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卓曄依舊沒有說話,伸手接過水囊,卻猶豫著要不要喝,她的確是有些口渴了,只是她不習慣使用別人的飲水用具

那男子似乎看出了卓曄的想法,又淡漠的開口道:「這個水囊,是給你預備的,無人用過。」

「哦」卓曄聞言,放心的拔開了塞子

卓曄剛想喝水,忽然動作又頓住了目光死死的盯住了自己衣袖

這鬆鬆垮垮的月白色男衫,分明是分明是她自己的衣服這這是怎麼回事若是魂穿越,沒道理連衣服也隨她一起穿越來吧難道是難道是她根本沒有穿越那她這嚴重縮水版身體是怎麼回事

「怎麼不渴么」那男人見卓曄不喝水,只盯著自己的衣袖發愣,不禁又說道。

卓曄聞言,回過神來,壓著心中的駭然,喝了幾口水,塞上水囊的塞子,放在了身側。

那男子伸手,從木格里又取出一個包裹,丟到卓曄身旁,道:「一會兒,把這個換上吧。」說著,掀開車簾,又鑽了出去。

卓曄見那男子出去,連忙開始檢查自己的身體,手腕上,那塊防水指南針手錶還在,現在是下午三點十二分,他們所去的方向是西方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推薦閱讀:

扯下身上那件肥大得有些滑稽的月白長袍,翻開袖子裡面的暗袋,摺疊刀、打火機、電話、圓珠筆、一百兩銀票和幾塊散碎的銀子,都在,甚至還有兩粒口香糖那是她想吃時,差點被巧靈撞見,順手塞進袖子里的

自從離開荒島之後,卓曄便把一些實用的、體積小的現在物品,都隨身帶著了。

伸頭看了一眼車門處,確定那車簾遮得很嚴實之後,卓曄拉開了身上的裡衣和褻衣,低頭向胸前看去

左胸處那塊指甲大小的紅色胎記還在,這的的確確是她自己的身體

卓曄鬆了口氣的同時,心裡開始思量自己的處境,很顯然,她是被人綁架了而且身體還被做了手腳也不知是用了什麼邪門的藥物,還是其他的什麼手段,竟讓她的身體由一個成年女子,縮成了一個小女孩子

不像是劫財,更不像是劫色她又沒有什麼傲人的高貴身份,那麼,綁架她的目的是什麼總不會是發現她的來歷詭異,想抓她當小白鼠做實驗吧貌似這時空科學還很落後,應該沒什麼科學狂人吧

等等若說是她在這個時空,有什麼可利用之處,那就是她很狗屎運的,穿越以來所接觸的幾個人,身份都不俗

難道是

「你可換好了」忽然,車門旁邊的沿子被人敲了兩下,而後傳來了方才那男人的聲音。

「還沒有,等一下。」卓曄說罷,伸手打開那男人之前遞給她的包裹,裡面,赫然是幾套女童的衣物

卓曄隨便選了一件淡紫色的衣裙穿上,又將她隨身攜帶的物品收好,之後沖外喊道:「我穿好了。」

那男人聞言,伸手掀開帘子,鑽回了車內。

借著那一掀一落的車簾,卓曄看見外面只有一個駕車的人,那人頭髮有些泛白,看上去年紀應該挺大了。

那男人從木格里出去一包點心,遞給卓曄:「吃些東西吧。」

卓曄不客氣的接過,拿起一塊吃了起來,她一天未曾進食,肚子早已「咕咕」叫了。她也不擔心對方下毒,自己人在他手上,若是他想弄死她,完全不必這麼麻煩現在,還是保存體力重要

「我,我該怎麼稱呼你」卓曄看著那男人,一邊嚼著東西,一邊口齒不清的問道。

「你可以叫我爹爹。」那男人語氣平和的說。

「噗」卓曄聞言,一個沒忍住,口中的點心渣子,頓時噴了對面那男人滿身滿臉

卓曄瞧囧囧的道:「抱歉。」

「沒關係。」那男人連眉頭都沒皺一下,用袖子不緊不慢的抹去了臉上身上的點心屑。之後又淡淡的道:「為父姓齊名白,女兒你閨名齊月兒,可要記住了。」

卓曄嘴角抽搐了半晌后,開口道:「你的意思,是我們要假扮父女,以掩人耳目,躲避追蹤」

「是。」齊白點頭道。

「我若是不肯配合呢」卓曄挑眉問。

「你會配合的。」齊白依舊是那種淡淡的語氣。只是身上卻忽然散發出一股讓人不寒而慄的恐怖氣息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卓曄醒來的時候,覺得頭很沉,身子很軟,「床」在晃

