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噗!」

一時佛光貫體,趙客面如死灰,身體橫飛出去連連撞斷兩三顆碗口粗的樹木后,才重重倒在地上。

再一瞧,就見趙客胸前一片血肉模糊,傷口最深的地方,已經能夠看到了骨頭。

大和尚迅速走上前,似乎擔心趙客不死一樣,仔細觀瞧。

直到確定趙客身體已經沒有了任何呼吸,身上的氣息也徹底消失不見后。

臉上這才如釋重負的長出一口氣。

「阿彌陀佛!」

和尚見趙客已經死了,正要把地上的盒子撿起來時。

突然身子一僵,回過頭來,目光遙望向身後樹林。

一時就見大和尚的眉頭不由緊鎖成了一團。

之間樹林中,一個人影悄然走出,一邊走一邊雙手鼓掌道:「精彩,沒想到普陀寺的方丈,大智禪師,殺人的手法居然如此老練。」

人影走出,居然正是,今日在太守府中,那名三公子的貼身侍從。

「是你!」

大和尚看到這名侍從,頓時如臨大敵。

眼神不斷往四周看去,轉眼間額頭上居然已是生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似乎恐懼的並非是這名侍從,而是另有其人。

「別看了,三公子根本就沒有來煙城。」

「沒來?」

大智無法判斷,眼前侍從話的真假。

不過他的佛心通,確實沒有感應到其他人的存在。

「當然,這個小地方不值得他來,我來就夠了。」

侍從走到趙客的屍體旁,仔細觀看著地上趙客的屍體。

不由搖搖頭:「呵呵,對不住了兄弟,雖然不知道你是誰,可讓你做了替死鬼。」

侍從說著,目光一時覆上一層陰云:「大智,當初你說,你手上有惑心咒的原本,三公子才肯支持你在煙城修建普陀寺,現在原本呢?」

大智和尚目光看向地上那個紫檀木盒。

可侍從這次根本不吃這一套,冷聲道:「少來,把原本交出來,這次的事情就當作我沒看見。」

大智臉色微變,但還算鎮定,雙手合十:「阿彌陀佛,不滿施主,就在昨日,我師兄三戒路過煙城,將原本給拿走了,盒中的雖然不是原本,卻是我臨摹下來,一字不差。」

「三戒?就是你那個瘋顛顛,不剃頭,不修戒的師兄?」侍從仔細回憶著。

躺在地上的趙客,雖然肉身已亡,但反而感覺前所未有的舒服,靈魂狀態下依舊寄托在肉身中。

是狻猊珠的獨特能力,配合上造化珠的陰陽冊,封鎖了肉身生機。

簡直是完美的配合。

靈魂狀態下,趙客聽的一清二楚。

聽到了侍從的話后,趙客腦海里,第一個念頭,便是那個留著長發的長老。

心中一驚,暗道:「該死,我早該想到,這支支線任務,和他脫不了關係!」

趙客仔細思索,那本被改名為化龍經,就是支線任務的苗頭。

既然菩薩經,是三戒這個傢伙給自己的,那麼源頭也必然在他的身上。

就在趙客思索中,卻是突然聽到一聲撕裂空氣的披風聲。

再一瞧,兩人都已經打了起來。

很顯然,侍從並不滿足只是拿到臨摹的副本。

況且大智和尚方才,可是要出手殺人。

兩人話不投機半句多。

此時你來我往,已經打的不可開交。

趙客見狀,不動聲色的恢復自己的身體。

大智和尚那一掌打斷了自己心臟動脈血管,這種傷基本上是必死無疑。

可趙客不同的是,在這片自然環境里,憑藉《自然之怒》於《大地動脈》的被動加持下,趙客的恢復能力強的驚人。

哪怕不需要食用任何藥物的情況下,趙客的身體也在極其短暫的時間中,迅速恢復起來。

「殺!」

絲毫沒有注意到趙客這具屍體的兩人,此時正打的熱火如茶。

「無量觀音!」

大智雙手虛合,身後浮現千手觀音法相。

一時千萬佛家法兵,破空而落,在空中形成了點點金色光華,激飛若雨,煞是好看。

侍從既然敢出現,自然有他自信的實力。

眼中留閃譏諷的神情。

手中長鞭中一時竟然發出蛟龍怒吼的咆哮聲。

黑色長鞭上一縷猩光貫穿鞭身,透露出一種原始,蠻荒,愚昧,卻含著森然的氣息。

這跟長鞭是三公子獵殺的一頭千年蛟蟒,用它的筋骨所制,裡面還有蛟蟒精魂。

此時在侍從手中,一時仿若重新復活一般。

頓時漫天鞭影下,一頭狂蟒飛馳電閃,無數佛兵應聲碎裂。

面對這樣的詭異鞭影,大智和尚反而長笑一聲,眼神轉厲!

任你千變萬化,我自一拳破之!

只見大智和尚手臂上驟然浮現無數佛門經文烙痕。

無數經文居然用鐵路的方式烙印在他的身上。

隨著佛光催動下,剎那間,就見大智和尚腳下步伐挪移半步,卻是頃刻間繞開無數鞭影下,來到侍從身旁。

「縮地成寸!」

侍從心頭尖叫,他似乎沒有想到,大智和尚,居然將神足通修鍊到了這般境界。

大意了!

本以為憑藉公子賜自己的蛟莽鞭,足以對付大智和尚。

卻不想自從上次大都一別後,大智和尚的實力居然已經精進到這樣的境界。

侍從尖叫中想要躲閃,卻是來不及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大智和尚,猶如怒目金剛一般。

收肘,握拳,蓄力………雙臂上經文閃爍的金色光芒也隨之濃縮。

濃烈得幾乎要炫目掉所有人的眼睛!!

