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眾人都很不爽,不知道這文兄與韋哥到底什麼情況,對此人如此忌憚,此人到底什麼背景後台,一些不明了之人在心中無比疑問,即便是北玄宗少主幹就幹了,怕什麼。

這不像是兩人的作風,以往能聽到這句話早就前桌子拎板凳幹起來了,哪會任由對方在這裡咆哮犬吠放肆。

「怎麼,想動手嗎?」北玄宗少主不以為然的開口道。

「小龍,坐下!」蘇沫一把把他按下,擋住他的眼睛不讓其看對方。

而,文兄連忙給北玄宗少主道歉,聲稱此人剛來的不懂規矩,還請對方大量不要與其一般計較。

可這話聽到眾人耳力怎麼都像是在巴結奉承之言,讓人聽起來好不爽的樣子,這還是他們的文兄嗎?

「北玄宗什麼來歷?我怎麼沒聽過。」有人問道。

「北玄宗啊,可不是咱們惹不起的,人家可是青龍鎮的三派之一,實力算是最大的一股,另外兩家就數開元門與青龍幫不相伯仲,所以還是不要得罪的好…」韋哥介紹了一堆。

這次人們才知道北玄宗的來歷與實力,的確是目前他們無法得罪的一股勢力,但是也不能任憑對方如此羞辱,即便他們盜墓怎麼了,北玄宗的弟子買的古物兵器也不少啊,還都掙著搶著買呢。

現在突然冒出來一個少主這算是什麼,還張狂至極似乎想要騎到他們頭上的意思,一點薄面也不留,上來就是一通羞辱,什麼偷雞摸狗,什麼雞鳴狗盜之輩,真是越說越離譜。

即便是北玄宗少主又如何,也不能侮辱別人的職業,前面幾句話弄的李化龍到現在都很不爽,心裡憋著一股火氣無法釋放。

「不是韋哥,也不願龍哥發火你看剛才那貨什麼意思,言語羞辱我們,龍哥窩火也是不想看到有人侮辱我們得職業,對,盜墓怎麼了呢,這也是吃飯的傢伙。」柳一逍很是不爽的低語道。

「行了,你就別瞎攪合了,在說兩句你龍哥可就真的要發火了,北玄宗什麼地方,你想看你龍哥被人追殺嗎?」蘇沫白了他一眼。

的確,北玄宗一向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特別是一些散修,就連開元們與青龍幫也是,對其很不屑,早就想拿下兩派在這青龍鎮獨領風騷了,自然有那個資本猖狂。

能把其它兩個門派都不放在眼裡看來北玄宗是有一定的手段與實力,亦或者找到了幫手,即便是兩派實力不濟,但是若兩派聯手也能與之抗衡,甚至不弱,能被他們如此不屑,估計是另有打算。

「這個袁傑出了名的風流成性,翩翩公子哥一個,想教訓他不一定非要在此地,有的是機會。」此刻寧可兒小聲說道,似乎有了什麼計策。

這傢伙經常去一些酒樓怡紅院,各大窯子妓院估計都被他泡過了,什麼貨色都見過,可就是玩不盡興,賭場也去,還經常打架鬧事,這些都是很正常。

李化龍與一些人不認識此人也是情有可原,此人去的地方他都沒過,兩人不同路不同去向,自然無緣一見,對於北玄宗也是了解甚少,甚至根本不知曉。

「寧可兒說的事,實在不行把他祖墳盜了。」柳一逍瞪眼道。

聞言的李化龍那是眸子一瞪精光一閃,覺得這個注意不錯,相當好,你敢猖狂我就到你祖墳,看你如何是好。

這若是北玄宗得祖墳被盜宗主還不瘋掉,整個宗內還不炸了鍋,這麼一想他們高興至極,還是到祖墳比較爽快,過癮。

「小子,這個注意相當不錯,事後你派幾人去摸摸路子。」李化龍兩人低語了幾句。

實力我是沒你強,人沒你多,可是盜墓的手段卻是不會比任何人差,盜你祖墳,把你祖宗挖出來丟進茅坑去,看你如何是好,讓你祖宗在九泉之下天天喝尿吃屎去吧。

「哈哈…」

這個辦法已經就這麼給定了,所有人聽到小龍的計劃那頓時就笑翻了,絕對是妙極了,無恥,加混蛋,他就要看看對方還能張狂到幾時。 李化龍看著對方坐在對面心裡很是不爽,而對方更是瞪了他一眼似乎在示威。

