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一戰之後我修鍊了足足百年可百年過去我的傷勢去沒有恢復多少,那一戰我傷及本源,想要恢復恐怕需要無數歲月。不過百年後我曾經現身打探過當時僅剩的瓦洛蘭大陸上的局勢。發現遠古種族自那一站之後便再也沒有出現過。遠古種族在暗影島上殘留的駐地也已經被徹底摧毀,遠古種族究竟是被徹底滅族,還是離開了瓦洛蘭位面無人知曉。而遠古種族消失之後我心無所依,便將自己封印進入了悼亡之書。直到你再度打開了悼亡之書。(未完待續……)

… 第124章達成共識

嘉里加德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這麼一段自遠古延伸至今的故事,期間摻雜太多的滄桑,太多的仇恨,以及太多的惆悵。嘉里加德納身懷如此巨大的秘密,孤身在悼亡之書內自封如此綿延歲月,直到今日,嘉里加德納將自己所知曉的全都說了出來。一瞬間嘉里加德納只感覺自己的心境一片通透。無數歲月不曾有過進境的境界居然隱隱的有突破的預兆。

對此嘉里加德納並不意外。心中的秘密與執念已經成為限制自身突破的最大心魔,如今心魔盡去,修為有了突破的徵兆也是自然而然。

釋兵雙目神光湛湛,嘉里加德納的這番話也算是徹底的推翻了釋兵原本心中的世界觀。嘉里加德納口中所講的位面隱秘,直接可以追溯到瓦洛蘭大陸最古老的史籍記載之前。這也難怪釋兵對於嘉里加德納這位曾經參與過圍殺遠古種族的人族至強者一無所知。

好一段時間,釋兵同嘉里加德納兩人才算收斂了心神。

「小子,現在你知道了這血脈功法|an][shu][ba].的來歷,你還覺得自己會留著自己體內的暗裔血脈么?雖然你改修了其他功法,但暗裔血脈太過霸道,就算你有意識的不去修鍊它,但是你體內的暗裔血脈還是會自行運轉,而這種情況會隨著你實力的提升不斷的增強。遠古種族最終究竟是徹底被滅族還是前往了其他位面還不得而知,你若是不希望有一天會成為別人提升修為的養料。你也可以繼續修鍊暗裔血脈。」

血夜異聞錄 嘉里加德納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以他對釋兵的了解,釋兵會做出什麼選擇。他連猜都不用猜。

果然,嘉里加德納的話說完,釋兵的整個眉頭已經完全凝聚。暗裔血脈的頑固,以及嘉里加德納的警告。確實已經撼動了釋兵內心深處的某根神經。

可釋兵還有擔心,也還有僥倖。釋兵擔心,若是自己褪掉了暗裔血脈,自己的一身實力是否會就此廢去。釋兵在這個世界可是仇敵不少。若是沒有了這一身實力,釋兵估計自己的命也活到頭了。而釋兵心中的僥倖則是認為,既然那嘉里加德納能夠以變異血脈抵抗遠古種族。修成自己的獨特的血脈。那麼自己難道就不行么?

放佛是嘉里加德納看出了釋兵心中大驚僥倖,他不屑一笑輕輕的開口道:「我之所以修出了變異血脈,那是因為我以悼亡之書融合了兩種遠古血脈功法,而你不過是以暗裔血脈融合了一門暗影島大陸獨有的靈魂功法而已。二者之間本就不是同級功法。你此刻所修的功法根本無法徹底令你誕生出變異血脈。」

嘉里加德納的話宛若一顆晴天炸雷。徹底粉碎了釋兵內心那最後一抹僥倖,釋兵的面色當即變的十分難看。

釋兵知道,嘉里加德納之所以跟自己說這些,絕對不是只想要看自己的笑話而已,嘉里加德納一定有著自己的目的,可釋兵疑惑的就是,自己的實力不過只有二階。自己身上到底有什麼東西能夠令這位連四階神級英雄都不放在眼中的瓦洛蘭遠古強者看的上眼的呢。

「需要什麼條件你才能幫我。」釋兵一言嘉里加德納卻是露出了一副孺子可教也也的神色。

淡笑著點了點頭。嘉里加德納對於釋兵此人,可以說是相當的滿意。此後背不僅心志堅定,而且頭腦敏銳。自己還沒有開口便知道自己跟他說了這麼多。兩人素未謀面,絕對不可能平白幫他。

