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嶝山對幾人的態度,非常的滿意。

覺得這一次讓蘇傾城以他們嶝族人的身份進入札族的決定,肯定是正確的。因為這一個決定,他們嶝族得到的好處,絕對比提前預料的還要多,至少這幾個孩子的強者之心已經被激發出來了,他在心頭,再次感謝了蘇傾城。

「百族大會開始!」

而此時,一個聲音,徹底讓這場大會開始了!

嶝山聽到這六個字,心跳也加快了!

百族大會,他們嶝族終將揚名。

***

「我沒想到,你會在這個時候動手,恐怕沒有人會想到。」

「呵呵,你為什麼要這麼謙虛。恐怕此次動手,也是你想要的。」

「我是臨時起意,而沈夫人你,恐怕就是預謀很久了。」

「臨時起意,那麼你一定有自己的籌碼吧,希望到時候,你不要讓我失望。」

沈枝枝看著面前的蘇傾城,面上表情非常的複雜。

實際上,她的確已經等不下去了。

蘇傾城既然能夠發現劍空並不簡單,那麼整日和劍空朝夕相處的她,又怎麼可能發現不了。

她已經受夠了,她要趁這一次大會,將整個大陸的局勢給徹底打破。不僅如此,她還要讓那些男人,知道她們這些女人也是可以有所為的。

他們要為他們曾經做過的一切付出代價。

可是沒有想到,她這邊還沒有動手,蘇傾城在早晨的時候,突然就來到了她的房間找到了她。

對於對方為何能夠避開所有護衛她的人來到她的面前這一點,沈枝枝也心有疑惑。

但是她並沒有多問,不是不想,而是根本來不及多問,因為蘇傾城在看到她之後,說出了一句話。

「沈夫人我想你,此次動手不會要將我撇開吧,不如,讓我幫沈夫人一把。」

沈枝枝當時聽到這話之後,簡直心都快從嘴裡跳出來。

她根本不知道,對方為何會如此說。

她的確是早就想要行動了,並且已經做好了計劃,當然這計劃是將蘇傾城排除在外的。

她對蘇傾城這個人並不是非常相信,即使對方也非常的有實力。

但是有的時候,一個有實力的人,還不如一個沒有實力的人好掌控。

她沈枝枝原本就自詡天資聰明,又怎麼可能讓另一個聰明人來干預她的計劃。

從一開始,沈枝枝就是將蘇傾城排除在外的。

可是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她這邊還沒動手,蘇傾城就突然出現了,這下恐怕再也沒辦法把對方撇開了。

蘇傾城看著面前的沈枝枝時,臉上帶了一絲笑容。

可是那笑容看上去有一些冷凝,如果不是她想要利用那地圖離開札族,恐怕不會發現在札族算天林之中,駐紮的人手。

更沒辦法因此猜出沈枝枝已經想要在札族動手的事情。

她雖然並不知道沈枝枝手上有什麼籌碼敢如此做,但是她卻明白,對方恐怕和她一樣,都擁有這個算天林的地圖。

否則那些人,根本沒有辦法不驚動札族,出現在裡面的。

同時,她的憤怒也是真的。

她是真的將沈枝枝當成同盟的,可是沒到對方居然早就已經將她撇開了。

這一點,對於蘇傾城來說,是不容允許的。

不過在生氣的同時,她也知道這是一個機會。

在司徒宣湛出現在她的面前那一刻,她其實心裡已經明白。

她知道這些天之驕子是怎樣的的籌謀,是如何的厲害。

便明白,她根本沒有辦法再徐徐圖之這個大陸,所以她想要將一切加快。

然而,想要在短時間內得到這個大陸,這一點根本是不可能的,哪怕是明生將彝族給發展起來,她也根本沒有辦法在短時間掌控這個大陸。

那麼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將整個大陸的格局打破,她在亂中謀取這個大陸。

這也是為什麼她才會在得到那張地圖之後,想要離開。

因為她想到,這一次百族大會似乎來了不少百族的人,如果將這些人給控制了,那麼大陸怎麼可能不亂。

這個想法在之前來說,可能是異想天開,畢竟這算天林,就是他們沒有辦法過去的一道坎。

可是,對於如今擁有了這裡地圖的她來說,這算天林,已經算不得什麼了。

她想要回到彝族,率領彝族的人,來到這裡。

她準備親自動手,將這個大陸的格局給打破,由此也可以想象,司徒宣湛的出現,給了她多麼大的壓迫。

不僅是如此,那個神秘人給的一年期限,也給了她很大的壓力。

畢竟,劍空可不是什麼小人物。

可是她怎麼沒有想到,她會在算天林外看到沈枝枝的人馬。

之所以會認得那些人是沈枝枝的人,就是因為為首之人,不是別人,正式阿奴!

