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要知道,雖然風傳兩人相戀已久,肯定在一起了,但是兩人卻很少一起行動的,像這樣的並肩走進教室,更是絕無僅有。

「看來,兩人終於要把暗戀走向明戀了!」

「是什麼原因呢,是因為那件事情,想要向房靜虛示威嗎?」

「………………」

教室里的學生們,紛紛暫時的放下了自己的草稿本,筆記本,教科室,竊竊私語了起來。

感覺到那些學生們的側目,蕭易的心中一陣的無奈和苦笑,沒有想到,房靜虛的事情,竟然搞得動靜這麼大,昨天的時候,他這麼長時間沒有來學校,回到學校,這些傢伙可是連頭都沒有抬一下的。

「嘿嘿,老大,怎麼,打算順勢公開了嗎?」

蕭易一坐下來,唐胖子便神情猥瑣的把腦袋伸了過來。

「公開你個頭,好好看你的書吧,不怕考試不及格了么。」

蕭易沒好氣的一把伸手在他的腦袋上拍了一下。

「切,我是誰啊,怎麼可能不及格。」

唐胖子不屑的道,但是他的手裡的動作,還有眼神之中的發虛,卻是出賣了他的內心的真實的想法。

看著唐胖子趕緊的開始看書的緊張的樣子,蕭易撇了撇嘴,也懶得理會他,也拿出了自己的書本,開始翻看了起來,雖然之前房靜虛的事情,已經算是一場鬧劇,趙雨華剛才已經帶他創去找了那個房靜虛說清楚了,但是這件事情,多少還是有些刺激到了他的內心。

蕭易自己並沒有意識到,這段時間在校園裡的生活,他已經不知不覺的改變了很多,如果換成以前剛到學校的他,這件事情,是絕對不會對他帶來一丁點的影響的,但是現在,他卻已經開始被影響了,就如同其他的大多數的和他同樣年紀,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那樣,會在內心之中倔強,不甘,熱血。

從之前的體育場上的競技,到對李鄭一進行主動挑釁,到這一次……都在顯示著他的身上在緩慢的發生的一點一滴的變化………

蕭易本來是打算,今天的時間,開始真正的完全的投入到複習之中,向唐胖子同志學習,與他並肩作戰的,但是可惜的是,計劃趕不上變化,他的打算,在下課鈴聲剛剛響起沒多久,便徹底的宣告破滅了。

陳建國打電話過來,邀請他過去吃飯。

而且理由是他沒法兒拒絕的,今天是他正式出院的日期。

「胖子,不好意思了,今天不能陪你自習了,我有一點事情,要先行一步了。」

放下了手裡的電話,蕭易有些無奈的向旁邊的唐胖子聳了聳肩,開始收拾起東西來。

「走吧走吧,你不在正好,免得你在這裡影響我的學習。」

唐胖子剛才已經聽到了蕭易的通話,對於什麼事情,一清二楚,聽到蕭易的話語,登時不屑的揮了揮手道。

「這傢伙。」

看著唐胖子明明有些失望,卻還故作瀟洒和不屑的樣子,蕭易忍不住的笑了一下,眼裡閃過了一絲歉意,也沒再說什麼,拿起自己的東西,轉身向著門口走去。

陳叔這回怎麼走這麼遠呢?

走在校道上,腦子裡默默的回想著剛才陳建國說的地址,慢慢的記憶著g市的地圖,讓地點對應起來,忍不住的搖了搖頭,心中生出了一絲的吶悶。

以前陳建國設宴,幾乎都是直接在建國大廈的頂層,景月閣的。

那裡雖然也不近,但是卻怎麼也比之前,要近了很多。

這一次他選擇的地方,簡直就和他們z大,在一南一北了,距離差不多有六七十公里。

思索了一會之後,蕭易還是決定,先回去碧藍水岸,開自己的車過去,反正這麼遙遠的距離,也不在乎一時半會了,再說,磨刀不誤砍柴功,開自己的車,速度會快很多,也能把時間省回來。

