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攔住他,誰能攔住他重重有賞!」

先天武者雖然眾多,但是周圍的後天武者人數太過密集,他們想要過去,要麼讓人群主動散開,要麼撞過去,可這是他們也多少有些顧忌,如果撞過去,肯定會惹眾怒,那時即使他們這上百先天也不能將所有人殺了吧。

聽到讓抓莽漢,後天武者們你看我,我看你,最後非但沒有人動手,反而給莽漢讓開道路,並且人群更密集的將先天武者攔在了包圍當中。

「你們做什麼?造反嗎?想和他一起背叛古武界?」有先天武者見到這情況,忍不住大聲喝道。

然而這些後天武者們似乎沒有聽到一般,也許長著人多壯膽,竟然都沒有對這些先天武者表示畏懼。

李天賜在和乾老者糾纏的時候也注意著莽漢的動作,當看到周圍這些後天武者的反應之後,心中徹底安穩下來,他的目的基本已經達到了,猛攻了兩下,身影一沉再次遁入地中,讓反擊的乾老者再次撲空,表情扭曲的四處亂砍卻再也找不到李天賜的氣息。

「啊。混蛋,給老夫出來。」

乾老者心中怒火被這種明明有力抓到,卻偏偏又無處使用的感覺憋的差點瘋掉,一邊大吼的同時,渾身真里轟然爆發出來向四周飆射!

「啊……」

這乾老者本意就是發泄一下自己的鬱悶情緒,可他似乎忘了,在他的四周,有很多相當於普通人無異的後天武者,他這氣勢轟然爆發,直接將他最近的十幾個後天武者齊齊震飛出去,一聲聲慘叫的同時,這些人都口吐鮮血摔倒人群當中。

「該死的,他死了。」

就在這些人全部摔落之後,突然有人喊了一聲,原來有一個人也許運氣太差,摔落的時候扭斷了脖子,竟然直接斷了生機。

還在平時,在古武界死上幾個武者實在是稀鬆平常的事,可現在環境不同,這人一死,直接牽動了在場所有人的神經。

「那李天賜說的沒錯,這些先天強者根本拿我們的命當螻蟻,反觀李天賜能為了一個初次見面的莽漢冒險相救,兩者一比,我現在倒是認為,古武界讓李天賜掌控,比這些道貌岸然的傢伙控制著強多了!」

人群中這時也不知道是誰大聲叫嚷起來,看著人站在那個死去的武者身旁滿臉悲憤的模樣,很有可能是死者的親人或者好友。

這人的話喊完之後,更是獲得了很多人的心理贊同,想想之前李天賜的救人行為,和這些先天武者對他們的態度,都不難感覺李天賜的心地其實比這些本土的先天武者要好多了。

那乾老者在放完怒火之後,才驚醒過來,實在是他始終在門派當中封閉太久了,而且身份極高,很多時候都是依著自己的性情做事,根本不用考慮別人的感受,這一下算是惹出了一點麻煩,似乎這麻煩還不小。

所有後天武者都帶著惱怒之色看著乾姓老者,這時他們沒有了絲毫畏懼。

「死就死了,都給我散開!」乾老者何曾受過被這麼多地下的後天武者怒視過,脾氣一下就升了起來,大聲吼道。

「不散,今天如果你不給我們道歉,我們就不讓開,有種的就將我們全部殺了!」之前喊話的那人再次叫嚷起來。

「混蛋,殺了你們又能怎麼樣?古武界近千萬的武者,少了你們算得了什麼!」乾老者老眼一冷吼道,說完竟然一揚手真的要打開殺戒一般。

「乾老,萬萬不可啊!」這時其他的先天武者終於變了臉色,上前幾個人將乾姓老者攔了下來,真的讓這乾老者大開殺戒,那他們以後就算掌控了局面,也會失去後天武者們的支持和信任。

