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話音一落,王天一口精氣噴到十二都天魔煞大陣上邊,手捏法印,不斷打出,只見巫文閃耀,十二面旗子旋轉更加快捷起來。同時無盡大地濁氣居然直接穿過外邊的先天葵水大陣滾滾而來。至於那魔氣到被先天大陣阻擋住了。這裡邊不太好吸收魔氣濁氣,王天運用十二都天魔煞大陣,才會有點吃力。

不然憑藉王天現在的修為,加上這十二都天魔煞大陣,就是燃燈他們這樣的攻擊幾乎就是沒用。等到大地濁氣的補充,十二祖巫,戰鬥力越來越強橫,堪堪擋住了那些妖聖的攻擊。同時雲霄,碧霄都是出手了,混元金斗,金蛟剪直接飛射出去,向著那些妖聖攻擊過去。 混元金斗,金蛟剪都是了不得的先天法寶。混元金斗為先天至寶,雖然不如聖人的那些先天至寶,也是不凡,金蛟剪為頂級先天靈寶,攻擊力強悍,不亞於一般先天至寶。這兩樣法寶轟擊出去,立刻形勢大變。

這一次雲霄可是下殺手了,畢竟現在來看燃燈指揮下,形成的萬妖大陣,有擊破王天現在十二都天魔煞大陣的可能。若是陣法被破,他們都有身損的危險。只見混元金斗,金光閃爍,那些妖聖練成一氣,形成的光罩,居然被混元金斗一刷就開。

金斗進去就是想著裡邊布置陣法的妖聖刷去。同時金蛟剪順著那混元金斗刷開的縫隙絞殺過去。瞬間就是擊殺一個妖聖,就是那萬妖大陣的變化都是一頓。混元金斗乘機金光刷出,立刻有妖聖被混元金斗收取。

同時十二祖巫,咆哮著發動最大攻擊,隱隱間十二道魔氣,濁氣合一,祖巫法相居然全部進入其中,瞬間化成一個巨漢的虛形,手持巨斧,那虛影一現,頓時一股強大無邊的威壓出現。

一股蒼涼悠遠的氣息發出,所有人,除了燃燈,就是王天都有一種說不盡的悲哀,彷彿面對遠古血脈老祖。一股臣服,尊敬敬仰等等感情湧現出來。若不是大家修為高深。意志堅定,恐怕都要跪下了。

燃燈臉上神色百變,怎麼會這樣,居然凝聚出來盤古虛影。這戰鬥沒法打下去了。要知道洪荒萬物大多數都是和盤古有關,除非修鍊到准聖大圓滿。只要盤古身影一現,萬物臣服。

這劇烈的戰鬥隨著這虛影出現,立刻詭異的停頓下來。燃燈冷哼一聲,立刻破開空間離去,王天、多寶等人被他記恨下了。若是奪得定海神珠,燃燈立刻可以恢復大半實力進入准聖大圓滿的地步。可惜這一切都被趙公明和王天他們破壞掉了。

這時王天感覺到不對了,噴出一部分精氣激發這十二都天魔煞大陣,在沒有領悟第三層十二都天魔煞大陣的奧義的時候,提前激發盤古虛影出來。不過盤古虛影一出現,王天就有一種感覺,彷彿冥冥中什麼意志進入盤古虛影,這一瞬間盤古虛影居然不受王天的控制。

就在這時十二都天魔煞旗開始顫動起來,彷彿冥冥中有什麼召喚一樣,王天拼盡全力都是不能壓制。就在這時十二都天魔煞旗猛然間脫離王天的控制,破開空間消失無蹤。十二都天魔煞大陣,可是伴隨王天幾百年的法寶,一路以來除了烈山鼎,不知道為王天擋住多少殺招。

王天嘆息一聲,不是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乾坤圖如此,十二都天魔煞旗也是如此。就不知道被誰召喚去了。 強婚99次:墨少,寵上天 如今王天又是少了一樣底牌。不過王天終於明悟,修鍊全部要靠自己。這些都是身外物。

盤古虛影十二都天魔煞旗消失半天,所有人都還沉迷於那盤古虛影造成的驚駭之中。就在這時,趙公明身上氣勢大盛,頭頂冒出一畝慶雲,慶雲之中三朵青色蓮花浮浮沉沉。裡邊二十四顆定海神珠浮浮沉沉。

顯然已經被趙公明祭練完全。這股氣息驚醒了所有人,黑蛟,水蛇一愣之下,搖搖頭,向著廣場以外走去。燃燈走掉,他們沒有奪取二十四顆定海神珠的機會了。其他妖聖猶豫一下,也是緩慢離開。不提王天這邊,且說那十二都天魔煞旗,凝聚出來盤古虛影,所有聖人都是一愣。

