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擂台下,幾個壯漢一看,紛紛大叫住手,更有人將一塊白毛巾扔向擂台。只是他們的聲音,在人群的吶喊聲中顯得那麼無力。

長發男子咧嘴一笑,說不出的猙獰,身子一動,一腳踢中光頭大漢的下巴,將對方踢到在地,隨後一條腿高高的抬起,然後,重重的落下!砸在被光頭大漢用雙手捂住的喉嚨之上。

一聲脆響,雖然輕微,但是卻讓人群頓時靜了下來。光頭大漢身體不斷抽動,雙眼漸漸泛白,眼看是不行了!wpssss

… ??”下一個!”長發男子舉起雙手吶喊,他的左手不知何時已經完好如初。

“常勝王!常勝王……”隨著長發的聲音落下,人群爆發出了比之剛才還要響的吶喊聲!

幾個大漢狼狽的上了擂台。圍在光頭大漢的屍體旁,臉色難看,其中一人更是撿起地上的白毛巾,大聲的質問著什麼。但是長發男子只是一笑,接過白毛巾,擦了擦汗,又丟在地上。幾個大漢頓時站起,將長發男子圍了起來,幾個黑衣人這時也衝上擂台,大聲的說著什麼,幾個大漢滿臉氣憤。最終卻無奈的將光頭大漢的屍體抬下擂台。

“這個長發,好狠的心,對方既然已經認輸。居然還要趕盡殺絕!”聶凡緊緊盯住擂台上的長發男子,目不轉睛。他雖然不知道擂台上的規矩,但是知道有一方扔出了白毛巾就代表認輸,光頭大漢一方明顯是認輸了,而長發明明知道,卻不理睬,直接殺掉了已經無法反抗的對手,這種行為怪不得讓光頭一方氣憤無比!

“你的任務來了,去上擂台吧,拿下那長發男子!現在還覺得不變身能夠擺平嗎?”海藍轉過頭,饒有興緻的看著聶凡。

聶凡一臉凝重,沉默了片刻,慎重的說道:”如果這長發沒有別的招了,我應該能拿下他!”聶凡看的仔細,這長發男子力量沒有多大,無非就是速度很快,尤其是最後的兩個爆發,速度簡直快到無與倫比,連聶凡都沒有看清!不過聶凡現在身體里的真氣比之兩個月前更加強大,而且已經能在全身遊走,一旦動用全部真氣,聶凡覺得自己速度不一定比長發男子慢。

“我提醒你一下,這長發男子不是人!”

“我知道,從他的手段上我也能看出長發男沒有人性,脫離了人的範疇??!”

“我說的是真的,他不是人,是吸血鬼!”

聶凡看著一臉認真的海藍,不敢置通道:”真的?”

“我騙過你嗎?這長發男子的對手沒有一個能夠活命,而且他在的地方總有女性失蹤,我們的人跟蹤了他很久才發現那些失蹤的女性都被這男子吸血致死!”海藍滿臉的認真。私來庄血。

聶凡點了點頭,表示相信,既然他這樣的異能者都能夠出現,那麼西方傳說中的吸血鬼當然也能夠出現,不過聶凡奇怪的是,這個吸血鬼居然是個東方人,而且也算很英俊,不是說吸血鬼都是很英俊優雅的嗎?

“不過你放心,在這麼多人面前,他是不敢變成吸血鬼的,你只要注意點,完全能夠抵擋住!”海藍給聶凡打了一劑鎮定劑。

聶凡點了點頭,也不多說,在眾人詫異的眼神中走向擂台,隨著聶凡走上擂台,圍觀的人群寂靜了一下之後,爆發出更高的呼聲,不過他們喊的全部是讓聶凡滾下台,或者是讓長發青年動手打死聶凡!

聶凡好奇的打量著長發男子,對於傳說中的吸血鬼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小子,你會為你的輕視付出生命!”長發男子伸出舌頭舔了舔乾燥的嘴唇,聶凡的態度讓他感覺不爽。

“來吧!”聶凡深吸一口氣,身子一動,率先發起攻擊。

聶凡一動手,身體里的真氣便開始運行,使得聶凡無論是在敏捷性和力量上都不輸於長發男子,聶凡心中明白對方的底細,所以也不想多做無用功,一開始就拿出了全部本事。

在真氣的幫助下,聶凡的實力大幅度提升,長發男子根本無力反擊,便被聶凡打倒在地!