乾老者自然不是真的蠢貨,被攔了一下也就順勢停下動作,不過看著周圍的後天武者還是冷哼了一聲,滿臉的陰冷表情。

「這人並沒有徹底死,還有救活的希望!」

就在所有人都將注意力放在乾老者身上時,突然一道聲音異常清晰的傳入每一個人的耳中,而這聲音在場的人員都不陌生。

「李掌門。」

靠近的後天武者聽到這聲音楞過之後都驚呼出聲。

「李掌門,您,您說我兄弟還沒死?」之前那個咒罵質問乾老者的聲音帶著激動問道,雖然他看不到李天賜,但是李天賜的聲音就是在他身旁響起的,這一點他十分確信。

「嗯,還有救,也不是很難,但是需要一點時間,這段時間我不能被打擾。」李天賜說話時,直接將隱形符撤掉,目光看向不遠處的乾老者等一眾先天武者。

「竟然還敢現身出來,這次看你往哪裡跑!」

乾老者一看到李天賜,頓時雙眼就紅了,絲毫沒有猶豫,大叫一聲就向李天賜沖了過來。

「站住,想要打擾李掌門救人,就先殺了我!」

之前說話的男子這時大吼一聲,攔到了李天賜面前。

「還有我,本來還尊敬你是一派的太上,可你現在的作為實在不配被我們尊敬了,躺在地上的人可是被你所傷,你不能救治也就罷了,還要阻攔別人救治?」

這一次不止傷者的兄弟看不過去了,其餘人也都看不過去,紛紛佔了出來,直接將乾老者攔在李天賜的幾米之外。

「你們、你們都給我閃開。」乾老者看著攔在眼前的後天武者,心中的怒火真是越來越濃烈,本來這些人都應該支持他們抓捕李天賜才對,可先這些混蛋竟然調轉槍頭對向了自己!

所有人都不出聲,只是目光堅定的看著老者,腳下沒有一絲移動。

「救人的事不一定非要用他,在下藥王谷的三長老,可以給你們的朋友看上一眼!」就在這時,乾老者身後突然又到蒼老的聲音傳來,隨後一名身穿青灰長袍的清瘦老者走了出來,也許是習慣使然,這老者的臉上始終帶著一絲掩飾不住的傲然之色。 聽到是藥王谷的長老,周圍的人都微微安靜了一下,也許這個藥王谷三長老的實力不高,但是地位上,絕對不比那些先天後期的武者低,只因為他們的特殊性。

「你們讓開吧,讓胡長老給傷者看看,相信他的醫術絕對不必某些人差!」乾老者眉頭一挑對著面前的後天武者說道。

「你能保證將我兄弟救活只好嗎?」

那個傷者的兄弟,這時顯然更信任李天賜,不過藥王谷的名頭還是讓他有些猶豫。

「誰敢說將死之人肯定能救活,我要看看傷者的情況才行,不過他既然說能救活,那老夫也有八成把握。」藥王谷的三長老眯著眼,對著人對自己的質疑多少有些不爽的模樣。

「這……」這人真的有些猶豫,李天賜這邊已經保證過,而這個藥王谷的長老還要看過才行,本心是偏向著李天賜這邊,但是藥王谷的人他真的也不想得罪太狠。

「讓他過來吧,如果他可以,我可以袖手旁觀的!」李天賜這時突然開口說道,反正這些人在這裡他也不著急離開,倒是有興趣看看這藥王谷的醫術有什麼高明之處。

「這……好吧,三長老您可以過去,別人不行!」傷者兄弟聽了李天賜的話,略微猶豫了一下后說道。

「胡長老,將人治好,讓他們看看,我們藥王谷的能力比他要強的多!」乾老者冷著臉對那藥王谷長老說道,似乎將這次救人當成了一次比試,只要這胡長老將人治好,那麼這些後天武者還是會逐漸將心偏向他們。

李天賜對此一臉的無所謂,不管怎麼樣,這次他的目的已經基本達成,在這些後天武者的心裡已經成功植入印象,而且眼前的傷者,情況雖然比較簡單明了,但是真的要救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那胡長老點了點頭,他也是對自己的醫術十分有信心的,順著憤慨的人群直接走到了李天賜面前,淡淡撇了一眼李天賜,然後俯下身檢查這躺在地上的那個之前被判定死亡的傷者。

這個傷者確實很倒霉,和他一起被震飛的有十幾個,其餘人嘴最嚴重的也就是內府被震傷再摔一下,而這位老兄,內府沒有重傷,只是掉落時著陸的姿勢不對,直接摔斷了脖子,神經和動脈都被扭斷,腦部和心臟都沒有了供養,看起來確實已經斷了氣,只不過暫時只是處於假死,如果在耽擱幾分鐘,那就是真的死了。

李天賜自然不會看這人死掉,所以他也在一旁計算著這個人的生命倒計時。

藥王谷的長老多少還是有些本事的,上前翻看了兩下就看出了這傷者的情況,略微沉吟了一下之後皺眉說道;「人確實還有一絲氣息,不過想要救活很麻煩,需要將脖頸刨開,接斷骨和動脈,存貨機率在六成左右。」

