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斯奈德點了點頭示意明白。

未有多久,那些曾經的阿布羅狄號船員們就齊聚一堂。

克萊爾也終於找到機會從他的工作崗位上下來,來安安靜靜的坐在雷諾身邊。

雷諾等人吃的東西算不上精美,反而可以稱為簡單粗暴,只要不是合成食品,而是實實在在養殖場出來的肉食,無論怎麼烹飪對他們來說都是美味的。

長期在太空漂流的他們,想要吃上一餐可口的食物都非常不容易,大多數情況下都是一些合成食物搭配少量生態園內出產的蔬菜。而在拉法迪曼穩定下來后,也讓他們從別處購置了大量的食物儲備,所以他們此刻才能夠吃上這些好東西。

而人類有史以來,都有著統治的傾向。

無論是最初的首領模式,和他們圈養的牛羊豬馬雞鴨鵝,亦或者對其他食材的批量養殖,都是由高等生物對低等生物的壓迫,就算動物園圈養的那些小動物,也是以另外的途徑來幫人類謀取利益。

而曾經有一段時間,部分愛狗人士站出來大肆譴責那些殺狗的人。

但是在他們譴責別人不應該吃狗的時候,卻心安理得吃著豬肉、牛肉,也沒有見他們去譴責自己。

事實上,人類對殖民和壓迫從來都不抵觸,從大星際時代他們殖民的其他外星種族就可以看出來,即便再自詡高等文明,依舊無法擺脫叢林法則最基本的迫害。

而接下來,雷諾等人要去乾的就是這種事情。

前提是,他們得遇見一個科技文明比自己低的種族。

「這以後想要找個姑娘給自由之心開枝散葉就不容易了,要知道離開聯邦轄區后,能夠見到人類的幾率,可是比見到外星人還要低。」發條克雷明撕咬著手裡的牛肉無奈的說道。

泰柯斯嘿嘿怪笑道:「那你就搞幾個外星人啊,這也是不錯的主意。」

聽到泰柯斯的話,很多人都露出古怪的表情,因為大多數外星人的審美確實慘不忍聞,更何況還有類似巴祖魯族那種外貌粗獷的大塊頭,並且他們的皮膚粗糙的和岩石一樣,一般人要是真敢日,非得給自己搞吐露皮不成。

可是當他們再想到,泰柯斯這個比岩石還硬的男人,都理所當然的放心了。

對他們來說泰柯斯就算是日虎日豹日長蟲,都一點不用擔憂。

而發條對這件事情顯然不太感冒,哼道:「你當別人都跟你一樣,口味這麼重。」

泰柯斯嘿嘿訕笑兩聲,就不再用這種大煞風景的事情來敗壞大家的胃口。

而這時堡壘斯塔克則開口道:「這麼說來這一次旅行最開心的,恐怕就要數啄木鳥了。」

啄木鳥一直以來都最喜歡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而這個時候離開了聯邦轄區,在太空中旅遊探索,這種情況想要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肯定隨時都可以。

