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一個時辰之後,三道老者的虛影,才終於拜託了身後那無窮的怨氣,來到了方恆和月仙消失的地方。

「可惡,他們竟然不見了!怎麼會不見了!」

黑衣老者為首的一個大吼道,神情中已經完全被憤怒充斥。

只是,回答他的卻只是沉默,另外兩個老者眼中也露出了不解,他們也搞不懂,到底是怎麼回事,方恆和月仙,竟在這裡消失了。

「啊!」

怒吼聲從老者為首的人嘴裡吐出,天地震蕩,威能恐怖,卻依舊掩飾不住老者這道聲音之中的憤怒和不甘!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同一時間,方恆和月仙,也在此刻回到了萬茶樓的竹林之中。@頂@點@小@說,

一來到這裡,方恆和月仙就彼此對視了一眼,眼中都露出了笑容。

這一次,真是有驚無險,不管是大草原遭遇的事情,還是聖城高手的出爾反爾,都充滿了危機!

好在的是,他們都沒有受傷,方恆還突破了境界,回來了。

「恆兒,月仙,你們回來了。」

就在這時,一道溫柔的聲音響起,卻是方母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

看著母親眼中的疲累,方恆的心中一熱,他知道,方母這是一直在外面等他們出來。

「娘,你怎麼也不去休息一下。」方恆立刻走到了母親身邊,扶住了母親的手臂。

「呵呵,休息什麼,我不累。」方母看著乖巧的方恆,眼中露出了一抹溫柔之色。

月仙也在這時來到了方母的另一邊,小心翼翼的攙扶起了方母的手臂,讓方母臉上的笑容更大。

「呵呵,這次去的怎麼樣?見識裡面的景色了么?」

「見識了。」方恆立刻點頭,「不過,那個地方好像出了一些問題,爆發了災難,我們見著不對就回來了。」

月仙目光一閃,也跟著點頭,「是的,以後那些小孩子就不要再去那裡了。」

聽到了方恆和月仙的話語,方母的目光閃了閃,沒有在多問,點頭道,「好,既然你們說不去,那以後我就不讓他們去,也不讓你們刀叔去。」

「嗯。」方恆一點頭,心中鬆了口氣。

他沒有說在草原中遇到的事情,理由很簡單,他不想讓母親擔心。

在他和月仙進去這段時間,母親一直都在外面等著他們倆,從這一點就能看出方母對他們倆的關心,他們要是再說一些危險,那母親還怎麼安心生活?

「恆兒,告訴娘,那混亂陸界的比武大會,你真的想要參加嗎?」

行走了一會兒之後,方母突然對著方恆問話了。

方恆一愣,想了一會兒,認真道,「想。」

聽到了兒子的回答,方母的眼中露出了一抹不情願,卻沒有明確的阻止什麼,問道,「為什麼你想參加?在這裡生活下去不好嗎?」

「混亂陸界比武大會,是十八個大陸最頂尖天才的一次盛會,這種盛會,幾十年也辦不了一次,在其中,可以見到其他大陸的武學,可以和其他大陸的武者對抗,拓展見識的同時,還磨練自己。」方恆看著母親道,「這種事情,只要是個武者都會嚮往的。」

看著兒子的眼神,方母的眼神是既高興又擔憂,她高興,她的兒子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老實天真的農家少年了,她的兒子,現在已經變為了一個強大的武者,她擔憂,自己的兒子,竟要進入那種地方進行戰鬥,磨練,她怕兒子受傷。

