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整個拍賣會鴉雀無聲。

每個人都是眼睛瞪得如銅鈴,嘴巴都能塞下一顆雞蛋了。

只有時鐘滴答滴答的聲音,在整個拍賣會顯得異常的清晰,每一個滴答聲,就好像敲響在他們的心房,忍不住哆嗦一下。

「這麼鋒利的寶劍,就這麼被捏碎了?」他們揉揉眼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這一切,聲音顫抖著,重複著這句話,似乎只有不斷重複,才能讓他們接受這個消息。

這簡直是匪夷所思啊!

剛才那一劍的威力,他們可都親眼見證了。

那劍鳴聲,還有那飛出的時候,好像把空氣分子都撕裂了,還有那輕鬆洞穿了路露的法盾。

它的威力,壓根不需要任何人再去證明。

但……

就是這麼恐怖的一劍,就在他們公認的南州市廢物的手中,分分鐘被捏碎了!!

天北市那些公子哥集體啞巴了。

連痛苦的**聲都不敢發出來了,生怕再次惹氣林晨的注意。

簡直是惡魔降臨。

這個在他們眼裡的廢物,南州市的鄉巴佬,只怕會成為他們此生的夢魘。 南州市的那些商業大佬們一個個絕望的跌坐在了椅子上,不敢相信看到的事實。

嶺北風水大師林松柏的畢生所學,居然就被林晨這麼輕飄飄的破了、

那麼他們這些人,在他眼裡豈不是更是秒秒鐘被抹殺?

路露難以置信的咽了一口唾沫。

揉了揉美目,懷疑自己眼花了。

那一劍的威力,她可是親自體驗了。

那法盾是爺爺給的,居然連一秒都沒有擋住……

原以為,爺爺和自己對林晨的實力是高估的,

可是看到這一幕,她感覺這撒謊精的實力,遠遠在爺爺和她的估算之上。

一想到這裡,她便覺得渾身冰冷。

「這撒謊精真是個妖孽啊!!」

歐陽妍原本冰冷的眸子閃過一抹光彩,嘴角也勾起一抹笑容。

最為吃驚的要數林松柏了,他踉蹌後退幾步,整個人就好像晴天霹靂一般。

暈暈乎乎,壓根不相信自己引以為傲的絕學,居然被一個少年輕易便破了。

「這怎麼可能,不可能,你到底是什麼人? 霸愛絕戀:殿下,請放手 怎麼,怎麼可能……」林松柏神情瘋癲,語無倫次的問道。

林晨收起玉鐲,無奈的嘆口氣,朝著林松柏走了過去。

然後,抬起一隻手,在林松柏的肩膀上拍了拍,語重心長的說道:「你呀,一把年紀了,世界這麼大,就應該出手走走,有空看看江湖論壇,就知道我是誰了。」

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林晨再次語不驚人死不休,有些玩味的看著林松柏,咧嘴一笑,說道:「朋友,現在,我叫你一聲師父,你敢答應嗎?」

林松柏此時哪還敢替收徒這茬。

一張老臉被騷的通紅梗著脖子不知道該說點什麼才好。

他怎麼都不會想到,一個看起來十五歲的少年,武道修為居然如此恐怖,輕易便破了自己的金色之間,簡直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早知如此,他剛才就是打死,也不會和這樣的妖孽硬剛。

和妖孽硬剛是沒結果的,而且自己臉也是打的啪啪響,此時火辣辣的疼。

林晨有些無奈的嘆口氣,十分不解的說道:「我聽說道法的破壞力比武道的破壞力強很多,怎麼我覺得修法者也不咋地。」

這一次,不只是林松柏嘴角抽搐,一副蛋疼的模樣,就是一邊的路露也是一頭烏鴉飛過。

這小子是真無知還是假無知,偏偏她現在無力反駁。

因為林晨是真的很認真的思考這個問題,也是很認真的在問這個問題。

林松柏只能硬著頭皮開口解釋道:「那是同等級之間比較,咳,小友,哦,不不,林少實力非凡,老頭我是拍馬不及,和你相比自然是相差甚遠,猶如螻蟻一般。」

為了保住一條老命,他現在是什麼裡子面子都不要了。

堂堂享譽華夏的風水大師,此時在一個少年面前說出這麼拍馬屁的話,簡直是讓所有人大跌眼鏡。

「林大師……就這麼認慫了?」南州市的商業大佬們有些瞠目結舌。

「要不然,你以為呢?」

「你看看那地下躺著的天北市的公子哥,林大師除了認慫,還有其他保命的法子嗎?」

很快就有人,很理解的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那林大師就好像看著多年知己一般的看著那人,沒有人知道他現在的絕望的心情。