「你想的沒錯,我確實有事需要你去做。不過具體事什麼,我暫時還不打算說,你只知道我所說的事,對你而言不需要費多大的力氣便能做到就足夠了。」

「哼哼。」釋兵冷笑的望著光質體的嘉里加德納:「不需要費多大的力氣,你會如此幫我?」釋兵根本不相信嘉里加德納會那麼好心。

對於釋兵的懷疑,嘉里加德納也不動怒:「對於你而言只是無足輕重的小事,可這件事對我而言卻無比重要。只是以你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做到那件事。我可以先幫你褪掉暗裔血脈。待你實力突破到先天三階之後,再去完成我要你做的事就好了。」

聞之要做到那件事還需要自己突破先天三階釋兵的眉頭不禁又是一挑。心道:「看來那件事也絕非那麼簡單啊……」

……

濃密連綿的烏雲幾乎籠罩了整個歐聯華北方地區。持續不斷的霖霖血雨使得空氣當中充滿了濃郁的血腥味。順著赫特等人留下的痕迹氣息,釋兵一路東進。終於在尚都城以東四十公里的一處公路收費站追上了赫特一行人。

一路敢來,所過之處到處都是蟲潮席捲過後的狼藉廢墟。可以想象,數量眾多的蟲族在失去了母蟲的腦部壓制之後,所能爆發出來的毀滅是何等的巨大。

赫特一行五人可以說各個身手不凡,可是當釋兵見到五人的時候,卻也被五人身上那狼狽的模樣嚇了一跳。僅僅是半天多的功夫,五人居然比那逃荒的難民還要凄慘,身上的衣服殘破大半。沾染著暗紅的鮮血和泥土。五人明顯剛剛經過一場大戰,收費站不遠處還殘留著十幾具低級蟲獸的屍體。

釋兵的突然出現令赫特幾人欣喜若狂,李冰更是驚呼一聲師父,直接從地上蹦了起來。

收費站之內,除了赫特五人之外,還有六人,看樣子應該是這收費站內的倖存者。幾人在危機關頭被赫特一行人救下,對赫特幾人那超強的身手可謂無比震撼。而此時,就是他們眼中的五名超級高手,居然皆是稱呼眼前此人為師父,一時之間,收費站內的幾人不禁將目光全都對準了釋兵。

他們打量著,想要看出釋兵身上到底有什麼奇異之處,不過令他們失望了,氣息內斂的釋兵給人的感覺只是一名普通的年輕人,並沒有任何的出奇之處。(未完待續……)

… 第125章請求

一番交談,釋兵也算是了解了赫特一行人東逃至此的經歷。幾人一路行來可是不易,失去母蟲節制的蟲獸殺戮。赫特幾人幾番大戰才終於行到了這裡,救下了這裡收費站的幾人之後,赫特五人也是人困馬乏。但幾人依舊不敢掉以輕心。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有蟲獸發現他們。沒有魂引之燈的掩護,以幾人的實力可逃不過蟲獸敏銳的嗅覺。

幾人話畢釋兵點了點頭,因為有外人在,釋兵並沒有多言自己在蟲巢的經歷,而赫特幾人也識趣的沒有多問。找到一隻死去的蟲屍,如同以往一般,外家功三兄弟將蟲甲撥開,取出蟲肉交由釋兵凈化,眾人可謂是每每的吃了一頓蟲肉。

原本李冰還想將蟲肉給那幾名收費站的倖存者吃,但幾人知道釋兵幾人吃的居然是那怪物的肉之後,居然死活也不肯吃。只是吃著收費站內原本積蓄的食物。

收費站幾人不實蟲肉這等奇物,釋兵也樂得自己幾人獨享,說起來,釋兵還真的捨不得將這麼好的蟲肉給那幾個普通人吃呢。

&nb3w.;「師父,咱們接下來去哪」吃飽喝足,赫特五人的體力也恢復大半,這個時候李冰開口。問詢釋兵下一步的打算。

剛剛之前,從收費站這裡的衛星電視當中,李冰幾人已經知道了如今內地的局勢,失控的蟲獸四面出擊,直衝歐聯華內部。現在歐聯華北方多地的大城市內已經遭遇了蟲獸的襲擊。各地的駐軍都已同蟲族交火。雖然目前看來。有著大量現代化軍隊的歐聯華陸軍勉強還能控制住局勢,但是李冰從釋兵這裡了解到。這一次蟲母被刺,蟲族失控。這看似人類大勝一局的情形,可實際上只要度過這一段過度時期,蟲族內部又不知會誕生出多少母蟲。一隻母蟲尚且令整個歐聯華力有不逮,若是再多上幾隻,那不僅僅是歐聯華,整個世界都將面臨巨大劫難。

