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片天地最大的秘密?」聞言,杜飛倒是微微一愣,這一點他倒是不知道,只能夠任憑小白忽悠。

「武道的極致,真的就是武聖的極致么?在這武聖境界之上,是否還有其他境界……這在許久之前,是沒有人能夠知道的。但是,在無盡歲月之前,界主卻讓人明白了這一點,那就是武道無窮處,在這武聖之上,還有一個境界,雖然世間沒有人知道這個境界的稱呼,但是因為當年界主已經抵達了這個境界,所以這個境界,卻被喚作——武主。」小白輕聲道。

「武主?」聞言,杜飛微微吸了一口氣,只從這個名字之中,就聽出了一種極端浩瀚大氣的氣息。

「沒錯,武主,就是武道之主……主人你既然機緣巧合的進來了此處的話,倒是不妨試試看,能否接觸到這片天地那最大的秘密……當然,接觸不到也無妨,不管怎樣,你都要將那空間之力熟練掌握,否則的話,就浪費了玄帝的一片苦心了。」小白輕聲道,「這才是最為關鍵的東西。」

聞言,杜飛微微的點了點頭,而後他抬頭看著四周的無盡時空,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在這片天地之間,有種一種極端玄奧的波動瀰漫,那等波動,猶如空間本身一般。而在這種波動之中,各種各樣的感悟令人沉醉無比。

這是最為原始的空間的味道。

杜飛有幾分發愣的注視著眼前的這一幕幕,眼眸之中,開始有著沉醉的味道浮現。

「主人!」

然而,就在杜飛即將沉迷入其中的時候,一陣厲喝之聲卻是如同驚雷一般的在杜飛的耳邊炸響,令得杜飛猛的回過神來,然後就是看到了小白的面色在此刻蒼白了幾分。

「主人,你最好先看看下方!」小白此刻臉色難看的開口道。

聞言,杜飛向著下方之處看了一眼,然後就是渾身冷汗直冒,原來下方之處,此刻多了無數道的黑色空間漩渦,正在不斷的旋轉著,顯然,他只要有哪怕一瞬間的不小心的話,恐怕都會直接被這些空間漩渦吸入其中。而從這些空間漩渦裡面,他也能夠感覺到一種難言的恐怖味道。

「主人,這秩序空間之中,瀰漫著空間本源和對空間之力的感悟,但是你要記住,這些東西,都不是你自己的,你可以觀摩,可以參考,但是絕對不能沉入其中,你要做的,是在觀摩的基礎上,有所頓悟,然後靠著自己領悟那空間之力,只有這樣,主人你才能夠算做是成功了!」小白凝重的開口道。

聞言,杜飛的面色微變,片刻后才點點頭道:「那小白,多謝你在一側提醒我了,我想我知道接下來我應該怎麼做了!」

聞言,小白嘆了一口氣之後,才繼續道:「空間之力如何領悟,我也沒辦法告訴,我所能夠做的,就是在主人你危險的時候,提醒你而已。但是,如果主人你陷入太深的話,那麼就連我的聲音也無法傳達,那麼到了那個時候,就連我也無能為力了!主人你要記住,天地間絕對沒有白白得到的力量,想要得到什麼力量,都是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擔負巨大的風險,而主人你應該做的,就是在這風險之中,守護自己的本心!」

「守護本心!」

杜飛微微點了點頭,而後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然後雙目就是緩緩的閉上:「那麼不要浪費時間,開始吧!」

伴隨著杜飛的眼眸閉上,幾乎在剎那之間,一股股玄奧無比的力量,就如同一道道的浪潮一般,向著杜飛所在之處呼嘯而來。而在接觸到這些能量浪潮的時候,杜飛的眼前似乎有著無限的光影閃掠而過,各種各樣的力量匯聚在了一起,令得杜飛的身形微微的震動。

「咻咻咻——」

隨著這些力量和感悟的撲面而來,無數的光幕就是不斷的出現在了杜飛的面前之處,這裡面,是最原始的空間力量,是對力量的最深層次的領悟,同時也是無數強者的一生。

這些領悟之中,蘊含了無數巔峰強者的一生歲月記憶,這裡面不但有他們的功法、武技,更有他們一生戰鬥的印記。但是令得杜飛最為震動的卻是,這些在此處留下印記的巔峰強者,絕大多數都是一生和域外天魔一族作戰,而最後無數人都是帶著一腔悲願,隕落在域外天魔一族的手中。

「你們這群生物,早晚會被這片天地所驅逐!」

這是杜飛聽到最多的一句話,也是得到最深的感悟,因為,那域外天魔一族,對於這片天地來說,就是毒素和災難。

只不過,就算對於這些記憶心生感應,但是杜飛卻沒有沉醉進入其中,而是以一種旁觀者的心態注視著這一切,注視著這在域外天魔一族侵蝕之下,搖搖欲墜的這片世界!

