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只是,事情眼看著進入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為了保證伍德的安危,夫人只好禁止伍德的一切行動。等到布魯克將一切都解決之後,他們再商量接下來得事情。

「當時精靈國王並沒有告訴我這些,我當時還以為他和我的父親是很好的朋友呢。」伍德想起自己曾看到過父親的背影,當時自己還特意問過精靈國王。

當時精靈國王看上去是那樣的溫和,想到此,伍德覺得,當時的精靈國王一定非常的痛恨自己。

不知道過了多久,伍德終於等到了布魯克校長的消息。

當時伍德看到皮普急匆匆的過來,臉上的神情看不真切,還以為是事情進展的不順利呢。

最後得知布魯克校長已經將隧道徹底封鎖之後,夫人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伍德的心情卻是不知道該如何的形容,這一場誤會,真的會因此而結束嗎?

精靈國王精心布置的這個局面,真的會因為隧道沒有成功開啟而終止嗎?

伍德只是聽到了皮普說的消息,但是並沒有看到布魯克校長。就連用餐的時候都沒有看到布魯克校長,伍德提出想要去看看,但是卻被夫人阻止了。

「現在事情既然已經得到了解決,夫人為什麼還要一直看著我?」伍德不明白為什麼事情已經結束了的,但是夫人還一直守在自己的身邊。就連一些小事,夫人都會陪在伍德的身邊。

「隧道雖然已經被重新封鎖,但是這並不代表危險已經解除。在沒有觸底的清除那些危險之前,你還是跟在我的身邊比較好。」夫人簡單的說,伍德不知道的是,其實除了隧道,整個魔法世界都已經進入了緊急警備的狀態。

魔法世界的入口,也不僅僅是只有隧道。精靈國王從隧道無法進來的話,他肯定還會想別的辦法的。有夫人的保護,布魯克校長就可以毫無顧慮的去魔法世界維護大家的安危。

因為夫人一直都在伍德身邊,伍德就算是插翅也很難擺脫夫人的監視。

「夫人,不如你和我一起去看看翼龍,雖然知道它現在已經沒事了,但是總覺得還是看一眼才能夠放心。」伍德說,既然這裡如今已經安全了,伍德覺得自己去看看翼龍,也不會有什麼的。

只是,夫人聽到伍德的話,卻是露出一絲為難之色,這是伍德從來沒有在夫人的臉上看到過得表情。

強烈的不安,讓伍德瞬間激動起來:「是不是翼龍出了什麼事情?」

「伍德,你先別激動,翼龍不會有什麼危險的。只是,不知道當時精靈王子對翼龍做了什麼,翼龍現在並不在鳥不語學院。它在解除了危險之後,就離開了。現在是希瓦拉教授在那裡守著,誰也不知道翼龍去了哪裡。」夫人解釋的說。

翼龍是一種特殊的存在,它會受傷,會痛苦,但是放眼整個世界,目前還沒有能夠徹底的殺死翼龍的人。翼龍應該是受了傷,不想讓伍德看到,所以選擇獨自養傷。等到它的傷勢好了,自然會回到伍德身邊的。

「如果它是去了別的地方,離開了魔法世界,且不是更加的危險了?」伍德焦急的說。

「相信我,翼龍是不會有事的,它的責任就是守護你,它又怎麼可能在你身處陷阱的時候離開呢。放心吧,翼龍一定還在附近。」夫人說。

聽到夫人的話,伍德心中更加得難過了,翼龍都已經受傷了,但是卻還在為自己的安危擔心。

「從今天開始,你要學會面對這一切,知道嗎?以後還會有更多的人,為了保護你的安危,而受傷,或者是犧牲。只有你自己變得更強大了,才是對他們最好的回饋。所以,為了那些一直都在默默地守護著你的人,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不要讓你的對手小瞧了你,也不要讓對方看到你的弱點。」夫人忽然說道。

伍德感覺自己以前的生活,彷彿是在瞬間和自己脫離的。雖然伍德目前還不知道這一切為什麼來的這麼突然,自己將來又會走向一條什麼樣的道路。

目前的伍德只知道,自己必須變得強大起來。但是,要如何才能夠讓自己強大起來呢?