李冰開口,赫特幾人也將目光全都對準了釋兵。說起來。釋兵現在也想到下一步究竟要做什麼。原本同嘉里加德納的協議,釋兵要找到幾件東西後由嘉里加德納出手幫助釋兵褪去暗裔血脈。可是能夠褪去暗裔血脈的東西都不好找,而眼下蟲族失控。釋兵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率先做出一些準備的。

前妻,再給我生個孩子 「找一輛車,咱們屋城市。」華都市以及津都市內釋兵所建立的實力大多已經被精衛門給剷除。對於精衛門,釋兵也是從那黑袍執法長老的記憶當中得知的。

吸收了黑袍的記憶,釋兵知道為什麼自己之前都沒有見過那些修鍊強者。原來那些人全都躲進了一個叫做洞天福地的地方。洞天福地內擁有充沛的靈氣。難怪那些人在這個靈氣極度匱乏的世界中還能修鍊出那等實力。

赫特幾人自然是以釋兵的話馬首是瞻。釋兵說要回屋城市,幾人自然沒有意見。可是赫特幾人沒有意見,那收費站的幾名倖存者聽到釋兵這位幾名高手的師父居然要去屋城市,驟然急急出聲。

「厄……這位小兄弟,我想問一下,你們這是打算去伊疆州的那座屋城市么?」說話的乃是一名中年收費員。

釋兵淡漠的掃了此人一眼,輕飄飄的道「嗯。」

「啊!可……那小兄弟幾人去屋城市,我們幾個的家可全都是家在德化城?你看著……」中年收費員話音吞吐。但赫特幾人卻全都聽出來了此人的意思,他們是看重了釋兵幾人的實力。想著憑藉他們這點人根本難以回到德化城,這路上隨便一隊蟲獸就能結果了他們的性命。

對於六名收費員渴求的目光,赫特幾人沒有注意,只看釋兵是何意思。

「既然你們家在德化城。那麼咱們便再次別過吧,收拾東西,走!」釋兵放佛沒有聽出那中年收費員的話中有話,只是輕輕的一聲告別,轉身作勢便要離開。

見釋兵居然真的打算說走就走,那幾名收費員頓時急了,其中的一名年輕的女收費員當即就不幹了:「你們走了我們怎麼辦啊,不行啊,你們可是當兵的,可不能見死不救。」

「對,你們要是敢把我們丟在這裡,那事後我們一定把這件事告訴你們領導!看你們領導不處分你們!」

令一青年收費員也不甘示弱道。

這一男一女兩名收費員又是威脅,又是恐嚇,死活就是不同意釋兵幾人丟下自己幾人。那蠻不講理的氣勢哪裡還有之前幾人被赫特幾人從蟲獸口中救下時候的驚悸恐懼。

釋兵的性格那是軟硬不吃的,別說釋兵本身可並非軍人,就算真是,釋兵也絕對不會在意眼前這一男一女的威脅。

冷笑一聲釋兵根本沒有絲毫改變注意的意向,只又道了聲走。

見釋兵居然毫不在意自己等人的威脅。那名年輕的女收費員知道釋兵一行人這一走,自己幾人多半是沒命活著回到德化城,只見她一個前沖,作勢要死死抱住釋兵衣角的意思。

「哼」釋兵是何等實力,怎麼會叫這樣一個普通人給拖住後退,只是稍微釋放出了一絲血魂之力,便直接將那名女收費員直接給震飛了出去。

「噗嗤~~~!」女收費員被釋兵一震而飛,重重的摔到了地上,掙扎著爬起身來,卻是直接吐出了一口鮮血。

釋兵的突然出手頓時驚住了收費站中的幾人,原本以為釋兵這一行人,李冰四人是穿著軍裝的,身為巨人,料想是不會對老百姓出手的,可誰知釋兵此人居然完全沒有那種忌諱,女收費員被釋兵毫不留情的給震傷了臟腑。一口鮮血吐出之後,整個人的氣息也瞬間萎靡。

