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修為再高,也怕毒。

尤其是胸口處不斷傳來的刺痛感,更讓他堅信自己是真的中了毒。

是啊,原本這件事情就奇怪得很。

李默就憑那區區修為敢和他斗,那分明就是找死的行為,現在回想起來,原來這傢伙早就抱著同歸於盡的想法。

「此毒會在你胸口蔓延,融入全身經脈骨髓之內,一時三刻之後將無法排除。毒發之時,你將承受煉獄般的痛苦,每一根經脈都要爆裂碎炸,最後,化為一灘血水。」

李默一字一句的說著,森冷的殺氣透著字語瀰漫在這空間中。

修為縱然不及對手,但那身經百戰歷練而出的氣勢卻在此刻驟然間產生了壓制。

南宮罪眼中露出懼意,那一字字宛如刀子般切在心頭,心理防線頓時動搖不堪,以至於嚇得他朝後退了一大步。

這渾身染血的少年,就好似是勾魂的使者。

而他堂堂黑龍教少主,又怎麼能死在這裡?

「好個李默,你給我等著!待你我再見那一天,我誓要取你小命!」

連半點猶豫都沒有,南宮罪狠狠丟下一句話,又念念不舍的瞥了宋舒瑤一眼,卻也不敢再停留,飛似的朝著來路趕去。

待到南宮罪一走,李默一下子倒在地上,呈大字型的攤開,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宋舒瑤輕吐一口氣,閉目靠在石頭上,劫後餘生,那小心臟直是撲通撲通的狂跳個不停。

說不怕,那是假的。

只是王族的尊嚴,不允許她害怕罷了。

但事情過後,才發現手心裡滿是汗。

未過多久,李默慢慢站了起來,一口吞下療傷丹。

體內傷勢極重,但他並沒有過多的時間休息,略一調息,然後一步步朝著宋舒瑤走了過來。

「李默,我要如何感謝你的救命之恩?」

仰看著少年,宋舒瑤輕聲說道。

「現在謝我還早了點,咱們還沒有逃脫危機呢。」

李默費力的一笑道。

宋舒瑤何等聰明,只這一句話便立刻明白過來。

「該不會你說有毒是糊弄南宮罪的吧?」

李默點了點頭道:「正是,雖說可以瞞住他一時。但是恐怕我們的時間並不多,一旦他發現上當受騙,很可能折返回來。」

宋舒瑤眼中閃過驚訝,眼前這少年竟如此聰明,居然在那種情況下還能夠鎮定自若的編造謊言,不止把南宮罪耍得團團轉,就連她也沒有識破。

她未多想,立刻分析道:「龍吟天河共有三個入口,一個是我過來的地方,是重兵把守的禁地;一個是你過來的地方,武鬥島;還有一個是幾百年前發生塌陷事故后被封閉的,最大可能就是這南宮罪重新打開了坍塌的入口。」

「這麼說,他可以來去自如,那我們的時間更不多了。」李默說道。

宋舒瑤自也再清楚不過,若然南宮罪真的折返回來,那絕對再無生路。

她試圖想站起來,但一動,全身便如同骨裂般,痛得眉頭一皺。

「瑤長老別動。」

李默蹲下來,伸手探了探她的脈絡。

這一探,頓時暗呼不好。

那走火入魔的軀體內真氣亂成一團糟,若然不及時相救,不止修為被廢,更連全身都可能癱瘓。

更嚴重的是,此時她的身體就象是個有了裂紋的瓷娃娃,一移動就可能破碎掉,更有性命有憂。

「我的身體我清楚,現在動彈不得。為今之計就是你帶我的銘牌前往雲海峰找我的丫鬟靜兒,讓她帶人去封住廢棄的入口。」宋舒瑤果斷說道。

「不,我不可能將你孤身置於此地,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由我來救治你!」李默肅然說道。