三清更是臉色變了一變,一陣掐算,什麼都是模糊不清,彷彿天機更是絮亂起來。糾纏不清。都天魔煞旗這時化成一道黑光,直接破開空間向著六道輪迴而去。六道輪迴裡邊,光芒閃耀一個身穿潢色衣衫,美麗無比,聖潔無比,眼中一副慈悲的女子出現。

右手一招,那都天魔煞旗就是來到他的手上。撫摸著旗子,這女子心神彷彿又是回到遙遠的太古、上古、遠古。半響女子收回心神,吶吶說道:「沒有想到,還有人能夠獲得我們十二個人的傳承,煉製出來純正的都天魔煞旗。各位哥哥,你們終於有機會回來了。我後土終於有機會出世了。天道哈哈哈!」

半響,後土笑聲才停了下來,手臂一揮,這大旗立刻飛射出去,外邊血海波浪翻滾,血腥漫天,魔氣騰騰,就在這時都天魔煞旗化成十二面旗子。猛然進入血海。按照玄妙的位置排列起來,旋轉起來,那滔滔血水,不要錢一樣攝入十二面旗子之中。旗子上邊祖巫的虛影越來越凝實。

血海肉眼可見的縮小。就在這時一聲咆哮:「誰敢奪取我血海精血。」話音一落,一個身穿紅袍,北插雙劍的人出現在血海之上。長相俊美,說不出的妖異。話音剛落,一個女子虛影顯化出來,正是後土虛影。那虛影說道:「是我,冥河,你有什麼不服嗎!」

冥河臉色變了一變:「原來是後土道友,這就罷了,好像這是十二都天魔煞大陣,沒有想到你居然練成了。也罷,希望道友不要過分。你我因果就此了結。」話音一落,冥河立刻落入血海,回歸他的血宮。

臉色變幻不停,一陣掐算,卻又是覺得天機混亂起來,似乎自己掐算後土的打算晦暗不明。心中惱怒起來,還是不行,和後土還是有差距,好在後土不能出六道輪迴,不然就可以知道化身輪迴的後土,能否和聖人一戰。

六道輪迴掌握在後土手中。冥河能夠掌握修羅道,還欠了後土一個天大的因果,這一次因果算是返了。冥河這時覺得一身輕鬆,又是開始修鍊起來。聖人就像一座大山,鞭策這冥河繼續前進,否則被聖人算計怎麼死的都是不知道。

那邊王天他們總算回到三仙島,一回來,王天就是找了一個山洞開始閉關。吸收消化那水母老祖的玉簡記載的東西。靈識進入那玉簡之中,一個大大的大道符文水字就是進入王天腦海。

那水字一進入王天腦海,頓時玉簡消失。化成一滴水珠,進入王天體內,王天心神一動,那水滴立刻進入金丹世界,頓時來到小樹身邊,化成融入那先天葵水的河流,彷彿先天葵水都是發生絲絲變化,玄妙無比。就是現在的王天也是看不明白。

同時一股海量的信息湧入王天腦海。無盡水之法則的感悟湧進王天腦海。水憤怒如火,摧毀一切,水為萬物之母,滋養一切,等等無盡水之法則湧現。包含生命法則,毀滅法則等等。彷彿無所不包,無所不含。王天如痴如醉沉謎進去。

修鍊不知道歲月,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王天終於醒了過來。掐指一算,居然一月時間過去。這一瞬間王天終於完全領悟水之法則。明白了水之法則的奧義。大道歸一,任何一種法則修理到極致,都可以演化所有法則。凝聚其他法則返本還源就是混沌之水。

水母老祖居然達到這種程度,離聖人相差恐怕也是不遠。不過最終還是生死道消。王天獲得那信息來看,水母老祖當年何等厲害。不成聖,還是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中。當年她可是先天魔神之一,三族大戰之時,發動成聖的大劫,差點身死道消,僅僅一絲元神跑掉。

從新修鍊,依舊傲視洪荒,除了有頂級先天至寶的幾位,戰鬥力不亞於任何人。可惜沒有鴻蒙紫氣,依舊沒有成聖,在巫妖大劫之時,發動成聖的天劫。就不知道結果如何了。王天估計就是身損了。當年三千聽道者,幾乎個個都是驚艷無比,水母老祖就是看到過數十個三千聽道者被那天劫轟殺。似乎沒有鴻蒙紫氣就是不能成聖。

難怪有那一句,敢問天道,無鴻蒙紫氣可以成聖否。開天至今也不知道多少元會過去。天才妖孽不絕。除了六大聖人,不是死於大劫,就是在天劫下化為飛灰,成聖何其難也。

同時王天還得到一個信息,那二十四顆定海神珠,居然是水母轉世后,收集當年祖龍戰死時候的混沌珠碎片凝聚而成。若是能夠收集九成混沌珠殘片,就能重新凝聚出來混沌珠。那可是相當於頂級先天至寶的玩意。