「莎莎,莎莎!你!你們,這群殺人犯,你們還算的上是軍人么!你們幾個誰都別走,莎莎,莎莎,我要上告,我要告到你去坐牢!」

青年收費員顯然同那名叫莎莎的女收費員關係匪淺,在釋兵出手傷了女收費員之後,那名難收費員可謂暴怒,大聲呼喝著要告到釋兵幾人坐牢,告到幾人上軍事法庭。(未完待續……)

… 第126章會和

李冰和外家拳三兄弟乃是真正的軍方人員,被那青年收費員一叫還真的是微微色變。倒是赫特對那青年收費員的威脅完全不屑一顧,青年收費員的一番威脅更是激起了赫特心中的殺機。

眼中兩道凜冽的殺機乍現,驟然驚到了之前的那位中年收費員。

中年收費員本身是這個小收費站幾人當中的頭頭,年紀比兩個小年輕大一些,這為人處世的經驗以及眼力自然也不是兩個小年輕能比的。赫特只是露出殺機的瞬間,那名中年收費員便心聲感應,當下心中一寒。

短短的這麼一會,他卻是已經看出,那名高壯青年顯然並非是歐聯華人,釋兵雖然是歐聯華人的特徵,但兩人身上的氣勢卻絕對不是軍人的那股子正氣。

兩個小年輕想的是好,用軍紀威脅軍人,若是真正的軍人可能也會忌憚兩人的威脅,但問題就似乎釋兵還有赫特兩人身上的氣質根本沒有一點像是軍人,而幾人當中釋兵又佔據領導地位。那四名身著軍裝的年輕釋兵顯然也是以此人馬首是瞻的。

見那名青年收費員還要對釋兵幾人惡語威脅,中年收費員當即喝止了那青年收費員,中年收費員強自擠出一臉的笑意,對釋兵懇求道:「這位小兄弟,我看出來了,你們都不是普通人,現在這世道,像我們這樣的普通人要是沒有軍隊保護。怕是走不出這收費站幾里路就會被那些怪物給撕碎了,我肯定這位小兄弟就幫幫我們吧,德化城距離這裡也不過三十公里。小兄弟幾人只需要將我們送到德化城就好,多了我們也不敢要求。」

中年收費員語氣誠懇,姿態夠低。卻是連釋兵也挑不出此人的什麼毛病。只不過釋兵心中清楚,以元蒙州德化城那裡的駐軍力量,蟲獸很可能已經徹底席捲了德化城,現在的德化城還有多少活人已經不得為知。三十公里的路雖然不遠,但釋兵卻也不想為了這幾個普通人浪費自己的時間。

「勸你們還是不要回德化城的好。德化城現在還有沒有活人都很難說了,你們就算是回去也是羊入虎口。」釋兵冷冷一言。便不再去管那幾名收費員,轉身離開收費站,外面,還下著霖霖的血雨。陰晦的天氣,漫天的血雨使得整個歐聯華北方大地充滿了凄冷的末世情境。

收費站附近便錯落了不少荒廢的車輛,之前蟲獸肆虐而至,原本堵在收費站這裡的人十之**都被屠戮殆盡,偶爾還有一兩個沒斷氣的也只是苟延殘喘。找了一輛還能開動的車,釋兵又叫赫特去附近的收集一些汽油。外家功三兄弟及李冰再去收集些蟲肉蟲腦甚至於這一次釋兵連蟲獸身上的甲殼都沒打算放過。

收費站當中的一眾倖存者見釋兵幾人真的徹底無視了他們在那裡各自忙碌著,很顯然只待這一行人整裝完畢便會直接丟下他們走人。

「怎麼辦,他們想.

