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除非大日神凰還活著,將自己的本源火種繼承下去,才有可能讓一個外族人化為純血鳳凰。可是,大日神凰已經死了那麼多年,本源火種早就已經被東勝仙君擊毀,不可能再傳承下去。

難道,他們一直都錯了,那個人根本就不是蒼族人,而是一個有著鳳凰血脈的人,甚至可能比她寒煙柔還純正,所以才能在大日神凰的幫助下一舉返祖?

「他不是蒼族嗎?」

「到底誰說他是蒼族餘孽,站出來!」

……

陰鳳族的族人一個個瞪大眼睛,蒼族餘孽怎麼可能化身為鳳凰。

混沌太陽中的鳳凰浴火重生,身軀足有萬里長,遨遊天地,美輪美奐,宛如天地間最美的事物都集於一身,鳳威如天,哪怕隔著億萬里,眾人都感覺被那威儀壓迫的有些喘不過氣來。

混沌太陽緩緩縮小,最後徹底沉寂在鳳凰體內,山嶽般龐大的通天藤,則不斷的縮小,最後也投入鳳凰的體內不見了蹤影。

莫問怎麼也沒有料到,他居然真的有一天能真的變成鳳凰。

當初拿走彩凰兒的本源火種,只是為了熟練的掌控一門天火而已,成熟天火的威力,哪怕天道聖人都不敢輕易沾染。雖然得到鳳凰一族的本源火種便有希望化身為真正的鳳凰,但莫問從來沒有奢望過,也沒有往那方面努力過。

因為在他看來,要化身為真正的鳳凰,那太難了。與其在這上面浪費精力,還不一定成功,還不如把精力放在別的地方。

然而,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陰差陽錯之下,他居然一步到位,讓化身練成了真正的真鳳體質。

————————————————————————————————————————————————————

大家端午節安康!

青空不回讀者信息,不是因為青空高冷,而是心中有愧,不敢回,慚愧。 莫問感覺自己成為了天空的主宰,遨遊天地,俯瞰眾生。熊熊的火焰在體內燃燒,整個世界似乎再也無法束縛他,隨手一擊都能毀天滅地。

當然,那是錯覺。類似於一個普通人突然變得無比強大之後的錯覺。

此時,哪怕絕代巨頭站在他面前,莫問都有信心擊殺之。

短短几天的工夫,他的修為便已經達到巔-峰中的巔-峰,距離大道境只差一步,若不是青蒼古地的環境不適合突破到大道境,他怕是已經直接邁入大道境的行列。

但哪怕如此,他此時的修為也絕對超越了半步巨頭,怕是能與那些絕代巨頭相比。

當然,修為的提升只是附帶的好處,真正的好處卻是真鳳之體,大日神凰徹底激發了本源火種的力量,莫問現在的體質,怕是比彩凰兒都更純粹更強大。

鳳凰乃是天空的-寵-兒,翱翔於天空,執掌著諸多法則,而火焰法則無疑是鳳凰一族最核心的力量。他感覺自己現在一念之間便可以引動這個神火天域的火焰力量,一個眼神便可焚天煮海。

「該輪到我反擊的時候了。」

龐大的神火鳳凰緩緩望向遠處,一雙金色的眸子射出駭人的神光,洞穿虛空,落在幾名修士的身上。

百萬裡外,蒼坤上人身軀一顫,一股心悸感籠罩全身,令他深深的不安。

「不好!」

他猛地抬頭,發現百萬裡外的鳳凰竟然在盯著他看,立刻意識到不妙,絲毫猶豫都沒有,化為一道光芒,瘋狂向外逃跑。

此時,蒼坤上人哪怕沒有搞清楚狀況,但也知道,那頭神火鳳凰對他不懷好意。陰鳳族的人說那頭神火鳳凰乃是那個蒼族餘孽所化,他一直不相信,一個蒼族之人,怎麼可能變成神火鳳凰。心中更不願相信,一個只能被他追趕的喪家之犬,突然之間變得如此強大。

