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

盛海峰一夜都沒有合眼,他在等著殺手傳來喜訊,可是一直等到了日上三竿,殺手依然沒有任何信息。他把鄒勁強叫到身邊,問道:「殺手來信了嗎?」 「沒有。」

「你快點聯繫他們啊。」

「我聯繫過了,可是聯繫不上。」鄒勁強答道。

盛海峰眉頭緊鎖,說道:「走,我去看看唐浩死了沒有。」

「公子,我看你還是不要去了。」鄒勁強為難的說道。

「為什麼?你是不是以為老子真怕了他了。」盛海峰不服氣的說道。

「我是怕外面那兩個保鏢向董事長彙報,董事長如果對你實行經濟封鎖,那可就壞了。」鄒勁強擔憂的說道。

「老子就要去看看,我看老東西敢對我實行經濟封鎖。」盛海峰囂張的說道。

鄒勁強無奈點點頭:「好吧,去杜莎的工作室看看唐浩在不在。」

「走。」

於是,盛海峰帶著鄒勁強和留個保鏢離開了醫院,在鄒勁強看來,盛海峰就是個沒有腦子的富二代,他跟唐浩較勁,盛昌早晚會斷子絕孫。

上午十點,盛海峰一行人來到了夢想策劃工作室門口。在這一刻,盛海峰的腦海中才回憶起了和唐浩的三次見面,他的心裡才開始忐忑起來。

鄒勁強見盛海峰害怕了,他低聲說道:「公子,要不你去樓下等著,我讓兄弟隨便看看唐浩在不在。」

「不。」盛海峰雖然心中忐忑,不過他主觀上還是覺得唐浩應該已經死了。唐浩一死,就沒有人保護杜莎了,他要給那個女人點顏色看看。

「咚咚。」

「進來。」

裡面傳來了杜莎的聲音,盛海峰心裡一喜,看來唐浩應該不在。

一個保鏢推開了門,盛海峰第一眼就看見了坐在沙發上的唐浩,他的心「咯噔」一下。唐浩好好的,他沒死,一股無邊的恐懼遍布全身,他甚至有掉頭想走的衝動。

「盛公子,我勸你還是不要進來的好。」唐浩平靜的看著盛海峰。

都這個時候了,如果不進去,盛海峰覺得他在保鏢的面前就再也抬不起頭來了,只能硬著頭皮說道:「進去。」

盛海峰的那幾個保鏢看見唐浩,也都感到十分頭疼,不過盛公子讓進去,他們也不能後退,只能推著輪椅走進了辦公室。

「盛海峰,我再告訴你,我們這裡不歡迎你。」杜莎站了起來。

「杜莎,我就不明白,我到底哪裡不好?」盛海峰說話的時候卻在偷看著唐浩。

唐浩眉頭一皺,很隨意的站了起來。

「別讓他過來。」盛海峰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力撲面而來。

七個保鏢立刻把盛海峰圍在了中間。

「盛公子,我現在終於明白什麼叫不撞南牆不回頭了。」

「啪。」

唐浩話音未落,盛海峰就感覺臉上挨了一巴掌。他不明白,自己身邊明明站著七個保鏢,為什麼就擋不住唐浩的一巴掌。

「砰。」

盛海峰還沒完全消化那一巴掌,便又挨了一拳,整個人連同輪椅一塊向後倒去,幸虧鄒勁強手疾眼快,伸手抓住了輪椅扶手,盛海峰才不至於仰面朝天躺在地上。

可即使如此,盛海峰也沒好到哪裡去,鼻子流血了,眼睛直冒金星,酸、痛、咸三種味道一股腦的刺激著他的大腦。

「上,給我殺了他。」

那七個保鏢聞言,不敢不動手,便都向唐浩出手了。可是他們還沒等完全施展出一招,便幾乎同時中招了,所有人都感覺肋骨一陣劇痛,呼吸都有些困難了。

正在這時,一個身形清瘦的中年人快步衝進了辦公室,高聲喊道:「浩哥,息怒息怒。」

唐浩見盛昌來了,他向後退了一步,笑道:「董事長,你來了。」

「浩哥,海峰不懂事,我替他給你道歉。」盛昌橫了一眼滿臉是血的盛海峰。

「哈哈,沒事。」唐浩笑道。

那幾個保鏢看著唐浩輕描淡寫的樣子,心中暗道,是啊,你沒事,我們的肋骨都斷了。

「還不快滾。」盛昌怒道。

「是,董事長。」

這七個保鏢忍著疼痛,推著輪椅,匆忙離開了辦公室。

「董事長,請坐。」唐浩笑道。

「謝謝。」盛昌看了杜莎一眼,坐下了。

現在杜莎完全懵了,如果唐浩去盛家做大管家,已經讓她感到匪夷所思了,那麼此刻聽到盛昌一口一個「浩哥」,她是徹底的迷茫了。盛昌年過五十,無論如何,也犯不著管只有二十歲的唐浩叫「浩哥」啊,這都哪跟哪啊!