丟下咱們自己走,咱們該怎麼辦!啊嗚嗚嗚……」收費員中有心思素質差的。此刻已經是六神無主,哭成一團,而之前那名氣勢洶洶的女收費員被釋兵氣勢震傷。此刻早已經沒了之前的氣勢。就連精神也相當的萎靡。

「不行,他們走了咱們就是死定了,一定不能叫他們就這麼走了,走,大家跟我來,我就不信他們真的敢殺人!」剛剛氣勢最凶的那名年輕收費員卻是依舊不怕死的想著逼迫釋兵護送他們先回德化城。

「李站長。你給大夥拿個主意吧。」在這一眾收費員中那位中年李站長的年紀最大,這個時候這些小年輕們也等著他給拿主意。

「要不我再去跟他們商量商量。」李站長說這話的時候就連自己不覺得成功的希望有多大。

「商量什麼啊。要是商量能解決事情的話剛才就解決了,大家聽我的,早,咱們現在就找他們去。」最終,死亡的威脅加上青年收費員的慫恿,這些收費員還是決定跟著青年收費員去找釋兵幾人。

中年李站長見所有人都聽從了那名青年收費員的意見。也只能無奈跟從。不過這位李站長心中也卻是覺得現在這中情況,對方明顯閑自己等人拖累,能帶護送自己等人的可能性不大。確實還是直接了當的跟對方攤牌效果可能會好些。畢竟在這些收費員的心中,對方即便再怎麼蠻橫也不可能殺了他們。歐聯華不比國外,國內的治安一直不錯。這點李站長這些人還是有信心的。

收費員一行六人,那名被士兵震傷內髒的女收費員被另外一名女同事攙扶著,幾人快速的朝著釋兵他們這些人走來。

「師父。」赫特發現了這些收費員不禁詢問釋兵的意思。釋兵眉頭都沒挑一下輕聲道:隨他們。」

赫特聞之便不去理會那接近的幾名收費員。

「喂!小子,你不會是想丟下我們自己走吧。」那帶頭的小子氣勢洶洶,本身並沒有被釋兵剛剛的出手給嚇到「你這樣的行為等於是在謀殺,你信不信你真敢這樣做,我們事後一定要告到你們這些人上軍事法庭!」

「嗯,我信。」釋兵淡淡的回應,之後便繼續檢查車輛,不去理會其他。

氣勢洶洶的威脅,換來的卻只有釋兵如此平淡的答覆,那名青年收費員怎麼可能甘心。

「你是不是覺得我不敢,我可是知道那幾個人的軍號,身為巨人救護我們這些普通百姓是你們的責任,你們可都是我們這些納稅人養活的……」青年收費員依舊不放棄。

釋兵靜靜的等待那名青年收費員將自己能放的狠話都放了一遍後方才將汽車的前蓋一扣淡淡的道:「你說的話我都信,你也完全可以那麼做,不過我也相信我的判斷,就憑你們這些人,是沒辦法活著抵達德化城的。命都沒有了,你還想告誰?」釋兵的嘴角微微挑起,而位於釋兵一旁的赫特卻是對那青年收費員一聲嗤笑。(未完待續)

… 第127章軍方緊急通知

「厄!你……你……」釋兵的直言不諱是令那青年收費員沒喲想到的。確實,正如釋兵所言,僅僅憑藉他們這些人的本事想活著走到德化城的可能性非常的小,即便是現在,遠處依稀還能見到一些走單的蟲獸。

直接無視了青年收費員,這個時候李冰幾人也相繼回來。挑選了兩輛車,釋兵一行六人紛紛上車,隨著發動機的啟動,這些收費眼倖存者們也終於是急眼了。想著反正你也不敢弄死我們,今天你不帶上我們,我們就躺在你們汽車前面,我就不信你還真敢從我身上壓過去。

幾個收費員也算是黔驢技窮了,連這種耍無賴的手段都用上了,如此境況弄的李冰以及外家功三兄弟到是有些於心不忍了。

「師父,要不然咱們就送他們一段,反正德化城距離這也不遠。」

「壓過去!」釋兵無視了李冰的話,直接給赫特下達命令。赫特那可是唯釋兵命令是從的。他可不管壓死人什麼的是不是犯法,釋兵開口,也不管前面攔著的那<.幾名收費員,一腳油門車子直接就撞了過去。

根本就沒有想到釋兵幾人真的敢開車撞人。那名青年收費員意識到不對的時候已經晚了,雖然情急之下堪堪避過了一些,但卻也被赫特給颳了個踉蹌,險些喪命車輪。

「啊!你這個混蛋,啊啊啊!」死裡逃生的青年收費員徹底憤怒了。他真的沒喲想到釋兵幾人還真的敢開車撞人啊。

青年收費員死裡逃生,直到釋兵幾人的車遠了方才感到后怕,這一口怕不要緊。口中各種惡毒的咒罵全都吐了出來。直到……

「啊啊啊!快看,有怪物啊啊啊!救命……」一隻數量為五隻的小蟲獸群似乎是發現了收費員這幾個人,正快速的朝著他們衝來,發現蟲獸的幾人只曉得驚聲尖笑,卻是連逃命都給忘記了。