回到車庫,猶豫了一下,蕭易還是開了那輛六成新的豐田車,沒有選擇那款耀眼的瑪莎拉蒂。

「我們的大華夏啊,好大的一個家……」

一邊驅著熟悉的車子,以一種並不算特別快的速度,行駛在馬路上,一邊打開車載的音箱,聽著一首經典的老歌,蕭易將心神,徹底的放鬆了下來。

由於種種的特殊的原因,蕭易是一個警覺性非常高的人,平時的大多數的時候,他的神經,都是保持著絕對警覺的狀態的,很少有放鬆的時候,唯一放鬆的方式,對他來說,大概就是修練了。

但是事實上,他還有一种放松的方式,那便是駕車,或者是駕車兜風,或者是直接接賽車,都是他的放鬆方式,前者是簡單的放鬆,後者是刺激性的放鬆,都是他最喜歡的方式。

只不過,一般情況,他很少會選擇這樣的放鬆方式,在國外還多一些,他經常會選擇那些刺激性放鬆,和那些警察們玩捉迷藏,但是回到國內,鑒於國內的交通狀況,為了表示對他人的生命的尊重,他便收斂了。

除了上一次的那次長途奔襲之外,他還沒有再玩過第二次的飆車。

打開車窗,任由窗外的風吹拂進來,耳中聽著悠揚的音樂,蕭易只是任由著感覺,目光望著前方的馬路,控制著車子的方向,腦海里,完全的放空。

車子,緩緩的向前疾馳,穿越了一條又一條的街區,穿越了繁華的g市的城市中心,向著前面他的目的地靠近著,路面上的車輛,也越來越少,人流越來越稀,駕駛也變得越來越簡單了起來,蕭易的心神,也變得越來越放鬆……

然而,就在蕭易的心神,幾乎放鬆到了極致,車子的速度,越來越快的時候,令人意想不到的異變,卻發生了!

前方的一望無際的馬路上,彷彿是變戲法一般的,驟然間多了一個看起來有些佝僂的男子!

望著前面距離自己的車子,已經不到三十米,卻似乎絲毫沒有感覺到危險,還在慢悠悠行走的男子,蕭易的瞳孔,驟然收縮了起來,他的大腦神經,瞬間緊緊的綳了起來,整個思維和精神狀態,提升到極致,腳下猛的踩下剎車,同時方向盤猛的狠狠的向著馬路的邊上打去。

做完這一切動作,蕭易緩緩的鬆了一口氣,儘管這個突變,有些緊促,但是還不至於難到他這個對於駕駛,已經彷彿是自己的血液中的一部分,把駕駛當成求生的一種絕對技能的傢伙。

但是,就在這一刻,就在他的心神,才剛剛松下來的時候,異變,卻再次發生了,前面的馬路上,一輛巨大的貨車,彷彿是一道閃電一般,狠狠的向著他的小車,沖了過來。

望著前方猛的向自己的小車衝來的龐然大物,蕭易的眉心,猛的跳動了一下,他的眼神之中,閃過了一道森冷的寒芒,他的方向盤,狠狠的向著旁邊打了過去,同時,他的腳,並沒有踩向剎車,而是狠狠的向著油門踩了下去。

豐富的經驗告訴他,此時此刻,他踩剎車,絕對是死路一條,因為,他完全避無可避,他唯一的一線生機,就是以更快的速度,把方向偏移開去!

而只要有過駕駛經驗的人都知道,就是車子速度越快,方向偏移越快,當速度快到一定的程度的時候,你的手,只是微微的一顫,車子就可能刺入到了另一條別人的車道中去,剛剛學會駕駛的新駕駛員,往往都非常容易飄車,車子左一下右一下,便是這個原因!