「手術沒有什麼,不過機率只有六成嗎?」傷者兄弟對手術沒有意見,可聽到成活機率僅有六成,頓時有些猶豫了,忍不住目光看向李天賜。

「我有事成把握,而且也不需要動刀!」李天賜微微一笑說道。

「胡說。再厲害的推拿手法和針灸也不可能將斷裂的動脈接駁,年輕年你太狂傲了!」

李天賜的話一說完,藥王谷的胡長老頓時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一般跳了起來。

「哼,這個老東西,幾十年了,一點長進沒有,竟然還敢質疑少主的醫術!」

空間之內,葯魔這時冷著臉說道,當然,他的聲音這時傳不到外面,不過李天賜卻能在意識中感應到。

「葯魔你認識他啊?」柴靜在一旁好奇道。

「何止認識,年輕時就在一起,當年也算是好友了,他也是在我被驅逐時唯一沒有落井下石的一個了,不過這人奔行雖然還算不錯,但是性格缺陷卻不小,心胸不寬而且太過持才傲物……」葯魔點了點頭說道。

李天賜聽著葯魔幾人的對話沒有理會,這邊看著那條件的胡長老,微微一笑道;「我太狂傲嗎?那時我有狂傲的本事,你動刀后才有六成機會,可我只要十分鐘就能讓他完好如初,怎麼樣?」

「你、你胡說,這不可能!」胡長老瞪著眼吼道。

「如果我做到了呢?」李天賜雙眼一眯反問道。

「如果你真的能治好,我……」

「胡長老!」

胡長老被李天賜一刺激,脫口就要賭上點什麼,不過他的話沒說完,就被在後方的乾老者大聲打斷,他是旁觀者清,李天賜明顯是在給這胡長老下套,弄不好這胡長老就會把自己搭進去了。

胡長老本來被乾老者打斷時還有些疑惑,不過很快看著李天賜的表情,也有些明白過來,不過看著李天賜那挑釁的眼神,這讓他直接不顧乾老者的阻攔說道;「如果你十分鐘內,不能將他恢復如初,你怎麼辦?」

「如果不能,我就束手就擒,你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可是如果我做到了呢? 秀色滿園 你還有你們這些人是不是也要付出點什麼?」李天賜沒有絲毫猶豫的說道。

「我……」

「胡長老,你的行為不能代表我們所有人!」那乾老者這時又沉聲說了一句。

「你也看到了,我不能代表所有人,不過你要是做到了,那我胡德牛脫離藥王谷,甘願做你的奴僕,終生不悔!」胡長老聽到乾老者的話,眼中閃過一絲不滿,隨後看著李天賜說道。

「少主,收了這老東西,雖然這老東西人品不怎麼樣,但是能力還是有一些的,以後和我一起建立葯堂,能幫上不少忙!」空間內的葯魔這時對著李天賜傳音說道。

李天賜點了點頭,看著胡長老說道;「好,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不過這期間你要保證,不準有人打擾我。」

李天賜也不能再耽擱時間了,地上的傷者拖延下去很快就真的要掛了。

「沒問題,這一點我還能保證的!」胡長老乾脆的點頭,同時看了一眼乾老者等人一眼,眼中帶著一絲警告。

「放心,我們不會趁人之危,不過你自己要記得說話算話,如果你做不到,那就要束手就擒了!」乾老者冷著臉說道,這件事對他們來說並沒有什麼損失,而且一旦李天賜真的失敗,那麼他們就算是撿了大便宜了。