不過到底姜還是老的辣。那名李站長本就覺得想要求釋兵那幾人護送自己幾人回德化城不現實,畢竟雙方之間素不相識,雖然釋兵幾人當中有身著軍裝的。但是為人老道的李站長卻也知道,普通的士兵絕對不會有那幾人那般強悍的身手。料定這幾人的身份即便是在軍隊之內也絕對不低。而他們這幾個都是普通百姓家庭,只要稍微動動腦袋想想。軍方就不可能因為他們而怎的的那幾名軍方的高手。

所以在那青年收費員天真的想要逼迫釋兵一行人就範的時候,李站長卻是也如同釋兵他們一伙人一般卻找車子了。

當蟲獸被幾人發現的時候,李站長一聲鳴笛,幾名收費員當即如夢初醒。驚慌著爬上了車子。李站長車頭一挑。並沒有朝著德化城的方向開去。而是緊隨釋兵幾人的車子朝著西方逃去。

「哎哎哎……李站長。方向錯了,德化城在東面!」

「我知道,不過現在會德化城恐怕真的同剛才那人說的那樣,根本就是送死!」李站長的話令幾人不解,隨即李站長打開了車載廣播。廣播內正在播報的乃是歐聯華軍方的緊急通告:「現播報軍方緊急通知,於元蒙州烏察市周邊地區湧現大量巨型未知蟲形生物。軍方暫稱其「蟲獸,現元蒙州烏察市周邊及南部比鄰城市遭遇大批蟲獸襲擊,軍方現發布一級國家戒備令。所有國內各地軍民若發現蟲獸需及時告知當地駐軍解決,嚴正警告。蟲獸極其危險,普通民眾不可盡量躲在屋內等待軍方控制局勢,各地駐軍一級戰爭狀態。戰局已經得到控制,令烏察市,呼和城,尚都城,德化城,同城,……等二十三個城市軍方以派出救援部隊,以上地區市民盡量躲在家中固守待援。重複……現播報軍方緊急通知……」

來自車子廣播上的軍方消息令幾名收費站員工面色慘白。雖然軍方口口聲聲稱戰局已經得到了控制,可是什麼時候能夠徹底解決這場蟲災。救援部隊番號人數種種都沒有播報。僅僅一條令民眾們躲在家中固守待援。卻根本無法安撫所有百姓們驚恐的內心。

隨著李站長一腳油門,收費站幾人緊隨釋兵等人離開的方向追去。

母蟲的死去,蟲族的失控。震驚世界的蟲獸大軍驟然出現在了世人面前。在軍事衛星當中,從元蒙州烏察市周邊湧出的蟲獸數量居然盡億。盡億的蟲獸有四分之一撲向了歐聯華內陸個各地。元蒙州最接近烏察市的幾座城市瞬間淪陷,血腥的屠戮,普通人類面對蟲族的巨大蟲身毫無抵抗之力。即便是地方駐守部隊,再沒有配備克制蟲族的特製達姆彈之前,也難以有效的殺傷蟲獸。

各內地城市即便守衛本部也力有不逮,歐聯華目前根本沒有餘力救援元蒙州其他的淪陷城市。

蟲族失控之後,全國各地再次出現局勢動蕩,搶購生活用品,搶劫,犯罪。殺人,強,奸各種人類壓抑已久的負面情緒終於在這個時候一下子爆發了出來。歐聯華政府有心控制局勢,可奈何人類在面臨絕望以及恐懼的情況下爆發出來的破壞力是恐怖的。即便是各地的軍隊面對已經瘋狂的百姓也做不到徹底的鎮壓。

同樣面臨國體動蕩的國家還有北蒙聯邦,以及沙俄聯邦,這兩個比鄰歐聯華的國家可謂是被殃及池魚。有四分之一的蟲獸湧入了兩國境內。北蒙聯邦整個國家幾乎瞬間點燃了戰火。

歐聯華面臨滅國之危,這個時候世界各國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同仇敵愾。西方國家不僅沒有趁著這個時候對歐聯華落井下石,即便是歐聯華的世仇大日國也是在第一時間對歐聯華伸出援手。