王天萬萬沒有料到,大名鼎鼎的混沌珠,就是祖龍龍珠。就在王天感嘆的時候,這時多寶的聲音傳了進來:「王天道友,老師半月後開講大道,時間不早,我們也要出發了。」王天立刻出了山洞,趙公明他們,都是早已經聚集一起,就等王天前來,就一起出發。

王天一到,幾人立刻離開三仙島,向著金鱉島的方向飛去。這三仙島離金鱉島不遠,王天他們全力瞬移半天就是可以到達。不過顯然多寶他們並沒有急著趕路的意思,一路慢慢悠悠腳踏祥雲的飛行而去。

多寶可是感嘆萬分,回到三仙島,就把王天來到一路發生的事情,傳遞給通天教主。一月以來毫無反應,這會兒教主居然敲響大鐘,重開道場講道。要知道金鱉島的規矩那可是千年講道四十九天。萬年講道三百年。沒有想到,離上次講道僅僅過去三百年。為了王天,通天教主又要講道了。

一路上,王天覺得彷彿很多人得到通知,一個個長相奇怪的妖族,水族。修仙者,或者駕雲,或者騎著坐騎,或者御氣、或者駕馭法寶,等等各種手段齊施。向著金鱉島趕去。這一路這些人彷彿幾乎都是認識多寶他們,一路招呼不斷。越是靠近金鱉島,遇上的就是越多。

到最後到處都是人影,妖氣漫天,仙氣縈繞,甚至有魔氣等等。彷彿什麼修鍊者都是趕來了。半月後,王天他們總算趕到金鱉島,這金鱉島氣勢不凡。

只見煙霞凝瑞靄,日月吐祥光。老柏青青與山嵐,似秋水長天一色;野卉緋緋同朝霞,如碧桃丹杏齊芳。彩色盤旋,儘是道德光華飛紫霧;香煙縹緲,皆從先天無極吐清芬。仙桃仙果,顆顆恍若金丹;綠楊綠柳,條條渾如玉線。時聞黃鶴鳴皋,每見青鸞翔舞。紅塵絕跡,無非是仙子仙童來往。 金鱉島看起來就是億萬方圓,山門旁邊一塊巨大岩石上邊,就是書寫著三個字,金鱉島,這字和巫文,妖文一樣,不需要認識字,一看就能明白其中意思,更厲害的是一看那字,王天就覺得心神被那字吸收進去。

彷彿間無盡大道就在字中演化,就在這時耳邊傳來多寶的聲音:「醒醒!」這聲音震耳震耳欲聾,又彷彿洪鐘大呂,直接就是驚醒了沉迷之中的王天。這一驚醒過來,王天就是覺得疲勞無比。就是真靈都是萎靡起來。

這時多寶說道:「那三字是老師書寫,不到准聖大圓滿最好不要參悟其中大道。當初我突破准聖參悟一回,差點元神碎裂。若不是老師出手,早就身損了。」王天一愣,倒吸一口涼氣。聖人就是聖人,就是隨便寫幾個字都是禁受不起。

這時後山門邊已經聚集大量聽道之人。不過一個個恭恭敬敬站立哪裡,不敢前行。這山門說是山門,不過就是立著一塊大碑。上邊寫著聽道場。王天在多寶他們的帶領下,輕鬆進入其中。

進入金鱉島,就是一個巨大廣場顯現出來,方圓萬里,萬里之外就是一個山壁,山壁挺拔,顯出淡青色,彷彿鏡面一樣。最下邊一個蒲團,那山壁上邊彷彿一個人的背影映照出來。就是那背影看起來也給人一股玄之又玄的感覺。

想來就是幾十萬年講道,通天教主留下的身影。 夫君是條龍 就在這時光芒一閃,兩個道童出現在那蒲團兩邊,這兩個道童,王天靈識掃描過去,都是發現居然是兩個大羅巔峰的高手。他們一現身,其中一個道童,大聲喝道:「老師講道,聽道者入場!」

話音一落,不知道哪裡傳來鐘鼓齊鳴的聲音,接著整個金鱉島天降金花,地涌金蓮。五行之氣衝天而起,霞光萬丈,瑞氣千條。就在這時那些多多金花落到地上就是形成密密麻麻的蒲團。

第一排僅僅就是十三個蒲團,後邊每多一排就是多了一些蒲團。同時光芒閃爍間,通天教主的正式弟子,都是顯化身形出來,直接出現在那蒲團之上。正是金光聖母、龜靈聖母、長耳定光仙、烏雲仙、金光仙,靈牙仙和火靈聖母、無當聖母、羽翼仙加上多寶、三霄等人,正好十三個弟子。