興許啄木鳥還可以在這段時間,發現一些聯邦政府暫時沒有發現的材料,來用於升級科技。

而正在他們你一言我一語閑聊的時候,伊薩多悄悄來到發條身邊輕聲說道:「你別忘了一個地方有很多人類和很多女人,他們大多數都是漂亮的娘子軍喲。」

發條聽到這個后,瞬間就心領神會明白了怎麼回事,有著流浪傭兵的存在,他們確實也不用去怎麼擔心這方面的事情。

莫迪瞧見他們兩人笑的有些不懷好意,就問道:「你們在說什麼?」

發條:「你湊近點,我告訴你。」

當莫迪湊過去以後,沒有多久,就露出了和發條一樣的表情。

毫無疑問,男人在閑聊的時候更多時間聊的都是女人,這一點不單單是因為異性相吸,也因為他們需要一件事情來打法時間。

儘管流浪傭兵現在擁有者比他們強大的勢力,但是在這些糙漢子看來,早晚都是被他們征服的存在。

因為在某方面,女人永遠是處於劣勢的,不管她們武力再強大。

這樣的話題就像是瘟疫一樣,以很快的速度在這些男人們的嘴巴中擴散,而這時雷諾則在跟斯奈德說另外一件事情。

「斯奈德,你最近辛苦一點,根據我們的行程重新做一份星圖,要絕對零差錯的信息。」

斯奈德點了點頭,一旁的病毒開口道:「我也幫忙吧。」

也漸漸發條他們的話題也傳到了雷諾耳中。

「你們還是收收心吧,那些女人不好對付,還有你們要是和她們搞的太近,到時候倒戈向她們,看老子不把你們吊起來打。」雷諾笑道。

「放心把頭兒,只有可能把她們拉過來跟我們一起,絕對不可能倒戈的,大伙兒的命都是你救的,怎麼可能辦出那種事情。」伊薩多信誓旦旦的說道。

其他人對伊薩多的說法也是信以為然。

這時發條又開口問道:「頭兒,我們這次不會真的就像旅遊一樣,在太空中隨便轉轉?沒有其他A計劃,B計劃之類的?」

雷諾笑道:「我這不是等著你給我提提意見呢,發條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做。」

「要我說?」

雷諾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說。

發條這才準備了一下,說道:「我覺得就算是在旅遊,也得有一個自己固定的基地才行。」

一個固定的基地對一支艦隊來說,不單單是用於休息的那麼簡單,因為一個基地可以讓他們有一個輻射點,然後以這個點為中心,快速向其他區域覆蓋,有其他任何事情也可以第一時間處理。

而這個基地還能夠擔當著其他任務,比如星艦的養護維修,船員的休息,以及食物和其他物資的補充。更重要的是這個基地必須是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讓這些船員們在高強度的戰鬥結束后,回到這個地方可以完全放下心去好好睡一覺。

因此,就算雷諾等人在離開聯邦轄區后,還是沒有辦法繞過一件事情,那就是基地。

儘管無盡的虛空充滿機遇,可是危機也相伴存在。

「然後呢?」雷諾又問道。

甜心伊人 「然後我們的基地,也不能離神靈族和亞克蟲族太近,不然就很容易和他們發生戰鬥,這絕對不是一件開心的事情。」發條又說道。 「這麼說來,我們首先要做的事情,是探索一塊合適的地方才行,我們需要最真實的星圖信息,而不是別人給我們的星圖。」伊薩多補充道。

「既然要建造基地,我們在探索星圖的時候,也可以適當做一些物質勘探,因為等基地建立以後,我們肯定需要很多的資源。」啄木鳥也補充道。

雷諾聞言笑了笑,他們其實已經將整個事情推的七七八八了,看樣大伙兒對這件事情還是很上心的。

而這時開瓶器又忽然說道:「我想有一件事情我們也不得不做,我們還需要更多的人手,如果人類實在是太難補充的話,補充一些其他高等生物也可以。」

因為他們這支艦隊的人手,在星艦的駕馭上都有一些捉襟見肘了,若是再搞基地的話,人手肯定會更加不夠用。

雷諾點了點頭道:「大伙兒都說的不錯,不過這些所有條件的必要基礎,就是我們得離聯邦政府足夠遠,不能讓他們把艦隊輕易的開過來找我們的麻煩,所以我們必須先離他們足夠遠才行。當然在我們旅行的這段時間,若是遇到一些能夠做的事情,就順手把他們做了。」

「從現在開始,我們就進入新的開拓模式,只要是一切對我們有利的事情,我們都要去做。等我們足夠強大的時候,再回去一點點滲透聯邦政府的勢力,並不斷向他們施壓,讓他承認我們的合法存在。」雷諾又道。

一旁的克萊爾聽到這裡,小巧的鼻子皺了皺,有些不滿的說道:「我覺得你們說的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先讓大伙兒吃飽肚子。把你這些事情留在以後處理就行,不要把它帶在餐桌上,大伙兒難得有休息的時間。」

發條聞言,慌忙開口道:「不礙事的,我們都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你讓我們忽然全部的放鬆下來,我們還真的不太適應,你們說是不是大伙兒。」