「喀嚓!!」

伴著一個清脆的喀嚓聲,以及一陣的強烈的磨擦聲,小車的左側的後照鏡,徹底的飛到了一邊,車子的一側的漆,也完全的刮落,原本六成新的豐田車子,頓時變得斑駁陸離,彷彿一輛垃圾堆里撿起來的一般。

蕭易並沒有去理會車子的狀況,事實上,此刻的他,也看不到車子的狀況,他只能夠想象,車子此時絕對不會是什麼好狀況,他的腳,猛的一踩剎車,同時他的目光,無比冷厲的向著另一側僅剩的那個後照鏡,望了過去。

在之前大貨車兇猛的向他撞來的一刻,他便意識到,這次的事情,並不是一場意外,而是一場精心策劃的刺殺了,特別是當他在大卡車疾馳而來的一刻,在打方向的一刻,從後照鏡上,看到那原本在馬路中間,佝僂的身形,突然變得筆挺的一刻,便更加的確定,自己這一次,是上當,進入一個圈套了。

他的目光,剛剛落在後照鏡上,他的臉色,便再一次的變了一下,同時,他的腦袋狠狠的往下一趴。

「怦!」

幾乎就在他的腦袋剛剛趴下的一刻,一個清脆的子彈,刺穿旁邊的車窗玻璃,從他的腦袋上方,飛了過去,在撞在另一側的玻璃之後,滾落了下來。

—————————————————————————— 第七百二十六章又是這句台詞(一月之計在於初,從今天開始,邪少決定再一次挑戰自己的極限,衝擊更新速度,一天三更!求各位大俠們給一點月票和推薦票,鼓勵支持一下!)

——————————————————————————

第七百二十六章又是這句台詞

「找死!」

看著那一顆子彈緩緩的跌落,蕭易的眼角,露出了一絲森冷的殺意,在子彈落下的一刻,蕭易再也不猶豫,輕輕的一推車門,身形有如閃電般的飄了出去。

車子外面,馬路的邊上,之前在馬路正中央出現過的那個『佝僂』男子眼神冷厲,望著前面的車子,手裡一桿銀黑色槍桿,緊緊的指著前面的那一輛小車。

**,竟然讓這個小子躲過了!

從視線中,發現自己必殺的一槍,竟然沒有湊效,目標竟然似乎有預判一般的趴了下來,躲了過去,他的心中,不由得罵了一聲,心中一陣的失望,這一槍的失敗,也就意味著,這一次的行動,將要完全的失敗了,因為他相信,只要車子裡面的那個傢伙,沒有腦殘,此刻,肯定都是會直接驅車離去了,他們要再追上去,對他進行狙殺,將會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精心策劃,認為必殺的殺招,竟然讓人就這麼避了開去,這是他非常不願意看到的事情,可是事已至此,已經沒有什麼辦法!

這個臭小子,竟然這樣都讓他逃了出去,算你命大!

男子無奈的冷哼了一聲,他已經接到了必殺令,自然絕對不可能就這麼放過對方,他相信,就算對方這一次逃過了一劫,最多也就是多活了一時半會而已,憑藉著他的手裡對方的資料,他很快便將會再次找到機會,完美的把對方幹掉!

然而,就在他已經準備放棄,準備開始回去策劃下一次的行動的時候,他忽然無比驚喜的發現,那輛豐田車,竟然沒有飛馳逃離,而是停在了路中央!

這個混蛋,難道是嚇傻了,嚇成腦白痴了嗎?

這麼好的機會,竟然不跑!

男子驚喜的再一次的舉起了手裡的槍,便準備再一次的開始射擊,然而,就在他的槍剛剛舉起的一刻,他的眼睛,再一次的瞪大了,他發現,一件更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那個本應該在大貨車撞過來的時候,就撞成了一攤碎肉,結果卻僥倖的被他逃了出去,在他的一槍之下,本就應該來個腦透心,又被他閃了過去的那個不知道燒了多少柱高香的傢伙,竟然打開車門,走了出來!

他真的腦袋撞牆了嗎?

吃屎了嗎?

這個時候,他竟然不窩在車子裡面,還跑到外面來?

如果是窩縮在車裡的話,多少還有一些障礙,讓他們有一些難度,但是他走下車了,那等於就是拋棄了所有的屏障,完全**裸的呈現在們的面前,成為他的活靶子了!

