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別動!你給我好好地恢復!」雪帝呵斥道。

學帝轉過頭,眼睛微眯,其中閃爍著一絲濃郁的深藍色,看著蕭林風道:「既然你這麼說……」

雪帝語氣一頓,隨後她的右手就又抬了起來,眼孔中閃爍著晶瑩的寒芒,看著蕭林風道:「可敢嘗試抵擋住我這一招,讓我看看你不是個廢物。」

說著,空中的冰雪已經再次向著龍捲風趨勢凝結,整個冰火兩儀眼,那強大的冰雪之力又再次躁動,無比強大的威壓也在這一刻壓在了蕭林風的身上。

「呵呵。」

看著那即將又要凝結的冰雪龍捲風,感受著身上那無比沉重的威壓,蕭林風還是忍不住嘲笑了一下,似乎都沒把雪帝當回事兒,不過也的確如此。

只見蕭林風道:「虛張聲勢罷了,在這種狀態下,你這一掌下來,要不要看看是先殺死我,還是你先和霍雨浩一起自爆?你也就嚇一嚇那兩個蠢貨罷了,在我面前還裝?」

「你現在這種狀態,根本沒有絲毫的實力,也就是虛張聲勢而已,而我,隨時可以殺了你!」

蕭林風一語就直接說出了雪帝的底細,雪帝的嬌軀明顯的顫抖了一下,咬著牙,臉色無比氣憤,似乎很不甘心,自己被一個實力遠不及自己的螻蟻威脅了!

蕭林風就這麼看著雪帝那純粹無暇的眼睛,隨後。

「轟!」

狂風大作,空中冥冥之中似乎有一隻偉大的神龍在遊盪、在咆哮!

一股來自,遠古,亘古,太古,不知道何時的滔天龍威如同巨浪般,在這一刻從蕭林風的身上擴散出來。

那是來自太初的洪荒猛獸,那是來自食物鏈頂端的捕食者的威壓,那是所有生物的天敵!那是一切的一切,那是!

龍!!!

而冰火兩儀眼內,無論是幽香綺羅仙品,還是什麼其他的魂獸,在這一刻都將自己的花心收了起來,並且緊趴在地上顫抖著。

「唔唔唔,好可怕!比一萬年前那個人還可怕!」幽香綺羅仙品顫抖的說著,語氣要多委屈有多委屈,以前一直都沒人來的,怎麼今年一下子就來了這麼多人,而且個個都是怪物,太可怕了。

她用她那粉色的花朵緊緊的包裹著自己的花心,一絲縫隙都不漏出來。

蕭林風的頭髮,衣服,都在狂亂的飛舞,就連身後的小雲,那健壯的身軀都在細微的顫抖著。

天空中,所有的元素力量都變得無比狂暴在空中四竄,整個世界似乎都混亂起來了。

而這一切的正主,蕭林風,正爽著呢。

因為這是蕭林風第一次,將龍威釋放的如此徹底,沒有絲毫的保留。

以前,蕭林風要麼沒有釋放龍威,要麼就是將龍威慢慢的釋放,而那些敵人,往往都撐不到蕭林風龍威完全釋放便結束了戰鬥,每一次都是。

而今天,蕭林風面對極北三天王之首的雪帝,面對那七十萬年魂獸極致之冰的恐怖氣勢,心中那不服輸的精神也終於爆發!

無比巨大的龍威爆發開來!

蕭林風現在感覺無比的爽快,一直以來有點憋屈的感覺終於消失不見,這種爽快,是直衝內心的。

而雪帝,在龍威爆發的那一刻,她的耳邊似乎有一道響雷炸開,整個人也如同木頭一般地站在那裡不動,楞著兩隻眼睛看著前方的蕭林風。

許久,才緩過神來。

「你……」

話還沒說完,蕭林風眼睛一眯,金色的龍眼緊緊盯著雪帝!

霎時間,滔天的威壓如同巨浪般,在這一刻壓在了雪帝的身上!

雪帝頓時悶哼一聲,吐出一口晶瑩的美麗的藍色雪霧,隨後整個人便倒飛出去。

「雪帝!」

霍雨浩驚呼一聲,不顧體內能量的紊亂,連忙接住了她。

「不自量力。」蕭林風看著飛出去的雪帝,啐了一聲便收回了龍威,狂風也在這一刻停止。

在霍雨浩懷中的雪帝,似乎想要掙扎著起來,但是最終還是沒有站起來!

她漂亮的眼睛,看著蕭林風,眼神中似乎有一絲恐懼,道:「這個威壓,你是龍神!你不是在星斗大森林中心生命之湖裡嗎?」

在雪帝感受到這股龍威的第一時間,她的腦海便聯想到了龍神,而不是帝天,因為這股威壓,她只有在龍神的身上才感受到過,雖然不是記得很清楚,但是那令她如此恐懼的感覺她是不會忘記的!