多寶這時對著王天說道:「第一排的都是老師的親傳弟子。包括我們一共十三個,其他的就是記名弟子。王道友修為不弱,我看就坐第二排左首的位置。你只要顯示出來修為,沒人給你搶位置的。家師就要出來了。我也要到位置上邊取了。」

話音一落,光芒一閃,多寶幾人出現在他們的位置上邊。按照位置排列多寶第一,無當第二、龜靈第三,金光第四、火靈第五,接著就是雲烏雲仙、趙公明,三霄,長耳定光仙、靈牙仙等等。

王天也是身形一晃,就是來到第二排首位坐下,剛好王天坐定,光芒閃耀間,外邊的弟子都是進來了,一個長相威猛的大漢飛射過來,來到王天面前一愣,看看王天的修為,就在第二個位置上邊坐下。這時問道:「道兄修為高明,不知道在哪裡修行,在下虯首仙有理了!」

王天一愣,虯首仙不是通天教主的正式弟子嗎,現在怎麼還坐在第二排,真靈掃描過去,卻是大羅中期的高手。王天淡淡一笑說道:「道友有理,吾乃大夏王天!」就在王天說話間,多寶等人整理一下衣冠。

這才領先站立起來,頓時聽道的數萬人都是跟著站立起來。多寶大聲說道:「恭迎老師駕臨!」話音一落,數萬人,加上不能走進山門的數十萬修鍊者都是大聲喝道:「恭迎老師!」

聲勢衝天,就是高空雲彩都在這聲音面前轟散開來。就在同時王天都是沒有發覺。什麼時候那兩個童子之間,多了一個人影。身穿青色衣衫。盤坐哪裡。他一出現,就彷彿是恆古的大道顯化出來。他就是天,他就地,他就是天地大道。

一看到他,一個個都是彷彿覺得領悟無窮大道,心中發出無窮歡喜。明明看清楚模樣,彷彿轉眼間又是忘記。一股玄妙的感覺湧上心頭。他一出現,立刻鴉雀無聲,大家恭恭敬敬一禮,這才盤膝坐下。

那人正是通天教主,這時說道:「今天開講大道,有緣者皆可來聽!道為天地之母!」接著那通天就是開始講道起來,語音平平,虛無縹緲般發出,立刻又是天降金花地涌金蓮,那通天教主頭頂出現一畝慶雲,慶雲之中,無窮大道演化出來。

每一個聲音,每一個字元,每一朵金花,金蓮,彷彿都是天地大道。王天猛然覺得,面前儘是大道符文閃現,天地法則涌動。不知不覺就是開始吸收,沉迷進去。這一成謎進去,王天就是不知道時間。

迷迷糊糊,似睡非睡,似醒非醒,彷彿明白什麼似的,又好像什麼都是不明白。就是迷迷糊糊之間,頭頂冒出一畝慶雲,慶雲之中,王天真靈顯化出來,懷抱一個葫蘆。金花,金蓮不斷吸收過來,那真靈眉心的世界本源越來越凝實起來。

彷彿間王天看到盤古開天,世界法則形成,又似乎來到鴻蒙時代,看到大道顯化。不知道過了多久,一聲清脆的鐘鳴,才把王天驚醒過來。靈識一掃瞄,王天就是大喜起來。這聖人講道就是不一樣。不知不覺世界本源全部都是凝聚出來。不知不覺已經達到聖武層次。

就在同時,王天猛然發現金丹世界已經達到億萬萬里大大小,一股莫名信息從金丹世界傳遞出來。小千世界。世界本源完全凝聚,金丹時間全部完善,這金丹世界就是達到小千世界的標準。王天進入聖武初期。

後邊就是中千世界,大千世界,洪荒世界。王天都不知道這世界如此進化,算那一級高手了。更讓王天驚喜的是,小樹居然化形而出了。在金丹世界繼續盤膝修鍊著,不過看他的本體依舊存在,王天也不知道小樹怎麼化形的。

聖人道場就是不一樣,居然沒有天劫降落。就在這時傳來通天虛無縹緲的聲音說道:「這次講道,到此為止,金鱉島關閉萬年,萬年之後再次講道,有緣者皆可來聽!」話音一落,那蒲團上邊的人影就是消失無蹤。

就連王天都不知道怎麼消失的。睜開眼睛,這才看到很多人對王天怒目而視。王天覺得有點奇怪,似乎自己沒有招惹其他人吧。就在這時多寶走了過來,對著王天說道:「王天道友,老師有請!」

王天站立起來跟著多寶而去,不久就是來到一個山洞之外,這時多寶大聲說道:「老師,弟子帶著王天來了!」「進來吧!」話音一落,王天就是跟著多寶走入山洞之內。這山洞無光自亮。