而一波波的空間感悟,也是不斷的瀰漫而開,到了最後,周而復始,無窮無盡!

漫長的時間,就這般悄然的流逝而過,不知道多少波的空間感悟覆蓋在了杜飛的身上,令得他的身形變得有幾分虛幻了起來。

許久,許久之後,不知道經過了多麼漫長的歲月,橫跨了多少無盡的虛空,而後,杜飛的身形突然間微微一顫,然後那緊閉的雙目,也是在此刻緩緩的睜開。

此刻,杜飛的眼眸之中閃過一絲淡淡的光芒,這一絲光芒之中,蘊含著一種難言的滄桑味道,就彷彿,有一種淡淡的空間之力從中瀰漫而開一般。

「原來,這就是空間……」

杜飛沉吟了許久,才緩緩的深處了手掌,而後就見到,在他面前的空間在此刻瘋狂扭曲著,同時也是瘋狂的變幻著,就彷彿此刻,這一抹空間的森羅變幻,都是杜飛一個人所能掌握的,在他掌心的這片虛空之中,他就是空間之主!

許久之後,杜飛才一揮手,然後散去了手中的力量,旋即就見到他緩緩的站了起來,而後無數道的空間波紋在他的身後升騰而起,如同萬道光芒同時綻放一般,絢麗到了極致!

「主人,恭喜你了!」

略帶幾分乾澀的聲音響起,杜飛抬起,就見到此刻小白又恢復了那小小的模樣,而且身形虛幻無比,顯然,這些日子為了守護杜飛,它也是消耗了極大的心力!

「小白,這些日子謝謝你了!」杜飛見到這一幕,倒是伸出手捧著小白,輕笑開口。 「感謝我倒是不用,主人,你現在應該是成功掌握了空間之力了,日後只要逐漸熟悉,自然可以達到武聖境的巔峰。但是,另外的一樣東西,你成功領悟了沒有?」小白一臉期待的看著杜飛道。

「另外的一樣東西么?」聞言,杜飛似乎微微一愣,許久后才搖了搖頭道:「似乎是領悟了,但是似乎又沒有,這個事情我自己也說不好便是了。」

「似乎有,又似乎沒有么?」小白沉吟了許久,才緩緩搖頭道:「罷了,既然主人你都這般說的話,那麼我就當你成功了。你現在在這秩序空間之中也呆得太久了,是時候離開了。」

「好。」聞言,杜飛緩緩的點了點頭,而後他隨意的一揮手,就見到空間直接被他撕裂出了一條通道,而後他一揮手,將小白收入了體內之後,才是一步跨出,直接進入了那空間通道之中。

…………

虛無的界神殿之中,此刻早就是空蕩蕩的一片了,除了那玄帝依舊是盤膝坐在了半空之中之外,其他的強者卻是絕大多數都退出了這片空間了。唯有小冉和鳳霖等人都是沒有離開,一個個都是安靜的等待著,等待著杜飛的出現。

這一日,原本盤膝坐著的玄帝突然間輕輕一笑,然後就是緩緩的站了起來。

而隨著他的動作,就見到那不遠之處的空間,突然間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直接撕裂,而後杜飛的身形,就是從中一步跨出。

杜飛此刻的實力似乎沒有什麼漲進,但是他身上的氣質卻明顯有了幾分變化,使得他整個人看起來神秘無比。

「已經成功掌握了空間之力了么?很好!」玄帝望著杜飛,忍不住微微的點了點頭,這個小傢伙的不僅僅是運氣好,這等天賦和心性也是超乎了他的想象之外,想不到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之內,就是做成了這等事情來。