於是,她在處理了一些事情之後,就再次回到札族,來到沈枝枝的面前,和她談起了條件。

不過這一次,她是不可能的把對方當成同盟了。對方這一次竟然想把她排除在外,那麼對方下一次,也依舊可能這麼做。

這樣的同盟,蘇傾城覺得自己還是消受不起的。

而在來到這裡之前,她也仔細分析了沈枝枝這一舉動。

得到了一些自己想要的答案,

同時,她也明白,在沈枝枝的人馬出現在算天林那一刻,她也知道了,對方之前分明就是一直將她和整個彝族當成了吸引劍空目光的一顆棋子。

居然對方如此不客,那麼她也不用再客氣了。

這一次,她就是要想要讓沈枝枝的人馬沖在前。成為替她的人探路的棋子。

而沈枝枝這一次想要拒絕,恐怕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沈夫人,具體的事,我也不想多說,也不想多追究什麼。畢竟我們的目的是同樣的。當然,沈夫人可以不答應我,只不過到時候沈夫人那些留在算天林外的人會有怎麼樣,我就不清楚了。」

甚沈枝枝聽到蘇傾城的話,一向淡定的面上,難看了幾分:「你在威脅我嗎?」

「隨沈夫人怎麼想,我想要的只不過是讓這個大陸亂起來,和沈夫人的目的一樣。想來沈夫人也是發現了劍空少主是怎樣一個人。沒有辦法再徐徐圖之,才想要以雷霆的手段將整個大陸的格局打破。而我想要的就是和沈夫人一樣的,只不過這一次,我和沈夫人恐怕再也沒辦法同盟了,之後亂世之中,我們就看是誰的力量更大了。到時候,說不定還能和沈夫人正面較量一次。」

「好一個正面較量一次,原本以為我才是躲在背後的漁翁,卻沒想到,蘇夫人,不對,你根本就不是劍空的女人,傾城妹妹才對,你才是哪一個最大的獲利者。看來我之前還是將妹妹想的太過簡單了,妹妹的手段何其的高明。不動用一兵一卒。就能坐在我的面前和我談判。」沈枝枝面色淡定,卻顯得有些難看。 「沈夫人就話就不對了,什麼叫不動用一兵一卒,之前我們彝族內戰。不就是給沈夫人吸引了不少的火力嗎?恐怕沈夫人最後的布局,也是和我們彝族脫不了關係的。既然如此,那麼我也算是幫了沈夫人一把,怎麼現在到最後關鍵的時刻,沈夫人就像獨佔鰲頭,哪裡有這麼好的事情?你說是吧,沈夫人。」

「好一個獨佔鰲頭!既然如此,看來我說不行也不行了。既然如此,那麼,我就和妹妹好好說上一說我的計劃。」

說到最後,沈枝枝神色也淡定了,只不過這看上去,卻還是有些難看的。

但是蘇傾城面上卻帶著笑,她可不管沈枝枝如今是什麼想法。

她只想要對自己有利的,這面子既然已經撕破了,那麼再難看也得頂著走下去。她就是要讓沈枝枝知道這一點。

她不是什麼大方的人,這也算是對她輕易背棄兩人盟約的一個懲罰。

就在兩人商討的時候,百族大會卻並不順利!

「百族大會開始!」

在這個聲音之下連本所有諮詢都要動起來,可是,緊接著這句話之後,就人高聲喊道。「先提下我有話說。」

一些原本興緻勃勃想要上台的人聽到這句話,都憤怒了!

是誰?

敢在這個時候開口?