伍德不過是十歲的孩子,即便是再成熟,對於眼前所發生的一切還是懵懂無知的。他只知道自己應該相信夫人說的話,自己應該按照夫人說的去做。

「我該怎麼做?」

「從今以後,不要讓人看到你軟弱的一面,不要輕易地相信任何人,包括我。因為,有的時候你自己都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這個人,他的真是身份是誰。記住這兩點,只要你能夠做到這兩點,你就會慢慢的變得強大。」雖然夫人也不想讓伍德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快速的成長起來。

但是,該來的總是會來,伍德遲早是要學會面對這一切的。

幾天之後,布魯克校長和西耶教授以及其他的教授們都回來了,他們看上去很是疲憊的樣子。但是好在他們帶回來的消息是好的,魔法世界最終守住了自己的防線。

精靈國王雖然不甘心,但是因為他們這些年的損耗,勢力還沒有得到完全的恢復。雖然撤離了魔法世界,但是精靈國王卻並沒有認輸。

他們遲早還是回來的,只要伍德還在這裡的話。

布魯克校長並不想讓整個魔法世界的人知道,這次事情的起因是因為伍德。 可是精靈國王雖然失敗了,但是為了讓伍德接下來的日子並不好過,精靈國王說出了自己的目標其實只有伍德本人。只要魔法世界將伍德交出去,他們以後就不會再來騷擾。

但是如果伍德一直留在這裡的話,他們以後有了機會,還是會再來攻打魔法世界的。相信到那個時候,他們的勢力就不僅僅是今天這樣的了。

知道了事情的原因之後,作為魔法世界的法律部長的亞伯,本著為大眾居民的人身安全考慮,提出讓布魯克儘快的交出伍德。免得讓整個魔法世界因為伍德一個人,而陷入危機。

布魯克當場表態,自己是不會那樣做的。

鳥不語學院的事情,是布魯克一個人說了算了,他說了不會交出伍德,就一定不會將伍德交出去的。

布魯克說完,不給亞伯任何發表個人意見的機會,就帶著鳥不語的教授們回來了。所以也就有了他們看上去並不開心的畫面,伍德並不知道他們之前發生的那些事情。

覺得他們應該是太疲勞了,所以伍德並沒有去打擾他們,而是聽了夫人的建議,在房間里看書,或者是到實驗室做些實驗。

經過這件事情,曼特的生意怕是一時半會兒的也無法進行了。所以伍德也就沒有了做實驗的動力了。

「亞伯是怎麼說的?」

在校長室,夫人擔憂的問道,如今事情雖然得到了解決,但是後面面臨的問題,卻是夫人最擔心的。

「你應該能夠想到亞伯的為人,他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鳥不語學院的事情,還沒有輪到他發表意見的份兒上。只是伍德以後怕是會收到更多的委屈,你要及時的疏導伍德的情緒。這個孩子本身就已經夠可憐的了,如今遇到這樣的事情,想必他心裡一定不會不好受的。」布魯克校長語重心長的說。

他看上去是那樣的憂愁,伍德如今還是一個一年級的學生,往後怕是會有的受了。雖然他們都是知道,伍德早晚會面臨這一切的,只是,這一切都來的太早了。

「我已經將該說的夠告訴了伍德,相信以伍德的心性,遲早會接受這個事實的。」夫人嘆息的說。

「難道你就不覺得,維克拉的出現,說明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嗎?」夫人忽然問道,維克拉的出現,無疑不說明一個很明顯的問題。