「這都多謝前輩栽培!前輩造化之恩,在下不忘。」杜飛恭敬的對著玄帝欠了欠身道。

「呵呵呵,說什麼栽培造化的,我想你也應該明白,我既然讓你得到了空間之力,那麼我自然是有事情要做的,你不會忘記了吧?」玄帝輕笑道。

「這自然不會。」杜飛的視線一轉,對著小冉等人微微點頭之後,才是落到了這界神殿的下方之處,在那裡,有著一片無盡的黑暗。之前杜飛還看不出什麼來,但是此刻在掌握了空間之力以後,杜飛卻清晰的感應到,那一片黑暗之中的空間極端奇異,就彷彿無數的空間層層疊疊的堆砌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空間牢籠一般。

而在這些牢籠之中,卻有著一股極端奇特的氣息在空間縫隙之中蔓延而出。 異世邪妃 氣息雖淡,但是卻邪惡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就彷彿是萬魔始祖才能夠擁有的東西一般。

「這裡面所封印的,據我這些日子的感悟,應該是那原始天魔王的左臂,我雖然此刻還不太清楚天地間的狀況,但是就算是那原始天魔王蘇醒,只要我們能夠得到其左臂的話,那麼他一身實力最少要降低兩成,這樣的話,對於我們這一面來說,將會是巨大的好處,在那等情況下,我或許也能夠和它一戰……原本此事應該我來,只不過我此刻實力未曾恢復,而小傢伙你體內的天地元丹眾多,要鎮壓它的左臂應該不難,所以,此事一切靠你了!」玄帝一臉凝重的開口道。

從這玄帝的話語裡面,杜飛也可以感覺到那極端沉重的壓力,當下他微微點了點頭,輕聲道:「前輩儘管放心便是了!不管裡面到底是什麼情況,但是晚輩定然會儘力而為!」

「不是儘力而為!而是一定要成功!」

玄帝沉聲道。

杜飛的瞳孔微微一縮,許久后才是緩緩的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的話,那麼前輩也無需擔憂,哪怕丟了這條小命的話,那麼晚輩也定然會將裡面的原始天魔王斷臂得手,若是能夠毀去的話,就第一時間毀去,若是不能的話,晚輩就將其收入體內,慢慢煉化!」

話音落下,杜飛一揮手,身形卻已經在空間之中閃爍不休,然後飛快的向著下方之處閃去。

望著杜飛在空間之中明滅不定的身形,玄帝似乎才是輕輕的鬆了一口氣,同時忍不住微微讚歎,不過一個月的功夫,杜飛居然將那空間之力掌控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

「咔嚓——」

從那重重疊疊的空間裂縫之中穿過,到了最後,撕裂了一層空間之後,杜飛的身形突然一頓,望著眼前的景象,就是微微的皺著眉。

「這是……什麼地方?」

杜飛喃喃自語,帶著幾分震撼的望著四周之處。此刻,他竟然身處在了一個巨大的洞穴之中。而此時,這洞穴裡面卻堆積著層層疊疊的屍骨,這些屍骨一看就不是人類所有,屍骨之上有著淡淡的邪氣蔓延,顯然,這些應該是域外天魔一族的屍骨。

但是,這些屍骨卻是整齊的堆放著,就彷彿有人刻意而為一般。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原始天魔王的左臂,就被封印在此處么?」杜飛望著眼前的這一幕,忍不住微微的皺了皺眉,原本他認為,空間囚牢之內,或許就是那原始天魔王的左臂了,但是此刻看來的話,事情倒是沒有自己想象之中的那般簡單了。

「看來,當年為了封印那原始天魔王的左臂,也是花了大力氣的事情啊!」小白的聲音也是在此刻從杜飛的腦海之中響起。

「嗯。」聞言,杜飛微微的點了點頭,而後視線落到了這個巨大洞穴色深處,「現在不要去理會這裡到底是什麼情況了,先將事情辦了在說吧,現在這界神殿已經毀去,域外天魔一族隨時可以派出大批的天魔王前來搶奪,到了那個時候,就太晚了。」

說完,杜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將略帶幾分震撼的心境盡數壓制下來,而後他抬起腳步,緩緩的向著這洞穴的深處行去。而伴隨著杜飛的動作,一陣陣的腳步聲,就是在這洞穴之中回想了起來。

洞穴之中,處處都是一具具墨黑色的屍骨盤坐,屍骨身上,早就沒有了絲毫的生機,但是那種極端邪惡的味道,依然是令人覺得一陣陣的厭煩。若不是此刻不是做其他事情的時候的話,杜飛還真想一巴掌拍出,將這些屍骨盡數毀去。