床在晃卓曄努力的眨了幾下眼,讓自己更清醒一些,方才發現,壓根兒沒什麼床,自己是躺在一輛馬車裡

她記得,她明明是在川雲城一家客棧的床上睡下的,為什麼醒來時,會在馬車裡卓曄警覺的左右觀察了一下壞境,又發現了一個問題,這馬車,根本不是她的

「巧靈徐」卓曄抱著一絲希望,開口想喚巧靈和徐三兒,但是,話還未說完,她就猛然住口了,因為這根本不是她的聲音

這聲音,至少比她年輕了七、八歲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卓曄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將手湊到眼前仔細瞧了起來這這雙手這哪裡是她的手這分明是一雙十二、三歲女童的手

卓曄嘴角抽搐,心裡哀號連連:不是吧這是什麼情況難道她在睡夢中又穿越了這回是魂穿附身在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女娃身上了靠之老天爺是不是玩她玩上癮了奶奶的,也不知這回又穿到什麼時空了

想到可能再也見不到那個叫「天碩」的國度里,所認識的每個人了,卓曄的心裡,忽然有些悶得慌

忽然,車簾被撩開了,一個男子鑽了進來,淡淡的說:「你醒了」說罷,很自然的坐到了卓曄對面。

卓曄沒有接話,而是警惕的打量著對面的男子,只見這人穿著一身洗得泛白的竹布長衫,大概三十歲左右歲的年紀,相貌雖只是中上等,但渾身透著的儒雅溫和的氣質,卻是給他平添了幾分風采。

卓曄心裡暗暗猜測,不知這個男人,和她「附身」的這具女童的身體,是什麼關係

那男子也不在意卓曄的不答話,伸手,從車壁的木格里取出一個水囊,遞給卓曄道:「喝了吧,喝點水吧。」

卓曄依舊沒有說話,伸手接過水囊,卻猶豫著要不要喝,她的確是有些口渴了,只是她不習慣使用別人的飲水用具

那男子似乎看出了卓曄的想法,又淡漠的開口道:「這個水囊,是給你預備的,無人用過。」

「哦」卓曄聞言,放心的拔開了塞子

卓曄剛想喝水,忽然動作又頓住了目光死死的盯住了自己衣袖

這鬆鬆垮垮的月白色男衫,分明是分明是她自己的衣服這這是怎麼回事若是魂穿越,沒道理連衣服也隨她一起穿越來吧難道是難道是她根本沒有穿越那她這嚴重縮水版身體是怎麼回事

「怎麼不渴么」那男人見卓曄不喝水,只盯著自己的衣袖發愣,不禁又說道。

卓曄聞言,回過神來,壓著心中的駭然,喝了幾口水,塞上水囊的塞子,放在了身側。

那男子伸手,從木格里又取出一個包裹,丟到卓曄身旁,道:「一會兒,把這個換上吧。」說著,掀開車簾,又鑽了出去。

卓曄見那男子出去,連忙開始檢查自己的身體,手腕上,那塊防水指南針手錶還在,現在是下午三點十二分,他們所去的方向是西方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推薦閱讀:

扯下身上那件肥大得有些滑稽的月白長袍,翻開袖子裡面的暗袋,摺疊刀、打火機、電話、圓珠筆、一百兩銀票和幾塊散碎的銀子,都在,甚至還有兩粒口香糖那是她想吃時,差點被巧靈撞見,順手塞進袖子里的