「你來救我?」

宋舒瑤皺了下眉頭,蒼白的俏臉上流露著憂慮。

「我知道瑤長老的擔心,你的修為是天穹境,象我這樣的玄元境是不可能治得了你的傷。不過,在下即有能耐擊碎南宮罪的防禦,自也有能力治你的傷。」李默認真說道。

宋舒瑤很清楚這其中的難度,但李默的話卻又不無說服力。

目落到李默血染的肩頭上,她輕啟朱唇:「但是你的傷勢可也不輕……」

李默無所謂的一笑道:「確實不輕,但是比起瑤長老你的傷而言,那卻輕多了。」

認真看著少年,宋舒瑤終是輕輕點頭:「那就拜託你了。」

「首先,我要幫你真氣歸位。」

李默說罷,先拿出一枚武極宗秘制的救命靈丹塞入她口中,爾後拿出銀針盒,一根根銀針扎她身上各處。

宋舒瑤靜坐著,任由著李默施針。

那恬靜的神色,代表著對李默的信任。

李默施針如電,針入三寸,阻斷真氣亂行。

接著,他走到她背後,雙手按在其背上,催動真氣灌入其身,開始引導其真氣。

真氣一入其體內,便被宋舒瑤體內的真氣撞得潰散開來。

李默心知肚明,別說他現在重傷在身,即使是沒傷在身,要想治療宋舒瑤的傷勢也絕不容易。

但他一早就做好了打算,意念一動,將一縷縷龍氣調動起來,匯聚成線,侵入宋舒瑤體內。

這一次,天穹境級的真氣再度襲來,雖然把龍氣震得彎彎曲曲,但並未將其震散。

「不愧是千年龍元之氣,好生玄妙。」

李默暗想著,催動龍氣在真氣的衝擊下穩穩的前進著。

壓力比想象中更大,對於這副傷重的軀體而言更好似千山壓頂一般,才一會兒功夫已是大汗淋漓,傷口更是隱隱作痛。

但此時才僅僅是開始,宋舒瑤體內成千上萬股真氣亂竄,不受控制的肆意破壞著經脈。

李默所要做的,是不放過任何一股,否則後果都難以預料。

時間慢慢而過,河水依然湍急,你追我趕的墜入深潭中,浪花滾滾。

岸邊上,李默一邊壓制著體內的傷勢,一邊憑藉著高超的技巧,再加上韌性十足的龍氣,將一股股真氣挪回正位。

如此一股股撥亂反正,足足耗費了半個時辰時間。

最後檢查了一遍宋舒瑤體內的狀況,所有真氣終於回歸正位。

李默收回手來,剛要說話,一股氣血卻直朝上涌,差點吐出血來。

「你沒事吧?」

宋舒瑤察覺到異動,連忙回頭問道。

「沒事。」

李默擺了擺手,若是普通根骨,早就承受不住了,所幸他是三等靈骨之軀。

他站起身來,一步步走到她身前。

「瑤長老現在感覺如何?」

「辛苦你了,真氣完全歸位。」宋舒瑤仰頭看著他,輕聲感激道。

李默淡淡一笑,說道:「接下來我要施展蜂針合脈術,將嚴重破裂的經脈縫補續接。」

話落,他又拿出一個丹瓶,抖了顆靈丹遞過去道,「此乃續脈靈藥松青丹,可輔助斷脈重連。」

宋舒瑤看了一眼,這靈丹純正圓潤,香氣閉而不散,分明就是一枚極品丹。

她自然知道此丹的珍貴,就算在御樂宗亦是如此。

李默為了救她,不惜拿出這樣珍貴的丹藥,於她而言可謂意義重大。

走火入魔,斷脈續接,最重要的就是這一兩個時辰,一個弄不好就可能影響修為。

好在李默技法高超,靈丹不俗,卻也讓她放了心。

正想著,李默已經將靈丹塞進了她嘴中。

取走剛才的銀針,李默又拿出另一盒更為細小的銀針來,正準備下針時。

突然間,外面傳來動靜,正是李默派去通道里的小黑。

「南宮罪回來了!瑤長老,得罪了!」

李默沉聲說罷,也不待宋舒瑤反應,一把將她攔腰抱起,一躍落入深潭之中。

小黑也撲的一下鑽入水中,朝著深處潛去。

靈通眼大開,李默沿著潭壁而下,很快找到了一處可供藏身的縫隙。

二人剛剛藏好,南宮罪便氣沖沖的趕到了洞窟里。

一見到場中無人,南宮罪發出憤怒的咆哮聲,雙手朝天一推,無數劍氣撞擊在上方石壁上。

一塊塊巨石從上方掉落,不少都掉入深潭之中。

二人一獸靜靜的藏身在縫隙里,任由巨石落下卻不動分毫。

南宮罪幾下閃身落在深潭之前,冷冷呵斥道:「李默,我知道你是躲在深潭裡。怎麼,你以為你逃得掉?」 ?他大手朝著深潭一張,一道龐大的劍氣噴涌而下。

深潭水頓被紛紛擠出,幾十丈深的深潭一下子見了底。

所幸李默藏身在縫隙中,再加上河水中蘊涵著非常濃的天地之氣,遮蓋住了其氣息,因此南宮罪一眼看盡深潭,並沒有發現二人。

宋舒瑤暗道了聲聰明,若非李默謹慎找到縫隙藏身,而非是直接藏在潭底,只怕此刻便要露餡。

「哼,沒藏在這裡,那就是在上面咯。」

南宮罪冷笑一聲,飛身而起,朝著李默之前藏身的地方而去。

他沿洞而入,只是走了一陣后卻發現那裡是條死路。

最終,南宮罪唯有返回洞窟。

他一走回來,望著空蕩蕩的洞窟,直是發出嘶聲力竭的咆哮聲。

最後,他一拳將就近的大石砸成粉碎,那尖錐臉上青筋糾結,宛如鬼面。

「李默,若不把你抽骨剝筋,我誓不為人!」

想他潛伏大半年,為的就是將宋舒瑤那嬌滴滴的美人弄到手。

苦苦等到機會,沒想到勝券在握的時候,卻別李默出來攪了局。

中了兩刀不說,最後還被李默幾句話給嚇得落荒而逃,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等到他出去仔細檢查身體,發現確實沒中毒的時候,直是氣得肺都要炸了。

想他堂堂黑龍教少主,自信聰明絕頂,高人一等,但沒想到在這種場合下居然著了對方的道。

這一口氣,實在是咽不下去。

氣憤之後,南宮罪又嘀咕道。

「對了,那丫頭走火入魔,動彈不得。怎麼可能從這裡走出去?該不會是這丫頭身上帶了連這樣重傷都能在短時間內癒合的靈丹吧?是了,唯有這個可能!真是氣死本公子了,這下回去如何向爹交代?不行,若是他們跑了,只怕會在全城戒嚴。」

南宮罪越說越氣,最後惟有一跺腳,飛快朝外跑去。

等到確定南宮罪已經跑了,李默這才帶著宋舒瑤出了水面。

一躍而起,落在岸邊。

為了防止南宮罪發現,李默並未運起真氣,因此二人都是衣衫盡濕。

懷抱佳人,曲線玲瓏之下,充滿誘惑,更有幽幽體香竄入鼻息。

只是李默心無邪念,真氣一放,烘乾衣服,輕輕將宋舒瑤放下。

「他這一去應該不會回來了。」

宋舒瑤輕聲說道。

「應該是了,我現在開始為瑤長老施針。」

李默自也鬆了口氣。

接著,他手持銀針,刺入其手腕經脈之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