今日和林晨的一戰,只怕自己積攢了幾十年的聲譽就要毀於一旦。

今天再有人提起他這個曾經享譽華夏的風水大師,只會想起林晨這個少年,襯托得他多麼的驚世駭俗。

林晨也是懶得跟他計較,畢竟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如何吸收這玉鐲中的陰氣。

「林少當真是曠世奇才,令咱們這些凡夫俗子佩服不已,之前是我們瞎了一雙狗眼,才會說出那些不知死活,冒犯林少的話,我們罪該萬死啊!」南州市那些商業大佬也不敢再繼續當死狗了,紛紛湊到了林晨跟前,舔著一張老臉,說出那些令人點雞皮疙瘩的討好的話。

「是啊是啊!林少千萬要息怒啊,為了表示遷歉意,我們願意把公司的股份轉到林少名下,只求林少能饒我們一命。」

「對呀對呀,我還有幾棟獨棟小別墅,也願意無償轉到林少,為之前的莽撞賠罪。」

他們心肝都是顫抖的,生怕林晨下一句冒出來的是——你們都去死吧!

連沒台北市十八個家族的公子哥收拾起來,眉頭都不帶皺一下的,那收拾他們豈不是更加嚴重。

林晨琢磨了一下。

乾脆搬了一把椅子,悠閑的坐在了拍賣台的中央,掃了一眼噤若寒蟬的林松柏和南州市那些商業大佬一眼。

「對於你們的無禮,我也懶得計較,現在給你們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林晨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現在,立刻,馬上,通過各種關係收集古董,最好是那種古墓出土的,當然,如果有法器那就再好不過了,只要你們拿出的東西,我滿意,便可饒你們一命。」

聲音清晰,落到每個人的耳中,就好像被雷劈了一般,讓他們渾身戰慄,面上露出比哭都難看的笑。

如果,這個煞星要錢,他們到時能立馬拿出來。

但是現在讓他們收集古董,去哪裡收集,即便給家人、下屬打電話,那古董能是一時半刻就能收集到的?

有人哭喪著臉問道:「林少,要……要是收集不到,怎麼辦?」

林晨笑的和煦,說道:「就算收集不到,我也不會太為難你們,畢竟咱們以後還要再南州市混的嗎不是,還是要給大家留點面子,日後好相見。」

商業大佬們終於是鬆了一口氣,連連說是,眼中閃爍著對生的嚮往,有些激動了起來。

這林晨真是大好人,華夏第一大好人,不,是世界第一大好人。

也沒有像傳聞那般兇殘。

然後,林晨笑眯眯的說出後半句話,抹殺了他們的希望:「拿不出來的話,就和天北市的這些人一樣斷胳膊短腿,但是你們可以自己選擇,胳膊還是腿,是不是很有面兒?比你們口中這些高高在上的少爺們待遇還好,以後茶餘飯後,是不是還可以拿出來吹牛逼。」

那諷刺的話,讓商業大佬們強顏歡笑的臉,直接垮了下來。

只怪他們狗眼看人低了。

林松柏苦笑,自知這一劫沒那麼好糊弄過去的,心一橫,把自己壓箱底的法器拿了出來,恭敬的遞到林晨面前:「這枚玉葫蘆是我當初遊歷嶺北的時候,無意中在荒山中發現的法器,極有可能是上古仙人留下來的。」

他眼中那抹不舍任誰都看得出來。

那些上古仙人,就好比武道宗師一般的存在,畢竟修法者數量比較少,能夠達到修法宗師這個境界的,更是少之又少。

這個玉葫蘆他一直沒捨得拿出來過,就是為了等到日後自己突破的時候再用的,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今天就這麼要白白送人了,而且是自己主動撞上來的,心裡在滴血啊!

「哦?」林晨接過玉葫蘆,神級系統掃視一眼,便給出了鑒定結果。

沒想到這東西,真的是上古仙人留下來的法器。

「恩,可以,你走吧!」林晨乾淨利落的收了玉葫蘆。

林松柏如蒙大赦,灰溜溜的走了。

路露神情獃滯的看著這一切。

紅唇輕啟,想要在說什麼,可是蠕動了一下,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這撒謊精……未免有些太囂張了吧!

不僅暴打了天北市那些公子哥,現在還**裸的綁架勒索南州市的這些富商。

她原以為自己在港島已經夠囂張的了,沒想到了,來了一趟小小的南州市,可真是開了眼了,那些從小到大都不務正業的紈絝跟林晨比起來那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了。

不過,似乎這囂張的模樣,還挺和她的意。

歐陽妍眉眼間的笑意好像就要漫出來了一般。

不愧是自己選出來的師父,就是這麼霸氣。

「看看時間,兩個小時的時間,鑰匙拿不出來東西,就做個選擇吧!」林晨語氣淡淡的說道。

隨後,便拿出那個林大師留下來的玉葫蘆,開始盤腿修鍊。

《太極道決》開始運轉起來,無比強大的吸力,圍繞著那枚遠古仙人留下來的玉葫蘆,瘋狂的吸入。

《太極道決》已經被系統修補,完整的道決威力驚人,居然展現出和武當那版殘缺的功法完全不同的一面。

就好像一頭兇猛的上古神獸一般,巨大的嘴巴就好像一個無底洞一般,瘋狂的吸食著玉葫蘆,其中的陣法,被那凶獸的獠牙撕得粉碎,喀嚓喀嚓便化作一縷精純的法力,被林晨的身體瘋狂的吸收。