「小心點,你。」此人帶著恐嚇得口吻點指道。

看著他那雙欠揍的臉李化龍就打心裡不爽,這傢伙早晚要狠狠搞他一頓,甚至還得敲詐勒索,你不是後台硬嗎,我就要敲詐勒索,讓你老子多出點彩靈礦石贖你。

如今他不擔心那張臉,不屑的掃視了一眼,心裡卻是越想越樂,先讓你得瑟幾天,等手頭上活完事有你好受的。

「得瑟!」柳一逍痛飲一杯。

「小子,今日我們家少爺心情好不與爾等一般見識,還是哪涼快待哪去吧,看著真礙眼。」北玄宗少主身旁的幾個下人卻是這麽說道,就連他一個下人都看不起他們了。

不過是一個下人而已,張著一副狗眼,跟著一個狗主子而已,還敢如此不屑的看著他們,這個絕對是無法忍受李化龍此刻火氣很大。

看著幾人不屑的目光他就非常窩火,再這樣下去一個跑腿的都看不起他們了,以後還怎麼在青龍鎮混下去,他李化龍這臉還往哪擱啊。

啪!

面前一張古樸陳舊的桌子被李化龍當場拍的粉碎,一桌好酒好菜頓時灑滿一地都是,眾人無不震驚,看著其的面孔甚是嚇人,脖子青筋爆出,眸子通紅。

「狗日的,你說的什麼,你有種再給老子說一遍。」 神醫小獸妃 李化龍臉色巨變搖指前方,爆發出雷霆之怒,欲欲而上。

這一次真的是徹底.火了,他們一直在退讓,沒想到對方卻是蹬鼻子上臉,給臉不要臉,沒完沒了了,這換做是誰誰都不受不了。

即便是北玄宗少主又如何,這樣咄咄逼人也太欺人太甚,靠著自己的老子在這裡耀武揚威算什麼,有本事的就大幹一場。

「你他么的有種過來,今天你不動老子你是雜種。」北玄宗少主袁傑喊道。

「特么,老子給你臉了是吧?「文兄端起酒杯倒在了袁傑的臉上,大罵道。

此刻他徹底.火了。

所有人見到這一幕那是全都愣住了,都屏住了呼吸,此刻彷彿只能聽到心跳加速的聲音,所有目光聚集兩人。

這是多麼令人振奮人心的事情,文兄居然潑對方酒水這是明擺著要幹了,根本沒有留任何面子的意思,他也是忍對方很久了,這一刻終於爆發了。

「你居然敢潑我們少爺酒水,姓文的你活膩了是吧。」此刻袁傑身後的幾人那是火了,開始動了。

而,李化龍也不是吃素的在這裡敢對他動手即便你是北玄宗少主也不行,今日不能就此善罷甘休,一定要大幹一場。

所有人動了,全都要拎出兵器,所有的桌椅被打翻了,每個人臉上都生出一股怒火殺氣,就要圍攻袁傑等人。

李化龍身軀猶如離弦之箭極速的向前猛地躍起,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一個男子的臉上,當場此人就橫飛了出去,被抽的嘴巴濺血。

另一人被文兄一腳給踹倒,甩了一巴掌,直接把袁傑的桌子給掀了,此人那是嚇壞了,真以為李化龍等人不敢動手,沒想到卻是這麼的果斷與從容,仗著他們人多勢眾袁傑只有五人,肯定不是其對手,此刻看到自己的手下倒下兩個那是膽子都快給嚇破了。

「殺!」

「我要弄死他個狗日的。」柳一逍大喝,手持法寶就要砸來。

「我看你們誰敢,只要我大喝一聲下面北玄宗的弟子全都會上來,我看你們能猖狂到幾時?」有人斷喝。

碰!