長發男子一倒地,整個場中頓時靜了下來,誰也沒想到看上去體型瘦弱的聶凡居然能夠打倒長發男子。

“看樣子,吸血鬼該拚命了!”聶凡歪著頭,看向慢慢爬起來的長發男子,繃緊了身體,這吸血鬼不出意料,應該要爆發了!

長發男子緩緩站起,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用聶凡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黑暗世界的獵人嗎?!多管閑事的傢伙!記住我的名字,方寒!”

一頭長發的方寒站在擂台之上舒展起筋骨,隨著他的動作,他的身體里不斷有異響傳出。

聶凡握緊拳頭,等待著方寒的反擊,身體里的真氣也比平時運轉的更快,聶凡已經準備好了!

“不陪你們這些獵人玩了!再見!”方寒詭異的一笑,身體向後一跳,跳下擂台,居然逃跑了。聶凡愣愣的看著,一時間有些不知該做何反應!

“快追!”

海藍叫了一聲,率先追了出去,聶凡這才如夢方醒,也跟著跳下擂台,追了出去。

三人的速度都很快,衝出倉庫后猶如三道閃電,劃破黑夜,不斷追逐著。方寒在最前方,此時的他速度快如閃電,不斷飛躍著,雙腿一動,便竄出七八米的距離!海藍跟在其後,一雙玉腿不動,但是腳下卻有著潔白的冰蓮帶著她滑行,再往後就是聶凡,他既不飛躍也不滑行,只和正常跑步一樣,但是速度也是極快!

三人你追我趕,只是片刻,便不知追到了什麼地方,率先堅持不住的是聶凡,他身體里的真氣在如此劇烈的消耗下,已經消耗殆盡,有心化身成李知秋繼續追趕,但是想了想,最終還是決定算了,有海藍在,那叫做方寒的吸血鬼估計也翻不出什麼大浪。

真氣耗盡,聶凡索性停了下來,一屁股坐在路邊,養著頭看向夜空自語道:”這裡的夜空與家裡的不一樣,家裡的夜空雖然黑暗,但是卻有著星星。”

h市夜晚的天空很沉,沒有雲彩,沒有星星,有的只是一顆月亮,散發出淡淡的光輝,此刻的聶凡居然有些想念自己以前的生活,或許平平凡凡一輩子也是一件挺幸福的生活。

… vqrrrrr聶凡坐了一會,便接到海藍打來的電話,海藍跟丟了。方寒在夜晚簡直如鬼魅一般,最後變回吸血鬼真身的時候,海藍就徹底跟丟了!海藍表示要去另一個地方繼續調查,讓聶凡先回去。聶凡欣然答應。

“對了!我回哪去啊?”掛了電話,聶凡才想起這個問題來,他在這裡的家,海藍根本沒帶他過去!這大半夜的讓他去哪啊?

又坐了一會,聶凡嘆了口氣,站起身來,朝著來時的路走回去。

遠處,忽然亮起兩盞燈光。汽車的轟鳴聲漸漸的傳來,聶凡站在路邊,看著一輛黑色的越野吉普呼嘯而過。

誰知那吉普車開出去沒有多遠。忽然停了下來,居然慢慢的倒了回來。

“咦?這車怎麼倒回來了?難道看出只有我一個人。想要攔路搶劫?”聶凡呲牙,這種狗血的事情可千萬不要讓他碰到,他累了一晚上,現在只想好好的休息。

車子退到聶凡的身邊,兩個壯漢從車上跳了下來,聶凡靜靜的看著,眼中有一絲光芒閃過,如果真遇上攔路虎了,他也會讓這虎變成病貓!

