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但是當看到御林軍拉動了自動步槍的槍栓后,這些暴懲會高層只得隨便找了些工具灰頭土臉的開始了挖掘工作。

不過,沒有挖掘兩三下,密道果然再次發生了崩塌事故,幾塊從頂部脫落的巨大水泥塊把一個暴懲會的高層給壓成了肉醬。

別看暴懲會的這些右翼平時滿口軍國主義暴力口號,當真見到了同伴成為肉醬立刻嚇得尿了褲子。

無論天皇下令還是御林軍鳴槍威脅,這些本該所謂『七生報國』的右翼都再也不敢下到密道里去了。

天皇見此捏緊了拳頭,他知道從密道逃脫是不可能了,但是自己絕對不能被敵人殺死或者俘虜在靖國神社裡。

因此他正了一下頭上誇張的冠冕,動起了腦筋。 唐浩也下車,走進了左邊的樹林中去方便。

男人的速度總是比男人快些,唐浩很快就出來了。他站在車旁,抬頭望著藥材村的方向。

「啊!」

突然,右邊的樹林中發出一聲尖叫,站在唐浩旁邊的飛龍和譚武都看了唐浩一眼。畢竟都是女孩,他們不好太直接的衝進去。

「沒事。」

唐浩是隨便的說了一句,發出尖叫的奚問問。有夏雨揚在,就算是看見了老虎,也很難傷得了奚問問。

果然,也只是這一聲尖叫之後,便安靜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三個女孩從樹林中出來了。夏雨揚和陸含的表情都很平靜,只有奚問問的目光中透著驚恐。

「怎麼了?」唐浩問道。

「看見很多蛇。」奚問問答道。

唐浩聞言,把目光轉向了陸含,問道:「很多蛇,正常嗎?」

「它們應該是受到了驚嚇。」陸含答道。

「它們是往哪個方向走?」唐浩問道。

「東北。」陸含答道。

唐浩聞言,不禁望向了東南邊,因為那方向剛好是黃頂峰的方向。

「沒事吧?」唐浩又問奚問問。

「蛇被夏教授嚇跑了。」奚問問答道。

很多蛇被一個女人嚇跑了,可想而知這個女人的厲害。譚武和飛龍對夏教授並不了解,但是現在也有些了解了。跟在老大身邊的女人,都不會是普通人。

大家上車之後,唐浩對開車飛龍說道:「去黃頂峰。」

「是。」飛龍答應一聲,啟動了車子。

從這裡去黃頂峰,其實也還是得向藥材村的方向去,只是不需要進村子了,在家裡村子三公里的地方,有一條通向黃頂峰的山路。

對於黃頂峰這個地方,車裡的人只有夏雨揚沒聽說過。奚問問聽說過,但是沒去過。飛龍和譚武去過,但是下去過。只有唐浩和陸含下過兩次黃頂峰。

此刻,聽說去黃頂峰,其實大家都期待。

東方漸白,但是車速並沒有加快,因為道路越來越難走。商務車的左右兩邊都被樹枝颳了很多劃痕,看上去有些狼狽。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跋涉,車子終於到了黃頂峰下。本來唐浩想讓奚問問在車裡呆著,但是她不同意,便只好跟著上去了。