自從離開荒島之後,卓曄便把一些實用的、體積小的現在物品,都隨身帶著了。

伸頭看了一眼車門處,確定那車簾遮得很嚴實之後,卓曄拉開了身上的裡衣和褻衣,低頭向胸前看去

左胸處那塊指甲大小的紅色胎記還在,這的的確確是她自己的身體

卓曄鬆了口氣的同時,心裡開始思量自己的處境,很顯然,她是被人綁架了而且身體還被做了手腳也不知是用了什麼邪門的藥物,還是其他的什麼手段,竟讓她的身體由一個成年女子,縮成了一個小女孩子

不像是劫財,更不像是劫色她又沒有什麼傲人的高貴身份,那麼,綁架她的目的是什麼總不會是發現她的來歷詭異,想抓她當小白鼠做實驗吧貌似這時空科學還很落後,應該沒什麼科學狂人吧

等等若說是她在這個時空,有什麼可利用之處,那就是她很狗屎運的,穿越以來所接觸的幾個人,身份都不俗

難道是

「你可換好了」忽然,車門旁邊的沿子被人敲了兩下,而後傳來了方才那男人的聲音。

「還沒有,等一下。」卓曄說罷,伸手打開那男人之前遞給她的包裹,裡面,赫然是幾套女童的衣物

卓曄隨便選了一件淡紫色的衣裙穿上,又將她隨身攜帶的物品收好,之後沖外喊道:「我穿好了。」

那男人聞言,伸手掀開帘子,鑽回了車內。

借著那一掀一落的車簾,卓曄看見外面只有一個駕車的人,那人頭髮有些泛白,看上去年紀應該挺大了。

那男人從木格里出去一包點心,遞給卓曄:「吃些東西吧。」

卓曄不客氣的接過,拿起一塊吃了起來,她一天未曾進食,肚子早已「咕咕」叫了。她也不擔心對方下毒,自己人在他手上,若是他想弄死她,完全不必這麼麻煩現在,還是保存體力重要

「我,我該怎麼稱呼你」卓曄看著那男人,一邊嚼著東西,一邊口齒不清的問道。

「你可以叫我爹爹。」那男人語氣平和的說。

「噗」卓曄聞言,一個沒忍住,口中的點心渣子,頓時噴了對面那男人滿身滿臉

卓曄瞧囧囧的道:「抱歉。」

「沒關係。」那男人連眉頭都沒皺一下,用袖子不緊不慢的抹去了臉上身上的點心屑。之後又淡淡的道:「為父姓齊名白,女兒你閨名齊月兒,可要記住了。」

卓曄嘴角抽搐了半晌后,開口道:「你的意思,是我們要假扮父女,以掩人耳目,躲避追蹤」

「是。」齊白點頭道。

「我若是不肯配合呢」卓曄挑眉問。

「你會配合的。」齊白依舊是那種淡淡的語氣。只是身上卻忽然散發出一股讓人不寒而慄的恐怖氣息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卓曄被齊白那陰森的氣息駭得頭皮一陣發麻,心裡暗嘆一聲,決定識時務的換了話題,她是怕死的,也怕痛,可不想在逃脫之前,表現什麼可笑的硬骨頭氣節,好女不知眼前虧啊

「我們這是要去哪裡」卓曄盡量用閑話家常般的語氣說話。

「向西,為父帶女兒你去探親。」齊白又恢復了儒雅溫和的表象。

靠丫的這人想當爹想瘋了是怎麼的想要女兒自己找人生去呀日

卓曄強壓著想要抽人的衝動,咬了咬牙,繼續問道:「你是帶我去見什麼人吧」

「不錯。」齊白點點頭。

「那人,是不是就是指使你綁架我的人」卓曄見齊白如此痛快的承認了,便壯著膽子,進步一問道。

齊白聞言,有些不滿地瞥了一眼卓曄,清冷的道:「我不喜歡你的用詞,我並不是誰的屬下。」

「哦」卓曄揚眉,難道是她理解錯誤他帶她見的並不是什麼幕後主使者,真正想要綁架她的人,就是眼前這個齊白

「我是替人捉你沒錯,不過只是為了還一份人情而已。」齊白又淡淡的陳述道。

「哦」原來面前這人的確不是正主卓曄弄明白這一點之後,便不打算問對方綁架她的目的了,既然齊白是為了還人情,那幕後之人,抓她想要做什麼,齊白也未必清楚,或者說是未必關心。