「娘,你就不要想那麼多了。」

似乎是明白母親的擔憂,方恆笑道,「武者終究是要戰鬥的,不戰鬥,那還算什麼武者?就好像鳥兒,總是要飛向天空,不會飛的鳥,還算鳥嗎?」

這簡短的話語,已經把方恆的志向表露無遺。

他要變強,他喜歡變強,最重要的是,他相信自己會變強。

「好吧。」終於,方母點了一下頭,「娘知道娘不能阻止你,也不會去阻止你,但是你要答應娘,不管在什麼時候,你都要保護好自己,只有你活著,娘,才能活著。」

「我明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嘛。」方恆笑著說了句,讓方母露出了笑容。

繼續走了一會兒,終於,方恆三人就來到了竹林之中的小院,方恆一眼就看到,父親方嘯天,正盤坐在庭院中央。

「嘯……」

方母剛要喊方嘯天,卻發現方恆的手掌一抬,住嘴不說。

「讓父親好好修鍊吧。」

方恆認真的看了一眼閉目的父親,轉頭對著母親說道。

似乎是看懂了兒子的眼神,方母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方嘯天,曾經在北方大陸少有的天才,卻在大好年華,敗給了一個敵人,血脈被封印,黯然離開北方大陸。

這種事情,說來簡單,方恆卻明白,這其中,到底有多沉重的痛苦!

現在的方嘯天閉目修鍊,也是一種堅持。

他堅持著讓自己的靈魂突破,堅持著讓自己的封印破解!

要是沒有這股堅持,方嘯天或許連活下去的動力都沒有了!

這樣,方恆豈會忍心打擾?

繼續和母親聊了一會兒,方恆就不再多說,帶著月仙,催動陣法,飛快離開了萬茶樓。

萬茶樓每次出入都是要交金子的,好在方恆現在不同了,是以也沒人敢問他要金子。

一路直接向著神武門前進,很快,方恆就和月仙回到了神武門的心武居,來到了林老和張老的房間。

一來到這裡,方恆兩人的眼中就劃過了一道意外之色,此刻的林老和張老,正愜意的躺在一把搖椅上,中間,還擺著一個茶壺,騰騰冒著熱氣。

流霞,流雲等人則是在房間中各自盤坐,身上的氣息起伏不定,卻沒有能量波動。

「你們……」

咕嚕嚕。

方恆剛一張口,一道聲音就響起,卻是二老之間的茶壺開了,一個旁坐的人影頓時躥了起來,一把抓起茶壺,給兩位老者的茶杯蓄水。

「呵呵,兩位師父,你們舒不舒服?還需不需要別的東西?」

討好的話語聲傳出,方恆再次愣了一下,這人影不是別人,竟是張小雲。

「嘿嘿,小子還算勤快。」林老這時候眼皮一抬,驀然間,一腳踹出,直接提到了張小雲的屁股上。

「教給你們的控器決忘了嗎!穩定心神,不問外物!你跑過來幹什麼!」

張小雲揉了揉屁股,眼中露出了可憐之色。

「看什麼看,滾回去修鍊!」

林老再次大吼一聲,當即讓張小雲身體一抖,也顧不得手裡還拿著茶壺,直接就回到了原本的位置上盤坐下來。

看到這裡,方恆和月線的臉上都露出一抹笑容,方恆道,「看來二老在忙,我就不打擾了。」

「別,有事就說。」

張老這時笑道,「這群小傢伙在學習控器決,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心無外物,所以說什麼,他們都應該聽不見才對。」

「呵呵。」方恆笑了笑,「那好吧,其實我來這裡,就是想要請二老辦一件事的,我希望二老能夠回到大玄城調人。」

「嗯?」

聽到這話,本來愜意品茶的二老立刻眼睛一睜,把手中的茶杯放到了旁邊,認真的看向了方恆。

「小子,你讓我們調人幹什麼?」

「呵呵,時候到了,是該我奪回真武門的時候了。」方恆笑著回答,立刻,房間中本來還在盤坐的其他人都是一驚,睜開了雙眼。

林老和張老也是眼神一變,最終點點頭,對著方恆道,「好,既然你覺得時候到了,那就按你說得來,你說吧,具體需要我么倆做什麼?」

「我希望張老能夠調一萬兵,直接前往太青山真武門山門處進行封鎖,任何人都不準進出。」方恆道,「同時,我希望林老也帶一萬兵,前往寒冰門所在,抹殺其中一切的人。」

短短兩句話吐出,全場的人都呆住了,不知道說什麼好。

林老和張老卻是目光閃爍,同時點頭。

「大玄城現在兵強馬壯,每一個軍士的境界最低都是武徒巔峰,還有一大部分都達到了先天,對付這兩個門派,完全沒問題。」

「嗯。」方恆點頭,「當然,剩下的兵馬,還是要留在大玄城作為防禦,這一點由三位叔叔負責。」

「明白了。」林老一點頭,站起身來,「那事不宜遲,我們倆這就動身?」

「也好,早一天動作,也早一會兒解決。」方恆點頭,林老和張老連猶豫都沒有,直接離開。

房間中剩下的人,全都愣愣的看著方恆,不知道說什麼好。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方恆在那天席位戰消失了幾天後回來,就會發出這麼驚人的命令!