只不過就算是如此,杜飛依然是有所發現,因為伴隨著杜飛的深入,這些屍骨身上的氣息,卻是變得愈發的邪惡深邃了起來,這等發現,令得杜飛隱約間有幾分猜測,隨後,他的速度卻是驟然間加快,身形風馳電掣一般的向著這洞穴深處竄去。

很快,杜飛就來到了這洞穴的深處,此刻,在那裡有著數十座石台,石台之上,此刻有數十道身影盤坐,身影雖然已經失去了生機,但是杜飛卻依然能夠從它們的身上感應出一種極致的厭惡味道。

「天魔王!」

這一幕,令得杜飛咬了咬牙,然後他凝視著那些天魔王的屍骸的時候,突然間瞳孔猛的一縮,因為他發現,這些天魔王的屍骸身形,有著濃郁的天魔氣被抽出,然後同時匯聚到了它們的頭頂上方之處,而在那裡,一道蒼白的手臂安靜懸浮,它彷彿是一個黑洞一般,在吸收著四周的一切天魔氣!

「這是!?」

望著這一幕,杜飛的瞳孔猛的一縮,隱約間卻有了幾分猜測。

「主人,恐怕這些密密麻麻的域外天魔族的屍骸,原本是不存在的,只不過這些年來,這域外天魔一族早就侵入到了此處,只不過估計這些域外天魔能夠進來,就出不去,所以,它們倒是想出了一個辦法來,那就是以身養王,讓自己體內所有的天魔氣,滋養這原始天魔王的斷臂,想必,他們是想要讓這原始天魔王的斷臂之中,誕生出一抹分神來,若是那樣的話,以原始天魔王的實力,說不定能夠讓這斷臂離開此處!」小白似乎緩緩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略帶幾分震撼的開口道。這域外天魔一族所做出來的事情,還真的是令人驚訝無比啊!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我可不能讓這些討厭的種族心想事成啊!」

聞言,杜飛卻是冷笑了一聲,而後右手一揮,就見到道道極端恐怖的聖潔光輝掃出,直接切斷了天空之中呼嘯的天魔氣,然後將那些天魔屍骸盡數的毀去。以杜飛此刻的實力,要對付這些連動一下都不能的天魔屍骸,實在是一件極端簡單的事情了!

做完了這一切之後,杜飛才抬著頭,視線再度落到了那原始天魔王的斷臂之上。 天魔臂上,此刻有著一絲絲的淡淡邪惡氣息瀰漫而出。這等氣息不像是普通的域外天魔一般,甚至和那九天魔王中杜飛遇到的幾尊也是完全不同。

這種氣息,沒有域外天魔那種天生的吞噬味道蘊含其中,但是卻有著一種更加邪惡的味道在裡面蔓延著。這等味道,只是一絲,卻已經令得杜飛的心中湧起滔天駭浪!此刻,杜飛已經可以確定,自己當日透過光幕所見到的那一尊身影,便是那原始天魔王了!而且,按照當日所見的情況來分析的話,很可能那原始天魔王此刻已經蘇醒了過來了,而他只有這一隻斷臂還被封印在此處,所以才沒有出現!

而此刻,這裡存在的雖然只有一隻斷臂,但是那斷臂之中蘊含的能量,卻是恐怖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只是面對一隻斷臂,杜飛就有了幾分輕微的頭皮麻煩的感覺,實在令人難以想象,若是遇到了原始天魔王本尊的話,又會是怎樣的一幕!

「窺一斑而知全豹,這原始天魔王果然極強,難怪在那滅世之戰中,只有界主才能夠和其不相上下,而最後為了將它封印,卻不得不墜入百世輪迴之中。」小白凝視著這一幕,也是微微感嘆道。

聞言,杜飛也是忍不住搖了搖頭,看來,這個原始天魔王的戰鬥力果然是極端的逆天。以自己此刻的實力,應該是沒有資格和他交手的。但是要解決他的一根斷臂,應該是沒有太大的問題的。

「原始天魔王的斷臂……」杜飛凝視著斷臂許久之後,才緩緩的吸了一口氣,「既然如此,那麼我們也暫時不要管其他了,出手吧。」

「主人,這一次我全力助你!」小白也知道,要做成這件事情,可不僅僅是開開玩笑就能夠做到的。所以當下他也是咬牙開口道。

聞言,杜飛微微的點了點頭,而後他雙手印記一變,就見到輪迴炎雷丹出現在了杜飛的頭頂之處,隨後一個九重巨塔,飛快的出現在了這洞穴之中,然後隨著杜飛的一指,就是向著那斷臂所在之處鎮壓過去!顯然,在這等時候杜飛也不得不全力出手,否則的話,就算是他也未必能夠將這斷臂拿下!