兩團光華在前方半空中炸開,光華四溢,震開了數人,震驚無比,一些喝酒之人全部一鬨而散,徹底嚇壞了。

大街上很多人都看到這裡發生的一切,地上狼狽一片,酒水灑滿一地,所有飯菜打翻,桌椅破碎,雙方形成了對峙。

「文兄以為人多是吧,你給老子等著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袁傑斷喝,嚇得雙腿發抖。

「唉唉,你們看,那可是北玄宗的少主如今那是雙腿打顫,我說哥們你還是趕緊回家找媽媽吧,免得嚇尿了。」柳一逍無恥的喊道,生怕別人看不到。

但是眾人眼睛掃視的瞬間還真是看見了對方雙腿不停的顫抖,眼神中生出膽怯的神情,看著眾人的確是有些害怕。

「放肆,誰讓你們在我的酒樓鬧事的,又是你李化龍這都幾次了,不長心嗎?」掌柜子邱老闆一聲斷喝,極其有震懾力,話音鏗鏘震耳。

只看見掌柜子從樓梯中一點點的露出身軀,胖胖的身子挺著肚子而來,不是很高,身穿華麗衣照,緩緩走來。

掌柜子濃眉大眼,略胖的身軀看上去很滑稽,瞪著眸子掃視眾人,突然在犄角旮旯里看到了袁傑,眸子一亮,不知什麼意思。

就連柳一逍文兄都甚是驚訝,這老頭的眼神怎麼忽然變了,難道與他們的交情還不如這個北玄宗的袁傑呢,還是兩人本身就有交情。

「我說,邱老頭你可不能看他是北玄宗得人這樣啊,我們可是多年的交情啊。」柳一逍叫嚷道,與其有些親戚,算起來還是同輩自然敢如此喝道。

只見袁傑並沒有高興反而是更加的害怕似得,一臉驚慌的表情,讓人有些疑問。

「原來是你個小兔仔子,敢在我的地盤鬧事不想活了,即便是你的老子也不敢如此,你特么的三天兩頭砸老子的場子。」

眾人萬萬沒想到的是邱老闆如此的霸氣果斷,根本不把他當成什麼北玄宗得少主來看,那是一頓訓斥,比訓斥自己兒子還順口似得,破口大罵,嚇得其雙腿抖的更厲害了,身邊幾人嚇人更是嚇的不敢作聲。

一個酒樓老闆而已居然敢呵斥宗門少主,就是開元門的修士也不敢啊,這老頭到底是背景在這個整個青龍鎮沒人不給他面子的,現在還敢面對面的呵斥袁傑,真是厲害啊。

「邱,邱老闆桌子是他們砸的,與我們少主無關。」有人喝道。

「老子讓你說話了嗎?」

啪!

邱老闆果斷的一巴掌抽過去,此人當即橫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倒地的廢桌上。

「你,你…邱老闆你這是要與我北玄宗為敵嗎?別以為你與我父親關係甚好我不敢怎麼著你。」

啪!

袁傑一句話還沒有說完整個人倒飛出去,被其一巴掌狠狠的抽了一下,與剛才自己的手下一般無二,摔的狗啃屎。

「打得好。」

李化龍一聲吆喝著,身後的眾人那是歡呼起來,興奮至極,見到袁傑被邱老頭抽嘴巴子心中甚是有快感。

「你,你,你們,好啊,邱老頭你們狼狽為奸,我要告訴我爹,你等著。」袁傑那是嚇壞了,想要走卻是被柳一逍等人給攔住了。

「想走,柳爺讓你走了嗎?」

柳一逍喊道。「喂!大哥能打不?」

這一刻眾人不知道柳一逍這是何意,為什麼會問邱老闆這種不可能的問題,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會讓他們暴打對方一頓,畢竟也是一派少主,北玄宗的半邊臉不能就此給丟了。

「這個…算了,喝酒吧。」邱老闆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不敢讓眾人得罪北玄宗這股勢力。