盛昌笑著說道:「浩哥,不好意思,海峰這孩子太不懂事了。」

「董事長,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我不會追究了。」唐浩大度的說道。

「謝謝,我會好好管教海峰的。」盛昌現在是打掉了牙往肚子咽,兒子被打得不成人樣,現在卻還要跟人家道歉。這樣事情,他之前做夢都不會夢到,可是此刻卻真真切切的發生了。

唐浩淡然一笑:「我想盛公子吃了兩次虧之後,應該不會亂來了。」

「是的,是的。」

「董事長,你忙你的吧,這裡沒事。」唐浩笑道。

盛昌明白,人家這是不想跟自己聊了,他也只能放棄了繼續套近乎。

盛昌走了,辦公室里安靜了下來,杜莎給唐浩倒了一杯水,然後坐在了唐浩的旁邊:「唐浩,你是盛昌集團的董事了?」

「只是掛個名頭。」

「你是盛家的大管家,還是盛昌集團的董事,這兩個身份放在一起,可就絕對不僅僅是掛個名頭了。」杜莎那美麗的雙目中充滿了疑惑。

唐浩平靜的看著杜莎:「杜總,如果把盛昌集團交給你管理,你能管好嗎?」

「交給我管!那怎麼可能!」杜莎無奈的笑道。

「如果你成了盛公子的夫人,你管理盛昌那還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唐浩笑道。

杜莎聽唐浩又調侃自己,她嗔怒道:「唐浩,你想挨打是不是?」

「哈哈,好吧,我們先不討論你是不是能成為盛公子的夫人,我現在就問你,如果把盛昌集團交給你,你能不能管好?」

「能。」杜莎斬釘截鐵的應道。

「既然你這麼有信心,那就先做做功課。」唐浩笑道。

杜莎莫名的看著唐浩:「唐浩,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想說的剛才都已經說了。」唐浩露出一副無辜的樣子。

「哎!」杜莎嘆了口氣,她發現她在唐浩面前越來越沒有底氣了。這傢伙到底要幹什麼,難道他說道是真的!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盛昌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怎麼會把盛昌集團管理權交出去。