「轟——」

然而,就在杜飛操控的九重鎮魔塔即將鎮壓到了那斷臂之上的瞬間,剎那間,一股極端恐怖,恐怖到了難以形容的威壓,猛的從那斷臂之中席捲而出,瞬間就令得杜飛的身形一僵,而半空之中的九重鎮魔塔,也是宛若被鎮壓住了一般,難以動彈分毫。

杜飛咬著牙,他能夠感覺到這等突如其來的威壓是何等恐怖,就算是以杜飛的肉身強度,此刻全身上下也是傳來了一陣刺痛之感。若不是有天地元丹護體的話,杜飛恐怕在這等威壓之下,會直接化為粉末。

「砰砰砰——」

威壓瀰漫而開,整個洞穴之中就傳來了一陣陣的清脆炸響之聲,就見到剛才杜飛還沒有徹底抹除的那幾十尊天魔王的殘骸,也是瞬間被暴成了粉末。

「嗡嗡嗡——」

就在杜飛全力以赴的抵禦著這極端恐怖的威壓的時候,那斷臂之中,突然有著墨黑色的光芒凝聚,然後飛快的向著杜飛所在之處籠罩而去。

而伴隨著這墨黑色光芒的降臨,那一瞬間,杜飛的腦海之中如同山崩地裂一般,一股強烈的眩暈之感湧現,頓時就令得其身形如同直接被吸入了某個時空之中一般。

眩暈的感覺,很快就是消散而去,而後杜飛就發現,此刻四周的一切都是盡數變化了,這裡已經不再是自己所在的那個黑蛋的洞穴,而是一片極端遼闊的大地,只不過,在這片大地之上,濃郁的黑霧如同毒龍一般緩緩的衝天而起,邪惡無比的氣息,就這樣在整個天地之間蔓延。

總裁,引你入局 「呵呵呵,真是有趣啊……想不到本王等待了這麼多年,進來是既不是界主那丫頭,也不是洪荒九帝那幾個廢物,而是一個人類的小傢伙……」

就在杜飛因為這一幕而心神警惕的時候,一陣淡淡的聲音帶著幾分笑意在這天地之間回蕩起來。這聲音裡面有著一種無法形容的強大,但是在這等強大之中,卻有著一絲絲淡淡的邪惡氣息蘊含其中。

杜飛心頭一震,隨後就是猛的抬頭,然後看到那遙遠的天際之上,此刻有一座身穿青袍的身影淡淡的負手而立。這道身影杜飛熟悉無比,他之前已經見過了兩次,只不過和之前兩次的時候比起來的話,這一道身影彷彿擁有了真正的神智一般。

青衣男子面容頗為英俊,臉上也是充滿了威嚴之感,但是他那眉宇之中透漏出來的無盡魔氣,卻是令人心驚膽戰。就彷彿,此刻這片天地的天魔氣,都在向他臣服一般。

「原始天魔王!」

杜飛頭皮微微一麻,卻已經知道了,眼前著一尊應該就是那位傳說中的原始天魔王了。看來這些年來,那些域外天魔布置下的種種手段,想要讓這原始天魔王的手臂之中誕生出一抹分神來,這等事情,似乎已經成功了啊。

「你區區一個人類能夠進入這個地方,那麼也就說明,界神殿的封印已經打開,而進來的不是我族之人,那便說明,老二和玄帝的爭奪之中,已經失敗了么?」青袍男子淡淡的凝視著杜飛,說出來的話,卻彷彿他見到了外界發生事情的所有過程一般,這等掌控天下的味道從其聲音之中蔓延而出,令得杜飛都是腦門之處冷汗滴落。

這個原始天魔王,看來不僅僅是實力強悍罷了。

「若是我告訴你,第二天魔王不是失敗了,而是已經被我抹殺了,不知道你信不信?」杜飛沉吟了片刻后,才緩緩開口道。

「被你抹殺了么?」青衣男子聞言卻是微微的皺了皺眉,然後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杜飛一番之後,臉上卻是浮現了一抹疑惑之色。