於是,唐浩攙扶著陸含,夏雨揚攙扶著奚問問,飛龍和譚武扛著登山鎖,一行人便向封頂爬去。

太陽還沒出來,正是露水最重的時候。沒走多遠,幾人的鞋和褲子便就都濕透了。

這樣艱苦的環境,對於奚問問來說,確實讓她有些吃不消了。不一會兒就滿頭是汗,步履蹣跚了,如不是夏雨揚扶著她,她都無法移動腳步了。

陸含雖然也不會功夫,可是她畢竟是在山裡長大的,對這樣的環境適應能力比奚問問強多了。

唐浩只能和夏雨揚換了一下,他讓夏雨揚扶著奚問問,他則身子一矮,讓奚問問到他的後背上來。

雖然人不少,可是奚問問一點也沒有覺得不好意思,反而笑嘻嘻的就趴在了唐浩的後背上。她還欣賞起了風景,感覺這是一個非常非常愉快的早晨。

就這樣,走了將近一個小時,幾人終於到了黃頂峰頂。

奚問問從唐浩的背上下來,望著山坳後面慢慢升起的太陽,她張開雙臂,開心的說道:「好美啊!」

其他幾人也都看著那通紅太陽,也都沒想到黃頂峰上太陽出來時會這麼美。

飛龍和譚武把登山鎖系好,變等著唐浩下山崖了。平時都是兩個人,現在是四個人,而且還有兩個布偶的功夫的女孩子,不知道老大會怎麼做。

唐浩走到奚問問身邊,說道:「我要下去,你要去嗎?」

奚問問看了一眼霧蒙蒙的山崖下面,想了想,說道:「你能背兩個人下去嗎?」

「我能,不過我擔心登山鎖受不了。」唐浩說道。

「那我就在上面等著你們吧。」奚問問笑嘻嘻的說道。

唐浩聞言,立刻笑了。這位科學怪咖看上去有些天真單純,但是那只是她的外表和心態。她的指揮和成熟程度絕對不比任何人差,而且她能夠坦然接受很難接受的事物。

這一點,是唐浩比較佩服奚問問的。

「夏教授下去嗎?」奚問問又問道。

「應該會下去吧。」

「她很厲害,自己應該能行。」奚問問笑道。

「嗯。」

安撫好了奚問問,唐浩又對夏雨揚說道:「想下去看看嗎?」

「嗯。」夏雨揚直到此刻,都不知道下面是什麼。但是她已經知道了,也許唐浩說要帶看的的東西就在下面。

唐浩說道:「登山鎖的承受力有限,為了安全,我們分兩撥下去。我背著陸含先先去,你等二十分鐘后,再下去。」

「嗯。」

夏雨揚點頭答應了,然後又把目光投向了那冉冉升起的火紅太陽。

這一邊,唐浩並未立刻就要下去,而是走到了陸含身邊,問道:「這裡的動物比平時少嗎?」

「除了一些昆蟲,其他稍微大一點的都不見了。」陸含說道。

「是什麼原因呢?」唐浩問道。

奚問問稍微沉思了一下,答道:「應該是有很厲害的野獸在這裡出現了。」

「它現在還在嗎?」唐浩又問道。

「不知道。」陸含也有些迷茫。

「你覺得什麼野獸有這麼大的威力?」唐浩問道。

陸含默默的搖了搖頭,說道;「我想不出來。」

唐浩扭頭朝山崖下望了一眼,只是感覺比前幾次更加的安靜,其他再也沒有別的了。他稍微沉思了一下,對飛龍和譚武說道;「把武器準備好。」

「是。」

「是。」

譚武和飛龍都答應了,兩人其實並不覺得這和往次有何不同。但是唐浩如此鄭重的囑咐,他們自然不敢怠慢。立刻把槍都掏了出來,警惕的看著四周。

唐浩又對飛龍說道:「把你的刀給我。」

「是。」飛龍立刻把他隨身的匕首遞給了唐浩,他從來沒見兵神使用過武器。

唐浩接過匕首,給了夏雨揚,說道:「下去的時候,小心點。」

「嗯。」夏雨揚接過了匕首。

都安排好了,唐浩這次用一根帶子把陸含捆在後背上,然後看了一眼奚問問和夏雨揚,便飛身而下了。

「啊!」

奚問問看見唐浩竟然用這跟自殺一樣方式跳下去,她驚得叫了一聲。她當然知道,唐浩怎麼可能跳崖自殺呢。

不但是奚問問,夏雨揚也是感到不可思議,她是萬萬不敢的。

飛龍和譚武已經見過了,特別是飛龍,已經見過三次了。不過每次見到唐浩如此方式,他也還是會讚嘆不已。這就是差別,如果說他被人也算是一個高手的話,那麼唐浩就是神。

登山鎖突然繃緊,峰頂的人便就都知道,唐浩已經抓住了登山鎖。接著,登山鎖一直都是繃緊的。

奚問問不敢太靠近崖邊,便只能遠遠的望著那深不見底的茫茫一片。

夏雨揚則站子崖邊,低頭向下看著。很快,她的視線里就失去了唐浩和陸含的影子。她便向後推到了奚問問身邊,深吸口氣,靜靜的等待著。

「夏教授,你怕嗎?」奚問問低聲問道。

「不怕。」夏雨揚答道。

「你好勇敢。」奚問問贊道。

夏雨揚笑了笑,並未再回應奚問問的讚賞。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那輪紅紅的太陽終於從山坳里出來了,整座大山被照亮了。但是這黃頂峰上依然沒有任何動靜,就算是鳥兒的鳴叫聲也沒有。

二十分鐘過去了,飛龍把一根護身鎖遞給了夏雨揚,說道:「夏雨揚,小心。」

「謝謝。」

夏雨揚接過護身鎖,一頭系在腰上,一頭系在登山鎖上。

「夏教授,小心點。」奚問問也對肖夢雯說道。

「嗯。」

夏雨揚抓住護身鎖,輕巧的便墜了下去。她的動作雖然不如唐浩那麼大膽,但是對於一個女人來說,也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飛龍和譚武都自嘆不如,看來這位美麗的夏教授比他們更強大。

夏雨揚下去之後,奚問問問身邊的飛龍:「有多深?」

「一千米。」飛龍答道。

「這麼深!」奚問問雖然不了解這地方,但是她是個科學怪咖,她懂科學。即使在名山大川之中,一千米多深的懸崖也並不多。更何況是這藥材嶺根本不是名山大川,這最多只能算是一座古老的山。