唐浩見杜薩一臉的無奈,他說道:「杜總,我發現你最近的狀態好像不太好。」

「我還好。」杜莎心道,還不是因為,誰能受得了你這過山車一般的角色轉換。

「你這樣子可不像一個市值超過千億的上市公司管理者。」唐浩認真的說道。

「好了,別說這個了,我昨天接了一個策劃案子,我們商量一下。」杜莎不想讓唐浩繼續管迷魂湯了。

只想和你好好的 「好吧。」

於是,杜莎拿出一個文件夾,挨著唐浩坐下了。這是一個關於婚禮的策劃方案。這個結婚的人是杜莎的同學,人家為了照顧杜莎生意,才把婚禮策劃交給了杜莎。

唐浩不懂這樣的策劃,他也無心聽杜莎講解。他只顧著就近欣賞杜總的美麗了,那白皙雨潤的胸,那沁人心脾的體香,還有那優雅的動作,每一個細節,都能讓男人抓狂。

「你在聽我說嗎?」杜莎發現唐浩的眼睛好像看的不是策劃方案,而是她的臉。

唐浩珊珊一笑:「這個案子能賺多少錢?」

「如果成本控制好一點,能賺六萬。」杜莎答道。

「才六萬,杜總,以後這樣的案子你還是不要接了。」唐浩說道。

「不接,我們吃什麼?」杜莎反問道。

唐浩皺了皺眉頭:「大不了我養你。」

「你養我,你不要忘了,你是我的助理。」杜莎嘴上雖然這樣說,可是心裡卻不是這樣想的。以唐浩盛家大管家和盛昌集團董事的身份,養一個女人卻是不難。

「那算了。」

「等我吃不上飯的時候,我再找你。」杜莎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跳陡然加快。

正在這時,門突然開了,一個微胖的中年人走了進來。

「爸。」

來人正是杜莎的老爸杜萬榮,他看見杜莎和唐浩坐得那麼近,他本來就難看的臉色更加難看,他目光不屑的看著唐浩:「你先出去,我跟莎莎有話說。」

「杜先生,這是我工作的地方,你如果想和杜總談公事,請直說。如果想和杜總談私事,請回家說。」唐浩的表情也冷了下來。

「你以為你是誰?」杜萬榮怒道。

「我是誰,杜總上次已經跟你說了。」唐浩現在看杜萬榮越來越不順眼,若不是因為杜莎的原因,就憑他跟兵神島被滅有關聯這一條,他就能讓杜萬榮死個十次八次的。

杜萬榮一張油光的臉氣得通紅,他咬著牙說道:「莎莎,你告訴我,他真是你的男朋友嗎?」

杜莎很無奈,既然已經拿唐浩當了一次擋箭牌,也只能繼續下去了,她鄭重的說道:「是。」

「莎莎,你想氣死我是不是?」

「爸。」

「別叫我爸,我今天再問你一次,你到底嫁不嫁給盛海峰?」

「不,絕不。」杜莎的回到無比果決。

「好,很好,既然你不顧集團的死活,我以後……我以後就沒有你這個女兒。」杜萬榮幾乎是用吼說出這句話的。

杜莎雖然知道父親說這句話也許只是氣話,但是她接受不了父親用她的終身幸福來做籌碼的做法,她咬緊牙關說道:「爸,你不要逼我。」 「哼,我今天就逼你了,你如果乖乖的跟我回去,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你如果繼續呆在外面創業,我就不認你這個女兒了。」杜萬榮的語氣也十分果決。

「萬榮,你說什麼呢?」

一個女人走了進來,女人四十多歲,長得很有風韻,五官和杜莎有兩份相似。很顯然,這個女人是杜莎的媽媽,杜萬榮的妻子。

「媽。」

杜莎看見媽媽,鼻子一酸,倔強的淚水悄然滑落。

「莎莎,你爸正在氣頭上,你別怪他。」杜夫人看見女兒委屈的樣子,她的心也很不好受,可是這父女兩個都是一樣的倔強,她又能怎樣呢?

「嗯。」杜莎輕輕的應了一聲。

杜萬榮也感覺自己剛才的火氣太大了,他橫了杜莎一眼,恨恨的說道:「走,以後我們就當沒有這個女兒。」

「杜莎,媽先走了。」杜夫人只能先照顧老的了。

「嗯,媽,再見。」

杜夫人扶著杜萬榮出去的時候,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平靜的年輕人。小夥子長得不錯,也不知道他和女兒是不是真的。不過不管怎樣,這個年輕人攪在了杜莎父女之間,他在杜家的未來都註定是個悲劇。

唐浩走過去,關上了門,回過頭時,見杜總正在抹眼淚,那梨花帶雨的模樣讓人心疼。

「別哭了,你這樣可不像一個上市公司的管理者。」

「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拿我開心。」杜莎說著淚水更旺,大有止不住的趨勢。

唐浩走過去,隨手抽出一張紙巾遞給了杜莎。

這一天,杜莎的心情都不太美麗。

下了班,杜莎想開車送唐浩,不過被唐浩拒絕了,海妖就在馬路對面等著向他彙報情況呢。

杜莎開著車走了,唐浩穿過馬路,上了海妖的車。

「老大,我查過了,盛昌集團能夠發展這麼快,是因為背後有人支持,這個人極有可能就是坎基。」海妖鄭重的說道。

唐浩淡然一笑:「這個已經預感到了。」

海妖繼續說道:「盛昌集團第二大股東叫做金槐,不過他卻好像從來都沒來開過董事會,他把一切都授權給了盛昌。」

「金槐!海盜基地的五號人物好像姓金。」唐浩若有所思的說道。

「嗯,海盜基地都叫他金先生,聽說他很少回海盜基地,平時主要穿梭在各大洲之間,打理海盜基地的各項資金。」海妖補充道。

「我覺得這位金先生應該就在藍海市,你仔細的排查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他。不過要千萬小心。」唐浩說道。

「嗯。」海妖稍微一猶豫,問道:「老大,你到盛家去,該不會想吞了盛家吧?」

「凡是坎基的東西,我一樣都不會放過。」

海妖感到了兵神身上散發出來的徹骨寒意,她問道:「老大,你想用這種方法把坎基逼出來跟你決鬥?」

「單單吞掉盛家未必能夠把坎基本人逼出來,但是足以讓坎基肉疼,我要把坎基的骨肉一寸寸的割下來祭奠兄弟們的在天之靈。」唐浩的目光望著遠方。

「我知道了。」海妖此刻終於明白了老大去盛家的目的,看來盛昌要到倒霉了。

「去讓盛海峰老實點。」唐浩吩咐道。

「是。」

唐浩下車了,海妖開車離開了。唐浩也開著賓利駛向盛家。

盛昌聽說唐浩來了,立刻出來迎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