“你是剛才上擂台的那人吧,真是謝謝了,謝謝你幫我們大哥報仇!”那兩大漢下車之後,仔細打量了一下聶凡,忽然就冒出了這麼一句。

“啊?是你們啊。”聶凡這才發現這兩大漢就是在擂台上被吸血鬼方寒殺死的光頭大漢的兄弟。

認清了對方之後,後面的事情就變得簡單多了,在聶凡表明自己現在不知道要去哪之後,兩位大漢熱情的邀請聶凡去他們那休息一晚,聶凡自然也不怕幾人想要謀害自己,所以欣然同意,跟著兩大漢上了吉普車。

“聶兄弟,看不出你年齡不大,一身功夫卻這麼好!”在車上,幾人聊了聊天,對於自己的名字,聶凡覺得沒有要隱藏的必要。

“從小就練,也就這樣。”聶凡的回答的不清不楚,對於這種事,他總不能坦白的告訴對方吧。幸好這幾人也明白這種事不能深究,索性聊起了別的。

幾人聊了一會,吉普車已經停在了郊區的一棟三層小樓面前,聶凡跟著幾人下車,在小樓里又遇見了幾個大漢,互相介紹了幾句,聶凡就以很累了為借口,找了一個房間躲了進去。

夜更沉了,習習的晚風吹過,站在陽台上的聶凡閉上了眼睛。

“聶兄弟,看你樣子好像第一次來h市啊?”周龍拿著兩罐啤酒,慢慢的走了過來。

聶凡睜開眼睛,伸手接過啤酒,輕輕的喝了一口,笑道:”是啊,來上大學。”

“上大學?上大學好啊!”周龍感嘆了一聲,將手中的啤酒一口喝盡,招呼了一聲聶凡,轉身離去。

喝了口手中的啤酒,聶凡沉默了,一路上他的話雖然不多,但是已經把這幾人的底細摸的差不多了,就像剛才進來的周龍,他就是這群人中的老大,比死去的光頭大漢地位還要高,只是今天的比賽,他也沒有想到光頭會付出生命。這些人,沒有什麼文化,大多也都是年輕的時候坐過牢,如今出獄了,誰肯雇這種坐過牢還沒有什麼文化的員工?為了填飽肚子,周龍帶著他們打起了黑拳,雖然生活的不容易,但是終究能過下去。

異世邪妃 “人的一生,到底在追求些什麼?”聶凡一仰頭,將手中的啤酒喝盡,最近一段時間,他的生活真的變化的太大,讓他有了些迷茫。

喝完啤酒,聶凡也不願多想,一頭倒在床上,閉上眼睛好好休息起來。

“叮鈴鈴……”

一陣手機鈴聲響起,聶凡睡眼惺忪的掏出手機。

“喂?”

“聶凡,我是海藍,你現在在哪?”

“在外面呢,怎麼了?”

“快去中心大學報道,今天是你上大學的第一天!”

“什麼!”聶凡一下子坐起,吃驚的大喊道。他也是昨天才來到h市,怎麼今天就要報道上學,時間趕得太緊了吧。

“聶兄弟,怎麼了?”周龍就在聶凡的隔壁,聽到聶凡大叫,連忙推門進來。

聶凡抓了抓頭髮,不好意思道:”周哥,你知不知道中心大學在什麼地方,我今天要報道上學的。”

周龍也吃了一驚,叫道:”中心大學離我們這可是有些遠了,不如我們送聶兄弟去吧!”

聶凡點頭道:”那謝謝了。”

“謝什麼謝,上大學這可是大事,我們這幾個兄弟要有人上過大學,也不至於淪落到如此的地步。”周龍感概道。

聶凡也顧不得許多,稀里糊塗的就跟著周龍上了車,周龍幾人也十分急忙的上車,搞的好像是他們上學一樣。

中心大學,在h市也是一座十分出名的大學,雖然建立的時間尚短,但是師資雄厚,各種設施一應俱全,吸引了全國許多的高校學子前來。

今天中心大學的校門口,車來車往,人流如潮,來自全國各地的新生匯聚一堂,老生們也在忙著看熱鬧,發現有漂亮的學妹出現就去搭個訕,沒有的話,就聚在一起討論著這一屆的新生。

“我去,你看那小子,長得和豬八戒他大姨夫是的,還吃!關鍵是有錢,坐賓士來的,後面還跟著兩女的。”

“那小妞一看就是黑木耳,打扮的這麼清純,卻坐一老頭的車過來,肯定是乾爹!”

“說不定是親爹呢?”

“滾犢子,那老頭都來尼瑪六七次了,每次都換一個女的,他有這麼多親閨女啊!”

“別吵吵了,看那邊!大場面!”

遠處,兩輛越野吉普正咆哮著開了過來,驚的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愣,紛紛尖叫著四處躲藏,那倆車開的太快了,距離眾人不足百米居然也不減速,這是要出事故啊!

“嘎吱!”

