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咦,奇怪啊,我的肉身怎麼成五階七級了,相當於高階聖器了啊。」再仔細一看幾個小傢伙,「我擦,它們的肉身竟然和我一樣結實。」

蟲爺得意洋洋的走過來,「當然是本蟲的功勞,這幾天閑著沒事就把你們的肉身,按照你之前的煉器方法煉來試試,效果還不錯。」

「你怎麼會的?」大少有點疑惑,自己並沒吧千錘百鍊煉器術交給它啊。

「切,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啊,都看你煉了好幾次了,這麼簡單的東西一下就學會了。」蟲爺一臉的鄙視。

葉無鋒一臉的黑線,這個混蛋居然罵自己是豬。

現在大少心情好得很,度過了雷劫,煉體都大幅提升,一下跳到岩漿里,「咱也來過過這美美的日子。」

蟲爺藍藍的躺著,「大少,既然你的煉器這麼不錯,怎麼不給自己打造一些聖器呢?你的盜版東皇鍾和震雷拳套都是很不錯的構思,不過畢竟只是規則組成的虛影,不是實體,威力還是有限啊。」

葉無鋒沉思良久,靈光一閃,一拍大腿,「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隨後他招出噬雷焚天炎和雷錘,又拿出眾多的材料,叮叮噹噹的開始煉器。

荒蕪的年代 時間如流水,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看著眼前五光十色的聖器,葉無鋒那疲憊略顯蒼白的小臉,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這是他真正意義上的煉製聖器,那次七星飛刀只能算是升級,不能完全算是他煉製的,這次一下煉製出一大堆,而且全是中級聖器。

蟲爺看著那堆成小山的精巧的聖器,嘴巴長得老大,完全呆住了,這是什麼啊!無數的金盔金甲,這樣式不正是巨靈神穿的那些嗎,可是這個尺寸也太小了,還有一堆的七星飛刀和震雷拳套,都是小巧型的,這些難道是——?

大少得意的大笑,「沒錯,這些是我專門給小傢伙們煉製的,怎麼樣?威風吧。」

這時小傢伙們歡天喜地的跑過來,巨靈盔甲一人一套,大力蟲帶著他的小弟又領取震雷拳套,神速蟲小青、結界蟲阿音和重力蟲小黑帶著他們的小弟領取的是七星飛刀,小魂只是領取了防具,畢竟沒有適合它的魂攻武器。

看著金光閃閃的靈蟲們,葉無鋒高興地眼睛眯成了一條縫。

蟲爺嘴角微微抽搐,這麼多靈蟲都被聖器武裝到了牙齒了,雖然蟲體本身更堅硬,可是有了聖器護體,那防禦力肯定是更加強了,至於攻擊方面那可就比赤手空拳強大太多了。

「轟隆隆——」器劫降臨,密密麻麻的雷電如雨打芭蕉鋪天蓋地的落下,四個小傢伙帶著各自的小弟排成方陣,毫不畏懼。

「唧唧——」

無數的『破滅諸天』和『七星震殺陣』打向虛空。

「轟——」,這只是平常的聖器器劫,完全不是小傢伙們的對手,頓時被打的支離破碎。

雷光滅,劫雲散,聖器出。

一群威風八面的蟲子圍著葉無鋒又跳又笑。

蟲爺無語的看著大少,「怎麼都是給小傢伙們的?你也太寵著它們了,你自己的呢?」

「小傢伙們的安全很重要,我可不想再次看到它們出危險,至於我的,當然也準備了。」隨後三件高級聖器出現在眼前,一個金色小鍾、一對紫色拳套、一件白袍。

「這個白袍是什麼?不像是你煉製的啊。」蟲爺有點奇怪。

「鎮天塔里一個朋友送的,增加負重,平時穿著順便煉體,而且也比較好看,我就給加工了一下,現在已經十萬斤了,我又把東皇鐘上的一些銘文比葫蘆畫瓢畫上去了,防禦力也增加不少。這個盜版東皇鍾我在裡面加入了引靈之氣,可以吸收部分靈力攻擊,以後就叫『噬靈鍾』了」大少得意洋洋,臉不紅氣不喘的說道,顯然對這件白袍很是喜歡。

這傢伙怎麼想到這些的,蟲爺也是真心的服了,「這個噬靈鐘的防禦有多強?」

「七星飛刀的七星滅世肯定擋不住,我的其他奧義的攻擊強度都無法破防。」隨後,葉無鋒打出一道巨大的震風之月,直接命中噬靈鍾,「當」的一聲,被旋轉著的小鍾彈飛向天空,一道黑色的裂縫出現在半空,噬靈鍾毫髮無傷,反而變得強大了一分。

