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怎麼可能!

可是,眼前的一切都證實了一件事,那就是彌天又哉真的死了!

天北流的擎天巨臂就此消亡了! 劉子豪的話讓周圍說的人一愣,趙小川更是沒有反應過來。

“你是我們的兄弟,我們會對你置之不理麼?”劉子豪冷哼一聲。

“沒錯,小川,什麼是兄弟?兄弟就是要同甘共苦!”

郝大寶摟住趙小川的脖子,大聲的笑道。

蔣舟舟臉色漲紅,來到趙小川身邊,憋了半天,說出一句話:“人家也是小川的兄弟!”

趙小川張張嘴巴,還想要說些什麼,但是看着三人堅定地眼光,將想要說的話嚥了下去。

“一幫傻叉!”

趙小川感覺胸中有股暖流從心底冒了出來,嘟囔了一句。

雖然他的聲音很小,但三人還是聽到了,立刻鬧做了一團。

李明浩一幫人看着趙小川四人,嘴角露出了都不由的露出了一絲微笑。

歐陽若蘭不解的看着他們,低聲向旁邊的趙琳問道:“他們在做什麼?抽風了麼?”

趙琳搖搖頭,回道:“不知道,不過這大概就是男人之間所說的‘兄弟情’吧!”

歐陽若蘭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鄭老則看着趙小川,眼神有些複雜,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億萬分身存檔 過了一會兒,四人平復了下來,然後趙小川問道:“好了,鄭老,你說我們應該做什麼,纔可以救出若曦吧?”

鄭老似乎在沉思,聽到趙小川的話,愣了愣,反應過來,說道:“現在你們只需要等待就好,具體的事情還要等到半個月以後。”

“半個月?爲什麼需要這麼久?”趙小川皺起了眉頭。

李明浩深吸口氣,凝重的說道:“在這半個月中,我們有很多東西還需要確定,另外你們也需要加強鍛鍊和補充一些有關這裏的情況。最關鍵的是,半個月後便是中元節了。”

“中元節?這個日子很特殊麼?”

“很特殊!”李明浩看着幾人疑惑的表情,說道:“在華夏,中元、清明、寒食並稱三大鬼節,對於鬼而言,這三個節日的熱鬧程度不亞於人過春節。”

“尤其是中元節,因爲在中國習俗上農曆七月被稱爲鬼月,這個月據說鬼門關大門常開不閉,終歸可以出遊人間。尤其是農曆七月十五日時,陰氣最重,百鬼夜行。”

“這一天,所有的鬼魂要返回家中,人們要祭祖、上墳、點河燈爲望着照回家之路。導管也會舉行發誓,爲靈魂超度。佛教更是將這一天定爲盂蘭盆會,也是爲了亡靈超度。”

“另外,在這一天也有很多的忌諱需要注意,比如晚上必須關閉房門,免得打擾百鬼夜行。再比如要向鬼神敬獻蔬果食品,乞佑鬼神保佑等等。”

聽到李明浩的話,衆人都沉默了下來,氣氛變得凝重了許多。

趙小川問道:“這種事情以前也發生過麼?”

鄭老搖搖頭,又點點頭,思考了一會兒說道:“其實這個月正是所謂的鬼節,而這裏本就多鬼怪,所以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並不好奇。因爲類似詭異的事情,每年軍訓的時候都會發生那麼一兩件。”

“因爲有着當年高人的指導,所以這種一般的詭異事情我們並不放在心上。只不過這次竟然會鬧出人命來,我們倒真的沒有想到。”

“沒想到?難道說只有我們這一級的學生才死了人麼?”劉子豪插口說道。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寵 鄭老沒有說話,凝重的點點頭。

分分合合纔是愛 “呵,我們還真是幸運啊!”郝大寶嗤笑道:“這一級的學生是該有多倒黴啊!”

聽到郝大寶的話,所有人皺起了眉頭。

蔣舟舟猶豫了一會兒,問道:“這一級會出現比以往詭異的事情,是不是有什麼特殊原因呢?”

趙琳和歐陽若蘭對視一眼,然後趙琳說道:“肯定有特殊原因,只是我們還沒有查出來。”

“會不會是剛開始的那隻狐狸?”趙小川腦中一閃,想起了當初漫山遍野是狐狸的景象,疑聲道:“那可是我們當初剛剛進入劉莊子遇到第一件詭異的事情,會不會和這有什麼關聯?”