通天教主就是坐在一個蒲團之上,這會兒王天總算看清楚通天的樣貌,看起來二十來歲的樣子,一襲青袍,英俊無比,一股孤傲的樣子。一舉一動似乎都是天地大道。這時眼中神光射出,盯住王天。

王天頓時覺得好像剝光衣衫一樣,什麼秘密都是藏不住。一股淡淡的威壓壓了過來,王天都有一種就要站立不住的感覺。半響通天教主收回神光,這才說道:「你是應劫之人,也不是應劫之人,也罷既然來聽道,就和截教有緣,我也祝你一臂之力。」

話音一落,一指點出,一股紅色的先天殺機飛射過來,立刻進入斬仙飛刀之內,瞬間斬仙飛刀,壯大不少,光芒一閃,居然立刻轉後天殺機為先天殺機,瞬間大成。就是斬仙葫蘆,瞬間也是進入上品先天靈寶的層次。

這時通天教主又是說道:「你我無師徒之緣,大劫即將開啟,本座給了你好處,大劫之中,本座親傳弟子遇上你,不可傷他們的性命。無事就退下吧!」這話一出,王天想抱通天大腿的想法立刻平破滅。

不過好不容易遇上通天,王天哪裡肯這樣放過,立刻說道:「聖人老爺且慢,我有要事奉告。」通天微微一愣,王天一發話似乎通天心中就湧起一股感覺。王天說的事情於截教大有好處。掐算一下,卻又是掐算不清楚。

立刻對著多寶說道:「多寶,你下去,我和王天好好談談!」多寶有恭恭敬敬一禮,這才離開。這時通天教主說道:「你有什麼事情就說吧。」王天心神一動右手靈氣匯聚過來,立刻形成一個光球。

這時說道:「教主是否能夠遮掩天機,不要天道發現!」通天眉頭一鄒,大袖一揮,猛然間,王天就是覺得景色變幻,瞬間就是來到混沌之中,不過通天教主全身發出青光,罩住王天,在這裡王天也是沒有受到絲毫傷害。

這時通天教主說道:「這是洪荒混沌空間,就是天道都不能監視。有什麼事情,你就說吧!」王天這才右手放開,光球飛射出來,化成一副光幕。正是那封神時期的事情。不過像電影一般展示出來。

通天教主越看,越是眉頭緊鄒。不停掐算起來。不久光幕消失,通天教主依舊神色不變,看不出高興還是憤怒。半響才說道:「沒有想到你掐算天機如此厲害。下一劫都是掐算出來了。不過你不是聖人,不明白。那樣的結果也許不差。

不過也不是我想看到的結果。洪荒開闢以來,三族大戰過後,巫妖大劫也好,三皇大劫也好。都是內鬥。天地萬物都是盤古所化,因此無論誰與誰斗,都是內鬥。這就是洪荒的悲哀。

還有等你到了一定層次就會明白。天地萬物都不會死亡。萬世輪迴,今天是妖,明天就是人。這些都是不重要。我只想知道沒用鴻蒙紫氣是否能夠成聖,有那樣潛力的弟子絕對不會讓他們算計。知道這些,算本座欠你一個人情,你需要什麼?」

王天考慮一下說道:「通天聖人,不知道是否能夠拜你為師?」通天教主搖搖頭說道:「無緣就是無緣,截教雖然萬仙來潮,本座承認的弟子也僅僅有十多個,最終不會超過二十個。不包括你。另外提一個條件!」

王天鬱悶了,人家穿越,那些聖人不是哭著喊著收徒弟嗎。再說王天也是看過,截教弟子比自己戰鬥力強橫的幾乎沒有。自己就是一個修鍊天才,怎麼通天就是不答應。

看著王天鬱悶的目光,通天教主說道:「所謂緣分就是因果。我欠他們師徒因果,他們就是和我有緣。我與你現在也是有因果,不過不是師徒因果。你的想法本座知道,這次大劫不會讓你損落!」

王天大吃一驚,自己的想法,通天教主就是怎麼知道了,難道他能夠掐算出來了。王天忍不住脫口而出,說道:「教主,不是說沒人能夠掐算我的過去未來嗎,你怎麼知道?」

通天終於萬年不變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這時說道:「我都是活了億萬年,怎麼會看不出你的想法。弄不好你就是那個先天魔神轉世。說不定比我還古老。等到你修鍊到准聖大圓滿,萬世輪迴覺醒就明白了。對了九州大陸好像有事情發生,你也該回去了。」話音一落,大袖一揮,王天只覺得一陣變幻,等到穩住身形,卻又是來到那聽道的廣場之上。 王天落到廣場,就是發現多寶站在王天身邊,這時對著王天說道:「王道友,老師還有幾句話吩咐與你。武修這一劫不可渡過。你自己注意,還有龍鳴龍吟盤山,皇氣加身。若是你不想爭奪皇朝氣運,就不要和龍鳴盤山的勢力作對。否則!