「我知道,但是我現在還不能夠確定這個人是誰。我還需要時間,來判斷這個人究竟是誰。因為,我不想錯過一個壞人,自然也不想錯過任何的一個好人。」布魯克滿面愁容的說。

維克拉之所以能夠進入到鳥不語學院,說明在他們這裡,有人背叛了他們。在魔法世界,同樣也有個人出賣了亞伯。

正是因為精靈國王的進攻,希瓦拉教授意外的回到了鳥不語學院。只是,因為希瓦拉教授還要守護隧道,所以伍德並沒有看到希瓦拉教授。

就在伍德看書的時候,忽然從窗外飛進來一隻小蝴蝶。伍德自然是一眼就認出了這就是希瓦拉教授的傳話蝴蝶。

「伍德,到隧道這裡來一下,我有東西給你看。」聲音是希瓦拉教授的沒錯。

於是伍德左右看了看,然後就一個人出去了。一出門,伍德就召喚來飛速,然後朝著隧道的方向飛奔而去。

伍德很快就來到了隧道谷底,當伍德看到希瓦拉教授的時候,差一點都沒有認出來。

「希瓦拉教授?你怎麼變成這樣了?」除了五官,希瓦拉教授其餘的部位都相應的發生了變化。

看上去像是得了什麼病,伍德很快就想到了自己曾經在一本上看到的鳥不語學院的第一任校長。

「我沒事,看看這是什麼?」希瓦拉教授並沒有在意伍德的質疑。

伍德順著希瓦拉教授手指的方向,只見一把泛著白光的長劍,此時正插在石壁上。那石壁是非常的堅硬的,伍德之前就嘗試過。

但是之前自己並沒有在這裡看到過這把劍。

「這是什麼劍?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希瓦拉教授既然讓自己過來,想必一定是知道些什麼的。

「這就是傳說中的芮麗斯之光,是你之前提起過的那把劍。如今有人將這把劍放在了這裡,想必你也不用費心考慮自己研究出一把芮麗斯之光了。」希瓦拉教授微笑的說。

「可是,您之前不是說過,芮麗斯之光是認主人的,我以前都沒有見過這把劍。」伍德眼睛直直的看著那把劍,感覺這把劍就是曾經出出現在自己夢裡的那把劍。

可是,哪裡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呢?自己前幾天還在夢裡看到的劍,怎麼會突然之間就真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如果這把就是我之前聽說的那把劍的話,那它的主人應該就是你的父親,亞拉王。作為他的繼承人,你完全可以擁有它。而且,現在的芮麗斯之光,很明顯的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主人的身邊了。」希瓦拉教授解釋的說。

「你是說,這把劍曾經是我父親的?」伍德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那把劍,想不到這竟然就是當年陪在父親身邊的劍。

「是的,芮麗斯之光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製作出來的,想當年你父親也是花費了不少的精力才等到了這把劍。」希瓦拉教授說道,他其實還有很多的關於這把劍的事情,但是考慮到伍德一時間可能無法接受這麼多的事情,所以想著還是等以後有機會了再說吧。

「我以後,也可以擁有這把劍嗎?」看著那泛著青光的劍,伍德很想走過去,把那件從石壁上拔出來。這可是父親當年用過的劍,而且上面還有他的氣息。

伍德也多少了解了一些關於芮麗斯之光的製作,不僅僅是一個強大的魔咒,還需要它與主人之間的默契。在這樣一個能人輩出的時代,也不過僅此一把。

「當然,我讓你來,就是為了讓你拔下這把劍。」希瓦拉教授自從發現了這把劍之後,就開始嘗試用各種辦法將它拔下來。可是無奈自己的能力有限,根本就無法拔出。 是的,希瓦拉教授自認為是能力有限,就連希瓦拉教授都無法做到的事情,伍德這樣一個小屁孩兒就能做到嗎?