奚問問又問道:「一般人下一千米,需要多長時間?」

飛龍聞言,忙答道:「這裡的地理環境非常複雜,而起設施又只有這麼一條登山鎖,這個很難判斷。」

「如果是你,你下去需要多久?」奚問問又問道。

飛龍卻是沒想過這個問題,但是她知道唐浩每次下去,最多十五分鐘的樣子。那當然還是在唐浩沒有盡全力的情況下,只有他自己嗎?他在這樣蕩來蕩去的登山鎖上,最少也的五十分鐘吧。他便答道:「一切順利,也得五十分鐘。」

「那夏教授呢?」奚問問又問道。

「夏教授的能力明顯比我強,應該比我用時短。」飛龍答道。

奚問問點了點頭,低頭看著那條被繃緊的登山鎖。如果登山鎖鬆了,夏教授也就到底了。 天皇想了幾秒對兩個御林軍耳語了兩句,兩個御林軍就拿著手槍威逼一個暴懲會的右翼分子與天皇相互換了衣物。

做了這些后,天皇命令小犬正郎調撥五個暴懲會兇徒護送穿著自己衣物的替身從神社一側的牆壁翻牆逃跑。

而天皇自己則在御林軍的護送下從靖國神社的南門突圍。

小犬正郎這傢伙和其他右翼不同,他是絕對崇拜和忠實於天皇的。因此一邊心裡暗自感嘆天皇陛下沉著聰明,一邊則迅速做了安排。

但是天皇和小犬正郎都沒想到的是,天皇替身連同暴懲會兇徒剛剛爬上牆頭,神社外圍的二十來個赤旗軍就在案川信的指揮下用65突擊步槍進行了密集的單發射擊。

限於彈藥赤旗軍實彈射擊訓練不足,因此雖然火力密集但是精度很一般。

不過還是有兩個暴懲會兇徒被當場打死。那替身也中彈從牆頭上滾了下來,落到了圍牆的外側。

案川信見那替身身穿了天皇的衣物和冠冕興奮的親自舉槍進行了射擊。

倒地的替身很快身中數槍在地上不動了。赤旗軍們一片歡呼。

小武卻從望遠鏡里發現了這屍體面目和新聞上天皇面貌不同。他立刻宣布這只是個替身,命令赤旗軍繼續保持警惕。

聽了小武的話赤旗軍們因為被哄騙而發出一陣惱怒的罵聲,好在之前訓練沒有白費,這些赤旗軍又繼續警戒了起來。

而這時,於正心,小武等指揮官的耳機里傳來了諾拉的聲音。

諾拉今天的任務就是遙控快遞浮空小飛艇在靖國神社上空進行空中偵察以及空中打擊。

現在飛艇已經正漂浮在神社上空300米的高空,仔細的用掛載的高倍攝像鏡頭觀察著神社內的一舉一動。

諾拉告訴眾人,大多數的暴懲會兇徒已經防守在了靖國神社內的各處,躲入靈璽簿奉安殿里的暴懲會右翼則繼續龜縮在神殿密室里里。

另外有個穿著御林軍制服的男人在武裝兇徒的簇擁下正跑向南門。

小武聽了這話,立刻命令南門外的二連赤旗軍警戒。

與此同時他雖然不確定南門處這些人究竟是誰,但是他還是請求諾拉進行空中打擊。

諾拉於是儘可能的操作飛艇懸浮在空中靜止不動,並且按下按鈕,投下了飛艇吊艙內的一個爆燃瓶。

這個所謂爆燃瓶,外部是一個塑料瓶,瓶內裝填了塑料泡沫與汽油混合的土造凝固汽油,汽油里還浸泡了一枚小型的炸彈。

炸彈引爆後會把凝固汽油炸的飛散開來,製造出相當大的一片火海,殺傷力超群。

然而送快遞的飛艇畢竟不是轟炸機,這爆燃瓶也不是什麼精確制導炸彈。

飛艇本身因為氣流在空中移動著,加之風向對爆燃瓶起到了影響,這枚爆燃瓶殺傷效果不是很好。

爆燃瓶在南門邊的一處空地炸成了一個巨大火球,把空地變成了一大片的火海,但是對於『微服逃命的』天皇以及御林軍沒有起到多少殺傷作用,只是飛濺的凝固汽油燒傷了一個御林軍的腳與手臂。

好在爆燃單炸開的巨大火球著實差點嚇尿天皇,他不敢妄圖逃跑了。命令御林軍把他護送回到密室里。

而諾拉的投彈反也暴露了飛艇的位置,神社內的敵人朝著空中飛艇瘋狂的開火。數發子彈險些命中飛艇。

諾拉不得不拉高飛艇高度,避免飛艇被擊毀。

於正心也對諾拉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