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走吧,」改變了陣形之後,朱毅和林庸在袁聰的提點之下繼續帶隊前進,

「怎麼現在變成我們打前陣了,」林庸有些不滿地道,

要知道在這種情況下,走在前面和走在後面的應該是最危險的,尤其是在前面領頭的,真的遇到什麼事情,有個成語叫做首當其衝,就是用來形容那個場面的,

「先走先發財,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朱毅白了林庸一眼,大家現在是合作關係,那麼如何保證大家的安全就是最重要的了,現在這樣自然比之前來得好,因為一旦袁菲菲受到了傷害,朱毅敢相信,作為合伙人的自己二人也不會有好果子吃,

別忘了對方還有個武仙級別的爹在外面看著,現在他不敢進來,不代表等會兒自己的女兒出事了他還不會出現,

林庸卻沒有想到那麼多,聽到朱毅剛才隨口扯的那一句,他是拍了下巴掌,道:「對啊,要是有什麼好的法寶還有那仙藥,我們完全可以先拿到手裡嘛,」

走在後面的天地盟弟子臉皮都是微微抖了抖,就連袁聰的臉色都是變得有些不自然起來,哪怕你是真的這麼想的,也不要說出來啊,難道真當其他人都是空氣么,

「朱毅,你看前邊,」

就在朱毅準備出言提醒林庸一句的時候,林庸突然指著前方道,

朱毅目光向著前邊看去,在不遠的地方,似乎有著一座小山的輪廓,更重要的是,這小山顯然是人工雕琢過的,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巨大的建築物,充滿了一種滄桑的氣息,哪怕是過了這麼多年月,朱毅依然能夠感覺到一種強大的僅僅屬於武仙的威壓從裡面傳了出來,

「那就應該是武仙洞府了,」一聲帶著一絲興奮的聲音從袁聰的口中響了起來,

也就是同一時間,林庸突然向著朱毅的身旁狠狠地一拳轟出,

「你干……」朱毅的話還沒有說完,便看到林庸的拳頭之上發出了毫光,和一隻乾枯的爪子碰撞在了一起,同時將那乾枯爪子給轟成了粉碎,

朱毅的腳步一錯,便迅速地脫離了那乾枯爪子的攻擊範圍,同時他將一絲感激的目光向著林庸看了過去,

「別這樣看著我,我可沒有龍陽之好,」林庸拳頭上的毫光綻放開來,將那隻爪子給轟成了粉碎,同時,四周的霧靄彷彿受到了刺激一般,一下子滾動了起來,向著兩邊散去,露出了那東西的真面目,

這是一具渾身腐爛無比的陰屍,比起那些陰兵來,它還多出了一具身體,雖然這具身體已經腐爛了很多,但是能夠使用的力量還是比單純的陰兵要強大不少,

所以從本質上來講,陰兵陰屍,都是同一個東西,只不過一個有了軀殼,一個沒有而已,

你要說這陰屍就是殭屍,估計也沒有什麼問題,

不過在林庸拳勁的衝擊之下,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傳了過來,那頭陰屍從手腕開始,竟然被林庸的拳勁侵入了進去,整個身體一塊塊碎裂開來,

林庸的肉身比起朱毅的盤古不死身來,還是要差上許多,但是對付這麼一頭實力僅僅在狂戰士初期境界的陰屍,還是顯得綽綽有餘,

不僅僅是朱毅這邊,袁聰和袁空等人附近也有著幾頭陰屍突然從地底鑽了出來,只是這些陰屍的實力都不算太強大,很快就被眾人斬殺,

「小心一點,原來這些傢伙是躲在地底的,」這下朱毅才明白,之前為什麼自己的手段沒有辦法把那被自己斬斷爪子的東西給逼出來了,原來對方根本就不在地面之上,

不過朱毅的擔心有些多餘,在斬殺了那幾頭陰屍之後,他們就沒有再遇到其它的陰屍,就彷彿所有的陰屍都知道了他們的厲害,不敢再冒出來一般,

很快,朱毅等人就到了那小山前,一行人看著那座小山,臉上都是露出了一絲震驚之色,因為嚴格說來這小山根本不能算是一座山,而是要算作一件法寶,上面瀰漫著一種濃郁的法寶的氣息,

能夠把一個山頭煉製成法寶,這是要多大的手筆,

也只有能夠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武仙,才能夠做到這一點了,而且從之前袁世民的猜測來看,這小山就應該是那武仙的洞府所在,對方將自己的洞府給煉製成了一件法寶,可見裡面定然還有著很多危險在等著他們,