蟲災的爆發,威脅的不僅僅是歐聯華一國,而是整個人類,整個地球上其他所有的生命,這個時候,為了人類種族的延續,各國紛紛組建遠征軍準備馳援(未完待續……)

… 第128章神秘瘟疫

人類在面臨種族生死存亡的關頭,終歸還是有著不需商榷的默契的。只不過,沒有人知道,蟲族的失控僅僅是災難的開始,更大的災難還在後面。

連天的血雨依舊下個不停,歐聯華北方巨大的血云云團也從因為全球大氣的流動開始向全世界擴散。最先是東歐各國。然後是西歐,最後是美洲大陸。血雨連綿幾乎籠罩了整個世界,當全世界都被那股淡淡的血腥味徹底佔領的時候。一場不可阻止的浩劫已經拉開了序幕

籠罩整個世界的連綿血雨自然不可能不被人類當中的頂級科學家們注意到。不過當他們真正意識到這血雨的恐怖之處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太晚了。

「啊咳咳咳咳……!快點啊咳咳咳……快要趕不上飛機了……」陣陣令人驚悚的咳嗽聲。血雨之後的第二天開始,似乎又是一輪流感病毒爆發,首先是歐聯華內地,緊接著是東歐,西歐……

患病者多伴有微燒,同時劇烈咳嗽……雙眼血絲突兀。患病人群多集中在老人和小孩以及其他體質虛弱的人群身上。

雖然這次流感爆發的局勢比之曾經的h1n1,h7n9……什麼的都要猛烈,可是鑒於各地的肆虐的蟲獸暴亂,以及國內動蕩的形式,歐聯華政府雖然有些而至流感病毒擴散,但卻有心無力。而歐聯華國內大部分有條件的人在這個時候紛紛選擇前方南方城市避難。更有甚者直接選擇出國。巨大的流動人群更加劇了流感病毒的傳播。

「唉唉唉,你這人怎麼這樣啊,唉唉唉。你幹嘛呀!」

滬都國際機場,此刻在機場內部聚集了大量準備搭乘國內班級前往南方的,或者搭乘國際班級出國的乘客。擁堵的機場,難免秩序混亂。雖然前方的蟲獸還沒有肆虐到滬都市這裡,但滬都市內民眾緊張的情緒卻是已經達到了一個臨界點。

在檢票口排隊的眾多旅客,被一名搖搖晃晃的乘客所吸引,而在他前面的則是一位打扮相當時髦的妙齡女子。高挑的身材。修成的大腿。玲瓏浮突的曲線,配合上一張精緻白皙的面孔。這簡直就是當今社會眾屌絲心中標準的女神形象。

不過此刻這位女神卻一臉厭惡的一邊擦著自己的領口,一邊大聲的斥責排在他身後的那名老者。也不知道那名老者是真的人老心不老還是怎麼的,剛剛很多人都親眼見到了那名老者若有如無的總是身體朝著那妙齡女郎的身上靠。一時間出言聲討這名老者的聲音不斷。

「哎,我說大爺。你也這麼大歲數了,你這麼得可不行啊。」

「就是啊,老不要臉的,真是老流︶氓一個……」

眾人齊聲聲討老者,那名女子卻也是越斥越來勁。搖搖晃晃的老者放佛喝醉了一般,對眾人的聲討仿若沒聽見,終於,老者的身子站定。

「吼!吼……」聲聲異樣的低吼在那老者的口中發出,周圍的人發現了老者的異樣。一名年輕人卻是上前一步拍了怕那名老者的肩膀:「哎,我說大爺,沒事吧……啊~~~!」伴隨著一聲哀嚎。突然那名老者放佛瘋了一般,瞬間抱住了那名青年的一條手臂,張嘴惡狠狠的便啃了下去,猝不及防的青年瞬間就被老者咬下一大塊肉來,鮮血瞬間流淌了全身。

「呀~~~~~~~!」這突然的異變令那名妙齡女子瞬間發出了高八度的驚聲尖叫,而這個時候。那名老者之前一直低垂的他頭顱也終於抬了起來。不過真的看清了這名老者的真容,幾乎是同一時間。又是數聲極致的尖叫。

「一雙眼中充血的雙眸,滿臉遍布猙獰恐怖的猩紅突兀血管。老者面容扭曲,雙目無神,口中斷斷續續的發出著陣陣的宛若野獸一般的低吼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