蟲爺看著空中的裂縫,這道攻擊威力很大,竟然這麼輕易就被彈飛,還能吸收靈力為己用,真是很不錯的聖器,看來只要不超過它的防禦極限的攻擊,數量再多也是沒用的。

「煉化!」幾滴鮮血飛出,震雷拳套化作一道紫光,包裹住大少的雙拳,隨後消失無蹤;滴溜溜轉動的小鍾也是化作一道金光進入大少體內。

葉無鋒此時白袍長發,隨風舞動,劍眉星目,一抹淡淡的笑意掛在臉上。

「是時候該回去了,也不知道母親是否已經出關。」化作一道流光飛向水月洞天。

來到山腳之下,一陣吵吵鬧鬧的聲音傳入耳中。

「小道姑,以後你們就加入我們極樂門吧。」

「就是,聽說你們水月洞天換了個小白臉當門主。」

「道姑也是女人,春心動了唄。」

「弄不好那個小白臉技術特別專業,把水月洞天上上下下弄爽了,才當上門主的。」

「胡說,說到技術誰能是我們極樂門的對手!」

「哈哈,說得好,你們這些小道姑還是隨我們走吧,讓你們見識到什麼才是真正的專業。」

「哈哈哈——」

……

淫詞浪語不堪入耳,氣的幾個小道姑臉色通紅,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你——,你們——」

「無恥。」

「混蛋。」

「淫賊。」

「登徒子。」

……

說到罵人,小道姑們完敗。

葉無鋒實在聽不下去了,漫步走了過來。

「水月洞天不歡迎外人,念你等初犯,饒你們一命,都滾吧。」

「呸——,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對我們極樂們的人指手畫腳,找死。」其中一個人舉劍對著大少的要害就刺。

葉無鋒一皺眉,「突下殺手,你們極樂們難道不講道理?」

「哈哈,道理是什麼,看我一劍秒殺你。」

大少大袖一抖,「蓬~」,來人化作一團血霧。

剩下的人大驚失色,高喊道:「你身為前輩怎能不講道理?」

葉無鋒一下就被氣樂了,「你們真是搞笑,我和你們講道理,你們要和我比拳頭;我和你們比拳頭,現在你們又要和我講道理,哼——」

一道冷哼,極樂們眾人均被壓趴地上動彈不得。

「這些噁心的傢伙來我們水月洞天做什麼?」

「啟稟門主,他們這一段時間一直在挑釁我們,叫囂著要收服我們。」一個小道姑施禮回答。

葉無鋒略加思索,哦,明白了,看來他們不知道從哪裡收到消息,知道水雲出事了,想來這趁虛而入。畢竟紙是包不住火的,這個消息早晚會透出去,不過本少的便宜也是你們能占的?

「你回去告訴你們門主,儘快前來賠罪,否則滅了你們極樂門。」大少隨手一指,「留著這個活口回去傳話,其他的都殺了。」

「你敢,我們可是——」

早就氣壞了的小道姑們一聽見門主下令,嗷嗷的提劍沖了過去,對著動彈不得的眾人嘁哩喀喳一頓亂砍。存活下來的那個傢伙嚇得臉色蒼白體若篩糠,屎尿齊流。

「還不快滾,弄髒了我們山門的話,就把你剁成碎肉喂狗。」大少的殺氣鋪天蓋地涌去。

「啊啊~」那傢伙發瘋的逃跑而回。

在小道姑們滿眼星星的注視之下,葉無鋒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見。

也不知道母親醒了沒,大少來到了傳承之地。

「鋒兒,你回來了。」一道久違的溫柔聲音傳來。

「娘,你已經醒了啊,恭喜母親成就皇者。」葉無鋒高高興興跑了過去。

林月仙也是非常興奮,「這就是皇者啊,好強的感覺,就像做夢一樣,這都是多虧了鋒兒。」

葉無鋒大大咧咧,「哪啊,這都是母親的機緣到了。」

「娘,你現在已經完全得到這裡的傳承了嗎?」

「還需要再鞏固一下,等我把水月洞天煉化成本命寶物的時候,才算完全得到水月仙子的傳承。」林月仙看到大少疑問的眼神,繼續往下說。

「這個傳承之地的名字就是水月洞天,留下傳承的皇者就是水月仙子,為娘就是得到了她的傳承,她已經突破境界飛升上界了。」

「娘,你來當水月洞天的太上長老吧,一會我把幾個長老介紹給你,這兩年她們把門派治理的不錯,表現的也算忠心,等你完全掌控這裡以後,就把這剩下的六個王者傳承給她們吧,靈海境的長老太弱了,丟咱們的人。」

「噗嗤~」林月仙一下就被逗樂了,靈海境的手下也嫌丟人,其實她不知道大少的靈虫部隊,葉無鋒還真的看不上一般的靈海境。 「鋒兒,不用再等了,現在就讓那幾個長老來接收傳承吧,反正我也煉化得差不多了,再說了,我現在可是皇者了,還怕壓不住那個幾個長老嗎?」林月仙大大咧咧的說道。

隨後一股皇者威嚴散發出來,猶如天威降臨,就算是葉無鋒也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空間禁錮,明顯他也被壓制了。