再走近了一些,便看到一個山洞,不過這裡更像是一座山門,因為在那山洞外面用巨石砌成了一個巨大的拱門,上面雕刻著各種靈獸飛翔奔跑的姿態,

而在那拱門的中央,有著一塊巨大的牌匾,上面寫著「真靈」兩個大字,

「就是這裡了,那名武仙的名號就是真靈,」看到那牌匾上面的字跡,袁聰臉上露出一絲興奮,然後向著朱毅幾人道,

「別這麼高興,裡面還不知道有多少危險,」林庸嘟囔了一聲,邁開腿便準備朝前走去,但就像是應驗著它的話一般,一陣腳步聲從那山洞之中傳了出來,緊接著朱毅等人就看到幾道人影跌跌撞撞地沖了出來,

「快,快跑,一大波殭屍正在襲來啊,」

奔在最前面的那人,看到朱毅等人也是微微一愣,但是很快就彷彿想起了什麼恐懼的東西一般,向著朱毅等人大聲地喊道,

這幾人的實力都在彩翎使者的級別,最強的一個也不過剛剛踏入狂戰士的境界,也就是那個向著朱毅等人發出警戒的那個修鍊者,

其他人此時只顧著逃命,臉上寫滿了恐懼,哪兒還有時間去理會朱毅等人,

就在那些人快要跨過拱門的時候,一道道黑影也是迅速地從山洞之中緊跟著沖了出來,身材比一般人要高大了許多,乾枯的手掌之上指甲如同鷹爪一般長長的,揮出的時候帶著一種腐臭,直接從跑在後面的那幾個修鍊者的後背插了進去,然後從前胸穿了出來,

無數的內臟被拉扯了出來,還有的修鍊者整顆心臟都被對方給握在了掌心之中,那心臟還在怦動怦動地跳動著,

那幾人彷彿到死都不相信自己現在就這麼死去了,明明一開始是抱著撿便宜的心態進入這死亡仙谷,現在卻什麼都沒有撈到就要死去了,

一隻乾枯的黑色爪子朝著前方探出,眼看就要將那名狂戰士一級的修鍊者的後背也洞穿,一道金紅色的火焰刀芒憑空出現,直接落在了那乾枯的黑色爪子之上,接著刀芒便化作了一條火蛇,迅速地順著那爪子向著對方的身子撲了過去,

「嗷,」一聲尖利的嚎叫發出,那頭身子已經腐爛了一半的陰屍身上發出一陣陣滋滋的響聲,就像是油落在水裡了一般,整個一下子騰地燒了起來,很快就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球,只留下一陣陣焦臭味,

「謝謝,謝謝,」那名狂戰士一級的修鍊者這個時候也是連滾帶爬地到了朱毅幾人的身前,剛才這死裡逃生的一幕,還在他的腦海之中盤旋,無法揮去,

「趕緊走吧,」林庸向著那名狂戰士一級的修鍊者擺擺手,讓其趕緊離開,的確,這死亡仙谷的深處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來的,

這一共跑出來了五六個人,只有這一個人被朱毅出手救下,其它幾個因為稍微慢了一步,此時已經變成了死屍,倒在地上,而那幾頭殺死他們的陰屍此時就趴在他們的身邊上,一口一口地啃食著他們的身體,根本當朱毅等人不存在,

「這些陰屍還完全是在依靠自己的本能行事……」朱毅輕輕地嘆了一聲,右手一甩,幾團妖凰涅槃焰便落在了那幾頭進食的陰屍身上,一陣陣嚎叫傳出,很快就將它們給燒成了灰燼,

「裡面說不定更多,要是有開了靈智的那就好玩了,」林庸點點頭,道,

「好玩個屁,」朱毅瞪了林庸一眼,難道覺得現在還不夠好玩么,有了靈智的陰屍便已經算得上是屍妖了,一般實力會比生前還要厲害一些,這可不是朱毅想要遇到的,林庸這個變態竟然還會說好玩,

朱毅說完,就朝著那山洞之中而去,雖然明明知道裡面有著危險,但是為了仙藥,朱毅也只能夠往裡闖上一闖了,

就在朱毅剛剛跨過拱門的時候,他腳邊那之前被陰屍啃噬過的屍體,突然動了一動,雖然只是十分細微的動彈,但是神經一直處於緊繃狀態的朱毅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一團金紅色的火焰從他的掌心之上跳了起來,向著那具屍體跳落了過去,