他們的目光朝著說話人方向看去,就看到一個男子正緩慢地走出人群。

他並不是從哪個族群的看台之上走下來的。

百族規定,只有上流族群才會有自己族群的看台,中流和下流族群的人,根本不回我女看台。而是都聚在一處,該上場的時候,就直接上場就是。

可以說,在這個地方所有的等級都被劃分的非常的鮮明。

這讓那些強族、上流族群的人擁有足夠的優越感!也更能激發那些中流下流族群的人奮發向上!可以說,這是一把雙刃劍。

那是走出來的男子,穿著一身非常普通的麻衣,身上沒有明顯的族徽。

他從人群之中走出,很快就站在了看台的中央擂台之上。

他其貌不揚,但是他的面容卻帶著冷色,那種冷,仿若寒冰一般,被他看了一眼的人,都遍體生寒。

這個時候,一些聰明人哪怕知道他並非是什麼強族的人,但是也不敢私自開口。

畢竟,這人似乎並不是那麼好惹的!

可是,並不是所有人都這麼聰明。

其中一個上流族群的人,見此人穿著普通,並且也並不是什麼從什麼強族看台上走下來的人,就直接跳下族群的看台,站在了擂台之上,上前用手指著對方罵道:「你這小子,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是哪個族群的人?呸!你是何人?憑什麼叫我們停手。你有這個身份說出這句話嗎?不識天高地厚的傢伙!你現在下去,還來得及,否則,你就再也走不下去了!呵呵呵!這可是擂台之上,你沒命了,都沒地方哭去!」

「哦,對,你提醒了我!」

那人聽到此人的話,嘴角突然出現了一絲笑容。

然而這一絲笑容,卻讓一些人看的心寒。

因為語氣說這人是在笑,還不如更像是在嘲諷。

而很快,眾人都知道,這分明就是死神的微笑。

「啊!!!」

一聲慘叫聲,劃破上空。

所有人面色都不好了,只見那上流族群的人,此時他的身體已經從腰部被斬為兩截!

這種場景,太過血腥!而更可怕的是,這人明明被斬成了兩截,偏偏痛苦的大叫之後,上半身掉落在地,他還沒有立刻斷氣!

他整個人還在不斷的慘叫,到最後,已經發不出聲音!

眾人看著對方落在地上,不斷滾著的上半身,腳下紛紛一軟,一些膽小的人,也加入了尖叫的隊列!

周圍不少人面色發白。

誰也沒有想到,這人會突然動手,還是在這麼多族群的人面前!

他怎麼敢?恐怕就是劍族的人。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動手吧!

更何況,對方偏偏還這麼殘忍!

而更讓人覺得膽寒的人,很多人甚至都沒看清楚對方是怎麼動手的,那人就斷成了兩截!

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他手上可沒有什麼刀劍,這種事情,太過不可思議!

不僅如此,這被斬為兩截的人,還是上流族群的人!

不是什麼中流族群,更不是什麼下流族群!

而是終究族群!

整個陽罡看似散亂,沒有什麼組織之分,可是偏偏高低貴賤又非常明顯。

在眾人看來,強族和上流族群的人的命,比中流以及下流族群人的命貴太多!

「大膽,你是何人?竟敢在這裡動手!」

那被斬之人族群之中的人,也紛紛從看台上跳了下來!

他們一行十多人,個個身手不錯,如今這麼一站出來,氣勢相比男子一個人,就顯得非常有氣勢!

可是對面那男子的面色,卻連絲毫變化都沒有,更別說害怕這種情緒了。

「我不喜歡別人用手指著我。」男人的話,讓被斬之人族群的人,都面色都更難看了起來。

對方就話分明是在說,若非此人用手指著他,他也不會動手,這難道不是罵對方活該?

然而這上流族群之人,自然不肯罷休。

他們是源族,一個上流族群,這百族大會還沒開始,他們就損失了一個高手,這讓他們怎麼接受的了。

而且還是在這麼多族群面前,比起這個高手的命,他們更在乎的是他們的面子!

此人在如此多的族群的人面前動手,分明就是將他們的面子踩在了腳底下,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不容原諒的事!

「用手指著你又如何?今日我就要讓你不得好死!」

源族之中,有一個人二話不說,就直接拿刀劍朝男子沖了過去!

他面上帶著悲痛與憎恨之色,因為那如今已經停止慘叫,明顯已經沒命的人,就是他那不爭氣的弟弟!

原本他想著,弟弟跳下去應該沒有事。因為對方根本就不是什麼強族和上流族群的人,就算本事比他弟弟高,這人也不敢動手!

上流族群這幾個字代表的,整個陽罡之上,沒有人不明白!

可是沒想到,他那弟弟,一個照面就被對方要了一條命!

還死的如此凄慘,他怎麼能夠允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