泰柯斯幾人都是點頭贊同,既然作為軍人,就應該有二十四小時待命的覺悟,時間長了他們反而更適應現有的生活節奏。

雷諾聳了聳肩,道:「好吧,我錯了,克萊爾說的都對,但是你得讓我再說一句。」

「說吧,說完這一句后,你就好好的給我吃東西。」克萊爾噗的笑道。

「這件事情就由斯奈德和伊薩多兩人去處理吧,大伙兒想幹什麼幹什麼,我就不再管了。」雷諾終於把最後一句話說了出來。

伊薩多這時則開口道:「我其實還有一件事情,頭兒,伊尼戈都有小雷諾了,你和克萊爾到底準備怎麼樣呢?既然要幫自由之心擴員,就應該全民一起動員才行啊,總不能你一個人在偷懶。」

聽到這裡雷諾露出了一副尷尬的表情。

克萊爾的卻表現的出奇安靜,也沒有開口反駁,而不遠處的諾拉吃飯速度明顯快了起來。

泰柯斯一向腦瓜不太好用,而這次卻變的非常好用,因為他都看出來,這絕對是一個比戰鬥更大的難題,雷諾一時間絕對解不出來。不說克萊爾姐妹,就算是那紅魔女安東尼婭都已經夠他頭疼的了。

而這個時候,泰柯斯則極其聰明的拎起一大塊牛肉放在眼前,擋著自己大臉,堵住了他偷笑的表情。

雷諾也非常明白,克萊爾與諾拉的事情他必須得給出一個答案,這樣一直迴避著也不是一個事情。

只是該如何對她們開口,雷諾就算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

本來雷諾可以很好的和克萊爾維繫原有的感情,但是不知道那個環節出現了問題,在他們兩人之間就又多了一個諾拉。

並且在很長一段時間,他們三人都刻意迴避這件事情,但是隨著時間推移,與越來越多的事情,使得他們也無暇再去迴避,珍惜現在或許才是最好的辦法。

雷諾一直沒有和克萊爾進入更深的一步,也是因為諾拉的關係,但是真的讓他去面對這件事情,雷諾還是會非常頭疼。

這個時候,雷諾反而更懷念以前高強度的戰鬥,最起碼那種情況,自己不用為這些瑣碎的事情而煩心。

有時候放鬆還真未必是件好事。

對於伊薩多的問題,雷諾毫無意外保持了沉默。

在他加快速度解決了面前的食物后,就開口道:「你們先吃,我去忙一些其他事情。」

語畢不等其他人阻攔,就匆匆離去。

而在這之後,克萊爾與諾拉也先後離去。

待「當事人」都走了以後,其他人才忽然鬆了一口氣,然後都不停的拿眼睛去剜伊薩多,很顯然他們都覺得伊薩多這件事情辦的有點坑爹。

大伙兒都知道雷諾與克萊爾兩姐妹的關係,卻從來沒有人去問他們。因為都不想觸這個雷區,而伊薩多今天的舉動顯然有些異常。

「伊薩多,你就不怕頭兒給你穿小鞋,敢問他這樣的事情。」泰柯斯開口問道。

聽到泰柯斯的話,伊薩多露出了一副高深莫測的表情,哼道:「你就不怕頭兒給你穿小鞋,敢背後議論他?哼,你知道什麼,這件事情一直卡著,對他們來說也不是好事。正好現在有空暇時間了,我們就給他們施壓一下,讓這件事情直接到最好的結果,到時候我們才算得上是上下一心其利斷金。」

泰柯斯愣了愣,似乎伊薩多說的也沒錯。

王一樂開口道:「你們也別咸吃蘿蔔淡操心了,頭兒都解決不了的事情你們能解決?」

堡壘聞言慌忙接了一句:「誰說不行,頭兒不敢日外星人,我們的泰柯斯就敢。頭兒做不到過目不忘,斯奈德就能。頭兒對黑客技術知道的有限,病毒卻全部都能拿下來。頭兒沒有辦法變身,伊娃就可以。頭兒不會讀心術,瑪莎就可以。」