伍德遲疑的走了過去,當伍德靠近那把劍的時候,空中似乎傳來一陣輕微的鐵騎震動的聲音。

「那是什麼聲音?」

伍德停住腳步,仔細的傾聽那個微弱的聲音。

「那是芮麗斯之光在確認你的身份,過去吧,孩子,沒事的。」希瓦拉教授看著伍德慢慢的走過去,一臉的期待。

億萬隱婚:高冷總裁追妻99天 聲音還在繼續,而且隨著伍德的靠近,聲音也變得越來越清晰。

那聲音,就像是一個人在低聲訴說著什麼。

當伍德站在芮麗斯之光的面前的時候,那個聲音已經變得清晰可聞。

「相信可相信的人,給與他們力量,你就會變得強大。」

那個聲音一直都在不停的重複這一句話,聲音空虛縹緲,感覺就像是從很遠的地方飄過來的。伍德下意識的朝四周看去,卻是什麼都沒有看到。

「伍德,你怎麼了?」

看到伍德的樣子,希瓦拉教授以為伍德出了什麼問題,臉上的表情也變得緊張起來。

「我沒事,希瓦拉教授,剛才,我聽到了一個聲音,他告訴我說,要相信可以相信的人。」伍德說著,伸手就把插在石壁上的劍給拔了出來。

絲毫不費力的樣子,感覺那把劍就是粘在上面的一樣。

聲音也在劍神被拔出的那一刻消失,這個聲音,伍德或許再也不會忘記,因為,那是他的父親,亞拉王留給他的遺言,也是叮囑。

相信可以相信的人,給與他們力量,自己就會變得強大。

那把劍很快就隱入伍德的手掌之中,消失不見。

這樣就可以了嗎?

伍德有些疑惑的看向希瓦拉教授,其實希瓦拉教授也是第一次接觸芮麗斯之光,看到那把劍隱藏在伍德的手掌之中,覺得這就是認可了伍德的主人身份了吧。

「我想,這樣應該就是認了你這個主人了,只是,芮麗斯之光可是不同於以往的任何有魔力的劍。回去之後,我會讓布魯克給你找一些相關的書籍,希望你能夠在書上找到一些有價值的線索。」希瓦拉教授只是聽過芮麗斯之光的名字,但是要如何的使用,卻是一無所知。

「您離開鳥不語學院的這些日子,莫非一直都是守在附近的?」布魯克曾經告訴伍德,希瓦拉離開的真想其實是想要更好的保護鳥不語學院,但是卻沒說希瓦拉教授究竟是在哪裡住的。

「當然,不然的話,我怎麼會在鳥不語出事的第一時間趕過來呢。你的翼龍也不要太擔心了,它不過是受了一點皮外傷,它是因為不想讓你看到它受傷的樣子。等到它的傷勢好一些了,自然會回來的。」希瓦拉教授是親看看到翼龍是如何受傷的,他的及時出現,讓翼龍沒有受到更為嚴重的傷。

翼龍受的傷看上去有些恐怖,但是對於翼龍來說,那都是小傷。翼龍的自我恢復能力可是大家公認的好,相信過不了幾天,翼龍就會回來的。

「翼龍當時究竟是怎麼受的傷?」伍德是知道翼龍的本領的,一般的魔法師根本就不是翼龍的對手,更何況是將它打傷。

「當時,我也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當我趕過來的時候,只是看到了受傷的翼龍。而且翼龍離開之後,我也在附近查看了一番,倒是什麼都沒有發現。附近也沒有打鬥過的痕迹。」當希瓦拉教授和布魯克校長趕過來的時候,看到的一幕就是翼龍受傷倒地的畫面。

後來他和布魯克校長在附近仔仔細細的查看了一番,結果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現場除了芮麗斯之光,沒有任何別的東西出現。

因為他們多少是知道芮麗斯之光的,所以斷定肯定不是芮麗斯之光的作為。

那麼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對方是從隧道進入,然後在他們趕來之前,就已經悄悄地離開了。可是,能夠在隧道內自由出入的,級別一定是在他們兩者之上的。

他們至今還都沒有人知道,在這隧道中,究竟還隱藏著什麼。又或者,傷害翼龍的根本就不是別人,而是生活在隧道里的那些怪獸?