一聲刺耳的摩擦聲響起,兩輛車俱都是同時剎車,車輪與地面摩擦留下常常的黑印,兩車滑行了幾米,終於停了下來。吉普車前,一輛奧迪車內的男青年正嚇的渾身哆嗦,剛才吉普車直接沖著他而來,他還以為要撞上了呢。

“他媽怎麼開的車啊,是不是找死,你他……”男青年一下車,就開口大罵,但是罵到一半,忽然就閉上了嘴巴。

兩輛吉普車的車門打開,幾個大漢從車裡走下來,這些大漢一臉的兇悍,渾身肌肉緊繃,身上更有著大量的紋身,渾身上下透露出一股兇殘,一看就不是好人!幾個大漢一下車,不但讓那男青年閉嘴不敢再說什麼,就連校門口的其他人也都閉上了嘴巴,有的人甚至偷偷摸摸的掏出電話,看樣子是準備報警,校門的保安也愣愣的站著,不敢上前。

“周哥,你不用開這麼快的,時間上還來的及!”聶凡跳下車,對在車上的周龍叫道。

一下車,聶凡就感覺有些不對,太寂靜了,周圍所有人似乎都看著他這邊,聶凡轉頭,看了一眼幾位大漢,心裡明白了,不自覺的笑了一下。

“周哥,謝了!”聶凡再次對車上的周龍表示感謝,周龍也只是笑笑,招呼了幾位大漢,開車離去了。

隨著周龍幾人開車吉普車離去,校門口的眾人才恢復了常態,但是人人看向聶凡的眼光中都充滿了戒備,被人這麼送來的主,家裡肯定是社會的!而且是那種能量很大的那種!

聶凡對此只能報以苦笑,隨手拉住一位男生,禮貌的問道:”這位同學,對不起,我是新生,請問去哪報道啊?”

被聶凡拉住的男生,一臉快要哭了的表情,唯唯諾諾的答道:”大ぺ大哥,我也是新生,我不知道,你別打我啊!我真的不知道!”

聶凡尷尬的一鬆手,那男生像劫後餘生一樣,撒腿就跑。

“這位同學z請問……”聶凡低聲下氣的問道。

“我不知道!”被問的人一副被打了的樣子,搖了搖頭跑開了。

聶凡嘴角抽動了一下,向著幾名老生打扮的人走去,結果那些人一看,也都對看了一眼,紛紛走開了。

聶凡上學的第一天在一種令人尷尬的氣氛中度過,似乎很多人都認定他家裡是社會的,他就是個黑二代,大學一讀完就會接手家裡的生意。聶凡相信,要是在校園裡排一個最不受歡迎的榜單,他一定上榜,而且排名極度靠前!

一直到下午,聶凡才接到了海藍的電話,一番對話之後,聶凡嘆了口氣,直接走向大門外,雖然還沒有到放學的時間,但是聶凡一走到門口,門衛室的保安一看是他,立馬打開了大門,聶凡此刻真的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聶凡出了學校大門,一眼就發現了站在不遠處的海藍,嘆了口氣,便走了過去,道:”你可真不負責任,昨晚就把我丟了,要不是我自己有辦法,今天根本沒法報道!”

聶凡牢騷發完,海藍才微微一笑,道:”你現在不是很好嗎?而且這次給你安排的身份是超級富二代,哪怕你今天不來報道,一樣可以讓你入學,也剛好的符合了你富二代的身份!”

“我不想和你爭了,叫我出來幹嘛?”聶凡問道。私來庄巴。

“帶你去你住的地方,難不成你還想住宿舍嗎?”海藍轉身,進了一旁的一輛紅色小跑車內。

“你這車換的挺快的,什麼時候也給我來一輛?”聶凡進了車,有些不滿,海藍的車幾乎就是幾天一換,自己以後的身份就是個富二代了,怎麼能連輛車也沒有。

… ??聶凡確實很自信,兩個月前,他體內真氣不夠。想要徹底根除葉老的頑疾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才說要等一年之後。但是,計劃趕不上變化,聶凡萬萬沒想到的是會在葉老家的家宴上得到那塊神秘的玉石。這才讓他在兩個多月實力飛速增長。