「然而你心中現在全是得意,即反駁了別人,也顯露出了你優秀的觀察力。」瑪莎直接拆台道。

經過堡壘泰柯斯與瑪莎的一打岔,大伙兒也都醒悟了過來,原來雷諾也不是比他們所有人都強,而大多數人在某些領域上還是比雷諾厲害的。

而對一個組織來說,正需要各式各樣的人出現在不同的位置,才能夠讓他更好且良性的發展下去。

就這樣大伙兒有說有笑的一餐過去,也算是悄然鞏固了一下大家的感情。

只是在這一餐結束后,他們就快速回到自己的崗位上,替換其他成員去休息。

無論是自由艦隊,還是拉威爾艦隊,都是自由之心最為核心的艦隊,現在由他們來一起航行,這些自由之心的高層,其實還是非常放鬆的,最起碼他們不用太過費神。

而奮勇艦隊和魔女艦隊跟隨斯菲爾德一同回去,很大程度上是對暴龍艦隊的協助,因為暴龍艦隊的內部問題,一直是一件讓人擔憂的事情。

而在自由艦隊與拉威爾艦隊離開了拉瑪星雲帶,並且繞過亞克蟲族與神靈族領地,向特拉莫星雲帶駛去時。

拉瑪星雲帶內的戰事也算是漸漸進入尾聲。

本來以為藍海鷗星雲帶與拉瑪星雲帶,會成為戰鬥的主要戰場。

而拉瑪戰區的艦隊進入君士汀星與流浪傭兵對峙,只是走一個過場,可事情的發展總是有一些出乎意料。

自由之心與聯邦聯合艦隊的對戰,雖然打的火熱,可事實上傷亡非常小,也只有倒霉的外援聖地亞哥全軍覆沒,後面襲擊雷諾的斯皮德特戰艦隊遭到了雷諾的反襲擊,損壞了十多艘星艦,除此之外就沒有了其他的戰損。 說白了就是雷聲大雨點小,非但沒有在雷諾這裡討到便宜,還打草驚蛇,走脫了雷諾,這個時候抓不到雷諾今後的事情就會更加複雜,無異於放虎歸山,今後雷諾的危險性就可想而知了。

而另外一邊,走過場的拉瑪戰區與流浪傭兵的對持,因為流浪傭兵的這群娘們打法太過兇猛,使得對方不得不一次次加強攻擊力度,以至於到最後都打出了真火。

只是雙方的艦隊都非常龐大,就算是取得了局部優勢,也難以將戰果持續擴大,因此也沒有多少實質性的傷害。

最後拉瑪戰區的人在收到了馬休的通知后,才帶著自己的艦隊緩緩撤離,不與這些女人做無畏的鬥爭。

而流浪傭兵卯足了力氣要和聯邦較勁,也終於迎來了首次的勝利。

與此同時,黑龍愛德華帶著他的艦隊緩緩離去,馬休也與聖地亞哥的艦隊進行了接觸,並且幫他們將這些受損的艦隊送回去。

可是當克里斯看到馬休后,變壓抑不住噴涌的怒火,大吼道:「這就是你說的計劃?看看我損失多麼大,可是你連雷諾的影子都沒有看到,你知道接下來我們會因為這件事情受到多大的損失嗎?」

「雖然你的軍銜比我高,但是不代表你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對我大吼。克里斯你知道,我比你更想雷諾完蛋,而這一次顯然是一個意外。如果有的選擇,我會將他們全部留下撕成粉碎,而不是就這樣放他們輕鬆離去。」馬休無奈的說道,機械合成的聲音聽著異常的難聽。

「可是事情還是發生了,我弄壞了這麼多星艦,還給聖地亞哥招惹了一個如此恐怖的敵人,等我回去以後肯定會又是一番口水戰,有可能我們聖地亞哥一系的人都會被推下台。是你坑了我馬休,我覺得有必要把你拿去,給他們一個交代。」克里斯哼道。

馬休聞言愣了愣,道:「你什麼意思?難道這種時候你還想再給自己添加一個敵人嗎?我告訴過你不要用這種口吻和我說話。也別有恐嚇我的念頭,事情並沒有你想的那麼糟糕,如果你一心要和我死磕的話,我奉陪到底。」

克里斯長長呼了一口氣,壓制住自己的怒氣,才冷聲問道:「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

「雷諾離開聯邦了,短時間內不會回來,在這段時間內,你我們可以做更充足的準備,等著他再度回來的時候給他雷霆一擊。或許他一不小心撞在神靈族的領地內,就永遠都回不來了。聯邦轄區外的世界,並沒有我們拉瑪星雲帶這麼安全,而你們是以探索起家的,我想這個道理你一定比我理解的更深刻。」馬休又說道。