大少暗自思量:「果然皇者非同小可,在這股威壓之下,雖然自己也不是完全不能抵抗,可是實力的確也是大打折扣。」

「好吧,我這就把她們幾個叫來,這幾年她們的表現不錯,就把這王者傳承賞給她們了,而且我也正好有事問她們。」

隨後兩人離開傳承之地,傳音召喚。

很快,六個長老進入了議事大廳,稽首行禮,「參見門主。」

大少一擺手,「這是我的母親,現在已經是我們水月洞天的太上長老了。」

幾個長老楞了一下,趕緊施禮,「屬下拜見太上長老。」

「都起來吧。」林月仙言出法隨,一股淡淡的皇者氣勢散發而出,托起了幾個長老。

二長老大驚失色,震驚的看著葉無鋒,「門主,這——,難道太上長老的境界是——」

大少微笑頷首,「你猜的沒錯,我母親正是皇者。」

幾個長老大喜過望,趕緊再次施禮,「參見皇者大人。」

「對了,二長老,這幾天極樂門老來騷擾是怎麼回事?」葉無鋒疑惑的問道。

「稟告門主,青銅級勢力必須至少有一個王者坐鎮,極樂門不知道怎麼知道了我們前門主隕落了,想要吞併我們水月洞天,可是我們現在有了太上長老皇者大人坐鎮,我們幾乎已經是白銀級勢力了。」

「幾乎是?那就是說還不算了?」葉無鋒略帶疑惑。

「恩,白銀級勢力要求要有至少一個皇者坐鎮,只是我們除了皇者大人之外最高就是靈海境,王者的數量是空白,所以說只能算是幾乎是。」

「哦,這樣啊,這個簡單,這兩年你們做的不錯,我很滿意,你們跟我來吧,這次我就賜予你們成就王者的機緣。」 乖乖前任你別逃 隨後大少就把她們帶進了傳承之地。

幾個長老看到這麼一個修鍊寶地,激動地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隨後葉無鋒帶著她們來到了幾個雕像面前,「這是六個王者傳承,交給你們了。」

六個長老看著傳承,激動地神色溢於言表,突然六人齊齊雙膝跪下,「門主賜予我等如此機緣,我等六人在此立誓,此生此命以門主之令馬首是瞻,刀山火海萬死不辭,若違此誓神魂俱滅,永世不得超生。」

大少滿意的點了點頭,「好了,你們趕快接收傳承吧。」

「母親,你們在這裡吧,我就先出去了。」說完之後,葉無鋒離開傳承之地,畢竟長老都不在,外面總要有個管事的。

他漫步在水月洞天,他來到了這裡已經兩年了,可是都沒有怎麼逛過。

「門主好。」

「參見門主。」

……

一路上小道姑紛紛打著招呼,一個個眼中露出狂熱的崇拜之色。

看著這些弟子們,大少也是稍微有點不好意思,畢竟自己也是門主,對這裡什麼都沒做過,徹底的一個甩手掌柜,還是做點什麼吧,一要對得起這些崇拜自己的粉絲,隨後大少來到了後山。

一座孤峰拔地而起,幽靜的山谷鬱鬱蔥蔥,「恩,這地方不錯,就是這裡了。」隨後大少招出噬雷焚天炎、雷錘和眾多煉器材料。

「就給水月洞天留下一座修鍊聖器吧。」

葉無鋒平復一下心境,神色肅穆,「煉器開始。」

「叮叮噹噹——」大道之音回蕩在整個山谷。

……

七天之後,一座三層高的大殿出現在山谷之中,琉璃四角飛檐,碧瓦鋪頂,紫金葫蘆頂直指蒼天,東南西北四門分別為風門、雷門、震門、月門,大殿正中一個牌匾以規則之力寫著水月殿三個大字,令人不敢直視,葉無鋒拿出許多石碑,模仿碑林留影留下了風雷震月四種意境的石碑放置於大殿一層;在二層留下的是奧義震風之月和風之舞身法;第三層留下的是風雷震月四種規則之力。

接下來大少在大殿入口處立下一個巨大的石碑,奮筆疾書。

「聖器水月殿,共三層,第一層,水月洞天弟子可憑貢獻點數進入領悟意境之力;第二層,領悟了意境的弟子可憑貢獻點數進入領悟奧義震風之月和風之舞身法;第三層巔峰靈海境可進入領悟規則。」

最後蟲爺出手,布置下聚靈陣、幻陣、殺陣、防禦陣法,把這個山谷打造的固若金湯,以防外敵入侵搶奪聖器。

蟲爺問道:「怎麼只留下這兩種奧義?其他不是還有幾個更強的嗎?」

「其他的都對煉體有著太高的要求,這裡畢竟是女子門派,你認為她們會走煉體路線嗎?我的招式就這兩個適合她們。」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回去看看那幾個長老進行的怎麼樣了。」隨後化作一道流光回到了傳承之地。

「拜見門主。」六個長老看到葉無鋒回來,趕緊起身參拜。

「不必多禮,恩,還不錯,都已經是初入王者了。」大少滿意的點了點頭,可算是有了幾個撐門面的長老了。

「幾位長老,我這有點事安排你們做。」隨後大少把後山水月殿的事簡單說了一下。

幾個長老都是善於管理的人,一點就透,知道此類寶物的神奇之處,激動地立即就要過去。

「別急,還有點事,二長老你弄個收發任務的部門,發些任務,煉藥、煉器、尋找材料、收集情報、暗殺一類的都行,具體的事情你來定,完成者獎勵貢獻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