李天賜冷笑一聲沒有應聲,俯身頓在那傷者身旁開始治療,先是翻手取出五枚銀針在傷者的心口刺入兩枚,剩餘的三枚刺進了傷者的脖頸傷處周圍。

銀針之後,李天賜直接伸手扶住傷者的頭部,微微向一旁一扭,就聽到一陣細微的咔咔咔聲傳來。

那胡長老在看到李天賜的動作之後,眼睛一瞪長老張嘴想要喝止,不過想到了什麼,最後還是忍了下來。

李天賜的動作一開始,就沒有在分心去觀察周圍的動靜,如果這時有先天武者偷襲的話,絕對是最佳時機。

好在,這時所有人的注意力也都在李天賜手中的傷者身上,連那個乾老者也沒有想過這時偷襲李天賜。

頸骨骨折,動脈和經脈的折斷絕對是重傷,不過這一切在李天賜手中完全沒有難度,有探測異能輔助,李天賜活動了幾家就將斷裂處扶正過來,然後放出綠色能量開始修復起來。

這也就是現在李天賜的綠色能量無法大量輸出,否則這樣的傷勢,三兩分鐘就能解決,而現在他需要多消耗至少三倍的時間。

將近十分鐘的時間,李天賜停下動作,伸手將傷者身上的銀針收了回來。

「李掌門,我兄弟怎麼樣了?」傷者的兄弟間李天賜站起身,頓時急切的上前詢問。

「別著急,剛剛血液和氧氣被阻斷,現在剛剛流通,得給他一點恢復時間,一分鐘內他就能醒過來了!」李天賜微微一笑。

「這樣就好了?」那胡長老滿臉的不可置信,他根本就沒看到李天賜有什麼複雜動作,扎了幾針之後,就那樣用手按著傷者的脖子,鬆開之後就說好了,這讓他實在無法接受。

「好沒好,馬上你自己看了就知道了!」李天賜撇了他一眼之後說道。

李天賜的話剛說完,躺在地上的那位傷者突然咳嗽了一聲,然後長長出了一口氣,雙眼緩緩睜開。

「醒了,真的醒了,兄弟,你感覺怎麼樣?」傷者的兄弟看到傷者的反應,頓時驚喜的歡呼一聲,然後俯身關切起來。

「我……我竟然還活著?我命名知道自己的脖子斷了,咦?」那傷者滿臉迷茫,說道最後自己活動了一下脖子,隨後瞪大了雙眼;「這,這怎麼沒事了?難道我之前是做夢嗎?」

「什麼做夢,你真的差點死了,是李掌門妙手回春,將你從閻王殿拉回來的,既然沒事,還不趕緊謝過李掌門!」那傷者兄弟間自己的兄弟真的沒事了,連忙提醒道。

「啊?」那傷者楞了一下,隨後一翻身還了個姿勢,也沒有起身,直接跪在李天賜面前狠狠磕頭道;「小人劉虎謝過李掌門救命之恩,如果李掌門不嫌棄,小人願跟在李掌門身旁,當牛做馬報答您的大恩大德!」

「你起來吧,當牛做馬就算了,如果你願意,以後就加入我陣宗吧,現在先站到一旁,我和這位藥王谷的長老還有事要處理一下。」李天賜一招手就將那劉虎扶了起來,然後眯著眼看向藥王谷的胡長老,當然,注意力也不能離開乾老者那一群先天武者的身上。 見李天賜看向自己,那胡長老的表情一陣變換,最後狠狠一嘆氣,雙膝一曲就撲通一聲跪倒李天賜面前道;「怨毒服輸,我胡德牛從今天起,不再是藥王谷一員,而是李天賜的僕從,在場所有人就做個見證,如果日後背叛,將在古武界務容身之所!」

「呵呵,不錯,雖然有人說你品性查了一些,不過我看你還算重信義,放心吧,我不會把你當奴僕,跟著我,絕對比和他們一起搖強的多!」李天賜看著胡德牛沒用自己說,就主動投效過來,心裡還是有了一絲欣賞的。

「李掌門身旁有人認識我?是誰?」胡德牛帶著驚異看著李天賜。

「這個你不久后就能見到他了,現在你也站到一旁吧,今天這場合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呢!」李天賜沒有對胡德牛多說葯魔的存在,讓他和那個劉虎站到一旁,隔著人群看向了乾老者一群人。

「現在你們怎麼說,還要抓我嗎?我可以很負責的告訴你,除非我自己束手就擒,否者就算你們整個古武界的先天到場,依舊對我沒有辦法,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不臣服的話,我就真的走了!」李天賜眯著眼大聲說道。

「臣服吧各位大人,為了整個古武界,你們就臣服吧,否則沒有我們這些後天武者,你們還有什麼?」

李天賜的話一說完,之前的那個胖掌柜就扯著嗓子跟著叫嚷起來,其實他本來都可以悄然離開的,畢竟他已經得到了解藥,不過這時他卻很乾脆的開始聲援起了李天賜。

「閉嘴,臣服絕對沒有可能,大不了魚死網破!」乾老者狠狠瞪了一眼那胖掌柜,看著李天賜說道。

「你這話就是代表全部古武界的武者了是嗎?」李天賜眯著眼問道。

「當然……」

「他不能代表我們,李掌門,先天武者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會臣服,我們這些後天武者都願意臣服,更願意加入您的陣宗,您千萬別離開!」