就在兩人將分生死的剎那。

驚聞一陣凄厲哀嚎之聲傳來。

一把黑紅色的鎚頭,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破空而至,隨著濃稠的血腥光之中,一張張猙獰的面容從血霧中探出,尖叫著,咆哮著,發出最惡毒的詛咒聲。

這一鎚子來的突然毫無徵兆。

一時令大智和尚心神大亂,想要躲閃的時候。

眼前侍從眼中透出厲色,咬碎牙齦,悍然舉起雙臂硬拼上去,完全是抱著必死的決心,要和大智和尚魚死網破。

見狀,無奈之下,大智和尚只能發出一道佛光,想要阻隔這把鎚頭。

「咔!」

一記金剛伏魔拳下,侍從身體像是斷線的風箏一樣橫飛出去,兩條手臂都被扭成了麻花。

但大智和尚的佛光,也彷彿是打在了空氣上一樣,血色鎚頭穿過佛光,毫無阻礙的砸在大智和尚後腦勺上。

「咣!」的一聲,鎚頭砸的大智和尚眼前一黑,腦袋嗡嗡作響。

一時間,鎚頭上所纏繞的厲鬼,像是鑽進了他的腦袋裡面一樣,無數哭嚎下,似乎要把他的腦袋撕裂開

不過大智和尚終究是佛道高僧,腦海里無數鬼哭狼嚎,卻是無法撼動他的意志。

布滿血絲的雙眼回過頭,驚訝的看著重新站起來的趙客,似乎沒想通,為什麼這個已經被自己打碎心脈的人,居然重新站了起來。

不過大智和尚也沒有多想,一張本事慈眉善目的臉頰上,一時猙獰如魔。

「你既然還活著,就不該爬起來,就憑你還遠不是我對手!」

趙客心中驚訝大智和尚的堅韌,揮手喚回血錘,在郵冊的提醒下,趙客看到大智和尚的眉宇間,纏繞著一股黑霧。

見狀趙客臉頰上展露輕鬆的笑容,將血錘先收起來,揮手喚出大夏鼎,目光冷冷盯著大智和尚道:「是啊,您老佛法高深,可我也沒說,和你單挑啊!」

只聽趙客話音落下,就見王麻子高大雄壯的身軀,緩緩從大夏鼎中走出來。 「又來一個!」

大智和尚楞然的看著從出現在趙客身旁的王麻子。

本是猙獰的神情,一時變得嚴肅慎重起來。

因為面前站在趙客身旁的這個大漢,給他一種很大的壓迫感。

無形的氣場,已經表明了對方的實力。

真正的頂尖高手。

「怎麼樣,在裡面也悶的慌吧,給你找個靶子試試手!」

王麻子活動下手腳,眼神在大智和尚身上打量后,反而有些惋惜道:「可他受了傷,不是我的對手!」

聽王麻子的話后,大智和尚臉色微寒,心頭如臨大敵。

倒是趙客反而一腳踢在王麻子的屁股上,罵道:「廢什麼話,趕緊宰了他,我還有別的事!」

其實要殺大智和尚,趙客一樣可以。

方才那一記怨擊下,大智和尚腦袋受到重創下,雖然神志清明,可血錘的另一項負面作用「損道」已經產生了效果。

並且激活了怨氣纏身。

怨氣纏身的狀態下,大智和尚的體能和消耗,將會成倍增長。

甚至連能力,都有很大的概率出現錯誤。

喚王麻子出來,一方面是驗證下王麻子的實力。

另一方面,這樣自己也能夠騰出手來,去找方才那位侍從自稱三公子的侍從,好好聊聊。

這才一眨眼,這傢伙受了這麼重的傷,居然還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

見狀趙客轉身朝著侍從的方向走去。

重生回城記 侍從眼見趙客走近,本能的想要後退。

可他的傷勢太重了,大智和尚那一拳,幾乎要了他半條命。

如果不是及時砸在大智和尚腦袋上的血錘,怕是方才那一拳就足以要了他的命。

趙客走近上前,餘光一瞧,發現侍從懷裡,還有一支黑色的東西。

這玩意,趙客在元軍小將的身上見過。

是煙花彈。

顯然侍從方才在地上磨蹭了半天,就是想要把這東西拿出來,想要求救。

其實想想也是,他當然不會一個人貿然趕來。

不過擔心和大智和尚交談的內容外泄,所以讓人馬在外面守著。

「你是誰?」

侍從看到趙客朝著他伸出手,臉皮一緊,冷聲詢問道。

趙客隨手將侍從懷裡的煙花彈拿出來。

扭動下面的機關。

「哧溜!」一聲,一枚大紅色的煙花從彈筒里射出,直衝天空,最終在天空上炸開一片巨大的紅色煙花。

看到頭頂的煙花,侍從雙眼頓時流露出希望的光芒,他知道,只要自己的部屬看到信號,馬上就會趕來。

到時候自己就安全了。

想到此,侍從看向趙客的眼神一時柔和了許多,至少說明眼前這個人,不是敵人。

「下官都漕運使司門下經歷,本來只是路過此地,沒想到遇到貢品被劫大案,追查線索趕到這裡,不曾想會遇到三公子的使者。」

趙客說著,從郵冊里將那枚官印拿出來。

【提示:你是否要激活本郵票,激活后,你將獲得都漕運使司門下經歷官職身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