喀嚓,玉葫蘆竟然直接裂開了。

一股風吹過,化為了粉末。

而林晨的氣息也隨著玉葫蘆的碎裂,頃刻之間暴漲了一倍有餘。

路露是在場所有人唯一的修法者,看向林晨的目光有些複雜,她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林晨的氣息在不斷攀升。

「這……這到底是什麼功法?」 「居然如此霸道,這撒謊精的法力,居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提升,即便是我們港島路家的祖傳功法,也達不到這樣的效果。」

路露內心的震驚,讓她有些失態。

畢竟她從未聽說過這個世界有這樣可怕的功法,能讓修法者的境界漲的如此之快。

正常來說,修法者的境界比武道修為要慢上很多。

就是沒突破一個境界少說也要幾年的時間,即便是天縱奇才也要幾個月的時間。

林晨倒好,一眨眼的功夫,氣息便不斷攀升,慢慢的好像到了一個瓶頸,那股氣息停滯不前了。

路露從鬆了一口氣,如果林晨的氣息再攀升起來,她真的要懷疑人生了。

「如果再攀升下去,那本姑娘這些年的苦心修鍊算什麼?」她心想著。

然後下一秒。

「破!」伴隨著林晨的一聲輕喝,那玉葫蘆萃取的精純法力,頃刻之間便化作一股旋風,席捲了天地之靈氣,注入到了林晨的天靈蓋。

隨後,林晨的氣息再度瘋狂暴漲,速度恐怖的令人咂舌。

「這就……就二流上品了?」

路露一顆芳心,震撼的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詞語形容了。

美目獃獃的看著林晨,久久回不過來神兒。

路露滿腦子就只剩下一個疑問:「這個世界怎麼可能有如此的妖孽,怎麼可能有這樣的天賦?」

已經突破三流巔峰將境界推倒了二流上品的林晨站了起來,簡單的活動了一下筋骨,渾身法力滿溢而出的感覺,果然和武道境界的提升,帶來了完全不同的感覺,而修法者的提升,就感覺經歷了一次洗精伐髓的功效。

而此時,南州市的那些商業大佬們,一個個都哭喪著臉,聯繫好了自己的家人。

「喂,媳婦兒啊,我被人綁架了,現在他要我們收集古董,最好是古墓出土的古董,或法器,直到他滿意才肯放我離開……什麼?被綁架了?在哪?就在咱們南州市的第一大酒店天晟酒店,你是在逗我嗎?我真的沒有開玩笑啊,媳婦,我們真的在天晟酒店,喂喂,媳婦兒媳婦兒……」

「哥,我和李老闆劉老闆還有咱們南州市其他商業大佬被綁架了,你快點拿咱們家最值錢的東西來救我啊,就在天晟大酒店……是真的,我沒有開玩笑,就在天晟大酒店,這個綁匪他可不是一般人啊!」

「爸,有人在今天的拍賣會上把咱們南州市有頭有臉的商業大佬一鍋端了,現在就把我們扣在了天晟大酒店,你快把爺爺的寶貝拿出來,來救我啊!對,沒錯,就是在天晟大酒店啊……」

那些大佬們一個個都十分蛋疼的模樣。

他們的家人,壓根不相信他們是被綁架了。

而且在聽到地點居然是在天晟大酒店,這麼顯眼的地方的時候,更加以為他們以為今天是愚人節嗎?

那些大佬們鼻子一把淚一把的,那個動情啊,才勉強讓家裡人相信他們是被綁架了的事實。

一看時間,只是讓家人相信都已經用了半個小時了,好不容易放鬆下來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

「快點去找古董,快點,半個小時之內,我要看到東西!!」

「要是拿不來,老自己就讓你們丟飯碗!!」

「再敢墨跡,那老子的命不當回事,老子就把你的命不當回事。」

大佬們開始狂躁了,對著手機一陣怒吼。

路露忍不住對著林晨問道:「你一下子得罪這麼多人,就不怕他們聯合起來反抗嗎?這些人,差不多已經是半個南州市的力量了,再加上那些天北市的公子哥,那些勢力加在一起,已經差不多是天北市近乎五成的實力,你這樣,只怕會引來無窮無盡的麻煩。」

林晨笑的淡然:「無所謂,我生平最不怕的就是別人給我比背景。」

路露柳眉緊蹙,覺得林晨是在撒謊吹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