蕭林風淡淡的看著她,開口道:「我不是龍神,也不會是龍神,更不會成為龍神!」

得到了蕭林風的這一句答案,雪帝終於昏迷了過去,身軀也再一次在蕭林風和霍雨浩之間,變成了那可愛的小雪女模樣。

小插曲過去了,現在……

蕭林風看著霍雨浩沒說話,霍雨浩也緊盯著蕭林風。

蕭林風道:「你愛幹嘛幹嘛去,我這次來可不是為了找你。」說完,蕭林風就轉身,在霍雨浩愣著的目光中朝著另一邊飛去了。 蕭林風轉過頭,一躍而下,飛魂刀被收回丹田內,隨後快速落下。

「叮咚~」

如同水滴進湖中一般,輕輕地落在了冰泉之上,而蕭林風落下的正前方,三眼金倪,王秋兒,正站在他的面前。

在她一旁的,是已經露出一絲花心的幽香綺羅仙品,而她正從這一絲縫隙中偷偷的打量著蕭林風。

兩人都沒有說話,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空氣似乎都凝固了起來。

直到蕭林風先開口打破了寂靜。

蕭林風看著她和王冬兒一模一樣的絕美容貌,道:「你已經想好要待在人類世界了嗎?」

王秋兒沒說話,只是淡淡的看著蕭林風。

蕭林風喂喂閉眼,抬起頭嘆了一口氣,又道:「或許你現在看到的景象是很美好,但是你不要忘記了你是誰,你的身份。」

「任何事物都有兩面性,美好也往往都會有壞的一面,這才是世界,有光有暗,有黑有白,有陰有陽,有美與丑。」

「當人類陰險醜惡的那一幕展現在你面前時,你會知道我所說的一切,現在,如果你覺得我說的有道理,那就跟我……」

話說到一半,蕭林風就感覺到王秋兒的時間發生了劇烈的變化,他立馬睜開眼,王秋兒已經抬起拳頭帶著無可匹敵的威勢向著蕭林風襲來!

蕭林風頓時眼睛一縮,連忙躲閃開來。

「喂,你瘋了!」蕭林風躲開王秋兒的攻擊大聲喊道。

王秋兒依舊沒說話,只是一拳一拳的對著蕭林風不停地襲來,而蕭林風只能不停的閃躲。

王秋兒的修為已經快到達七十級了,而且武魂也是極致之力量的黃金龍!即使是擁有著半祖龍之軀的蕭林風也不敢和她硬杠,更何況蕭林風的修為才是五十三級。

不過,雖然王秋兒的力量十分強大,但是看得出來,她現在很憤怒,每招每式都有很大的破綻,在蕭林風藉助時間的力量下,她的一招一式,她的每一個動作都在他眼裡一覽無餘,所以根本沒有辦法擊中他。

就這樣,蕭林風一邊躲閃著王秋兒的攻擊,一邊繼續說著。

「你知道你現在在幹什麼嗎!」

「你現在的所作所為是與人類為伍!你這是要和你自己的種族為敵嗎!」

蕭林風大聲質問著王秋兒,可換來的依舊是那一圈又一圈的攻擊,蕭林風一咬牙,心底一橫,隨後便不再閃躲了!直接迎上了王秋兒的攻擊!

並沒有使用飛魂刀,兩隻手化為龍爪,蕭林風直接用拳頭和她打起來!

王秋兒看到如此,眼中戰意大盛!雙拳似乎變得更加威力無窮,直接對著蕭林風襲來!

雙方你一拳我一掌,打的有來有回,散發出來的魂力波動更是無比的龐大,整個冰火兩儀眼,所有的一切都在顫動著。

這是一場野性的戰鬥,一場充滿蠻力的戰鬥,一場力量之間的戰鬥,一場魂獸之間的戰鬥!

「砰!!!」

兩拳相接,在空中對碰出一股無比強烈的波動!

蕭林風連退三步,在力量面前,目前來說還是黃金龍比較有優勢,而且太虛宙龍也不是善於戰鬥的,他是智將,軍隊中的軍師!智囊!而不是打打殺殺的武夫!

兩人的戰鬥持續了半個小時,逐漸的,蕭林風被王秋兒壓制下來,黃金龍武魂龐大的力量壓撞蕭林風的身上,每一拳的對接都擴散齣劇烈的氣勢,但同時蕭林風也感受到了劇烈的疼痛,指骨都要被撞斷了似的。

反過來看王秋兒,一點事兒都沒有,每一拳的威力還是那麼巨大,似乎有著使不完的力氣一樣。

終於!

蕭林風用最大的力氣與王秋兒對碰之後,兩人同時後退數步,蕭林風藉助這個反推力在空中一翻,兩人的距離瞬間拉開了。

「夠了!」蕭林風大喊道。

王秋兒停了下來,只不過還是沒說話,就站在那裡靜靜的看著蕭林風,臉上看不出任何平靜之外的表情。

「你真的要為一個人類做到如此地步嗎?」

王秋兒沒說話。

「魂獸與人類糾纏不清只會導致你的滅亡!」

王秋兒還是沒說話。

「你以為我在欺騙你嗎?看看這歷史吧,無論是唐三,還是唐三他老子,哪一個不是與魂獸糾纏,與人類這趟渾水糾纏不清,到最後都是死亡!」

王秋兒依舊沒說話。

「你會死的。」

「……」聽到這裡,王秋兒的眼睛里明顯被觸動了一下,即使下一秒就被隱藏了起來,但還是全部都被蕭林風捕捉到了眼裡。

「不可救藥!」

蕭林風咬著牙,看著王秋兒臉上和心裡全都是自己曾經不曾想的情感,恨鐵不成鋼!