但此時,他心中卻是有些發虛了……

攜帶乾坤顛倒袖的蒼坤上人在五位半步巨頭中,速度無疑是最快的一個。幾乎眨眼間就飛出了幾十萬里。然而,天地間一道道火星匯聚,充斥著整個世界,宛如天地間的精靈。

下一刻,所有火星匯聚在一起,化為一隻龐大的火焰鳳凰,攔在蒼坤上人的面前,任他速度再快,也快不過整個世界的籠罩。

「你……」

蒼坤上人面色巨變,那頭鳳凰居然如此快就追了上來。

「蒼坤上人,你貪圖我寶物的時候,就應該想到會有今天。」

化為天火鳳凰的莫問冷冷地望著蒼坤上人,金色的眸子中射出兩道璀璨的光華,轉瞬間通天徹地,剎那洞穿了蒼坤上人的身軀,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

「不……」

蒼坤上人不可置信,低頭望著自己身軀上的兩個大洞,眼中儘是恐懼與慌亂。生命力瘋狂的從他的身軀中留著,不管他怎麼阻止都沒有用,像是一個破碎的氣球,最終的結果就是精華全部流失,化為一具乾枯的皮囊。

不管蒼坤上人如何掙扎,都沒有挽回的餘地,最終化為一具乾屍,往地面掉去,堂堂半步巨頭,卻是被一道眼神所擊殺。

嘶嘶!

倒吸冷氣的聲音不斷響起,周圍眾人一個個驚恐的望著天上的神凰,雙-腿不聽的顫-抖,哪怕修仙者也同樣畏懼死亡,尤其是生死握在別人手中所帶來的恐懼感。

堂堂半步巨頭,居然被一道眼神所殺,任誰也無法淡定。

「好可怕!」

寒煙柔瞳孔緊縮,體內的血液都有些凝固,從那頭神凰的身上,即使她都感受到一股可怕的死亡威脅。她身為絕代巨頭都如此,那是什麼層次的力量?

不止她,在場的絕代巨頭足有八-九位之多,所有人無比忌憚的望著天空上的神凰。

不過,神凰只是曇花一現,很快就化為星星火點消散在虛空中,原地只有一名白衣少年,風度翩翩。

「真的是他。」

寒煙柔證實了心中的猜測,那個少年果然與鳳凰一族有關,而且徹底得到了大日神凰的傳承,他們陰鳳族再也沒有了希望。

「可惡!」

陰鳳族的另一外絕代巨頭面色難看無比,大日神凰出世,本是他們陰鳳族的一場大機緣,讓他們陰鳳族徹底崛起的一個契機。然而,她們花費了那麼大的代價與精力,最後卻是被別人搶了過去。

「楠姥姥,大日神凰的傳承剛剛與那人融合不久,我們若是將他擊殺,或許還能奪取到部分傳承碎片。」

中年婦女咬牙切齒道。

陰鳳族三位絕代巨頭中,修為最高深,年齡也是最大的楠姥姥搖了搖頭,輕嘆道:「晚了,不說我們幾個根本殺不死他,即便能殺死他,也根本不可能得到大日神凰的傳承。」

如此存在的傳承,除非得到大日神凰的認可,否則誰也無法奪走。

寒煙柔點了點頭,殺人奪寶倒是可以,但奪傳承卻幾乎不可能,他們陰鳳族中倒也有絕世強者有能耐擊殺那頭鳳凰,但為了一件玄天聖寶與一具純血鳳凰的屍體,卻是不值當。

「莫問,真的是他。」

玄凝心瞪大著眼睛,心情複雜無比,之前她就聽說那頭鳳凰乃是莫問這個蒼族餘孽所化,不過她也不太相信,畢竟太過於離奇。

「怎麼可能。」

薛廣坤一陣發愣,半響說不出話來。

至於玄陽護法與夔天山兩人,面色已經有些蒼白,與他們同層次的蒼坤上人,都一個照面就被秒殺,換成他們,怕也只有被秒殺的份。

而此時,莫問的目光,卻是已經望向了兩人。

剛才五人圍殺他,差點置他於死地,這個仇他可沒有忘記,尤其是夔天山,兩人無冤無仇,卻屢次三番欲謀害於他。

莫問冷著臉,一步踏前,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便已經出現在夔天山的面前。

像是直接空間瞬移一般。

但在聖地內,空間結構特殊,很難施展空間的力量,但莫問卻做到了。

鳳凰本就是天空的-寵-兒,掌握的力量自然不僅僅只是火焰,空間的力量也是鳳凰一族的核心力量。再加上莫問本來就兼修空間法則,曾經融合了空曇花,此時施展一些空間小手段卻是輕而易舉。