「嘶,」

也就在這個時候,那原本已經被啃噬得稀爛的屍體一下子從地上直挺挺地站了起來,整個腿彎都沒有彎過,就像是平地站起一樣,同時手指之上伸出長長的指甲,向著朱毅抓了過來,

不過這個時候,那金紅色的火焰也已經落在了他的身上,讓他發出一聲聲凄厲的慘叫,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火影忍者之最強叛忍 同時,朱毅又是幾道火焰彈出,落在了其它幾具被啃噬過的屍體上,也就在這個時候,那些屍體也就像是突然活過來了一般,開始動彈了起來,

「靠,這些傢伙也太嚇人了一些,」林庸和袁聰幾人都被剛才的一幕給嚇了一跳,如果不是朱毅的反應夠快的話,說不定這些傢伙就已經得手了,

「果然有屍毒,」朱毅的臉色倒是沒有多少變化,他之前就已經大致猜到了會這樣,所以在發生這樣的事情的時候,根本沒有任何的變化,

「走吧,裡面恐怕有著不少的陰屍,大家小心一點,任何被他們咬過的其它屍體,也都一起毀掉好了,」

雖然只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陰屍,但是在修鍊界之中關於陰屍的描述還是不少的,被陰屍咬過或者傷到過的人都會被屍毒感染,而且一旦感染了屍毒,就很容易變成新的陰屍,

要解決掉這些陰屍,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燒掉,或者直接將整個腦袋給破壞掉,

山洞裡是石板鋪就的一條甬道,這甬道裡面的光線比較昏暗,只能夠看清楚前面大致上的情況,不過朱毅時不時會往前面放出一團妖凰涅槃焰來探路,一路上雖然有著不少的陰屍向他們發動攻擊,但是都是有驚無險,

走完這條甬道之後,出現在朱毅等人面前的是一條條岔路,

「現在該往哪兒走,」朱毅看著袁聰問道,

袁聰搖了搖頭,雖然袁世民查到的典籍裡面記載了關於死亡仙谷的事情,但是哪兒能夠記載到這麼詳盡的地步,所以面對這岔路,他也是束手無策,

「那就隨便選條路走吧,」朱毅聳了聳肩膀,他並不是很在意這條路到底是通往哪裡,都到了這一步,既然也沒有人知道答案,那就隨便找一條好了,

見到朱毅都已經這樣決定了,袁聰也沒有說什麼,因為交給他來選的話,他也只能夠按照自己的直覺選擇一條,而且袁聰覺得朱毅不像是有夭折之相的人,這個時候本來賭的就是運氣,所以也就緊緊地跟在了朱毅的身後,

這些岔路之中都有著淡淡的薄霧,而且薄霧之中隱隱有著一絲腐臭的味道,看來這裡的陰屍不少,朱毅此時雙目之中閃耀著光芒,將整個路都看得一清二楚,

這裡的陰屍實力都不算太強,而且一旦有火光,這些陰屍也都會先避讓,有著朱毅在前面開路,很快大家也就習慣了,就和之前一樣,朱毅負責探路和守衛還在昏迷之中的袁菲菲,而林庸和袁聰等人就是負責在朱毅發現了陰屍的下落之後,主動出擊,

所以很快,那長長的通道之中,朱毅的聲音便不斷地響了起來,

「林庸,左前方兩頭,」

「袁聰,在你的背後,」

「林庸,你反應快點好么,剛才那傢伙就快戳到你的後背了,」

林庸一邊當著苦力,一邊罵罵咧咧地道:「你別把人當畜生使行不行,」

朱毅嘿嘿笑了一聲,道:「我可沒說你是畜生,」

這麼一句話就把林庸滿肚子的牢騷給堵了回去,只能夠把所有的怨念都發泄在了那些陰屍的身上,

很快,朱毅等人就穿過了那長長的通道,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處奇異的空間,

「這裡……」朱毅看著面前的景色,有些詫異地張大了嘴巴,「你們確定我們是在山腹之中,」

點點繁星浮現在天空之中,雖然沒有月亮,但是點點星輝灑落下來,顯得這空間還是要比之前稍微光亮了一些,

不過前方的路途朱毅等人依然沒有辦法看清楚,因為在這裡,那層薄霧開始變得濃厚了起來,整個空間的溫度也比之前低了許多,朱毅一行人的隊伍收縮得更小了,顯然,這裡已經進入真靈武仙的洞府深處,如果不小心觸碰到了什麼禁制的話,那倒霉的就是自己幾人了,