對了九州有大變,你儘快回去吧。最近的路線就是直接撕開九州結界進入。現在你的修為也是夠了。道友後會有期,說不得不久我也要到九州一行,找那應劫之人!」

話音一落多寶身體一晃,就是消失不見。這話王天聽得迷迷糊糊。等等大周文王鳳鳴西岐,結果,武王伐紂。成立大周。龍吟盤山難道又是大商滅掉大夏的預兆。可是那夏桀都是還沒出現。不會這麼快吧!

通天提醒,加上多寶的提醒,王天不由的掐算起來,看看出了什麼事情。一陣掐算,猛然間,王天明白了。卻原來王天聽道又是三百年,加起來千年已經過去。大夏又是發生極大變化。刑天一個招呼打過去。

大夏就是封了王天為秦候,封地十四個郡,也算三品候了。方圓幾千萬里,人口上億,位於許國和梁國之間。定都就是咸陽。王天有點迷糊起來,好像歷史上邊的秦國就是在西北之地崛起。難道自己不小心就變成始皇帝的先祖了。

鬱悶一下,這先祖不當也罷。大夏滅亡,還有大商、大周。誰知道那時候是誰的領地。領地在黃波濤的發展下,進展很大,也算一方諸侯了。同時王天的驃騎將軍的官職居然沒有撤去。

這些年鄭國,天竺,大商又和大夏發生激烈戰鬥,都是軍陣作戰,各種各樣的軍陣湧現,戰鬥力都是大有提高。好像這會兒,幾個國家已經握手言和,就要征討域外了。掐算到這裡,王天頓時明白了。征討域外,自己身為驃騎將軍。

這些年王天的驃騎軍所向無敵。應該被調到域外去吧。看來是該回去了。本源果不少,也該回去提高手下的修為。儘力發展勢力。應對就要來臨的大劫。想通這些,王天立刻破開空間離開。

一路不停瞬移,達到聖武初期,王天靈識範圍又是擴大十倍,靈識掃描過去,就是能夠掃描到十億里以外。每一次瞬移都是十億里。僅僅一月,王天就是來到離自己最近的九州結界之外。

右手張開一抓,空間法則涌動,直接破開結界。進入九州大陸,確定一下方向。王天這才向著咸陽瞬移過去。王天身形剛好消失,就是一個聖武來到結界旁邊,右手一揮,一面鏡子出現,王天撕開結界的身影顯現出來。微微一愣,那聖武說道:「沒有想到千年不見,他居然達到這樣的地步。大王子看來你的打算又要落空了。」

一陣瞬移,十天之後,王天來到咸陽城外。這時咸陽城,又比王天在的時候擴大許多,隱隱間,有無數神武高手氣息閃現。靈識掃描出去,很快就是掃描到王天的秦候府。

府邸又是擴大不少,方圓百里。外邊周天星辰大陣籠罩,書房內黃波濤眉頭緊鄒,坐在一張石桌面前,手指不停敲打著桌面。王天靈識掃描過去,黃波濤立刻臉色大變,大喝道:「誰,給我出來!」

呵呵的笑聲發出,王天身影猛然出現在書房之內。黃波濤頓時露出驚喜的目光,這時說道:「侯爺回來了這就好了。」王天淡淡一笑說道:「黃兄可是有什麼大事發生?」

黃波濤這才把這近千年的事情講述出來。原來王天離開不久就被封為秦候,這是大家都是沒有預料到的。除了開國的時候封侯有領地以外。其他時候除非功勞大的無比,不會分封諸侯。

王天這個分封大出大家預料。不過好像無人反對,這就是確定下來。那以後三百年,倒是安安靜靜,不管太師府也好,大王子、二王子一派也好,都是沒有找王天所屬的麻煩。

就連天竺等國家,也是沒有掀起大戰。不過兩百年前,就是事情變化了。大王宣布,千年以後退位。大王候選人就在四位王子裡邊產生。於是乎彷彿世道都是變了,三個諸侯國,又是開始和大夏戰鬥起來。

就是大夏內部爭鬥也是激烈起來。軍中實權將軍,接連出事。最後大王大怒,擊殺了一些殺手,才得到遏制。即使這樣,四位王子也是各顯神通,將軍頻頻撤換。現在大家都是有些糊塗了。不知道誰是誰的人了。