當伍德離開那個隧道之後,一個人經過一個樹林的時候,忽然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被火灼傷一樣,疼痛無比。伍德是忍耐力很好的孩子,一開始的時候,伍德還能夠忍耐,可是到了最後,伍德不得不讓自己的身體蜷縮。

那種疼痛,是身體被撕碎然後進行焚燒的痛。伍德疼的臉色煞白,最後昏倒在了樹林之中。

因為教授們都在各自忙著各自的事情,他們從魔法世界回來之後,就變得比以前還要忙碌。因為他們要想辦法應付魔法世界各個部門給他們施加的打壓,為了讓他們交出伍德,魔法世界的人們也是用盡了心思。

這不,起到帶頭作用的就是梅塞夫的父母戴維德和迪安,他們是守護魔法世界和平的主要人物。迪安聯合魔法世界的各大報刊,對伍德的身世進行大肆傳播。

伍德的母親是莉莉婭這件事情,很快就傳到了魔法世界的各個角落。曼特和蘇芮看到這樣的報道之後,趕緊的去找韋爾斯還有佩克妮。

但是他們四個人的力量,在整個魔法世界的核心領導人物面前,似乎太過單薄。

「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去找一下梅塞夫,這次起到帶頭作用的就是他的父母。」蘇芮看到報道上關於伍德的誣陷,氣的整個人都不好了。

知道了事情的始作俑者是梅塞夫的父母,蘇芮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去找梅塞夫。蘇芮對梅塞夫的印象倒是還不錯的,但是他的父母,這樣的做法實在是太令人失望了。

「據我所知,梅塞夫和他的父母的關係並不是很好,我們就算是找到了他,這件事情想必他也幫不上什麼忙。」梅塞夫比韋爾斯高一級,如今已經快要畢業了。

梅塞夫的年齡,也剛好是出於反叛期,梅塞夫和他的父母不和的事情,在魔法界倒也不是什麼秘密。 或許這也是梅塞夫為何總是不合群的原因,在這樣一個家庭氛圍下長大的孩子,很難做到不合群。

因為父母的關係,梅塞夫從小就被同學們孤立,幾乎沒有人願意跟他交朋友。好在梅塞夫本身就是一個不怎麼喜歡交際的人,沒有人和他做朋友,他倒是覺得很輕鬆。

「不管怎樣,我們先找到梅塞夫再說,聽說,梅塞夫自從回來之後,就沒有人看到過他,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佩克妮平時是個很細心的女孩兒,對於一些消息,那是很注意收集的。

不得不說梅塞夫的父母真是心寬,自己的孩子好長時間不見面,都不會感到擔心的。還是他們覺得,在魔法世界,憑著他們自身的影響力,沒有人敢對他們的兒子下手?

「這個好辦,交給我不就行了嗎。」韋爾斯微微一笑,找人,在別人看來是個不容易的事情。但是對於韋爾斯這樣的人來說,那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佩克妮和韋爾斯對看了一眼,都笑了。

「對啊,有你們兄妹二人,難道我們還擔心會找不到梅塞夫嗎。」因為上次受到攻擊的事情,曼特現在的生意是做不下去了。

他已經在家裡憋了好幾天了,今天如果不是蘇芮去找自己的話,父親肯定是不讓他出門的。

好不容易出來了,曼特就像是放出來的鳥兒一樣,感覺渾身都有使不完的力氣。

在魔法世界,有一個地方,是大家都知道,但是平時卻沒有人回去的地方。這個地方就是冷山。

所謂的冷山,是魔法世界的小孩子給起的名字,原因很簡單,因為冷。

那裡不僅僅是冷的問題,而是環境變化莫測的問題。因為這點,大人們平時都是嚴禁孩子們去那裡玩的。就算是在那附近,如果被發現的話,也是會被批評的。

越是不讓去的地方,在孩子們眼中就越是有吸引力。就因為那裡沒人敢去,所以就成了那些叛逆期孩子們追逐的好去處。

如果一個孩子,想要在同齡人面前展示自己的膽子比別人大,就要獨自去冷山,一天一夜再回來。如果按時回來,就說明這人不禁膽子大而且能力也是超群的。

當然,凡是去那裡的孩子,沒有一個人是在規定的時間內回來的。能夠在很多天之後,自己回來的,就已經算是不錯的了。更多的是最後被自家父母給找回來的,自然是少不了一頓批。

這就是一個死循環,大家越是這樣,這個地方就越是吸引那些不諳世事的孩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