突然,一陣令人牙酸的聲音在空間之中響了起來,朱毅等人抬頭一看,數十頭陰屍正從泥土之中爬出,一種腐爛的氣息在空氣之中瀰漫開來,讓人想要作嘔,

「這真靈武仙修鍊的到底是什麼功法,竟然會弄出來這麼多的陰屍,」朱毅皺了皺眉頭,怎麼看這真靈武仙都不是什麼好人啊,正常人哪兒會弄出來這麼多根本沒有辦法看下去的東西,

只有邪修才會有這樣的做法,但是從之前袁聰所說的來看,這真靈武仙似乎並不是邪修啊,,

不待朱毅想得太多,那些陰屍已經向著朱毅等人沖了過來,

「煩死了,」朱毅這會兒也已經有些厭煩這些陰屍了,一波一波的來,每次幾頭或者十幾頭,最多也就是這次了,來了幾十頭,這些陰屍並不難對付,關鍵是時不時冒出來這麼一些,就像是你拉肚子的時候明明感覺自己已經快要清理乾淨了,肚子又咕嚕咕嚕叫起來,這種感覺讓人相當地厭煩,

「你們看好她,我來處理這些傢伙,」朱毅眉頭皺了皺,身子突然一閃,便出現在了那陰屍群之中,

那些陰屍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為什麼會有一個人類突然出現在了他們的隊伍之中,不過他們的腦子也是想不過來那麼多的,他們只能夠依靠著本能,紛紛朝著朱毅沖了過去,

這些陰屍比起傳說中的殭屍來,速度可要快了許多,也沒有那些殭屍那種僵硬的姿態,只是樣子更加噁心了一些,

「滾,」朱毅冷喝一聲,身下立刻有著一道道金紅色的紋路蔓延開來,整個地面有著一個個奇異的圖案浮現,接著一頭頭金紅色的火龍從地底衝出,

那些火龍都是由妖凰涅槃焰所化,十幾頭火龍在這空間之中繞了一圈,立刻就將那些陰屍給焚燒了個乾淨,

這是朱毅將妖凰涅槃焰和冰火五重天里的招式給結合在一起施展的,以前朱毅沒有得到冰獄琉璃骨的時候,如果是以妖凰涅槃焰來催動冰火五重天的話,很容易遭到冰系力量的反噬,但是現在就已經不存在這個問題了,

而且以他現在的實力,一下子催動這麼十幾頭也是輕輕鬆鬆,連放大招都算不上,

「帥氣,」看到朱毅輕輕鬆鬆就把那些陰屍給搞定,甚至連他身周的迷霧都散開了一些,林庸朝著朱毅豎起了大拇指,

「切,少拍馬屁,」朱毅哼了一聲,他只是被這些陰屍給弄得有些煩躁了而已,而且用妖凰涅槃焰是解決這些陰屍最快的手段啊,

「我倒是沒拍馬屁,我只是想問一句,你能不能夠把那些傢伙給繼續一起解決掉,」林庸認真地搖了搖頭,指了指朱毅的身後,

朱毅一回頭,頓時眼睛就瞪大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有著一波陰屍從遠處的濃霧之中鑽了出來,而且這一次一出來就是幾百頭,比起之前來的數量可是多了不少,而且看這情況,還有不少的陰屍在往外面涌動,

「我靠,你就不打算幫忙,」朱毅忍不住向著林庸罵道,看林庸剛才說話那樣子,分明就是想要袖手旁觀,

「不不不,我當然不打算幫忙,剛才在通道之中的時候,你不是也叫的很歡快么,而且您老剛才的姿勢實在是太帥氣了,讓我不得不想多看一會兒,」林庸非常認真地點了點頭,向著朱毅說道,

不僅僅是林庸,就連袁聰等人此時都變得無良了起來,紛紛點頭稱是,各種拍馬屁的話聽得朱毅都快要嘔吐了,

當然,林庸等人並不是真的不講義氣,而是他們也看出來了,朱毅對付這些陰屍是一件並不困難的事情,甚至可以說是比較輕鬆,但是自己幾人上去就不一定了,袁聰的空間秘法還沒有達到操控空間殺敵的地步,要想群戰根本沒有什麼可能,

林庸雖然擅長群戰,但是他是喜歡和人對戰,並不是喜歡和陰屍對戰,要知道這些陰屍最大的一個毛病就是奇臭無比,之前和那些零星的陰屍已經讓林庸快要噁心死了,這會兒這麼多陰屍一起出來,如果還鑽進陰屍堆里,林庸想想都快要吐出來,