「你怎麼肯定他就短時間不會回來,興趣我們走了,他們就又殺回來了,只要他們的艦隊還存在,就具有很大的威脅性。」克里斯對馬休的話顯然有些不太相信。

而這時馬休則拿出一段視頻交給克里斯,道:「你自己看。」

克里斯這才看到了以斯奈德為主的自由之心官宣,從他們的字裡行間可以看出來,很顯然短時間內雷諾他們是不會涉足聯邦境內給自己找麻煩。

「到底怎麼回事?」克里斯有些不解的問題。

在他們大敗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克里斯卻毫不知情。

「可能跟黑龍愛德華有關,愛德華作為我們的最後後手,很顯然他不準備與雷諾死磕,而是選擇了另外一條妥協的路。他把雷諾逼出了聯邦轄區內,但是卻毫髮無損,因此自由之心對聯邦政府來說,還存在很大的威脅性,只是轄區外面的星空太過危險,聯邦也不會派出遠征軍去對他們進行圍剿。」馬休無奈的說道。

「這些可惡的海盜,就算給了他們特權,他們還是海盜,總有一天他們會跳出來對付聯邦政府。」克里斯不滿的哼道。

克里斯雖然出身於聖地亞哥家族,而他此刻的身份則是聯邦艦隊的中將,作為一個聯邦艦隊的中將對待現在的局勢還是看的非常明白的。

雖然聯邦政府給予一些勢力非常強大的海盜特權,並且許諾給他們聯邦居民應有的權力,可這些人卻始終不會與聯邦政府是一心的。聯邦政府需要他去幫忙抵禦外敵,或者清理內患,他們也需要一定時間的緩衝期,免得與聯邦政府這個龐然大物去爭鬥。

而事實上,馬休、克里斯與愛德華、雷諾他們所代表的身份不同。一方的自身利益與聯邦政府是息息相關的,而另外一方則必須推翻現有的政府體系,才能夠讓自己活的更加輕鬆,不然就像是有一柄利劍一直懸在自己頭頂一樣,讓人非常難受。

這是一場階級的爭鬥,無論如何都沒有和解的可能,除非他們站在同一階級內。

「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克里斯嘆氣道,他也只能接受現在這個結局,就算再憤怒也是無濟於事的,好在他們把雷諾驅逐了,有了更多的準備時間。

「我們先這樣來……然後再這樣……,對就這樣,我可以保證我們雙方的利益都有保障,並且還能夠再度去對付雷諾。」

儘管這一次馬休與聖地亞哥合謀的戰鬥,並算不得成功,而且還各自損失了不少星艦,也可以稱得上是患難兄弟。

可是這不盡如意的結果,卻讓他們兩人也算結下了革命友誼,並且在自由之心離開的這段時間,給他們充足的時間準備,並迎接雷諾的再一次回歸。

就在馬休與克里斯悄悄做一些不認人知的勾當時,馬赫雷斯、漢森、亞伯三人例行公事結束后,準備回到各自的駐地上報戰報,又收到了另外一個消息。

——自由之心已經被驅逐出聯邦轄區。

「嗨,雷諾被驅逐了,你們看到了嗎?我們的報告該怎麼寫?」漢森再度接通其他兩位中將,皺眉問道。

儘管他們這一次的戰鬥打的非常頑強,單憑那些艦載影像就足夠他們回去交差了,可是此刻自由之心的官宣,顯然是在送他們一份大禮,不管雷諾是被誰驅逐的,作為參與這一次戰鬥的眾人,都應該得到褒獎才是。

要知道亞伯只是搗毀了星光海盜團,就被聯邦政府宣傳成了英雄。而他們這個時候驅逐了比星光海盜團更加強大兇殘的自由之心,得到的褒獎就可想而知了。

儘管這場戰鬥中,也有聖地亞哥與斯皮德特戰艦隊參與,可是聯邦政府的官方調令上則沒有他們,只是以萊斯特守備艦隊、拉扎克守備艦隊、西蘭斯守備艦隊為主的六支艦隊。

這種情況下顯然沒有辦法給他們邀功,而另外一邊黑龍愛德華雖然有參與這件事情,可是聯邦政府也不會對外官宣,自由之心是由黑龍愛德華驅逐的,這是一個面子問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