片刻之後,青衣男子的神色才微微一動,隨後淡淡道:「原來炎神丹、黃泉輪迴丹、融天丹都在你手中,再加上丹武兩道雙入聖,並且掌控了空間之力……這麼看的話,你要逼走老二或許有可能,但是想要將其抹殺,卻是笑話了……不過,你不過靠著逼走老二,就想要進來抹殺本王的一截斷臂,或許本王應該說,你天真了一點。」

「天真么?」杜飛倒是笑了笑,「就算是天真也好,只要將你這截斷臂解決了,那麼日後滅世之戰再啟之時。你的實力也會若上少許,這就夠了!」

「呵呵,想不到你小小的年紀,就以天地眾生為念了么?當年的界主,也不過如此了……看來,本王今日就算是不想出手,也不得不將你解決了,免得日後我族的吞噬之路再度受阻……這天地間,出現過一位界主就夠了,第二位,就不需要了!」輕易男子微微一笑,然後目光俯視著杜飛淡淡開口道。

「你不是想要解決本王這截斷臂么?你要記住,這截斷臂之後,封印著本王兩成實力,若你能擊敗本王的話,或許,你還真有幾分機會,不過可惜了……」青衣男子搖頭輕笑,而後就見到他的手掌深處,然後緩緩的攤開。剎那間,就見到一股階段恐怖的氣息,在這個時候以一種遮天蔽日一般的姿態,瘋狂的席捲而開。而在其身後之處,彷彿有著一尊看不到盡頭的巨大魔影盤踞,緊接著,一道略帶嘲諷的聲音,就是緩緩傳開。

「我給你機會,讓你先出手!」

聞言,杜飛的面試也是浮現了一抹和他的年齡並不相符的狠辣之色,這個原始天魔王如此的自信,倒是令得杜飛心中的殺意升騰。就如同他所說一般,若是自己能夠在這裡解決掉他的兩成實力的話,那麼日後若是遇到了那原始天魔王,只要對方不處於完美狀態,難道自己就真的沒有一戰之力了不成?

「轟——」

下一瞬間,杜飛體表之處九道天鳳光紋瞬間閃爍出來,而且因為他已經成功領悟了空間之力的關係,在這一刻,九道天鳳光紋都是同時微微一扭,最後九紋合一,然後化為了一道九彩紋身,直接印在了杜飛的身上。

「咻——」

清脆的鳳鳴之聲,此刻在杜飛的身軀之中傳出,在這一刻,天鳳不滅經已經被杜飛修鍊到了極致!

「轟——」

下一瞬間,杜飛腳掌一踏,身形瞬間向著前方之處飆射而出,而隨著他一拳轟出,一道巨大的鳳爪,就是鋪天蓋地而出。

「哦?以人類之軀,居然將天鳳不滅經修鍊到了九紋歸一的地步,有趣的小傢伙……」原始天魔王望著這一幕,終於忍不住流出了一絲奇特的表情來。 「不過,靠著這樣的本事就對本王出手,是否有那麼一點點的天真呢?」

原始天魔王一臉平淡,而後就見到他屈指一彈,剎那之間,澎湃的天魔氣瞬間噴發而出,直接化為了極端巨大的黑色鎖鏈,就是向著杜飛所在之處纏繞而去!

「嘭——」

只不過,這道黑色鎖鏈即將落到了杜飛身上的瞬間,卻被杜飛右手橫掃,直接將這黑色的鎖鏈拍成了粉末。

「呵,有點意思!」

原始天魔王望著這一幕,一直懸浮在半空之中不動的身形終於閃掠而出,而後其右手猛的一握,一道巨大的天魔手就是從上方的天空之中撕裂空間落下,然後狠狠的向著杜飛所在之處暴轟而去!

杜飛的身形此刻已經來到了半空之中,渾身七彩光芒爆發而出,而在這些光芒之外,淡淡的不死聖火也是纏繞在了他的體表之處。

「轟——」

杜飛右手緊握,一拳瞬間轟出,剎那之間就如同萬鳳朝陽一般,驚天動地的鳳鳴之音響徹天地,那等恐怖的拳壓,就算沒有天鳳之靈的作用,也是直接穿透了空間,一拳就是將那極端恐怖的天魔手轟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