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若是九陰絕體的九條至陰絕脈全部開啟,古薰就算是成為了萬眾矚目的武帝強者,也活不了多久。

不僅如此,一旦九條至陰絕脈全部開啟,要徹底將古薰治療好來,這無疑是非常困難的。

「怪我。」

蕭凌坐在冰床上,用手撫摸著古薰的雪白長發,內疚道:「薰兒,我來看你了。」

龍碧君等人看到這一幕,默默不語,當時的情況太緊急了,如果古薰不出手,後悔難以想象。

「小龍,薰兒什麼時候才能夠蘇醒?」看著古薰昏迷不醒,氣若遊絲的模樣,蕭凌問道。

「這個的話,還得看古薰她自己了。」

龍碧君摸了摸下巴,道:「畢竟她是九陰絕體,不會就這麼死了。她現在正在吸收冰英穴的極寒之氣,等將第八條至陰絕脈開啟,估計就能夠蘇醒……」

「這樣啊。」

蕭凌點了點頭,站了起來,漆黑的眸子閃爍著精光,喃喃自語道:「看來我必須加緊時間趕往葯域了。」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龍碧君高聲道:「讓古薰在這裡好好休養。」

旋即,眾人紛紛離開冰英穴,隨同蕭凌來到外面。

「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龍碧君目光看向蕭凌,問道。

如今蕭凌已經成為武尊強者,成為了眾人最強悍的存在,大家都把蕭凌當成主心骨。

「我先在聖碑呆一會,然後去天中域解決一些事情。」

蕭凌沉吟片刻,道:「到時候,天中域的事情解決后,我還要去凌盟一趟,把小流的愛人治好。」

天中域的強者們追殺他,這個恩怨,蕭凌一直記在心中。

有了實力,蕭凌自然要回去找回場子。

至於凌盟,蕭凌有些不放心,打算回去看看,順便將幽清閣主帶去,將君流的愛人譚雪治好。

「看來你已經安排好了。」

龍碧君笑了笑,道:「還有一件事情我得提醒你,你往聖碑帶的人太多了,記得將他們送回去……」

「我知道。」

蕭凌點了點頭,他已經往聖碑裡面帶了不少人,比如梅鏡月,章雨馨與吳凡等人,哪裡來他也要送到哪裡去。

「蕭凌哥哥,你又要修鍊啊。」

蕭金兒挽著蕭凌的手臂,她現在長得亭亭玉立,一雙金眸看著蕭凌,顯得頗為可愛淘氣。

「金兒,你跟著小龍好好修鍊,等實力強大了,我會考慮帶你出來歷練。」蕭凌揉了揉蕭金兒腦袋,笑道。

「哼,蕭凌哥哥每次都這樣哄我。」

蕭金兒嬌哼一聲,在龍碧君的訓練下,她馬上就要突破到獸宗層次了。

「那我先走了。」

蕭凌擺了擺手,身形一動,離開了這裡。

「這傢伙,這麼瘋狂修鍊……」

龍碧君看著蕭凌消失的身影,忍不住撇了撇嘴,看來他也得好好努力了,要不然可要被蕭凌遠遠甩在身後。

「走吧,去修鍊。」

龍碧君拉著蕭金兒,跑去修鍊了。

在一處山洞當中,蕭凌走了進去,盤腿而坐,開始穩固境界。

到達武尊境界后,蕭凌感受到體內的力量越來越強大,而那些元氣化為結晶,變得更加透徹。

武尊強者,抬手間可以撕裂空間,只不過,要在空間當中待很久,還需要更強的實力。

就比如冥堂主,蕭凌估計冥堂主起碼有五星武尊以上的實力,至於具體如何,還得交戰後才知道。

想到冥堂主將劍絕抓走,蕭凌懷恨在心,覺得自己必須加緊修鍊,將冥堂主揪出來,然後尋找劍絕的下落。

蕭凌不相信劍絕就這樣死了,他不敢往壞的方面去想。

「冥堂主,青殿主,還有天魔宗,你們給我等著……」蕭凌默默道。

這些人物,無論是誰,他們的實力都比蕭凌強悍無數倍,也許當初蕭凌只能仰視這些存在,可是現在絕非當初,他也是武尊強者了,目光更加長遠了。

念及於此,蕭凌先是將武尊境界鞏固。

鞏固好武尊境界后,蕭凌的靈魂力開始探入赤血牌,朝著赤血牌的武尊禁制衝擊而去。

每次突破,赤血牌便會有逆天的手段,蕭凌很好奇到達武尊后,赤血牌會給他什麼逆天手段。

砰!