「你幹什麼,敢得罪我夔龍族,後果不是你承擔的起的。」

夔天山驚懼的望著莫問,色厲內荏,多年身居上位,讓他強忍住沒有轉身逃跑,因為他知道,在此時的莫問面前,根本就跳不掉。

「我沒想過得罪你夔龍族,本就井水不犯河水,但你夔龍族不是也找上我了嗎?難道只許你夔龍族橫行霸道,不許別人攜仇反擊?」

莫問冷笑:「今天,我也讓你知道,得罪我的後果。」

下一刻,一股可怕的力量從他體內湧出,瞬間籠罩住夔天山。

夔天山連反應過來的機會都沒有,便被一團火焰燒成灰燼。

鳳凰天火!

此時,莫問體內的鳳凰天火已經強大的不可思議,哪怕大道境的修士沾上一點都可能殞命。此火一出,整個天地都沸騰,整個神火天域的火焰之精都虔誠膜拜,宛如在跪拜君王。天火之神威,此刻盡皆顯露。

「你敢殺我族巨頭,我族絕對不會放過你。」

夔龍族的那名長老睚眥欲裂,一名半步巨頭級別的強者,對於一個種族來說相當重要,尤其夔天山年紀不大,很有天賦,未來說不定會成為夔龍族的中流砥柱,此時被莫問擊殺,夔龍族的損失可想而知。

「我不但殺你們的巨頭,連你我也殺。」

莫問卻是看都懶得看那老頭一眼,只許你殺別人,不許別人殺你?可笑!

隨手一揮,那名老頭便被一團火焰包裹,瞬間化為灰燼,灑落在地上。

夔龍族的其他族人,一個個驚恐無比,轉身就逃,根本不敢再在此地逗留。

但莫問卻依舊沒有放過他們的意思,他很少有這麼強的殺心,但這一次,實在是欺人太甚。

虛空中,一團團無形的火焰在跳動扭曲,所有夔龍族的人,全部都被一團無形的火焰鑽入體內,根本無法阻攔,僅僅剎那,就全部都化為灰燼。

其他族的修士,全部都顫慄的看著這一幕,殺人如殺雞,哪怕半步巨頭都是如此,誰能不懼?

「莫問兄,玄陽護法被利益沖昏了頭腦,是我玄冥族對不起你,你想要什麼補償都可以商量,但請繞我玄冥族眾人一命。」

玄凝心忍不住站了出來,望向莫問有些畏懼,此時的莫問,與她之前認識的莫問,完全就是兩個人。一個在她眼中沒有什麼威脅,只是頗有才華,可以結交一番。但眼前這個,卻是一個殺神,可以輕易奪走他們的生命。

莫問冷冷地望了玄陽護法一眼,又望了望玄凝心,微微皺著眉頭,冷冷道:「念在我們之前還有一點情分的面子上,可以不殺他,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封印修為十萬年,已作懲戒。」

只見他一伸手,空間略微扭曲,玄陽護法便被他抓在了手中,絲毫抵抗之力都沒有。

一個玄妙複雜的圖案,鑽入了玄陽護法的體內,將他的所有修為,氣血與本源全部封鎖,此時的玄陽護法,與一個普通人都沒有什麼區別。

而且莫問的手法,乃是鳳凰一族的秘術,青蒼古地中怕是無人能解得開。 堂堂半步巨頭,在莫問手中卻是毫無反手之力,與小孩都沒有什麼區別。

玄陽護法一臉挫敗,修為被封印十萬年,可以說他這一生也就這樣了,此時再後悔都無用。相比與其他幾人,他的下場反而是最好的,至少沒有丟掉性命。

全場噤聲,一個個驚恐的望著莫問,無人敢說話。

半步巨頭都如此,他們這些普通修士,在莫問面前怕是螻蟻都不如。

「囂張,奪走大日神凰的造化,我倒想看看你現在有多強。」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懼怕莫問,角落處一道冷哼聲突然響起,一個全身都包裹在黑袍中的人走了出來,手中握著一把巨大的猩紅色血斧。

戰斧!