葉老得到了聶凡肯定的答覆后,也沒有多做疑問,帶著聶凡進了主卧室。

“需不需要我做什麼準備,就這樣治療嗎?”葉老指了指自己,示意是不是需要他脫掉外套。

聶凡擺擺手,搖頭道:”不用!開始吧!”說罷,聶凡腳步一踏,來到葉老身邊。抓起葉老的手腕,雙眼一閉,體內的真氣開始進入葉老的身體。

半分鐘后。聶凡睜開雙眼,雙手迅速在葉老的身體上拍動起來。每一掌落下,都有一股真氣自他的手掌進入葉老的身體。拍了十幾掌之後,轉拍為撫,輕輕的推拿起來。

幾分鐘后,聶凡再次在葉老的身體上重重一拍,隨後退了開來。反觀葉老臉上已經變得潮紅一片,隨著聶凡最後一掌拍下,張嘴吐出一口混氣。

聶凡在上次為葉老治療的時候,就已經幫葉老將體內的大部分淤血排除,所以這一次葉老倒是沒有像上次那樣一張嘴就噴出一口黑血。

“小友真是令人驚奇啊!上次一番治療,小友還是虛弱的不成樣子,現在卻像個沒事人一樣!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良久,葉老才輕輕開口,臉色也恢復了正常,整個人感覺輕鬆不少。

聶凡笑道:”也沒有什麼,上次畢竟是第一次,有許多地方白費了力氣,這次也算的是熟門熟路了,所以省了不少力氣!”

葉老深吸一口氣,臉上露出歡愉,道:”還真是不一樣了,整個人從來沒有這麼好過!這該讓我如何謝你啊!”

“謝我就不用了,本來幫葉老您治療,我也沒有想過要什麼感謝。”聶凡打量了幾眼葉老,看到葉老確實變的比以往更好,輕輕的鬆了口氣,剛才的治療,看似簡單,但是卻費了不少真氣,聶凡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一次解決,如今看到葉老的樣子,卻讓他舒心不少。

“小友既然不要求我感謝,我也不多說什麼了,只是元國那小子這些確實賺到了,看來這棟小區的第二期還真要被他拿下了,呵呵……”葉老也看出聶凡其實不是為了得到好處而做的這些,自然也不願在這方面多做糾結,日後要是聶凡需要什麼幫助,他絕對會毫不猶豫的伸出手。

兩人回到客廳,又聊了一會,聶凡起身告辭,葉老卻惋惜道:”小友不多呆一會,我還有一些事想要和小友聊聊。”

“這都是小事,葉老如果想聊天,改天有空我會來看望葉老的!”聶凡笑道。

“既然如此,我叫人送小友回去吧!”葉老拿出電話,就欲找司機送聶凡回去,卻被聶凡打斷:”不用了,我認得回去的路,我下午還有課,先走了葉老!”

兩人又聊了幾句,聶凡轉身下了樓,葉老一個人站在客廳里,拿起電話打給自己的孫女葉靜雅,他大病以愈這種事,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個一直對自己很孝順的孫女。

聶凡走出小區就有些後悔,他嘴上說認識路,到了小區外才發現,自己哪裡認得,h市他也是剛來沒多久,不過幸好這世界上有樣東西叫做計程車,幫他解決了這個問題。

隨手招來一輛計程車,報了中心大學的名字,聶凡便閉上眼睛,閉目養神起來,剛剛治療葉老的時候,他體內的真氣雖然沒有完全消耗乾淨,但是也消耗了大半,他需要及時修鍊,補充真氣。

計程車行駛了幾分鐘后,忽然在一條公路上停了下來,聶凡感覺到異樣,睜開眼睛,問道:”怎麼了?”

司機是一位胖胖的中年人,聽到聶凡問話,解釋道:”前面堵車了,也不知道是什麼狀況,我幫你問問。”司機打開隨車的對講機,開始詢問起來。

“老王,前面怎麼回事啊?怎麼堵車了?”

“唉!你別提了,剛才發生車禍了,一輛小金杯與一輛小跑相撞了!小跑翻了,油流了滿地,也不知道會不會爆炸,沒人敢靠近呢!”

司機用的對講機聲音很大,聶凡將二人的對話聽的一清二楚,聽到是發生了車禍,便問道:”沒人靠近,車裡有人嗎?”

“有人,但是好像被卡住了,出不來,誰也不敢上前去救啊,誰知道會不會爆炸啊!只能等警察過來了,也不知道還來得急嗎,唉!” 喲,好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