一聲低微的聲音響起,武尊的禁制被蕭凌衝破,緊接著,一團紅光呼嘯而出,湧入到蕭凌眉心當中。

「哼!」

蕭凌冷哼一聲,他只覺得頭痛欲裂,一股極為磅礴的信息烙印在腦海當中,甚至是靈魂深處。

這種痛苦莫約持續了數息時間,蕭凌才漸漸平靜下來,此刻他已經滿身大汗,宛如從水裡撈起來的一樣。

「弒天咒?」

蕭凌目光亮了起來,到達武尊境界后,赤血牌給了他一種奇怪手段,這弒天咒並不是武技,秘術,禁術,而是一種神武大陸前所未聞的咒術。

在弒天咒當中,有著種類繁多的咒術。

基礎的咒術,比如喚火咒,喚雨咒,喚雷咒,喚風咒,這些咒術可以自行衍化天道力量。

隨後,還有一些破除邪靈的咒術,放在神武大陸上,這些東西幾乎沒有。

緊接著,蕭凌整理著弒天咒,發現了弒天咒當中有些咒術非常恐怖,用來害人非常有用。

就拿其中一種咒術來說,這種咒術叫做血脈咒殺,施展者如果要滅人滿門,只要抓住這族的一個族人,在其血脈上設下血脈咒殺,便可以頃刻間將擁有這種族人血脈的武修全部滅殺。

這個手段太過狠辣逆天。

當然,血脈咒殺只能殺死比施展者弱小的武修,如果有些武修遠在天邊,還得看施展者實力如何。

只要施展者實力強大,只要施展了血脈咒殺,那些必死的人就算逃到神武大陸某個角落也得死。

「恐怖如斯啊……」

蕭凌忍不住砸了砸嘴巴,弒天咒給他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若是將弒天咒完全掌握,那就是一大助力。

「不過要將弒天咒修鍊好,還得淬鍊靈魂力量。」

蕭凌皺了皺眉,弒天咒這些咒術需要靈魂力催動,以他現在的能耐,頂多施展一點基礎咒術,若是多施展一些基礎咒術,他的靈魂力就不夠用了。

修鍊靈魂力的武技很少,蕭凌擁有養魂訣,只不過他只有四成,還殘缺了五成。

蕭凌修鍊養魂訣已經到達第三成了,距離第四成只差一步之遙。

若是修鍊了第四成后,蕭凌就無法繼續用養魂訣提高自己的靈魂力。

要想繼續增強靈魂力,還得尋找其它修鍊方法。

蕭凌搖了搖頭,先將這些事情放在一邊,他拿出了火焰捲軸,忍不住一笑,道:「還是先將九煉焚天訣的第四煉掌握好來。」

九煉焚天訣的厲害之處,蕭凌深有體會,若是能夠將九煉焚天訣全部修鍊成功,那放眼整個神武大陸,要玩火的話,唯獨炎宮強者出手才行。

蕭凌將火焰捲軸攤開,當火焰捲軸打開的霎那間,一團恐怖的火焰升騰起來,在半空當中衍化出了許多火焰小字,這些火焰小字記錄著火獄鎖的修鍊方法。

蕭凌掃過這些火焰小字,將火獄鎖的方法記在心中。

嗡!

火焰捲軸升騰的火焰開始衍化成一條條鎖鏈,見狀,蕭凌立馬目不轉睛起來,他知道火焰捲軸在演示如何凝聚火獄鎖。

蕭凌目光看著這些火焰,這些火焰的流動規則,還有衍化成鎖鏈的過程,他一個都沒有放過。

莫約數十息時間過去,火焰捲軸衍化出了很多條鎖鏈,這些鎖鏈纏繞在一起,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波動。

