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義父也有?!」那倒是省去些不必要的麻煩。

「嗯,我爹爹和尹伯伯各有一顆,在騎射比賽那天也會進行測試繼而分成兩批,你有空可以先去測試一下。」

「嗯!」兩人又談了一陣子,便分開朝自家的府邸而去。

馬車在將軍府門前落定。

釋羽薰一下馬車便感覺到一道目光緊緊鎖著她,那感覺太過於強烈,讓她想忽視都難。

「誰?」釋羽薰快速掃向周圍,夕陽已落了大半,將軍府門前空空蕩蕩,有風拂過,在乾淨的石板地上捲起小小的沙塵漩渦,轉了幾圈又散了。

她右手握向腰間的匕首,「何必鬼鬼祟祟不敢現身?」

又有微風拂過,將軍府右側老槐樹上樹枝輕輕晃了一晃,一道人影現於老槐樹下。

釋羽薰微微皺眉,卻不再如剛才那樣警惕,右手放開匕首手柄,輕插腰間:

「太子殿下好雅興,將軍府門前的夕陽可美?」

赫連逸陽緩緩走出陰影,似在樹上呆的出神,肩上落了一片落葉,隨著走動從肩頭落了下來,他俊逸清冷的面上依舊沒有什麼表情,黑眸卻是糾結的盯著釋羽薰不說話。

「我臉上有花?」

釋羽薰不自在的撫了撫臉頰,有些無語……

這個冰塊臉什麼情況,為毛老是這麼「楚楚可憐」的看著她,幸得現在沒什麼人,不然不知又會傳出些什麼呢。

她雖不在乎別人如何看,但若有人為此到她面前,亦或到尹木茹意麵前詆毀侮辱她,總歸是要鬧出不高興的。

況且他和她真是半毛錢關係都沒有,也不想有。

他如今不去忙政事,不去忙尹雙雙的事,找她幹啥,算命么!

念頭未落,卻聽他開了口:「放棄頭魁大賽,我娶你!」 「……」釋羽薰眼角微抽,這個冰塊臉要麼不說話,一開口就這麼雷人,這樣真的好么?

赫連逸陽見她沒有反應,幾步跨上前來,一把抓住釋羽薰的雙肩。

「呆在我身邊,三皇兄不會對你怎麼樣,我可以……」

「太子殿下是不是搞錯了?」

釋羽薰打斷赫連逸陽的話語,掙開他緊握她雙肩的手:

「第一,我參加頭魁大賽並非想要爭選什麼妃子,只是純粹想要得到頭魁的獎勵而已,第二,你說你娶我?我想你是找錯人了吧,我是釋羽薰,並非尹雙雙。」

如此直接的反駁讓赫連逸陽氣息一頓。

「我知道,你不是她。」赫連逸陽悠悠嘆了一口氣,轉身背對她,熏風拂過,卻似多了些蕭條,他話鋒轉了一轉:

「且不說你最後能不能奪得頭魁,即便你掙得頭魁,你覺得你還能出得了尹家大門?若是成了妃子自然無礙,可你如今只是尹將軍的義女,

到時候會有很多慕名而來想要得到這些寶貝,若是因為這個原因想要接近你,娶你,不管是誰,都不會比和我在一起的好。

而且,參賽的除了陵都的官宦小姐,還有北碩的希雅公主。」

傳聞,希雅公主名沐雲雅,是為天修,亦是北碩女子中的佼佼者,她貌美如花,且能文能武,絲毫不輸於北碩一般天修男子,比之宇文笑笑,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陵都的很多百姓都知道,沐雲雅傾慕於南陵太子,只是之前有尹雙雙這個內定太子妃在,才沒有動作。