一時之間,他甚至都不敢相信,會有這麼好的事情,直到那個傢伙,完全的走出車來,他才驀的回過了神來,嘴角浮起了一絲猙獰,冷笑了起來,這是你自己找死!

在他看來,這個傢伙,下了車來,那就是只有死路一條了,他們三個兄弟是什麼人?

別說他們手裡還有很多的攻擊性的致命傢伙,有的是手段弄死他,就算是赤手空拳,在他看來,他一個人也足以捏死眼前的這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小白臉了!

「目標出現!」

嘴角微微一撇,他的嘴裡,喊下了四個字,手裡早已舉起的槍,調整了一下方向,便開始連續射擊了出去。

去死吧!

在子彈射出的一刻,男子的嘴角,浮起了一絲殘忍的快意,剛才連續的三槍,是他的絕招,一彈接一彈,直攻人體的三大要害,絕對不會給予任何人以任何的機會。

總裁發飆:前妻,哪裏逃 能夠死在大爺的連環三槍之下,也算是你的福氣了!

男子的心中冷哼了一聲,臉上露出了一絲猙獰。

然而,他的臉上的猙獰和快意,還沒有徹底的綻放開來的時候,他的臉上的神色,便徹底的凝固了,他的眼睛,開始驟然之間,瞪大了起來,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和不敢置信的神色。

只見原本應該必死的那個傢伙,竟然並沒有被他的必殺的連環三槍所殺,而是不可思議的再一次的躲過了子彈的追殺!

而且,最為詭異的是,他根本就沒有看到,對方是怎麼避開他的子彈的……

不對,他根本就沒有避!

是的,沒有避,他的眼睛,一直都在盯著對方的,甚至連眨都沒有眨一下,他根本就沒有看到對方移動過,對方從下車之後,便直接的一步一步的筆直的向著他走過來,現在也依然還是這樣子的在行走著!

可是……沒有避,子彈怎麼會沒有打中他的?

難道槍裡面,子彈用光了嗎?

男子帶著內心無與倫比的震駭,低下了頭,看了一下手裡的槍,在目光望向槍的一刻,他才驀然醒悟過來,自己根本就傻了,自己的猜測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他又不是第一天拿槍,有子彈和沒有子彈,他怎麼可能不清楚?

剛才的三槍全部都是打實的,有子彈的……

那麼……男子的心,開始打顫了,看著前方那個大步的向自己踏來,之前在他的眼裡看來,只是一個小白臉的傢伙,那個正在向露出微笑,像是惡魔一般的微笑的傢伙,瞬間開始變得無比恐怖了起來。

「槍殺,快狙殺對方!」

好不容易,他才稍稍的回過了神來,滿臉恐懼的看著那個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來的傢伙,有些慌亂的喊了一聲。

事實上,不需要他的呼喊,他的另外的兩個同伴,一個正坐在大貨車的駕駛室,年約三十歲上下,剃著滿頭的寸發的傢伙,以及另一個正坐在大貨車的後面的貨櫃之中,手裡端著一部超薄便攜筆記本電腦的傢伙,也已經意識到了不妙,事情的不同尋常,手,已經飛快的抄起了旁邊的傢伙,向著前面的那個人瞄準,開始出手。

「嗖!」

「嗖!」

「……」

一顆顆的子彈,劃破空氣,呼嘯著向著蕭易的身前聚集,發出一道道的可怕的破空之聲,在蕭易的身前,幾乎織成了一道密不透風的彈網,完全的將蕭易籠在了心中。

望著分別從三個不同的方向射來的彈網,蕭易的嘴角,帶著一絲冷笑,譏誚,還有一絲的輕蔑,目光淡淡的掃了一眼那輛貨車之後,便徑直的繼續的向著之前的那唯一的一個在外面的男子走了過去。

對於別人來說,也許,躲在車子裡面,是最好的選擇,可以更加的安全,但是他根本就沒有想過,要用車子來保證自己的安全,他想的,是對所有的那些不長眼睛的,竟然敢對他出手的傢伙們,迎頭痛擊!