咔嚓。

忽然間,這些火焰鎖鏈全部消失,而那攤在地上的火焰捲軸,也是自燃起來,化為粉末。

這火焰捲軸顯然是一次性用品。

呼。

蕭凌吐了一口濁氣,漆黑的眸子閃爍著精光,喃喃自語道:「不愧是天階控火之術啊。」

要施展出火獄鎖,對控火極為苛刻,蕭凌看完這些演示后,估計自己要施展出火獄鎖還得花些功夫。

「以我現在的火焰,若是修鍊出火獄鎖,足夠困住三星武尊了吧。」

蕭凌摸了摸下巴,火獄鎖的強弱還得看施展者擁有的火焰強不強,越強的火焰,那麼施展出來的效果越好。

「第四煉就這麼厲害了,不知道剩下的五煉究竟會有多麼強悍啊。」

蕭凌忍不住期待起來,估計未來,他說不定還真能夠掌握九煉焚天訣。

隨後,蕭凌收斂心神,開始苦修起來,他現在的實力還很弱,必須要變得更強才行。 在聖碑的日子很快,蕭凌經歷了許多天的苦修后,便和龍碧君打了一下招呼,離開了聖碑。

收起聖碑后,蕭凌推開密室大門,朝著外面走去。

「嗯?」

蕭凌目光看向幽清閣深處,在那裡,一股磅礴的元氣波動漸漸凝聚起來,在天空之上,開始烏雲密布起來。

「要晉級武尊了?」

蕭凌忍不住一笑,身形一動,掠到一處樓閣頂端,背手而立,默默看著這一幕。

毫無疑問,幽清閣主要晉級武尊境界了。

幽清閣主其實可以突破武尊境界,她一直壓制住了,打算厚積薄發,如今經歷了這些事情,她便開始突破武尊了。

幽清閣主衝天而起的恐怖氣勢,幾乎驚動了四玄城的所有武修,就連四印疆的強者們也是將震驚的目光看向四玄城,紛紛動身,朝著四玄城趕去。

能夠造成這樣的震動,唯獨幽清閣主才能夠做到了。

一時之間,只要是武宗以上的強者,紛紛化為一道道虹光,第一時間趕到了這裡,遠遠觀望起來。

轟!

幽清閣主從閣樓當中掠了出來,站立在半空當中,此刻她一襲青衣,長發飄飄,隨風飄蕩,美得驚心動魄。

幽清閣主現身後,她美眸立馬看到了蕭凌,她發現蕭凌閉關幾天後,她越來越看不透蕭凌了。

「五行雷劫,你小心點。」蕭凌看著烏雲內涌動的電蛇,說道。

「我會的。」

幽清閣主點了點頭,美眸凝重看著天空的天劫,只要渡過了天劫,她便可以成為武尊強者了。

一旦成為了武尊強者,那便是另外一片天地,可以撕裂空間,隨意碾壓武宗武修。

咻!

數道破風聲響起,蕭凌目光看了過去,正是方虎等人。

「蕭大師。」

方虎等人畢恭畢敬地站在蕭凌身旁,這才幾天不見,他們發現蕭凌身上的氣息深不見底,猶如深潭一樣,他們根本看不透。

蕭凌沖著方虎等人微微點了點頭,將目光看向三個少女,忍不住啞然道:「你們三個怎麼來了?」

那三個少女自然是秋香,明霜與歐陽君溪。

聽聞蕭凌還在四玄城,三人便是趕到四玄城,她們明白若是自己不來的話,以後未必能夠見到蕭凌了。

「葉公子,不,蕭公子……」

明霜再度看著蕭凌,美眸異光連連,整個人有些失神了。

歐陽君溪咬著銀牙,站在明霜身旁,她美眸看著蕭凌,眼中滿是複雜之色,她已經從秋香那裡得知蕭凌已經突破到武尊境界了。

武尊境界啊,她想都不敢去想。

蕭凌年紀輕輕就到達了這等成就,歐陽君溪傾慕不已,卻只能將這份愛慕之心放在內心,因為她明白自己與蕭凌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我的身份你們估計也知道了,也明白我當初的苦心了吧?」蕭凌淡淡一笑,道:「我的仇家遍地走,若是帶著你們,會連累你們的。」

「蕭公子,我們知道了。」

明霜點了點頭,她一顆芳心在不停跳動,見到蕭凌后,她都不知道說些什麼話了。

秋香美眸看著明霜與歐陽君溪,她能夠看得出來,自己兩個閨蜜的芳心已經被蕭凌俘獲,就算是她,也不得不承認自己滿腦子想的人就是蕭凌。

感情就是這麼微妙,也許你當初不在意的人,說不定經歷了一些事情后,你會立馬傾慕那個人。

「蕭凌,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秋香問道。

明霜與歐陽君溪立馬將美眸看向蕭凌,眼中有著緊張,她們好不容易見到蕭凌一面,如果蕭凌要立馬離開的話,她們會很傷心。

「等幽清閣主晉級武尊境界后,我便和她離開四印疆。」

蕭凌轉過頭來,背手而立,漆黑的眸子看著半空當的幽清閣主,平靜道:「若是以後有緣分的話,我們還是會見面的……」

蕭凌自然知道秋香三女在想些什麼,可惜他志不在此,也不願意給三女太多的期望。

秋香三女美眸看著蕭凌修長削瘦的身軀,美眸有些黯然,她們不傻,蕭凌的意思她們都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