當年守護青蒼界的精銳戰士,據說在當年,戰斧成員修為最低的都是大道境,一個普通的小隊長或許都是天道聖人或者天仙。

時過境遷,現如今的戰斧,自然沒有遠古時期那麼強勢,但在青蒼古地中也是數一數二的勢力。他們手中的血色戰斧,乃是當年青蒼仙尊座下的器仙煉製的戰兵,雖然屬於制式武器,但威力也強大的很,純攻擊力怕是在通天聖寶中都屬於巔-峰層次。

莫問奪走大日神凰的造化,打亂戰斧的謀划,戰斧的人自然不可能放過他。而且甲魁戰將的死,也必須要有個交代,否則他們無法回去交差。

黑袍人拖著巨斧緩緩走出,隨著他的腳步,天地驀然昏暗,萬里火域被一股黑暗氣息籠罩,所有火精元素全部被排斥出去,萬物全部籠罩在黑暗中。

周圍的修仙者見此,一個個嚇得連忙倒退,不敢被那黑暗的領域包裹,有些來不及撤退的人,不慎掉入黑色領域中,頓時眼前一黑,如迷失在黑暗中的羔羊,再也走不出去。而且肉-體被黑暗力量腐蝕,過不了多久便會化為一攤血水。

莫問淡淡地望著那黑袍人,仍由黑暗領域領罩著自己,他第一次與絕代巨頭正面戰鬥,但此時的他卻絲毫也不在意,體內的力量沸騰洶湧,像是一座隨時能爆發的火山,任何東西擋在他面前都能將之毀滅。

力量大漲之後的他,反而需要發泄來平復體內的狂暴力量。

「一斧百萬里!」

可怕的巨斧橫在虛空之上,似乎要把方圓百萬里的虛空全部湮滅。

如此可怕的力量,怕是能威脅到普通大道初期修仙者的性命,絕代巨頭的確很強大,沒有一個簡單的角色,一般的大道境遇上絕代巨頭多半要落敗。

百萬里的山河,樹林,草木悄然化作了風沙。

世界似乎在崩塌瓦解,一點點化為最小的粒子。絕代巨頭的戰鬥,之前因為擔心驚擾到大日神凰的身軀,所以比較收斂。

但現在,肆無忌憚的全部爆發出來,卻是宛如末日一般。

莫問微微眯著眼睛,絕代巨頭的力量的確強的可怕,遠遠不是半步巨頭可以相比,難怪那些半步巨頭的地位沒有絕代巨頭那麼崇高,只能算是族內的高層,而不能說是頂層。

不過,不夠!

莫問淡淡一笑,一名絕代巨頭的力量應該很難威脅到他,那個黑袍人怕是全力以赴了吧,但不過如此。

身影一晃,莫問便消失在原地,似乎從崩塌分解的黑暗世界中憑空消失,似乎從來都沒有存在過。

但黑袍人,卻是面色大變。

他的黑暗戰界可是領域招數,而且也是戰斧成員最強大的招數之一,他相當的清楚戰界對敵人的壓制力有多強,哪怕同為絕代巨頭,掉入他的戰界中,戰鬥力怕是也要被壓制三五成。

而此時,別說壓制莫問,他連感應莫問的位置都做不到,在他的領域中,他居然有感應不到的東西。

在自己的領域裡,自己便是神,一個神都無法查知的人,他相當清楚這到底意味著什麼。

「怎麼可能!」

黑袍人駭然,下意識的便準備後退,然而已經來不及了。

一名白衣少年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他的身前,宛如從另外一個世界中走來,似是謫仙臨塵,不帶任何煙火氣息。

一隻白皙的手掌往前一拍,下一刻,光與熱照亮了整個天地,無盡火焰從天而降,宛如隕石墜-落。在黑袍人的眼中,似是有一個太陽從天而降,而且不偏不倚的砸向他,他想躲都無法躲掉。

那太陽的力量,讓他全身血液都停止了流動,一股死亡的氣息充斥在全身,距離死亡的距離,居然如此的近。

「該死,你們還愣著幹什麼,快救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