倒是王天的位置屹立不動,那關龍蓬也是官運亨通。居然成為侍衛營副統領了。說起來比王天也是不差。這不前些日子大王下令,讓四位王子挑選軍隊進入域外征討,三年為限,誰獲得的領地大,誰就是下一屆大王。

為了取得勝利,驃騎軍就是成為大家希望控制的目標。這一千年以來雖然曹陽幾乎控制著驃騎軍。不過驃騎軍依舊被其他勢力滲透,加上這段時間頻頻換取將軍,就是曹陽對於驃騎軍的掌控也是大有下降。

畢竟沒有王天這個驃騎將軍,哪怕現在虎威將軍的曹陽,也是沒有大義名分統領全軍。同時那牟划也是獲取消息。據說太師府又是打起王天的注意來了。想要控制驃騎軍。

同時還有四位王子的邀請函,希望驃騎軍投到他們名下。黃波濤對於這個可不敢做主。王天沒有表露出來傾向。可惜王天距離太遠,加上進入聖人道場。黃波濤發出的信息那是一條也是沒有收到。

黃波濤不由有點苦惱了。在他看來,出了二王子以外,其他三位王子都有成為大王的機會。王天回來,這些事情就是迎刃而解。王天猶豫一下,當初可是答應支持龍濤,就不知道龍濤投靠了那位王子。王天立刻手指一指,一道靈光劃破空間,向著龍濤詢問去了。

接著又是和黃波濤一陣詳談。對於自己的勢力也是大有了解。那牛奎,貔虎幾百年前就是回來了。都是聖武,加上已經成為聖武的黃波濤,就是有四個聖武了。也算一方勢力了。

就是原先收下的鬼手他們包括哪些黑衣衛幾人都是進入神武巔峰或者半步聖武層次。收下的天才之之中,千年時間達到神武巔峰的也是不少,就有一千多人。還有跟隨王天最早的那批成為校尉,總兵的人,都是進入神武巔峰。

千年時間進步巨大。王天也是滿意。秦國之內,黃波濤又是建立軍隊,大約百萬人正規軍。千萬預備役。普通士兵都是真武層次的高手。也算戰力強悍。還操練了黃波濤從周天星辰大陣靈武出來的七煞大陣。戰鬥力就是比起驃騎軍都要厲害一些。

主要的將軍,就是王天當年域外戰場活過來的百人。就在這時那龍濤的回信來了。居然讓王天投靠四王子夏桀!王天頓時愣住了。一直以來沒有夏桀的消息,沒有想到這會兒出來了。

不用說這才大王的爭奪最後就是夏桀獲勝。龍濤眼光不簡單。考慮半響,王天還是決定暫時投靠夏桀這個末代大王。今後大商和大夏的戰鬥發生,自己也可以再考慮今後的打算。大不了到時候投靠大商就是了。

京城四王子府上,龍濤高興無比,對著身邊的達叔說道:「達叔,我現在有驃騎軍,和禁衛營的一部分軍隊,域外征討十拿九穩。這一次,看幾位哥哥怎麼和我斗。」

達叔呵呵一笑說道:「都是四王子英明,不過還是要小心。怎麼說武楊王,和相柳豪都是經營兩千年了。後手不少,沒有登上那個位置還得謹慎一些為妙。」顯然龍濤就是王天一直覺得比較神秘的四王子夏桀了。

夏桀興奮的神情,消失於臉上,對著達叔說道:「我知道,會小心的。王天沒有回來還擔心驃騎軍,王天回來了就不擔心了。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達叔還是派遣幾個聖武前去保衛王天。我擔心,王天旗幟鮮明的支持我之後,會遇上刺殺!」

達叔這才露出一絲笑容,四王子果真長大了。這都是預料到了。達叔這時說道:「這一次,還是我去一趟吧。弄不好太師府,其他幾位王子都要派遣和我同級的高手前往。驃騎軍太重要了。」話音一落,就是劃開空間離開。 當天晚上,王天就是召集回來那些神武巔峰,王天作為心腹的一百多人,包括域外戰場存活下來的那一百多名手下。火蛇,火鷹也在其中。這些年火蛇火鷹都是修為大進,也是達到神武巔峰、召集過來,就是一人給了一個本源果。

讓他的人都是進入閉關當中。王天相信有本源果幫忙,不久他們就會成為聖武。就在這時那一直穩固境界的化形而出的小樹醒了過來。一醒過來,就是溝通王天,來到外邊。

這小樹化成一個七八歲小童模樣,身穿綠袍,唇紅齒白,粉妝玉砌一般,看起來十分可愛。一出來就是對著王天說道:「見過主人!」王天呵呵一笑說道:「小樹,不用叫我主人,沒有想到你也化形出來了。就叫我大哥吧!對了你怎麼化形沒有天劫?」