雖然林庸還擁有著利用陰影進行攻擊的能力,但是這些陰屍本來就是死物,根本沒有影子,所以交給朱毅來對付是最為明智的選擇,

「你妹啊,」看到這些人這會兒一臉賤賤的表情,朱毅也是終於忍不住爆起了粗口,

「都給我去死去死去死,」

爆粗口歸爆粗口,但是朱毅還是得面對那一大波正在襲來的陰屍,之前對付剛剛那波陰屍的手段又被他給施展了出來,一頭頭火龍在空間之中肆虐,這個時候朱毅也有些慶幸自己的確是異火的掌控者,否則要對付這些傢伙就太麻煩了,

在異火強大的力量面前,這些陰屍都像是飛蛾撲火一般,很快就變成了一個個巨大的火球,在這空間之中跳起了舞蹈,

不過很快,朱毅的眼睛就眯了起來,看著不遠處的一頭陰屍,

其它的陰屍在朱毅的異火之下都已經變成了灰灰,但是這一頭陰屍竟然還在掙扎著,身上有著一道奇異的紅光不斷地閃現著,就像之前的那些陰兵一樣,

「吼,」那陰屍突然一聲嚎叫,身上的妖凰涅槃焰竟然被震散開去,

「這傢伙是變異的吧,」這會兒就算林庸等人也不敢袖手旁觀了,擺出了防禦的姿態,之前那些陰屍都那麼好對付,這會兒這一頭卻展現出了這樣強橫的姿態,而且這頭陰屍身上的紅光,讓林庸和袁聰都想起了之前那些陰兵身上的紅光,

很明顯,這是真靈武仙留下的一種手段,能夠讓這些陰屍變得更加的強大,事實上也是如此,那陰屍身上的燒傷在迅速地癒合起來,同時一根根漆黑的長毛從那陰屍的身上瘋狂地長了出來,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小心,」林庸這會兒也不開玩笑了,而是一步跨出,站到了朱毅的身旁,同時提醒著朱毅,

朱毅白了林庸一眼,道:「那乾脆就交給你了,」

林庸嘿嘿地笑了笑:「之前不是知道你能搞定么,現在交給我,你捨得么,」

朱毅哼了一聲:「我再次聲明,我沒有龍陽之癖,如果你再這樣,信不信我把你的第三條腿給剁了,」

「誒,別啊,我還是處男呢,」

就在林庸回答朱毅的時候,那陰屍也已經再次出手了,這會兒它的指甲已經再長了一截,足足有著四五尺長,就像是十柄長劍一樣生長在了它的手指之上,

「媽的,我最討厭的就是不愛個人衛生的傢伙,而且更重要的是,這傢伙為什麼會盯著我出手,」林庸瘋叫著,身子向後退去,那陰屍的指甲在攻擊的時候,竟然還會再暴漲一截,差點就把林庸的胸口給戳中,嚇得林庸出了一身冷汗,

這陰屍顯然比之前那些雜兵來要強悍許多,鬼知道他的屍毒是不是也會強悍更多,要是連武聖都能夠侵襲的話,那林庸就倒大霉了,

「這傢伙有一絲靈智了,」朱毅突然開口道,

「你怎麼看出來的,」林庸一邊躲著那陰屍的攻擊,一邊向著朱毅有些不解地問道,

「因為他知道打更弱的,而不是找近的,」朱毅非常認真的說道,

「你去死,」林庸有些無語,突然腳下發力,整個身子撞入了那陰屍的懷中,就在他快要觸碰到那陰屍的時候,霸天拳套出現在了他的手上,一道黑色光芒亮起,林庸的雙拳準確地轟在了那陰屍的左右胸膛之上,

殺陰屍,除了打爛頭顱之外,直接破壞掉心臟也是一個可行的辦法,所以林庸才會選擇雙拳出擊,就是為了將對方給徹底地打死,這樣無論對方的心臟在左邊還是在右邊,自己都會將它的胸膛給轟個對穿,

但是讓林庸吃驚的是,一股強大的反震力從那陰屍的胸膛之上傳了出來,林庸竟然只是將那頭陰屍給轟飛了出去,對方的胸膛有著微微的凹陷,但是按照之前對付那些陰屍的經驗,林庸這一下應該是將它的胸膛給轟爛才對, 婚婚欲睡:顧少,輕一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