李明浩聽到趙小川這麼說,臉上露出了無奈的表情,說道:“實際上,我們之前也有着這個想法,但後來我們都覺得有些不現實。”

“爲什麼?”趙小川好奇道。

“因爲這裏狐狸非常的多,平時我們也打死了不少,但那些狐狸並沒有出現什麼異常。雖然說這狐狸裏面也有些通人性的,但是卻並不和我們相沖突。”

李明浩聳聳肩,一臉無奈的的說道:“因此你的這個判斷並不成立。”

趙小川幾人皺起了眉頭。

不過主任開口說道:“其實這也不算是什麼事情,因爲在鬼節的時候,這一切都會真相大白的。”

“到時候劉莊子針對我們的幕後黑鬼一定會找到我們,所以所我們現在只需要考慮鬼節時,到底是有多麼糟糕,然後應對未來糟糕的情況就可以了。”

雖然頭頂陽光明媚,但趙小川幾人還是感到心中有幾分寒意。

就在這時,歐陽若蘭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刺耳的鈴聲讓所有的人眉頭一皺。

歐陽若蘭做了個抱歉的手勢,然後接起來電話。

“喂?請問你是.”

“啪~”

歐陽若蘭剛說了一句,手中的手機掉在了地上,臉色變得煞白煞白的。

正當所有人好奇時,蔣舟舟忽然驚叫一聲。

總裁,放了我! “你們看,那些軍訓的學生怎麼圍在苦兒河旁邊,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情?”

蔣舟舟話音剛落,所有人圍了上去,看着山下鬧哄哄的學生們,皺起了眉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主任皺起了眉頭,喃喃自語道。

他話音剛落,一個幽幽的顫音從他的身後傳來。

“又有學生死了!”

“什麼?”

衆人猛然轉頭,不可思議的看着歐陽若蘭。

歐陽若蘭眼神有些空洞,身體似乎都有些顫抖,郝大寶見狀,連忙上前剛想詢問兩句。

結果,他話還沒有開口,歐陽若蘭擡頭,喃喃自語道:“死了,又死了四個!”

說着,歐陽若蘭的手顫抖着擡了起來,指向山下他們之前看的方向。

衆人一愣,過了好久才反應過來,不由倒吸了口涼氣,漸漸明白了爲什麼會有那麼多人聚在一起。 很快,彌天又哉在夏國身死的消息便是如同颶風一般席捲整個東瀛國。

各方收到消息,臉色都沉重的厲害。

北海神社,一個身穿和服的男子靜坐在茶几面前,他的身後,跪著一人,很認真地彙報著收到的消息。

當聽完消息以後,那男子緩緩睜開了眼睛,端起面前的茶杯,輕輕呡了一口道:「彌天又哉真的死了?」

「是的,大人!天北流那邊,彌天大人的神像已經破碎,牌位也亮了起來!」

「呵呵,看來彌天在夏國又失敗了!」

那名男子冷笑了一聲,眼中爆發出深邃的光芒。

「夏國,你還真的是神秘啊!當年一戰,以為你們的高手都已經死了,沒想到,現在還有!真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大人,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跪在地上的男子不解地問道。

「繼續按照計劃進行!一個彌天又哉,還不足以打斷我們的計劃!」

傲嬌前妻請入懷 「嗨!」

說著,跪在地上的男子便是站起身來,鞠了個躬后,離開了房間。

「夏國古武界,我們的戰鬥,開始了!」

身穿和服的男子臉上露出笑意,手中的茶杯卻是在掌勁之下,直接被震成了碎片。

另外一邊,東瀛國的天皇宮裡,一個老者沐浴焚香,緩緩睜開了眼,彌天又哉死亡的事情,他已經知道。

「天皇,彌天又哉死亡,我們該怎麼辦?」

老者看著突然從黑暗中出現的護衛,淡淡道:「留意整個東瀛國的忍者界,我要看看下一個會是誰!」

「嗨!」

說完,護衛的影子便是從地板上如同流水一般,離開了。

「九大神忍,我看你們還能夠忍多久!」

天皇口中呢喃著,很顯然,他同樣也在下一盤很大的棋,至於彌天又哉的事情,他不關心,他關心的只有自己的大局。

…….白龍鎮古武秘境之中,此時秦穆然等人經歷了彌天又哉之後,更加的小心,不過不知道是不是他們已經度過了危險的階段,接下來的漢白玉階梯走的異常順利。

可是,眼前那上千級的漢白玉階梯,看起來不過才走了一半而已。

不知道過了多久,眾人終於踏上了最終的平台!

那是一個很大的平台,呈一個正方形,不過在正方形平台的最中央,卻是擺放著一個方形金字塔般的石台,石台的上方,一顆漆黑的石頭靜靜地躺在那裡。

秦穆然看到這個,眼前驟然一亮!

昊天石!

真的存在!

