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些雇傭兵竟然開槍了!

子彈不分敵我的宣洩而出,逆鱗還有一部分都在射擊範圍之內。

「撤退!快,撤回來!」逆鱗的首領正架著王國政往後走,結果一轉身就看到了這一幕,他頓時怒吼道。

然而一切已經為時已晚了,那子彈是誰也躲不開的。

一番激戰過後,逆鱗付出了慘烈的代價。

五分之二的逆鱗死在了這邊,至於對方的人則是全軍覆滅,這一切也不過是發生在幾分鐘之內。

逆鱗帶走了自己的人的屍體,快速上車。

洛天業負責幫他們指路,一路上堪堪避開了警察,才算是徹底逃離出來。

王國政還在昏迷之中,逆鱗的人檢查了一下,發現只是被人打暈了,並沒有大礙。

他們倒是羨慕得很,這老爺子從被劫持就暈到了現在,根本就不知道身邊都發生了什麼,這何嘗不是一種幸福呢?

這消息很快就傳到了何子山那邊,不多時逆鱗已經將王國政送回來了。

何子山做了一番安排,他知道自己別墅這邊也不安全,只好將王國政安頓到了顧天全的醫院去。

至於怎麼向老人家解釋,何子山也是頭疼的很。

「太好了,幸好王老爺子沒事,不然咱們可真沒有辦法和王陽交代了。」阿忠面露喜色,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

這段時間龍門遭受了重創,刀疤和水筆因接連出事,阿忠的神經都跟著繃緊了。

這一次他們不僅救回了王國政,更是一舉殲滅了對方那些傢伙,這對於龍門上下的士氣來說,那是一種極大的鼓舞了。

何子山也是鬆了一口氣,他剛要說話,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響了。

何子山拿起來一看,上面並沒有手機號碼,而是顯示未知來源。

這電話一接聽,裡面就傳來了王陽的聲音:「何老哥,謝謝你!」

何子山愣了一下,隨即回過神苦笑道:「你這消息很靈通啊。」

「洛天業將這事情都告訴我了,我知道犧牲了很多兄弟,這個恩情我王陽記住了!何老哥,麻煩你轉告那些兄弟們,他們的家裡人我……」

「王陽老弟,你這是在罵我了?我何子山還是能養得起他們的家眷的,何況那些兄弟也沒有什麼家眷了,至於有家眷的,我也會照顧好的,這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何子山直接打斷了王陽的話。

