺手道:「不。不,不,現在已經有了,已經有了很大的關係了。」

「怎麼和你說呢?這樣吧,都是修鍊之人,我就直說了吧。」

「是這樣的,我呢,剛剛踏進化神期不久。境界還沒有完全穩固,我掌門師兄派我下山前傳我地清桃花訣,就是要我在紅塵中尋找元陰濃厚的女子。」

「無論是引誘,還是強取豪奪,還是高價購買,只要能弄到手就行。」

說到這裡,虛鶴就看著雲升不說話了。

雲升其實對shuang修一道根本就是迷迷糊糊的,這個shuang修對於身體的強壯、對於元氣的補益、對於神魂的壯大都有哪些幫助。

在shuang修的過程中,又是怎麼對這些進行幫助的,之後會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

再然後。這個shuang修對於shuang修對象的選擇都是怎麼樣的,要選擇什麼樣的shuang修對象才能對自己有最大的好處。

再再然後,shuang修對自己有很大的好處。可是對於shuang修對象呢?

是好處還是災難呢?

虛鶴所說的『元陰濃厚』,那又是什麼玩意兒呢?

難道那就是挑選shuang修對象的條件嗎?

越想,雲升越對這個shuang修的一些基礎性的東西興趣盈然。

於是就問道:「前輩的意思是?」

虛鶴臉色稍稍紅了紅之後說道:「是這樣的,跟著你的那三個女子,都是元陰濃厚,絕佳的shuang修爐鼎啊。」

一邊說著話,他還一邊忍不住嘖嘖有聲的讚歎著。

雲升一聽就氣不打一處來,還是敷衍的問道:「你怎麼就能確定跟著我的那三個美女元陰濃厚,就適合作為你shuang修的對象呢?她們除了漂亮些之外。好像和別的女人沒什麼區別吧?」

見雲升沒有一口回絕,虛鶴很自然的以為自己看到了希望了。於是越加熱情的對雲升說道:「你不知道?」

「這三個女娃兒,起碼都是修鍊了上千年的人物了。最重要的是她們都還是處子之身啊,真身未破,元陰未損,自然是shuang修的最佳寶鼎了。」

虛鶴那火熱的激情,配上他那不修邊幅的形象,雲升看的有些無語。

這裡面有一些雲升所不知道的,就是某一女子一旦做了人家的修鍊爐鼎,其後果很嚴重,下半生會很凄慘。

要是遇上那些有良心的修鍊者,會好上很多。

要是遇上的是那些無良修鍊者,那她的後半生生活絕對很凄慘。

也好在他不知道,要不然衝突會立刻爆發。

這幾句話雖然將雲升說的雲山霧罩的,不過他多少還是明白了一些的,知道柳如媚和史家姐妹是不可多得的shuang修對象。

不過這還不夠,雲升還想要套取一些和shuang修有關的東西,因為他經過那一夕夢,依稀間覺得自己也很有shuang修的潛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