「卧槽!老大,這不會就是傳說中的昊天石吧!」

董宇豪瞪大了眼睛,不由自主地向前走了幾步,想要看清昊天石的樣子。

只是,走了幾步,昊天石的周圍便是突然出現一道結界,將他震退了幾步。

「我去?結界?還進不去?何著我們搞了半天,白搭啊!」

董宇豪捂住自己的鼻子,很是憋屈地說道。

「結界本天成,想要進去,恐怕得要點機緣!」

秦穆然看了看,發現這個正方形的平台也很是神秘。

「呵呵,終於找到了嗎?」

就在這個時候,下方的漢白玉台階上突然出現一群人。

「嗯?還有人!」

歐陽嘯第一時間轉過身去,便是看到了這群人。

「教廷!」

歐陽嘯看到他們衣服上的標緻,瞪大了眼睛。

這一次潛入白龍鎮古武秘境的主要就是布國的圓桌騎士和東瀛國的山口組,沒有想到,他們還忽略了另外一個龐然大物般的存在,教廷!

難怪這麼大的動靜,教廷沒有任何的動作,何著一直都潛伏著,偷偷摸摸的,想要最後來摘取果實。

「很抱歉,上帝終究是保佑我們的,昊天石,歸我們了!」

為首的一人一頭金黃的捲髮,藍色的眼睛有如寶石一般。看著秦穆然等人,寫滿了成功者的驕傲。

他的手上,一根金色的權杖,尤其的耀目。

上面鑲嵌著一顆稜角分明的寶石,閃爍著妖異的光芒。

「夏國的古武者,都給我去死吧!記住了,我叫麥克萊恩!」

麥克萊恩嘴角微微上揚,舉起手中的權杖,道:「偉大的上帝,請你降下懲戒之火,灼燒這群人邪惡的靈魂!」

祈禱說完,手中的權杖上面,那顆寶石瞬間光芒萬丈,天空之中,突然躥出了幾團火球。

「我去!這個洋鬼子變魔術?」

道將行看到突然出現的火球,瞪大了眼睛。

相比於圓桌騎士那個火系異能者的火球,這個火球更加的怪異,不僅光芒有些耀眼,就連那火球散發的威力也讓他們膽戰心驚。

這不會也是個化勁之境的大能吧!

不是說化勁大能屈指可數嗎?這一個秘境遇到了多少個了!

什麼時候化勁大能這麼不值錢了?

在場的眾人,除了秦穆然以外,一個個都有些懷疑人生了。

「破!」

就在眾人還愣著的時候,秦穆然拔出破曉刀,一道刀芒劈出,眼前的一個火球瞬間被他給劈開了。

「怕什麼!你們忘了嗎?」

秦穆然提醒了眾人一聲。

瞬間,大家反應了過來。

是啊,暗中還有一個葉孤城呢!怕什麼!反正有葉孤城在不會有生命危險,平常化勁之境的大能可不好找,現在出來一個化勁大能,還尼瑪是國外教廷的,揍了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顧忌好不好。

一時間,大家都想明白了,紛紛開始出手向著面前的火球打了過去。

「轟!」

數道火球的威力終究還是抵不過在場的眾人,白羽和上官飛燕一劍橫空,將其斬滅。

歐陽嘯一拳轟出,將其震碎。

道將行一葫蘆打出,火球潰散。

麥克萊恩看著眾人將自己召喚出來的火球破碎,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你們的實力還可以,值得我的教徒出手了!去吧!教廷使者!」

麥克萊恩一揮手中的權杖,頓時,他的身後的教廷使者齊齊出動,向著秦穆然等人沖了過去。

「轟!」

從他們身上爆發的氣場來看,最低都在暗勁中期!

足足八人,這可有些危險了! 趙小川一幫人已經到了苦兒河邊,而鄭老離去了。

“到底怎麼回事?”

當主任來到苦兒河邊是,立刻問道。

負責着這個班級的兩個輔導員已經慌了神,有好多人在這裏不斷地議論着,而當主任他們過來時,他們主動地讓開一條道路,然後靜靜地看着主任他們。

李明浩和幾個教官交談了幾句,然後在主任的耳邊耳語了幾句。

主任臉色一變,然後讓趙琳和歐陽若蘭組織學生們離去了。

趙小川四人看着眼前的這一切,沉默不語,然後看着河邊躺着的臉上蓋着迷彩服的兩男兩女,四具屍體,皺起了眉頭。

過了一會兒,當所有人都疏散了,李明浩將幾個教官帶了過去,只剩下了趙小川四人和主任。

“主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趙小川問道。

“活見鬼了!”

主任壓着嗓子,低吼一聲,臉色都有些發青,說道:“這四個人是自殺,據說他們本來在隊列中好好地走路,結果不知道抽了什麼瘋,一邊喊着‘自由了,不用再待在地下了’。然後就跳進了河裏。”

“他們主動把自己的頭紮在河裏,周圍的人不管怎麼攔着他們都沒有用。好不容易把他們拖上了岸,結果他們已經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