沐雲雅也知道,就是她再喜歡赫連逸陽,她的父皇也絕對不會允許他的寶貝女兒嫁為太子做妾。

更何況,赫連逸陽心中只有尹雙雙,沐雲雅即便當真嫁為太子側妃,也是沒有幸福可言的。

如今,尹雙雙已經香消玉殞,沐雲雅才風塵僕僕的前來參加南陵的頭魁大賽,以表達自己非卿不嫁的決心,是想要乘赫連逸陽低迷之時,一舉拿下。

甚至於,將原本是北碩國主為她準備的成年禮玲瓏荷包也貢獻了出來,並與赫連正有約,

若是赫連逸陽在此次頭魁比賽,除了她沐雲雅之外的其他參賽少女中,沒有太子妃人選,那麼,將於北碩聯姻,迎娶希雅公主為太子妃。

自然,這些是赫連逸陽所不知的。

「那又如何?」

「若是她見到你,我不確定她會不會做出什麼事來。」

雖說並沒有什麼傳聞表示這位希雅公主是不是心思歹毒,不過身在深宮,哪個沒有一點小心思,這一點,赫連逸陽卻是深有體會。

「太子殿下,我知道這位希雅公主傾慕你,不過,那是你和她的事。我並不打算捲入其中。」

那個希雅公主最好是不要惹她,不然她不介意魚死網破。

「你覺得這是你可以控制得了的?」赫連逸陽轉過身來,一臉嚴肅的看她,

「況且,據我追查,雙雙的死恐怕與三皇兄有關,既然三皇兄在畫宴上已經對你有了興趣,你覺得他會輕易放過你?」 釋羽薰一驚,尹雙雙的死竟與三皇子有關?

她倒是沒有往三皇子那邊去想。

她一直覺得是與王淑雨有關,壓根沒有注意赫連銘與王淑雨有什麼聯繫。

她的直覺一向是準的呀,要說赫連銘和王淑雨合作也說不過去,王淑雨明顯是喜歡赫連逸陽的,

還讓她老爹去找皇帝賜婚,赫連逸陽與赫連銘不對盤,王淑雨肯定也是知道的,既然知道還去和敵人合作,不像這位傳聞聰明賢惠的王大小姐會做的事。

難道真的不是因為她不甘心做小而去殺了尹雙雙么?

難道真是赫連銘?

赫連銘最後說有什麼事都可以去找他,那是要用她來對付赫連逸陽吧?

可是她和赫連逸陽一點都不熟好么?

關她毛球事,尼瑪,就因為和尹雙雙撞臉,所以她就該倒霉被算計?!

釋羽薰深吸一口氣:

「多謝太子殿下的關心,可是我不會退出頭魁大賽。」

雖對赫連逸陽沒什麼興趣,甚至這些討厭的麻煩還是因他而起,可赫連逸陽也是真擔心她,她沒有必要冷眼看人。

謝過赫連逸陽,她轉身進入振威將軍府大門。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即使她現在不是很強,但是她會努力變強。

她還想著去環遊這個世界,順便拐一些寶貝回去呢!

等到回了她的時代,那她就是大富翁!

可以安安穩穩的做米蟲,美男什麼的,來一打,一個洗衣,一個做飯,一個收拾房間……就是這麼任性!

赫連逸陽皺眉看著她離開的身影,在府前停留了片刻,似在懷念,亦似在沉思,有羽衛尋來,在他低語了一句,他便與羽衛一同離開了。

將軍府右側老槐樹上,漸漸顯出玉袍男子,梧桐樹葉隨風搖晃,響起窸窸窣窣的聲音,

他慵懶的倚在槐樹榦上,幾縷墨發隨風輕揚,絕美的輪廓在梧桐葉的陰影下忽隱忽現,墨玉般的眼眸閃過一抹深思,眸中倒映著夕陽沉入遠山的畫卷,櫻粉的唇瓣輕抿著。

他不動,只輕倚著,卻似絕世無倫的風景,只一眼萬年。

當最後一絲暮光落下,玉袍男子已不見了蹤影,彷彿從不曾出現過。

釋羽薰回到房裡,玉兒將飯菜端了上來,她隨意扒了幾口飯菜,便起身去找尹木。

拐過七彎八轉的暗紅游廊,釋羽薰敲響了尹木的書房房門。

「進來!」書房內傳來尹木渾厚的嗓音,她推門而入。

「薰兒,怎麼有事?」尹木有些詫異的看向釋羽薰,這是她第一次來書房找他,難道有什麼大事要與他商量?

「嗯,義父,我想借書樓,查詢一些資料。」釋羽薰走到尹木面前,單刀直入的說明了她的來意,在尹木夫婦面前,她自是不拐彎抹角了。

「書樓?哈哈,我當是什麼大事!」

尹木哈哈一笑,起身繞過書案拍了拍釋羽薰的肩膀,

「書樓里又沒什麼秘密!你想去便去,不必拘謹!我讓何琪帶你去!」

釋羽薰眼睫彎彎,唇角微楊,笑著謝過尹木。

正要轉身離開,又忽想起了什麼,轉身看向尹木。 「義父,我不曾測試過靈力,聽說將軍府有幻靈珠?不知明日可否幫我測試一下?」

「幻靈珠?測試?」尹木吶吶的重複一遍,一臉複雜的打量著釋羽薰。

「難道,沒有么?」

宇文笑笑說的應該是真的呀?難不成被回收了??