逃生的事情,蕭易不是不做,相反,他經常都會做,但是要看對象!

比如,遇到上次李家碰到的那個糟老頭子,他會逃,遇到那個劉家老爺子,他也會逃,但是……眼前這幾個人,絕對不在此列!

不得不說,這幾個人的手法,非常的專業,那密集的子彈網,非常的具有殺傷力,層戀疊加,一重加一重,即便是遇到了鍛骨期的高手,也未必能在這樣的精準的狙擊中,討得了好去!

即便是蕭易,也感受到了一絲的壓力,但是,也僅僅是一絲而已!

就憑這樣的子彈,也想要打傷他,這實在太妄想了!

隨著體內的逍遙真勁的全力流轉,那些在普通人的眼裡看來,彷彿是有如流星一般迅疾的子彈,一顆一顆的,便彷彿被什麼束縛住了,在空氣中,變得異常的緩慢了起來,並且,最終,在他的身前一米之處的地方,停滯,最終,在重力的作用下,緩緩的掉落在地上。

蕭易並沒有裝逼的用手去接那些子彈,雖然,他能夠做到,但是那將是非常耗費真氣的,他並不想去做這種無謂的事情,面對對面的幾個人,他有足夠的信心,直接拿下。

所以,他只是腳步堅實的一步一步向前。

瘋……瘋了!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這麼多的子彈,竟然都攔不住他,他竟然一個子彈都沒有打中么?

難道這個世界上,竟然真的有刀槍不入,金鋼不壞的身體的么!

看著前面一步步向自己靠近的蕭易,那個黑衣的男子,終於徹底的崩潰了,連手裡的槍,掉落在了地上,都彷彿完全無知覺一般,只在內心之中,不停的狂呼著。

一直到發現,蕭易站在自己的面前,才猛然間驚覺了過來,眼裡全是恐懼的望著蕭易,腳步,不停的向後挪動著,「你……你想幹什麼!」

「又是這句台詞,沒有一點新鮮感。」

蕭易望著眼前的男子,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腳步微微移動,身形便站在了那個男子的身後的位置,恰恰的擋住了身後的那兩道子彈的位置。

雖然,那些子彈,並不能衝破他的防線,但是,這樣的阻擋子彈,也並不是一件太過輕鬆的事情,能夠輕鬆一點,他還是絕對不會介意的。 「怎麼辦?」

貨車的車廂裡面,已經從貨櫃轉到了前面的駕駛倉的男子望著閃到了同伴身後的蕭易,終於停下了繼續的射擊,顫抖著聲音,臉上帶著一絲恐懼的望向了旁邊的同伴。

長這麼大,出道以來,他第一次,感覺到了如此的害怕和恐懼。

這實在是太過可怕了……如此多的子彈,沒有打中一個人,他不是沒有試過,比如,練習的時候,那位華叔,就曾經做到過,他們三人的子彈全部耗盡,也沒有擊中他的哪怕衣角。

王爺,王妃又要逃跑了 但是像這樣子,人家根本就不閃,直接任由他打,打了這麼久,子彈打盡,再換上一匣,繼續打,還是沒有打中哪怕一槍的,他卻真的從來都沒有見到過!

「我們……」

旁邊的另一個男子,也徹底的震駭了,半晌都沒有回過神來,只感覺渾身發冷,嘴唇發乾,好一會,才緩緩的,有些枯澀的開聲,本來,他已經作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放棄自己那個同伴,想要說,我們走的,但是,他的話語,卻最終並沒有說下去,並不是因為他良心發現,心底的義氣發作,終究放不下自己的同伴,而是因為,他沒有辦法做那個決定了。

因為,他的目光發現,那個可怕的年輕人,竟然在這一瞬之間,已經停留在了他的車子的前方……

他那位原本已經被他準備放棄的同伴,正臉色蒼白,毫無血氣的被那個年輕人,如同拎一隻小雞一般的拎在了手裡,在他的面前晃蕩著,彷彿……彷彿在向他打著招呼……

……………………………………………………………………

「華叔,情況怎麼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