小樹說道:「怎麼會沒有天劫呢,那時候你正在聽那道人講道,天劫來臨,那道人發現,隨手一抓,就是收取天劫,讓那天劫化成天劫之力,注入我的身體,我才化形而出。若不是聽那道人講道,我恐怕還要萬年以上才能化形。那道人太恐怖了。」

王天這才明白過來,難怪那些聽道者要對自己怒目而視。估計天劫打斷講道,通天教主就沒有繼續講道下去了。這通天給了自己這麼多好處,到底是什麼意思,王天有點拿不準了。想不明白就不想,這時王天的優點。

這時靈識掃描過去,頓時覺得這小樹給自己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王天都是看不清楚小樹的境界了。於是王天問道:「小樹,你現在什麼境界。」小樹微笑著說道:「什麼境界,我不太清楚,按照你傳遞過來的境界劃分,我的境界是初級聖武。不過身體強度卻又是不朽期的聖武。誰叫我用一根樹枝化形而出,加上天劫之力,算是頂級先天靈寶。」

王天鬱悶了,原先還覺得什麼根骨,修鍊資質都是吹牛,不過這小樹一化形,就是聖武層次,看樣子自己也未必是對手,進入不朽期,身體不朽,萬般術法,無窮神通,法寶、神兵大多數都是不能奈何。這就是武者的厲害之處。恐怕除了境界高於他的高手,或者先天至寶,所向無敵。

王天心中微微鬱悶一下,就是對著小樹說道:「你化形出來正好,這次域外征戰,你就和我一起去,順便讓我見識一下你的手段。對了你需要什麼法寶兵器,我也給你煉製一個。」

小樹這時說道:「我有本體樹枝作為法寶,不用其他。倒是這小樹的名字太難聽了,大哥能不能給我另外取一個名字。」王天一愣,「好,我就給你想個名字!」說話間思索起來。

說起來,王天讀書的時候,不咋的,那時候已經沒有學習古文了。一時間還取不出什麼好名字。憋了半天這才說道:「你的本體就是小樹,那就姓木吧,渾身翠綠,就取一個青字,你就叫木青吧!」這話音一落,小樹,不,現在叫木青了,立刻高興起來:「我有名字了,就叫木青!」說話間手舞足蹈,說不盡的高興。

第二天一早,王天就是帶著木青一起向舊許城外的驃騎軍大營而去。王天速度極快一個時辰之後,就是出現在驃騎軍大營之外。驃騎軍,千年過去,城外編製依舊是五十萬大軍,由虎威將軍,當年王天在第一營收服的曹陽代管。

來到這裡王天靈識掃描過去,士兵大多數都是變了模樣,倒是軍官之中大多數王天還有點映像,都是當初鎮南軍大營跟來的三十萬軍隊之中的人手。如今最低修為都是靈武,至少也是校尉官職。

來到這裡,王天就是降落下去,現在王天可是沒有穿什麼驃騎將軍的鎧甲,就是一系青袍,帶著木青,瞬間來到軍營大門之前,頓時兩個守門士兵攔住王天的去路,大聲說道:「軍營重地,沒有要事不得擅闖!」

王天打量了一下,就是這守門的都是真武層次。看起來就是普通士兵打扮,看來這千年以來,士兵素質又有提高。呵呵一笑:「曹陽,你這混蛋,本將軍來了,還不出來迎接!」這聲音遠遠傳出。

曹陽正在煩惱,自從百年以前,龍威將軍、豹威將軍,熊威將軍,換人以來,這百多萬驃騎大軍,曹陽的控制就是逐步減弱,這些年王天不現身,雖然軍權都在自己手上,各大勢力不停拉攏曹陽。開出的條件就是曹陽也是心動不已。

他都是沒有想到,自己一個小小的死囚能夠達到今天的地步。心中知道這一切都是王天給的,感激不盡,最開始還能穩住心神,不被那些條件誘惑。不過慾望是無限的,越往上,慾望越大,就在曹陽答應條件任憑一些勢力挖走一些鎮南軍大營的老兵的時候。黃波濤出手了,僅僅一個玉簡,就讓曹陽大汗不止。

自己一舉一動居然都在監視之中。黃波濤隨便顯示一下修為。曹陽就是打消了背叛王天的打算。即使這樣,這些年也是如履薄冰,戰戰兢兢。這時王天的聲音猛然出現,就是曹陽都是嚇了一大跳。王天終於回來了,就是不知道他是否知道當年的事情。

不敢怠慢,立刻傳令下去,擊鼓聚將,僅僅幾分鐘,幾百都尉,校尉、參將,總兵就是全部來到,一起前往營外迎接王天。不消片刻就是來到大營門邊,如今王天看起來依舊是二十來歲的模樣,渾身散發出來一股懾人的威勢,不怒自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