許久,蕭林風平靜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道:「行吧,既然你執意如此,那我就再也不管了!你愛幹嘛就幹嘛吧!與老子沒有任何關係!」

說完這句話,蕭林風直接走過了王秋兒的身旁,不再去管她了,留下一臉平靜的王秋兒站在原地。

小雲從角落裡走出來,走到王秋兒面前,微微低頭表示自己的敬意,隨後也跟上了蕭林風。

王秋兒轉過頭,看了蕭林風一眼,隨後便再次轉頭,朝著霍雨浩走去了。

遠處的蕭林風看到這一幕,心中出現一種無法言喻的滋味,明知道她會死,自己想阻止卻無法阻止的那種滋味,很難受很難受。

轉過身,蕭林風走到幽香綺羅仙品面前,此時的幽香綺羅仙品已經將自己的花心緊緊的包住,整體看起來就跟一個花骨朵兒一樣。

「喂。」蕭林風喊了一聲。

聽到這一聲的幽香綺羅仙品渾身一抖,稍微露出一絲縫隙看看是不是喊自己,然後就看見了蕭林風那一臉兇狠的表情,瞬間又合了上去。

「給老子出來,否則我就把你砍了,外面那麼多碧磷七絕花,拿你防毒一定很不錯!」蕭林風惡狠狠的說著。

幽香綺羅仙品頓時渾身一抖,才小心翼翼的將花心露了出來,一邊還委屈的說著:「出來就出來嘛,幹嘛那麼凶。」

蕭林風不想和她廢話,直接道:「碧雲毒晶在哪兒?還有順便把你這裡能提升魂力的東西都給我拿來。」 「碧雲毒晶在哪兒?還有順便把你這裡能提升魂力的東西都給我拿來。」

「啊???」

「啊什麼啊?沒聽見我說的話嗎?」

幽香綺羅仙品懵了,這麼多年來,縱使有人來過這裡,那也是經過她們的同意之後才取走了一株仙草,而現在,感情眼前這個人時要將他們一掃而空啊!

頓時,幽香綺羅仙品急了。

「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大哥行行好,別這樣行不行。」

蕭林風沒說話。

「你看大家都是魂獸,留一條活路好不好,你要是把我們都摘走了,那這裡就算毀了!」

此時,幽香綺羅仙品真是要哭了,感情這麼多年都沒有人來,這次一來就是全都是怪物,而且還想將她們全部都帶走,簡直就是世界末日來了啊!

「大哥求求了,留一條活路吧嗚嗚嗚。」

她不停地對蕭林風好言相加著,她現在所能做的就是祈求眼前這個人留她們一條活路了,畢竟剛才蕭林風所釋放的威勢還歷歷在目,她怕一不小心說錯了話,不僅自己要沒,還要牽連整個冰火兩儀眼,真是欲哭無淚啊。

「噗嗤。」蕭林風忍不住笑了出來。

幽香綺羅仙品愣了一下,在一旁不敢說話。

過了一會兒,蕭林風停止笑容,打趣道:「你還算有趣,看在你這麼求我的份上,這樣吧,你答應我兩個條件,我就放過你們,怎麼樣?」

「什麼條件啊?」幽香綺羅仙品有些呆萌的問到。

「第一,我要在這裡取走五株對我有用的仙草。」

「這個沒問題。」

幽香綺羅仙品看到如此,心中總算嘆了一口氣,對於五株仙草而言,總比全部毀了要好,而且整個冰火兩儀眼所有草類的種子她都有保留,利用冰火兩儀眼的環境,不出千年就能恢復。

「第二個條件呢?」幽香綺羅仙品問。

蕭林風撫了撫下巴,喃喃道:「第二個………emmmmm我還沒想好,先把第一個條件完成再說吧。」

幽香綺羅仙品她那紅色的大花朵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請問您要那種類型的仙草呢?以我多年經營冰火兩儀眼的知識,我一定能為您選擇最好的!」

蕭林風笑了笑沒說話,深呼了一口氣,呼吸著幽香綺羅仙品散發出來的清涼氣息,頓時心神寧靜,隨後便翻開斗羅萬語錄仔細查找著,許久,緩緩開口道:「冰焰琉璃果有沒有?」

「冰焰琉璃果可是要在聚集日月精華且十分寒冷的地方才會有,我這裡怎麼可能有這個。」

蕭林風沒說話,又道:「那星焰花呢?」

「星焰花的生長需要吸收日月精華以及星辰之力,而且還必須生長在非常高的地方。」

「所以呢?」

「所以你看看頭上。」

蕭林風抬起頭,看到的是濃濃的七彩毒霧,低下頭,似乎感受到了一股嫌棄的眼神。

蕭林風咳了一聲,繼續翻著斗羅萬語錄,道:「九尾龍鱗花有沒有?」

「沒有。」

「水仙玉肌骨呢?」

「沒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