王陽苦笑了一聲,他了解何子山的脾氣,也就不矯情了。

「何老哥,廢話我就不多說了,這恩情我肯定是要記得。我會儘快解決這邊的事情,等我回到東華市,這一筆筆血債咱們好好跟他們算一算!」王陽咬著牙厲聲道。

刀疤的死對於王陽來說,簡直是太突然了,突然的有些無法接受。

要知道,刀疤可是何子山身邊的人,連他都能被人給幹掉,那何子山的處境就可想而知了,王陽都恨不得能飛回東華市了。

這個時候佛爺接過了電話,然後往前走了幾步,似乎是在和何子山說話。

幾分鐘之後,佛爺面帶微笑的回來了,不過電話已經被掛斷了。

「老大,老爺子那邊你就放心吧,東華市最近應該會穩定一些。不過我們只有半個月的時間,半個月以後我們一定要趕回去。」佛爺將手機遞給王陽,同時意味深長的說道。

所有人都傻逼了,佛爺到底和何子山說了什麼,他們都不知道。

王陽接過手機,他更是連問都沒有問。

因為他了解自己的兄弟,既然佛爺不說,那他就沒有問的必要了。 苗疆吊腳樓之中。

王陽看著那些送東西過來的人,他們身上的傷口已經處理好了,再加上有顧天全和梅酒周等人,身上的蠱毒也已經消散了。

顧天全這邊還有一些預防蠱蟲的東西,也都一併可以交給這些人。

王陽看著他們,隨即說道:「你們休息一下就回去。」

「這……」

為首的人有些遲疑的看了一眼佛爺,因為他覺得自己這些留下來還能做個幫手。

佛爺瞪了這人一眼,隨即說道:「老大說怎麼做就怎麼做,何況你們幾個留下來也是死路一條。」

王陽也沒有在意這人的目光。

他們原本就是跟隨佛爺的人,這個時候下意識的看向佛爺那才是最正常不過的了。

「老大,那咱們呢?」柳豐源在一旁隨口問道。

王陽皺著眉頭,意味深長的說道:「我們明天一早就動身,必須儘快去那兩座山尋找東西。」

王陽這心裏面也是焦急的很,要不是因為考慮到這些人的緣故,他都想連夜走了。

現在的時間十分緊張。

佛爺到底和何子山說了什麼,那是誰也不知道的。

不過既然佛爺都說了最好半個月之後就能回到東華市,那恐怕其中還是有緣故的。

拋開東華市現在亂成一鍋粥的局面不談,何雨欣能不能等到他們回去那都還是一個問題呢。

王陽可不想有一天他回去,看到的卻是何雨欣的墓碑。

況且他們才離開不到半個月的時間,東華市就已經亂成了這個樣子,要是他再過個十天半個月的話,那東華市豈不是要完蛋了?

這一次那些混蛋動手,佛爺這邊還有韓國真那邊都死了不少人。

那些守在王家的兄弟都被幹掉了,唯一讓王陽鬆了一口氣的,那也就是骨幹成員沒有出現意外。

可刀疤的死卻是極大的提醒了王陽。

刀疤會死,何子山也可能會死,甚至就連他老子那也不例外。

他在苗疆多呆一天,那東華市的那些人就會更加危險。

想到這裡,王陽的心情就更加糟糕了。

眾人也都贊同王陽的想法,尤其是柳泉生,這老小子都恨不得趕緊離開苗疆這邊,他算是被苗疆的蠱蟲給嚇破了膽。

柳豐源雖然很是苦逼,不過他也不反對。

第二天一大早,王陽和梅酒周打了一聲招呼,就帶著人離開了。

其餘村子的人則是遠遠的看著王陽等人的背影,他們似乎也知道,王陽這些人是要離開了。

「一路上多保重啊。」

「等你們回來,一定要過來坐一坐。」

川周帶著人親自過來為眾人踐行,一番寒暄之中,王陽他們最終還是離開了村子這邊,前往兩座大山的方向。

梅酒周和川周面面相覷,兩個人心中也都是不好受。

王陽這些人走了,他們就等於一下子失去了兩個強悍的戰鬥力,再加上一個雲貢山,這對於村子來說那就是雪上加霜的節奏了。

至於佛爺那些來送東西的小弟,則是在幾個時辰之前就動身了,不過他們的方向是東華市那邊。

王陽他們按照地圖走,走了很長的路,也都是乏累的很。

山路對於王陽他們來說不算什麼,可是顧天全他們就有些吃不消了,倒是顧涼一路上都神采奕奕的,他本來就是苗疆人,這種山路簡直就是如履平地一般。

「老大,我不行了,我的腳上都起泡了,哎呦,疼死我了……」

柳泉生一屁股坐在地上,頓時慘叫起來。

王陽掃了一眼地圖,這地方是安全的,附近也沒有什麼東西。

眼見著眾人都是有些疲勞,王陽最終還是決定休息一下。

嚴碧洲和寒雪等人則是原地警戒,防止有什麼意外發生。

柳泉生還真是不客氣,一聽說原地休息,立馬就把鞋給拖了。

本來所有人都以為柳泉生是在扯淡的,可沒想到,他的腳上還真有血泡。

這老小子也是一咬牙一狠心,直接將血泡給挑開了,又問顧天全要了葯,三下五除二就將傷口給處理好了。

結果所有人都用一種看智障的眼神看著柳泉生。

要知道,這種血泡雖然是挑開以後好得快,可這是建立在不行走的前提下。

柳泉生還是要繼續趕路的,再加上那大皮鞋根本就不透氣,這麼一來傷口感染都是有可能的。

「別這麼看著我,我也是沒有辦法了啊,太疼了。」柳泉生齜牙咧嘴的喊道。

顯然,這老小子也知道這東西的麻煩之處。

王陽擺擺手,隨口說道:「不礙事,柳豐源你扶著點你爹就行了。」

柳豐源做了一個OK的手勢,他剛要說話,卻被佛爺一把捂住了嘴巴。

所有人都被佛爺給驚了一下,王陽也是狐疑的打量著佛爺。

他注意到佛爺目光如炬,此刻一邊捂著柳豐源的嘴巴,一邊死死的盯著某個地方。

王陽也不敢吭聲,佛爺這明顯是要大家保持安靜的意思了。

王陽轉過頭去,順著佛爺目光的方向看過去。

一開始王陽還沒有發現什麼,不過他覺得既然能夠引起佛爺的注意,那說明肯定是有問題的。

要知道,佛爺的眼力很好,甚至比所有人都要好,有些東西王陽等人第一眼看不出來,但是佛爺卻是瞬間就能看到的。

想到這裡,王陽靜下心來仔細看了一圈。

當他看清楚是怎麼回事之後,渾身上下直冒冷汗。

就在眾人休息的不遠處的一棵樹上,有一條蛇,讓王陽頭皮發麻的是,在這條蛇後面的那些樹上,密密麻麻的盤踞著的都是蛇!