在乾老者剛要點頭承認時,胖掌柜的再次扯著嗓子吼了起來,而這一下算是徹底引起了共鳴,周圍的後天武者開始一個個跟著附和起來;「對,我們對李掌門臣服,加入陣宗,讓他買這些先天強者自己玩去吧,誰讓他們根本不為了我們著想!」

「都給我閉嘴,你們再敢出聲,別怪我真的打開殺戒了,反正你們已經成為古武界的叛徒了!」乾老者這時看著場面有些葯失控的架勢,頓時運轉真力大聲吼了一句。

別說,他這一嗓子還算管用,一下就將所有後天武者震懾住了,畢竟實力在那擺著呢。

「這就是你們最後的選擇?完全依著他個人的意見了對嗎?」李天賜這時再次開口,沒有看乾老者,而是看向他身後的其他先天武者,因為他感覺到這些先天武者當中,剛剛氣息明顯有些變化,似乎並不是完全願意聽從乾老者的決定。

見李天賜問向自己,那些先天武者們少數微微沉默,更多的是相互對視,最後也都有些猶豫。

最後在那乾老者身後走出來一人,看著李天賜說道;「我來問你幾個問題在做決定可否?」

這人看上去比其他的先天武者都要年輕一些,一頭黑髮,方正的面孔,帶著一股儒雅氣息,年紀如果光從樣貌來看,也就五十左右。

「崑崙掌門,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還真的要臣服不成?」

這人一出來,還沒等李天賜說話,乾老者的表情猛然一變,大聲質問起來。

「乾老莫急,我可沒說要臣服,只是有些問題想問清楚之後,再和他談論一下而已。」 玄宇宙 崑崙掌門淡淡一笑說道。

而這時李天賜在不遠處聽到兩人的對話,眼中閃過一道欣喜之色,總算是來了一挑大魚,雖然實力上海差了乾老者一籌,但是也達到了先天後期,而且最主要的是,這人是一派之主,他完全有權利決定自己門派的一切,這一點比乾老者要對李天賜有用。

「哼,希望崑崙掌門想清楚再做決定!」乾老者看著崑崙掌門沉著臉說道。

「我明白自己要做什麼,乾老不用操心!」崑崙掌門笑著回應了一下,然後看著李天賜說道;「本座崑崙門主玉崑崙!」

「你好崑崙掌門,有什麼問題你就問吧!」李天賜微微一笑回到。

「好,首先我表明一下自己的立場,如果你想要我臣服你肯定是不可能的。」崑崙掌門說道這句,一旁的乾老者臉色微微好看了一些。

「哦?」李天賜眉頭一挑,隨即笑道;「其實我也就是那麼說一下,並不是非要讓你們臣服於我,如果心平氣和的談談,我想我們還是有其他解決辦法的。」

「很好,看來我們還是有達成共識的機會的!」崑崙掌門聽了李天賜這樣一說,臉上也露出一絲笑容。

一旁的乾老者眉頭狠狠一皺,李天賜和他說話時可沒有說過還有其他解決方式的!

「當然,其實我是個很好說話的人,現在你還有什麼問題?」李天賜微微一笑說道。

「我只是想問一下,你想掌控古武界,最終的目的是什麼?你認為自己有能力控制我們這些勢力和幾百先天武者嗎?」崑崙掌門問道。

「目的很明確,就是為了讓你們安分的呆在古武界,但是我並不像做的太絕,所以一直在和你們周旋,否則我完全可以將通道毀掉,至於能不能掌控的住,我想只要我足夠強大了,你們沒有機會反抗的,就算現在,我完全可以殺掉你們其中的任何一個人!」李天賜眉頭一挑說道,最後時,目光帶著一絲冰冷看向了乾老者。

「哼,說大話,有能耐你現在就將老夫殺掉,我想這就可以直接將其他人震懾住了!」乾老者聽到李天賜的話,並且看向了他,忍不住冷哼一聲說道。

「這樣可以嗎?」李天賜眉頭再次一挑道。

崑崙掌門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似乎在沉默什麼,要職到這乾老者的勢力已經無限接近先天巔峰狀態,在整個古武姐的強者當中,前五沒有希望,但是前八絕對沒有絲毫意外,李天賜真的藥師能輕易將他斬殺,那他的實力也就太過駭人了,尤其他還這麼年輕。

「你大可以試試,不用你的旁門左道,我們光明正大的戰鬥一場!」乾老者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