「方大哥,我也想去!」

就在這時,張小雲跳了出來,有些懇求的說道,「讓我也跟著去吧。」

「你閉嘴。」流雲這時候眉頭一皺,一把拉開了張小雲,「你這點修為夠幹嘛的,跟著去只能抱著屁股跑,關鍵時刻還添麻煩。」

張小雲一撇嘴,卻沒有在反擊,只是把哀求的目光看向了方恆。

「呵呵,你就暫時不要去了,現在這裡修鍊吧。」方恆笑著說道,目光看向流雲,「那天我走的匆忙,也沒來得及安排你,倒是我的不對。」

「哈哈,方大哥說的這是什麼話,我這不好好的。」流雲大笑一聲,「你不知道吧方大哥,那天的人都走了之後,我也和金鷹一起出來了,所有人都給我們讓路呢,都是方大哥當初的威風。」

「嗯。」方恆笑著點頭,「金鷹呢?」

「在你的房間睡覺呢。」流霞這時候說了句,目光認真的看著方恆。

「怎麼了?」方恆笑著問道。

「我要去。」流霞簡短的吐出了三個字,讓所有人都是一陣不明白,方恆卻是無比明白。

流霞以前和他都是真武門弟子,在真武門當中,她也是有一些女弟子朋友的,現在方恆要搶回真武門了,她當然要回去看看。

「好,可以。」

方恆一點頭,「以你的力量,趕到大玄城也不是什麼問題。」

「姐去我也去。」流雲這時候也說道。

「還有我!」張小雲插話。

重生之相公別跑 「算了,想去的都去吧。」方恆笑著搖了搖頭,「反正你們以後都會是真武門的弟子,早去晚去都一樣,這次也算是見見山門,不過要記住,別給二老添麻煩。」

眾人的眼中都露出了喜色,紛紛點頭。

「方恆,我要離開了。」

卻在這時,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卻是媚心兒走了出來。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媚心兒的話語吐出,頓時,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變。

誰都沒想到,和他們相處這麼久的媚心兒會說這話。

「哦?你上哪去?」

方恆眉毛一挑,淡淡問道。

「天寶閣來人了,並且已經聯繫到了我,他們想讓我回到門派修鍊。」

媚心兒回答。

「哦。」

方恆一點頭,沒有說話。

媚心兒和他們這群人相處也有一段時間了,彼此之間都算是很不錯的交情,現在突然說要走,的確是有些彆扭。

「只是,她和我們終究不是一路人,她有門派,有師父,有朋友,我們和她的交情雖然不錯,可是也無法取代那些人。」

暗道一聲,方恆的就點點頭,「好吧。」

媚心兒目光一閃,一下轉身,對著場中的幾人說道,「最近這段時間和大家相處,是我一輩子都難忘的,你們每一個人都是我的朋友,都會被我永遠的銘記。」

「呵呵,這些話也是我們想說的。」流雲率先開口,「媚心兒姐姐美麗迷人,開朗大方,我們也永遠不會忘記你。」

其他的人也都跟著一點頭,表示同意。

「好。」媚心兒見到大家都對他點頭致意,眼中隱隱劃過了一道晶瑩,驀然間,她的身體一轉,看向了方恆。

「我走了。」

短短的三個字吐出,場中的氣氛卻一下凝結。

所有的人都看著方恆,不知道他會說出什麼。

方恆的目光也一下抬起,直視媚心兒的眼睛。

「珍重。」

兩個字吐出,場中的人都是身體一震,覺得有些不對,卻又不知道哪裡不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