尹木回過神來:「薰兒,你,不是七香閣閣主的朋友么?怎麼連靈力測試都沒有測過?」

「……」

釋羽薰輕咳一聲,原來和宇文笑笑一樣,都覺得那樣不可思議

好吧,她也覺得挺不可思議的!

這個世界所有在籍百姓都在四五歲就開始測試靈力,她明明和七香閣閣主一道來的,卻連靈力測試都不知,真的好不可思議!

「嗯,由於一些原因,還沒有測試過……」

「可是,你不是已經在修鍊了么?」

之前夫人不是說薰兒使用了術法,來尋找雙雙的位置么?

「義父說的可是引魂術?」釋羽薰不等尹木點頭徑直道:「那些不過是道術,並非靈術仙法。」

尹木稍沉默了片刻,又擺擺手道:

「也罷,你這丫頭不知道修的什麼道術,既然沒有測試過,測試一下也未嘗不可。」

說罷,轉身走向書案一旁的書架。

釋羽薰眼中閃過一抹詫異,目光複雜的看著尹木將書架上的花瓶輕輕一擰,在一側的一副青山水墨畫中間凸出了一塊,

尹木隨手移開水墨畫,拿出畫后彈出來的盒子,將盒子放在書案上:

「不必等到明天,現在便可以測。」

他伸手往腰間一掏,一串鑰匙便出現在尹木的手中,釋羽薰凝眉,她才注意到那竟是納物腰帶!

那腰帶與平日他人所系的並無二致,只面料稍華貴一些,在前端有一個圓形鎖扣,這模樣的腰帶在陵都的大街上那是一抓一大把。

腰帶也不可貌相啊!

尹木將錦盒打開,一顆西瓜大的水晶球讓釋羽薰收回視線,那水晶球泛著白盈盈的光芒,流光四溢,好不漂亮!

「需要怎麼做?將手放上去么?」釋羽薰一瞬不瞬的看著幻靈珠,柔和的白色光芒倒映在她的眸中,反射在她的臉上,猶如鍍上一層白紗。

「雙手放在幻靈珠上,閉上眼睛感覺它!它會引導你輸入靈力,若是天修者,幻靈珠自會變換顏色。」

釋羽薰依照尹木所言,將雙手放於幻靈珠之上,閉上雙眼感受來自幻靈珠的鏈接。

一絲清涼的氣息順著釋羽薰的手心蜿蜒而上,從手心到手臂,再到肩膀,后婉轉至全身,讓釋羽薰感覺到前所未有的通透,這是……便是靈力么?

清涼之息走遍全身,又順著手臂原路返回,釋羽薰緩緩掙開眼睛,只見幻靈珠白光遽然一閃,她下意識的閉眼,睜眼時幻靈珠便恢復柔白如初。

「這……」釋羽薰茫然的看向尹木,這算什麼情況?

顏色沒變,可是它閃了一下!!

「這……」尹木也有點納悶,之前測試並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但是眼前白光依舊,只能說明:

「沒有靈力。」 「……」釋羽薰姍姍收回雙手,居然是個廢材么?

不對!

她的一身本領還健在,她還能畫符,還能召喚五鬼,她怎麼能是廢材!

難道是與這個世界不合?

亦或是與這幻靈珠不合?

「不過白光閃現我也不曾見過,或許你有時間可以問一下辰閣主。」

尹木將幻靈珠收進錦盒中,他也覺得奇怪,釋羽薰有自己的功法他是知道的,卻不想居然測不出靈力!

「既然去書樓,記得看一些古風武學的典籍,你雖然有自己的防身功夫,多學一些總是好的,天悠者和天修者差距太大……」

釋羽薰點了點頭,謝過尹木:

「嗯,我會的義父,那我先去書樓了。」

告別尹木,釋羽薰走出書房,和早已經在外面候著的何琪一起走向書樓。

尹木將幻靈珠放回原位,微微嘆了口氣,

「沒想到薰兒與雙雙一樣沒有靈力,希望薰兒好好修習古風武學,不會步上雙雙的後塵。」

若是釋羽薰再有個意外,那他和夫人會內疚死的!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