這些蛇五顏六色什麼樣的都有,單是從顏色來看,那都是劇毒的東西,起碼弄死他們這些人是沒有問題了。

這個時候眾人也都看清楚了什麼情況,柳泉生的臉一下就綠了,他小心翼翼的將鞋給穿好。

「老大,怎麼辦?」嚴碧洲做了一個手勢問道。

王陽指了指左邊的方向,那邊還算是安全的,趁著這些毒蛇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們趕緊撤退比較好。

眾人輕手輕腳的起身往後撤,然而,就在他們剛剛移動的時候,那些蛇瘋了一般的衝過來。

「卧槽!快跑啊,蛇群炸窩了!」 柳泉生連鞋都沒有穿利索,眾人心驚膽戰的往前跑。

「老大,從這邊衝出去那些蛇也不會停下啊。」柳豐源扭頭沖著王陽喊道。

王陽也是一愣,這確實是一個問題。

要知道這些蛇的速度很快,遠遠超過人的速度,而他們這些人之中,那是早晚都會有人被追上的。

想到這裡,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顧天全的身上。

顧天全也沒有猶豫,直接從背包裡面弄出一些粉末扔在了身後。

誰知道那些蛇竟然越過了粉末,甚至就連那些粉末沾染在身上都不在意。

顧天全看到這一幕頓時瞪圓了眼睛:「這些蛇竟然不怕?」

「是啊是啊,都快成精了,顧醫生你快想想辦法啊。」柳泉生在一旁沒好氣的嘀咕道。

正在這個時候,眾人身後兩條眼鏡蛇殺了出來。

被這東西咬上一口,那就是要見閻王的節奏。

眼看著兩條眼鏡蛇越來越近,可顧天全還在那裡翻找他的背包。

柳泉生一瘸一拐的拉著顧天全就往後跑:「哎呦我的顧神醫啊,你那東西都不管用了,你還站在這裡等著喂蛇嗎?」

顧天全也不理會柳泉生,仍舊是自顧自的翻找著背包。

兩條眼鏡蛇筆直的傳過來,王陽見狀甩了一把飛刀過去,直接將其中一條給釘在了地上,連帶著那蛇頭都斬斷了。

另外一條朝著顧天全衝過去。

柳泉生慘叫了一聲,他都覺得顧天全是死定了。

誰知,就在這一瞬間,顧天全掏出一把粉末扔了出去,這粉末還帶著刺鼻的味道。

那眼鏡蛇被粉末砸了個正著,竟然掉頭就往回跑。

「卧槽,什麼東西這麼厲害?」嚴碧洲在一旁頓時驚呼道。

顧天全白了他一眼,嘀咕道:「硫磺粉啊。」

實際上顧天全的心目中也是鬱悶得很,這蛇連他特製的藥粉都不怕,竟然還會怕這硫磺粉。

不過仔細一想也顧天全倒是明白了幾分,蛇怕硫磺粉那是天性,看來即便是這些蛇陣中的傢伙也不會改變的。

這倒是讓顧天全鬆了一口氣,既然這些蛇還是懼怕硫磺粉的,那就說明它們還有理智的存在,起碼不是書生弄得下來的什麼東西。

眾人一路狂奔,跑了半座山,奈何身後的蛇群還是沒有減少。

「老大,我怎麼瞧著這些蛇的數量越來越多了呢?」柳泉生扭頭看了一眼,頓時驚呼道。

王陽心中也是苦逼的很,恐怕沿途的一些蛇都加入了蛇群大部隊。

他們就算是跑出去多遠,那還是於事無補的了。

雲貢山突然開口說道:「得想個辦法解決掉這些畜生,不然早晚都是個禍害。」

「師父,你有什麼辦法?」柳豐源隨口問道。

結果雲貢山一翻白眼,苦笑道:「我要是有辦法,那也不至於跟著你們一起跑了。」

柳豐源楞了一下,卻是沒有吭聲,身後的蛇群距離越來越近,他哪裡還有心情和雲貢山鬥嘴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