「巧靈、徐叔」卓曄頓住,又開口道:「就是跟著我的那個丫頭和車夫,他們怎麼樣了」

齊白有些意外地看著卓曄:「你還有心情關心你的下人」

卓曄並不接齊白的話茬,只是固執的又問:「能告訴我么」

「他們中了和你一樣的迷香,不過,應該比你清醒的早一些。」齊白說罷,從卓曄手中的紙包里,也拈起一塊點心,吃了起來。

「哦」卓曄聽聞巧靈、徐三兒沒事,頓時放下心來,也顧不上細想為什麼巧靈他們會比她醒得早的問題,又接著問道:「能告訴我,你在我身上做了什麼手腳么」

齊白沒有馬上回答卓曄的問題,而是玩味的一笑:「你的冷靜,倒真是超乎我的想象。」

「多謝誇獎,現在能回答我的問題了么」

「我在你身上種了我的獨門秘術縮引術,只是讓你看上去年輕幾歲而已,對身體並沒有其他的危害,你不用擔心。」齊白頓了一下,又繼續道:「世人皆以為次術在七年前就已經失傳了,所以,找你的人,大概想不到你現下變成了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了,而且,我給你的容貌做了些改變,相信,即便是看著你長大的人,也認不出如今的你。」

卓曄聞言,心裡有些發涼,等別人來救她的希望是渺茫了,得想辦法自救才行,只是她即便是逃出去了,她這身體該如何恢復呢總不會一直頂著這具十二歲的身體生活吧也不知隨著年齡的增加,這十二歲的身體會不會再次長大

齊白似是看出了卓曄的心思,又開口道:「你不必妄想著逃走,縮引術只有我一人能解,你若不想這輩子永遠停留在十二歲,就乖一點,等到了目的地,見了我們要見的人,我自會讓你恢復原態。」

這情況,真是太糟糕了卓曄暗嘆一聲,抿起嘴唇,沒有再說話

晚間,他們在一個農莊借宿,齊白很謹慎的點了卓曄的啞穴。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推薦閱讀:

r/>

一個落魄的父親,帶著一個啞巴女兒和一個老家奴,去遠方投奔多年不見的親戚,無人懷疑

洗臉的時候,卓曄就著木盆里的清水,看了一下自己現在的相貌,皮膚微黃,姿色中上,竟與齊白有三、四分的相像真不知他是怎麼做到的

第二日,簡單吃了一些農家的早飯,齊白帶著卓曄繼續趕路。

馬車裡,齊白遞給卓曄一個小小的笸籮,裡面裝的是一些針線、布塊、剪刀等物。那是他在農婦手裡買來的。

「做什麼」卓曄一時沒反應過來,有些奇怪的問。

「我們此去路途還遠著呢,你可以用來打發時間。」齊白淡淡的說。

卓曄聞言,嘴角抽了一下,將笸籮推了回去:「不好意思,我不會綉活,你若怕我悶得慌,不妨弄幾本書來給我看吧。」

齊白微詫的看了卓曄一眼,卻沒有多說什麼,拿起笸籮丟進了車壁的木格里,伸手又從自己的包裹里,取出一本書,扔給了卓曄,道:「我這可沒有什麼女德、女容之類的書籍,這個,你若看得懂,就拿去看吧。」

「謝謝,我從來不看那類誤導、束縛女人思想的東西。」卓曄接住齊白丟過來的書,封皮上寫著緯衍志,書已不新了,顯然是經常閱讀的,翻開書頁,裡面記載的都是物產、神話、宗教、巫術之類的內容,原來是類似中國的山海經一類的書籍

齊白見卓曄看得似乎津津有味的模樣,眼中的詫異之色更勝了

一連走了十幾天,齊白帶著卓曄,遇鎮入鎮,遇城進城,大搖大擺,毫無顧忌

他身上甚至有偽造的卓曄化名齊月兒的戶憑

卓曄鬱悶,這古代,假證行業就如此發達了么

每到城門之時,都能看見有官兵拿著一張畫像,認真的對照所有出入城的年輕女子相貌,卓曄曾墊著腳瞄過那畫像上的人物,雖只有七、八分相似,卻的確是她沒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