「來啊,咬我啊…」其中人拍打著屁股給眾人,無恥的喊道。

看著幾人那無恥的表情,淫.盪的笑容,全都開始卷了捲袖口準備開始動手的意思,嚇得五人那是一個發抖,臉色一變,還真以為這幾人敢動手呢。

但是邱老闆已經放話不能讓他們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就連那老頭都忌憚他們北玄宗的勢力,更別說幾個散修了,分分鐘還不弄死一片,否則真以為他們北玄宗只是一個擺設。

文兄第一個帶頭,只有他距離最近那是拎起拳頭擺出姿勢,第一時間就想給袁傑封了熊貓眼,狠狠的踹他兩腳,可是邱老闆的話他們也得聽一二,肯定是有原因的。

「來啊,來啊,打我啊,。」袁傑無恥的說道。

「狗日的!」柳一逍怒喊道。

將近二十人全都做好了揍對方的準備,沒想到邱掌柜子如此忌憚北玄宗得勢力,讓他們算了,可是這句算了卻是給這該死的東西多大的勇氣在此地胡作非為,干多少齷齪事情,如今那是全都扭動著屁股等著他們出手呢。

若是可以李化龍文兄等人絕對是毫客氣的拳打腳踢把這幾個畜生好好的揍一頓,看著他們那猥瑣的笑臉心中是有多氣嗎,每個人都咬緊了門牙,心裡憋著一股火氣,恨不得弄死對方。

這幾個壞東西了,平日里欺壓百姓,魚肉鄉里,一直以北玄宗的勢力欺壓一方,如今很多人等著看幾人被揍成豬頭,可小龍他們卻只能攥賺拳頭瞪瞪眼睛。。

「小雜種你不是要打我嗎,來啊,本少主給你機會。」袁傑越說越來勁,如今那是更加猖狂與肆無忌憚了。

「姓袁的你給老子等著瞧,你就祈禱不要落在老子手裡。」李化龍大喝,看著幾人離開的背影。

這一次他們是徹底把北玄宗給得罪死了,袁傑絕對是不會放過他們的,估計在整個青龍鎮以後都不怎麼好混了,哪怕是盜墓估計都有些難度大了。

李化龍等人根本就沒怕過什麼人,如今那是非常的窩火,他們一席人那是能幹不會多說,如今那是被人如此羞辱,騎到頭上卻只能幹看著,真是要多火大就有多火大。

且有邱老爺子還罩著他們,此人來歷神秘,聽柳一逍說他並非本地人,而是天雲城的人,來此地是背後有大門派撐著,故此哪怕在青龍鎮北玄宗也不敢把他怎麼樣。

「氣死我了,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窩囊。」柳一逍氣的又把旁邊的桌子砸的稀巴碎。

眾人無不是怒火沖霄,握緊了拳頭,氣的胸腔憋著一股火氣,若不是邱掌柜子發火他們剛才絕對不會放過這幾個人。 「今天好窩囊,老子從來沒有過。」柳一逍還在惱火。

今天不止是眾人團聚還大吃大喝了一頓,如此好的氣氛優雅的興緻卻被北玄宗給少主給攪黃了,每個人心中都非常窩火,暗自發狠,無不想找個機會狠狠的弄袁傑一頓。

一向不喜歡動武的蘇沫也是氣勢沖沖的就要上去踹兩腳,攥起繡花拳,特窩火了,那時都沒有出手攔李化龍,甚至自己比她還想揍袁傑那貨。

「那當然,別說你,你看我們沫姐那叫一個火啊,在旁邊桌子腿都拎起來了,若不是我攔著估計袁傑那小子肯定會頭破血流不可。」林石指著蘇沫說道。

「哪有!小石頭再亂說看我不揍你。」蘇沫雙手攥成繡花拳做出要打架的姿勢。

眾人已經離開了邱老闆的天瓊樓,一起來到了這片坊市之中,分頭購買一些今晚的工具及用品,也唯有坊市中產品才會齊全。

今晚就有所行動,文兄發現城外五十里一座山上有一座古墓,很久遠了,不知道什麼年代的,聽說古墓不小,寶物眾多,故此今晚才找召集了這麼多兄弟,以備不時之需。

話說青龍鎮雖大,但是還分四個區域,分別是,青龍區,開元區,北玄區,城主區,幾個區域大小几乎一致,佔據了城內的三個不同方向,比如,北玄區在城內西北方向,開元區在城內東西方向,而青龍屬於正南方向,城主府自然是中心地帶,地理位置很好,一直都是北玄宗想要建立分門派的地方,可這個願望一直沒有達成。

這四股勢力之前在城內可是組織了一個團隊每日都有執法者,近幾年幾派明爭暗鬥也就解散了組織,目前只有城主府在執法,城外守門盤查的人員都是城主府的人,搞的近幾年來青龍鎮的秩序越來越差了,很多人都可以在城內隨意斗惡,放在以前早就抓進大牢了,一家人很難管百家事。

唯一沒變的就是城內設置的傳送法陣是四家共同合作,若是覺得距離夠遠或者不想步行,可以借住傳送法陣傳送某一地點,甚至周邊的城鎮都是通的,可以隨意穿梭,但唯一不好的是彩靈礦石要的比較昂貴,很多修士根本付不起。

而且,三派在附近的山脈山腹之中都有門徒開採礦石,每日出土的靈石都會送往門派中開光切割等,就如同李化龍手中用的一般無二,有很多顏色。

「小龍你這一路都在看什麼,似乎沒有中意的?」蘇沫看著李化龍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其實他一直在找小聖說給他的那些靈草什麼東西的,還有魔獸,妖丹,什麼靈草名貴至極,看了一圈也沒看到一株可以用的。

更何況那些東西他都沒聽過這如何去找,估計這個坊市之中都無法湊齊這麼多的靈藥,都是一些沒聽過的。

「知道從哪裡能找到,四級魔獸妖丹,血蛙,火焰草,金蟬花,龍舌草…」李化龍一口氣不下於說了二十幾種,當即蘇沫就愣住了,不知道這傢伙想要幹嘛,這些完全都沒聽過。

「這麽多,我,我好多都沒聽過,不如這樣吧,等幹完這一票我陪你去拍賣會看看,這一票估計都賺到不少彩靈礦石到時候想買什麼都可以了。」蘇沫想了想說道。

但是提到拍賣會的時候李化龍卻是眸子精光一閃,這個他怎麼就沒有想到呢,拍賣會裡面的東西都是好東西,若是能拍賣出來那豈不是更好了。

不過首先得先賺多點彩靈礦石才行,目前才只有四五百顆,想要做什麼都不方便,對於他來說數目已經不小了,可是對於購買這些高級的東西沒有上萬靈石估計是不可能做到了。

在坊市之中逛了很長時間,李化龍兩人人開始離開了此地,朝著城外走去,之前已經都分散了,這樣不會讓人注意。

眾人有先走的,有後面跟上來的,李化龍與蘇沫就是其中一支,說好了在城外的青龍河橋邊集合,然後向著古墓之中走去。

這目前已經是快要夕陽時間,故此他們還有機會趕路,畢竟也就是數十里的路程,靠走路的話也是很快,畢竟都是修士還難不到他們。

為什麼沒有借住城內的傳送陣呢,其因有兩個,一,是不能太過於張揚,二,是已經得罪了北玄宗少主若是借住傳送陣有可能會發生某種爭執,為了以免一些不必要的事情發生只能如此了。

落日餘暉,西邊倒映出美麗的場景,整片溪水都成了一片金黃色的,鱗波蕩漾,閃閃耀眼,美麗的波紋非常炫目。

這座小橋平日里不會有人到此地,而他們約的時間也是這個點,剛好夕陽落日之時,遠遠看去一席人緩緩走來。

「小龍快點了,就等你們了。」火靈兒撇著嘴吧看著兩人。

「怎麼,你又吃醋了,回頭龍哥帶著你如何?」李化龍笑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